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616章 别笑,忍住!(求订阅)
    一直以来,苏宇的认知就是那个有花纹标志的家伙就是叛徒。

    因为那时候,他很弱小。

    那是一个意外,一个巧合。

    那是在他养性阶段时期,去盗取天羿教主精血,他无意中看到的不起眼的一幕,后来苏宇知道是狱王血脉,那是通过各种手段知道的。

    他问过老龟,问过河图,问过夏辰……

    不是老古董,就是死人!

    严格来说,这玩意,哪怕现在亮出来,也没几个人会知道是狱王血脉。

    这种情况下,现在告诉苏宇,早在很久之前,早在没人察觉之前,那个叛徒,就开始算计自己了,苏宇有些无法接受。

    他不是靠运气瞬间得知的!

    他是从养性时期,一直到焚海暴露,一直到接触到了一些上古人物,通过母球这位合道来辨别,他才确定了灭蚕王的身份。

    这其中,少一个环节,苏宇都不会笃定灭蚕王是叛徒。

    一环套一环,一直到最后一环,他亲自出手,亲自确定,带着合道来辨别,可以说,苏宇该做的都做了,做到了极致!

    而且夏辰自己也说了,他杀的那个强者,就是狱王血脉!

    此刻,苏宇凝眉。

    这一刻,他甚至怀疑起了大周王,不是他自己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和错误,而是……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大周王说是禁天王,那证据呢?

    大周王看向苏宇,他知道苏宇肯定不放心,大周王沉默片刻,开口道:“苏宇,你为何笃定,狱王血脉一定是叛徒?”

    苏宇沉声道:“灭蚕王前辈,还请展露一下您的血脉标志!”

    灭蚕王有些讪讪,不过,还是很快展露出了自己的血脉标志。

    就在手臂上!

    苏宇一看……眼神微变,就是自己看到的那个,一模一样!

    杂血标志!

    有地域芙蓉,也有火焰沸腾。

    位置,好像都是一致的。

    苏宇看向灭蚕王,沉声道:“前辈,您展露过自己的血脉标志吗?”

    灭蚕王想了想,摇头:“没有!我比较……比较忌讳这事,我知道这是杂血的标志……”

    若是人王纯血,他就不在意了,可他不是。

    大周王见状道:“灭蚕,你是如何知晓,你是狱王和炎火魔皇的后裔?正常情况下,传承无数年,很难知晓这些的,哪怕大夏王,也未必知道自己的人王血脉,传承的是哪一位人王。”

    有些上古秘闻,人族是不知道的。

    那灭蚕王如何知晓的?

    包括杂血的问题。

    灭蚕王无奈道:“我血脉觉醒的时候,就知道一些了,后来,查看了一些上古文献,四方验证之后,我就知道我是杂血了。”

    “文献?在哪看的?”

    “战神殿,不是你和老秦收集了一堆上古资料吗?我没事,就去看看书什么的,里面资料不少,我自然就知道了……”

    大周王皱眉,“我没放过类似于狱王、炎火魔皇之类的资料,我也没有,老秦也没有,你看的是什么书?”

    灭蚕王想了想,开口道:“上古血脉论。”

    “没有这本书!”

    大周王看向他,灭蚕王张了张嘴,半晌才道:“真的有,那……你记错了?”

    “你觉得呢?”

    灭蚕王欲言又止,无奈道:“行吧,但是我记得,我真看过这本书!”

    大周王轻声道:“现在,战神殿已经被毁了,也没证据了,当然,你若不是叛徒,那这书,必然是叛徒放进来的,特意针对你的!对方,知道你的身份!一清二楚!甚至你的一些举动,一些习惯,都被对方看在眼里……”

    说罢,他看向苏宇道:“对方知道,灭蚕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血脉,是不会轻易示人的,也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的,哪怕被人围杀,也无法辩驳,因为,他的确是杂血血脉。”

    说着,大周王又道:“所以,一开始,对方就想着,将灭蚕打造成他的替身,他的影子,还是在灭蚕不知情的情况下!”

    对方,一直以来,做事都以灭蚕王为标准,查到最后,查到的恐怕也是灭蚕王。

    苏宇瞥了他一眼,平静道:“是吗?陛下,给个理由吧,直觉……站不住脚!还有,你既然怀疑禁天王,禁天王又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去怀疑呢?血脉?还是被你抓到了把柄?”

    说着,又淡淡道:“另外,灭蚕王前辈……希望能走一走前辈的时光长河,看看能否回到五十多年前……我也想看看,前辈五十多年前在做什么!”

    说罢,笑眯眯道:“当然,前辈放心,前辈若是无法巩固时光长河,我会帮前辈巩固的!”

    我不行,那就让母球来!

    一位合道亲自探查,探查你的过去,你不反抗,肯定能探查出来,除非……你反抗!

    灭蚕王脸色变了又变,无奈道:“探查过去?这……我……”

    “前辈,你不想被人当棋子吧?被人当替死鬼吧?既然如此……适当的暴露一些隐私我觉得还是值得的!”

    苏宇说着,看向大周王,大周王点头:“王虎,让我们看看你的过去,放心,我们会保密的!”

    “只要不是你……那我们也不会对你如何!”

    灭蚕王看了看两人,抑郁道:“我还有机会拒绝吗?”

    “没有。”

    大周王轻笑道:“因为一切都在指向你,你就是那个潜伏的叛徒,你不给我们看……那只能说,我也无法帮你证明你是清白的……毕竟,你的血脉,的确是最大的问题!”

    灭蚕王叹息,“行,看吧!希望二位真的能帮我保密,否则……我和二位,恐怕也没完!”

    听你这意思,还真有秘密?

    苏宇眯着眼,大周王也笑了笑,挥手在四周布下了一道道禁制,而苏宇则是没管这些,心中想着,带着母球,灭蚕王未必能撑住。

    不过,大周王在,也许可以帮忙一二,或者母球自己亲自动手操控。

    灭蚕王见大周王连阵法都布置了,也无话可说,很快,撕裂了一道口子,挺宽阔的,苏宇觉得,不比万天圣上次撕裂的小。

    毕竟这位好歹是永恒六段,而且最为擅长时光一道。

    很快,一道大口子浮现,隐约间,已经可以听到河流波涛声。

    灭蚕王叹道:“请吧,二位!我提前说明,我自己未必能带你们一路探查到50多年前,你们自己想办法!”

    大周王淡淡道:“放心,进去吧!”

    苏宇、大周王瞬间进入,艺高人胆大,他俩联手,哪怕合道算计他们,也没太大作用。

    而灭蚕王,身体一震,忍不住骂道:“艹,好大的压力,感觉老子带着10个永恒在跨越……这情况,我能走出10年算我厉害!”

    怎么这么大的压力?

    哪怕老周强大,苏宇本质上还不是永恒。

    好强大的压力!

    让他瞬间就有些无力感。

    大周王似笑非笑道:“走吧,有些人重了点!”

    苏宇龇牙笑了笑,说我吗?

    他也笑道:“大周王陛下,实力滔天,压力大点很正常!”

    两人相视而笑,不再多说,眼前,已经浮现出一条巨大的长河。

    他们三人悬浮在空,长河之上,有一道道浪花,每一道浪花,都是生命中的一次起伏,代表有事发生。

    而灭蚕王的浪花……一眼看去……整个长河就是波浪线!

    一道接着一道的浪花!

    苏宇皱眉,大周王也是叹息,“不用多说,每一道浪花,大部分都是和龙蚕交手导致的吧?”

    灭蚕王干笑。

    是的。

    他这一生,和龙蚕王打了太多次,生命也算是波澜起伏了,一道又一道的浪花,证明了他和对方到底交手多少次。

    看吧看吧!

    第一道浪花,大家没看,不用看,应该是刚刚的事。

    三人朝过去走去,很快,第二道浪花浮现,三人瞬间沉入,一眼便看到了龙界屠杀之事,简单扫了一眼,三人离开。

    继续前行!

    第三道浪花是灭龙蚕王的时候,苏宇和大周王多看了一会,灭蚕王这边干掉了龙蚕王,情绪较为波动,一直开心了许久……看了一会,也没什么好看的,便继续前行。

    后面的几道浪花,都是龙蚕王和灭蚕王战斗的场景。

    一次接着一次!

    灭蚕王平均一年就得去找他一次,战斗一次,这样的战斗频率,对无敌而言,太高了,相当于一天到晚都在打架!

    灭蚕王的这些年,好像除了战斗,就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了。

    都是在战斗!

    时光长河很难骗人,除非自己强行扭转,或者封印某个记忆,可是……此地不止大周王,还有母球在,除非这家伙是合道伪装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合道!

    继续前行……此刻,一道较大的浪花呈现。

    灭蚕王大概盘算了一下时间节点,瞬间道:“这个不用看,这个没问题的……”

    苏宇和大周王不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种起伏较大的地方,肯定是要看的。

    灭蚕王一声叹息,无奈至极,只好跟着一起跳入浪花中。

    ……

    “相公,你回来了……”

    苏宇和大周王刚进入,愣了一下,啥玩意?

    此刻,两人瞬间出现在一座古朴的大院中。

    大周王面露异色,此刻,大院中出现一个女人,正幽怨地看向门外一个男人,之前的话语,也是从这女人口中传来的。

    苏宇和大周王意外无比,灭蚕王娶了老婆?

    有吗?

    不是老光棍吗?

    古怪!

    这家伙娶了媳妇居然不说,还瞒着,这大院子,恐怕也是隐藏在普通大府中的院子,不然大家应该知道的。

    后面跟来的灭蚕王,仰头看天,一言不发。

    我不想看!

    痛苦的回忆!

    苏宇和大周王倒是仔细观察了一下,记忆中的灭蚕王,倒是英俊潇洒,没有现在这么老,但是,这个时间应该没多久,所以,老不老的,都是他自己变的,显然,他在他媳妇面前变的年轻了许多。

    接下来,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两人你情我浓,甜甜蜜蜜,时不时地还吧唧亲上几口……看的苏宇和大周王都想龇牙,憋住了!

    我们忍住!

    正常事,不要见怪……关键是,这要不是一位无敌,他俩不在意,可是……可是这是灭蚕王,一位挺老的无敌!

    私底下还是个小奶狗?

    啧啧!

    难怪灭蚕王不给看!

    不过两人还是好奇,就这,能波浪起伏?

    还起伏很大,比大战龙蚕王起伏都大,难道说……接下来要大战了?

    大周王看了一眼苏宇,再看下去不好,要不……撤了?

    苏宇摸着下巴,也寻思着是不是要撤了。

    没想到啊!

    灭蚕王看起来正经人一个,夫妻那啥也没什么,关键是……你别记忆起伏波动这么大啊,这也太大了,比大战无敌起伏都要大的多!

    正想着,事情发生了反转。

    刚刚还你情我浓的两人,没多久,吃饭的时候,灭蚕王忽然说道:“最近少出门,尤其是别去大夏府,最近几年大夏府不太平,刚刚才死了一个府长……”

    死了一个府长?

    苏宇判断了一下,不是前年的事吧?

    说的是金宇辉吧?

    这位还是被朱天道杀的。

    “府长?”

    “嗯,文明学府的……”灭蚕王随意说着,眼前那女人,忽然变色,瞬间站起,一眨眼,破空而去……

    灭蚕王的女人,自然不是弱者。

    灭蚕王急忙追上,喊道:“岚岚,你怎么了?”

    “你别跟着我,退开……”

    “岚岚……”

    “我走了,我要去大夏府,我的主身和我切断了联系,是不是天圣出事了?”

    女人哭哭滴滴的,瞬间消失。

    而追出去的灭蚕王,愣住了。

    喊道:“什么主身?”

    “相公……我走了,别想我,我只是分身,并非主身……以后见了我,叫我蓝天……”

    “……”

    “咳咳咳……”

    苏宇和大周王瞬间消失,而记忆中的灭蚕王,忽然疯狂怒吼咆哮一声,咆哮道:“不可能!”

    ……

    苏宇和大周王,从记忆中走了出来。

    片刻后,灭蚕王黑着脸也从记忆中走了出来,这一次出来,情绪也波动的厉害。

    苏宇和大周王不吭声,憋着。

    继续在时光长河中走,走着走着,苏宇龇牙道:“陛下,河流好美!”

    “是啊,好美……哈哈哈……”

    大周王疯狂大笑,苏宇也是哈哈大笑,两人指着脚下的河流,笑的肚子都要疼了,后方,灭蚕王眼神阴郁,看了两人一眼,咬着牙,“你们在笑什么?”

    “河流真美啊!”

    两人都是哈哈大笑,好美的河流,我们在笑这个,别误会!

    我们理解了,为何你情绪波动那么大了!

    狂笑了一阵,苏宇脸一板,恢复了正常,严肃道:“前辈居然无法辨别出蓝天的分身?”

    灭蚕王脸色那叫一个冷,一个黑,咬牙道:“他主身切断了分身联系,几乎和常人无异……别这么看我!老子猜测,不止老子一人上了当!这畜生……这王八蛋……”

    “咳咳咳!”

    苏宇咳嗽,大周王也咳嗽,大周王咳嗽了一阵,干笑道:“那个……你就当蓝天是女的……咳咳,不是,他分身本来就是真实的女人……咳咳……切断了和主身联系,其实你说什么,做什么,他主身也不知道,除非再次合体……”

    灭蚕王脸色铁青!

    苏宇吸气道:“前辈,你居然没打死他,真佩服前辈!”

    灭蚕王幽冷地看着苏宇,蓝天躲的厉害,后来又和万天圣搅合到了一起,怎么打死他?

    苏宇仰头看天,天真美!

    苏宇看了一会,咳嗽一声道:“我觉得吧,灭蚕王前辈若是真没嫌疑的话,以后还活着,龙蚕王死了,不如改名灭蓝王?灭天王?对,灭天王,这个就很霸道,很霸气!”

    灭蚕王咬牙道:“你是嫌我记得不够清楚吗?”

    “……”

    无言。

    苏宇和大周王还是想笑,憋着吧!

    我勒个去!

    灭蚕王被蓝天坑了一手,简直不敢相信。

    关键在于,不是一般的坑,这个坑……打死灭蚕王,他也不会对外说的,这次没办法了,否则,诸天万界,灭蚕王和蓝天自己不说,大概没任何人知道这事!

    大周王也感慨道:“难怪这些年,你一直要驻扎人境,说实话,你一直要驻扎人境的时候,我就怀疑你有点问题,后来又觉得,你不会表现的如此明显,真有问题,还非要一个劲地驻扎人境……”

    是的,灭蚕王在人境驻扎了不少年,除了去和龙蚕王打打架,其他时候,几乎都驻扎在人境。

    灭蚕王冷着脸不说话!

    我乐意!

    你管得着吗?

    大周王干咳一声道:“他骗你什么了?”

    灭蚕王幽幽地看着他,半晌才道:“没骗什么,就是打听了一些永恒的动向、传说、事迹,应该是在追查什么,大概是在查叛徒。”

    苏宇想了想道:“也许觉得你也有嫌疑!”

    “可能是吧!”

    灭蚕王冷冷说着,可以过去了,这个话题,我们不要继续了行不行?

    大周王却是忍不住八卦道:“你都独身几百年了,怎么想起来……”

    灭蚕王愤怒恼火道:“她很有魅力不行吗?你管我私事作甚?”

    “……”

    大周王憋笑,行,我不问了!

    的确,若真是蓝天分身……咳咳,其实还是有把握让灭蚕王上钩的。

    一行三人,气氛诡异,继续前行,而灭蚕王沉默了一阵,咬牙道:“不许传出去,谁敢传出去……是,我是打不过你们,可你们别怪我不客气,没完!”

    苏宇笑道:“那当然!不过蓝天本人……”

    灭蚕王咬牙道:“他未必知道,后来……我灭了那分身!他可能定期来收集一些情报,但是怕我发现,所以早就切断了分身联系,所以,他不一定知道情况。”

    “你杀了岚岚?”

    大周王唏嘘道:“好歹也是一夜夫妻百夜恩……”

    灭蚕王都要疯了,怒吼道:“姓周的,你要和我作对吗?”

    “……”

    大周王唏嘘,算了,不说了,再说这位三身要是也被刺激的发狂了,那多不好。

    苏宇和大周王都闭嘴了。

    咱们不说了,咱们偷着乐!

    不行,咱们传音聊聊吧。

    苏宇传音道:“陛下,您说灭蚕王真的杀了那分身吗?”

    “不好说,我看他那温柔的样子,未必舍得杀……”

    “难道……囚禁起来了?”

    “有可能!”

    “啧啧,这八卦……陛下,以后人族若是给灭蚕王修史,会记载这个吗?”

    “这个……真要修人物传,不如用高等的手段隐藏在正史当中,让……让合道才有机会看到?反正灭蚕自己是看不到的了!”

    “我觉得吧,这种事……还是放在野史中吧,正史记载,太黑了!”

    “……”

    他俩聊着天,不聊不行,这八卦太大了!

    身后,灭蚕王狐疑地看着两人,两人都是一本正经,一脸严肃地看着那些浪花,一点没有想笑的意思,也没有八卦的心思!

    “你俩在传音?”

    灭蚕王凝眉,苏宇淡淡道:“好了,前辈,那都是小事!关键还是五十多年前,我想看看,五代出事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灭蚕王见他严肃,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是个戴罪之人,哼了一声也不再说。

    而苏宇和大周王,继续传音聊了起来,八卦起来。

    这八卦,值得他们多聊聊。

    而且,除了灭蚕王入坑了,还有别人吗?

    蓝天……伟大的存在!

    若是再有几位无敌入坑……天,简直不敢想象那画面!

    灭蚕王一直盯着两人,他俩在私聊,但是,灭蚕王不确定是聊什么,聊刚刚的事,还是在聊自己是不是叛徒的事?

    好烦!

    灭蚕王心中狂骂,此生,两大耻辱,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龙蚕王被杀了,那没什么了。

    可蓝天……混账,下次遇到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就在他愤怒中,时光长河,越走越远,苏宇和大周王不断观看,到了后期,灭蚕王自己都有些支撑不住了,还是大周王不断爆发时光之力,维持长河稳固。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一路看下去,发现灭蚕王的生活真的挺单调的,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他这些年,一直在和龙蚕王单挑,打了无数场!

    终于,苏宇和大周王到了五十多年前。

    那一次惊天之变中!

    侵入记忆一看……

    苏宇和大周王无奈,又是龙蚕王!

    是的,五十多年前,大战爆发的时候,灭蚕王还是在和龙蚕王大战,他们的,一直打一个人,不腻歪吗?

    你和龙蚕王才是真爱啊!

    没办法,继续往前探查,前面,主要还是和龙蚕王战斗……一直都过了百年了,大周王都冒汗了,开口道:“百年来,他好像没做什么,看到这,能证明他没问题吗?”

    这百多年来,灭蚕王除了和龙蚕王打架,另外就是蓝天的事波动最剧烈。

    若是叛徒,不可能一点痕迹没留下。

    苏宇看了一眼大周王,微微凝眉道:“继续看!我好像看到了前面有更大的波涛……”

    大周王喘息道:“我撑不住了,看不下去了,你要看……你出力!”

    苏宇也不多说,都到了这时候了,那我就出力好了!

    “炊大人,帮个忙,稳固一下时光通道!”

    “又要帮忙?有吃的吗?”

    “灭蚕王有问题,您可以直接吃了他!”

    “那好!”

    母球没多说,下一刻,苏宇文明志浮现,瞬间稳固了颤动的时光通道,这下子,灭蚕王心中一惊!

    好强大!

    这兵器,这么强?

    苏宇不理,迅速道:“只看大波涛,小的就不看了!”

    大周王点点头,迅速跟着苏宇前行。

    时光长河,不断颤动。

    苏宇和大周王迅速观看几个重要节点,没多久,一个巨大的波涛出现,三人瞬间钻入……

    这一次,钻入其中……几人好像在一片黑暗空间中。

    下一刻,听到了这个时间点的灭蚕王的怒吼声:“龙蚕,你消化不了老子,快把老子放出去,否则,老子一定弄死你!”

    “……”

    第二次羞辱到来!

    灭蚕王脸色难看,“这是我证道不久后的事,看什么看,没见过龙蚕的肚子吗?”

    还看!

    懂了!

    下一刻,三人和这个时空的灭蚕王,一起被拉了出来……是的,真的拉了出来!

    虚空中,一头巨大无比的龙蚕,屁股对着外界,把他拉出了龙蚕界。

    而此刻,附近好像有人路过,震撼莫名!

    于是……此事传遍了诸天!

    否则,灭蚕王绝对不会对外说的!

    灭蚕王阴冷道:“那是仙族的霞光仙王,龙蚕死了,下一个我必杀她!”

    是的,就是这多嘴的仙王,让万界都知道了这事,我和她没完!

    大周王和苏宇对视一眼,不吭声,我们不笑,我们都是强者,哪能继续笑,再笑,把灭蚕王气死了,不好查案。

    一行三人,继续前行。

    前面,都是灭蚕王没证道的时候的事了。

    没什么大波涛!

    对于灭蚕王而言,没证道前的事,都是小事。

    很快,又出现了一道波澜。

    龙蚕王想了想道:“没什么大事,大概是我血脉觉醒的时候,也是这一次开始,我实力突飞猛进,后来在开府之后证道成功!”

    灭蚕王笑道:“虽然是杂血,可血脉之力真的强,血脉觉醒之后,我就一路突飞猛进,没多久……我就证道成功了!”

    苏宇问道:“灭蚕王前辈多少年前证道的?”

    “300年前。”

    苏宇点头,开府之后五十多年证道,的确不算慢了,毕竟前期和其他开府之王不一样,前期没得到遗迹。

    三人很快进入这个记忆节点。

    若不是大周王和母球,灭蚕王自己是不可能回到这个节点的,这都300多年前了的事了。

    他还没那个能力,回到这个时期。

    前期,那更没能力了,刚证道的时候,他也没现在这么强。

    三人迅速进入,看到了一幕。

    此刻,应该是灭蚕王血脉觉醒的时刻,也是进入日月的时期,进入日月没几十年,他就证道了,天赋还是极强的!

    大周王问道:“你觉醒血脉,大概什么时候?”

    “觉醒后40年左右,我踏入了永恒,安平历12年的时候吧……应该就是那时候了。”

    大周王不再多说,此刻,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弱小的灭蚕王,很年轻,但是相当坚毅,此刻还是山海巅峰。

    灭蚕王解释道:“我那时候,也算是顶级天才了,大周王是知道的,我踏入山海巅峰,其实也没多大,40岁不到……”

    大周王点头,“的确天才,踏入永恒的,无一例外,一开始都是天才!”

    说话间,这个处于密室中的灭蚕王,开始突破晋级了!

    灭蚕王又道:“日月之前,我血脉是没觉醒的,后来,我血脉觉醒了,天赋更强,毕竟是人王和魔皇血脉……”

    正说着,记忆动荡了一下。

    大周王迅速按住了灭蚕王,而苏宇,也是瞬间敛息!

    好像……他们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了!

    就在灭蚕王突破的瞬间,时空好像凝滞了!

    下一刻,一道虚影浮现,就这么出现在灭蚕王面前,虚影轻笑一声,“王虎?”

    虚影看了一眼闭关突破的灭蚕王,感慨道:“天赋不错!证道有望!”

    话落,朝后方看了看,喃喃道:“守文侯发现我了?倒是有点本事……”

    话落,笑了一声,手指上瞬间浮现一滴血液!

    而灭蚕王还在闭关突破,一点感觉都没。

    苏宇和大周王脸色凝重,灭蚕王也是一脸呆滞。

    那虚影,迅速操作一番,眨眼间,闭关的灭蚕王化为干尸,浑身血液被抽离,虚影手指上那滴血液迅速进入灭蚕王体内。

    渐渐地,灭蚕王恢复了生机。

    “卑微的存在……以后,你就是伟大的皇者后裔了!”

    虚影笑了笑,轻声道:“可惜,没继承到精髓……”

    说完这些,虚影朝后再次看了一眼,感觉是在看大周王他们,其实不是,虚影是在看夏辰,担心夏辰追来。

    很快,虚影一闪而逝,消失在原地。

    从头到尾,对方没感受到有人窥探时空。

    他很强!

    大周王凝重道:“很强,接近合道的存在!”

    但是,不是合道。

    所以,他没看到什么,因为苏宇这边有合道……也许不是母球,也许是大周王自己的存在,对方便看不到。

    接近合道的存在!

    苏宇知道是谁了,夏辰杀的那个家伙,夏辰也很强,杀了对方,但是自己也重伤陨落!

    身边,灭蚕王却是呆滞无比!

    什么意思?

    他再看那个闭关的自己,一无所知,还在闭关,没多久,他突破了,血脉觉醒,一开始有些不适应,他没在意,因为血脉觉醒可能就是如此!

    闭关的王虎,突破日月,喃喃自语道:“人王……魔族……杂血……我……是杂血?”

    这年轻的王虎,瞬间四处张望,眼神带着一些迷茫和恐惧,很快,咬牙切齿,“不,我不是杂血,我是……我是人王后裔,对,人王后裔!”

    “以后……以后我就是人王后裔……我居然是人王后裔……”

    那王虎先是恐惧,接着,自我催眠一阵,我是人王后裔,不是什么杂血,别胡说!

    于是,从此之后……他就是人王后裔了,从未对人提及过,他是杂血!

    苏宇呆滞了一下,看向大周王,大周王也面色凝重,看向灭蚕王。

    灭蚕王一脸呆滞道:“我……我不知道!我突破之后,我就以为我血脉觉醒了!当时你们是知道的,咱们人族有一些杂血……仙人杂血,神人杂血……结果受到了很大的排斥,甚至被一些激进的家伙杀了,我担心……所以我从不敢对外说什么,也不敢去验证什么……”

    是的,那时候刚开府不久,杂血还是很多的。

    因为一开始,诸天打入人境,仙魔神龙都有出现,在人境斗了很多年,烧杀抢掠都有,那时候,也是杂血不少,而且极其被排斥!

    当初,聂老他们甚至怀疑苏宇有破山牛血脉,也是因为这个时期的事,才产生这样的怀疑。

    大周王凝眉,轻声道:“出乎我的预料,我以为……我以为你是狱王血脉没错,但是你可能不知情,或者流落在外的血脉而已……结果……你居然不是?”

    “我不是?”

    灭蚕王嘴角抽搐,“我……我血脉是假的!”

    苏宇也凝眉道:“血脉可以逆转造假吗?”

    大周王迅速道:“走,回去再说!血脉自然可以造假,逆转!但是需要强大的实力,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万族就曾诱惑过我们,给我和大秦王转成皇者血脉……这个家伙很强……”

    “死了!”

    苏宇随口说了一句,大周王陡然看向他,眯着眼道:“你知道?”

    苏宇平静道:“大周王难道也知道?”

    “猜的!”

    “那我也是猜的!”

    大周王无语,苏宇平静道:“大周王认识他是谁吗?”

    “不认识!”

    大周王摇头,不过很快道:“应该不是这个潮汐的,大概率是上个潮汐的,这个潮汐的家伙,没那么强,那时候才开府没多久,接近合道的存在,不可能存在!”

    说着,大周王沉声道:“守文侯……夏辰吧?你见过他,是吗?”

    苏宇笑了,“陛下知道的真多!”

    大周王平静道:“毕竟活了这么多年,多少能猜出判断出一些东西!不说这些,先回去!”

    三人迅速破空,朝来时的时光长河飞去。

    速度极快!

    一眨眼,三人全部出现在苏府。

    ……

    大周王喘息一声,苏宇这边,母球也传音抱怨道:“累死我了,那还能吃这个家伙吗?”

    一位合道都有些受不了了,回溯的时光太久远了!

    “先不吃……”

    “真麻烦!”

    母球抱怨,好烦,又不能吃!

    苏宇没说什么,而大周王,看向呆滞的灭蚕王,开口叹道:“你一开始就入瓮了!那人见你天赋强,一开始就把你当棋子摆弄,他被夏辰发现了,他知道夏辰实力,知道自己可能会死……所以,他留了后手!若是有朝一日他死了,他的后手要暴露了,你……便是最好的靶子!”

    灭蚕王皱眉,半晌才咬牙道:“所以说,老子不是什么杂血,而是纯种?”

    “应该是。”

    灭蚕王咬牙切齿,“艹!亏老子瞒了数百年,合着,都是假的?我他么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出来了,结果……是假的?”

    “也不算!”

    大周王开口道:“逆转你的血脉,除了不能让下一代继承,其实和真的血脉差距不大,你还是杂血!”

    “你才是!”

    灭蚕王恼火道:“都是假的了,你才是杂血!”

    “……”

    大周王懒得说什么,看向苏宇,“你看到了!”

    苏宇凝眉,“那陛下为何怀疑禁天王?”

    大周王吐气道:“之前不明白,现在……我明白了!禁天王可能才是真的狱王后裔,血脉被人改变了,那人既然知道自己被夏辰发现了,自然也明白,夏辰一旦没死,狱王血脉一定是他追查的目标!所以,他一定会扭转他后裔的血脉,不会再让他以狱王血脉出现!否则,这就是不打自招,破绽太大了!”

    “那为何是禁天王?”

    “有点欲盖弥彰了!”

    大周王解释道:“之前我探查他的血脉……血脉之力太纯粹了!”

    “什么?”

    苏宇没懂,大周王再次解释道:“禁天王的血脉,纯种人族血脉,几乎不掺杂任何其他血脉,但是实际情况是,第九潮汐覆灭,第十潮汐开始,人族血脉其实没那么纯粹了,多多少少,沾染了一些其他血脉源头……除非一些老古董,第十潮汐的人族,信不信,包括苏宇你,都有一些微弱的杂血。”

    “我也有?”

    “应该是有的!”

    大周王点头,“当然,几乎分辨不出来了,有的不是传承导致的,而是后天因素导致的,主要是人境第九潮汐失败后,封闭人境,人境元气混杂,也夹杂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导致血脉没那么纯粹了!除非从小就用天元气一直包裹,否则,开窍之前,多少都有一些影响!”

    “禁天王血脉太纯粹了,两种可能,第一,他从小就在天元气的环境下长大!”

    “第二,抽离血脉时,那位强者,用的血液,可能是纯血,他提纯了,如此一来,也会让天赋增加一些,更容易证道一些。”

    “那位一定会保证他的后裔,有足够的天赋去强大,没了人王血脉,那就得保证人族血脉要更精纯一些,他大概也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此话一出,苏宇凝眉道:“那现在抓他?”

    大周王沉吟片刻,摇头,“不,我暂时还不能百分百确定,他没其他安排!在人境动手,也不是个好选择,我喊王虎来,是因为了解他,这家伙真要是叛徒,被我抓了,他也不会太过反抗……”

    灭蚕王不服道:“谁说的?我若是叛徒,我肯定剧烈反抗……”

    大周王平静道:“你不会,因为你比较蠢,你要是不蠢,霞光仙王传八卦,你不会马上去打龙蚕王,给万界证明,你真的被人拉出来了!你要是不吭声,或者不屑一顾,人家半信半疑,未必会信,龙蚕王大概也不会说!你要是不蠢,你就不会被蓝天当猴耍!你要是不蠢,你就不会笃信,你就是杂血……”

    灭蚕王脸色漆黑!

    艹!

    他在羞辱我!

    苏宇想了想,点点头,“也是!”

    灭蚕王脸色更加难看了,“苏宇,你别忘了,我好歹给了你《时光》功法!”

    苏宇笑道:“对,多谢灭蚕王前辈!”

    没了!

    就这样!

    这不代表这位前辈不蠢……咳咳,苏宇不想说什么,此刻,若是按照大周王说的,禁天王是百分百有问题的。

    当然,到了这地步,苏宇不在意了。

    因为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禁天王有问题。

    第二,大周王和灭蚕王都有问题,是一伙的。

    苏宇不去想第二个可能,若是如此……他都懒得找叛徒了,人族要出大事,大周王扎根太深!

    到了那时候,找不找的无所谓。

    全部干掉就对了!

    人族可能大半无敌都有问题,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

    想到这,苏宇笑道:“好了,不说这些,灭蚕王前辈,您先回去吧,别表露任何东西,把我那大阵打造好了再说!”

    甭管是不是禁天王……废物利用也得利用一下,把我的大阵打造好了再说!

    大周王无语,这家伙,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