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585章 都给我震惊!(万更求订阅)
    死灵界。

    古老的堡垒之中,这堡垒,的确古老,星月复苏很多年了,啥正经事也没干,光打造她的领地了。

    苏宇一进来……有些惊了。

    别说,这古堡中,啥都有,打造的还算精细,这是星月自己打造的?

    桌椅板凳什么的都有!

    除此之外,四周还有一些死灰色的花草,显得有些难看,但是在这鬼地方,有这样的心思……大概也算是独一份了!

    而古堡中,也有死灵存在,可能是女性?

    一位有些意识的侍女……姑且算是吧,看到星月他们进来,态度恭敬,就是有些呆板,躬身道:“君主,用膳吗?”

    星月摆摆手,打发走了这侍女。

    后面,河图噗嗤噗嗤直笑……星月很恼火,转头看向河图,眼神森冷!

    河图噗嗤噗嗤的还在笑。

    不行,他憋不住。

    他来过星月的领地,但是没来过古堡,此次还是第一次来,见星月有发飙的迹象,顿时笑道:“别误会,只是感慨星月君主,哪怕化为死灵,还保存一些人性,难得!”

    说着,倒是没再调侃,而是有些认真道:“死灵,本无情!笑也好,乐也罢,终究……只是一场戏!”

    一场戏!

    是的!

    无情无义了!

    笑也好,哭也罢,最直观的情绪,其实只有愤怒,只有杀意。

    星月死了多年,复苏多年,倒是恢复了一些人性了,河图还是有些意外的,他其实也有点,但是他和星月不一样,他是肉身转换,没走死灵天河,直接转化为死灵的。

    他比其他死灵,其实多了一些东西,比如稍微高一些的智商。

    星月没理他。

    一场戏也好,梦里看花也罢,她只是不想和其他死灵那样,浑浑噩噩的罢了。

    最近,头脑愈发清明了。

    脑海中的记忆,也渐渐多了一些,愤怒少了一点,人性多了一些,星月觉得,没必要和河图这个自大狂多说什么。

    一旁的苏宇,只是听着,也不多说什么。

    自顾自地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见星月看来,笑道:“大人上座,我们随便坐哪都行!”

    星月瞥了他一眼,眼神幽幽,“苏宇,这是我的地盘!”

    “了解!”

    苏宇从善如流,从位置上站起,躬身道:“大人,可否赐座?”

    “……”

    无言!

    河图也是无语,你这不要脸的样子,像极了……我?

    好吧,我还要点脸的。

    你是真不要脸!

    星月也被弄的没脾气,冷冷道:“赐座!”

    “多谢大人!”

    苏宇客气了一下,拱拱手,长袍一摆,飘飘飞舞,这才坐下,手中出现一个茶杯,右手拿起茶盏,稍微撇了几下,这才喝起了茶。

    是的,他带茶了。

    作为文化人,出门不带茶,那不符合他的气质,之前没时间用上罢了。

    星月心累,自顾自地走上大殿中央,那是她的位置。

    河图笑了笑,在苏宇对面坐下。

    而呆呆,一直木木地站着。

    苏宇喝了口茶,开口道:“都到了地方了,我也没那么着急了!这次我提前回来,就是让万界知道,我苏宇不是他们想杀就能杀的!”

    河图幽幽道:“出头的椽子先烂!苏宇,你不会觉得,老乌龟这些家伙,真的无敌与世吧?不会真以为,各族对付不了老乌龟他们吧?无非是代价大小的问题!别的不说,就现在,仙族,倾巢而出,老乌龟他们全部要死,你信不信?”

    “信!”

    苏宇点头,笑道:“这个道理我懂!大人的意思是,我现在出头的厉害,可能引起一些人的关注,甚至是一些老古董出现杀我。”

    “你明白就好!”

    河图笑道:“我的想法,是你低调蛰伏!这次既然提前回来了,那就继续装作在城内没出去,让人族成为众矢之的,否认你去过星宇府邸!知道的都被你杀了,剩下的也不敢乱说,说了……也未必有人信!”

    是的,如今要不苏宇出头吸引火力,要不人族出头吸引火力。

    给苏宇足够的时间去发展!

    前方,星月也冷冷道:“不要觉得死灵界是你最后的安全地,没那么简单!你若是真死了,那你就不是你了,你若是没死,你觉得你可以一直在死灵界域待下去?”

    两人的意思,都在劝说苏宇,不要出头了。

    这一次归来,低调点。

    伪装一直在城内!

    任何人说你出去了,你都可以否认,不承认,没证据!

    你苏宇,就在城内。

    苏宇笑了笑,再次喝了口茶,沉吟一会道:“那大人觉得,人族可以顶得住吗?”

    “可以!”

    河图淡淡道:“无外乎死伤一些,蛰伏一些年,我觉得这个潮汐的大变,还没降临,还有时间!人族数十位永恒,死个十几二十个,各族觉得人族崛起速度没那么快了,自然会放弃赶尽杀绝,以免人族以死相拼!”

    苏宇喝着茶,不语。

    河图笑了,“果然,活人就是活人,做不到我们一样,我和你不一样,我到了这地步,人族哪怕在我面前死光了,我大不了唏嘘几句,感慨几句,我生前也为人……可要说愤怒、悲哀、不舍……没有了!”

    有些唏嘘。

    是没有了!

    之前大秦王差点被杀,他只是觉得,可惜了,其他的,没啥感触。

    我也是人!

    但是,那是上一个河图,而不是我了。

    苏宇也笑了,“大人说的是,也许吧!人活着嘛,很多东西避不开!比如说,我出身南元,我自己可以说南元真垃圾,南元太小,太弱,太怂,太穷,太苦……可若是外人说,我会觉得,你没资格!”

    苏宇轻笑道:“他若是欺辱南元人,杀南元人,我会教他如何做人!所以嘛,人都是双标的,有些东西,看起来不在意,关键时刻,你还是会在意几分!”

    苏宇吐了口气,“这一次,我若是不出头,大秦王他们就得首当其冲,成为万族的靶子,谁让人族活的太多!活的多,就是罪,这事,严格说起来,是我自己做下的,我杀了太多的家伙,我若是不管……也不是不行,可若是大秦王他们被杀,终究还是有些负罪感的!”

    “你啊!”

    河图笑了,“太过在意这些了,王道无情!”

    “无情是王道吗?”

    苏宇笑道:“若是无情是王道,死灵界,就该出现无数王者了!”

    “……”

    无言以对。

    上方,星月看向苏宇,低沉道:“所以你一定要出手?”

    “对!”

    苏宇点头,笑道:“但是我又担心……”

    说到这,苏宇沉默一会,“我又担心,各位镇守不愿意为我出头!到现在,也不过是利益之合,感情……能有几分?我不怕说的直白一些,我希望二位能帮我一下,镇守若是愿意为我出头,二位能尽量掌控附近死灵区域,不要给古城太大压力!”

    “但是,若是不愿意……”

    苏宇沉默,“那就集几位之力,攻打古城,制造压力,迫使他们意识到,我苏宇的重要性!”

    是的,他得提升自己的重要性。

    古城,离不开我苏宇!

    而这,需要死灵君主配合。

    河图看向他,笑了,“倒是好算计!问题不大,附近区域的死灵君主,我几乎都熟,让他们干别的不行,一起攻打死灵通道,保持威慑,这个难度不大!”

    苏宇点头,又道:“另外,我想了想,能不把古城牵扯进来最好,但是,古城也需要绝对的震慑力才行!所以……这几天,二位能不能麻烦一下,开个会什么的?”

    “什么?”

    河图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苏宇笑道:“就是夏辰府长不是来了吗?二位做东,邀请四周君主来此一聚!吃吃喝喝来个几天……”

    河图失笑,“不可能,死灵不在乎这些!”

    苏宇笑道:“吃喝不行,那就干别的,比如说,夏辰府长复苏了,总得有地盘吧?大家商量一下,如何切割出一块地盘给夏辰前辈?当然,大概率不会答应,但是,可以开个会,商量一下,和平讨论一下,要不然,直接开战,岂不是很伤人?”

    河图这次倒是听懂了,“你是想,这一次回去,承接各城城主之位,帮他们承担死气,有担心君主在,死气过于浓郁,所以让我们先引走几天,关键时刻,36尊镇守,都可以出手?”

    “对!”

    苏宇点头,就是这么野!

    要不不做,做,我就要做绝!

    36古城,我要全部解放!

    “那平时……”

    “平时没事,各城镇守都会在原地,我承担的压力不大,关键时刻,可以出手就行!”

    河图都倒吸一口气,这家伙,心好大!

    36尊镇守,他都要放出来!

    “可那些家伙,未必会全部愿意为你出手!”

    河图警告道:“你要知道,这三十六尊镇守,不见得全部喜欢人族!”

    “我知道!”

    苏宇点头,“但是,我解放了他们,他们多少要给我一点甜头,不是吗?”

    上方,星月冷冷道:“既然你担心压力过大,要我说,不如一个个引诱出来,全部杀了!”

    苏宇笑道:“大人为死灵多年,看来还没我了解情况!规则……不允许的!不出意外,我杀了一个,很快,会有第二个来填充,也许更强!这一点,我想河图大人可能了解,若不是如此,三十六镇守,还杀不了你们不成?”

    星月一愣,是这样吗?

    河图也是无言,看向星月,半晌才道:“你这边战斗少,你也很少出去,大概不知,其实不少古城下方的君主都换了,有的是被杀了,有的是自己走了,但是走一个,很快会来第二个,不会断绝的!通道只要在,你杀一个,还会来一个,星月……你……”

    你怎么活到现在的?

    河图都服了,苏宇这个家伙都知道,都能猜到,你星月居然一无所知!

    星月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瞬间怒目而视!

    很快,冷哼一声不再提意见,本座不想理会你们!

    有脑子很了不起吗?

    不也一个死了,一个只能用阴谋诡计!

    鄙视你们!

    苏宇笑了笑,继续道:“所以还是继续开会,河图大人应该能帮我完成这个任务,在河图大人那边,大概一般人不敢去,所以来星月大人这边,我想,附近的君主,应该没那么忌惮星月大人。”

    主要是宅!

    宅的太久,一般死灵君主不怕你。

    果然,星月点头道:“本座可以邀请他们来,那来了……怎么办?”

    我不是说了吗?

    扯淡啊!

    一群君主来了,随便扯扯好了,死灵的时间不值钱,十天半个月的,甚至三五个月,三五年的,这些死灵会在意这点时间吗?

    多大点事!

    苏宇笑道:“不行的话,借口很多,比如说,在哪里发现了死亡之血,或者发现了生死果,需要大家一起去帮忙,真不行,传送通道都能告诉他们,说是找到了安全走出去的方案,不信让他们去打听!实在还不行,去那边喊上拓伐他们作证!拓伐他们走死灵通道进入星宇府邸,也得守规则,他们也想传送进去……真不行,带他们去,让大家守10年,或者干脆说,凑齐360位君主,就可以直接传送进去……”

    理由太多了!

    死灵很好欺骗的!

    此刻,星月一脸的冷漠,心中却是若有所思,这么多骗人的手段吗?

    我记下了!

    而河图,也默默记着,这人死了,还真不如活人了,有些手段,他也没考虑过。

    别说,凑齐360尊君主,传送进入星宇府邸,杀出星宇府邸,杀入生灵界域……别说,这个口号很不错啊!

    河图觉得,自己可以借鉴一下!

    这可是实打实的东西,没撒谎,没骗人,真要能开启传送,的确可以传送360位君主的!

    河图很快笑道:“行,你都这么说了,理由都找好了,那我可以帮你!你这家伙,大概不止打这个主意,大概还有心关键时刻,开启通道,让我们出去帮你吧?”

    苏宇点头,“没错,而且还要老一套,装不认识!二位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们,二位带着死灵君主出来,到处杀就行,关键时刻,我送诸位回去的时候……二位帮个忙,别让死灵君主们乱跑,放出去就找不回来了,那我就麻烦了!”

    星月嗤笑一声,冷笑道:“活人,果然无耻,虚伪!”

    还真是什么套路都要用,装不认识都已经有一次了,还要再来!

    苏宇笑道:“大人,这也是为了更好地为大人服务!否则,我真死了,大人岂不是失去了我这么优秀的属下?”

    “呵!”

    星月冷笑,你以为本座还会相信你?

    属下?

    你算是属下吗?

    河图倒是不在意这些,笑道:“行,我没别的要求,就两点,第一,能复生的时候,我要复生!第二,老乌龟那边,你没事多去转转,把他忽悠走,让本座正大光明地出去透透气!”

    老乌龟在,他压根出不去。

    别提多惨了!

    关键在于,其他古城有人,杀了日月或者准无敌,星月他们还能出去,鸿蒙城鬼影子都没,河图无数年,都没从那边出去过了!

    他才要被憋疯了!

    “实在不行,你在鸿蒙古城,杀几个准无敌也行……出去一趟,多少能留三天,吸口气也是好的!”

    “这个不难!”

    苏宇笑道:“大人若是想出去,我蓄养几十个准无敌,三天杀一个,隔空就喊大人上来聚聚!”

    “……”

    星月忽然看向苏宇,冷冷道:“我也要!”

    对啊,这个手段不错。

    苏宇笑道:“别,星月大人还是少用这种方式,河图大人是外人,完不成任务简单地惩罚一下,规则惩罚,河图大人能承受,我也不在乎,可星月大人接连完不成任务,一旦无法承受,陨落了,那属下太难过了!”

    是吗?

    星月陷入了沉思中,好像也是!

    一旁,河图面带笑容,传音苏宇道:“你连死人都忽悠,倒是真有本座当年几分风范了!”

    “不敢不敢,大人才是个中好手!”

    两人对视一笑,苏宇起身道:“大体上就是这些,我就回去了,不在这久留了!具体计划,还希望河图大人多多帮忙,星月大人未必有时间。”

    主要是怕你搞砸了!

    苏宇没说,星月倒是没在意,而河图很快了然于心,果然,我们聪明人才能谈到一起,星月除了冷哼,啥也不会,没必要多管她。

    苏宇起身便要离开,差不多了,按照时间,明天那些人就能传送回来。

    自己,还得留一点时间,去继承其他32城城主之位呢。

    至于现在的城主,都得控制起来。

    让星宏这些镇守自己去办!

    起码,不能把自己现在出现的消息泄露了。

    ……

    就在苏宇他们商讨的同一时间。

    刘洪跳下来了!

    很开心,很兴奋!

    我总算下来了!

    安全,没有死灵君主,没有任何人,舒服,比预期的好多了,尤其是星月的离开,更是爽歪歪!

    他一路从通道往下飞,飞着飞着……掉头就往通道出口跑!

    卧槽!

    什么鬼?

    他看到了通道下方,忽然冒出无数个死灵头,开什么玩笑,非无敌死灵,怎么会自己执行任务了,还在通道口守着?

    见鬼了!

    而后方,那准无敌死灵,忽然大喜,“追!有生灵入侵!大统领刚上任,抓个生灵让大统领见识一下我们的手段!”

    虽然后面的死灵都有点傻,没关系,他不在乎。

    大统领刚上任,交给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居然马上就有成果了,这让这位星大很开心!

    他以前砍过大统领的!

    后方,一位准无敌,数百日月死灵,迅速朝通道追去!

    这通道,无敌进来一位就饱和了,非无敌,倒是无所谓。

    一队人马,迅速朝刘洪飞来!

    抓住或者干掉都行!

    ……

    前方。

    刘洪脸都紫了!

    怎么会?

    还主动杀来了!

    我去,死灵不是没太多智慧的吗?

    完了!

    他使劲朝上方飞,可是,这鬼地方,往上飞,压制力很大,他用尽了全力,后方那些家伙还是继续往上追,而且越来越近了!

    刘洪一咬牙,迅速回头,手中浮现出一块令牌,喝道:“大胆!吾乃文王大人麾下使者,生死两界,见者避退!”

    那令牌,耀射出一抹光辉!

    正在追杀的死灵,忽然都纷纷一愣,无意识的那些死灵,瞬间匍匐,跪拜在地。

    而那有意识的准无敌死灵,微微挣扎了一下,眼中渐渐露出恭顺之意,微微低头,虽没有匍匐在地,也没了之前的张扬。

    刘洪剧烈喘息!

    心中大喜,真有用!

    差点就完蛋了!

    太危险了,果然,死灵界域,还在上古控制范围之内,文王之令,在这也能行得通!

    万幸!

    “幸好!”

    刘洪舒了口气,幸亏不是死灵君主,君主级别的,智商高点,有些搞不好就是被文王杀的,哪会管你令牌不令牌,倒是这些准无敌,没那么聪明,没那么多心思。

    刘洪小心翼翼地朝通道出口走,绕开了那些匍匐的死灵,等他绕开了他们,后方,那些死灵还是一动不动,这让刘洪大喜过望!

    还不错!

    吓死我了!

    而就在此刻,前方好像又出现了几位死灵,刘洪故技重施,令牌一出,喝道:“大胆死灵,吾乃文王使者!生死两界,见者避退!”

    前方,四道影子没有停留,继续朝前走!

    苏宇披风化为白色,黑白相间,显得极为诡异!

    而刘洪,却是脸色剧变!

    好强烈的死气!

    四个?

    别告诉我,这是死灵君主!

    他和星月对话过,但是没见过,此刻骇然无比,不可能有四位君主啊!

    很快,其他三位在通道口停了下来。

    没进入!

    这让刘洪松了口气,这么说,令牌还是有用的?

    主要是通道,不能支撑多位无敌踏入。

    而苏宇,眼神异样地看着面前这个家伙,缓缓止步,带着一些意外,一些震撼。

    文王令!

    文王使者?

    刘洪?

    开什么玩笑,他是文王使者?

    文王可是上古时代的顶级强者,刘洪,一个凌云罢了!

    怎么可能!

    还是说,这令牌是假的,捡来的?

    可是,那些死灵,的确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包括苏宇,他都有些小小的影响,看到那令牌,脑海中好像浮现出一道声音。

    “文王令,万族退!”

    脑海中,好像有人在告诉他,快退开!

    否则,会惹下大麻烦!

    刘洪居然还有这样的宝物,苏宇都惊呆了,那令牌,真是文王令?

    而刘洪,见这尊白披风的死灵止步,再次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我去,这是准无敌死灵吗?

    后面三个也是?

    感觉好强啊!

    他毕竟只是凌云,有些难以分辨,准无敌和无敌,在他眼中,都是无法匹敌的存在。

    他小心翼翼地绕道走,从苏宇侧方准备出去,吓死了,离这个家伙远点。

    他正想着,一只手,轻轻搭在了他肩膀上。

    “啊!”

    刘洪尖叫一声,迅速扬起令牌,“文王令,生死辟易!尔敢不从?”

    他声音都尖锐了!

    而苏宇,一只手掏了掏耳朵,另外一只手,直接探手朝那令牌抓去。

    而令牌被抓的瞬间,爆射出一道光芒,好像对违背的人很不满,要惩罚,结果光芒一出现,被苏宇一口吞下,顺带着,脑海中,文墓碑震荡了一下,把所有光芒震散。

    苏宇将令牌抓到了手中,而刘洪,已经彻底惊呆了,吓傻了!

    我……完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

    这令牌,不管用了?

    后方,令牌一到苏宇手中,星大他们倒是恢复了正常,此刻,看到苏宇,星大这些死灵,纷纷跪拜,星大顿时大声道:“参见大统领!”

    “免礼!”

    苏宇淡淡说着,将令牌收起,看向刘洪,淡笑道:“刘老师,胆子不小啊!”

    刘洪刚刚还在无限惊悚中!

    此刻,一听这话,忽然更惊悚了!

    “不……不可能!”

    卧槽!

    苏宇?

    不可能!

    这不可能!

    他在星宇府邸中,怎么会在死灵界域,更不可能在这,更不可能成为什么大统领!

    下一刻,他听到了更惊悚的声音。

    星月的声音!

    他听过的!

    通道外,星月冷漠道:“有点意思,好像真是文王令,不过等级不高……”

    说罢,星月问道:“河图,你刚刚有感应吗?”

    河图!

    惊悚!

    刘洪都快惊呆了,万界都在吼着要杀的河图,他在这?

    星月,河图,苏宇……还有一个感觉也极强的存在,这……这什么情况?

    河图笑道:“好像的确是文王令,有趣,此人是文王后裔?还是文王昔年传承下来的一脉?一般人,可用不了文王令,有趣,很有趣!苏宇,此人你认识?”

    苏宇笑道:“认识,我亲爱的老师!曾经教过我不少东西,比如坑蒙拐骗!”

    这一刻,刘洪已经彻底惊呆了,吓傻了。

    卧槽!

    我到底到哪了?

    这是死灵界吗?

    这不是吧!

    苏宇在这不说,还带着几位死灵君主在这晃荡,他疯了,他压下惊恐,问道:“苏宇,你……你死了?”

    “刘老师死了,我大概都死不了!”

    苏宇淡笑,抓着他的肩膀,感慨道:“刘老师,我很佩服你啊!说说吧,来死灵界域做什么?这文王令,怎么来的?还有,我说了,我回来就放了你,老师急着走干嘛?这是不给我苏宇面子,还是嫌弃我苏宇待客不周?”

    刘洪都快哭了,“你没死?”

    你没死,那这是什么鬼?

    你居然和死灵君主勾搭上了!

    这也太可怕了吧!

    你这是从死灵界域回来的?

    天啊!

    刘洪彻底惊呆了,苏宇在死灵界域中横行,可能从星宇府邸那边过来的,听说那边也有条通道,这么说……这家伙太可怕了吧!

    他怎么做到的?

    刘洪一脸的呆滞,满眼的绝望和无奈,我……我这辈子,就他么栽在这小子手上了,太惨了!

    刘洪带着无尽的绝望,可怜兮兮道:“没有那意思,我就是来看看,看看死灵界什么样子的……”

    苏宇淡笑道:“想看?这还不简单!刚好最近星月大人他们要宴请附近君主,刚好,刘老师来了,附近数十君主,都请来,死灵界中也很少见生人,星月大人,刘老师就当大菜了,一位死灵君主尝一点,在死灵界吃活的,太难,给大家开开荤!”

    苏宇淡漠道:“这位可是文王的人,吃了他,很爽的!”

    “……”

    刘洪惊恐道:“别,别啊,苏宇,咱俩没仇没怨的啊,你弱小的时候,我还帮过你呢!你看,你走了这么久,我还帮你伪装,现在都没人确定,你到底走没走,我最后一天才离开,苏宇,我可是承担着无数风险,不然我早就离开了,你也遇不到我……是吧?”

    苏宇深深看了他一眼,“行吧,死灵界,活人少去!老师,跟我回去吧!先在城主府住几天,星月大人,通道派人看守,他再下来,弄死他!”

    星月冷冷道:“本座亲自看守!”

    “那就劳烦大人了!”

    苏宇也不多说,抓着刘洪,踏步朝远处走去,身前,星大这些死灵,纷纷避退,一个个恭敬无比!

    这是我们星月国度的大统领!

    大人物!

    很强的!

    一个打八个准无敌都很轻松!

    而刘洪,满是绝望和无奈,我……真倒霉啊!

    我怎么就遇到了苏宇呢!

    遇到其他君主,还能扯几句,忽悠一下,拿文王令当法宝,可遇到了苏宇,什么都没用了。

    苏宇比他还精!

    说啥,苏宇都不会信的。

    关键是,我的文王令啊!

    想哭!

    刘洪一个劲地朝苏宇怀里看,我的文王令,我还能拿回来吗?

    我好惨!

    而苏宇,边走边消退死气,渐渐地,白袍如雪的苏宇回归了,比起之前,更多了几分缥缈之意。

    片刻后,苏宇一脚踏出通道,带着一些笑容。

    面前,瞬间多了一人,星宏看向苏宇,感慨道:“你……真的无所不能!”

    这也能回来?

    还很顺利!

    这么说,星月被你搞定了?

    真行啊!

    苏宇笑道:“大人过誉了!小事罢了!”

    小事?

    星宏无言以对。

    这还叫小事吗?

    “又强大了许多!”

    星宏再次看了他一眼,唏嘘道:“看到你,总觉得我们这么多年,都白活了!”

    说着,看向刘洪,淡淡道:“说了下面死气大盛,你还不信!”

    刘洪欲哭无泪!

    我现在信了,还来得及吗?

    苏宇将他随意丢到了一边,笑道:“大人,这可是大人物,搞不好还是文王后裔呢!”

    “不可能的。”

    星宏摇头,“文王没有后裔!传承好像有,但是好像断绝了,他不可能是后裔。”

    刘洪急忙道:“我不是,我就是运气好,捡到了一枚令牌,苏宇,那个给你,我……”

    苏宇懒得多说,直接挥手,刘洪瞬间被封禁!

    “老师在这好好考虑一下,我忙完了,还希望老师能和学生说几句贴心话!至于撒谎……老师,您若是觉得能瞒住我,那尽管撒谎!”

    苏宇淡淡道:“我给老师时间,编造谎言,一定要真实!千万不要漏洞百出,不然,我想君主宴,老师会是一道大菜!”

    “君主宴?”

    星宏倒是没在意其他,而是奇怪地看了一眼苏宇,什么君主宴?

    苏宇笑道:“我让星月在下面的古堡,举办一场附近几十死灵国度的君主宴,大人,您觉得如何?”

    星宏瞬间变色!

    他看向苏宇,半晌,咬牙道:“去天灭城那边!”

    别来我这!

    卧槽!

    你要我老命吗?

    开什么玩笑!

    去天灭那边,祸害天灭去,别在我这祸害我啊!

    天灭精力旺盛,他有时间和这些死灵斗,我可不行。

    苏宇咧嘴笑道:“大人放心,没事的,我都说好了,只是聚聚,不会攻打通道,放心吧!下面的死灵,都是我的人!我这次下去,还是结交了一些好友的,对了,河图也在,都是朋友……”

    星宏深深地看了一眼苏宇。

    这算是威慑吗?

    也许有点吧!

    苏宇……这是真的站起来了啊!

    以前他和古城,苏宇完全是被动状态,镇守想帮就帮,不想的话,苏宇完全没办法!

    镇守想传送死气,就传送死气,苏宇拒绝也不行!

    总之,苏宇在和古城镇守的交易中,是一直处于绝对被动状态的。

    现在……他居然邀请了数十死灵君主!

    星宏心中想着,而苏宇,微微躬身道:“给大人添麻烦了,这段时间,给大人们都增添了很多麻烦!现在,我也算有点能力了,我会尽量帮所有大人,减轻负担!”

    苏宇沉声道:“镇守们的任务,便是镇守死灵通道,我保证,我在,所有死灵通道,稳如泰山!除非我死!”

    换言之,他死了,通道未必稳!

    星宏看了他一会,当初那个小心谨慎的苏宇,如今总算是有资本,在他面前谈这些了。

    星宏有些恍惚,好像也没多久。

    很快,星宏淡笑道:“镇守,只在乎规则!规则内,一切好说!规则外……看情况,死灵不扩散,死气不溢散,一切都和镇守无关,哪怕这诸天都毁灭了,也和吾等无关!”

    “多谢大人成全!”

    苏宇拱手,微微躬身,以示谢意。

    星宏笑了笑,“没事,镇守们太无聊了,其实,有点变化也好!若是真有人能打破规则……别无所求,把我们的职司给下了……”

    星宏自嘲一笑,“没人希望,当石头当10万年!若不是逼不得已,谁会当这个镇守?”

    打破规则?

    若是你真有这能力,打破好了,倒也能给我们一点希望!

    太久了!

    十万年!

    星宏觉得,自己这群人,没彻底疯魔,已经很难得了!

    他见苏宇实力强大了,聚集了其他各位君主,也是聪明人,不由轻笑道:“先去天灭那边吧,其他镇守……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你准备承接多少?”

    “全部!”

    星宏一震,“确定?”

    “确定!”

    苏宇平静道:“如今,我的实力是进去之前的百倍强大!”

    力量增幅自然没有百倍!

    可是,现在的自己,打之前的自己,打一百个都少说了,百倍,不是虚词!

    星宏轻吸一口气,“血火之死,和你有关?”

    “嗯,我杀的!”

    苏宇笑道:“不单血火,这一次进去的无敌,除了人族的,以及少数几个帮人族的,我全部给弄死了,一个不留!”

    身后,被固定的刘洪,心脏砰砰砰地跳!

    我勒个去!

    你是绝世大凶啊!

    我说,这次怎么死人死成这样了,无敌都在不断死,合着都是你干的,太狠了啊!

    而星宏都被镇住了,忍不住道:“你这手……太黑了!”

    大杀胚啊!

    我杀的无敌,都未必有你多。

    苏宇笑道:“大人,我也不想的,可是这些家伙,见了我都喊打喊杀的!我也没招惹谁,可这诸天万界,都要杀我!”

    苏宇咬着牙道:“可不是我先找事的,你杀我,我必杀你!他们对我没善意,我也百倍偿还之!”

    星宏吐气,“你提前出来,还准备杀戮?”

    “看情况,大家你好我好,我巴不得消停一下,可要是有人还对我喊打喊杀,这一次,我希望多杀一些,威慑万界!希望大人能帮我!”

    星宏迟疑了一下,沉声道:“你最好先去找老大!他答应了,问题不大!他不答应……哪怕天灭,也未必敢违背他的命令,胡乱出手!”

    苏宇点头,不错,老龟这边的确要沟通好!

    苏宇觉得问题不大……前提是,不给古城招惹太多麻烦,比如灭顶之灾!

    “大人,那我出去一下……”

    想了想,苏宇又道:“我冒充大人出去最好,大人,您看……您收敛一下气息如何?”

    “你……”

    星宏都服了,你连我都敢冒充,都能冒充了!

    这家伙,这一次星宇府邸之行,一个月而已,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妖孽啊!

    “行!看你能不能瞒住天灭他们!”

    “问题不大……”

    苏宇笑了一声,这一次出来,他的确自信多了!

    ……

    很快,星宏古城上空,一尊石雕飞出,再次引起无数人注意。

    仙族那边,有人冷笑道:“我猜,苏宇十有八九在星宇府邸,这些镇守,看来是急了,想办法商量,如何解救苏宇呢!”

    要不然,这星宏岂会一直到处飞。

    至于为何可以到处飞……也许有他们不知道的手段。

    而此刻,这些人笃定了,苏宇百分百就在府邸内,这一次,苏宇死定了!

    有人咬牙切齿,这次死了这么多人,不会是苏宇那个大杀胚干的吧?

    若是如此,必杀他!

    ……

    而天灭古城中,天灭有些意外,又来了?

    星宏干嘛呢!

    这才刚走,怎么又来了!

    “星宏,你怎么又来了,你是不是故意刺激我?”

    天灭骂骂咧咧的,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是觉得我出不去是吧?

    信不信我一棍子打死你!

    混蛋玩意!

    他骂了几句,下一刻,等苏宇靠近,天灭一怔,忽然,眼中凶光闪烁,哪怕苏宇都是心中一寒,迅速传音:“大人,我!”

    “卧槽!”

    天灭懵了一下,苏宇!

    你?

    我……幻听了?

    天灭懵了,苏宇怎么出来了!

    我的天,他从哪出来的?

    这一刻,天灭怀疑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