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580章 好人河图(求订阅)
    死灵界域入口。

    这是苏宇第一次踏入死灵界域,一踏入,就感受到了浓郁的死气席卷而来。

    左右看看,鬼影子都没!

    显然,之前老周爆发,附近的死灵不是被干掉了,就是逃了。

    苏宇其实好奇一件事,问道:“大人,每次在一定的区域,杀人的话,死灵会瞬间出现,这些死灵从哪来的,如何瞬间出现的?”

    “规则!”

    星月这时候也回到了死灵界域,好像回到了老巢一般,有自信了许多,声音都冷傲了许多,气势昂扬!

    “至于死灵,古城的死灵,一般是你们这些居民转换的!在一个死灵转换池中等着,随时会被抽调去古城!其他地方,大部分是规则随意抽取!”

    说罢,看向苏宇,眼神幽冷,这是我的地盘了!

    “苏宇,本座在死灵界域,有很多好友!”

    苏宇点头,一脸的不在意,笑道:“那恭喜大人了!”

    别扯淡!

    你哪来的好友?

    你就是个腐宅死灵,河图打鸿蒙古城你都不去帮忙,这个我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

    人家坐镇天灭古城的死灵都去帮忙了,你没去,你以为我不知道?

    就你这性格,你有好友?

    逗谁呢!

    他是不相信的,也懒得多说,又道:“大人,我发现死灵很喜欢收集古城令,这又是为什么?包括在这边,给点古城令,都能给收买了。”

    而且,很多死灵,都佩戴着古城令。

    在古城中,击杀死灵,是可以掉落一些古城令的。

    星月淡漠道:“古城令,其实不是古城令,而是上古时代的身份令牌!是规则赋予的一些职司,当古城令等级足够高,死灵佩戴,也是可以恢复一些灵智的,规则赋予的!”

    苏宇恍然,“您的意思是,只要古城令等级够高,比如我手上的这些古城令,等级较高,规则就会主动帮你复苏一些灵智?”

    “不错!”

    星月淡漠道:“不过如今存留的古城令,等级都很低,包括古城的那些,其实只是一些上古小人物的身份令牌,真正上了等级的没多少!”

    所谓上了等级,起码是杂号将军这些人持有的令牌。

    苏宇身上,其实也有,比如星宏古城令这些,都是杂号将军持有的,而鸿蒙古城令,算是封号将军令。

    这些东西,可以促进死灵复苏?

    难怪呢!

    这么说,死灵追逐古城令,也算是一种本能了,本能促使他们,拿到这个,多拿点,也许可以加速记忆的复苏。

    对死灵界,万族大概都没太多了解。

    只知道一点,死灵君主不少。

    苏宇对这一界,也很好奇,跟个好奇宝宝似的,追问道:“大人,那死灵界域,有城市吗?”

    “城市?”

    星月冷冷道:“死灵,唯有到了日月,才具备少许灵智,唯有到了准无敌,才能开口,到了君主级,才能具备真正的自我意识,要城市做什么?”

    当然,一些君主,也会给自己建造一些宫殿之类的,这是生前记忆促使。

    不需要城市!

    要城市有什么用?

    偌大的国度,一位死灵君主,几位准无敌,难道建造一个大城市,和这些死灵在街道上游荡?

    闲得慌!

    苏宇无语,正想着,星月又道:“不过,我们这附近没有,好像……有地方是有的,我曾听一位远行的死灵君主说,在东方区域,有一座死灵之城,很多死灵君主会过去交易或者修炼,那边,死灵君主很多,据说有合道境强者在!”

    苏宇意外,“您没去过?”

    “本座为何要去?”

    星月声音冰冷,我为什么要去?

    我就喜欢呆在星宏古城那边,你不服?

    苏宇了然,果然,还是腐宅,宅的都馊了!

    死灵界域,看来还是有城池的,只是这一片大概没有,苏宇又道:“大人,死灵界合道多吗?”

    “不知。”

    “那上古时代死去的顶级强者,复苏了吗?”

    “不知道,要不复苏了,要不就在死灵天河,你可以自己进去找!”

    星月说话不客气,你自己去找去!

    死灵天河!

    苏宇看向遥远处,那条贯穿天地的天河,又道:“大人,死灵天河,真的是一条河?”

    “当然,那天河中,死气化为河水,贯穿整个死灵界域,召唤亡魂,生灵陨落,都可能会出现在死灵天河中,机缘巧合之下,便会复苏记忆!”

    苏宇点头,这个听说过。

    不过那天河,看起来很遥远的样子。

    而星月又道:“天河,死灵的领地,包括死灵,也很少会去,因为不知道会不会忽然有强大的死灵复苏,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死灵天河吞噬,至于你,你一去,你会被彻底化为死灵!”

    这么可怕的?

    好吧,我可不想去挑战一下,我能不能撑住。

    苏宇东张西望,灰蒙蒙的一片,多少有些压抑。

    四周,仿佛亘古一般的荒凉。

    大地都是黑色的!

    苏宇跺了一脚,大地纹丝不动,好像坚固无比,地下,也有丝丝死气溢散出来。

    苏宇想挖点土看看,到底是啥物质组成的。

    刚想蹲下身子去挖土,星月喝道:“别乱动!死灵界域中,这些黑土,都是保护死灵的,一旦被挖走,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大麻烦!”

    “什么大麻烦?”

    “不知道。”

    “嗯?”

    苏宇无语,你不知道。

    “因为不一样!”

    星月冷漠道:“有时候你会挖出一尊古老的死灵,正在沉睡!有时候,你会挖出连死气都会腐蚀的腐蚀气息,有时候,你会挖出诅咒……”

    好吧,苏宇无语了,地下这么复杂的吗?

    听一下老人言,免得吃亏了。

    他放下了研究的心思,他可不是吴岚白枫他们,为了搞研究,哪里都敢去挖。

    苏宇盘算了一下,今天应该都是星宇府邸开启的第20天了。

    他最好在30天之前赶回去,来个背刺!

    你们以为我在外面,我在里面,你们以为我在里面,我在外面……

    你们想堵住我,我带人把你们给堵了!

    对探索死灵界域,苏宇现在没兴趣,多大能力吃多大口饭,上古时代,死了无数人,鬼知道这边有没有真的皇,就算没有,死灵界域的合道也不会少。

    上古时代,侯爷都是合道,一些封号将军都是合道!

    这些家伙,哪怕化为死灵,没全部恢复,那也比苏宇强。

    很快,苏宇说道:“大人,有办法找到河图吗?”

    “有!”

    苏宇大喜。

    还真有办法。

    刚想着,一道尖锐的厉啸声响起,“河图!出来!”

    “……”

    卧槽!

    苏宇崩了。

    这是你说的办法?

    他迅速起身,态度端正,走在星月后面,我勒个去,星月这疯子,你们死灵界域找人是这么找的?

    星月却是很满意!

    对,就是这么找的!

    找人,不这么找,怎么找?

    难道还一寸寸地搜索探查?

    整个死灵界域,大的星月都没探索过多少,谁知道河图跑哪去了,河图又不是一般的死灵君主,会在一个地方不动弹,那个家伙经常出去拉人,跑的地方太多。

    还有,谁知道河图死没死?

    看看附近有没有活着的死灵,好歹问问情况。

    ……

    “河图,出来!”

    这一声厉啸,也不断在死灵界域中传荡。

    正在忽悠打手的河图,微微一怔,好像听到了呼喊,仔细一听,过了一会,看向拓伐道:“拓伐,是不是星月喊我?”

    拓伐倒是没听清,没管这个,低沉道:“河图,别说其他,想让吾等去你的国度,也不是不可能,你把死灵天河让出来……”

    河图无语!

    我他么谈正事呢,你跟我说这个。

    我是好像听到了有人喊我!

    星月?

    这家伙没死吗?

    也许真没死,星月和苏宇有勾结,苏宇走的时候,好像带她一起走了,这么说,这是活着回来了,星宇府邸的变动结束了?

    这一次,他还是有些失望的。

    他去星宇府邸,那是意外,但是他还想在星宇府邸,打造出一支苏宇自己的大军的,结果全玩完了!

    此刻,他再次聆听。

    片刻后,他忽然道:“我去看看,星月好像真出来了!”

    话落,他瞬间消失在原地。

    其他几位死灵君主一看他跑了,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他一起朝远处跑去。

    ……

    苏宇这边,正在跟着星月乱走。

    星月边走边道:“河图可能死了,他死了,那我们就回我的星月国度!”

    “那不行,我得找地方!”

    “哼!”

    星月哼了一声,她才不想找,这么大,到哪找去。

    可是不找,苏宇一直吸自己的死气,也很麻烦。

    希望河图还活着!

    苏宇也不多说,跟着她继续前行,一路上,什么都没,整个死灵界域,好像就是个坟场,过分的压抑,连个小死灵都没。

    按照星月的说法,正常情况下,整个死灵界域,其实还是有不少无意识的死灵在晃荡的。

    这些都是弱小的死灵,有些是自己从死灵天河爬出来的,有些是直接诞生在死灵界域的,真正的强者,都在深处沉眠,等待复苏。

    这边没有,可能是之前都被召唤了出去,结果被一次性杀光了。

    需要时间,等周边其他界域,无意识的死灵晃悠过来,需要一点时间。

    偌大的地盘,就苏宇和星月,其实苏宇还是觉得有些小抑郁的,这鬼地方,一个人探索,大概能闷死。

    正想着,苏宇心中一动。

    而星月,也是朝一个方向看去,很快,一尊死灵,在虚空中渐渐浮现出来,远处,河图带着笑声,开口道:“星月,果然是你!”

    说着,河图还带着一些疑惑,看向星月身后的那尊死灵,这是从哪弄来的?

    他脑瓜子转动着,作为死灵界域的智者,河图觉得自己还是智慧超群的,思考了一下,有些不太确定,别不是苏宇吧?

    苏宇好像能化为死灵吧?

    他也会元窍逆转之法,但是现在记忆不深刻了,一时间不太确定。

    而苏宇,却是欢喜。

    河图还活着呢!

    活着就好,真怕他死了,他死了,我到哪找传送之地去。

    所以一看到河图,苏宇也不藏着,没意义,迅速传音道:“河图大人!”

    “……”

    河图愣了一下,还真是这家伙,这胆子,真的大。

    活人来死灵界域,那是找死的节奏。

    他扭头看了一眼跟来的拓伐他们,传音苏宇道:“有事等本座解决他们的事再说!”

    苏宇来这边,大概率是有事要找自己。

    河图也懒得多问,拓伐他们先搞定了再说。

    很快,拓伐他们到了,看到星月,拓伐直接道:“星月,那边情况如何了?”

    “归元刀没了!”

    “这么说,一切安全了?”

    拓伐大喜,连归元刀都没了吗?

    他很快看向苏宇,“这是哪来的?”

    “本座刚刚在星宇府邸转换的!”

    拓伐有些不满道:“这是我们的地盘!”

    在我们的地盘转换死灵,问过我们的意见吗?

    星月淡淡道:“里面还有不少人,包括大秦王,拓伐君主可以去试试!”

    拓伐无声。

    滚蛋,本座才不去。

    哪怕大秦王残了,他也不想招惹。

    此刻,拓伐也懒得和她计较这些,欣喜道:“河图,此地若是没了危险,那我们就不去了!归元刀都没了,以后星宇府邸就是我们的地盘了,你有空可以过来玩玩!”

    老巢还在,去河图那干嘛!

    河图暗骂一声,看向星月,你就不能骗一下他们?

    说里面很危险,这地方不能待了!

    而苏宇,此刻传音星月道:“大人,还想就三位死灵了,实力一般,要不联合河图干掉他们算了?”

    干掉的话,能弄点好处吗?

    好歹也是无敌级别的!

    星月没理会他,杀胚!

    就知道杀杀杀!

    我们死灵君主,也不是一天到晚就杀杀杀的。

    星月没理苏宇,而是说道:“星宇府邸可能还有其他危险,你们自己考虑!”

    她也不想理会这几位,看向河图道:“我找你有事,你回鸿蒙古城吗?”

    鸿蒙古城区域和她所在的星宏古城区域,不算太远,倒是顺路。

    河图眼看着忽悠拓伐他们几个把握不大了,此刻,也是无言,淡笑道:“回,好些时日没回去了,倒是让那老龟自在了!”

    说罢,看向拓伐几位,拱拱手笑道:“这一次,恭喜几位了,星宇府邸是生灵界范围,几位的地盘扩张到了那边,很快就可以正式踏入生灵界域了!”

    拓伐笑道:“到时候,河图你也可以来做客!”

    做你大爷!

    河图心中骂着,懒得多说,看向星月道:“那我们就先走了,下次有好事,再来找几位!”

    拓伐他们没心思理会了,都想去七层那边看看,纷纷朝那边通道口飞去。

    等他们飞走了,河图这才道:“星月,你扰了我的好事!”

    星月懒得搭理他。

    而苏宇,笑着拱拱手,“见过河图大人!”

    河图冷淡道:“你胆子真的不小!”

    “和大人学习!”

    苏宇笑道:“大人生前胆子也很大。”

    河图笑了笑,很快,又恢复了冷漠,“你孤身进入死灵界域,就不怕我告诉其他君主,一旦泄露了,你必死无疑!在这,死灵君主很多,一旦逼出你的生灵气息,规则都会传送无数君主过来!”

    “大人不会这么做的!”

    “呵!”

    河图冷笑一声,看向苏宇,又看了看星月,淡笑道:“星月,你居然和生灵勾结,一旦被规则发现,你也死定了!”

    星月冷冷道:“河图,管好你自己便行!”

    他俩斗起来了,苏宇却是不想浪费时间,直接开门见山道:“河图大人,我想让您带我去传送你们过来的区域一趟,现在应该还在。”

    河图幽幽道:“你要去那?星月不是说,她知道在哪吗?”

    苏宇笑道:“大人见笑了,那地方,我们岂能知道。”

    那你们说的跟真的似的?

    他也懒得多说,直接拒绝道:“不可能!那是规则给死灵界域留下的唯一出路,唯有那边,才能正常出入,甚至可以想办法,走那边进入生灵界域,不受任何规则限制!”

    这样的地方,当然不能告诉苏宇!

    苏宇倒是不奇怪他的决定,很快道:“大人,当您成为生灵,所谓的规则,一文不值!走哪都能出来,何必在意一条通道?”

    河图淡淡道:“你想逆转死灵,化为生灵,不会真的以为很简单吧?昔年,本座也会死气逆转之法,曾逆转过一位君主,在我认知中,当我的逆转速度,大于对方死气诞生速度,就可以成功!结果事实证明,我错了,逆转失败了,逆转到一半的时候,死气和生气冲突,他炸裂了!”

    所以,逆转没那么简单的!

    说罢又道:“而且,逆转还有一些其他难度,比如必须要建立死气通道,你现在建立的通道是和星月建立的,一旦逆转,目前也只能逆转星月!或者切断和星月的死气通道,才能想办法帮其他死灵逆转……还有,你太弱……”

    轰!

    他刚说完,苏宇破空而出,一拳打出!

    虚空颤抖!

    这一拳,除了没开阳窍,苏宇全力以赴,一拳下去,河图眼神闪烁,硬接下这一拳,稍微后退了一些距离。

    苏宇笑道:“大人,我不算太弱吧?”

    河图一脸意外!

    这才多久,这家伙怎么又变强了这么多!

    苏宇笑道:“大人,我觉得,我进步速度还是很快的,现在无法逆转,我想,也许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尝试一下!还有,大人难道非要等10年之后,再走这条通道?大人对那地方,大概也不是太了解吧,而我却是知道很多东西,真要实力足够,我随时可以开启那条传送通道!”

    河图眼神异样,“你可以随时开启?”

    “当然!”

    河图陷入了沉思中,而苏宇倒是没多说这个,又道:“大人,那个呆呆的死灵君主呢?”

    “你找他?”

    “只是问一下情况,他好像生前也是人族,可能还是这一个潮汐之变的人族,我有些好奇,这个时代,哪个人族死后还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何止他好奇,其实河图也好奇,开口道:“也是,这个潮汐之变,开启时间不久,这家伙认识大秦王,可能真是这个潮汐之变诞生的死灵,化为死灵之后,实力还如此强大……死前难道是永恒九段?或者死前极强,天赋极强,在死灵天河中获得了好处?”

    他也不是太了解,很快道:“那家伙,被我传送回来了,但是服用了生死果,生灵和死灵意志冲突,有些失控,你就算找到他,也没多大作用,不过很大概率是自己跑会复苏的地方了。”

    死灵就这样,呆呆记忆恢复了一些,河图也很难控制他。

    “要是去那边,倒是有可能遇到他!”

    河图说着,又看向苏宇道:“你想去那,那先告诉我,那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

    苏宇想了想,笑道:“也不瞒大人,我猜测,那地方应该是对应诸天万界的星宇府邸特殊通道,应该有360颗大星或者门户,那是神窍开启的位置……”

    说罢,又道:“星宇府邸,其实是一个活人打造的,大人知道吗?而这活人,强大的可怕,对方应该开启了360元窍和360神窍!我们传送来的,都是他的窍穴位置……”

    河图愣了一下,他真不知道。

    当然,之前他有一些猜测。

    此刻,河图哪怕死了,也有一些震撼,想了想道:“我生前,不曾听闻这个消息!”

    他是恭王后裔!

    他都不知道这个消息,显然,知道的人并没有几个。

    又道:“我生前,连死灵界域有这通道都不知道,好像也从未有人提及过!”

    苏宇这话,倒是让他这个死了的人,都多了一些好奇。

    “你之前召唤出来的那张脸,就是他?”

    “对!”

    河图震撼,“那人是死是活……很强大,当他脸庞呈现的时候,我还以为人皇复生了……”

    一旁,星月有些不耐烦道:“走不走?有什么好奇怪的,星宇府邸,本就是一具人尸打造的!当然,知道的人好像不多,武王曾提过一次,恶心了很多人,之后就闭口不言了……”

    河图一愣,苏宇也愣住了,两人纷纷看向星月。

    星月一脸冷漠,“看什么!本座生前有一些零碎的记忆,有问题?你们提及,我会想起一些,不提及,本座也不记得!”

    河图意外,“你……你又是哪位?武王……武王你能接触到?”

    古怪!

    星月冷冷道:“接触到又如何?死都死了,一天到晚想这些,不累吗?”

    无聊!

    死都死了,还一天到晚想这个,烦不烦!

    苏宇也好奇,“星月大人,武王是谁?叫什么,你知道吗?”

    “本座怎会记得!”

    星月不耐烦道:“都称之为武王,谁还记得他们名讳!”

    倒是河图,闻言开口道:“上古时代,要说大人物,倒也有几位,是真的大!高山仰止!人皇、文王、武王绝对是其中前三!当然……可能还要加上一位时光师,但是时光师太过神秘!”

    说罢,又道:“文王叫什么,倒是没几人知道了,武王的话……可能……大概叫太山?”

    他不是太确定了。

    苏宇心中一动。

    太山?

    老周一天到晚骂太山,这么说,杀老周的,其实是武王?

    我去!

    这么厉害的?

    老周多强,看他之前怨念出动就知道了,而在上古时代,老周却是被太山给杀了,这么说,太山比老周还强?

    武王是太山?

    “河图大人,您确定武王是太山?”

    “不太记得了,大概是吧!”

    说罢,河图看向四周,“尽量不要提及这些存在的名字!活着,提及多了,对方肯定知道!死了,若是在死灵界域复苏,那样的存在,你提及他,他也会感应到!若是还在死灵天河中,你喊多了,把他喊的复苏了,也许会引起滔天大乱!”

    哪怕河图,对武王这样的存在,也忌惮无比。

    他怕苏宇不懂,又道:“上古时代,人皇战力最强,这一点……暂时不好说,但是人皇强大无比,镇压万界是确实的!文王武王,其实可能比那些上古半皇还要强大一些,三大人族强者一起镇压,才能压制万界!”

    “你要知道,那个时代,人皇虽强,可不代表他是唯一的超脱者!一些强族的半皇,从境界上来看,不比人皇低,人皇能镇压,文王武王都立下了大功,三人联手,才能镇压诸天万界,少一个都不行。”

    “由此可知,这样的存在,到底有多强悍!”

    苏宇了然,“超脱者?”

    “我随意定义的!”

    河图倒是不太在意,“上古,封侯者,几乎都是合道境!合道有强弱之分罢了,而人王和各族半皇,可能处于另一个境界了,人皇可能也处于这个境界,我定义为超脱者,到了他们那个地步,也不会太过在意这些!”

    他正说着,星月嗤笑一声,蔑笑道:“什么都不懂,就敢忽悠人!别的不说,起码据我所知,人王和人王也不一样的,一般的人王,比如恭王这些存在,和一般的半皇,大概处于一等!而其他诸如仙皇,这些存在,才可能和人皇他们一等,这些存在,起码是分成两等的!”

    河图觉得她在嘲讽自己!

    眼神幽冷了许多!

    恭王,我家老祖宗!

    好吧,没太多的感觉,我都死了,可是,就是有些不爽!

    谁说恭王是处于弱一等的?

    苏宇被这俩弄的没办法,只好迅速道:“二位大人,不如先去那边看看情况如何?另外,二位大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我想,有些东西,二位大人一定清楚!”

    “什么?”

    苏宇在虚空中凝聚出一朵花瓣,“河图大人,您是人王之后,认识这个血脉标志吗?”

    是的,血脉标志。

    苏宇记忆中看到的!

    他刚凝现这个标志,河图和星月都看了一眼,河图不以为然道:“杂血传承,不够纯粹!那是地狱芙蓉花,再加上火焰纹路……地狱芙蓉花,我想想……应该是上古狱王传承,火焰纹路的话……这个可能性就很多了,因为不够纯粹,具体不好判断!”

    上古狱王!

    苏宇心中微动,这么说,人族果然还有一些人王血脉,而那位勾搭天羿神教教主的家伙,就是上古狱王之后了。

    这也是他第一次确定对方的血脉来源!

    苏宇迅速道:“大人,那一般情况下,大家会特意把这些标志显露出来吗?”

    河图蔑笑道:“有人会!标榜自己的身份高贵!在见到一些下属或者弱者的时候,会告诉他们,我身份高贵无比,乃是上古人王嫡传!当然,一般纯血后裔,很少会做,倒是杂血的话……不足为奇!杂血,在上古,那是很低微的存在,人王血脉高贵,岂会和他族混血……”

    “等等!”

    苏宇急忙道:“不可能是两位人王的血脉吗?”

    河图嗤之以鼻道:“你懂什么!若是双方都是人王,诞生的后裔,不会形成这样的标志,这样混杂的标志,是混乱的意思,正宗的人王血脉,哪怕对方父母都是人王,他诞生的要不是父系要不是母系血脉标志,或者干脆就是新生的一种特殊标志,绝对不会是这种杂乱的标志,这是杂血的意思!”

    “人王和人王后裔,那不叫杂血!”

    河图解释了一番,他比老龟知道的还多,老龟毕竟不是人族,对这些也不是太了解,而河图,可是正宗的人王嫡传。

    解释了这些,他又道:“你在哪看到过这标志?那人显露出来了?若是如此,此人必然是混血,而且应该知道一些上古秘辛,可能有些自卑,显露标志,也是为了告诉大家,他是尊贵无比的人王后裔,实际上,这种杂血,一般不被承认!”

    苏宇恍然,我说呢!

    若是对方真的很强大,能遮掩,没必要特意留下这标志吧!

    合着,是故意的,故意展露出来,不管你看懂没看懂,对方都在告诉大家,他身份尊贵无比,乃是人王传承。

    狱王后裔!

    苏宇心中记住了,杂血,可能不是纯粹的人族。

    果然,要说知道的多,还是这些死人知道的多。

    谁说死人不能开口?

    这不,死人也开口了吗?

    苏宇心中想着,以后啊,杀人灭口,未必靠谱了,得杀死灵灭口才行。

    人死了还不够,想永世不被人知道,还得找到对方的死灵之身,再把他干掉,这才是王道,否则,死人也会说话的!

    河图倒是没多管这些,很快道:“可以带你去看看,但是,苏宇,你敢耍花样,我会杀了你!还有,你曾羞辱过本座,本座还记着这事……”

    一旁,星月冷冷道:“羞辱就羞辱了,冲本座来,河图,本座可不怕你!”

    河图暗骂一声,毛病!

    我和苏宇说话,你插什么嘴!

    苏宇直接闭嘴,星月要出头,你俩斗去,我现在只想去看看,那神窍分布位置,能看到运转路线最好,不行的话也无所谓了!

    先让我把阴窍开了再说,再不开阴窍,总觉得我自己要爆炸了!

    感觉河图还挺好说话的,真是个好人,我都没怎么忽悠你。

    被发了好人卡的河图,则是在思考,星宇府邸是活人打造的,那到底死了还是活着,活着的话,我能不能收服?

    至于苏宇要去看,看看就看看好了。

    他发现,苏宇这小子,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

    一行三人……两死人一个半死人,迅速掠空,朝死灵界域深处飞去。

    ……

    同一时间。

    星宏古城。

    附近,强者越来越多了,苏宇进入的消息,好像被猜到了,也被泄露了,很多人在判断,苏宇到底在不在城内?

    城主府中,刘洪走进了后殿,看向星宏,躬身道:“大人,这么下去不行,必须要找个机会再震慑一下,确定苏宇在这,否则,苏宇哪怕能出来,也很难回城!”

    星宏睁眼,微微点头,的确,得让他人知道,苏宇在这!

    否则,苏宇出来了,别看距离不远,都难以回到古城中了。

    “再等等,胆敢有人挑衅,我会出手!”

    刘洪躬身退下,很好,等有人挑衅,你就可以走了,星月好像一直不在,很不错,我就可以下去了,死灵界域……危险重重,自己再提升一下也不错。

    一个月之内,离开就行,还有10天。

    10天内,我必须要走,在苏宇那小子回来之前。

    “小苏宇啊,你还是太嫩了,我很快要走了……”

    刘洪心中感慨一声,笑了笑,苏宇是厉害,算计好了一切,唯独没算计到,我敢去死灵界域啊!

    怕不怕?

    你就算回来了,我也不在了!

    再见了,苏宇!

    此刻,刘洪感慨无限,看了看城主府,再看看四周,再看看后方的星宏,浮空而起,看向外界,去了死灵界域,外界这美丽的景色,我未必有机会再看到了!

    希望一切顺利!

    他看向外围的一群无敌,嗤笑一声,蔑笑一声,带着无限的鄙夷和不屑,朗声道:“一群白痴,看什么看,还敢入城打我不成?垃圾!”

    嚣张!

    他的嚣张,让不少人再次疑惑,这家伙真不是苏宇?

    他么的,这么嚣张,说实话,说不是苏宇,都有些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