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575章 八层(万更求订阅)
    苏宇记载了一些大人物的名字,擅长功法,境界等级。

    很快,仙族这一页,他记载的满满当当了。

    “还是缺!”

    仙族这边,算是最圆满的了,可是还缺不少。

    缺一些腾空,缺腾空之下,也缺无敌。

    神族这边,苏宇还在镇压着,暂时没杀,至于魔族那边,在血火魔王那边,不知道是不是全部挂掉了,摩多那也挂了?

    苏宇不是太清楚。

    挂了就挂了吧,不挂,那就是气运昌盛,苏宇他们能逃生,摩多那这边不确定。

    摩多那,有可能没和血火魔王一起。

    无他,这俩不算一伙的,以摩多那的性格,苏宇觉得,藏在血火魔王兵器或者秘境内,可能概率不是太大。

    这家伙之前就准备去八层,之后没看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独自去了。

    说好了帮苏宇夺取九叶天莲的,可后来大战太多,大秦王都出来了,那家伙也许跑了。

    “还有天部部长,不知道挂没挂。”

    苏宇心中想着,对这位……不好说。

    说交情,谈不上。

    真要死了,也不心疼。

    不过,对方把自己逼疯了,怎么说呢,有些惋惜,修炼到了这个地步,关键时刻却是三身冲突,说实话,他不管是帮人族还是帮魔族,那时候,一位永恒九段,都足以左右战局。

    偏偏,这家伙自我冲突了。

    这才是最惋惜的地方,否则,九叶天莲,可能真被他夺走了。

    “三身法啊!”

    苏宇呢喃一声,合上了书页,三身法弊端凸显,可惜,现在看来,大家好像也只能这么走,看蓝天和万天圣就知道了,走别的道,无路可走!

    正想着,耳边响起星月的冷哼声,“苏宇,本座要走了!”

    苏宇侧头,看向星月,轻笑道:“大人别急,归元刀若是被摧毁,或者被拿走,大人随时走都行,没拿走,现在回去也危险。”

    说着,又笑道:“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咱们不急,不走通道,走一层,其实也不是不可能离开。我会想办法的,大人放心!”

    不走这个,那就去走别的路,比如传送的路,苏宇在思考,自己回头怎么出去呢。

    说着,苏宇又道:“我还想上八层看看,八层……也许有活人呢,柳老师他们也还在那边,我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他得去八层。

    柳文彦和洪谭这俩,乱跑。

    两日月的弱者,到处乱跑,真不怕死?

    一旁,云尘迟疑道:“你要去八层?”

    “嗯,去看看!”

    苏宇笑道:“所以这边,还要劳烦云前辈了。”

    说罢,他看向蓝天,“蓝天前辈,这次你来星宇府邸,到底有什么任务?就是单纯来看个热闹的?”

    “此话何解?”

    蓝天笑了,苏宇也笑道:“前辈现在对一些宝物,没太高的追求吧?”

    “九叶天莲还是至宝的!”

    “前辈不说就算了。”

    蓝天嘿嘿直笑,很快道:“行吧,也不是没事,其实我也想上八层,天圣这次让我进来,主要就是想让我去八层……没报太大希望,天圣知道一位上古强者,曾在此地生存,想让我去找找出路……”

    “谁?”

    “文王?”

    “不认识。”

    苏宇的确不认识,也不知道,都没听说过。

    蓝天也不是太熟悉,笑道:“据说是一位大人物,文明一道的大人物,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文明师的道,到了日月就是极限,永恒难求。天圣想让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东西,前路难走,没办法啊!”

    一声叹息。

    前路,是难走。

    万天圣够强了吧?

    很强!

    没证道的万天圣,现在大概算是永恒四段,所以他能搏杀无敌,强悍无比。

    可是……也只能如此了。

    对万天圣而言,这个不够,现在的他,也就和夏龙武相当……可能还要弱点,夏龙武之前搏杀了一位永恒五段,夏龙武还在进步,而万天圣,却是有些无路可走了!

    “文王?”

    苏宇喃喃一声,“文王会有道路指示吗?府长有没有说,具体什么东西?”

    “没有,他也不是太清楚,不过他执掌大夏文明学府多年,又曾在求索境求学,和诸多强者论道,他大概判断,我们的多神文系传承,可能来自文王一脉……”

    “等等!”

    苏宇意外看着他,“什么叫我们多神文系传承?蓝天前辈,您老是改造系传承!”

    蓝天一脸淡然,“多神文系而已,10多个神文以上就是多神文系,多简单的事!我早在青年时代就完成了勾勒,当然,懒得去学罢了,我主攻改造系!”

    “……”

    一旁,云尘轻叹道:“你天赋不错,可惜……”

    蓝天打断道:“没什么好可惜的,我觉得我现在很好。”

    云尘也不多言。

    他是万天圣师兄,实际上的老师,辈分来说,和蓝天一辈,实际上要比蓝天高一辈的。

    蓝天笑道:“小苏宇,一起去八层看看?至于这些人,在这待着好了,更安全一些。”

    苏宇笑道:“前辈可以上去吗?”

    “当然!”

    蓝天嫣然一笑道:“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笑的苏宇有些起鸡皮疙瘩!

    变态!

    苏宇又道:“前辈,之前您一直喊冤……”

    蓝天笑声幽怨,“你不是说了,那是你的朋友吗?你还不清楚情况?”

    好吧,果然,蓝天自己也知道一些。

    苏宇点头,“前辈这分身之法……牛!我就算不出手,前辈再受点委屈,也许那位也出来了,尽量别惊动那位,太危险!”

    “那当然,没看我现在都不委屈了?”

    蓝天强颜欢笑,我好惨,但是我不说,他也怕,那个太强了,现在敌人都死了,他再委屈一下,把那位弄出来了怎么办?

    这俩都是心知肚明,什么朋友不朋友的,就是星宇府邸的一位冤魂,少招惹,那可不会分敌友的。

    苏宇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泡澡的众人,想了想,留下了一个储物戒,里面都是一些天河沙、水凝珠、龙血果这样的宝物。

    苏宇将储物戒递给云尘,“前辈转交给我师父吧,若是能自己离开,那就自己离开这,正规通道出去就算危险,也比跟着我强。”

    苏宇笑了一声,很快又道:“对了,前辈出去,若是跟我不同时,先出去的话……”

    苏宇考虑了一下道:“所有的事,都是我做的,前辈记得提醒一下外界那些家伙,大秦王的事,不用多说了,就说我和死灵勾结吧!”

    说罢,苏宇又眯眼道:“那几位前辈,我也提前打过招呼了,我不怕什么,万族敢找我麻烦,尽管来试试!大秦王重伤,还是少出头吧!”

    说到这,他又看了一眼白枫他们,再次道:“我这次,可能会走死灵界域回去,尽管把事情往我身上推,没啥事,不行就推给蓝天前辈……”

    蓝天幽怨道:“我太弱,人家不信。”

    “信,前辈杀不死的嘛!”

    苏宇呵呵笑着,云尘欲言又止,很快还是道:“死灵界域危险,虽然你和……一些死灵关系可能不错,可真走死灵界域,还是危险重重。”

    苏宇笑道:“无妨!艺高人胆大,我苏宇养性阶段都敢走一趟星落山,而今,到了这地步,区区死灵界域,有什么不敢走的?”

    “那我护送你……”

    “不用!”

    苏宇笑道:“云前辈这么强,气血太重,只有我一人走才合适,其他人都不合适!”

    “那……”

    苏宇却是不愿多说什么,很快,踏步走出了界壁裂缝。

    蓝天笑呵呵地跟上,星月冷着脸,也跟着走了出去。

    身后,云尘叹息一声,看了看还在泡澡的白枫他们,再看看苏宇给他的储物戒,一声叹息。

    多神文一系,给苏宇带来的只有灾难。

    而苏宇,却是从始至终,都没忘记这一脉。

    ……

    七层,死灵界域通道口。

    苏宇三人踏空而来,苏宇也不说什么,“血”字神文席卷四方,虚空中,一缕缕微弱的血液,渐渐被他凝聚。

    死了太多强者!

    老周倒是没有嗜血的爱好,很快,一滴血液渐渐成型。

    魔族的!

    苏宇微微挑眉,仙族的精血他有,神族的也有,倒是魔族的无敌精血,这还是他获得的第一滴,还不错,居然还凝聚了一滴无敌精血。

    很快,小毛球被苏宇弄了出来,“去看看,有没有承载物了!”

    苏宇的承载物,这次他几乎全部用了。

    有钱任性!

    反正不准备给谁!

    自己强大,才是根本,就自己这文明志,现在丢出去,无敌都得打破头。

    当然,苏宇不是一点没留。

    两棵龙血果树,还是留下了。

    小的难以当承载物,大的倒是问题不大。

    以备不时之需!

    小毛球有些不情不愿的,不过,还是很快去到处闻闻香味了,承载物也是很香甜的。

    没多久,小毛球回来了,头顶着一片绿油油的叶子。

    居然感觉还有生机!

    “这是什么?”

    苏宇有些意外,这是承载物吗?

    蓝天倒是见识不低,看了一眼,判断道:“可能是上古建元木的叶子,传闻,上古时代,有一棵巨大无比的建元木,坚固无比,叶子都能当承载物,不知道是不是这个。”

    苏宇意外,叶子都能当承载物?

    那一棵树,叶子可是无数。

    “这么厉害?”

    “传闻而已!”

    蓝天看了看那叶子,笑道:“未必是真的,就算是,也不可能每一片叶子都是承载物……”

    苏宇了然,正如老周的鼻毛,不可能每一根都是承载物。

    很快,苏宇走到了死灵通道口,此刻,四周一个死灵都没。

    此地规则好像都被摧毁了!

    星月看了看死灵通道,开口道:“其实现在从这离开,是最好的选择,没几个人会注意这里了……”

    苏宇笑道:“想的太简单了!你信不信,现在距离这边不远,绝对有无数死灵在看着,你一进去,小心被撕成碎片!”

    星月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废话!

    苏宇无语,这边这么大的变故,肯定有死灵来啊,你这脑子,一会有,一会没的。

    “你就在这边等着,大人可别乱跑,我尽量带大人走传送通道出去,这边绝对不安全!”

    “哼!”

    星月冷哼一声,苏宇也不多说,冷哼,代表你懂了。

    明白!

    他目光投向八层入口……愣了一下,入口呢?

    奇怪!

    之前入口就在这,现在入口呢?

    他么的,入口怎么没了?

    他腾空飞了上去,蓝天也迅速跟上,两人在空中找了一会,都没发现。

    苏宇皱眉,忽然,取出一枚城主令,激发城主令,低沉道:“鸿蒙圣城城主苏宇,有事回议会述职,还请开启八层通道!”

    虚空安静了一会。

    片刻后,一道门户,仿佛有些迟疑着,缓缓开启。

    等确定了七层没事了,这才开启了门户。

    一道机械声传出:“验明正身!”

    片刻后,一道规则之力在苏宇身上扫荡了一下,等扫荡到意志海的时候,好像想扫荡一下小毛球,不过等扫到了意志海外的文墓碑,规则之力忽然被干扰了一下。

    许久,虚空中传来机械声:“鸿蒙、星宏、雨虹、云霄四城之主,文墓看守,四级权限,三级区域禁入!”

    苏宇一愣。

    前面的没问题,后面的是啥玩意?

    文墓看守?

    文墓……文墓碑?

    文王……文墓碑不会是什么文王之墓吧?

    拿到了文墓碑,就是文墓看守?

    苏宇微微愣,这四级权限,又是什么?

    一级最高?

    还有,这发号施令的是规则,还是活人?

    苏宇一个个念头升起,问道:“前辈是规则,还是活人?”

    “无可奉告!”

    “……”

    苏宇无语,这话一出,为何觉得有点像活人。

    说实话,活人的话……那就恐怖了!

    弄的我都不敢进去了!

    很快,蓝天也笑眯眯道:“人境天道书院院长蓝天,回议会述职!”

    苏宇一愣,大爷的,这又是啥?

    而规则之力,也在蓝天身上扫荡了一圈,很快,机械般回荡道:“天道书院院长,七级权限!”

    “……”

    蓝天不服了,“怎么会!我是天道书院院长!苏宇都能四级,我怎么会是七级?”

    没人理会。

    蓝天还是不服,“天道书院,我从书中看到过,上古时代,人族大书院,教书育人的大机构,按理说,怎么也不比一些侯爷差吧?怎么才七级,你听听这名字,多霸道,多霸气……”

    无人回话。

    苏宇异样地看向蓝天,“前辈,你这权限,是很低的意思?”

    蓝天哼了一声!

    “废话,听意思就知道了,一级可能最高,七级还不低吗?”

    苏宇耸耸肩,他也在疑惑,自己这权限,是高是低?

    鸿蒙城主,这个位置应该不算低吧?

    可关键是,这四级权限,是鸿蒙城主给的,还是那文墓看守给的?

    搞不懂!

    对上古,苏宇知道的太少。

    还有,八层这是规则之力运转,还是活人,苏宇也不知道。

    只知道一点,悠着点。

    好像挺危险的!

    苏宇看了一眼前方黑漆漆的通道,再看看后方的星月,叮嘱道:“大人,在这等我,别乱跑啊!”

    “哼!”

    星月大怒,“你在命令我?”

    “没有的事!”

    苏宇笑呵呵道:“我是说,我为大人去办事,大人在这等待我的好消息,我很快回来!”

    星月懒得搭理他。

    苏宇笑了一声,很快踏空进入通道。

    黑漆漆的通道,他和蓝天一起踏入,片刻后,眼前一亮,出现在一个大殿中。

    空旷无比的大殿!

    很大,此刻,耳边,机械声传来,“等候宣召,无宣召,不可乱闯!”

    “……”

    苏宇无语,真的假的?

    八层人都死光了吧,还宣召,谁他么宣我?

    开玩笑呢!

    他刚想着,蓝天忽然抽了抽鼻子,朝苏宇按了按手,指了指地上一个有些干涸的印记,传音道:“小子,好像是血液,新鲜的那种!”

    苏宇挑眉,迅速传音毛球,“给我闻闻看,谁的血液!”

    小毛球不情不愿的,最近光让自己干活,不给好处,它都有些没动力了。

    闻了闻,很快,懒洋洋道:“好像是那个……那个带血的魔王的,血火?大概是的吧!”

    有气无力的!

    苏宇心中微动,血火?

    血火没死?

    苏宇凝眉,这可是永恒九段,不好惹的!

    这家伙还没死吗?

    果然,到了这地步,真的难杀,老周居然都没杀了他!

    此刻,巨大的大殿,一片黑暗。

    四周,都好像是无尽虚空。

    这鬼地方,也不知道谁建造的,难道说,当年来觐见的人,都得在这候着?

    真惨!

    官僚的很!

    各方强者,能来的,好歹都算是一号人物了吧,居然在这鬼地方等着。

    苏宇没说什么,“阴”字神文发动,遮掩了自身,很快,融入地下,消失不见,化为蓝天的影子。

    而蓝天,微微有些不自在,传音道:“你让我很有压力,小子,我总觉得你会暴起杀我!”

    “怎么会,我不是那种人!”

    “你就是!”

    “我不是!”

    “你就是!”

    “……”

    好吧,苏宇懒得跟他争了。

    很快,蓝天沿着之前发现的血液方向,判断了一下方向,在黑暗中,朝一个方向赶去。

    此刻,他们都处于这座大殿中。

    ……

    而从八层俯瞰,这座大殿,伫立在八层一角。

    不起眼的一角,但是很巨大。

    八层,无数府邸林立,都是巨大无比,占地面积大的惊人。

    也不是乱规划,在八层中央,一座绵延数百里宫殿群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宫殿,宫殿四周,没有院墙,只有一座座巨大无比的雕像。

    雕刻着不同形状的生物。

    有巨大无比的狮子,狰狞满目的犼,有展翅欲飞的凤凰,有腾云驾雾的巨龙,有脚踏祥云的仙人,有力能拔山的神魔……

    四面八方,由99座雕像组成,严丝合缝,封锁了整个宫殿,每一座雕像下方,都有一道关闭的宫门。

    上空,则是隐约有大阵呈现,大阵之上,仿佛有一人存在,盘坐,镇压万古。

    宫殿上空,两个巨大的意志之文悬浮。

    万界!

    是的,万界。

    只有这两个字。

    而在这宫殿四周,一座座辉煌的府邸,环绕而建。

    “文王府”

    “武王府”

    “战王府”

    “平王府”

    “神皇府”

    “魔皇府”

    “仙皇府”

    “……”

    一座座府邸林立,环绕四方,上古各族半皇,虽为半皇,也是皇,所以,他们的府邸,为皇府,人王之府,为王府。

    这些王府和皇府之外,则是一些侯府。

    在万界宫之外,皇府王府之外,便是侯府,其中,一处不算太大的府邸,上书——监天侯府。

    是的,那是监天侯的府邸。

    再之外,是一些名气不小的封号将军的府邸。

    八层,只有这些人的府邸,最低也是封号将军,唯有到了那个地步,才有资格在八层开府。

    而且,封号将军府,都是一些顶级强者的居所。

    还有一些侯爷,在八层都没开府,而是开在了七层。

    当然,七层还有一座王府,恭王府,那也是七层唯一一座王府,镇压死灵通道所在。

    在这些府邸之外,才是苏宇他们所在的那座大殿。

    仿佛一个门楼,伫立在外围,在这进入,才能通过一层层府邸,前往万界宫。

    而就在苏宇他们在找出口的时候。

    宫殿之外,一道大门,直通远处的白玉大道。

    而此刻,白玉大道上,汇聚了好几人。

    ……

    柳文彦和洪谭,警惕无比,看向远处的几人,那边,摩多那、血火魔王都在,分开了一段距离,也都看向洪谭和柳文彦他们。

    再一边,居然是命族的长河,长河消失不见,苏宇都没在意,没想到对方会上了八层。

    而还有一人,戴着半金色面具,那是猎天阁的象征,半金色点缀,苏宇看到了一定熟,这是执法长老的标志,也是准无敌境。

    猎天阁执法长老会,有9位长老,大长老是无敌,三长老和八长老挂了,此刻,这位是剩下的几位长老之一。

    而在他的不远处,是一位浑身金灿灿的老人,龇牙笑着,牙齿都是金色的,那是诸天万宝楼的人,多宝将军麾下。

    7人!

    八层,汇聚了这七位。

    此刻,都面色凝重。

    尤其是看向血火魔王,都是脸色难看,这位居然到了,他们有些意外,血火魔王不该在七层夺取宝物吗?

    跑八层来干嘛?

    八层,机缘大,但是危险也是真的大。

    在这,很容易挂的。

    他们博一次,那还正常。

    到了无敌,来这博一次,就不正常了。

    何况还是到了永恒九段,来这博一次,就是犯傻了,太容易死了,外围的好处看不上,内围的好处拿不到,还不如在七层抢一下九叶天莲。

    血火魔王也是刚到不久。

    此刻的他,面色冷漠,一脸淡漠。

    他没出手!

    他两身陨落,一身肉身被毁,意志海被创。

    当然,以他的实力,哪怕受伤这么重,对付几个准无敌还是没问题的,可是,此地现在最强者,可能不是他,而是命族的长河。

    这位和九月他们齐名的强者!

    血火也遗忘了这家伙的存在,没想到他来了八层。

    至于其他几位,血火魔王倒是不太担心。

    而摩多那,他没多看。

    这家伙,之前就跑了,大战一开始,他见夺宝希望不大,就跑来了八层,没想到自己来之前,这些人就在这对峙了。

    八层,在场的,可以说都是第一次来。

    对这,大家都很陌生。

    不敢乱跑,也不敢乱动。

    稍有不慎,就容易挂掉。

    一群人,都不吭声,此刻,血火魔王上来了,大家都极其警惕,心中盘算着,下面发生了什么,血火魔王夺取了九叶天莲没有?

    受伤了吗?

    感觉气息有些微弱,是受伤了,夺宝失败,还是夺宝成功了,来八层避难?

    最紧张的,大概要属柳文彦和洪谭了。

    他俩上来一天了,但是没走出多远,一步步都小心无比,生怕出了问题。

    此刻,那命族长河,眼中时光流逝,轻声道:“血火大人,在这,不要轻易动武,这里是昔年上古议会所在,规则之力密布,动武,很容易触发规则之力!”

    血火魔王冷漠道:“长河,本座还不用你来指点!”

    他没看这些人,也没管人族两个家伙,虽然现在的他,很讨厌人族,但是,八层危险,在这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动手,也容易暴露自己的真实情况。

    现在的他,还能威慑其他人,可一旦出手了,导致实力暴露了,也许会引出一些乱子。

    七层的巨变,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

    差点就死了!

    苏宇那群人,也许还没死,那可怕的存在,也许是苏宇引出来的,那家伙不会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所以,他们可能都还活着。

    自己得尽快深入八层,找个地方躲躲,免得被那些人追来了,他现在可不是之前了,之前哪怕大秦王,想杀他难度都很大。

    可现在……算了吧!

    血火魔王眼中血光闪烁,很快,一块令牌浮现,那是他的身份令牌。

    他手持令牌,四处看了看,一道道规则之力,密布在整个虚空中。

    这鬼地方,没一定的身份上来,真的处处都是危机。

    他也不逗留,迅速沿着白玉长道边缘往前走,是的,边缘。

    他只是参将而已,还不如将军,哪怕杂牌将军。

    按照等级权限,人皇自然最高,一级。

    文王武王高半格,都是二级权限。

    各族半皇、人王是三级。

    封侯的强者是四级权限,封号将军才是五级权限,杂牌将军六级权限,血火魔王的参将,和蓝天的书院院长差不多,将军之下最高等了。

    七级权限!

    再之下,还有八级和九级,更下面的,没资格来八层了,七级权限,不算太低,刚好处于上古统治阶段和被统治阶段的界限。

    在外,也都是一方大将了。

    而苏宇的鸿蒙城主,其实不算四级,哪怕按照老龟的当年身份,也只是五级权限,可他携带了文墓碑,却是有了四级权限,显然,昔年文墓的看守都是封侯级别的强者。

    血火魔王不管别人,他只是七级权限,按照他了解的资料,他不能去高三级以上强者的区域,比如封侯级强者,那就是四级,他不能去那边。

    外围的封号将军府,他倒是可以去一些。

    而苏宇,四级权限,也去不了九层,同样,没宣召,他也去不了万界宫,万界宫权限等级也很高。

    其他的,大多都可以去。

    此刻,苏宇还不知这一切,他太年轻,上古的事,还没来得及去多了解。

    血火魔王一路前行,眼中血光闪烁,等路过柳文彦他们,眼中杀气,淡淡升起,柳文彦眼神微变,此刻,气息也是暴涨,瞬间达到了日月九重巅峰。

    是的,神文!

    最后一枚叶霸天的神文了!

    之前,他都给爆了,但是他送了一枚给吴嘉,一直留在吴嘉那边,这一次为了上八层,他也担心遇到危险,从吴嘉那边取走了这最后一枚神文。

    而这一枚,他其实之前都不准备动用了。

    此刻,他知道,哪怕日月九重,也是被血火魔王随手捏死的命,但是……他还是不甘心被人捏死,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打破此地规则,让血火魔王倒霉。

    而血火魔王,看他想要疯狂攻击此地规则的样子……心中怒骂一声!

    滚你大爷的!

    本王若是全盛时期,你攻击啊,我怕你不成?

    再强的规则,外围的规则也奈何不得他!

    可现在……算了,神经病一个!

    老子压根没准备杀你,你干嘛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你真引动了规则……自己被重伤了,底牌都暴露了,自己好歹是永恒九段,外面那几个家伙,指不定就觊觎自己的意志海,觊觎自己的其他宝物。

    走人!

    血火魔王没兴趣和他们搏命,虽然柳文彦是苏宇的师父,自己的伤势,都是苏宇造成的,他想顺手给宰了,不过波及自己的性命,那就算了!

    血火魔王冷冷道:“可笑!”

    一副看不上眼的样子,看不起的姿态,蔑视一切的态度,血火魔王迈步离去。

    幼稚!

    本座堂堂永恒九段,会和你一个日月见识?

    可笑的家伙!

    他一脸轻蔑地离去了,柳文彦悬着的心都落下了!

    太他么危险了!

    吓死我了!

    他目送对方离去,也不敢开口,那是一尊和人族最强者同阶的绝世强者,柳文彦再狂,也不敢和这样的家伙狂。

    一直目送他离去,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走了!

    太可怕了!

    血火魔王眼高于顶,居然没杀他们,太幸运了!

    他们刚想着,忽然,大殿门户开启,蓝天轻飘飘地飘出来了,但是,没人认识他。

    一个个眼神异样,这是谁?

    没办法,蓝天样子多变,气息也多变,一时半会的,还真没认出来。

    而蓝天,一看到几人,也微微一怔,很快,龇牙笑道:“哟,我的小可爱们,都在这呢!血火看到了吗?我可爱的血火跑哪去了?”

    “呼!”

    蓝天!

    认出来了!

    柳文彦也松了口气,急忙道:“蓝前辈……”

    蓝天一看到他们,幽幽笑道:“是你俩啊,血火呢?看到了吗?”

    “血火魔王,刚走……”

    “哦,这龟孙子受伤不轻,跑的倒是挺快,看来我得找找了,宰了他再说!”

    “……”

    一群人呆滞,什么?

    杀谁?

    杀血火魔王?

    杀这尊绝世强者?

    开什么玩笑!

    而蓝天,笑呵呵道:“怎么了?杀他有问题?长河,你也可以杀,那家伙,我判断了一下,实力大概剩下不到百分之一,死定了他!”

    长河微微一怔,想到了刚刚血火魔王的虚弱,以及匆匆离去的身影,眼神幽深道:“血火魔王受伤了?七层出事了?”

    蓝天嘿嘿笑道:“当然,七层可好玩了,无敌死了……我算算,大概快30了……”

    一群人愣住了,总共也就来了不到30位无敌吧?

    死光了?

    别闹!

    怎么可能!

    那猎天阁长老,沉声道:“我部部长呢……”

    “他啊?”

    蓝天笑呵呵道:“死了吧?不是太清楚,不是死了,就是废了,要不来了八层,要不进入了死灵界域,具体情况我就不清楚了,太惨了……”

    一群人心悸。

    摩多那也没忍住,开口道:“苏宇干的?”

    这话说的!

    装影子的苏宇都无语了!

    小摩,你对我的误解太深了!

    这可是永恒九段,他们死不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宇判断了一下,我要不要把这里的家伙全部给灭了?

    摩多那,猎天阁,命族,诸天万宝楼,要不全杀了?

    大概没什么难度吧?

    苏宇判断着,长河实力不弱,可能和自己现在差不多,也许要弱一些,但是长河大概率不比没证道的夏龙武弱,可能还要强一些,未必好杀。

    其他两位,苏宇倒是不怕。

    至于摩多那,这孙子好像还有一枚无视空间的传送符,大概率没用,看到我,大概会跑吧?

    “猎天阁和诸天万宝楼的,倒是可以杀,这俩只是寻常准无敌吧?”

    苏宇心中想着,要不把这两个干掉算了?

    人多了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