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562章 你知我知秦镇不知(万更求订阅)
    变态的蓝天!

    苏宇偷摸着开启了一下360窍穴,耳边,很快传来了老周的咆哮声。

    “我好委屈!”

    “……”

    苏宇懵了。

    卧槽!

    我听到啥了?

    我幻听了?

    他迅速关闭一窍,再听,外界,蓝天分身还在四处游荡,凄厉喊道:“我好委屈!”

    苏宇懵了一下,再开窍。

    “我好委屈!”

    双重的我好委屈!

    苏宇要疯了,死了死了!

    完了完了!

    老周……这是和蓝天共鸣了?

    我去!

    他好委屈,是的,老周再喊委屈。

    卧槽!

    “我好委屈啊!”

    这一刻,老周的声音,冲击的苏宇脑袋都要涨破了,身边,老郝看他面色发白,连忙道:“没事吧?”

    苏宇脸色发白,看向外面,有些颤栗道:“没事,蓝天这疯子,好邪恶!”

    老郝心中鄙夷,人家在外面,你怕什么?

    真是的!

    不过,蓝天这疯子的确渗人的很。

    而苏宇,却是骇然,蓝天这是真把老周刺激到了啊,这是情感上的共鸣?

    还是大道上的共鸣?

    苏宇确定,蓝天没开启360元窍。

    那为何会如此?

    老周不是只能听到自己的话吗?

    而下一刻,苏宇都有些幻觉了,外面的蓝天,还在凄厉叫着,“我好委屈啊,不是我干的,你们冤枉我!”

    ……

    一位位无敌,也是无语。

    你够了吧?

    有无敌喝道:“蓝天,疯够了吗?”

    差不多得了!

    魔族说你干的,你干没干的,魔族和仙族又没说现在找你麻烦,双方就是需要一个台阶,你一个路人,老是惨叫什么!

    无敌都有些瘆得慌!

    “我委屈啊……你还污蔑我是疯子!”

    蓝天再次惨叫,而下一刻,有无敌变色,喝道:“大胆!”

    就在此刻,正在寻宝的一些人,忽然,四面八方都出现了蓝天,男女老少都有,蓝天委屈道:“他们污蔑我,我好委屈,我要发火了!”

    噗嗤!

    利爪穿透一位位外出寻宝的强者,蓝天可怜兮兮道:“他们污蔑我啊,你们融入我身,为我作证,真的不是我杀的!”

    这一瞬间,整个七层,出现了上千个蓝天。

    这一瞬间,蓝天击杀了三四十位强者。

    有日月,也有山海。

    轰!

    有无敌直接朝那些分身拍去,而很快,无数蓝天惨叫道:“你们还打我,打我!你们污蔑我,还打我,我不怕,我不怕啊!”

    “我要把你们全部都化为我的分身,一起跟我委屈!”

    此刻,一个个蓝天,气息强大无比。

    整个七层,忽然都有怨念弥漫。

    我委屈啊!

    双重委屈声,冲击着一位位无敌的脑海,此刻,哪怕人族几位无敌,也变了脸色,朱天方暴喝道:“所有人族,封闭六识,回归府邸!”

    “快!”

    不止他,其他无敌,也纷纷暴喝。

    而这一些,不在恭王府的那些人,都听到了一阵凄厉的喊冤声!

    “我好委屈!”

    ……

    七层。

    一处深山中,一头巨大的食铁兽,正在吃东西,听到这声音,爪子揉了揉耳朵,两个黑眼圈都收缩了一些,咕哝道:“大疯子,吃的都想吐了。”

    那疯子的声音,太刺耳,它想吐。

    埋怨了一句,食铁兽继续吃着,吃着吃着,抬头朝四周看去,叹息道:“好像引起了什么了不得的变化,蓝天……人族蓝天,完了完了,这是不好的兆头啊!”

    ……

    另一处,一间府邸中。

    空空倒吸一口气,“麻烦,这神经病,这是引起星宇府邸本身变化了?”

    此刻,那凄厉的委屈声,在所有人耳中传荡,震荡天地。

    弱一点的,没人护道,直接就被这音波冲击爆炸了意志海!

    空空吸气,他么的,真邪门。

    人族蓝天什么时候这么可怕了?

    ……

    七层壁垒处。

    云尘变了脸色,迅速道:“别动!”

    一层光罩出现,笼罩了其他人,白枫却是眼神雪亮,而吴岚,也是兴奋不已,两人压根没管那个疯子,而是看到此刻壁垒的变化!

    原本一直无法打开的壁垒,此刻好像过于兴奋,出现了一条细微的裂缝。

    白枫甚至感觉自己看到了粗大无比的血管!

    “进去!”

    白枫兴奋无比,而云尘,脸色变幻道:“前路未知,一旦进入,可能出不来了,不要贸然行动!”

    “朝闻道,夕可死!”

    白枫兴奋道:“多谢云尘师祖帮忙,师祖可以回去了,吴岚,我们走!我好像看到了这一生最美的场景!”

    吴岚笑道:“白老师,我可没看到,好像只有血……”

    一瞬间,两人飞入裂缝,白枫声音传来:“劳烦师祖,带其他人离开!”

    此刻,他们这边,还有吴琦、吴嘉在。

    云尘脸色一变,刚想说什么,吴琦面不改色,踏空而入。

    云尘伸出去的手,有些无力地放下。

    他看着白枫,看着吴岚,看着吴嘉这弱小的丫头,也兴奋地跟着跳了进去,一时间,心情复杂到了极致。

    朝闻道,夕可死!

    文明一道,上下而求索。

    一代府长,联合各大府,创建了求索境,便是求索未知,探索未来。

    很多人,这一生都在求索。

    一代在求索,叶霸天在求索,万天圣也在求索,求一个未知,索一个未来,所以,万天圣修了万道唯我,蓝天修了万道皆我,叶霸天修了霸道唯一……

    云尘忽然有些苦涩,再听蓝天的凄厉声,忽然失笑,“你这疯子!”

    笑骂一声,有些怅然若失,这一刻不知是该开心,还是该无奈,多神文这一脉,好像永远都是这些疯子当道,没一个正常人。

    倒是我……有些正常的过分了!

    云尘空落落的,是的,这一脉,也许只有我太正常了,而我师父……也许也是如此吧。

    不变态的多神文系,不疯狂的多神文系,还是多神文吗?

    我们斯文,我们要面子,可我们……都该是疯子。

    不是疯子,如何配成为多神文?

    今日,这些疯子,进去了,那裂缝在变小,云尘不知道,是否还能出来,裂缝已经在收缩,可是他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这裂缝很强大,之前他攻击了很久都没打破,现在开启了,也许真有一些未知的东西等待我们去探索!

    “哎!”

    一声说不出是开心还是惆怅的叹息响起,片刻后,云尘在裂缝关闭的最后一刻,也踏入了裂缝中,既然都疯了,那就疯狂一下好了!

    ……

    砰!

    炸裂声,此刻响彻整个七层。

    疯狂的蓝天,邪恶的哭喊声,冲击着所有人的意志海,弱者无人庇护,瞬间炸裂!

    小族的,古族的,没有无敌的,在外探险的,没进古宅的……

    这一刻,不断有人在爆裂!

    整个七层,开始微微动荡起来!

    而入口处,河图和呆呆忽然再次杀出来了,河图大喜过望,哈哈大笑,“天助我也!”

    而这一刻,多位无敌,纷纷出手,气炸了肺。

    有人埋怨地看向那魔族的魔王,艹你!

    你怎么把蓝天这疯子招惹到了!

    蓝天现在真身不现,居然引起了七层动荡,现在好了,河图冲击,内外夹击,麻烦大了!

    没人顾得上蓝天了,顾得上也没用。

    真的找不到他!

    有无敌已经杀了上百个蓝天了,可是,越杀越多,越杀,虚空中出现的蓝天越多,这疯子好像分身无数!

    第一次,大家觉得对付一个非无敌这么难!

    好吧,也许不是第一个这样的了。

    万天圣,苏宇,这些人就没有好对付的。

    人族,越来越疯了。

    也许是最后的疯狂?

    ……

    与此同时。

    后院中,那荷花池中的湖心亭,当中的长刀也在颤动,河图又来了!

    而此刻,隐约间,甚至看到一道门户在开启了,好像有死灵出现,不过,那长刀溢散出强大的波动,好像在威慑,胆敢不守规则,踏出一步,便杀了对方!

    死灵之门中,有死灵君主,阴森冷笑:“快了,快了!归元刀也奈何不得我们了!碎了这刀,星宇府邸,便是我们的了!”

    隐约间,一尊尊死灵君主,在那透明门户中浮现,苏宇甚至隐约看到了星月。

    而这一刻,整个恭王府中,死气好像强大了一些,一些人都在变色,守门的那些准无敌,也一个个心神不宁。

    该死的!

    这是要大乱吗?

    有准无敌喝道:“任何人不得靠近此地,违者杀无赦!”

    ……

    院落外。

    苏宇也是心悸,这么下去,蓝天不会把老周彻底唤醒吧?

    他怀疑,现在自己多喊几句太山,整个七层都要崩。

    他再次开启了360窍穴,又听到了老周的声音,还是之前那么委屈,那么凄厉,他觉得他也委屈,委屈的不行。

    你委屈啥啊?

    苏宇无语!

    好吧,被人打造成了兵器,屁股种花,的确委屈,换成谁,也该觉得委屈。

    此刻,高空中那些无敌都跑了,有的去了入口处,有的去追杀蓝天了。

    反正他们现在进不来,在这待着没用。

    杀了蓝天再说!

    这混蛋,好像引起了此地变故。

    而苏宇,则是偷摸着看了一眼猎天分榜,这一刻,分榜上瞬间浮现一些字:“情况如何?河图是否冲击?”

    苏宇迅速回复:“河图来了!”

    这是一个分榜写的,第二个分榜迅速写着:“摩多那疯了,灭杀仙族天才……”

    第三个分榜,“仙魔斗起来了!”

    “七层大乱!”

    “蓝天疯了!”

    “救命,我要死了……”

    “天啊,我想离开!”

    “……”

    一瞬间,苏宇发了起码上百条消息,而这一刻,他四周,也有人拿出了分榜,看到了那行字,兴奋道:“外面在想办法了!”

    “说什么了?”

    “快回复啊!”

    猎天分榜,天才有,强者有。

    而天才……被苏宇杀了个七成,强者都在大战,此刻,只有少数人在回复消息,而苏宇,他分榜多,他一瞬间回复了无数条讯息。

    干扰外界的判断!

    外界的那些家伙知道什么,哪能知道谁可信?

    真要搅动仙魔大战,那才爽,可惜,外界的老家伙们一个个跟老乌龟似的,打起来的概率不大。

    苏宇知道这些,此刻,他四处张望,探查那些有猎天分榜的家伙。

    很快,记下了七八个人。

    很好!

    你们死了,分榜,你们不配拿,消息只有我苏宇才配往外传递,你们没资格!

    “不够乱是吗?”

    苏宇心中哼了一声,那就再乱一点。

    “太山!”

    一声微不可闻的低喝传出,下一刻,整个恭王府都在剧烈震动,轰!

    一声巨响,那边,河图和呆呆一拳打飞了一位无敌,哈哈大笑!

    真的天助我也!

    震荡又剧烈了!

    “太山呢?太山在哪?我好委屈!”

    这一刻,整个七层都在震荡,而苏宇,遭受剧烈冲击,脸色煞白,而身边其他人,也比他好不到哪去,东倒西歪的,一个个脸色剧变,纷纷奔逃,朝远处遁逃。

    因为这一刻,那湖心亭也在颤动。

    长刀传出低微的颤鸣声!

    苏宇干这事,自然不是没有目的的,这一瞬间,他吞噬了一滴准无敌精血,总共6滴,他瞬间吞噬了一滴,一眨眼,苏宇眼中有日月浮现,好像看到了时光长河。

    其他准无敌都在警惕院子中的剧变,而苏宇,却是瞬间消失在原地,边上老郝都没发现什么。

    而苏宇,却是盯上了那七八个持有猎天分榜的家伙。

    眨眼间,有独行者消失,却是没人看到。

    太快了,也太强了!

    一瞬间,四五个独行者消失了。

    而这瞬间,苏宇回到了原地,探手一抓,原地七八位神族直接消失不见,苏宇速度太快,实力太强,静字和劫字神文发动,这些人哪能发现他。

    苏宇趁着四处变动的时候,眨眼间在恭王府跑了一圈,独行者几乎都消失了。

    日月之下的直接吞噬,日月境的,他先镇压,免得出现异象。

    瞬间杀了那些日月之下,忽然出现大量死灵,苏宇二话不说,一堆古城令丢出,这些死灵也干脆,没智慧,也瞬间拿着古城令消失在原地。

    无声无息,都没人看到他们来了,他们静悄悄地来,带走了一片古城令,然后就没了。

    死灵出现,死灵消失,没人看到。

    这没看到……消失的人就不是死了,因为在大家眼中,杀人,会出现死灵的,既然没有死灵,那自然没人死亡,至于人没了,也许跑到哪躲起来了呢?

    恭王府很大,谁知道那些人跑哪躲着了。

    而很快,苏宇再次回到老郝身边,苏宇没杀他,老郝现在还以为其他人在后面跟着,苏宇在身旁跟着,一路遁逃,而苏宇回归,他也没任何感应。

    两人一路遁逃,跑了许久,躲入了一个古屋中,老郝回头一看,没看到人,也没在意,而是后怕无比道:“好可怕!”

    苏宇也是默默点头,吐气道:“是可怕,这七层没法待了,我感觉太危险了!”

    说着,骂骂咧咧道:“后面那些家伙,跑的比我们还快,急着去死吗?”

    老郝笑道:“别生气,各跑各的,也好,免得麻烦!”

    苏宇微微点头,没再骂了。

    有猎天榜的,死的差不多了吧?

    当然,那些无敌准无敌可能也都有,但是,没事,你们没我多,我几百个,发送信息,覆盖你们的!

    外面,可未必所有信息都能接收到。

    自己几百个榜单发出去,你们还能比我多?

    能有我快?

    什么时候震动,除了蓝天这变态这次搞出了意外,其他时候,还不是我说了算?

    至于消耗了一滴精血……消耗就消耗了。

    6滴还是5滴,没多大差别。

    ……

    这一刻,外界。

    一位位强者,再次变色。

    巨大的猎天榜上,呈现出无数信息。

    苏宇发送的信息,很多都呈现了出来,其他人,也有少数人回复了一些讯息。

    “河图来了!”

    “死灵之门震动!”

    “摩多那杀人……”

    “蓝天发疯!”

    “……”

    从头到尾,都没有关于苏宇的消息,摩多那、河图、蓝天三人成了主角。

    仙族那边,道王阴冷地看向魔族,而魔族这边,摩戈微微皱眉,冷漠道:“消息杂乱,不可当真!”

    无人吭声。

    此刻,众人才知道,居然是摩多那杀的,之前战奎一死,仙族也怀疑过,可是,没有证据。

    而现在,里面传来了信息,摩多那杀人,有很多条。

    蓝天发疯……这个没人来得及说原因,也没办法说,这个不好细说,只能简短地发出一些讯息,蓝天疯了,到处在杀人!

    而外界的通道,还在持续断裂。

    苏宇杀人,蓝天也在杀人。

    这么一会功夫,又断了上百条了。

    里面,只剩下不到1500人。

    现在,刚结束第六天。

    六天,死了两千多人了。

    准无敌都死了三位!

    一位位强者,有些平静,有的痛苦,有的愤恨!

    这一次星宇府邸之行,还要持续多久?

    六天而已,对很多强者而言,那真是一闭眼就过去了,可这一闭眼……死了一大半了。

    有人疲惫道:“猎天阁有办法提前让人回归吗?再不回来……都要死光了!”

    六天,一天都得死三四百。

    这又不是小杂鱼!

    这都是各族最精锐的一批人!

    猎天阁中,书生淡漠道:“不行,到了时间便可回来,当然,也有特殊,往年,下三层会先出现一些传送门户,大概在半月左右,会出现门户,传送人离开,可现在……你们觉得有人会传送回来吗?”

    废话,当然没有!

    一群人无言。

    是的,星宇府邸其实是可以提前离开的,一个月是最长时间,这也是有人和苏宇说过的,然而这一次,大概没人能提前回来了。

    “那就这么看着?”

    “内部的消息,死灵之门在震动,河图还不止一位,而且还有一位死灵君主,也强大无比,在强行突破,这么下去,一旦死灵之门开了,也许这次真有永恒会死!”

    “难道真如命皇所言,十不存一?”

    “命皇说十不存一,还有三四百,可别忘了……那位噬神族说的……”

    一下子,一些人心都冷了。

    豆包的话,不能当真。

    可是,现在这局势,死伤过半了,能不当真吗?

    一些觉得不会死的家伙都死了,别他么真的只活10个吧?

    而此刻,仙族天古声音再次传来,“监天侯,万不得已之下,猎天阁可否带人上八层避难?”

    此话一出,不少人有些异样。

    而书生淡漠道:“何必问我!真到了那时候,各族都有一些手段,我不相信,各族都没有点准备,进入八层避难,大概也不止我猎天阁可以做到吧?”

    有上古身份就行!

    进去的人,倒是没有上古时代的老妖怪,可是,一些上古时代的大人物,还是有能力进行册封的。

    天古在上古,不算什么大人物,但是是那个时代的天才,所有不少人记得他,知道他。

    现在,内部一些人,有上古时期的身份,倒也不是没有。

    这身份,不是说给个牌子就行的。

    册封,其实有些复杂,会被规则记载在内的。

    而苏宇,也算是被册封的一种,古城城主,尤其是鸿蒙古城之主,相当于恭王册封,只是现在被老龟禅让给了苏宇。

    天古也没多说,只是开口道:“和监天侯打个招呼,最好能在危险时刻,撤离七层,退入八层。”

    “八层可不是什么安全之地!”

    监天侯淡淡道:“八层,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何况,能进去的人不多,除非抛弃了其他人,否则那些人也上不了八层,非侯,一人携带两位随从也便是极限了!”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这一次,恐怕真的是活着的不到10个了!

    外界,再次陷入了死寂。

    只能干看着!

    没办法的事,诸位无敌,也是觉得憋屈无比,眼睁睁地看着后裔的通道断裂,看着麾下陨落,却是毫无办法。

    ……

    震动停止了。

    蓝天的分身被杀了许多,也剩下不多了。

    此刻,蓝天消失了。

    河图和呆呆,也再次撕裂通道,遁逃到了六层。

    一次次地重复,一次次地消耗,一次次地死人,有无敌有些疯狂了,怒道:“还要继续下去吗?什么时候是个头!不如我们一起杀下六层,杀了河图和那个家伙,非要被动等待吗?”

    没人吭声。

    谁下去?

    谁先下去?

    你下去了,别人不下去怎么办?

    你下去了,上面的人堵着你,逼着你和河图他们厮杀怎么办?

    毕竟不是同族!

    别看人多,没用,心不齐,大家你信不过我,我信不过你,谁敢先下去?

    有无敌憋屈道:“猎天阁这边,天部部长实力强大,据我所知,魔族这边,血火魔王也来了,二位都是距离合道一步之遥的强者,二位若是下去,必然可以击杀河图他们!”

    虚空中,戴着金色面具的天部部长,淡漠道:“你的意思是,我和血火下去,你们在上面等着?”

    那人没吭声。

    对,就是这心思!

    他们俩下去,一定可以杀了河图他们的!

    留在上面,反而因为实力强大,一旦夺宝,夺取九叶天莲,会成为大家的劲敌。

    ……

    “一盘散沙!”

    苏宇心中嘀咕,各族内部还可以,可一旦分族,那就是一盘散沙。

    杀河图他们难吗?

    不算太难!

    血火魔王和天部部长真下去了,去六层,那大概两人会跑了,河图和呆呆,联手也打不过他俩,可是没有,这俩不会下去的。

    他们不下去,河图和呆呆也只是在通道口大战瞬间,打不过就跑,压根也没准备死斗。

    如此一来,这么多无敌,还奈何不得这俩死灵。

    “这么搞,河图迟早能打开死灵通道!”

    苏宇对那些无敌没信心,因为真的太散了,一方面都在惦记着九叶天莲,一方面又都不想和河图他们死拼到底,就这情况,河图他们不成功都奇怪!

    “大概就10天左右了,九叶天莲就得绽放,我消停点吧,这几天保持低调!”

    他也不多说什么,房门一关,对这老郝说道:“不出去了,外面太危险,先在这等着恭王府开启,然后回神侯府!熬到星宇府邸开启,我是什么宝物都不想要了,我还想活着出去!”

    老郝点头,也是心有余悸,对,这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了!

    他俩只是山海,还是回去吧。

    太危险了!

    ……

    数个时辰后。

    恭王府开启了,几位无敌,瞬间进入此地,寻找摩多那,而苏宇和老郝不管那么多,直接出恭王府,在恭王府大宅门之前,被一位无敌探查了一下,对方没多说什么,苏宇迅速和老郝一起朝神族据点飞去。

    又过了一阵,苏宇和老郝通过神侯府内部的神族辨别,打开了门户,放他们进去了。

    而整个神族据点,活着的神族,也就200左右了。

    比之前还要少一些。

    苏宇刚回来不久,一个熟人回来了,战无双。

    战无双一脸疲惫,身上还带着一些血液,在一位准无敌的护送下,一起归来,一群人纷纷朝他们看去,战无双疲惫道:“越来越危险了,都不要出去了!宝物虽重要,没有命重要!现在还没回来的,大概率都回不来了!”

    叹息一声,战无双很快道:“大家都在神侯府等着吧,等时间到了,想办法离开星宇府邸,这一次,还不知道几人能活呢!”

    他有些唏嘘,有些自嘲。

    玄无极死了!

    摩多那现在也是仙族的大敌,虽然现在还没找到他,可找到了,仙族也没那么容易罢休。

    仙族乱了,魔族乱了,倒是人族和神族,这一次还算不错。

    可这局势,又能保持多久呢?

    天才?

    妖孽?

    战无双心中自嘲,有什么用!

    在这,屁用都没,一位位强者陨落,连带着他,都有些心灰意冷了。

    天榜之上,少了好几人了。

    道成没了,玄无极没了,咒魂没了……

    如今,天榜都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着柳文彦进入日月,之前的战绩也不行了,掉落了下去。

    如今,秦放、浮土灵这两位上了天榜,还有一位不是黄腾,而是石人族的石尊,居然也进入了天榜,黄腾兜兜转转的,居然又回到了地榜第一。

    榜单变化很大,以前,天榜可能几十年都没任何变动。

    除非晋级了!

    可现在,没有,都是死了,才会有人顺利入榜,浮土灵那家伙,一直黑漆漆的杀人,都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动静,就这么莫名上了天榜。

    战无双心中想着这些,再看看府邸中的那些神族,心中叹息,神族……神族除了自己,这一代就没几个出色的,这么下去,恐怕也要糟。

    仙族这边,都快被杀的断层了,倒是人族,反而不起眼地崛起了几位。

    苏宇则是瞥了一眼那边有些颓废的战无双,心中却是想着,这家伙欠自己的精血准备好了没?

    回头身份暴露了,就找他要去!

    没有,就把他的精血拿来抵数!

    ……

    而时间,也在苏宇修养中,一点点度过。

    中途,河图再次冲击了一次。

    而虚空中,那九叶天莲,开到了第六片花瓣了,还有三片,也许很久就会成熟了。

    蓝天那个疯子,并没有消停,这几日,到处在袭杀那些外出的,这下倒好,导致无敌之下,几乎没人敢出门了,一个个的,都龟缩在了府邸中。

    偌大的七层,外面几乎看不到人了。

    ……

    进入府邸第十天。

    苏宇身体微微一震,凌云二变,彻底蜕变完成了,这几日,他不慌不忙的,慢慢打磨自己,一边,也在用阳窍吸收自己的元气,消磨阳窍内的死气。

    他还真怕自己吸收的太多,把自己吸挂了。

    而且,把星月吸收的太狠,星月跑了怎么办?

    还没到关键时候了!

    “接近400万窍之力!”

    这一刻,苏宇默默感受着自己的实力,厉害,真的厉害!

    肉身,都接近初入日月八重的强者了。

    阳窍一开,在日月九重中,自己也算是巅峰级存在了!

    “大概千万……就达到了准无敌战力了!”

    苏宇心中感慨,太厉害了!

    现在,不开阳窍,他是日月八重,开了,日月九重巅峰,吞服准无敌精血,那就是准无敌……

    我这实力,越来越变态了。

    就是消耗也有些变态!

    他么的,人家合道的宝物,我拿来蜕变凌云!

    怕不怕?

    他余光瞥了一眼府邸中的这些神族,强者不少,准无敌一位,日月数十位……都干掉的话,自己文明志能再强大一些吗?

    都干掉的话,神族大概也没剩下几位了。

    “要不冒充蓝天,把他们都给杀了算了?”

    苏宇心中嘀咕一声,最强的那个准无敌,大概没想到内部会有人要杀他,突袭的话,也许可以顺利杀了他呢。

    “算了,九叶天莲为主!此刻,不宜再节外生枝!”

    苏宇压下了冲动,杀人有好处,但是好处没有九叶天莲大!

    他走到了庭院中,此刻,上空,那九叶天莲的叶子,第七片正在成型,最多五天,可能就要正式成熟了!

    轰!

    外界,再次传来轰鸣声,河图和呆呆又开始了!

    这几日,他们冲击的也频繁了起来,也许,死灵通道真要破开了。

    ……

    同一时间。

    人族据点。

    朱天方回来了,看着大屋中剩下的人族,人族这一次剩下的不少,到现在,还有接近300人。

    应该是各族中活下来最多的!

    可是,现在危机越来越强了,这么下去,撑不到一个月,死灵通道打开,无敌大战,到时候,就顾不上这些人了。

    他看了一圈,暗骂一声,多神文系的,一个不在!

    这要是都完蛋了……回去怎么交代?

    和苏宇都不好交代!

    朱天方头疼,没一个省心的,而此刻,身边,暗影出现,也看了一眼那些人族,开口道:“这些人不好办,一旦大战爆发,虽然这地方还算安全,可是,永恒真要强攻,这里挡不住!现在人族活下来的最多,已经被各族忌惮,得想办法把他们弄走。”

    朱天方沉声道:“不好弄,难道放入秘境?可秘境也不稳固,出去的时候,也会散开,不好出去。”

    暗影笑道:“没事,先带在秘境中,你带着!小心一点便是,别被人打爆了秘境,那就遭了。”

    “我带着?”

    朱天方迟疑了一下,开口道:“还是您带着吧,比我这安全……”

    “不行,我感觉……这几天有个老鬼盯上我了,你带着!”

    暗影说了一声,又道:“至于多神文系的几个家伙,柳文彦和洪谭他们我看到了,在恭王府,好像有些机缘,其他人……云尘带着他们好像消失了,这才是麻烦事,云尘应该没死,其他人,就难说了!”

    朱天方苦笑道:“这次以为没太大变故,哪知道会出这么多事,九叶天莲还没成熟,各族都死的差不多了!”

    原本觉得,九叶天莲开放,才是大难开始。

    结果倒好,还没开呢,死了一大半的人了!

    暗影也无奈道:“别提了,都没想到!还有,苏宇可能进来了,祸乱可能都是他搞起来的,河图他们带来的死灵大军,我看了,没那么多人,那死了这么多人,尸体都没了……你觉得去哪了?”

    “……”

    朱天方意外了一下,“您都没发现他?”

    “没发现,但是……大概率杀玄无极的就是他,算了,不管这小子,这小子比鬼还奸滑,你死了他都未必会死,提醒你一句,只是让你小心点,这小子身份暴露了,呵……大家都知道人族为啥死的这么少了,现在大概都有人怀疑苏宇来了!”

    暗影摇头道:“这家伙,太狠了,杀的太厉害了!摩多那杀人哪有那么凶,蓝天也不会无故地杀戮那些弱者,倒是这家伙生冷不忌,杀人跟吃饭一样简单!魔族、仙族可能都在怀疑他到了,你们几个小心点,关键时刻,放弃争夺,保命第一,别把命丢了,苏宇那家伙真现身了……避开点,那小子未必需要我们帮他,倒是我们自己,小心被他牵扯到了,死在了大乱中!”

    朱天方点头,沉声道:“您的意思是,仙族和魔族都可能猜到他来了,那会不会算计他一下?”

    “难说的事,反正我不知道他现在冒充谁了,仙魔也不确定,这才不动声色,没提及他!他来了的概率是七成,没来是三成,真发现了他,搞不好九叶天莲都不夺了,先杀了这个祸害再说!”

    暗影凝重道:“苏宇可不是代表他自己,身后三尊半皇,35位上古无敌,这是一股强悍的不比人族弱小的势力!能在这杀了他,大概神魔仙龙都愿意放弃九叶天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朱天方默默点头,明白的。

    比起九叶天莲……苏宇更重要!

    这一点,哪怕他,也能看的出来。

    一个是可能证道半皇的宝物,一个是背后已经有三尊半皇,35尊无敌的大势力霸主,在这杀苏宇,付出的代价太小,谁不乐意?

    比起杀苏宇,哪怕让人族多一位半皇,其实都不算什么。

    “那我们真的不管?”

    “没法管,都不知道他在哪!何况,我说了,一个老鬼盯着我,血火大概是发现我了,这家伙,和其他血火魔族不同,活到现在不死,可不是好相与的!”

    “那您小心!”

    “放心,他想对付我,也没那么简单,何况也未必会和我交手,他好像和魔皇斗一场呢!”

    说着,暗影笑道:“最危险的,还是天部那家伙,他对九叶天莲,才是志在必得!你以为他真的奈何不得河图?呵,我告诉你,现在那些家伙,其实都在等着,现在压制河图,只是不想他现在上来捣乱,九叶天莲一开……你看吧,河图必然上来,必然开启了死灵通道,这些家伙都等着呢,没人搅浑水,如何夺宝?”

    朱天方默默点头,其实大家都看出来了,包括面前的这位,包括血火、天部部长,其实都在等着,等九叶天莲战法,放任河图进入,等待河图当这个搅屎棍。

    河图以为没人能奈何他,实际上,都把他当刀玩呢。

    死灵玩计谋,还能玩得过一群大活人?

    河图偷偷震动归元刀,七层的无敌不敢说都知道,九成都心里有数,现在特意压制进度,就等绽放的时候,让河图上来当这傻子呢,最好能达成一些人的目标。

    朱天方心中其实也有数,轻声道:“不出意外,九叶天莲一开,河图和那个死灵君主上来,通道中还有不少,不知道谁倒霉,我看,搞不好有人就会砸了自己的脚,希望不是人族!”

    说着摇头叹道:“其他人还好,秦镇这家伙,傻乎乎的,一门心思地打河图,回头还得警告他一下,别打的太狠了,夏龙武、周破龙都奸滑似鬼,吼的厉害,没怎么出力,倒是秦镇……得小心点了,大概也就他真心想把死灵打下去了!”

    暗影笑道:“没事,他太弱,打的再厉害,河图也没当回事!就看谁砸到自己了,那些家伙,独行的,也都知道夺宝艰难,故意放水,我看他们最好悠着点,一个个的都是独行,被死灵盯上了,可没人会搭把手!”

    “也是。”

    两人商量着,都笑了,纷纷摇头。

    ……

    而这一刻,七层入口,秦镇气喘吁吁地,庆幸总算杀退了河图他们,他回到了原地,吐气道:“感觉天部部长没想象的那么强,其他人也是……”

    周破龙和夏龙武不吭声,秦镇自顾自地说着,过了一会,夏龙武平静道:“过几天,九叶天莲开放的时候,跟着我们,不要一个人乱走!”

    “嗯?”

    “听着就行!”

    夏龙武擦拭着自己的刀,头也不抬道:“你刚证道,死在这,大秦王大概会伤心,你还是跟着我们一起行动,离死灵远点。”

    “……”

    秦镇看了一眼他,再看看周破龙,半晌,无言道:“又搞什么?”

    总觉得老子这次又被算计了!

    上次就是,莫名其妙地就证道了!

    这次,又咋了?

    夏龙武懒得说什么,周破龙也一脸淡定,习惯就好,没必要多说,说多了,容易出纰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