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561章 我好委屈!(求订阅月票)
    云昊,神族山海九重境。

    小人物一个,苏宇随意冒充的。

    在这无敌当道,日月许多的七层,一个山海不是天才,那绝对不起眼……虽然这云昊在神族小有名气,可对苏宇而言,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物。

    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好处,没几个人会关注他们。

    哪怕一些凌云天才,也比他们出名。

    所以,这些人才会来捡尸,可惜没捡到,真正的天才和强者,那是不屑于来捡尸的。

    苏宇身边,还有个同伴,也是神族的,年纪挺大了,对方不是通过名额进来的,而是走特殊通道进来的,算是运气,和云昊同族,凑合到了一起。

    没捡到尸体,这老神族有些遗憾,一边和苏宇往外走,一边感慨道:“以前,捡过一回尸,捡的是古仙族和人厮杀后留下的,大赚了一笔,万族天才强者,人族最抠,什么玩意都带走了,仙族最大方,很多时候,一些低等宝物都懒得看……”

    人族最抠!

    好吧,这个没毛病,人族穷,一滴精血都是好的,能给你留下宝物才怪了!

    苏宇一脸的尖酸,“谁让咱们没天赋,没靠山呢!咱神族的天才,资源也不少,宝物也一大把,也没见谁多了用不掉,丢点给咱们!”

    那老神族四处看了看,轻声道:“行了,别抱怨了!你算还不错了,天眸神族,好歹给了你一个名额……”

    苏宇再次尖酸道:“那是他们怕死,也许早就知道这次危险无比,故意让我来送死的!”

    “云昊,这话可就不对了,我想求一个还没求来呢!”

    老神族感慨一声,年轻人啊,太浮躁。

    云昊虽然不算年轻了,可比起他,经历的太少。

    苏宇哼了一声!

    也没再说,是的,云昊就是这么尖酸。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看到了不少无敌,撇嘴道:“老郝,你信不信,这些无敌,在外等着,待会也不敢杀摩多那,就算杀,魔族也不答应!有靠山就是好,把仙族杀了个底朝天,屁事没有!”

    “你这张嘴,消停点吧!”

    老郝很无奈,云昊这张嘴,就闲不下来。

    无敌你也敢诽谤?

    真想死了?

    苏宇不再说什么,嘀咕道:“河图要杀上来,七层彼此互相厮杀,也不安生!人死的越来越多,这两天日月不断坠毁,我看日月都死了不少!这么下去,我们这些山海还能活?”

    “一个个的,根本没把我们的命放在心上!”

    苏宇吐槽了几句,“咱神族的神王大人们,也不说给点好处,害的我们白来了一趟,不得不冒险出来捡点宝物……”

    “行了!”

    老郝再次打断了他,差不多得了,再这么下去,他都不想和云昊一起了,太容易招惹麻烦了。

    苏宇嘟哝几句,这次没再说了。

    抬头看了看天,问道:“啥时候能解开封印?”

    “快了,这里和外面不一样,一天就可以解开!”

    “那也还需要一点时间……”

    苏宇忽然朝府邸深处看去,小声道:“老郝,去看看九叶天莲咋样?哪怕摸不到,闻闻味道也是好的,也许闻了能晋级呢!”

    “你做梦吧!”

    老郝笑道:“你都没办法靠近,现在那边上也许都有无敌存在……”

    “看看又没事!”

    苏宇不以为意道:“我们又拿不到,看看不行?你就说去不去吧,反正我感觉其他地方没什么好东西了,七层好像没什么宝物,早知道……算了,知道也没用,下面都很危险。”

    “七层宝物还是有的,但是太危险,你拿不到,恭王府的九叶天莲不算七层最强宝物,这当年只是恭王的赏花池,七层还有其他宝地,关键你去不了,去了回不来。”

    “哎!”

    苏宇叹气,老郝笑道:“行了,别叹气了,我陪你走一趟看看九叶天莲,其实没什么好看的,我们都没办法靠近!”

    说罢,两人一起朝深处走去。

    这一路上,也遇到了一些其他人,包括神族,不过看到云昊,不是皱眉,就是避开,云昊这家伙,有些尖酸,说话难听,还没分寸!

    也就老郝和他同族,加上云昊能进来,家族多少有些势力,家中有位准无敌老祖坐镇,这才拿到了名额,老郝也有溜须拍马的意思在里面。

    大人物,他搭不上,倒是云昊,可以勾搭一下。

    还是同族,也更好一点。

    这些,苏宇都不去在意,他现在就是云昊,自己把自己当云昊了,此刻的苏宇,他正在缓慢提升自己,凌云二变完成,需要一点时间去消化,去吸收。

    一旦彻底完成,那苏宇肉身战力突破380万窍之力,那就厉害了!

    当然,现在的苏宇,正在逆转元气中。

    此刻的他,没有吸收死气了,怕死气太浓郁,被人发现,现在阳窍全靠吸收他自己的元气,勉强够吸的,但是一旦战斗,恐怕就没办法维持了。

    这也是星月不来,苏宇不太想开阳窍的原因。

    现在星月来了,开了阳窍倒是没什么,但是也得小心吸收死气过多,被无敌感应出来,死气和元气差距还是有点大的。

    “夺取九叶天莲,修炼文明志,开神窍,夺神窍修炼之法,双双晋级山海巅峰……”

    这一刻,苏宇有自己的规划。

    杀人,其实不重要。

    但是,九叶天莲真的很重要,他很需要这东西,否则,靠自己,没有十年八年的,他能进山海?

    肯定没戏!

    唯独九叶天莲,才是他唯一的机会,这样的宝物,上古之后,大概也很难找了。

    一边想着,苏宇两人一边走着,很快,到了一个巨大的院落外。

    而门口……此刻却是有多位强者在盘坐修炼。

    只是门口而已!

    不是无敌,都是准无敌境的强者。

    神魔仙人龙各族有无敌的,几乎都有一位准无敌在看守坐镇。

    人族这边的那位,苏宇扫了一眼,居然还认识,程墨。

    程墨是准无敌?

    苏宇意外,不是吧,这位不是日月九重巅峰吗?

    还是说,刚踏入准无敌的?

    怎么让他来这镇守了?

    多危险啊!

    其他各族的,大概都是老早就进入准无敌境的强者吧。

    他也没细看,程墨可能踏入了准无敌,但是也难说,也许还是日月九重巅峰,人族这边,准无敌现在不多了,上次不少人突破了,也死了几位,还有几位突破失败重伤了。

    所以这一次,进来的准无敌,好像就云尘、蓝天这几位,关键是,蓝天你根本别指望,云尘的话,苏宇不知道他在哪,没看到他。

    算下来,程墨可能就是无敌之下最强者了,他来这,倒也说的过去。

    正想着,一尊神族准无敌睁眼,看到两人,皱眉道:“云昊,你们来作甚?”

    苏宇拱拱手,堆笑道:“大人,我们想看看九叶天莲的样子……”

    “胡闹!”

    那银色长发的准无敌,呵斥道:“离开此地,此地任何人不得进入!”

    显然,这些家伙都是在这把守的,不给其他人进来捣乱。

    苏宇讪讪,“那……那我们在院墙边上看一眼就行,大人……我们好不容易来一趟,一无所获,看一眼,也许有些收获。”

    那银发强者冷笑一声,“随你们!但是提醒你,除了这道院门,其他地方,都无法进入,一旦跃空而入,危险无比,自己衡量!”

    “多谢大人!”

    苏宇也不多说什么,云昊尖酸,那也是看人,哪敢真在准无敌面前尖酸。

    很快,和老郝一起,跑到了旁边一处院墙边,其实不止他,此地还有一些其他人,都半浮在空中,脑袋冒出院墙一点点,朝内部看去。

    神魔仙人都有,人族这边,也有几个家伙在,苏宇还看到了比较熟悉的人,秦昊。

    秦家这位老二!

    大概也是最惨老二,到现在还是日月八重,其他老二都强大的可怕,唯独他,惨兮兮,日月九重都没踏入。

    秦昊正带着几人在观察,感应到了有新人来,侧头扫了一眼,没太在意,继续朝内部看去。

    而苏宇,也避开了他们,走到了一旁几位神族所在的地方,和老郝腾空而起,没敢冒头太高,也隔着院墙,朝里面看去。

    第一眼,苏宇就看到了一朵巨大的莲花,在院落中一个水池中央绽放,此刻,已经开了4片叶子。

    莲花摇曳,带着丝丝光点,那是吸收精华。

    近距离一看,苏宇发现,和笑口莲真的太像了!

    几乎无法辨别!

    院落中,是一个巨大的池塘,而在池塘中央,莲花不远处,有个湖心亭一般的建筑,在这建筑中,啥也没有,不,有,有一柄长刀,悬浮在空!

    而刀下,好像有道若隐若现的门户!

    “死灵通道!”

    苏宇心中恍然,好近!

    死灵通道距离九叶天莲,居然这么近,不到千米的样子,对于强者而言,瞬间踏至!

    难怪,难怪都不敢让死灵出来。

    这出来了,不会直接被死灵毁灭了这玩意吧?

    当然,规则允许的情况下,这些死灵出来,如星月,那都是直接出现在杀人的地方,而不是从出口出来,出口出来,那是不允许的。

    但是,一旦没了这把刀,是否死灵就可以直接出来了?

    “宝物真多!”

    此刻,老郝忽然感慨道:“九叶天莲,神兵宝刀,这一池子水,恐怕都是宝物,否则蕴养不出九叶天莲!”

    苏宇却是腹诽,这水哪来的?

    这鬼地方……不是老周的通天窍所在吗?

    是的话,在他这有水……好吧,这应该是在内部,内部有水也正常,难道是肠道口?

    苏宇胡思乱想着!

    倒是个肥沃之地,九叶天莲大概率是外来移植栽种下来的天材地宝,恭王当观赏荷花用的,看样子上古时代,这些人王的确很强。

    这宝物,都当观赏宝物来看了。

    院落中,除了这一个池塘,没啥别的了,九叶天莲其实不止这一朵,但是整个池塘,唯独那一朵在绽放,苏宇看了一眼,每隔几千米,都有一朵。

    整个池塘,苏宇数了一下,总共9朵,只是这一朵,这一次会绽开。

    难怪之前就有消息泄露出去,仔细一看,整个池塘中,起码还有几朵,也会在未来绽放,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未来了。

    一群人都跟小孩子似的,一个个的探着脑袋朝里面看,门口那边,那些准无敌也懒得管。

    反正不走门口进不去!

    苏宇身边,老郝小声道:“等无敌采走了这宝物,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进去,能进去的话,也许也能弄点好处。”

    他话音一落,旁边,一位神族青年就嗤笑道:“别想了!这地方,哪怕九叶天莲被采摘了,也不允许任何人进去,这是长久的宝地,哪怕无敌采摘,也不会破坏根茎,根据记载,上一次采集到九叶天莲的强者应该是采集的第八朵……你们看那边,那一朵最小的,大概再过几百潮汐又能成熟了……这可是万界的宝地,哪会给我们进去破坏!”

    苏宇看了一眼,整个池子中,总共有9朵,其中一朵便是快成熟的那朵了。

    对方说的第八朵,就在要绽开的那朵附近,的确是最小的,几百个潮汐,那就是几千年后会成熟一次了。

    那上一次什么时候采摘的?

    总共9朵,现在第9朵都开了,前面八朵都开过了,岂不是最少有8个人拿到了九叶天莲?

    苏宇心中想着,不知道拿到的人,是挂了还是活着。

    活着的话,应该是知道如何采摘这玩意的。

    他没再看天莲,而是看向那个湖心亭,那亭子中,唯有一把刀,一把悬空的刀,好宝贝!

    哪怕没拿到手,哪怕看起来很平凡……苏宇也喊一声好宝贝。

    镇压通道的兵器,那肯定是神兵!

    神兵,都是好宝贝。

    苏宇宝贝多,再多,他也没有神兵,只是文明志算是神兵雏形,想晋级到神兵,也许这辈子都没希望,雏形是雏形,可不是真的神兵。

    真正的神兵,威能强大无比,比如猎天榜,都能覆盖诸天传递消息,收集气息,强大的可怕。

    苏宇全部家当加在一起,都未必能换来一柄神兵。

    这就是神兵的价值!

    如今的诸天万界,也没有神兵师了,没人可以锻造出神兵来,唯有想办法,锻造天兵,然后让天兵晋级,而这,不算是神兵师,哪怕晋级成功也不算,因为没办法直接打造出来。

    那些半皇,用的也只是巅峰天兵,可见神兵罕见。

    苏宇也不闲着,直接问道:“那把刀,真的是神兵吗?多少道金纹的?恭王都死了,这刀难道还能用?”

    一旁,一位神族日月呵斥道:“在这,少说这些!哪怕上古强者真的死了,也许也有残念留下,那刀是神兵,神兵有灵,你以为神兵和地兵一样?神兵也有灵智,明白吗?”

    说恭王,小心这刀忽然给你来一刀,你就完蛋了!

    苏宇瞬间闭嘴,好吧。

    神兵有灵……他自己就是铸兵师,大体上明白一点,还得看铸造手段。

    比如苏宇的文明志,一旦成为神兵,那每一页书页中的虚影巨兽,其实是具备一定的灵智的,这就是神兵有灵。

    比如老赵锻造的大锤子,若是晋级神兵,那他蕴养神文在内,老赵若是挂了,神文还在,那也有些灵性,神文若是也崩了,那就不具备了。

    还有一些铸兵师,喜欢用人铸法。

    比如胡琪,之前铸了一位日月,这样的话,对方的残念存在,也会具备一些灵性。

    不知道这兵器,是怎么铸的。

    若是人铸法,那最危险!

    人铸法,那代表是邪兵,主人死了,这兵器也许会失控。

    “应该不是人铸法,否则,不会守规矩,在这镇压通道,大概率是正统的铸造之法!”

    苏宇默默看着,眼中溢散出淡淡的光芒,朝内部看去。

    他想看看,有没有办法把死灵给放出来……至于放出来有多大麻烦,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鬼地方,人吃人。

    你不吃人,别人就吃你,若是知道他苏宇在这,苏宇怀疑,仙王们连摩多那都不管了,哪怕真的是摩多那杀了玄无极他们,他们也会第一时间联系魔王们来杀苏宇。

    因为,这是多位半皇的命令。

    “不太好办……但是不是完全没办法!”

    苏宇心中判断了一下,这种兵器,不是没办法掌控的。

    需要几点,第一,血脉。

    第二,功法。

    这兵器若是恭王的,那需要恭王后裔血脉,或者恭王当年修炼的功法,如此一来,有希望掌控这把刀。

    “河图,好像就是恭王血脉。”

    这是苏宇在仙族那边听来的消息,他也不知道真假。

    但是河图死了,人都死了,这血脉自然也就断了。

    “那只能靠功法了,死灵好像不行,死灵形态都变了,功法大概也不一样了,这么说,哪怕河图,大概也难以拿到这柄刀了!”

    正常事,否则,河图大概早就来拿了,他又不是没进来过。

    看完了刀,再看九叶天莲。

    苏宇一个个念头闪烁,就是没想到,该如何顺利拿到这东西,太难了!

    正想着,苏宇忽然听到别人的议论,顿时朝远处看去,就在池塘深处,或者说,都快到恭王府后门了,那边,空中有个旋涡。

    距离湖心亭大概万米,那是八层入口!

    耳边,有人在小声说着,“八层听说宝物更多,因为有无数强者府邸在那边,强大的可怕,都是皇,随便漏一点,就够咱们吃饱了!可惜,没办法上去!”

    “上去?想什么呢!听说八层是真的有上古强者在里面生存,还活着……只是听说,当年有人想上八层,强闯进去了,无敌强者,被人一拳头砸死了!”

    “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老祖宗说的,具体是不是,这个你问老祖宗去!”

    “……”

    八层!

    摩多那也想去八层,好像还想去上古魔皇的府邸,夺取什么宝物,疯了差不多。

    但是苏宇之前也听仙王说了,若是有职司,回去八层述职,好像是给进去的。

    但是……苏宇等级好像有点低。

    给进去,也未必能乱动。

    他是古城之主,而古城之主,严格来说,以前应该是将军一级,天灭这些人,一开始其实都是城主,后来死气太浓郁了,没办法了,才石化了去镇守,开始挑城主来分担压力。

    苏宇有鸿蒙古城的城主令,真要算下来,按照上古规则,也许还算是封号将军一级的,比侯低一些,但是比一般的家伙要高等多了。

    “八层入口这么近吗?”

    苏宇心中想着,那躲入八层?

    夺取了九叶天莲,就往八层跑?

    “关键是,其他人也未必不可以去的,比如天部部长,监天侯是侯,天部部长也许是能被册封一个封号将军的!不止如此,上古的老古董,就没其他侯和封号将军活着?”

    苏宇头疼,越想越麻烦。

    你就算能夺宝,但是有一点,你未必能跑掉,一大堆无敌盯着你,你跑个屁啊!

    八层……死灵界!

    真拿到了宝物,好像只有这两条路才是后路。

    跑到了八层的话,你也未必能跑出去。

    出了星宇府邸,你怎么回城?

    外面,无数无敌在盯着你。

    就这么短短一截距离,够自己喝一壶的了。

    “不夺宝,低调点,那还好,没啥大事!夺宝成功了,那就无法低调了,身份必然暴露,那时候想出去就难了!”

    “也许只能走死灵通道,跨越死灵界,然后再回古城了,星月能来,那我就能回去!”

    苏宇心中想着,再一想……太他么危险了。

    真到了死灵界,星月搞不好都要想办法干掉自己,在这还得守规矩,进去了,那可就不用了。

    苏宇在想着退路,哪怕没夺宝成功,也得给自己找个退路。

    “或者在传送回去的时候,坑杀那些家伙,但是出去的人少,我身份还得暴露……”

    麻烦啊!

    他这边还在思考着,远处,忽然再次传来剧烈的轰鸣声!

    这轰鸣声巨大无比!

    下一刻,河图的笑声再次传来,“继续啊,本座今日非要上来!”

    轰隆隆!

    巨大的响声传来,兵器在飞舞,拳脚凌空。

    而此刻,苏宇忽然眼神微动,他看向后院中的那把刀,此刻,那刀,居然微微颤动了一下,而随着这颤动,那湖心亭中,好像有淡淡的死气溢散了出来。

    此刻不止他,那些守门的准无敌,纷纷眼中神光爆发,朝那边看去,下一刻,一尊仙族准无敌喝道:“小心,通知诸位无敌,河图有别的心思,这镇守神兵,好像在波动!”

    很快,一尊准无敌,声音宏大,传遍四方,“诸位大人,河图在震荡镇守神兵,有意开启死灵通道,诸位大人小心!”

    此话一出,河图顿时骂道:“狗眼还真尖,这地方,是本座的老巢,你们霸占了本座的地盘,想阻拦本座回家,等着瞧!”

    话落,震荡声再次消失,很快,那边消停了。

    一瞬间,几位无敌飞来,没能入城,而是站在虚空中朝湖心亭看去,有无敌皱眉,声音传了下来,“盯紧这里,河图有意震荡神兵,偏移通道,再有任何异动,马上通知我们!还有……恭王府内,不允许再有日月九重以上的厮杀,否则……哼!”

    这里,引出了无敌死灵,便会导致封府,他们这些无敌也很不爽。

    所以此刻,也下了限制,不允许准无敌再在这征战。

    这无敌说完就要走,不过很快,一尊仙王冷冷道:“先不说这些,封禁一开,魔族这边,是主动交出摩多那,还是我们亲自去接他?”

    那来的无敌,正是魔族的魔王。

    听到月蚀仙王的话,凝眉道:“诸位非要这时候添乱吗?仙魔真的开战,少了十多位无敌,谁来阻拦河图他们?至于摩多那击杀玄无极他们的事,等出去了再说!现在,仙族要给其他种族捡便宜吗?”

    月蚀仙王冷漠道:“这么说,魔族不愿交出摩多那了?”

    那魔王也冷冷道:“仙族是不是觉得,诸天万族,都得听你们的?是不是觉得,如今的魔族,便惧了你仙族?我说了出去再说,仙族要强动摩多那吗?”

    月蚀仙王冷厉道:“若是如此,那就休怪我们也坏了规矩,反正玄无极他们都死了,吾等五位仙王,屠杀你们魔族小崽子还是可以做到的!”

    “你试试看!”

    那魔王争锋相对,而月蚀仙王,冷笑一声,却是不多说什么。

    那就试试看!

    这一代的天才被杀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仙族数量是不少,可是,真惹急了仙族,那就都坏了规矩,杀便是了!

    无敌不好杀,无敌之下还不好杀?

    他这一冷笑,魔王也是心中暗骂,这事的确不好办。

    摩多那这混蛋,也是够狠。

    你把阳弧杀了都没事,你把这些天才都给杀了,这下好了,仙族无所顾忌了!

    反正他们的天才死了!

    既然如此,他们也乱杀好了,大不了无敌开战,无敌不容易死,无敌之下……死光了仙族都不心疼了!

    我不好过,你们都别想好过!

    魔王眼神变幻,很快冷喝道:“仙族别给我发疯!别忘了,人族,神族,龙族……都有大量天才进入,你仙族运气不好,死光了,就要拿各族开刀吗?”

    他得搅浑水再说!

    仙族没几个天才了,无所顾忌了,可大家都有。

    此话,虽然大家都知道是祸水东引,可这一刻,远处,还是有淡漠声传来:“仙魔之争,有些事,还是要守一些规矩的,不然,你杀我家小辈,我杀你家小辈,那就乱了套了!这么乱杀,诸天万族,早就灭亡了!万界不灭,万族昌盛,便是还有一些规矩在!月蚀仙王,永恒之下,杀摩多那,杀了他,那是他实力不济……永恒还是不要参与了,免得被人笑话!”

    那是一尊神族的神王,很快,龙族那边,也有龙王淡漠道:“仙族这边,还有不少后辈在,几位仙王何必大动干戈。”

    人族这边没吭声,随便你们打去,别牵扯我人族就行。

    这次很爽!

    人族还没等到机会被人针对,仙魔居然先斗了起来,这就很痛快了!

    大家都不愿意仙族撕破脸,这也是明摆着的。

    月蚀仙王脸色冰寒,冷冷道:“那便走着瞧!诸天万族,还没有哪一族,杀我仙族这么多人,不受惩罚的,别说区区一个摩多那,哪怕魔皇,杀了玄无极他们,也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大家都在抗拒他们胡乱杀戮,月蚀仙王也知道,此刻不要再说那话,免得引起大家的反感,联手针对他们。

    可是,这个仇,不能不报!

    而就在此刻,一道淡漠声传来,“摩多那不是胡乱杀戮之人,也许有些误会!也许是被人胁迫了,也许有其他原因,甚至被人取代了都有可能……我看,还是查查人族蓝天在哪!至于之前的魔皇之力,隔着封禁,谁又能判别真假?蓝天和魔族打了多年交道,还有魔道分身……他取代了摩多那,伪装摩多那,都是有可能的!”

    此话一出,人族那边,夏龙武声音冷冷传出,“隆跃,少把脏水往我人族头上泼!你族摩多那自己都承认了,怎么,还要指鹿为马?”

    那魔族强者,却是声音淡漠,“只是提出一个可能罢了!甚至刚刚出现的就是摩多那,但是,记忆被蓝天篡改了,也不是不可能!否则,摩多那哪有本事杀了那么多强者!战奎再强,杀了阳弧之后也废了……何况,我曾感应到了,第一道陨落异象,好像便是战奎的,而不是阳弧的……这说明什么?说明战奎先死,我就算他重伤了阳弧,摩多那真的能轻易击杀那些人?我看他伤势都不重,怎么可能!哪怕吞噬魔皇精血,他也没那么强大,蓝天,我看他可以做到!”

    此话一出,哪怕仙族,也有些动摇了。

    不是毫无道理的推测!

    而那魔王,再次道:“蓝天若是此刻在恭王府内,他就有这个嫌疑,除非,他出现在恭王府之外,那我就……”

    “你找我?”

    就在这一刻,远处虚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抚摸着胡须走出,笑呵呵道:“你是在找我吗?”

    那魔王微微一怔,很快淡漠道:“蓝天,没必要如此,解释便是掩饰,你分身无数,谁又知,谁才是你的真身,看来你心虚了,否则,何必如此着急现身。”

    这一刻,恭王府中,苏宇都惊叹!

    我去,厉害啊!

    这强词夺理的手段,没谁了。

    蓝天不出来,那就是有嫌疑,蓝天出来了,那就是掩饰,反正,魔族是打定了主意,脏水泼给蓝天了!

    人是蓝天杀的,哪怕不是,也是蓝天控制了摩多那,反正,就是蓝天!

    至于摩多那,那是无辜的。

    不得不说,苏宇都有些羡慕了。

    这很爽啊!

    一群魔王,都在为了摩多那睁眼说瞎话,栽赃给蓝天……也就他和蓝天不错,不然苏宇都得说一声,真爽,他要是摩多那,大概都得感激。

    魔族,还是给力!

    当然,不爽的是蓝天和人族,可这和魔族有啥关系?

    他们会在意蓝天爽不爽?

    果然,远处,几道气机爆发,是人族强者的气机,秦镇更是怒喝道:“好厚的脸皮,你魔族摩多那亲自承认,也能栽赃过来!”

    那魔王淡漠道:“人族这一次,没死几个人,倒是我们各族,损失惨重!是非曲直,大家心里有数,是不是人族的计谋,大家也该清楚!摩多那是我族极其重要的人物,杀玄无极,栽赃摩多那……好算计!仙族诸位道兄,可别上了当,真要仙魔开战,不知道便宜了谁呢!”

    就在这时候,玄赫王声音传来:“月蚀,暂时不要冲动!隆跃道兄说的不无道理,是非曲直,不行的话,出去再细查!谁杀了我们的人,不会不报,迟早的事!”

    月蚀仙王冷哼一声,眼神闪烁。

    而远处,蓝天也是有些抑郁道:“这……何其的无辜,我太冤枉了!”

    他一脸的无奈,“岂能如此,岂能如此污人清白!我蓝天,下手没这么黑啊,要说下手这么黑的,苏宇那小子还差不多,你们怎么不干脆污蔑给苏宇好了?就说他来了,藏在人群中,是他干的好事,偏偏污蔑我作甚?”

    “……”

    苏宇刚刚还同情这位,现在,一点不同情了。

    去你的!

    泼脏水给你,也是活该,你这老家伙,居然还把脏水给我泼来了,跟我有啥关系?

    我都没进星宇府邸!

    是的,我都没进来,我不是还在古城中吗?

    苏宇心中嘀咕,蓝天这变态,真惨……魔族真不是东西,这锅都能丢出去,太惨了。

    他正想着,蓝天委屈道:“你们冤枉我,为什么要这样?我太无辜了,真不是我……”

    他委屈巴巴的,姿态却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下一刻,他手中忽然出现一道人影,一脸委屈道:“你们居然冤枉我,亏我还想放了这位仁兄,我不放了……”

    嘎吱一声!

    轰!

    一道接近满日的大日坠毁,那是一尊准无敌,到死,都没说出一句话来,被蓝天活活捏死!

    蓝天一脸委屈,在一尊神王瞬间出现的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委屈声依旧传荡虚空:“我好委屈啊,真不是我,我太委屈了……我委屈的好想发火,你们不是人,你们冤枉我……你们冤枉我啊……”

    无数道声音,在整个七层传荡,这一刻,哪怕一些无敌都变了脸色。

    四面八方,一个个蓝天出现,一个个都在喊冤。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那些蓝天,都只有一个表情,委屈。

    “你们为何要冤枉我?”

    “我好委屈啊!”

    “……”

    疯子!

    这一刻,那尊神王忍不住大骂道:“那也和我神族无关!”

    艹!

    魔族干的事,你杀我神族强者做什么?

    该死的混蛋!

    这疯子,实力好像更强悍了,一尊准无敌什么时候被他擒拿的,他们完全没感应到。

    “我不管,我委屈啊……我好委屈……”

    蓝天声音依旧传荡,这神王迅速破空斩杀了数道身影,却是没有任何效果,蓝天的声音还在传荡:“我太委屈了,我要发火了……我给魔族一个机会,给我道歉,不然……我就发火了!”

    这一刻,几尊魔王都变了脸色。

    这疯子,这么难缠吗?

    才日月九重而已,准无敌都不是,因为他没三世身,只有他说的那乱七八糟的万道身。

    “人族要挑衅万族?”

    有魔王冷喝,“噗!”

    一道刀光直接亮起,夏龙武怒道:“真当我人族好欺?蓝天和万天圣已经叛出人族,还要如何?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杀去!”

    而此刻,蓝天幽怨声再起:“没啊,我没叛变,我和天圣要再建人族,我没叛变,我好委屈啊……”

    “……”

    神经病!

    夏龙武都无奈了,算了,不理会他。

    这疯子,说实话,他都觉得难缠,听他喊冤,他都有些不寒而栗。

    而避开刀光的那魔王,想了想,也没再节外生枝。

    管他呢!

    黑锅丢给蓝天就行,也没必要非要和人族纠缠。

    ……

    “起鸡皮疙瘩!”

    这一刻,苏宇附近,数位强者都低声说着,被蓝天弄的。

    这家伙不是无敌,可一位位强者,都有些惧怕。

    杀准无敌跟杀小鸡似的,这家伙真的是日月九重?

    而神族这边,一个个脸色都有些难看,郁闷无比,魔仙对峙,栽赃你蓝天,你杀我神族强者做什么?

    果然,神经病无法理喻。

    苏宇附近,一尊神族强者,传音神族众人道:“小心点,都避开这个疯子,这个疯子彻底疯了,杀谁都不稀奇!可惜我神族强者了……”

    说不出的无奈,神王到处追杀都没找到他本尊,鬼知道这家伙到底在哪。

    而蓝天那幽怨声,依旧在传荡。

    苏宇甚至觉得,有些惊悚……这他么跟老周的怨念,都快集合到一起了,蓝天,你可别闹了,别把老周唤醒了!

    是的,蓝天按理说没办法联系到老周的,可是苏宇有点感受,老周……好像有些波动了。

    难道说,老周也是变态?

    我去!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