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521章 收尸人(求订阅)
    城主府中。

    苏宇有些恍惚,看着小毛球,一直发呆中。

    小毛球也看着他,有些瑟瑟发抖,香香的好像生病了,真奇怪。

    小毛球想回去睡觉,舔舔神文啥的,可看苏宇一副呆滞的样子,又怕他发疯了,只好继续和他大眼瞪小眼好了。

    “过去……融入……”

    苏宇呢喃一声,融入万族,体会他们的过去,不是单纯的改变形态,改变形态,他现在就行,他伪装过不少次。

    而这一次,截然不同。

    那不是形态上的伪装,而是一种从生理到心理上的融入,刚刚那一刻,他仿佛真的成了小毛球。

    “文明!”

    苏宇再次呢喃,这就是文明的作用?

    感悟文明,以身融入地去感悟。

    万族志……

    此刻,苏宇好像彻底明悟了什么,万族志!

    当他产生锻造万族志的时候,这才诞生了这样的神文,以身融入……

    此刻,苏宇明悟了!

    “万族志,集万族,融万族,解析万族文明……方为真正的文明师,文明的记录者!”

    对,他忽然有了一个定义和名称,文明的记录者。

    每一个时代,都该有一位文明的记录者。

    文明在消逝!

    种族在灭绝!

    诸天大战,一个个种族被灭绝,一个个种族消逝在历史长河之中,有些,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有些小族,早已不为人知。

    探索文明,探索未知,寻找文明,解析文明。

    这一刻,苏宇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要做的不是文明师,而是文明的记录者。”

    “金色图册……也许也是万族志……可能是上一个时代的文明记录者!”

    苏宇心中呢喃,是这样吗?

    这一刻,他忽然有了这样的心思,这样的念头,金色图册未必就是神文,当然,这个现在不好说,但是他觉得,制作这图册的人,可能和自己一样,他在记载文明。

    那些消逝的种族,消失的功法,都有记载。

    只是苏宇可能没遇到,没开启。

    金色图册,绝对还有许多页面,是苏宇没有开启的。

    “只是,为何会选择我当这传人?”

    苏宇不解,这一刻,他有些感悟,自己可能是文明记录者的传承,图册,并非简单的让苏宇学会功法,而是在传承一个职业。

    被苏宇命名为文明记录者的职业。

    “上古,有这样的职业吗?”

    苏宇想着,迅速起身,朝后殿走去。

    ……

    后殿。

    星宏也刚安定下来,才闭眼,苏宇就来了。

    一脚将门口的刘洪踢飞,刘洪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苏宇,你过分了!”

    我就在门口站一会,你就踢我!

    轰!

    大门关闭,苏宇压根没理睬他,刘洪这家伙,最近经常往后殿跑,得让星月多盯着点。

    他关上门,微微躬身,迟疑道:“大人,我想问个问题,希望大人能为我解惑!”

    “说。”

    苏宇思考了一下,开口道:“大人,在上古时代,是否有这样一种人,他们记录万族的文明,记录他们的气息,功法,种族,文明,习惯,天赋技……”

    “嗯?”

    星宏陡然睁眼看向苏宇,苏宇也看着星宏。

    星宏石化的眉头忽然皱起,许久,开口道:“记录这些的人很多,你所谓的记录,是什么样的?”

    苏宇解释道:“深入的记录!甚至剖析他们的功法,转换成自己所能修炼的那种。”

    星宏沉默了一会,许久,开口道:“我不知道,也许……有吧。”

    苏宇意外,你不知道?

    星宏刚想说什么,下方,忽然有人道:“你是说,时光师?”

    “……”

    苏宇这次愣住了,急忙道:“星月大人知道?”

    “不知道。”

    星月随口回了一句,很久道:“但是,好像听说过,不过记不清了。”

    星宏插话道:“她记忆不完整,可能的确不记得了,不过,时光师……星月,你确定上古有这样的文明师?”

    这一听,就是文明师类别的。

    上古有吗?

    星宏不是太确定,他知道的不多,此刻,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上古时代,百花齐放,万道争鸣!什么样的文明师都有,你说的我不是太清楚。”

    星月则是道:“本座也不是太了解,只是刚刚听到你的话,下意识地想到了这个词,时光师或者时空旅者……我生前,也许有人和我提过。”

    苏宇微微点头,此刻,不再纠结,而是好奇道:“星月大人,生前难道也是上古一方大人物?”

    能成无敌,生前可能就是无敌。

    肯定不算弱,在上古,应该也是有名有姓之辈。

    星月却是懒得回话,不理睬。

    苏宇笑道:“星月大人不必对我这么敌视,说句实话,我几次保护大人不受伤害。就在今日,人族这边,和我说,可以帮我斩杀大人,我都没答应!大人,我对您,可是忠心可表日月!”

    星月愤怒道:“你来杀我试试!”

    我堂堂君主,这么好杀的吗?

    欺人太甚!

    苏宇急忙笑道:“大人误会了,我可没这意思,我保护大人都来不及,我只是想说,我和大人是一体的,大人和我那是利益相关,一家人,所以大人对我不用一直是敌视状态,大人,您说是吧?”

    星月冷哼一声!

    过了一会,才冷冷道:“苏宇,我不怕你!我就不信,你真的可以把我吸空,本座迟早将你转换成死灵!哪怕本座不能,你迟早也会死,你得罪的强者太多!”

    苏宇笑呵呵道:“大人说的是,死就死,我也不是太担心,我死了,也给大人当下属,好好辅助大人一统死灵界,大人,您不知道,我连生死果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恢复记忆,和您一起闯荡死灵界呢!”

    “生死果?”

    星月愣了一下,许久,不知是无奈,还是崩溃,或者抓狂,怒道:“谁给你的生死果?我讨厌你死了还记住这一切!”

    死了都还有一些记忆,那样的苏宇,一定很讨厌!

    很烦人!

    星月怒了,愤怒之下,瞬间没了声音,她不想和苏宇再说什么了。

    每一次和苏宇对话,她都会很生气,很愤怒。

    星月消失了,星宏有些失笑,“你有生死果的事,告诉她做什么。”

    苏宇笑道:“这样,她就不会期待我死了,免得她给我捣乱。我就算死,这位君主大人,也得承受我给她带来的麻烦……”

    当然,那时候星月可以对付苏宇了,可是,好不容易转换来的死灵,她舍得就这么放弃吗?

    和星月提一下,也是免得她关键时刻坑自己一次,那就麻烦了。

    苏宇毕竟被她转换了,星月并非完全无法制约苏宇的。

    没再和星宏多说,苏宇走出了后殿,心中默默记住了星月说的那个词,时光师,或者时空旅者?

    不,若是这样,苏宇更喜欢称之为文明记录者。

    更有文艺范!

    上古,真的存在这样的职业吗?

    星宏都不知道,要不星宏等级低了,要不对方只是小人物,可金色图册,若是真的如自己猜测的那样,苏宇觉得,可能是星宏等级低了。

    毕竟,上古时代,星宏这些人,也许实力不弱,但是地位恐怕不是最顶级的那种。

    ……

    走出了后殿,刘洪看到他,骂骂咧咧地避开了一些。

    苏宇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忽然,扭头看了他一眼道:“刘老师,希望你能安分一些!最近看你一直在后殿徘徊,甚至开始勾搭星月,难不成还准备去死灵界发展?”

    苏宇幽幽道:“老师,你去死灵界,我不拦着,别给我找麻烦,帮我完成我要你做的事,一切好说,坏了我的事,老师,你信不信,你哪怕在死灵界,我迟早会去找你,宰了你!”

    刘洪一脸干笑:“怎么会,我一个大活人,去死灵界干嘛,苏宇,你误会了。”

    “希望吧!”

    苏宇平静道:“生灵也好,死灵也好,对我而言,只要有智慧,都一样。无外乎是外在形态不同,力量不同,我不在意这些,希望老师能安分一些,起码,等我出了星宇府邸再说!”

    “当然,一定的,星宏大人就在这,我哪敢惹事!”

    苏宇淡漠道:“是吗?若是万族来犯,星宏大人出去了,大战一场归来,也许,老师你就消失了!这些,我不在乎,但是,等我出来再说!老师若是觉得能跑掉,那就试试看!”

    苏宇嗤笑一声,“老师的手段,我觉得,我学到的应该不少。不过老师放心,我会给老师做一些限制的。”

    刘洪讪笑。

    苏宇也不理会,迈步走人。

    等他走了,刘洪笑容消失,无奈,这家伙,才20岁,怎么感觉越来越邪门了,有点看破红尘的感觉,这是要逆天?

    ……

    对刘洪,苏宇没多管。

    只要不坏了自己的事,他不管刘洪有何算计。

    星宏会盯着他,王老、白家老爷子都会盯着他。

    这么多人盯着,还被他搞了破坏,那算他厉害。

    此刻的苏宇,准备趁着这一个月时间,正式为自己打造一件兵器,万族志。

    他锻造手段,已经达到了地阶。

    不过,想锻造出强大的兵器,还是差的多。

    锻造兵器,苏宇认识不少强大的铸兵师,不过要说最信任的,自然还是赵立,许久没看到赵立了,上次大战,赵立都没参与。

    应该是被夏家藏起来了。

    地阶铸兵师,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地阶,夏家舍不得让这样的文明师参战,太奢侈了,也太浪费了。

    赵立能打造天兵雏形,虽然不是天兵。

    可只要时间足够,赵立迟早能晋级天兵师。

    “我需要老师的帮忙……”

    苏宇呢喃一声,指望自己一人,锻造出来的,也许只是一柄地兵,那太垃圾了,苏宇需要的,起码是天兵级别。

    最好还是胚子那种!

    后续,可以继续提升的。

    当初他第一柄文兵,就是胚子,并未深入锻造,不过苏宇实力晋级太快,那样的胚子,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

    如今的苏宇,实力比当日强大的多。

    而且……苏宇在思考一个问题。

    肉身72铸!

    锻造,也许可以让自己更快地晋级,一旦晋级,完成72铸,苏宇可能会踏入凌云,毕竟他已经完成了144窍的蜕变。

    如此一来,铸造过程中突破的话,若是和当初晋级腾空一样有异象,可能会帮助他的铸造,让铸造的兵器更强大。

    兵器这东西,还是自己铸造好。

    尤其是万族志,更需要自己亲自操刀。

    想着这些,苏宇忽然对外传音道:“王老,联系一下柳城那边,让柳城那边,帮我联系一下人境,我希望赵立老师能来古城一趟!”

    说着,苏宇很快道:“赵老师到了诸天战场,我会让镇守大人去接,让老师不要独自过来,免得出现麻烦!”

    赵立是有希望晋级天兵师的,也是万族要杀的目标之一。

    天兵师,是可以为无敌锻造兵器的。

    关键在于,天兵师锻造的天兵,是可以当成承载物来用的。

    化腐朽为神奇!

    一些单独的材料,未必可以当成承载物来用,可一旦锻造成了兵器,那就可以,因为兵器足够强大了。

    比如这一次,苏宇出售名额,换了不少材料,足够锻造两三件天兵,可这些材料,绝对换不到一件承载物,那是不可能的。

    然而,一旦锻造成了天兵,就可能当成两件承载物来用。

    人族这边,天铸王的存在,其实就为人族提供了不少天兵,当成承载物来使用,不过哪怕锻造天兵需要的材料,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收集齐全的。

    苏宇想好了,借着锻造之机,让肉身晋级,正式跨入凌云阶段。

    完成肉身72铸!

    ……

    人境。

    大夏文明学府。

    如今,赵立是文明学府第二副府长,三大学府合一,文明学府勉强恢复到了之前的实力。

    赵立实力不算强,哪怕之前跨入了山海,进步飞快,多年的压制,这次一次爆发,也只是让他跨入了山海四重,他没继续晋级,而是开始继续压制。

    扩神锤,对压制虚浮的意志力,还是有极大的作用的。

    赵立最近隐约有掉到山海三重的感觉。

    不过,掉级对他而言,没太大影响,反而是好事,他也不在乎级别,哪怕他掉到了山海三重,不代表他实力就弱,反而会更强一些。

    而他的那件锤子,神文和锤子合一,锤子最近也在强化中,锤子强大,他就强大,因为他的主神文就在其中。

    此刻,赵立还有些嫌弃锤子进步太快,导致他进步也快,意志力很虚浮。

    虚浮的意志力,对于铸兵师而言,掌控度太低,不适合铸兵师锻造。

    铸兵师需要对自己的一丝丝意志力,都有极强的掌控力才行。

    三大学府合一,铸兵系也强大了许多。

    加上赵立上次铸兵,动静很大,无敌都来了,又晋级地兵师,地位崇高,他当了副府长,也没几个人觉得不妥,此刻,不少人都跟着他学习。

    包括一些老家伙,也经常来取经。

    而赵立的坏脾气,那是出了名的。

    铸兵室中。

    赵立看着一群人铸兵,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愚蠢,太愚蠢了!就你们还铸兵师!铸造的兵器,当玩具玩吗?我教了多少次了,不能用这个方法,还用,我说了没用是吗?”

    一旁,一位老人叹道:“老赵,不是你说了没用,是他们很难做到那一步,掌控力不强,容易打毁了兵器。”

    “毁了也比现在强!”

    赵立怒道:“一群混日子的,根本就没有追求精品的理想!就想着多锻造几道金纹出来,压根就没考虑过,你锻造的兵器等级再高,也是给人用的,用的不趁手,那还不如用低等兵器!用拳头都比这个强!”

    有正在锻造的学员,忍不住小声道:“府长,我们很努力了,可是……学的时间太短了,我们……”

    “短?”

    “还短吗?”

    赵立吐槽道:“都半年了,还短!苏宇那家伙,我就教了几次,看一遍就学会了,你们倒好,人家都是地兵师了,你们黄兵都铸不出来!”

    “……”

    一群人无言,您老人家够了啊,一次次的,老是拿那个家伙来对比,不嫌弃才怪了。

    那家伙是妖孽!

    我们不是!

    苏宇迅速晋级准地兵师,虽然还没正式锻造地兵,可大家都觉得,他现在肯定能做到了。

    那是20岁的地兵师,有啥可比的。

    赵立也是无奈,也是,没法比。

    可见识了天才的锻造手段,再看这些庸才,他好烦,一件事,教了几十遍,还是不会,还是无法掌控,他好气!

    好多年都不带学员了,现在带学员,他发现自己脾气大了。

    以前,他还能慢慢教。

    现在,真的没耐心,主要是这些家伙太气人了,每次锻造兵器,都漏洞无数,让他心累的厉害,我真想撂挑子不干了!

    他正想着,铸造室大门被推开,赵立刚想发怒,纪鸿就轻笑道:“老赵,又发脾气呢!”

    “没有!”

    赵立随意拱拱手,憋闷道:“署长来了,有事?”

    “有点小事,苏宇……”

    “嗯?苏宇怎么了?”

    “你看你,一大把年纪了,还耐不住性子。”

    纪鸿笑了一声,朝外走去,老赵也急忙跟上,等出了铸造室,纪鸿才道:“纪鸿托人来讯,让你去星宏古城一趟,他好像想打造自己的文兵,又担心自己铸兵实力不够,想让你去帮忙。”

    “铸兵?”

    赵立愣了一下道:“他现在铸兵……他强在肉身,铸兵,铸的也是武兵!以这小子的实力,虽然最近我没在意,可他打造一般的地兵应该是可以的!难道想铸地兵中等甚至高等武兵?”

    “这个就不清楚了,老赵,你要去吗?”

    “当然!”

    赵立笑呵呵道:“许久没看到那小子了,我去看看!这家伙,现在一点不像文明师,也不像铸兵师,我听说他打架都是用拳头了,莽夫!”

    纪鸿失笑,人家肉身强大,堪比日月,当然用拳头更好。

    赵立迫不及待道:“那我现在就去!这小子总算想着正儿八经地给自己打造一柄兵器了,难得!亏他还记得,他是个铸兵师!”

    抱歉,人家真不一定记得。

    只是刚好要锻造兵器了而已!

    何况,万族有人在意苏宇是铸兵师的事吗?

    压根没人在意好吧!

    很快,老赵出发了,还是和苏宇锻造兵器舒服,在学府,天天带这些小白,他都快疯了,去苏宇那,好歹也要铸一柄地兵吧!

    那家伙,大概率要铸造不错的地兵,不然不会特意让人来喊自己,刚好,自己也考核一下那小子的铸兵手段,可别忘了,苏宇这家伙,正式职业是铸兵师,登记在册的。

    多神文系的神文师,那都没认证过的。

    ……

    时间,一天天过去。

    星宇府邸还有20多天,就要正式去报道了,起码得先进入内围,所以这几日,古城中,人越来越多了。

    古城之外,一条条船舶,在停靠。

    没办法,大陆没了。

    九界几次想再造大陆,填海重建九星岛,结果……不提也罢,如今九界彻底放弃了,算了,大家想出来休息,还是停靠在船上吧。

    船舶,也很大。

    巨大无比!

    都是宝船!

    九界这次没造陆了,倒是造了不少宝船,连成一片,其实和大陆也差不多,为来往的强者和天才提供一个栖息之地,古城毕竟不能久留。

    七天内不出来,都有生命危险。

    星宏古城,也成了一座水上城市。

    九界环绕,船舶环绕一圈,倒是为星宏古城增添了一些颜色。

    星宏古城,也是最为靠近星宇府邸的停留地了。

    再往前,就是各族的封锁之地了,现在还不许出入,最近星宇府邸震动,不时有宝物流出,都被那些封锁的家伙夺走了,引得那边也是小战不断,大浪时常拍击此地。

    古城内外,此刻都是人满为患。

    之前大家不敢来,后来发现,苏宇好久没封城了,对大家进入古城,也不是太在意,只是会收取一些元气液,这下子不少人便放心了,纷纷朝这边赶。

    就在一群人讨论星宇府邸的时候,虚空忽然震动了一下,一尊石雕浮现,下方,所有人纷纷敛息,最近,这石雕出入的有些频繁。

    这样的上古无敌,无数年都没怎么出城,现在倒好,隔三差五地就出去一趟,弄的万族都不得不一直盯着,生怕这些石雕如何。

    而这次,石雕不是一人出现的。

    身边,还跟着一位老人。

    赵立朝下方看了看,有些唏嘘,他好些年没来星辰海了。

    年轻的时候,中年的时候,还来过几次。

    后来,铸兵失败,他就来的少了。

    铸兵失败的那些年,他一直在思考,在反思,加上铸兵太过繁忙,他已经很少跨入诸天战场。

    他来的少,有人不认识他。

    不过,还是有一些老辈强者记得他,看到赵立,有人意外道:“赵立!”

    “他怎么来了?”

    “赵立是谁?”

    人群,微微有些沸腾,石雕亲自带回来的,难道是人族的大人物?

    “赵立不知道,知道他父亲赵三锤吧?大夏文明学府的四代府长!大夏文明学府……一代代府长,就没一个简单的!”

    有人感慨一声。

    到万天圣,是第六代府长,万天圣是六代,而六代,恐怕也是争议极大的一代,五代也是。

    现在,大夏文明学府没有七代府长了。

    纪鸿,也只是暂代。

    也许是夏龙武觉得,没人可以当得起七代之称,所以没有设立府长。

    一代夏辰,开创多神文。

    二代御兽之法,强悍无比,降服巨龙。

    三代证道无敌,化身玄甲。

    四代铸兵无双,也是强悍无比。

    五代六代,都是能杀无敌的猛人,一代比一代更强,如今大夏府,谁还能担得起七代之称,除非夏龙武自己担任差不多。

    听到是赵三锤的儿子,这下子不少人记起来了,有人意外道:“原来是他,也是人族现在极其有希望晋级天兵师的天才!我记得,苏……城主好像也是铸兵师,是他教的吧?”

    “对,就是他!”

    “镇守者亲自去接人,难道是想铸兵了?”

    “可能是的!”

    一群生灵,议论纷纷。

    苏宇的强大,让大家忽视了他的身份,铸兵师的身份,一位地兵师,哪怕在诸天战场,也是少见的,诸天战场上,地兵师的数量,真的未必有无敌多。

    天兵师,那更是少之又少!

    整个人族就一位,天铸王。

    神魔仙都有,但是,不多,有的一两位,多的如仙族,天兵师也就四位。

    放眼诸天万界,天兵师数量罕见无比。

    此刻,赵立的到来,让不少人议论起来,是苏宇要铸兵了,还是如何?

    不然,不会动用石雕去接人的。

    消息,也很快传开了。

    如今,苏宇的一举一动,都有不少人在关注。

    ……

    就在四方关注的时候。

    城主府大门口。

    苏宇一躬到底,笑容满面,“老师!”

    赵立落地,朝石雕微微躬身,等星宏消失,这才看向苏宇,板着脸,淡淡道:“苏城主,好久不见了!”

    苏宇急忙笑道:“老师别开玩笑,我在您面前,哪是什么城主……”

    赵立冷哼道:“是吗?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你还是铸兵系的人!”

    “不敢,也不能啊!”

    苏宇笑着上前,笑呵呵道:“老师升任副府长了,我都没来得及恭贺一下……”

    “切!”

    赵立嗤之以鼻,懒得接话。

    四处看了看,感受了一下死气,轻轻吐气道:“古城挺好的,除了死气多点,其实是个做研究的好地方,可惜,你现在也没未必有心思做这个了。”

    “不,老师,我还是很想做的。”

    苏宇笑道:“其实,打从一开始,我选择文明学府,就是奔着研究去的,可惜……总有人逼我,从一个儒雅书生,化为刽子手。”

    大实话,可惜未必有人信。

    苏宇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文明学府,那时候,他都不知道文明师能打,只是觉得,是单纯的文明研究者。

    后来才知道,文明师也能打。

    打架,不是他的初衷。

    他小时候到入学府之前,唯一的目标就是研究一下,自己的噩梦来源,后来也是想研究一下图册的,可惜,事与愿违,如今的苏宇,大概也没人觉得他是真的文明师了。

    赵立也被他逗笑了,“你一个杀胚,杀了几十个日月,连无敌都坑死了几位,你说你是研究者?研究怎么收尸的?”

    “对!”

    苏宇笑呵呵道;“老师,您这次还真说对了,这次劳烦您来,也和这个有关,我想当个收尸人了!”

    苏宇笑哈哈道:“老师,文明师中,有收尸人这个行当吗?”

    “……”

    赵立看着他,诧异道:“认真的?”

    “嗯。”

    赵立摸了摸胡子,倒是没去质疑什么,迟疑了一下道:“收尸……和你要铸的兵器有关?”

    “对,我想铸一本书……或者类似书的玩意,记录一下东西,采集一些东西,算是我的道。”

    赵立脸色微变,“你确定?文明师的道,不是开玩笑,定了这道,契合自己,也许就不会再更改了,比如蓝天那疯子,从改造系,就走到了现在疯癫颠的样子,这也算他的道。而我,从铸兵系,走到了人兵合一道,也算是一条小道,也难回头了,你现在还年轻,就要定格未来?”

    苏宇笑道:“算是吧!”

    “你……”

    赵立摇头,很快道:“随你,这东西,还得看自己,同样的派系,走出来的路不一样,都是正常的!进去谈,谈谈你的要求,你想铸造什么样的兵器,需要什么特性,具备哪些功能……”

    苏宇也不和赵立客气,直接道:“要能容纳无敌的尸体的那种!”

    就这一句话,赵立瞬间止步,侧头看向苏宇,转身就走,“我不干了,你去找天铸王试试!”

    他么的,你在逗我!

    苏宇一脸无语,我还没说,我想容纳半皇尸体呢!

    我都说了,我要当收尸人,收个半皇尸体不为过吧?

    老师这脾气,好歹跟我聊聊嘛!

    苏宇急忙道:“老师,天铸王的铸造术,哪能比得上我赵氏铸兵法!何况,我和他又不熟,我可是您弟子,是吧?”

    赵立掉头就走,那也就是个意思,此刻,忍不住吐槽骂道:“你是把我当天兵师了?开什么玩笑,你所谓的容纳,不是单纯的当个储备空间吧,难度比想象中的要大的多,你确定我们能铸造出来?”

    “雏形也行!”

    苏宇急忙道:“胚子就行,老师,我也没指望现在就铸造成功,后续慢慢来!”

    赵立这才释然,微微点头,“别心太大,进去,和我仔细说说你的想法,构思,包括图纸性能之类的。我就知道,你小子喊我来,不是打造一般的兵器,也是,打造一般的兵器,我都未必会来!”

    苏宇嘿嘿直笑,当然不一般。

    真要一般的地兵,苏宇自己就能锻造出来。

    很快,师徒俩进了城主府。

    赵立也看到了刘洪,第一句就是:“这家伙在这?趁早弄死了或者弄滚蛋,这小子就没干过几件好事……”

    原本还想打个招呼的刘洪,瞬间遁走,算了,惹不起。

    这位脾气爆,别把自己真给打死了,那就没处说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