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501章 上古往事(感谢七剑开天大佬白银,万更求订阅)
    云霄回来了。

    就是时间拖的有点长,当然,苏宇没在意,他又不知道那座古城在哪,云霄哪怕走了一两天,他都不知道。

    才走两个小时不到,苏宇看她回来,还有些惊讶。

    “大人这就回来了?”

    “……”

    云霄在思考一个问题,是的,我为何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看,这苏宇都不在意!

    好在,我还得继续出去。

    这一次……多绕一圈!

    “回来了!”

    云霄淡淡道:“怕你支撑不住,走吧,去见见这位三十六镇守中的最高主宰者!”

    苏宇有些小激动。

    见老大了!

    下一刻,苏宇消失在原地,云霄带着他,瞬间消失。

    ……

    远处。

    天灭瞪大了眼睛,来我这了?

    不对啊!

    怎么走了?

    去哪啊?

    “星宏,云霄带着他去哪啊?”

    天灭很着急,他也就不能飞出去,不然,他得追上去问问,云霄,你带着我徒弟去哪啊?

    星宏先是一愣,片刻后,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古怪,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灭古城,半晌,传音道:“等等吧,云霄……她可能……可能有点事要办?”

    不好说。

    云霄……不会去找老大哥了吧?

    若是如此,天灭就没希望了。

    就苏宇现在这实力,他无法支撑太多古城的。

    若是云霄不捣乱,按照正常情况,按照远近亲疏,按照各种排序……天灭也得排上了。

    可是……云霄带着苏宇走了,这……天灭可能要空期待了啊!

    天灭也不傻,眼神变了变,自我安慰道:“对,应该去办事了,肯定是的!于情于理都该轮到我了,是吧?那老家伙,也不在乎出去不出去,是吧?”

    “对!”

    星宏附和了一句,没错,就是这样!

    天灭安心了。

    一旁,有石雕幽幽道:“肯定是去找老大了,还用说的?云霄有好处,当然是想着老大,天灭,你还做梦呢!”

    “长平!”

    天灭大怒,我知道,但是我不说。

    你居然打破了我的幻想,我要打死你!

    轰!

    下一刻,天河城主茫然地飞了出去,飞出了城外,他都没说话,口中,却是传出了巨大的洪亮声:“平度,你好大的胆子,胆敢违背诸位镇守大人之令,今日,我替镇守大人们清理门户!”

    轰!

    天河茫然中,举着长剑,朝长平古城杀去,直接杀到了城内。

    那长平城主都惊呆了!

    犯得着吗?

    是,我是不想联盟成立,可是……我还没开始干呢,啥也没干啊,就说了几句话,被石雕打爆了就算了,现在天河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直接杀到城内了!

    这……简直无法容忍啊!

    其他城主也是心中一惊,这么猛?

    就因为给了苏宇下马威,石雕打了还不够,这还有城主亲自出手,杀入古城都要干死平度?

    这……是不是太狠了?

    天河茫然中,反应了过来,想吐血,卧槽!

    这是石雕干的啊!

    天灭,你祖宗啊!

    你又受什么刺激了?

    最近天灭很疯狂,天河都要哭了,这什么情况,你多年不说话,最近活跃的跟个三万岁的孩子似的,干嘛呢!

    是人干的事吗?

    你……你让我到人家的地盘,杀人去?

    你疯了吧!

    天河骂归骂,还是举剑就砍,不管了,平度要疯了,也要杀自己,自己得先下手为强!

    ……

    一群石雕看热闹!

    天灭和长平这是斗上了啊!

    长平也是,这时候好端端地刺激天灭做什么?

    天灭都快疯了,你还刺激他,哎,真是没事找事。

    那长平石雕,也是无语,天灭这家伙,是不是最近被刺激的太多了,我就这么一说,你就来找茬,合适吗?

    这天河当了你城主,也算是倒了血霉了!

    不过,一群石雕都在思考,这云霄,到底是不是带着苏宇去了老大那边?

    要是的话……这情况就有些不好说了。

    当了老大的城主,当年倒是有一个,结果是个疯子,这苏宇也不是个善茬,现在实力还弱罢了,实力强了,也不怕旧事重演?

    苏宇这一次搞什么联盟,其实石雕都觉得有些眼熟,相当眼熟!

    当年……好像也有过一次!

    所以大家不是太在意,这事,其实不好说,当年那次之后,那家伙折腾的厉害,最后死灵界都受到了波动,导致诸天战场出现了大变。

    之后,老大亲自出手干掉了那家伙,这事不会重演吧?

    轮回啊!

    一次又一次的!

    一群石雕,有些唏嘘,有些早已心静如水,太多年了,太多次了,习惯就好。

    ……

    这一次,云霄带着苏宇绕路了。

    绕了好几个小时!

    等到天都黑了,在苏宇茫然的眼神下,云霄分开了海面,踏空入海。

    苏宇有些古怪,这地方……我还算熟悉,我好像来过这,距离星宏古城不算远吧,怎么绕了好几个小时?

    难道说,必须要绕道,才能得见真颜?

    这位上古石雕的老大,难道很特殊?

    生存在一个特殊空间中?

    带着这样的古怪,云霄一直下潜,一千米,一万米,三万米,五万米……

    这也是星辰海的奇特之处!

    星辰海是浮空的,而浮空到地下的大陆,也就万米左右,下面的大陆还有天空呢,按理说,最多也就几千米深,可是,这星辰海,你哪怕下潜十万米,百万米,有些地方都你看不到底。

    再潜,你就可能进入一个小界了。

    在诸天战场,这样的古怪地方,不是一处,比如欲海平原,这些地方都很古怪。

    这一次,可能是跟着云霄的原因,并未潜入到哪个小界门口,而是一路下沉,很快,一座辉煌巨大的古城,呈现在苏宇眼前。

    古城沉没在水中,寂静无比,好像沉没了无数年,是一座死城。

    没一个人存在!

    也没任何生命气息。

    当然,也没什么死气。

    厉害!

    一看到这座古城,苏宇就不得不说,厉害了,这位石雕,还真的一人镇压一座古城,听说还是最强的死灵通道,相当的厉害啊!

    半皇!

    想想都有些小激动,这样的强者,他看到过,可没打过交道,魔皇也好,噬神半皇也好,他都看到了,但是都没交谈过。

    之前在古城,倒是想和摩多那交谈一下,人家不怎么理他。

    现在,自己总算能看到半皇强者了。

    他还在想着,耳边,忽然响起那蕴含着大道哲理一般的沧桑声:“你便是苏宇?”

    苏宇眼前一花,好像出现在一个陌生的世界。

    就和第一次看到天灭石雕一样,被拖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但是这一次,他完全没察觉到任何异常。

    好像很自然地,就过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他身边,云霄还在。

    对面,一位弓着背的老人,白胡子很长,拄着拐棍,朝苏宇走来。

    苏宇愣了一下,这是那半皇?

    “属下苏宇,见过大人……”

    老人笑了笑,看向苏宇,刚想开口,云霄奇怪道:“老大,你怎么了?”

    “哦,没事!”

    老人瞬间化为一位青年,英俊无比,眼神中带着些许懒散,轻笑道:“你很意外?看样子,你心目中的强者,便是刚刚那模样?”

    “……”

    苏宇懵了一下,什么鬼!

    不敢多想,急忙道:“见过大人……”

    老龟,或者说青年,懒洋洋地挥挥手,苏宇面前出现一个椅子,青年也坐了下来,轻笑道:“坐下聊聊,有些时日,没和年轻人聊聊天了。”

    苏宇有些古怪,余光朝四周看了看,又看了看云霄,心中有些自责,草率了!

    这……一点没安全保障了!

    光激动了,忘了,这可是一位半皇的地盘,我……来之前,多少也有点准备吧?

    他不动声色,将小毛球召唤了出来,随意搭在肩膀上。

    那青年,看了一眼小毛球,小毛球两只眼睛也看着他,四目相对,半晌,青年忽然笑道:“这是……有趣!豆包还好吧?”

    “……”

    苏宇茫然,小毛球茫然,云霄都有些意外,半晌才道:“老大,豆包……”

    “哦哦,噬神族那位!”

    青年轻笑道:“你大概没多少印象了,我倒是还记得,豆包这家伙,前些时日,我好像感受到了它的气息。”

    “哦!”

    这下子,云霄也知道了,“是噬神族那位啊,前些时日,和魔族那半皇斗了一场。”

    “半皇?”

    青年淡笑道:“那家伙,当不起半皇之名!魔族也是强族,诸天万族排名前五的强族,昔年,魔族半皇,强悍无边,一拳破山海,破的是乾坤山,镇的是死灵海,这位……不如,远远不如!”

    他摇头,“差距太大!真要是魔族半皇,豆包也不敢戏弄他,那魔族半皇,昔年发怒之下,乾坤变色,天地动荡,魔族……也衰落了!”

    苏宇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上古时期吗?

    魔族的半皇,强悍无边的意思?

    现在那半皇,远不如当年的魔族半皇?

    就听青年又笑道:“那时候,魔族半皇降临,我也不算什么,哎,果然,实力强,不如活的长,活的长,熬死了实力强的!”

    摇头,唏嘘。

    物是人非的感觉!

    云霄倒是没说什么,这青年又看向苏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上下打量一番,好像看透了苏宇的一切。

    苏宇不去想别的!

    此刻,他不敢想别的,唯一想的是,豆包!

    小毛球的爹,可能叫豆包。

    多可爱的名字!

    多通俗的名字!

    很不错!

    爹是豆包,儿子是毛球,挺好,以后不称呼对方是大毛球了,得喊豆包……

    当然,自己不怕死可以这么干。

    他想着杂七杂八的,青年上下打量他一番,半晌,缓缓道:“开了周天元窍,周天神窍没全开吧?”

    “没有!”

    苏宇急忙回话。

    青年淡笑道:“元窍开了,倒是误打误撞,把天窍开了一半,不知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天窍开一半……不是好事,是个麻烦事!吸收的死气当能量来源……你倒是会想,敢想!”

    “大人……我……”

    青年轻轻抬手道:“这半个天窍,吸收的死气太多,不是什么好事,迟早,吸收满了,死气溢散出来,再想扭转,难度就大了!”

    “不过……好事坏事……也不好说。”

    青年感慨道:“我没开天窍,对这个,也只是一知半解!你也许是上古之后,唯一一位开启天窍的修者……”

    苏宇解释道:“应该不是,我人族有人开启过,不过因为阳窍吸收能量太多,那位开启的强者死了……”

    “多强?”

    青年来了兴趣,苏宇干巴巴道:“凌云九重!”

    “……”

    云霄无声,青年无声。

    凌云……是哪个境界来着?

    太久远了,我们都快忘了。

    青年也是无言,半晌才笑道:“人族……果然还是得天独厚,一次次被灭,一次次崛起……”

    苏宇愣了一下。

    “一次次被灭?”

    啥意思?

    青年缓缓道:“不提这些,人族……人境如今变化应该很大了,传承断绝了吗?”

    苏宇小心翼翼道:“不算吧,我人族有不少无敌存在……”

    “我是说上古传承。”

    苏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我在人境只是小人物,具体的高层信息,我不了解。”

    这是实话,他真的不知道人族的具体情况。

    他走的时候,一个腾空而已。

    在人族,真算不上什么大人物。

    云霄倒是知道,开口道:“人族传承应该断绝了,现在,都在靠一些遗迹支撑,几百年前,诞生了数十位永恒。”

    青年感慨道:“倒是真的得天独厚,气运昌盛,只是一些余荫,又诞生了数十位永恒,不可思议,是运气,也是天赋。”

    苏宇也点头,这倒是真的。

    人族,还是很牛的。

    几百年前,一个无敌都没!

    眼看着都快灭绝了,一眨眼,出现几十个无敌,不得不说,大概诸天都震撼,这也行?

    哪个种族和人族一样,哪怕得到了遗迹,也不是说就能成为无敌。

    可人族,真的一下子出现数十无敌,瞬间打破了整个诸天万界的局势,让人族再次崛起,成为了十强种族,甚至前五的强族。

    青年看向苏宇,如数家珍道:“开了周天窍,学会了五行神诀……有些不圆满,也没太利用上,和肉身差距太大,肉身学的是……食铁七十二铸?看样子快要完成了,倒是让人意外。”

    他再看,又道:“你这神文战技……”

    他好像看出了什么,半晌,摇头道:“差距还大,距离完成还早,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文墓碑……”

    他忽然愣了一下,看向苏宇,而苏宇心中一惊!

    这个,你也看到了?

    青年微微迟疑道:“这个……不祥之物!最好……算了,这也算你这一脉的遗留,不过,文墓碑不是好物件,这是当年……其实不是为了传承留下的,而是……真的墓碑!”

    苏宇愣了一下,“真的墓碑?”

    “哎!”

    青年叹息,“对,真的墓碑!这是一群即将走向末路的神文强者,为了悼念那位,最后……以覆灭为代价,建了一座墓,这是对方的墓碑……居然流传了出来。”

    云霄也道:“我就说,有些眼熟,果然,是那墓碑!”

    青年微微点头,“就是那墓碑……居然流传了出来……按理说不应该……”

    他看向苏宇,开口道:“谁拿出来的?”

    苏宇迟疑了一下开口道:“大夏府一代府长,大夏王的弟弟……”

    “大夏王……”

    青年陷入了沉思中,许久才道:“能取出这墓碑之人,非同一般!大夏府……大夏王……难道是上古人王血脉?”

    “……”

    苏宇愣了一下,咋又出来个人王了?

    青年并未在这上面多说什么,很快道:“此物,留着吧!虽不详,但是对你这一脉……算是同源,拿到了,问题不大,其他人拿到了,可能会出事。”

    苏宇被他弄的恍惚,感觉文墓碑有点大来历。

    谁的墓碑?

    夏辰从哪弄来的?

    听说也是一处遗迹,别人都在遗迹中证道了,夏辰没有,只拿到了这墓碑。

    苏宇忍不住道:“大人,听说文墓碑,是在一处遗迹中获得的,人族在遗迹中获得了不少宝物,那些开府无敌,都在遗迹中证道了,可这处遗迹好像只有文墓碑……”

    青年沉吟了一下,缓缓道:“遗迹……证道……遗迹……遗迹有很多种,你说的遗迹,和我理解的遗迹,可能有一些偏差。”

    青年轻声道:“我理解中,遗迹,应该是上古破灭之后,留下的一些古老传承之物所在,这些东西,未必有多强,但是,很重要!不是什么证道,可以比拟的。当然,有些东西,未必能帮你变强,但是意义很重要,上古时代留下的那些遗迹,未必是为了让你变强,也许是为了帮你走出自己的道,走出自己的路……”

    “而你口中的遗迹……”

    他顿了顿才道:“倒是有些像第一次复苏,人族留下的传承。”

    苏宇愣了一下,今天他愣了很多次,此刻,却是有些骇然,“大人……大人的第一次复苏……传承……是什么意思?”

    青年淡笑道:“你不会觉得,上古大破灭至今,诸天万界,就是如此吧?”

    苏宇茫然中,不是吗?

    云霄倒是直言直语,直接道:“上古破灭之后,诸天万族,都复苏过几次,算是复苏文明!诸天战场,也并非第一次开启,你人族这一次复苏,也不是第一次了!多次破灭之后,才有了现在的格局!”

    苏宇震撼!

    这……这和他了解的历史,完全不同。

    当然,人族历史……只有四百多年。

    四百多年前,好像是个封建王朝,有一天,王朝破灭,外域来敌,之后,开府王者崛起,创建开府时代,这就是苏宇他们学习的历史。

    在这之前的,几乎没什么记载了。

    可今日,有人告诉他,其实,诸天战场不是第一次开启,而是开启了很多次,而人族大破灭,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是很多次!

    这……不可思议!

    云霄倒是不奇怪,无所谓道:“上一次人族文明破灭,大概是在五千多年前了,我倒是还记得一些,因为我那一任城主,就是一位人族!”

    苏宇有些混乱,喃喃道:“那……那人族现在的遗迹……其实不一定是上古留下来的?”

    “上古哪有那么多遗迹留下来!”

    云霄不客气道:“我只知道,星宇府邸是真的上古遗迹,至于其他的……没看到过多少,看到的,一般也被人取走了,真正传承到现在还有的,没多少了!按照你话中的意思,这大夏王的弟弟,可能真的进入了上古时期的遗迹,而大夏王……他们继承的应该是上古之后的遗迹。上古时期,谁闲着没事干,给后人留下什么证道之地,上古,处处可证道!上古之后,大破灭时期,人族复苏一次之后,才给人族留下了大量后手,留下证道之机,留下文明再次复苏之机!”

    苏宇恍然!

    原来如此!

    上古,处处可证道,压根没必要留下什么后手,上古人族,大概都没想到自己会破灭,哪会留下那么完善的传承,给人一路修炼到无敌。

    没必要!

    只有经历过一次,后人才知道,这文明,会破灭,辉煌的上古文明都破灭了,那就留下点后手,给后人崛起的机会。

    这才符合逻辑!

    苏宇长吸一口气,忍不住道:“那……人族复苏几次,都被灭了?”

    云霄淡笑道:“也不是,有一次人族倒是打赢了,更多的时候,都是两败俱伤,各自回老巢舔伤口……人族,天生就会被针对,无界域压制之力,这是硬伤!出来一次,要不横扫诸天,要不……只能破灭!没人可以容忍人族的存在,何况,人族侵略之心很重,第一次复苏的时候,我记得不少人族强者,叫嚣着要恢复上古荣光,横扫诸天,结果,又被万族推翻了统治,差点打灭了人族!”

    “上古至今,人族都没诞生过无敌的文明师吗?无法开启人境压制之力?”

    此话一出,云霄迟疑,青年倒是笑道:“人境的压制之力……这个问题……非人族的我们,知晓也不多,只知道一件事,界域之力,人境开启……难度极大!具体情况,也许只有你们人族自己知道!所以,你们人族,要不破灭,要不称霸一段时间之后,再次破灭……从无例外!因为,你们哪怕称霸,也不会让万族死心,万族也不甘心,何况,人族也没任何时期,能比得上上古。”

    说到这,青年笑道:“不提这些了,这些事,都已是历史,都是往事了!你人族到现在还能存在,只能说……真的得天独厚!”

    这词,他说了很多次了。

    苏宇想了想,点头。

    也是,按照他们的话说,都破灭好多次了,无数种族成为过去了,唯独人族还存在,当然,还有一些古族,其实真的很不容易了。

    这都没灭!

    厉害!

    青年转移了话题,“你确定,你要成为此城之主?”

    苏宇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我想成为此城城主!”

    青年笑道:“别急,有些事,我还是要和你说明白!这城,名为鸿蒙城!上古便存在,三十六圣城,此城,为第一城!”

    “有此城,才有了后来的35座圣城,封锁了死灵通道!”

    “死灵……很特殊的一族,一界,亘古不灭!”

    青年缓缓道:“死灵的历史,和人族一样悠久,一开始,倒是没问题,后来,直到有一天,变故发生,死灵界和生灵界出现了重合……死灵可以入侵生灵界域,自那以后,我们的任务,便是封锁此界!不让生灵和死灵接触,而圣城,是一个中间点,这是生灵和死灵的交汇之地!”

    “此地,更是重合度最高的地方,此地的死灵通道下方,是一个强大的死灵国度,死气浓郁无比,不断有死灵君主出现,不断进攻此界!”

    “你若是承载此城,现在,我还能勉强镇守,一旦我力不从心,溢散的死气,超乎你的想象!这些年,此地并无太多暴动,因为,死灵也在等待时机,消耗我,我想,很快,此地就会出现更强烈的死灵冲击!”

    “而你的任务,可能会很艰巨!”

    苏宇等他说了一阵,不太在意这些,直奔主题道:“大人,我若是为大人承载死气,大人……愿意为我出手教训那些宵小之徒吗?”

    咱们不谈别的,谈利益!

    你帮我,我就帮你。

    富贵险中求!

    有危险,那太正常了,没有白来的好处。

    没危险,人家半皇凭什么帮你?

    很熟吗?

    人族都不是,你长的很帅?

    诸天万界,不谈利益谈感情,那都是耍流氓!

    青年笑了,“只要你能在我需要的时候,帮到我,规则之内,我也可以帮你!”

    “规则……”

    苏宇沉声道:“大人说的规则,和其他古城一样?”

    “差不多吧。”

    青年淡淡道:“任何东西,都是互相付出,你若是镇压通道有功,那自然会得到相应的补偿!镇压死灵通道,便是大功!可惜……上古破灭,无法再建圣城,否则,再建一座圣城,你也许可以独自镇守一城,成为吾等同僚。”

    苏宇腹诽,算了吧!

    我可不想这样!

    太惨了!

    无数岁月,化为石雕,说实话,换成苏宇,苏宇大概都疯了。

    老龟显然也知道他的心思,笑了笑,取出一枚黑色令牌,“这是城主令,炼化了,你便是此城城主,从此以后,你便和鸿蒙城,息息相联……”

    轰!

    他刚说完,城主令,陡然爆发出一股强悍无比的气息。

    “哈哈哈!本座也想看看,谁有资格,继承本座之位!”

    强大的威压,压迫的苏宇直接手臂炸裂,血肉横飞!

    苏宇脸色一变,陷阱?

    他咬着牙,什么情况?

    气血爆发,低吼一声,右手探出,一把抓向城主令,受伤的左手,握拳,一拳轰出!

    此刻,那城主令上,冒出了一道虚影。

    云霄刚想出手,老龟微微摆手,传音道:“不急,再看看,这是他昔年留下的生命印记,只是一道过去残留之身……”

    “开天!”

    而此刻,一声暴喝,苏宇逆转死气,阳窍爆发,一拳轰出,瞬间,一刀斩出!

    虚空中,那道虚影气息强悍无比,哈哈大笑,也是一拳轰出!

    轰隆隆!

    苏宇倒飞,口中溢血,虚影颤动了一下,笑道:“太弱,老龟,这样的人,也配继承鸿蒙城主之职?你在羞辱我!”

    太弱了!

    弱?

    苏宇咬着牙,羞辱你?

    我很弱吗?

    他看出来了,这不是人,好像只是一道残留的印记而已。

    我很弱?

    我只是修炼时间短,我很弱?

    你小看我?

    苏宇暴喝一声,冲上前,一拳又一拳轰出,不但如此,没怎么动用的时光之法,瞬间爆发,他看出来,这只是过去残留的一道影!

    猖狂什么!

    你真以为我奈何不得你?

    拳脚并用,时光轮转,踢死你个王八蛋!

    苏宇不但踢人,还在刺激道:“弱?我修炼不过一年,你是谁?算什么?也配和我比!我杀上天榜第一,诸天万族为我折服,你又是谁?”

    “难道是当年那位玩火自焚的城主,把自己玩死的存在?”

    “想称霸诸天,最后死的凄凉的那位?”

    他也不傻,大概猜到了对方是谁,一边迅速攻击,一边刺激道:“我弱?我不过腾空而已,你又是何等境界?”

    “也配和我比?”

    “知道什么叫腾空吗?有胆魄,同阶交战一番,一拳打不死你,便是我无能!”

    “可笑,不知多少万年的老鬼,和我一个不到20岁的少年比试,也许用日月无敌之境,战我一位腾空……你也配!”

    “……”

    毒舌苏宇!

    此刻,那虚影也被他时光之法,踢的有些颤动,加上苏宇的一番话,那虚影,忽然倒退了一些距离,看向苏宇,忽然笑道:“你……很有意思……腾空?”

    苏宇是腾空吗?

    好像……是的!

    意志力凌云,肉身是腾空,也像是凌云,他刀气蜕变了一次。

    可是,苏宇境界低倒是真的。

    “境界低,实力低,不是借口!”

    虚影淡淡道:“不能因为你弱,你埋怨别人比你强,比你生的早,外人,没义务等你长大,等你变强,你弱,你年轻,只能说,你活该!”

    “你的先祖年纪不小,为何不能强大无边,让你先祖来打死我呢?”

    “……”

    好有道理!

    苏宇居然觉得,遇到对手了,比我还能诡辩!

    苏宇有种棋逢对手的兴奋感,“也是,那我……先打死你再说,不需要我先祖!”

    轰!

    大战再次爆发,苏宇刀枪剑戟,各种手段齐出,手段多的让人发指!

    魔临,神变,一股脑地使出来了!

    也就缺精血,不然,他得吞噬精血干他!

    此刻,时光之法,也是被苏宇用的连绵不断,踢的时空好像都在不断波动流逝!

    非但如此,一个不大的小毛球,遁入虚空,不断暗暗吞噬那些意志力。

    是的,过去残影,其实也只是意志力的一种体现,意志力太强,在一些东西上,留下了一些印记而已!

    逆转死灵之身!

    不断吸收着星月提供的死气,星月居然有些抗拒,好像不想提供,苏宇暗骂一声,干嘛呢,我在打架呢,你提供点死气又死不了!

    苏宇,好些时日,没真刀真枪地和人干一场了,此刻,也是十八般武艺,全部发挥了出来。

    五行遁术,化为虚影,劫难当头,静忍偷袭……

    对方手段也多,不过,打着打着,虚影有些溃散的意思,那虚影忽然后退几步,有些唏嘘道:“我这残念……消磨许多了,否则……”

    砰!

    苏宇压根不给他说话的计划,逼逼叨叨说个啥,打死了你再说!

    “去你的,刚刚不是说,谁让我年轻吗?活该你残念不强,你有能耐,你复活打死我啊!”

    砰砰砰!

    一顿狂锤,一柄大锤子浮现,苏宇再次疯狂捶打,对付这种东西,这扩神锤效果更好一点!

    疯狂锤了一阵,那虚影几次想说话,苏宇压根不理。

    给敌人说话干嘛!

    打死了再慢慢说!

    锤击,火烧,水淹……

    死气侵蚀!

    苏宇如同不知疲倦的工具人,狂锤一个多小时,最后一击,轰隆一声,生生将虚影锤爆!

    “我……”

    虚影消散,带着一些无语,带着一些无言。

    艹你!

    为何不给我说完!

    “你有话,现在说吧!”

    苏宇喘着粗气,剧烈喘息,看着消散的虚影,暗暗指使小毛球多吃点,你说吧!

    “你不说,我当你默认你是废物了,废物果然废物,就这,还考验我?”

    苏宇嗤笑一声,“骂你都没法反驳,白痴!”

    一旁,老龟和云霄都是眼神异样。

    你都把残影打散了,让人说什么?

    你一个人自己说话,自娱自乐吗?

    你不知道了,他已经彻底消散了吗?

    苏宇当然知道!

    不过……对方消散就消散好了,不妨碍自己鄙视几句!

    至于能不能听到,那是对方的事,说不说,那是我的事!

    老龟看着苏宇,半晌才道:“你……可以继承城主之位,不过……我还想提醒你一句,你……恐怕多了一位强敌了!”

    苏宇看向老龟,老龟不语。

    通道,开始暴动了。

    某人,不,某位君主正在疯狂咆哮,暴跳如雷!

    气的!

    被打散了就算了,那家伙一句话不给他说,还嘲讽他,有能耐活着来打他!

    好,我来了!

    地下,那王冠死灵,愤怒无比!

    没有这么干事的!

    我要杀了这个家伙!

    混账东西!

    一点英雄惜英雄的意思都没有,苏宇,我记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