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500章 当个工具人(求订阅)
    四面八方,围观的,看戏的,暗中有想法的……

    这一刻,全部惊呆了。

    这也行?

    苏宇真跑去云霄古城当城主了?

    关键的关键,他释放了云霄?

    此刻,那虚空中,身影朦胧的云霄古圣,威压覆盖天地,冷声道:“云霄圣城之主,功高盖世,谁敢敌之,诸城共伐!”

    功高盖世?

    哪来的功?

    云霄不说,她出来了,那就是功劳!

    至于到底有没有功,她说有,那就有,她出来了,苏宇封镇通道,那就是功劳,镇压死灵通道,功高盖世,有何不可?

    有问题吗?

    她环顾四方,眼神洞穿天地,一位位隐藏或者遁入虚空的强者,都映入她眼帘,云霄冷哼一声,很想都暴打一顿,很想找一个无敌战一场!

    她太想打一架了!

    无数年了!

    就如同活死人一般,被囚禁,看守通道……死灵君主都比她自由,死灵君主,关键时刻,还能出来杀个人,出来浪一下。

    她不行!

    因为规则!

    她走了,通道死气无法镇压,那就是大过。

    现在,好了。

    苏宇在镇压!

    云霄不想这么快回去,她还想继续待一会,她恨不得不回去了。

    这时候,她很渴望有人来找个茬。

    她要战斗!

    她要发泄!

    她反正不想回去就对了!

    而就在此刻,天灭忽然有些疯狂,声音咆哮,震荡四方,“苏宇,来,你给我过来!”

    “……”

    啊啊啊!

    老子要疯了!

    天灭真要疯了,不要,不要这样对我,来我这,我也想出去,我想出去浪啊!

    先是星宏,接着是云霄,我呢?

    我才是你第一个认识的石雕爸爸啊!

    天灭抓狂了,大吼道:“苏宇,过来,你来,我打死天河给你上位……”

    天河脸色铁青。

    大爷的!

    犯得着吗?

    有必要吗?

    堂堂上古无敌,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要点脸行吗?

    而这一刻,天河只是吐槽,长平和山启城主却是变色,天灭就那么一说,可他们哪敢当成只是一说,这话的意思是……苏宇取代他们的话,石雕愿意为了苏宇,打死他们?

    实际上,不需要问了。

    刚刚,就在刚刚,云霄古圣,一掌拍爆了他们的肉身,一点情面没留。

    而古城石雕,也没吭声。

    好像一切没发生一样!

    因为没打死他们,连死灵都没出现,白打了!

    现在,天灭的吼声,更是让一位位城主震撼,啥意思?

    这一刻,四周,一座座古城浮现,有人刚来,有人其实早就来了,看到这一幕,听到这一幕,都是震撼无边。

    云霄古城中。

    青狐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啥情况?

    云霄娘娘……出手了?

    屁大点事,就两个城主,给了苏宇一个下马威,苏宇也没吃亏,结果……云霄出手了,直接打入古城,把人家肉身打爆了。

    这一刻,青狐那叫一个酸!

    真的酸!

    酸的都想怒吼一声,咆哮一声了,我为城主百年,云霄和她说话的次数,不到十次,说的话加在一起,不到五十句。

    现在,苏宇才来而已!

    人走茶凉的太快了吧?

    区别对待的太大了吧?

    苏宇刚成城主,好了,人家几万年都不动的石雕,亲自出手了,连古城城主在家里待着,她都出手了!

    古城……都不安全了!

    他们的依仗就是古城,就是石雕,现在,石雕亲自对他们出手,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这代表,他们哪怕在古城中,也是极其危险的一件事。

    因为,你保不准,背后的石雕,随时给你一巴掌!

    ……

    因为云霄出手,整个星辰海都安静了。

    天灭很悲伤,很抓狂。

    他想出去!

    就在他抓狂,想哭的时候,云霄身边,忽然多了一人,俊男靓女!

    艹!

    是星宏!

    云霄也愣了一下,忍不住朝自己古城中看去,星宏都出来了,苏宇没事吧?

    这也能行?

    星宏传音道:“无妨,不过承受两位镇守而已,他现在还在城内,上次他去人境,我出去,他都可以承受,那时候死气翻倍……”

    换句话说,现在两位镇守出来了,也就和当日差不多的死气反噬。

    没啥区别!

    因为现在,苏宇人在城内。

    星宏也走了出来,云霄看了他一眼,你出来干嘛?

    星宏不出声,你出来干嘛,我就是出来干嘛的。

    当然是为了浪……咳咳,当然是为了给苏宇撑腰的!

    星宏一脸冷峻,环顾四方,“圣城联盟与否,乃是圣城之事,任何非圣城生灵,胆敢插手,当杀,杀无赦!”

    霸道不?

    星宏一脸冷漠,我给你撑腰来了,苏宇,别怕。

    两尊石雕,悬浮在空。

    就是不回去!

    威压越来越强,最好来个人,干一架!

    干完了,我们再回去也不迟。

    星宏霸道了一阵,没人回话,顿时有些无语,下一刻,喝道:“长平,山启,尔等调教城主,疏于管理,云霄教训他们,两位镇守,可有意见?”

    说着,传音道:“有意见,出来干一架!”

    “……”

    这一刻,两座古城安静的吓人。

    两尊石雕心中狂骂!

    想杀人!

    干你大爷!

    我们有意见吗?

    我们很有意见,可是……你给我们出去啊!

    给我们出去啊,打一架啊,谁怕谁啊!

    关键是,我们出不去啊。

    这俩,现在明显就是在找事干,总不能一直站着吧?

    找点茬,怕什么。

    规则之内,我们找点茬,就是不回去,苏宇撑住,加油!

    ……

    古城内,苏宇也是呆滞。

    这么给力?

    这云霄,太给力了吧!

    至于星宏,苏宇无语,你出来有啥用啊。

    还有天灭,这位大概真的气到了,可能羡慕的眼睛都红,可惜啊……苏宇叹息,没办法,天灭古城这边,一点不热情,你天灭也没招呼我过去,我也不好意思过去啊。

    此时此刻,两尊上古无敌,威压横天。

    一副谁敢得罪苏宇,我们打爆谁的姿态,一时间,吓得周围那些围观的,瞬间都遁逃离开。

    ……

    “苏宇……”

    一声呢喃,有强者叹息,一尊神族强者,微微摇头。

    做无用功了!

    两尊石雕一出,阻拦联盟有用吗?

    那些城主还敢捣乱吗?

    就不怕,和长平城主他们一个下场,甚至更惨,直接被本城石雕打爆?

    苏宇,到底如何做到的?

    这一刻,很多人带着疑惑,他到底怎么让石雕出城的,石雕出城,苏宇是否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若是如此,那石雕出城,就不能肆无忌惮了。

    现在,石雕是想出手就出手,跟当年简直没法比。

    一座座古城汇聚,很快,35座古城都到了。

    唯独一座,沉入海底的古城,并未到来。

    因为没人,没城主,那位也许都不知道,要举办什么联盟大会,大概还在沉眠中。

    35座古城,都很庞大,覆盖天地。

    被围在中间的九界入口……九界强者,瑟瑟发抖。

    我们不造陆了!

    别这样!

    三十五座古城,三十五尊石雕,九界那唯一证道的强者,都变了颜色,怕。

    惊恐!

    生怕这些石雕一言不合,打入九界,打爆了九界,那就完犊子了。

    星宏出来打了个转,宣示了一下主权,苏宇还是我的,很快,冷声道:“圣城之事,圣城了结,外来者,勿要插手,否则,休怪吾等秉持规则而杀!”

    说完,星宏这才心满意足,飞入古城。

    苏宇,我家城主。

    至于云霄那边,兼职而已,别太在意。

    星宏走了,云霄虽然还想再逗留一阵,想了想,没关系,以后机会多的是,很快,也落入云霄古城,瞬间落到原地。

    看到苏宇果然没事,还在东张西望,暗暗欣喜,果然,这家伙没什么事。

    那这么说,自己也可以随时离去了。

    太好了!

    苏宇倒是没想那么多,此刻也是欢喜,急忙道:“多谢云霄大人!”

    真好!

    女的无敌就是霸道,看看星宏,装高冷,打个无敌还偷摸着打,看看,人家云霄,直接打到古城老巢去了,霸气啊!

    云霄落回到原地,还有些回味刚刚的感觉,有些想再次出去的冲动,算了,忍一会,云霄故作镇定,平静道:“小事,整合圣城,是个很好的想法,只是……你这逆转死气之法,还要时常运转,死气过多,容易彻底转换为死灵。”

    “大人说的是!”

    苏宇急忙点头,云霄又道:“我若出去,你全力逆转,死气可以维持平衡吗?”

    苏宇想了想,开口道:“大人出去的话,出去一个小时,我起码要花半个小时,才能将大人制造的死气消磨掉,星宏大人出去,也是如此!”

    苏宇开口道:“两位大人一起出去,我逆转的话,只能维持平衡,也就是说,大人们离开产生的死气,我全力逆转的话,只能维持平衡!加上还有星月输入死气,是有些超过我的负荷的,不过没关系,我还可以开阳窍,真开阳窍吸收,那星月的死气,我也可以承受……”

    “……”

    云霄无言中。

    合着,我俩一起出去,加上一个死灵君主,也只是跟你平衡了。

    “那……”

    云霄迟疑一会道:“平时,圣城中诞生的死气,作为城主,你也需要时间去消磨……”

    苏宇点头,“嗯,平时的话,我起码要花接近一个小时,逆转死气才行,现在又多加了一个城,可能要两个小时才能把一天的死气逆转。”

    苏宇叹道:“这么一算,这就是两个小时了,所以,大人和星宏城主现在都要出去的话,一天最多只能出去22个小时,起码得给我留下两个小时,去逆转死气才行,不然我就挂了!”

    “……”

    无言。

    合着,我们俩一起走,走个22个小时,你都能撑住?

    苏宇又道:“当然,这是说,我在城内,我若是在城外,不离开诸天战场,大人们最多只能出城16个小时左右,我若是离开了诸天战场,那两位大人,最多一天离开10个小时,不然我会很麻烦的!”

    艹!

    云霄都想骂他了!

    你都不在诸天战场了,我们一天能走10个小时?

    你认真的?

    苏宇是认真的,可以的,没问题。

    当然,他又补充道:“不过,星月有时候会暴动一下,所以大人们最好不要出去到极致时间,不然,我自己也没办法修炼了,还有些危险,我一天起码要留下七八个小时给自己修炼才行。”

    苏宇很认真,我也要修炼的。

    你们别出去太久了!

    云霄是彻底无言了,心累。

    你这话的意思……我们真的可以随便走了?

    “那你……其实还可以承接其他圣城的死气?”

    苏宇憨笑道:“可以是可以的,一座古城,城主承担的死气,按照我现在的实力,一座城,一小时,但是我起码要留下8个小时,另外两个小时得休息一下,一天下来的话,最多14个小时……换言之,大人们不出去,我可以承担14城。”

    说到这,苏宇又道:“可大人们有时候会出去,会出手,那就不能如此了,不然,会出现一些危险,得预留一些时间才行!”

    “还有,同时出去,同时爆发,加上古城死气,我也来不及逆转……”

    苏宇盘算了一下,过了好一会才道:“最多承受5座古城,便是极限!逆转5座古城的死气,大概需要6个小时了!一天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在逆转,其他的时间,都得预备着,忙活其他事情,而且,其实还是很麻烦的,一旦我被困在哪里,来不及逆转,遇到了敌人,都会被死气弄死的……”

    苏宇一脸的老实,就这样了。

    我最多最多,承受5座古城。

    他想了想,小声道:“大人,要不我再去几座古城试试……”

    “不!”

    云霄忽然道:“没必要!我有个建议,你想一想!”

    “大人请说!”

    “我,星宏,或者天灭也好,实力比现在的一些永恒是要强大,但是,也不是无所不能,战无不胜,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任务……不过……你可以去担任一座古城之主,悄悄的去,无人知晓的去,若是成功了,你也许……比现在更有底气!”

    苏宇心中微微一怔。

    “当然,若是去了那边,你可能无法再承受其他圣城死气了。”

    云霄解释道:“那边,你需要承受的死气更多,更浓郁!那位若是出城……你承受的死气,也许是我们这边的三五倍甚至更多!”

    苏宇一怔道:“大人说的是……那座一直没人出现的古城?”

    “是!”

    云霄此刻也没隐瞒,“那座圣城,不一样,因为常年无人,死气太过浓郁,而且镇守的通道,更加强大,但是,镇守者更强,也是三十六圣城的第一城,吾等镇守的镇守官,算是我们的老大。”

    苏宇心中一动道:“难道那位……比大人们还强?”

    云霄理所当然道:“自然!那位才是吾等镇守中第一人!若是按照如今的划分,便是半皇级强者,实际上,半皇……并非等级,只是现在不是谁都敢叫半皇,半皇倒是成了实力的划分。”

    苏宇再次好奇道:“大人,那冥族、龙族的半皇,都和仙魔半皇同阶吗?”

    “不算是,有强有弱,只是这些种族的半皇,有些活的年岁很久,实力比寻常永恒要强,用时间打磨,实力也不弱,你人族大秦王,其实也接近这个领域……”

    苏宇了然,点头,还是有些好奇:“那……永恒是不是也有清晰的等级划分?”

    “算是吧,你到了自然知晓,现在……你连日月都不是,知晓也没用,因为任何永恒,都能轻易杀你。”

    苏宇点头,好吧。

    当城主,当第一城的城主?

    有些小激动,要不要去试试看?

    真正的半皇级强者!

    苏宇又道:“那……古城中的那位大人,会愿意为了我出手吗?”

    云霄淡淡道:“难说,那位是我们的镇守官,更在乎规矩,而且……当年有人破了他的规矩,总之……未必会为了你出手,但是,他会为了规则而出手!”

    苏宇知道,大概是星宏提过的。

    一座古城无人,因为当年的一些人,被这镇守杀了,甚至包括当年那位城主。

    当年那城主,也是野心勃勃,居然想利用死灵和石雕,一统诸天,结果,被石雕亲自干掉了。

    苏宇有些担忧道:“云霄大人,那我要是去了那边当城主的话……岂不是整座城就我一人?”

    “对。”

    云霄开口道:“那边,他已独自镇守多年,我觉得……可能有些承受不住了,无数年来,就中间一段时间,他那边有人承担一二,之后,都是他独自镇守。”

    厉害!

    苏宇心中暗惊,独自镇守这么多年,比星宏他们厉害多了。

    云霄又道:“而且,没有他的首肯,三十六圣城,其他镇守,未必会为你出力,但是若是他首肯了,那其他镇守,都会考虑。”

    说着,又道:“这也是你的机会,若是星宏去说,他未必会答应,我去说的话,我和镇守官昔年感情极好,可以为你说服他!”

    苏宇心动了!

    一位半皇啊!

    还是上古半皇,肯定很厉害吧!

    一个打七八个无敌的那种?

    一个顶好几个石雕了!

    “那……劳烦大人了……”

    嗡!

    人没了!

    不,石雕没了。

    苏宇呆滞了一下,云霄呢?

    云霄走了。

    走的很快,你答应了,再见,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去去就回,刚刚真的出去太短暂了,她刚回来,就有些坐不住了。

    现在好了,苏宇答应了,那我出去……顺理成章。

    苏宇耳边传来云霄的声音:“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苏宇急忙点头,感慨一声,真够效率的。

    好快!

    不是说,女人办事很拖沓吗?

    这云霄,办事很有效率啊,我刚回答,她就跑了,太给力了。

    ……

    而云霄古城之外。

    天灭还在翘首以盼。

    来我这啊!

    苏宇呢?

    能承受两城,承受三城也行吧?

    快来我这啊!

    很快,他微微一怔,云霄走了……又去浪了?

    我……好羡慕啊!

    云霄去哪了?

    去干嘛?

    去浪?

    我也想去!

    ……

    天灭感受到了,星宏也感受到了。

    微微有些意外,云霄又出去了?

    我要不要也出去一下?

    算了,得符合规则,不能随便出去,云霄这家伙,可能是憋不住了,至于苏宇……星宏想了想,这家伙可能还能承受一两座古城。

    他很快传音天灭道:“你别着急,急什么,苏宇这边,我看还能承受一城肯定没问题,下一个,应该就是你了,天灭,做好出城的准备!”

    天灭兴奋,真的吗?

    要到我了?

    我好激动,好兴奋,我也可以出去了?

    苏宇这家伙,不当人子,都忘了,谁传承你功法,谁给你穿梭符的吗?

    好在,总算要到自己了。

    幸福!

    城中,天河也是无语,他都能感受到天灭的情绪波动了,这位被困太久了,大概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走了,也好,我也可以轻松一下了。

    当个居民就行,不需要再承受这些死气腐蚀了,也许还有,但是居民承受的肯定没有现在多,舒服。

    ……

    而苏宇,之前倒是想去天灭古城。

    可云霄的一番话……他想了想,有道理。

    解放一些石雕,不急。

    先讨好一下他们的老大啊!

    镇守官!

    那可是半皇,这位若是和自己一伙了,我去,我背后半皇这么多,我苏宇还怕谁啊?

    ……

    海底。

    深处,深到寻常日月都潜入不了。

    一座古城,静静地伫立在海底深处,无数年来,一如既往,无声无息。

    而此刻,水浪波动,打破了平静。

    “老大!”

    云霄宛如刚出笼的小兽,激动,而又兴奋,她其实拖延了一下,没急着来,而是在星辰海游荡了一番,这才来到了古城。

    城内。

    石雕睁眼,看向她,片刻后,略显意外,缓缓道:“你也出来了?”

    上次,星宏才来。

    没几日,又来了一个云霄。

    这是组团出来玩了?

    云霄入城,欢喜道:“出来了,不止我出来了,我这次来,也是给老大找个城主,可以让老大安心出城,和我们一样,不再受这死气腐蚀之苦……囚笼一般……”

    “苦?”

    石雕默默思考着,许久,才开口道:“苦吗?一直安静地待着,不是很享受的一件事吗?”

    为何会苦?

    这些人,真的吃不了苦,只是蹲守而已,一觉万年,几次下去,十万年轻松而过,很苦吗?

    云霄愣了一下,想到了什么,有些无言,半晌才道:“也是,老大你的本尊是鸿蒙龟,寿元无限,一觉便是沧海桑田,哎,哪能理解我们的苦。”

    鸿蒙龟!

    上古时代就极其罕见的一种种族,数量可能不到一掌之数,而今……也许就这一只了。

    海底就是它们的家,睡觉,这是常态。

    一觉万年,也属正常。

    老大真的无法理解我们的痛苦,云霄也是郁闷,很快,又笑道:“老大,那这个城主,你要吗?不要的话,那可以让他承载其他圣城死气……”

    石雕缓缓道:“是星宏那个城主?”

    “是他!”

    石雕沉吟一会,“他的话……死气逆转,我见过一次……此人……有些特殊。死气逆转……承受的死气恐怕很多,这么下去,哪怕他自己不死,也要小心到处开启死气通道……”

    “老大……这……没事的吧?”

    云霄不确定,会开启吗?

    石雕缓缓道:“不太好说,一旦等他死气浓郁到了极致,他便是通道,他在哪,通道就在哪!不过……此人有个很大的作用,你们不知道。”

    云霄意外道:“什么作用?”

    “通道!”

    云霄还有些迷糊,石雕缓缓道:“勾连36城的通道!当你们无法承受死气,将死气转移给他,他也无法承受,其实可以将死气转移给我,或者转移给下一人……”

    石雕轻声道:“昔年,那家伙也想当这样的联通之通道,勾连36圣城,可惜,没能成功。现在的话……也许有希望……其他人,应该有几位,有些难以承受了吧?”

    云霄点头,“肯定的,再这么下去,我们的石化之术,就要被破了,一旦被破,我们承受不了多少年,一旦我们被腐蚀而死,死灵界通道,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开启了……”

    石雕缓缓道:“那此人,就是关键一点了,他若是可以连通36城,我还可以承受一些年,你们死气过于浓郁的话,可以通过他,再让他,转移给我……”

    苏宇,是个很好的连通器!

    连通死气的工具人!

    可以让36城的一些镇守,将死气通过苏宇中转一下,转移给石雕,这是双向的,苏宇可以承受石雕的死气,而石雕,也可以承受城主的死气。

    此话一出,云霄也是眼神微动道:“那这么说……他作用比想象的还要重要,可是……连通36城,他……恐怕做不到吧,哪怕大家都克制,可现在,死气蔓延,克制,也有大量死气存在,他承受不住的。”

    石雕缓缓道:“那也未必……现在他无法承受,不代表以后不行,我其实见过他一次,上一次,他逆转死气,我看到了,根本无法承受一城甚至两城之死气,这才没几日,他就可以了,甚至可以承受我的死气,你既然来找我,应该是觉得他可以做到,对吗?”

    “嗯!”

    “那就对了,再给他一些时间成长,也许……他真的可以完成!”

    这一刻,这只老龟也动了心思了,至于苏宇帮他承受死气,他不是太在意,他能撑住,关键是,36城中,有些人撑不住了。

    石雕缓缓道:“我前些时日,探查了一番,雨虹圣城可能无法承受了,若是此人还能承受的话,下一个,可以选择雨虹那边……”

    云霄急忙道:“天灭火急火燎地想要苏宇给他当城主……”

    “不用管他。”

    石雕淡淡道:“天灭性子急,实力也还可以,还能承受,他一旦有了此人当城主,可能会肆无忌惮,到处捣乱,天灭不急,轮,暂时也轮不到天灭去急。”

    “那老大你这边……我带他过来?”

    “可以!”

    石雕轻声道:“让他来吧,平日里,无需管我,除非真的有事,否则,我不会轻易离开的!”

    “好!”

    云霄点头,也是欢喜。

    至于天灭着急……急什么!

    就如老大说的,你又不是承受不住了,急什么急,苏宇就算承受住了老大这边,下一个,也轮不到天灭,得按需来。

    云霄得到了答案,却是不急着走,继续道:“老大,上古已灭,我们真要一直在这镇守下去吗?”

    “一直。”

    “可是……”

    石雕缓慢道:“没有可是,这是规则,任务,也是我们活下来的基础,否则……你已经死了。”

    “那还不如死了!”

    云霄不乐意道:“当年,我以为镇守三五千年便是极限,哪曾想,这一镇守……无数岁月,沧海化桑田!我再醒来,天已不再是上古天,人也不再是上古人,死灵通道让我们长存,却也禁锢了我们,生不如死。”

    石雕缓缓道:“夸张了,多睡会,再醒来,就没这么多想法了。”

    睡觉吧!

    镇守这么些年而已,再睡几次,也许,一切又重新开始了,急什么。

    “……”

    云霄觉得,老大这些年,大概真的睡懵了!

    算了算了,和一头长生龟说这些,没什么意义,再久远,对他而言,可能也只是一觉的事。

    “那我带苏宇前来,老大,可别睡着了。”

    “好。”

    云霄消失了,石雕继续闭目,镇守的通道下方,却是有一尊死灵,头戴王冠,平静道:“老龟,你要再选城主了吗?”

    石雕不理。

    那王冠死灵,淡漠道:“老龟,你想靠一个新人,来镇压我?”

    石雕还是不理。

    这头戴王冠的死灵,笑了一声,“那我等会看看,无数岁月之后,谁能接替我的位置……”

    石雕缓缓道:“你已化为死灵,何必执念不消,记忆都已残缺,何必呢?”

    “我不甘心!”

    那王冠死灵平静道:“我不甘心,不甘心化为死灵,我想向死而生,再度归来!老龟,昔年你杀我,我不服,诸天万界未乱,死灵也是万族之一,为何不可称霸诸天?”

    石雕闭目,不想回复。

    那王冠死灵笑了笑,开口道:“你这老龟,不想听的,永远都听不到!你等着吧,随便谁来,都撑不了多久,我不会就此罢休的,很快,这条通道,会成为死灵界主攻之通道!”

    “随你!”

    石雕淡淡应了一声,镇压你,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死就死了,何必执念不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