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495章 事后(万更求订阅)
    环绕夏龙武证道,各族准备已久的一战,随着噬神族两位半皇出现,击杀魔皇两世身彻底落幕。

    人族大胜!

    当然,也是底牌尽出。

    有收获,自然也有付出,战死日月数十,被万天圣屠杀日月数十,两大圣地化为焦土。

    万天圣,是真的狠。

    他连带着把两大圣地的天元圣地都给摧毁了,圣地内部的仓库,满满当当的宝物……万天圣没夺取,他把那些东西全部给焚烧了,化为元气,消散在了整个人境。

    资源没了!

    两大圣地积累数百年的宝物,付之一炬!

    倒是双圣府,元气浓郁的吓人,不过也在渐渐消散,朝其他各地散去。

    双圣府,哭声一片。

    这一战,损失最大的居然不是万族,不是大夏府,而是双圣府,日月全灭……也不准确,还有一些日月,几位侥幸没死的老人,少数几位参战的日月。

    两大圣地,不是没一人参战,前前后后,也有七八位日月参战,几位老人,几位中青年一代强者,这些人,都还活着。

    人境。

    各大府。

    战后第一日,各大府上空,忽然出现一幕天幕,上面,上演的正是大夏府南元之战。

    南元之战,陨落日月过百。

    人族日月数十!

    这一战,大夏府日月战死十多位,龙武卫近乎全灭……

    这一战,有人在浴血奋战,有人在旁观。

    有人在赴死,有人在怯战。

    这一日,有人在各大府放映这一幕,不说一言,不发一语。

    放映的不是夏家人,不是朱家人,而是一群青年。

    万天圣的侄孙,万明泽。

    他回来了,从诸天战场回来了,从夏家拿到了这东西,他带着他的青年联盟军,走一处,放映一处。

    他要给他叔爷平反!

    他叔爷爷不是叛徒,不是魔头,他斩杀了两尊无敌,一人还是人族叛徒。

    其他人,也都死有余辜。

    他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可他想试试,想让整个人族,看到这一幕,他叔爷爷,不是叛徒,也在浴血奋战,只是……激进了一些。

    屠了两大圣地,与蓝天为武。

    可蓝天,也在这一战中,带着他的圣教,在赴死,在作战,格杀了一位准无敌,纠缠了一位无敌。

    各大府都保持沉默。

    没人出手对付万明泽,对万天圣,大家也是态度难明。

    圣人?

    人魔?

    两大圣地的强者,多少和各大府都有些关系,有些是亲兄弟,有些是堂兄弟,有些是叔侄关系……

    这一次,万天圣屠光了这些山海日月,整个人境强者,都是滋味难明。

    万明泽不管这些,也不在乎有人会不会对他出手,他带着那些志同道合的青年联盟军,一处处去放映,他没掺杂自己的想法,他连万天圣屠杀两大圣地的影像都给找到了。

    他找到了万天圣一剑斩灭“求索”,一剑斩灭“战神”的影像,也在放映,他的叔爷,破了两大圣地,人族,再无圣地。

    民间,有人骂万天圣,有人骂那些不参战的强者。

    骂万天圣的,大多集中在他屠了圣地强者的时候,至于之前,斩杀了那些围观者,没人说什么,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可有人觉得,万天圣屠杀圣地日月山海,还是太过分了,那些人,未必都是不参战的,有些,可能的确是收到了命令,拱卫圣地。

    万天圣问都没问,全部给杀了!

    而这一点,也是万天圣说自己成魔的原因,他不问,不想问,不愿问,圣地已经腐朽,不连根拔起,不震慑世人,杀几个人,不足以让圣地彻底改变,彻底覆灭。

    圣地存在一日,便是腐朽继续的一日。

    所以,他选择了全杀。

    不给圣地留下任何复生的机会,没了山海日月的圣地,还叫圣地吗?

    无敌亲自主持?

    这也比那些山海日月强,起码,无敌知道人境的处境,知道还没到享受的时候。

    ……

    人境动荡。

    诸天万族,也在动荡。

    这一次,人族证道者不少,足足7人。

    而这一次,小族也捡了个便宜,证道的居然不少,有6位强者,在各自小界证道了,换言之,这一次有13位强者,证道成功。

    与此同时,诸天战场,一个新生的势力诞生了!

    古城联盟!

    35座古城,形成了一个联盟,至于最后一个,在哪,有人知道,但是……没人。

    那是唯一一座无人的古城!

    沉没在海中无数年,无人问津。

    而苏宇,也对古城城主们,发布了一条消息,或者说公告,一个月后,星宏古城举办古城之会,商讨古城联盟之事,瓜分星宇府邸名额。

    各大城主,纷纷响应。

    哪怕九大出手帮忙的城主,此刻,也没卸任,他们还在等待夏龙武帮他们解脱,至于夏龙武来不来了……等他稳定了境界再说。

    反正在这之前,最好加入古城联盟。

    苏宇的威势,诸天可见。

    各大上古石雕,对苏宇态度和其他城主截然不同,想在诸天混下去,没无敌撑腰可不行,其他城主平日里还得仰仗各族无敌。

    现在,若是真能形成联盟,古城石雕愿意出手,那一切好说。

    这也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

    至于其他各族,也没时间去管了。

    新证道的6位小族强者,正在收拢千域联盟的势力。

    魔族在动荡,神族、仙族有些想切割魔族在诸天战场的利益,包括魔族攻下的一些小界,最近也是热闹万分。

    这一次,魔族死了四位无敌,魔皇重伤。

    魔族在南部战场,占据了大量的宝物,大量的宝地秘境,不分出一些,怎么能行?

    当然,这时候,各族也没忘记继续压制人族。

    不但没放松,反而更紧了。

    人族多了足足9位无敌……8位!

    比以前更危险了,此刻,不压制,给人族崛起了怎么办?

    当然,这一次过后,人族短时间内没几个人能证道了。

    云尘、朱天道、程墨、吴寂……这些人倒是还有机会,不过,人族再来一次,可没这次简单了,这一次,苏宇说他有功,可不是空口白话。

    若不是苏宇,这一次不知要多死多少人,没有石雕出手,人境这边,最后几位陨落三世身的无敌,肯定是要出手的。

    出手……也许便是陨落,末郃这些人,可是三身合一状态。

    倒霉,遭遇了石雕伏击,才会迅速被杀。

    朱天道能威慑那么多无敌,也和两大毛球有关,否则,也没那么轻松。

    ……

    星宏古城。

    城主府中,苏宇没时间管其他地方如何。

    此刻的他,在逆转死气。

    将死气化为生气,一直保持死灵状态,他感觉自己都快完蛋了,还是转换回来。

    现在的苏宇,面临一个难题。

    他的阳窍,在不断吸收他的元气,速度很快,这玩意好像永远也吸不饱一样。

    肉身,苏宇这一次到此刻,完成了65铸。

    意志力,神文,都有很大进步。

    144窍穴的刀气,彻底完成了一变,这是夏龙武刀劈四方的时候,苏宇完成的蜕变。

    当然,不吞噬精血的状态下,苏宇是没法具备日月八重之力的。

    而这一次,他上次提取的天羿神族精血,全部耗空。

    储备许久的日月精血,几乎都用完了。

    日月玄黄液,他也用完了,天地玄光倒是还有不少。

    承载物,他还有3块,人族的两块,不知道能不能送来。

    “承载物还有3块,天地玄光还有不少,700多缕,我就剩下7铸了,绰绰有余了。”

    “神圣元气果,五行灵果,龙血果树,魔神果……这些都是蜕变元气用的。”

    “日月一重的精血倒是不少,还有400多滴……”

    苏宇却是不太看得上了,当然,可以拿来提取天元气。

    日月一重的精血,现在无法帮他提升实力了。

    文墓碑还在手上。

    这一次,苏宇就损失了日月玄黄液,其他的倒是没啥损失,收获倒是还行,起码实力提升了一大截,配合阳窍,更是提升巨大。

    65铸肉身,窍穴之力接近90万,阳窍全开,苏宇爆发力几乎能翻倍。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加成!

    阳窍,太强了。

    可惜,这么强大的阳窍,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大,一直需要能量提供,也就苏宇财大气粗,加上能吸收死气去满足,否则,都难以去满足阳窍的吸收。

    那样的话,他得和白枫的爷爷一样,一天到晚闭关了。

    “全力爆发,阳窍开启,接近180万窍之力……”

    这一次,苏宇和那些强者也交手过。

    大体上能判断出一些东西。

    正常情况下,日月三重,爆发力在80万窍之力左右。

    日月六重,200万左右。

    日月九重……苏宇之前搏杀过日月八重的战力强者,九重倒是没交手,到了七重,一般日月单纯看肉身之力,都要达到300万窍了。

    日月八重,恐怕接近400万,苏宇自己吞噬过日月八重的精血,大体上能感受到力量多强。

    九重的话,苏宇自己判断,大概在500万窍之力的样子。

    这些,都是正常情况下强者具备的实力。

    神魔中的强者天才,会更强大一些,摩多那这些人……或者说榜单上的那些天才,都不用特意去看境界,没意义,跨阶杀人都是常态。

    “任重道远啊!”

    苏宇感慨一声,按照他的情况,完成了72铸,实力能达到170万窍之力以上,不知道阳窍到时候还能不能再翻倍增加实力,若是能,苏宇战力超过300万窍之力。

    换句话说,他真到了肉身凌云,应该能战日月七八重强者。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具备了现在的实力。

    很可怕!

    苏宇完成7铸,不会需要太久。

    可见识了那些无敌征战,半皇出手,苏宇觉得,自己还是太弱,哪怕到了凌云,也打不过日月九重,当然,若是再完成元气蜕变……

    苏宇觉得,真到了凌云巅峰,打日月九重应该没啥问题。

    前提是,阳窍的问题要解决。

    否则,迟早出问题。

    吸收的死气太多,苏宇觉得,自己都要快变成死灵了。

    盘算了一下收获,检验了一下实力提升。

    苏宇又想到了很多人。

    万天圣,柳文彦,夏家,蓝天,朱天道……

    这一次,大明府出了一个牛百道,大明府也有三尊无敌了,大夏府损失惨重,但是多了一个夏龙武证道,两尊强大的无敌,也不错。

    南无疆证道了……

    玄甲……

    苏宇心中叹息一声,他其实更喜欢那个戴上面具的玄甲,而不是此刻的南无疆。

    当知道玄甲是南无疆的时候……苏宇也有些唏嘘。

    叶霸天的老师!

    柳文彦的师祖!

    自己,最少也得喊一声曾师祖,若是他不是南无疆,而是别人,是任何一位人族,苏宇都得佩服他,我人族就是厉害,居然能混到这地步。

    玄甲给苏宇的帮助,还是不小的。

    包括发展苏宇进入猎天阁,可能都是在保护他。

    可是……当苏宇知道,他是南无疆的时候,心情也很复杂,外人,比如朱天方和周天元,都混成了部长,苏宇觉得,这些人挺牛的。

    包括周天元!

    这个装死的家伙,苏宇都没觉得,有何不妥,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他周天元没背叛就行,还在此刻出手,帮助几人证道了,哪怕有周家两人。

    可苏宇没说什么,正如万天圣说的,人有私心很正常。

    大明王还把证道机会给了儿子,没给牛百道,牛百道也没说啥,人家得到的,给儿女多正常。

    可是南无疆……

    苏宇越想越是复杂,这位,这些年真的不知道多神文的处境吗?

    肯定知道!

    不可能不知道的!

    可是,他没回去,以他的实力,准无敌,真要带着云尘回归,这几十年,多神文没这么惨。

    两位准无敌!

    夏家蛰伏,苏宇没说什么,可这两位蛰伏……这可是真正的嫡系多神文!

    很复杂的感觉。

    苏宇其实知道,蛰伏,也许是更好的选择,比如这一次爆发,杀了叛徒,强大了多神文系的力量,趁机证道,让多神文系出现第一位证道的无敌强者。

    这是好事!

    可是……忍了无数年,作为柳文彦的嫡亲师祖,这就不合适了。

    柳家,可是因此而被灭了。

    “南无疆……”

    苏宇默默念叨一声,我宁愿你是玄甲,而不是南无疆。

    没再想他,他想了想,想到了猎天阁,忽然,苏宇笑了,戴上了白面具。

    下一刻,他取出了自己的猎天图册,现在,他的上级没了,上上级也没了,他想知道,现在还有人管自己吗?

    没有的话,那自己是不是可以继续使用这个身份?

    反正没人查到自己的位置!

    “呼叫猎天阁!”

    “……”

    ……

    猎天阁总部。

    安静无比的猎天阁总部。

    玄黄两部部长叛变,或者说恢复身份,干掉了数十位长老和白面,导致四部几乎被摧毁,此刻,猎天阁也在舔伤口。

    两阁阁主,两楼楼主,两部部长,还有6位无敌存在,不,其实是7位,执法部大长老,也是无敌。

    九大执法长老,此次死了两位,还有7位。

    7位无敌,6位准无敌,这是现在的猎天阁高端力量。

    不过,天部部长和东阁阁主一直在沉眠。

    此刻,整个大殿中,只有11人。

    5位无敌,6位准无敌。

    这些人一直保持沉默,直到外面有人喊道:“诸位大人……刚刚……玄九来迅!”

    “玄九?”

    一人冷哼一声,“什么玄九,苏宇就苏宇!”

    哪来的玄九!

    外面那人也不敢吭声,很快,苍老声响起,南楼楼主淡淡道:“知道了,转接到这边来。”

    “诺!”

    南楼楼主轻声道:“看看他想说什么吧,这家伙……现在实力不弱,势力不弱,猎天阁这一次损失惨重,但是也完成了任务,最少……诸天乱世接近了。”

    他说完了,地部部长阴沉道:“不说这些,苏宇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可以放放,一个玄九,不算什么,我现在只想知道,真正的玄部和黄部部长去哪了?”

    “朱天方入阁应该有一百多年,百多年前的事,具体哪里出了问题不说,可周天元,50多年前的事而已,那时候,玄部可是有部长的……”

    此话一出,不少人看向南楼楼主。

    按照地位来排序,整个猎天阁地位最高的是沉眠的两位,之后就是南楼楼主。

    再之后,是西阁阁主,然后北楼楼主,再然后才是地部部长,执法大长老……

    南楼楼主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周天元入阁,我是知道的。”

    众人不吭声,猜到了。

    “当初叶霸天陨落,人族说我们出卖了他们的行踪,一直和我们纠缠不休,杀了无数猎天阁成员,几位还记得吧?”

    众人微微点头。

    “后来,天部部长沉眠中醒了过来,和大周王暗中交战了一次,再之后……人族不再追究,但是,周天元也趁机进入了玄部。”

    地部部长冷冷道:“那原来的玄部部长呢?”

    南楼楼主沉默了一阵,开口道:“还活着,这事,征求过他的同意,他去两位沉眠地了,在那边潜修。这件事,我没说,周天元也没对我们的人出手,真正出狠手的是朱天方!”

    周天元没杀猎天阁的人,杀人的是朱天方,那是真的狠。

    “朱天方怎么进来的?”

    南楼楼主摇头,“这个……真不清楚!上一任黄部部长,我记得没错的话,是八百多年前加入了猎天阁,中间怎么换人了,我一点不清楚,也许……只有那两位知道。”

    就在他们谈话间,一人无声无息进入了大殿。

    几人瞬间出手!

    那人却是急忙道:“我是玄部部长……”

    “周天元,你找死!”

    那人无奈道:“我是真的,周天元自己现身了,当年的协议也到此为止了,真的,天部部长作证!”

    话音落下,一道虚影呈现,轻声道:“好了,他是真的,周天元不再是猎天阁成员!”

    “见过部长!”

    几位强者,纷纷问候。

    这位和东阁阁主,才是猎天阁的灵魂。

    天部部长本尊并未降临,轻声道:“朱天方之事,可能和大明王有关,大明王也许杀了上任黄部部长,塞进来了朱天方……”

    众人意外,不可能,杀了那位,肯定有异象的。

    天部部长平静道:“也许是在某处遗迹中斩杀的,或者干脆就是他发现的第二座遗迹中杀的,也许那遗迹……是黄部部长夺取的……”

    “四百多年前,黄部部长可能去了人境,我们都不知晓,被他伏杀了,也许面具没有破碎,那大明王可能自己暂代了一段时间,之后,又交给了他儿子。”

    此话一出,众人无语。

    大明王!

    “这朱家,潜心积虑地潜藏,哼,这一次,倒是暴露了个彻底,朱天道杀四尊永恒……你们知道什么情况吗?”

    “应该有点问题……未必是朱天道杀的……”

    天部部长淡淡道:“那三人陨落在另外一处通道,那一处通道,就在噬神古界附近,可能和噬神族那两位有点关系……”

    几人点头,他们也不信朱天道可以一杀四。

    当然,这个没证据,谁敢去问那两位噬神强者?

    天部部长也没再说,很快道:“黄部部长暂时空置,苏宇刚刚联系猎天阁,想说什么?”

    刚归来的玄部部长笑道:“我和他聊聊……”

    正说着,执法大长老淡淡道:“部长,人族……不会在猎天阁还有隐藏吧?”

    天部部长笑道:“有没有,都无所谓,我也不在意诸位的种族,诸位的种族若是遭遇危机,几位也许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只是希望,诸位出手之前,不要学朱天方……他太狠。”

    周天元不算叛变,只能说,恢复了自己的身份。

    朱天方,那是真的叛变了。

    这家伙,位置来的就不正当,可能是他爹那个老货,杀了真的部长。

    此话一出,几位无敌沉默。

    叹息一声,都没再说。

    猎天阁,本就是鱼龙混杂。

    这一次是人族遭遇危机,若是他们的种族遭遇危机,他们会出手吗?

    不好说。

    而天部部长的意思很明确,你出手随你,别学某人,直接下杀手,坑杀了几十位日月就行,朱天方倒是不声不响的,杀人倒是狠心。

    而此刻,回归的玄部部长,拿着猎天图册聊了几句,笑道:“苏宇说,他还想加入猎天阁,最好能把星宏古城的猎天阁开起来,包括其他34座古城……给他个长老就行,他统管35城猎天阁分部,要不然……不给咱们在圣城开业。”

    “……”

    众人无语,上瘾了?

    还要当!

    你身份都暴露了,你居然正大光明地当长老了,还要猎天阁继续开业,不给当,你还要打压猎天阁?

    “不行!”

    “苏宇这混蛋,恨不得弄死我们猎天阁!”

    “也不是不行,苏宇能力还是有的,而且他现在还要联盟36城,没他许可……这猎头阁分部恐怕也难开业了。”

    “我也觉得可以,猎天阁不缺各族强者天才,苏宇身份暴露了,我们知道他是苏宇,这就足够了,当然,各部东西放少点,免得被他劫了。”

    “只要不让他参与一些机密,我觉得让他担任长老也不是不行。”

    “他手段还是足够的,在人境,之前猎天阁名声大噪,还收纳了多位人族日月入阁……说起来,苏宇倒是没杀几个猎天阁成员,他和朱天方不可同等对待!”

    “……”

    几位无敌和准无敌都在发表意见。

    给苏宇一个长老的位置,不是不可以的。

    而且,苏宇真捣乱,那猎天阁对外窗口就没了,35座古城若是封杀了猎天阁,损失也很大,这些分部,都是猎天阁对外的窗口。

    没了这些分部,猎天阁再想收集情报、发展业务,难度很大。

    关键是,人家现在要掌管35城。

    虽然未必能成,可抱团取暖,成功率还是很高的。

    苏宇这家伙,能和石雕达成一致不说,出手也大方,这一次,说给承载物,那是二话不说,直接就给了,一个给了天河城主,一个给了青狐城主。

    青狐城主为他杀了人,引走了炎魔。

    天河城主……这个大家就不好说啥了。

    后来的那6位城主,没少骂人,苏宇说好的给城主的,还以为只算后来的6位,哪知道这家伙给了前面的,他们也没话说,之前没谈给不给前面的。

    不过苏宇出手大方,言出必行倒是真的,两块承载物……说实话,那些城主也只是赌一赌运气,结果苏宇还真给了。

    这玩意,可没那么好得。

    讨论了一阵,天部部长笑道:“他想当长老,给他当!他这一脉,南无疆不是之前担任玄甲长老吗?这个名号给他!连面具都省了,让他去找南无疆要,要到了,他就是玄部长老,也好,刚好省的被南无疆再次混入。”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没意见了。

    何况,不收都不行。

    ……

    “玄甲?”

    苏宇愣了一下,让我当玄甲?

    还真有些别扭呢!

    猎天阁答应,倒是不奇怪,不给自己当,自己找茬,他们也难受。

    至于为何非要当长老……人家好东西多啊,长老还有折扣。

    多好!

    不当白不当!

    猎天阁啥东西都能买到,承载物都行,长老五折优惠,这么好的政策,自己干嘛要走,何况,买卖完成了还有提成。

    当长老,提成也好。

    100块的东西,自己当长老,50块钱买,还有提成,长老提成更高,百分之一,比白面多10倍。

    自己花49.5买100块的东西,他不香吗?

    至于猎天阁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有啥。

    大不了面具不戴了,一直留在城主府,就图个买东西便宜,那也得继续加入啊。

    没看周天元当了个部长,贪污了一大堆,周家兄弟证道,4块承载物都有。

    搞不好,刘家的也是他们给的,那就是6块。

    再搞不好,秦家的都是他们给的……这个不知道情况,可见,周天元贪污了多少好东西,苏宇也恨不得当个部长,周天元才入阁多少年?

    五十年而已!

    猎天阁那边答应了,苏宇心情还不错。

    算你们识趣!

    要不然,真得关了你们的门,让你们喝西北风去!

    “不管他们了,闭关,突破72铸,然后……召开联盟大会,确定我老大的位置。”

    苏宇嘀咕几句,很快,将小毛球喊了出来,盯着小毛球看了一会,忽然道:“球爷!”

    “……”

    小毛球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苏宇也看着它。

    大眼瞪小眼一会,小毛球惊悚道:“怕!”

    “别怕!”

    苏宇笑呵呵道:“你怎么能怕呢,噬神族太子殿下,以后,你就是球爷!我们是好兄弟,好朋友,你爹妈就是……”

    “你爹妈?”

    小毛球接了一句,这个套路我熟,你都是这么认的,认了好多亲戚。

    苏宇笑呵呵道:“就是这意思,自家人……”

    “你总是想捏死我!”

    小毛球委屈,又有些抖了起来,不是怕的,而是嘚瑟,我大大厉害不?

    我麻麻厉害不?

    说实话……之前小毛球也不知道它们这么厉害。

    它知道啥!

    啥也不知道,只知道大大号称半皇,其他的……一概不知,现在知道了,厉害啊!

    苏宇笑道:“误会,都是误会,你看你,都晋级山海了!我给你吃的好东西多吧?爱之深恨之切,我每次都是故意吓唬你,让你进步快一点,你看看,跟着我才多久,腾空进山海了,快吧?”

    小毛球想了想,点了点身子,快!

    “所以呢,咱们是往事不纠,都是自家兄弟……”

    “你得补偿我!”

    小毛球跃跃欲试,眼神发亮。

    苏宇笑的和蔼可亲道:“你说。”

    “我……我要吃神文,先吃劫,再吃火……”

    砰地一声,苏宇一拳砸扁了它,哼了一声,“给我老实点,还抖起来了,你大大它们现在出不来,给我低调点,给你点颜色,你开染坊了?”

    小家伙,不打不成才!

    居然还惦记我的神文了,打不死你。

    你家那两位,还在噬神古界呢。

    小毛球讪讪,就知道!

    果然,就嘴上说说,动真格的就翻脸!

    讪讪地飞回意志海,继续舔舔神文安慰一下自己,算了算了,不吃了,香香的就是会骗人,骗球!

    苏宇撇嘴,猜到了你不舍得翻脸。

    还惦记我的图册呢!

    这小家伙,越来越阴险了。

    不能给它好脸色,免得这家伙得寸进尺,想吃自己神文,今天想吃神文,明天搞不好就得吃图册了。

    不过……以后不能再多说捏死的事了,这捏死了,它家那俩太恐怖了。

    先打好关系再说。

    而脑海中,小毛球也在想着,不能翻脸,要继续讨好香香的,迟早找机会吃了他那个香香的玩意,越来越香了,总觉得自己吃了,会变的好厉害!

    这一刻,一人一球,都心怀叵测,不安好心。

    一个皮笑肉不笑,一个满眼的无辜和呆萌,同时在心中骂对方,不是好人,笑的阴险,萌的虚假。

    反正苏宇不相信小毛球如此呆萌,这球不是好球,好球吃起神文和意志海没那么干脆。

    至于小毛球,更是不信香香的笑的灿烂是好心,笑的厉害的都是坏人。

    都打交道这么久了,谁还不知道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