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491章 吸吸吸(求订阅)
    夏龙武证道,夏小二跳出来了,血脉置换,这一点,是没人想到的。

    也没人知道,夏侯爷还会这一手。

    显然,这不是临时起意。

    他早就想好了!

    万天圣说,叶霸天这一脉重情,从叶霸天开始算。

    不,他故意遗忘了一人,他自己。

    他,夏龙武,夏侯爷,柳文彦,洪谭……

    都是那一代两代的多神文。

    夏龙武是他学生,夏侯爷算是叶霸天半个学生。

    这一刻,夏侯爷肉身炸裂,意志海开始崩溃,带着最后的不甘和绝望,只希望大侄子能成功。

    他骂了一声柳文彦!

    而就在此刻,恍惚中,他好像还看到了柳文彦,看到了这个讨厌鬼,混蛋东西。

    死,你都不给我死个安稳?

    “师弟……”

    一声叹息,在夏侯爷意识中响起。

    “师父没给你什么,我做主了,他的最后一枚神文,给你了……”

    就在这一刻,一条通天的时光长河呈现,万天圣咳血,走出了时光长河,看向远方,看向夏龙武,笑了。

    让我任性一回!

    你,毕竟是我学生。

    今日之后,无万天圣,无叶霸天,无多神文。

    叶霸天留在这人世间,最后一枚神文,轰隆一声爆裂!

    这是柳文彦留下的最后一枚叶霸天神文,之前的他都爆了,剩下一枚,让他可以战准无敌,也是叶霸天的主神文。

    此刻,这枚神文轰隆一声炸裂!

    时光长河呈现,万天圣拉着柳文彦,走出了时光长河。

    原本,他们是来支援夏龙武的。

    可没想到,关键时刻,成了夏侯爷。

    万天圣牵引着意志海,朝时光长河中走去,时光长河干涉现在,顿时,开始颤动,开始毁灭。

    魔族半皇,曾走出时光长河,带走了拉德。

    他是半皇!

    而万天圣不是。

    而此刻,万天圣却是走了出来,不断咳血,而柳文彦,爆炸那叶霸天主神文瞬间,冲击四方,让那些无敌稍微有些停顿。

    柳文彦也在咳血,笑道:“夏龙武快成功了,杀我们作甚,去杀夏龙武啊……”

    最后一刻,这些多神文系强者来了。

    化为魔头的万天圣,他放不下自己的学生。

    剩下一枚叶霸天主神文的柳文彦,他也放不下那个沉默寡言的夏龙武,他欠夏龙武的,欠夏家的,若不是为了他们,夏龙武无需立下杀戮无双的人设。

    所以,他们来了。

    万天圣告诫苏宇,不要来救。

    他却是来了!

    因为,这是他的学生,他的弟子。

    哪怕明知,来了,就很难走掉,他还是来了。

    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救下的不是夏龙武,而是这个不着调的侯爷。

    那些无敌不用他说,十多人朝那边飞去,破空而去,可对万天圣,对柳文彦,对夏小二,他们也是痛恨无比,该杀,当杀,必杀!

    多神文!

    又是这一脉!

    夏侯爷是,夏龙武是,柳文彦是,万天圣是,苏宇也是!

    这一脉,没几个人了。

    这一脉,一个无敌都没。

    可现在,这一脉,却是坏了他们的大事,坏了他们的好事!

    这一脉,诸天当杀之!

    万天圣的时光长河被几位无敌击溃,截断,万天圣的肉身开始龟裂,他不修过去,不修未来,此身死,便是陨落。

    万天圣倒是淡然,也坦然。

    他让苏宇不要犯傻,不要把自己保命的底牌暴露了,他却是暴露了自己的时光长河,强大的时光长河,穿透诸天的时光长河。

    而柳文彦,也来了,送上了自己最为珍贵的最后一枚师父神文。

    从今往后,叶霸天留在这人世间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没有叶霸天了!

    50年前的恩恩怨怨,50年前的阴谋诡计,50年前纠缠到现在的一切,都该结束了。

    起于叶霸天,终于叶霸天好了。

    这一刻,两位多神文系强者,送上了自己最后的东西,时光长河和那枚神文。

    原本,这是送给夏龙武的。

    柳文彦抓着夏侯爷的意志海,叹息一声,“怎么是你这胖子,不值得……”

    感慨一声,唏嘘一声。

    死胖子,没想到啊。

    还藏着一手呢!

    时光长河被截断,退路已断。

    万天圣倒是坦然自若,外围,却是有一人,歇斯底里。

    “你骗我,你骗我!你说,我们要一起踏遍千山万水的……你骗我……”

    万天圣看向远处,露出笑容。

    蓝天这家伙,愈加疯狂了。

    他和柳文彦来这,也只是送死罢了,是救下了夏侯爷,然而,也只是拖延瞬间,多搭上两条命罢了。

    若是苏宇这么做,万天圣会骂。

    傻叉!

    可人就是如此,我可以教训你,可以说给你听,你得听我的,然而……我却是可以做。

    很矛盾!

    万天圣曾教育过许多人,他说,在诸天战场大战,最忌讳这种情况,你的朋友,你的亲人,战死的时候,被包围的时候,你得退,得跑!

    留待有用之身,报仇雪恨!

    不要傻叉一般,哭着喊着,上去赴死,那是智障!

    他骂过很多人,骂他们白痴!

    都知道必死,上去了,多搭一个人头,你还去送死干嘛?

    不就是你朋友死了吗?

    不就是你亲人死了吗?

    报仇啊!

    他教了一辈子的学员,到头来,自己却是看不开。

    来做什么?

    送死?

    不就是一个学生吗?

    夏龙武跑了,现在的夏小二,连学生都算不上,还出手吗?

    管他去死!

    可是……他还是出手了。

    多神文系,重情,大缺点,大缺陷。

    他知道,但是他改不了,所以他对多神文的希望苏宇说,你不要这么做,我们已经错了一辈子,你不要再错,因为大家知道你的缺点,会针对这一点对付你。

    而他,却是来了。

    万天圣笑了笑,看了一眼柳文彦,柳文彦也很坦然,他没了叶霸天神文,也只是日月三重罢了,此刻,被无敌的威压压的血肉碎裂,却是牢牢抓住了夏侯爷的意志海圆球。

    五十年的蛰伏,没换来什么,死的好像也不值得,但是无所谓了。

    他看到了下方的苏宇。

    苏宇也在看他们,当夏侯爷出现的瞬间,苏宇就看到了,夏侯爷肉身炸裂,意志海要崩溃,他都看到了。

    他意外,他意外他看到了万天圣,看到了柳文彦。

    苏宇笑了!

    笑着笑着,哭了。

    真的哭了,不是为夏侯爷,而是为了这俩白痴。

    你们教我的东西怎么都不管用。

    你们说,不要送死的,不要螳臂当车,不要没事送死,你爹被人杀了,你都得跑,夏小二是你们爹吗?

    不是的话,你们出手干嘛?

    这一刻,一座古城降临在了他们中间。

    苏宇没指望石雕出手,石雕要在意规则,但是规则这东西……苏宇熟。

    他怒吼一声,一瞬间,锤爆了一尊上次被转换的日月后期古城居民!

    冥族的那日月,冥河王的儿子。

    你爹都死了,留你干嘛?

    等你报复我?

    日月后期被杀,一眨眼,古城中出来一人,不,一位死灵,星月君主。

    她看向苏宇,眼神发冷。

    苏宇杀了一尊日月后期的居民,按照规则,她这死灵君主就得现身了,杀一般的日月,可能会出现准无敌的死灵,杀古城居民日月后期死灵,出来的必然是她。

    可是,这家伙难道觉得自己会帮他阻挡那些无敌?

    你杀的人,要杀,也该杀你!

    “入城!”

    苏宇怒喝一声!

    他知道,平时这俩肯定不会入城,入城……苏宇就危险了。

    石雕在意规则!

    规则就是,无敌入城其实也没事,不杀人就行。

    真杀个把,出现对应境界的死灵而已。

    苏宇有些特殊,不好杀,但是不代表不能杀。

    可现在,那死灵君主出现,按照古城规则,那就得杀苏宇。

    万天圣叹息一声,瞎搞!

    不入城,这死灵君主杀苏宇……他挡得住吗?

    入城,这些无敌这次必然会入城的。

    石雕,不会破坏规则的。

    万天圣苦涩,傻叉,多神文一系都是这种傻子,迟早要灭,不灭才是稀奇!

    一群人都是傻子!

    可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群傻子,不是吗?

    若不是如此……自己岂会留恋。

    多神文……灭的该!

    这样的派系,岂能不灭,杀你一个,一群人送死,都白教了。

    万天圣苦笑,柳文彦也是无奈。

    万天圣拖着柳文彦,挥出一剑,手臂炸裂开,瞬间坠入古城。

    死灵君主出现。

    星月冷冷看着几人,看向苏宇,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

    是你自己坏了规则!

    之前苏宇杀人,杀死灵,都没死,不是不能杀,而是她觉得,苏宇到了日月转换成死灵,也许更好。

    现在,苏宇既然要自己送死,那就成全他。

    反正这家伙现在的实力,也到了能战日月的地步。

    趁着这机会,弄死他算了。

    免得麻烦!

    最近被苏宇吸死气吸的她都心烦,一个寄生虫,一天吸到晚,她还做不做别的事了,死灵界也有麻烦的。

    这一刻,星月出手了。

    而虚空中,那些无敌都笑了。

    夏龙武跑了,他们很愤怒,可是……买一送三!

    苏宇,万天圣,柳文彦,顺带着还有个夏小二……这一脉,笑死人了。

    说实话,杀一个夏龙武和杀一个万天圣,有多大区别吗?

    夏龙武再厉害,没杀过无敌。

    万天圣屠了两尊!

    苏宇是古城之主!

    柳文彦是叶霸天传人,有叶霸天神文。

    这些人加起来的分量,比夏龙武要重要,现在,不费吹灰之力,就给都弄死了,苏宇这古城之主自己找死,自己引出了无敌死灵。

    这些无敌,没有入城。

    而是看着星月,一巴掌拍向他们,拍向几个残废的家伙。

    这一刻,外围的那些城主们也纷纷摇头,龟缩回了古城,这苏宇……这多神文一脉……都是白痴。

    这关头,活一个算一个。

    排队来送死!

    万天圣和柳文彦也很无奈地看向苏宇,你喊我们进来,是喊我们一起被拍死,大家好一起上路吗?

    当然不是!

    星月是君主,打是打不过的。

    可是,我会规则。

    我懂规则!

    “进屋……”

    星月会破屋,这个苏宇懂,没关系,这一刻,他元窍逆转,阳窍逆转,瞬间化解了无数死气,一眨眼,再次逆转成了死灵,再次吞噬无数死气!

    都是星月的!

    星月是苏宇的转换者,她得维持苏宇的死气,一直保持压制,这是双向的。

    苏宇一逆转,一化解,一瞬间,她拍下来的死气手掌,瞬间力量薄弱了一些,而苏宇,怒喝一声,逆转,逆转,再逆转!

    化解,化解,再化解!

    等到死气手掌拍下来……万天圣迎击,居然一下子给击碎了。

    这一刻,天地安静了。

    苏宇看着星月,星月也看着他。

    当一位具备日月八重实力的家伙,瞬间来回逆转你七八次,吞噬你七八次死气的时候,加上之前被吞了几天……你确定,你还能有全力拍死万天圣这样的强者?

    哪怕他重创了!

    星月有些死机的感觉!

    她发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严重的无以复加!

    苏宇……逆转死气的速度,比她想象的要快许多。

    很快!

    苏宇若是不死……一旦她在死灵界征战,被这家伙逆转个几十次,遭遇强敌,苏宇没死,她是死定了。

    星月眼中露出死色!

    苏宇,要死。

    必须要死!

    他成为一个巨大的威胁了!

    而此刻,古城被封闭了。

    那些无敌也愣了一下,看向下方,看向苏宇,看向万天圣戳破了星月的死气手掌,无敌死灵,这么弱?

    不敢置信!

    怎么会!

    无敌死灵绝对不弱,一掌拍下去,重伤的万天圣不死也残。

    现在,却是没什么力量。

    被万天圣轻松给戳破了。

    万天圣都愣住了,什么情况?

    死气通道,存在于虚无之间,不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看不到,只看到苏宇不断怒吼,一会变成活人,一会变成死人,来回七八次之后……没之后了!

    苏宇大喜,真的有用。

    对,这就是规则!

    星月转换我,而我,其实也在限制她。

    “入屋!”

    苏宇低吼,不断逆转,疯狂逆转,若是一人,他逆转,星月都能干掉他了。

    可他不是一人!

    还有个半残的万天圣。

    万天圣全盛的话,都不用怕星月的,可是他半残了,可对付一个被苏宇不但疯狂消耗死气的星月,还是能抵挡住的。

    苏宇哈哈大笑!

    果然,真的可以。

    死气不断被他消耗,逆转,吸收,消耗,化解……

    星月眼神越来越冰冷!

    她感受到了,自己的实力在下滑。

    该死的!

    这混蛋!

    她很愤怒!

    ……

    城主府后殿。

    石雕也愣了一下,还能这么玩?

    这是要把星月玩残的节奏?

    刚刚那一刻,他其实在纠结,星月要拍死他们了,这是规则,来自上古的规则,自己……不该破坏这些规则。

    他很犹豫的!

    可是,当苏宇居然把死气玩出花来了,配合上万天圣,居然弄的星月有些要被玩残的节奏,星宏也有些呆滞,星月真要被玩死了……不会有事吧?

    不会造成古城动荡吧?

    可是,这也是规则。

    他要守规则,镇守都需要守规则,那现在……怎么办?

    不管了?

    古城封锁了,这次不是苏宇故意的,是星月出来,自动封城的,这也是规则。

    外面,一群无敌也看傻眼了,一个个皱眉,虎视眈眈。

    规则!

    古城不可破,破了,就是坏了古城的规则。

    之前苏宇若是出城,若是出手,他们杀了苏宇,那是理所当然。

    可现在怎么办?

    星宏也看向苏宇,半晌,他总算想明白了苏宇的意思,对,他守规则,他现在对付的是星月,这一切都在规则内,一旦这些人破城,星宏可以不出手,但是,会出现大量无敌死灵对付他们。

    当然,那时候星宏也可以出手,也符合规则。

    主动找茬,石雕不想帮苏宇打破这个底线。

    可若是无敌攻城……就不用在乎这个了。

    那时候,他帮苏宇也行,不帮也行,因为会出现同等数量的无敌死灵,对付这些无敌。

    其他各城城主,也一脸震撼地看着这边。

    真的,一位死灵君主,被苏宇玩残了。

    他们不太明白其中的道理。

    他们只看到,那死灵君主,此刻,不断怒视苏宇,眼中死气爆发,却是被万天圣阻挡了。

    而万天圣,也是意外地看着苏宇。

    艹!

    什么情况?

    死灵君主这么弱的吗?

    不,他有些懂了。

    被苏宇吸的!

    这家伙,疯狂在吸收星月的死气。

    苏宇这时候那是管不到任何东西了,吸,我吸,我疯狂吸!

    我逆转,再逆转,继续逆!

    我要把星月拖住!

    我让你打我,三天后,你打不死我,你就得走,不用三天,也许……今天我能先把你打死,当然,前提是打死了星月,不会出现更强大的死灵。

    算了,不能打死星月。

    打死了,一旦出现别的死灵君主就麻烦了,自己可没和别的死灵君主建立通道联系。

    他喊道:“府长,不要杀她,拖着!”

    星月:“……”

    万天圣:“……”

    你认真的?

    一位死灵君主出现杀几个半残的家伙,现在,苏宇在叫嚣着,别打死了星月,不然会麻烦。

    局面,一下子变的诡异了起来。

    外面的那些无敌,一下子有些无措起来。

    怎么办?

    强行破城?

    搁在以前,大家会做,就在城外破城,死灵出不来,城内的家伙等死吧!

    可是,自从星宏出来了,一拳打爆了无数无敌三世身,现在这些无敌也都忌惮,要是在城外破城,把那家伙引出来了,再引出数十位上古无敌石雕怎么办?

    这里十多位无敌,不够对方杀的。

    一部分,已经去追杀夏龙武了。

    就在他们迟疑的瞬间,远处,一声怒吼,愤怒无比的吼声,响彻世界。

    “二叔,我让万族为你陪葬!”

    霞光映射诸天战场!

    周破龙证道,只是霞光,周破天、秦镇他们都是,只是霞光映射数千里,这是天地异象,见证你证道无敌。

    可这一刻,夏龙武证道。

    霞光映射数千里,甚至辐射上万里,非但如此,虚空中,一朵朵云彩降临,海量的天元气帮夏龙武铸身,无数的日月玄黄液在帮他强化窍穴。

    不止这些,这一刻,一朵朵血云降临,轰隆一声,血云覆盖数千里,魔界,再次震荡了一下。

    一尊魔王被他斩杀了!

    夏龙武疯了,疯狂无比,持刀横跨时光长河,硬生生斩断了对方的时光长河,在时光长河中,搏杀了对方的三世身,看的牛百道都在傻眼。

    疯了!

    这夏家的疯子,疯狂起来,真的不是人。

    不要命了!

    时光长河都敢进去搏杀,一旦打破了时光长河,很容易迷失在其中,影响到过去未来,把自己给折腾死的。

    夏龙武此刻却是不管这些!

    他疯狂,他后悔!

    他没想到二叔会这么做,他想着,自己这次大概是必死,能拖延一段时间算一段时间,帮别人也好,帮老师完成心愿也好,总之,他都想做点什么。

    他若是知道,二叔这么做,他不会答应的!

    也不会一直拖到二叔来诸天战场的!

    夏龙武嘶吼着,咆哮着,此刻,他的时光长河在蔓延,越来越宽广,他朝那些朝他飞来的无敌飞去,怒吼着,他证道成功了!

    但是他不开心,他没有丝毫兴奋。

    他要搏杀了这些家伙!

    哪怕杀不了多少,他也要搏杀一两个,祭奠我二叔。

    他飞蛾扑火一般,朝那些无敌飞去。

    哪怕对面人很多。

    此刻,那些飞来的无敌,倒是有些惊惧了。

    这杀胚,证道成功了!

    而且,看这架势,是不死不休的意思?

    后方,牛百道也是咋舌,顺带着……证个道。

    我牛百道,也时来运转了啊!

    我他么今天证道,居然没人阻拦我了,不,有个无敌,结果被发狂的夏龙武生生给搏杀了。

    他看夏龙武飞蛾扑火一般,朝那边飞去,一边合道,一边喊道:“别去啊,你去了,对得起夏小二的性命吗?”

    说着说着……愣了一下,忽然惊恐道:“回来,夏小二陨落异象没出现……”

    正红着眼,含着泪,要去搏杀无敌的夏龙武,忽然朝远方看去。

    准无敌陨落,也有异象的。

    残日坠毁!

    没有吗?

    没陨落?

    稍微愣了一下,夏龙武脸色一变,二话不说,掉头就跑,他前方,十多位无敌刚刚被那架势都给镇住了一下,此刻……一个个回神了,纷纷朝夏龙武追去!

    杀了他!

    这家伙刚证道就搏杀了一个无敌,这是个杀神,他若是不死,也许很快就是下一个大夏王,下一个大秦王!

    而喊完了那一句的牛百道,刚松了口气,脸色一变。

    卧槽!

    十多位无敌,都在朝这边飞。

    我这运气,真的不行吗?

    他暗骂一声,也是侧头就跑,该死的,夏龙武,别往我这边跑。

    还好,夏龙武并未来他这边,夏龙武也看到了那家伙在证道,瞬间扭转方向遁逃,可后方追杀而来的无敌,还是有一人朝那边杀去。

    牛百道狂骂!

    我就知道,我知道我运气没那么好,果然,该来的还是躲不掉的。

    好在,夏龙武证道,他在旁边待着,夏龙武证道,天降异象,无数宝物天元气降落,他顺势吸收了不少,夏龙武那杀胚光顾着杀人了,都没怎么吸收,便宜他了。

    此刻,他在人境鏖战许久,又自我打磨了一段时间,沉淀了四百年,今日,要见成果了。

    牛百道身上也冒出了霞光,这是合身证道的开始。

    他要开始正式证道,三身合一了!

    而他,也很疑惑,夏小二没死吗?

    难道说,被万族抓了,准备威胁夏家?

    距离太远,哪怕无敌,看的也不是太清晰,也没时间去看。

    ……

    他们一左一右,遁逃了。

    而古城这边,大家都看到了,看到了那证道异象,看到了那血云汇聚,感受到了无敌陨落。

    夏龙武,击杀了一尊无敌。

    那倒霉的无敌,刚好就在发狂的夏龙武身边。

    而苏宇这边,苏宇也看到了,但是顾不得多看,他现在得不断逆转死气,吞噬死气,星月已经气的要发狂!

    不!

    她堂堂死灵君主,对付一群残兵败将,她居然被人限制了。

    苏宇这疯子,到底要吞噬她多少死气!

    “该死!”

    星月怒骂一声!

    一掌再次拍出,万天圣也一拳轰出,打破了那一掌……万天圣也是有些古怪,我……我没怎么出力,苏宇这是真把这死灵君主吸的腿软了?

    外围,那些无敌也急了。

    艹!

    这死灵君主,水货吧!

    最多准无敌的实力!

    哪怕比准无敌强点,也强的有限,而半残的万天圣,也不比准无敌弱,搞什么呢。

    那些无敌迅速汇聚,全部聚集到了古城之前,有人传音道:“破城吗?这……该死,夏龙武证道成功了!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家伙也逃过一劫?”

    愤怒啊!

    他们以为,苏宇死定了的。

    而苏宇,击杀日月高重的居民,引出了星月,其实也有意借星月之力,对付一下那些无敌的,让那些无敌忌惮,让那些无敌没敢第一时间入城。

    否则,真要出现个日月死灵,万天圣他们入城,在封城的刹那,这些家伙也绝对会跟进来。

    结果星月出现了,这些无敌觉得他们死定了,这才有些顾忌,没在那封闭的刹那入城。

    现在想进去,只能破城了。

    “要破城吗?”

    一群无敌,有些犹豫。

    星宏出城的事,就在眼前。

    拉德死的悲催,冥河王也是,这两位,都是因为星宏才死的,因为三世身都被打爆了。

    谁愿意自己的三世身被人打爆?

    可现在,这些人在城内,眼看着死不了,怎么办?

    愤怒无比!

    外面,无敌还有接近20位,难道就这么看着,他们在玩弄一位水货死灵君主?

    有无敌愤怒无比,怒骂道:“废物!死灵君主都是这样的废物吗?”

    真的生气!

    打半残的几个家伙,你的死气掌,怎么跟水做的一样,一碰就碎!

    城中,星月眼中火气沸腾。

    废物?

    我是废物?

    我被一个混蛋,来回吸收了无数死气,如此之下,我都能压下这些人,我是废物?

    她很愤怒!

    比那些无敌还愤怒,一方面愤怒苏宇不干人事,一方面愤怒这些废物生灵,几十号人,居然放人进来了,没拦住,现在骂她废物!

    她是死灵君主!

    她不想杀苏宇,完全可以直接放弃,你们这些混蛋,信不信我不干了!

    星月很恼火!

    外围的那些无敌,也是恼火无比,到底要不要破城?

    有人传音道:“破城,就在城外!我们这么多人,一人全力一击,打完就走,这一次我们防着石雕,上次大家是没料到,这一次不一样……”

    这一次我们有准备的话,一人一击,打出七八位死灵君主,让苏宇玩去。

    你们不死才怪!

    他们就不信了,所有的死灵君主都是水货。

    可是……有人迟疑。

    星宏出来了,大家都跑,那若是对方拦住一个,谁倒霉的话,不是完了?

    至于十几个人围攻星宏,废话,人家又不是只有一尊。

    现场就有16尊石雕!

    有无敌都要发狂了,难道就这么看着?

    对付几个残废的非无敌,都要如此憋屈吗?

    更是有强者,怒吼道:“还请各族皇者出面击杀夏龙武!击杀苏宇等人!”

    半皇呢?

    一个不出来,就靠我们吗?

    石雕这边,大家真的忌惮。

    半皇,总该没那么忌惮了吧。

    ……

    而此刻,星宏这边,正在和人聊天。

    “星宏,他们攻城,你出手吗?”

    “是啊,星宏,你出手的话,我们本尊别看就在这,出不去的,这些城主挡不住,话说,星宏,你这小城主不错,死灵君主这是克制不住他啊,借我们用一下?”

    “我看他这吸收死气的速度,吸个三五城死气没问题的!”

    “借用一下,我们用完了就还你!”

    “……”

    “都安静!”此刻,天灭发话了,“苏宇说好了,准备来天灭城当一任城主,他算我半个徒弟,我传承了功法给他……”

    天灭眼红了!

    他么的,我总算知道星宏为何可以随意去浪了,这苏宇,真的不是人。

    他这吸收死气的速度,是寻常日月九重的百倍了!

    废物天河!

    打了半天,屁用都没,看看人家,轻轻松松,把一尊死灵君主给弄的要发疯了,气死了,都不知道算不算死灵了。

    而城内的苏宇,自然是听不到,看不到的。

    他只记得一个字,“吸!”

    吸死星月!

    而星月被吸的死气不断波动,打了万天圣一阵,怒视一眼苏宇,愤怒冷哼,瞬间消失在古城中。

    不给人看笑话了!

    天大的笑话!

    她一个死灵君主,被自己转换的活死人给弄的实力大损,传出去了,她在死灵界都丢人现眼了!

    古城,安静了。

    苏宇还在吸。

    他都不知道星月走了,他也没时间去管。

    他继续吸!

    而万天圣和柳文彦面面相觑,再看苏宇,再看空中那些无敌……他们……会打进来吗?

    必死的局!

    可是,被苏宇给搅合了。

    他也没让石雕出手,就弄出了一尊死灵君主,把人家硬生生的吸跑了,这算啥?

    这还是危险无比的古城吗?

    这还是人人变色的死灵君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