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488章 源于大夏,终于大夏(求订阅)
    大战还在继续。

    人境内部,万族溃逃。

    一群人,跟着4位无敌撤离,战到这个地步,好处没拿到,死人倒是死了一大批。

    此刻,天才也好,准无敌也好,纷纷跟着溃散。

    诸天之外,也是大战不断。

    这一次,损失惨重无比。

    战到这个地步,万族是损失惨重,可作为主战之地,大夏府、大秦府、大明府、大吴府……各府日月,损失惨重。

    大夏府更是倾巢而出!

    数十位日月,战死过半,龙武卫损失殆尽,学府阁老们战死一大批……

    此刻,这些人都在奋力追杀那些溃逃的万族。

    ……

    遗迹。

    大家都顾不上了,好东西被拿走了,剩下的东西,万族没时间去夺,其他各家日月,也是怒火滔天,哪有时间去管。

    追杀再说!

    绝不能让那些人活着走出南元!

    有格杀无敌的朱天道在,怕什么!

    已经被夷平的南元,此刻,只剩下了空荡荡的遗迹。

    远处,四大无敌,已经带着人,朝一处人族不知道的通道飞去,那是万族教之前万族潜伏来的通道,此刻,那边也是撤离最安全的通道。

    这一战,在人境陨落多位无敌,收获却是不大,一个个万族强者,如丧考妣。

    ……

    南元。

    大地化为黑洞,地下水倒灌,唯独遗迹还在半空悬浮。

    就在此刻,遗迹震荡了一下。

    好像被触发了什么!

    轰隆!

    一道时光长河中的影像,贯穿了天地,映射数百上千里。

    正在追击战的那些强者,都忍不住朝这边看来。

    很快,大家都是一愣。

    那时光长河影像中,戴着面具的黄甲,忽然,一闪而逝,快的惊人,几乎没人看到,当然,现在大家都看到了,那时空翻动。

    原本,存在于遗迹中的白玉碑,瞬间消失,瞬间出现。

    时光长河,好像定格在了文墓碑上。

    黄甲,只是点缀。

    但是,大家关注文墓碑,自然会关注黄甲。

    随着原本的文墓碑消失,好像切断了时光长河一般,陡然,那时光长河中的文墓碑,微微闪烁了一下,好像映射出了什么。

    那白玉碑上,露出了一头巨兽。

    半透明状的巨兽!

    眼中,带着凶残,带着狡黠,带着得意……

    这一刻,哪怕在厮杀的无敌,也纷纷看向那边,下一刻,大汉王怒道:“混账!”

    他也以为文墓碑被苏宇夺走了。

    可是……不是!

    被人掉包了!

    “那是空空!”

    天荡神王陡然看向黄部部长朱天方,咬牙道:“空空!好一个空空!证道榜第三,原来……大家都成了笑话!”

    愤怒!

    人族和万族大战,无数天才鏖战,结果,便宜的是空空!

    最重要的东西,居然被空空夺走了!

    该死啊!

    东西要是被苏宇夺走了,那还好点,起码大家看到了,知道,是被苏宇夺走了。

    可若不是时光长河映射,他们根本不知道东西被空空夺走了。

    时光长河映射,不会有假的。

    而事实上,这一次也不是假的,而是真的时光长河映射出了这一幕,若是无敌回去了,有时间,复盘这一战,其实还是有可能发现的。

    东西,被空空掉包了!

    愤怒无比!

    该死,那我们打生打死的,难道都是为了成全那空空?

    混账!

    死了这么多无敌,包括追杀苏宇的三位无敌,两位是为了文墓碑,唯独拉德是为了承载物,这算什么?都算白死了吗?

    愤怒!

    无边的愤怒!

    连带着,人族这边,都愤怒无比。

    朱天方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皱眉。

    没多说什么,他是知道的,这遗迹,好像是苏宇弄出来的,时光长河映射……这是要把苏宇摘出去了!

    大概懂了这意思,他也没说什么。

    也好。

    既然如此,就让空空背黑锅吧,反正这家伙得罪了古仙皇,再得罪几个也没什么。

    这家伙能躲过天古仙皇追杀,那就能躲过其他人。

    ……

    时光长河映射。

    人境一角。

    黄甲看着那影像,张大了嘴巴,半晌,扭头看向黄九,喃喃道:“乖孙女,你爷爷我……好像要完!”

    卧槽!

    这是真的映射,还是人为的?

    卧槽!

    刚好就是我偷东西的那一幕,还他么映射出了我的本体,这是要完犊子啊!

    哪怕我给了朱天方……我也说不清啊。

    我要完啊!

    黄甲咬牙切齿,半晌,咬牙道:“走,找猎天阁那个通道跑路!这人境没法待了,诸天战场都没法混了,得换身份……”

    “长老,那文墓碑呢?”

    黄九急忙问了一句,黄甲咬牙道:“不给了!艹!原本还准备给的,现在给了……那我不是白背黑锅了?走人,不给了,我总觉得我被坑了!”

    骂骂咧咧的!

    我是不是被坑了?

    他取出了文墓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仔细探查了一下,皱眉,没被坑吧。

    这东西,他确定。

    遗迹开启,他就给换了,没人知道,没人动过,就是他看到的那一枚。

    当然,他也看不出什么神奇之处。

    正常的!

    真要给他看出来了,半皇就不会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怎么用了。

    他迅速收起,抓着黄九就跑,边跑边道:“跑路!”

    时空闪烁,他迅速消失。

    他刚消失,万天圣出现,微微皱眉。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杀了黄甲,死无对证,黄甲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可惜,这家伙实力很强,而且还能扭转空间,哪怕他,除非巅峰时期,否则想杀这家伙,动静太大。

    叹息一声!

    稍微有些遗憾,否则,杀了这空空,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那诸天万界,唯有自己才知道,东西还在苏宇手上,没人知道。

    因为一开始,他就弄了个假的。

    “算你命大!”

    万天圣喃喃一声,若不是伤势太重,今日定然要留下空空,现在,也算给苏宇留了点后患。

    算了!

    苏宇真被揭穿了,也不是没有保命的本钱。

    他看向南元,眼神微冷。

    ……

    片刻后,万天圣在南元上空悬浮。

    此刻,通道那边还在大战,可此地,天元气众多,日月玄黄潭被人打散,大家撤离的匆忙,也没人一一去捡这些。

    而现在,遗迹中有人。

    不少人!

    这些人,在捡东西,在翻看遗迹,在搜索苏宇和万天圣留下的那些功法。

    这遗迹,足以以假乱真。

    好东西真的不少。

    包括一些地兵之类的,都被万天圣时光长河冲刷,足以以假乱真。

    这些东西,苏宇出了大血,万天圣也搭上了多年的积蓄。

    为了造这个假遗迹,苏宇在诸天万界骗来的那些宝物,大半都给砸进去了,还好,东西大部分都收回去了,日月玄黄液和天元气,苏宇这次没机会收回去。

    总的来说,亏损不大。

    还得了一些承载物,还赚了不少。

    可赚,也是苏宇用命搏来的。

    万天圣扫了一眼,闭目,心中一叹,足足19位日月境!

    足足19位啊!

    这些人,带着一些天才,在搜索遗迹,在查找宝物,可是……大战还在继续啊!

    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曾出手过。

    他们看着大夏府那些将士去搏杀,他们都不曾出手。

    19位日月啊!

    万天圣似哭似笑,人境五十年,诞生的日月都没多少,当然,说的是文明师,战者倒是不少。

    可19位,堪比很多大府一府之日月了!

    这些人若是出手,拦下一位准无敌没问题的。

    哪怕都是日月前中期,那也没问题。

    何况……还有一些日月后期的存在。

    如此强大的一股力量,却是在看戏看了一天,看着无数人陨落,最后……他们在这搜索遗迹宝物。

    万天圣一声叹息,响彻遗迹。

    所有人心惊,纷纷朝上空看去。

    万天圣笑了笑,这个遗迹,是苏宇破碎了一块承载物打造的!

    很坚固!

    非准无敌,难以打破,哪怕准无敌,也难打破,所以之前承受无数人交战,都没崩溃,这也证明了一点,这遗迹很真。

    造假,没这么厉害。

    谁也没想到,苏宇舍得拿一块承载物破碎,来造这个假,包括夏家,也许都觉得,这东西,其实就是苏宇发现的那遗迹。

    除了万天圣和苏宇本人,哪怕其他人猜测,包括朱天道,都不知道这东西是他们造出来的。

    “万府长……”

    有人警惕地看了一眼万天圣,笑道:“万府长回来了……这遗迹……我们看没人了,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先收起来,免得被人趁乱抢走了……”

    万天圣幽幽道:“这遗迹,是苏宇的,一切都是他的!东西,还是拿出来吧,我转交给苏宇……”

    有人干笑道:“万府长,苏宇不是拿走了承载物和文墓碑吗?哦,文墓碑被那个空空抢走了,主要东西都没了,就是一些残渣……”

    “谁说东西就是苏宇的?”

    有人不以为然道:“这遗迹,可没写苏宇的名字。”

    苏宇的?

    写他名字了?

    开玩笑!

    万天圣笑了笑,出现在遗迹入口,开口道:“东西的确是苏宇的,也写了他的名字……你们看,那遗迹中,就有他写下的名字……”

    因为这是苏宇的遗迹!

    不是也是!

    就是大家怀疑的那个遗迹,现在,出现了,就是这一座。

    而这,其实也是大家的共识。

    除此之外,苏宇再无遗迹了!

    也好,再也没人会惦记什么遗迹了。

    有人真看到了苏宇的名字,却是不以为然,有他名字怎么了。

    有日月后期强者笑道:“万府长,你受伤不轻,这一次为人族立下大功,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疗伤吧……”

    “人族立下大功?”

    万天圣幽幽道:“没有没有,我没为人族立功,我也没那个意思,我杀焚海,杀冥河王,不是为了人族,只是为了……报仇!”

    他身上,隐约有黑气环绕。

    他曾劝苏宇,不要入魔,人境没那么糟糕,不要胡乱杀戮,不要一心沉浸在怨恨当中。

    他劝了苏宇,却是不曾劝过自己。

    他扭头看了一眼远处,那边,大战已经到了巅峰,数位无敌,都杀出了通道了……

    万天圣笑了!

    无敌走了!

    大汉王也走了!

    他侧头看向遗迹内所有人,轻叹道:“诸位,我万天圣……太狠,太毒,要怪……就怪我吧!”

    那些人脸色微变,什么意思?

    人群中,元庆东也是脸色剧变,他其实老早就想走了,可大家都不走,他一个不敢走,此刻,他忍不住惊恐道:“府长,我在大夏府,一开始年少无知,后来也是兢兢业业……”

    “嗯。”

    万天圣点点头,笑道:“可你的年少无知……差点害死了封奇。”

    元庆东脸色大变!

    “府长,不要,你……”

    轰!

    遗迹震动,万天圣一枚神文化剑,嗡地一声,横扫四方,噗嗤,一尊日月被斩。

    人群瞬间混乱!

    “万天圣,你疯了,我们是无敌后裔,万天圣,你要做什么?”

    有人惊悚无比!

    日月坠毁!

    一尊日月被杀了!

    下一刻,第二尊噗嗤一声被斩杀,万天圣喃喃道:“我在清扫罪恶,避战为罪,旁观为罪,夺权为罪,而我……也有罪!”

    噗嗤!

    又是一尊日月被斩,其他人大恐惧之下,纷纷朝他出手,可万天圣哪怕受伤极重,也是杀过无敌的存在。

    这些人,岂能和他交手?

    一般的准无敌,遇到了现在的他,也是九死一生!

    万天圣白衣如雪,此刻,却是渐渐沾染上了这些人的血液,如同一朵朵血色花朵,在他身上绽放开。

    后方,忽然出现两人。

    朱天道,蓝天。

    蓝天幽幽笑着,“杀的好,人间需要和平,还是来我圣教吧!”

    朱天道默默看着,很快,叹息一声,转身离去,“我不曾来过,你……好自珍重!姓万的,我这一生,佩服的人没几位……你……翌日,有缘再见!”

    他走了!

    走的有些萧瑟。

    人境大胜!

    斩无敌6位!

    大战主力,大夏府,大明府,大秦府……外加多神文一系。

    人境有日月数十,就在附近看着,不曾出手,他想过要好好收拾他们一顿,要告状,要去求索境,要去战神殿告状。

    大战结束,他要去找茬!

    可是……他不曾想,万天圣比他狠,比他直接!

    从此以后,还有敢避战的吗?

    还有吗?

    不怕再出一个万天圣吗?

    没了吧!

    400年的浮躁,400年的盛世,400年的权利欲,一朝而空!

    敢叫天地换新颜!

    哪怕,下一代还如此,起码会收敛一些,起码会持续几百年,400年的弊端,今日,一扫而空!

    而他……罪人!

    屠戮无敌后裔!

    屠戮征战功臣后裔!

    那些无敌,还在前线征战呢,后方,万天圣杀了他们的后裔,太狠,太毒!

    再大的功绩,也不足以弥补。

    外人不知道这一幕,不知今日这一切,只知道,万天圣,入魔了!

    而他,好像也没准备在人境继续待下去了。

    朱天道走了,说不出的无奈和悲哀。

    到头来,还是如此。

    他这一次,不顾一切,杀来大夏府,他其实付出了很多,他原本可以去诸天战场证道的,他没有,包括他的大哥,都可以不现身的。

    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现身。

    大明府,无人证道。

    牛百道也没有!

    牛百道回来了,参与了这一战,没能证道。

    朱家,陨落了5位日月境,其实,没什么收获,他大哥暴露了,他暴露了,牛百道暴露了,什么都暴露了……

    而这一切,其实和他关系很大。

    他想看看,大夏府,到底能不能一战,事实证明,他们赢了。

    身后,万天圣一剑一杀,血液,染红了衣襟。

    惨叫声,告饶声,痛骂声……

    外面,数百蓝天,疯狂无比,鼓掌,欢呼,雀跃,在风中起舞,在血液中起舞。

    我们都是疯子!

    他是,万天圣也是,比他还要疯狂。

    所以,他和万天圣其实很像,很好,其他人命令不了他,唯独万天圣,让他做什么,他就去做什么,让他杀准无敌,让他去拦拉德……他都去做了。

    一人持剑杀人,一人血液中起舞。

    群星坠毁,如同一场流星雨。

    美不胜收!

    噗!

    最后一剑,斩下了元庆东的头颅,万天圣轻声道:“不怪你,你说的对,你还年轻,年少无知,尽管你不比我小,可你真的年少无知……求索境把你们保护的太好。”

    “打下这万世和平,无敌征战,不就是为了你们吗?”

    “我不怪,也不怨……可不该坐视,冷眼旁观!更不该,打压多神文,更不该,让他们成为靶子,落井下石……”

    万天圣轻笑道:“你们有罪,我也有罪,所以……我非人族,我……是魔!人魔!”

    噗嗤!

    头颅炸裂,最后一刻,元庆东看着他,眼神倒是没太多怨恨,只是有些无奈,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

    这些人,疯了。

    大夏府,好多疯子。

    为什么要让我来?

    我不想来的!

    他早就看出来了,可他……无法去改变什么,今日,陨落了,也安心了,我总算可以不用那么害怕,那么紧张了。

    万天圣看着一地尸体,笑了笑,踏空消失。

    身后,蓝天舞动天地,跟着他,为他歌唱,为他欢呼。

    ……

    远处。

    苏宇回头,看着那群星坠毁,眼神茫然,带着一些痛苦。

    万天圣,回不来了。

    此生难回人境!

    在他最巅峰的时刻,在他最该接受人族膜拜,朝拜的时刻,他走了另外一条路,正如他不再捞取过去未来,万天唯他万天圣一般!

    不修过去,不求未来,他是万天圣!

    五十一年前,他也许看透了一切,想通了一切。

    夏侯爷说,大夏文明学府,是他最后的囚笼。

    不,错了!

    多神文系,是他最后的牵挂。

    一次又一次,今日,大家都有了出路,三代回归,云尘回归,柳文彦晋级日月,夏云奇他们晋级日月……这才是他最后的囚笼破碎之时。

    他看到了石雕为苏宇出手,他给苏宇上了最后一课,放出了心中的魔。

    ……

    求索境。

    圣地。

    人境两大圣地之一。

    哪怕大夏府战斗的日月坠毁,无敌陨落,这圣地,依旧祥和。

    美中不足的是,外围,多了点青色。

    那是庄稼在生长。

    一人一剑,万天圣沿着田间小道往前走着,生怕踩坏了那些青苗。

    求索境,正门。

    两位护卫,看到来人,喝道:“谁?”

    噗!

    剑出,人陨。

    “蓝天,帮我遮挡一下异象!”

    “好!”

    蓝天笑靥如花,虚空颤动,整个求索境,瞬间被一层灰雾遮掩。

    万天圣悬浮在空。

    求索境中,走出了许多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有人认出了万天圣,看他满身是血,忍不住惊骇道:“万天圣,你怎么来了?”

    万天圣平静道:“今日,万族战大夏!大夏府求援,山海日月来援,求索境除了几位老人,其他人,为何不参战?”

    有人皱眉道:“求索境是圣地,此地极其重要,有无数文明传承,还有天元圣地存在……”

    “懂了!”

    万天圣微微点头,“11尊日月,37尊山海,合计48人!”

    众人皱眉。

    嗡地一声,一剑斩出!

    一位日月,头颅炸裂。

    “啊!”

    “救命!”

    其他人纷纷四散而开,乱糟糟的一片。

    万天圣只杀山海日月,那些少年,青年,他没有出手,他只是边杀边道:“诸位,记住了!这人境,是先辈们打下来的,先辈们庇护苍生,所以,苍生赋予你们特权,赋予你们权力,你们可以不用完成任务,不用去为一切资源挣扎,你们享受最好的,得到最好的,你们是人上人……这是你们该得到的,因为你们的父辈,你们的祖辈,在征战诸天!”

    “可这一界,还不是太平之界,万族围困,人境并非盛世!日月山海不战,谁去战?”

    “若是不敢,不愿,那就一辈子留在腾空凌云,大战,不需要你们!”

    “可到了山海日月,大战之时,岂能不战!”

    他一边杀戮,一边笑道:“所以,我杀了他们!我希望你们记住,记住这一日,记住这一刻,你们的父辈,被杀,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避战不战!”

    “圣地?笑话!圣地算什么?”

    “天元圣地?可笑!人境无圣地,唯有打下来的江山!”

    “圣地,什么都不是!”

    “……”

    杀戮中,群星再次坠毁,血液弥漫天地,白衣彻底被染红。

    无数弱者,惊恐无比地躲到远处,看着这杀人魔头。

    这魔头,杀光了圣地的日月和山海!

    一个没留!

    算上之前遗迹中的那些人,这一日,万天圣屠杀了30位日月,60多位山海境!

    万天圣咳血,笑了笑,淡淡道:“还是有点反击之力的,连我也能重创,我想,真出手的话……杀一个准无敌还是有希望的!”

    他走到了后方的天元圣地,那边,有天元果树。

    他笑了笑,一剑斩出!

    轰隆一声巨响!

    圣地?

    不,人境不需要这个。

    天元圣地?

    这只是这些人的自家领地罢了,没必要留下,你们既然要保护圣地,那就……让圣地给你们陪葬好了。

    一剑将圣地斩开!

    他走出了求索境,看着虚空中那两个大字,求索!

    他笑了笑,转身一剑,轰隆一声!

    求索炸裂!

    从此以后,人境没有求索境!

    “我去去就来,你再帮我遮掩片刻……”

    万天圣说着,蓝天嬉笑道:“去吧去吧,是去战神殿吧,去杀个痛快,记得回来喊我,我和你一起走……”

    “会的!”

    万天圣消失了!

    片刻后,远处的战神殿,一道道日月坠毁!

    又过了一阵,万天圣被血液包裹,飞回。

    咳血道:“走了,还是有点实力的,可惜了……”

    很快,笑道:“我今日,屠了40位人族日月!”

    蓝天笑靥如花道:“你真是魔头!大魔头!人族日月,你杀的最多!”

    “咳咳咳……”

    血液,不断流淌,万天圣笑道:“是,我是魔头!两大圣地……没了!人境,再无圣地!走,继续,还有一些人需要清理,一些退役的将领,一些叛变的府中强者,一些对万族卑躬屈膝求和的家伙……还有,和你勾结的那些家伙,给我名单!”

    “好!”

    两人踏空而去,身后,11道光辉呈现。

    这一刻,双圣府动荡!

    后方,痛哭嘶吼声传出。

    有妇人,有青年,有少年,有稚童!

    万天圣,杀光了山海日月。

    拼着重伤,拼着一口气,他杀了足足40位日月境,而这一刻的人境,无人能拦。

    不,有人能拦。

    当他们离去的那一刻,求索境和战神殿,两边各自出现一道虚影。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无奈和悲哀。

    人境,还有后手。

    最后的手段!

    几位三世身陨落的无敌,但是还活着,还没死。

    大夏府被围,他们没出手。

    这一刻,两大圣地被屠,他们……依旧没出手。

    哪怕其中,甚至有几位是他们的后裔。

    两人都是长长一声叹息!

    说不出的无奈,我们……舍不得下手,也不想下手。

    可今日,那位入魔了,他出手了。

    “他……还要杀下去!”

    一人叹息,一人轻声道:“罢罢罢,让他杀吧!让他杀去!”

    “那……要不要……留下他?”

    “哎,不用了,让他走……功过自有后人来评……吾等……老了!”

    说不出的无奈和惋惜。

    功过后人来评吧!

    人境,不再有圣地,无圣地!

    ……

    这一日,万天圣杀戮四方。

    一位位背叛将领被杀,一位位杀过多神文系的强者被杀,一位位和万族教有勾结的人被杀。

    蓝天,最好的照妖镜。

    凡是和万族教有勾结的,没几人能瞒住他。

    杀的人头滚滚!

    杀的天地变色。

    ……

    杀到最后,万天圣回到了大夏府。

    此刻,此地也死伤无数。

    周明仁引来的那些人,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包括一位日月九重!

    大夏府,城主府。

    万天圣落下,看向夏虎尤,轻声道:“周明仁呢?”

    夏虎尤取出一个圆球。

    万天圣微微点头,片刻后,圆球呈现出周明仁的虚影,看向万天圣,笑了。

    “你回来了……你这衣服……真好看!”

    周明仁笑了,“万天圣,你和叶霸天,真的太强了,太有天赋了,和你们同代,真让人嫉妒!”

    万天圣笑了笑,“我要走了。”

    “猜到了。”

    周明仁轻笑道:“你是来送我一程的?不需要……我自己走,也会走,万天圣,你说……人族……能出皇吗?”

    “太远,我不知道。”

    万天圣看着他,笑道:“你看不到了,我也未必能看到……也许看到的时候,就是我陨落的时候,我……是人魔!”

    周明仁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缓缓道:“那让我这老朋友,送你最后一程吧……”

    虚影燃烧!

    “天圣,还记得……还记得那一年吗?你,我,霸天,我们在说,若是来日证道,我们封号该叫什么?”

    周明仁笑着,“我说,我要叫仁明王,仁义,明理,事实证明……我做不到。”

    “霸天说,他若证道,就叫霸王!横行霸道,霸道万界,事实证明……他也做不到。”

    “唯独你,你说,你就叫万天圣,不为王,不为皇……你好像……做到了……”

    他声音渐渐消散,最后一刻,一轮残月坠毁!

    万天圣默默看着,许久,看向夏虎尤:“今日起,大夏府……无多神文系!夏太子,万某,请辞!”

    夏虎尤眼中含泪,笑着点头,“万府长……请辞,我允了!府长,一路顺风!”

    “多谢!”

    万天圣笑了笑,看向远处,看向大夏文明学府,没再回去,一步踏入虚空,消失在大夏府。

    城主府中。

    夏虎尤默默注视着,微微躬身,送万府长,送万天圣!

    大夏府……再无多神文!

    今日之后,多神文,源于大夏府,灭于大夏府。

    哪怕翌日再现,也不是现在的多神文。

    没有了叶霸天,没有了万天圣,没有了他们……便没有了多神文。

    “师祖爷……一路顺风!”

    默默说着,默默念着,默默祝福着。

    父亲,他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