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471章 黄甲和黄九(万更求订阅)
    南元。

    聚集的强者,越来越多了,哪怕被杀了20多位日月,依旧阻挡不了大家的热情。

    “柳文彦来了吗?”

    “他来了,是不是遗迹就能开启了?”

    “那也不一定,他来了,就一定能开启遗迹?让苏宇来差不多!”

    “……”

    议论声很多。

    沸反盈天!

    强者们也多,天才也多,这几日,天才交锋,强者大战,时常发生。

    人族和人族交手,人族和万族交手,万族和万族交手,都是常有的事,神魔也不是朋友,仙龙也不是一体。

    就在此刻,有人喝道:“猎天阁的,打死他们!”

    话落,远处,一道日月八重气息爆发,那尊差点被打爆的魔神,瞬间杀来,顺带着,还有一尊神族的日月九重。

    而刚进入,或者说潜入的两位猎天阁成员,吓了一跳,一位无面长老,拉着一位白面瞬间遁逃,那白面还在吼道:“误会,真的误会,我们不是猎天阁的……”

    “还想骗人!瞒得住吗?杀了他们!”

    那白面脸色大变,艹!

    十多位日月杀来了!

    他惊恐道:“长老,走,快点走!跑啊!”

    长老一声不发,闷头就跑,哪怕他是日月八重,此刻也是跑的飞快,不跑不行,后面好几位日月七八重的在追杀。

    “误会啊!”

    凄厉的吼声传来,那白面凄凉道:“我不是……我是黄九,猎天阁叛徒黄九啊!”

    我认了!

    我是叛徒,行了吧,我是叛徒!

    我就是想着,白面这面具不错,还能遮掩气息,这几日他和长老一起闭关去了,我真不知道咋了啊,这猎天阁怎么成这样了?

    人人喊打了?

    我真的啥也不知道啊!

    他寻思着,猎天阁专业负责打探消息的,现在人境消息,当然是南元最畅通,以前,哪里大战都和猎天阁关系不大,猎天阁去探查消息,一般情况下,也没人会管。

    所以一出关,他和长老就来了南元。

    结果……咋了嘛?

    发生了什么啊?

    为何要这样对我们!

    他大声而又凄厉地吼着,“真的是误会,我不是猎天阁的……”

    后面,追杀的人其实信了。

    猎天阁的人不傻,此刻大概不敢跑来露面。

    这俩傻乎乎地就闯来了,大概率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然,不排除有猎天阁的傻子,觉得现在大家还能容忍他们,被杀了那么多日月,还能不当回事。

    此刻,听到对方是黄九,大概都知道情况了。

    那个傻叉黄九!

    污蔑玄九是苏宇,让猎天阁去找苏宇麻烦,结果被苏宇坑杀了一位长老的家伙,猎天阁都在通缉他了。

    尽管如此,还是有人喝道:“杀了他们!他们是大夏府的间谍!”

    此话一出,再次有日月杀出!

    杀了再说!

    这俩就算不是猎天阁的,也是大夏府的,别忘了,这俩背叛的原因,是因为勾结大夏府,出卖玄九,坑杀了彩一他们。

    既然如此,这俩也能杀。

    黄九和黄甲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后方,一道日月八重气息爆发,怒喝道:“大胆,尔等胆敢杀我大夏府之人,当杀!”

    轰!

    大战爆发!

    一瞬间,七八位日月后期参战,而黄甲和黄九都顾不得什么了,闷头就跑。

    疯狂遁逃!

    ……

    十多分钟后,黄甲喘着粗气,将黄九丢下,喘息道:“没人追了!”

    第一次!

    真的第一次,第一次他这位日月八重,跑的如此狼狈。

    太惨了!

    若不是后面有人阻拦,他被追上了,哪怕是日月八重,都有可能被打死。

    太可怕了!

    这几日,发生了啥?

    黄九也是喘息不已,半晌,哭丧一般,嚎叫道:“长老,完了啊!后面来的是夏家的那些人,现在咱俩,是笃定和夏家一伙的了啊!夏家为了咱俩,和四五位日月后期在开战,不是自家人,能这么卖力吗?”

    黄甲微微一怔,半晌无言。

    是的,夏家为了他俩,四五位日月出动,夏侯爷亲自出手,和神魔日月鏖战,你说他俩不是夏家的,谁信啊?

    这关头,夏家一言不合就开战,这是拼死都要保护他们啊!

    黄甲看了一眼黄九,半晌,忽然低沉道:“夏家知道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伙的,还如此做,这算是不打自招了吧?要不单纯的为了坑我们,要不……玄九有问题!夏家要坐实了咱们的身份!”

    黄九郁闷道:“我知道啊,可是……长老,咱俩的话,有人信吗?谁信啊!咱俩是猎天阁叛徒啊!”

    悲哀的事!

    我俩是叛徒啊!

    黄甲也是郁闷,忍不住道:“你说,那玄九到底有没有问题?”

    黄九思考了一下,不太确定道:“不好说,真的不好说,我现在更好奇的是,猎天阁干啥了,咱俩一出现就被人追杀,这是掘他们祖坟了?”

    黄甲想了想,也是,先弄清楚了情况再说。

    至于玄九和夏家的问题,先放放。

    等摸清楚情况,再看怎么处理。

    现在他俩,猎天阁要杀他们,外人要杀,夏家要保……也许没人在的时候夏家也得杀他们,都郁闷了,他俩来人境,啥事也没干。

    丢了长老和白面的身份不说,莫名其妙地就被一大堆人追杀了!

    ……

    两人毕竟都是强者,伪装了一下,很快,在一些朝南元聚集的修道者那边得到了情报。

    猎天阁……干大事了!

    这一次,在大周府和大金府中间地带,击杀了23位日月境强者!

    出动了准无敌境的执法长老!

    差点击杀了之前追杀他们的那位日月八重强者,魔族塔尔。

    难怪,那位看到猎天阁的人,恨不得一口咬死他们,算他命大,24位日月,居然就他逃回来了!

    找了个无人地。

    黄九和黄甲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被追杀的不冤!

    这就是情报的作用,基础情报都不知道,瞎跑会死人的。

    黄九无语,传音道:“长老,这绝对有问题啊!啥时候,猎天阁这么刚了?一下子猎杀了数十位日月,这……玄九的手笔?”

    说着,黄九又道:“夏家给玄九打掩护,坐实咱们身份……长老,玄九……他么百分百就是苏宇吧!”

    上次,他真的随意一说。

    可现在,一想猎天阁最近的诡异,那种坑杀日月无数的手法,你们确定这不是苏宇?

    黄甲半晌才道:“猜测没用!你要不要再让猎天阁,去试探一下苏宇?你要是觉得猎天阁敢,你可以去找他们对质试试!”

    黄九无语,别闹!

    猎天阁会打死我的!

    上次去试探,死了一位长老,现在再去试探……死多少人合适?

    试探个屁!

    你说玄九是别人就算了,你说玄九是苏宇,现在没人信了。

    至于手法,风格……苏宇敢坑杀人,玄九就不敢?

    这又不是苏宇专属!

    黄九无奈,郁闷道:“现在这猎天阁的身份是没法要了啊,长老,再要这身份,众矢之的啊!要不不要了,丢了面具算了,两头不讨好,还得帮人背黑锅!”

    长老想了想,点头,是的,没法要了!

    再要,活不成了。

    两头不讨好啊!

    太惨了!

    猎天阁要追杀他们,万族要杀他们,人族这边搞不好也要干他们,没法活了。

    “哎!”

    一声叹息,黄甲失落道:“我在猎天阁混了百年,结果……惨了啊!好不容易混到了长老,你把我坑惨了!”

    “话不能这么说,长老,是你混的太差,说话没人信,你看玄甲长老,他说玄九没问题,就有人信了……话说,玄甲长老不会也有问题吧?”

    黄九咋舌道:“这要是有问题……那就可怕了!”

    玄甲有问题,那玄部部长呢?

    当然,他和黄甲也有问题,没问题,也不跑了。

    至于黄部部长……

    黄九传音道:“长老,黄部部长到底啥情况,你和他是一伙的吗?”

    黄甲没好气道:“什么叫一伙的?这叫慧眼识珠,部长看重,不在乎身份背景,收留我们入阁……”

    “那现在咋办?”

    “凉拌!”

    黄甲不负责任道:“都是你,非要捣乱,非要和那玄九一起,这下被坑惨了!哎!”

    黄九又道:“长老,你说部长真的知道咱们身份吗?”

    “那我怎么知道。”

    “那你还说……”

    黄甲打断道:“好了,不说这些了,鬼知道人家怎么想的,但是就算以前不知道,现在也可能知道了,咱俩要是没问题,跑啥!”

    黄九后悔道:“也是,当时不该跑,大不了去被查一下,未必能发现咱俩身份呢!黄部部长也许早就知道,人家都没当回事,咱俩吓惨了,真倒霉!”

    黄甲无语,这话说的,不是你要跑的吗?

    让你回去,你死活都不回去!

    要不然,我跑啥?

    正想着,黄九忽然奇怪道:“长老,你面具坏了吧,居然发光了。”

    说着,笑道:“这是要我们丢了这东西啊,都坏掉了,长老面具也不行嘛,定位才发光的,黄部部长还在诸天战场呢,隔着诸天定位你啊?”

    “……”

    说着说着,黄九陡然脸色一变,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而黄甲,也是脸色一变,迅速将面具丢下,就要破碎。

    艹!

    被定位了!

    不应该啊,他是长老,只有直属上司可以定位他,可他的直属上司,是无敌啊,是黄部部长啊!

    怎么可能啊!

    那位,还在诸天战场啊。

    正要破碎,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我若是你,就不破碎,还是留下的好,好歹也是巅峰地兵,不是吗?”

    “……”

    黄甲脸色大变,下一刻,一脸卑微,颤颤巍巍道:“属下黄甲,见过部长!”

    而那边,正在遁逃的黄九,天旋地转,眨眼间,砰地一声,撞到了黄甲身上,下一刻二话不说,低着头,大声道:“属下黄九,参加部长!”

    两人都是心中震动,有些绝望和悲伤。

    日子没法过了!

    刚被人追杀,之前还是日月,现在好了,黄部部长这位无敌,居然杀到了人境,亲自来追杀他们,这……让我们死了算了吧。

    运气太背了!

    两人身前,浮现出一道身影,带着灰色面具的黄部部长。

    他闲庭漫步,从空中走下,笑道:“黄甲,见了我,跑什么?”

    “大人……我……我没跑……”

    黄甲辩解,很快,可怜兮兮道:“大人,我没背叛!是玄九污蔑我们,对,污蔑我们!大人,我们知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天大的秘密,我正准备想办法汇报给大人!”

    “什么秘密?说说看。”

    黄部部长轻轻走来,帮他理了理散乱的衣领,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说说看,腿别抖,别怕。”

    “是……我……我没怕……”

    黄甲紧张道:“是这样的,我们发现了,玄九有问题!”

    “他是苏宇?”

    黄部部长笑道:“是这个天大的秘密吗?要不要猎天阁再去试探一下?执法部三长老和八长老,试探好几次了,要不,让一位永恒亲自去古城探查一下苏宇到底在不在?”

    “……”

    绝望!

    黄甲绝望了,这是啥意思啊?

    是不信,还是不在乎啊?

    一旁,黄九早就吓得腿抖了,想哭,黄部部长怎么来了啊!

    他俩不丢面具,就是觉得对方不会来,不来,他俩还能冒充一下猎天阁的人,结果好了,人家部长真来了!

    黄部部长笑了笑,伸手将黄甲的面具,缓缓取下,笑道:“当年,是我亲自发展你进入猎天阁的,黄甲啊,你说,我知不知道你的身份呢?”

    “那个……大人……”

    黄甲的面具渐渐脱离,露出了一张仙风道骨的老脸。

    黄部部长笑道:“你这脸,还是如此的无辜,如此的仙风道骨,如此的正义和正直,都百年了,这张脸都没啥变化。”

    “部长……我……”

    黄部部长笑道:“别紧张,千万别紧张!这张脸好,很好,看来你都习惯这张脸了,这小黄九,是你什么人啊?”

    他探手朝黄九的面具抓去,黄九想避开,又不敢,只能苦兮兮地任由黄部部长将面具取下。

    取下的瞬间,黄部部长好像都愣了一下。

    “女的?”

    “……”

    黄部部长愣了一下,失笑道:“这……我这眼神都不好了,这还是个丫头呢,我还以为是个调皮的男生呢,啧啧,黄甲,你从哪骗来的?”

    黄九面具下,的确是一张女人脸,看起来也很清纯,还有些楚楚可怜,单纯的小丫头。

    可是……黄九和黄甲,对话之间,可丝毫看不出憨厚、老实、正义。

    黄甲一脸无奈,不过依旧是仙风道骨,憨厚道:“大人,这是我孙女。”

    “胡说!”

    黄部部长笑道:“你这人,不老实,怎么能骗我呢?这是你孙女?你骗我,可不是什么好事,你觉得呢?”

    黄甲无奈,“这……好吧,我老实交代,她是我捡来的,真的,真的捡的!”

    “长老,我是你捡的?”

    黄九一脸意外,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长老,你说我是你孙女的,怎么是捡的?你骗我,我……我和你一刀两断,从此江湖不相见……”

    话落,就要跑。

    黄部部长探手轻轻一点,大手按住她的脑门,笑道:“别跑了,跑什么呢,小丫头,跟我就不用来这套了,这小眼珠,转的滴溜溜的,可爱的丫头。”

    黄九绝望。

    我不可爱!

    黄部部长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不,不需要特殊癖好,我女的啊!

    黄部部长笑了笑,探查了一下,意外道:“哟,是个天才啊!黄甲,你从哪捡的?这是天才啊,根骨没多大吧?”

    黄甲讪讪道:“嗯,没多大,我19年前捡来的……”

    “嗯?”

    黄部部长意外道:“19年前……捡来多大了?”

    “两三岁吧,小孩子太小,年岁不好确定,大概两三岁吧。”

    黄部部长意外,很快,笑道:“有意思,19年前捡来的……两三岁,这么说,上任黄九被你杀了,你让这丫头顶替的?”

    “没,不是我杀的!”

    黄甲解释道:“真的,他自己执行任务死了,但是巧了,面具没碎!我去的时候,他还有口气,我寻思着……这面具好歹也是地兵,别浪费了,就给了我孙女。”

    “你知道她身份吧?”

    黄部部长幽幽道:“19年前,捡来的,是那家的吗?”

    “这个……”

    黄甲尴尬道:“我不知道,没细查,也查不出来,所以也没查,部长,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查啥啊,是吧?”

    “要是的话,那时候3岁,现在才22岁,天才啊!”

    黄部部长感慨一声,“这家子,专门出天才!我不算太稀奇,你倒是舍得,也舍得出钱,天元气和天地玄光没少用吧?”

    “咳咳……这个……”

    “你贪污得来的?”

    “没,绝对没有,部长,我是正当来的?”

    “哦,明白了!”

    黄部部长笑道:“懂了,老本行了,你就是这行的专家,不缺钱,理解。”

    黄甲脸都快裂开了!

    嘴巴张大,半晌才道:“部长……早些年就知道我的身份?”

    “知道,怎么能不知道呢,永恒,要是真这么傻,能成永恒吗?”

    黄部部长笑道:“我当然知道,空空,要不要和我交手试试,我只是三世身,未必能敌你,你觉得呢?”

    一旁,黄九愣了一下,看向黄甲,再看看黄部部长,呆呆道:“空空?长老,你不是说……你叫空青子吗?”

    空空是谁?

    一般人不知道,但是,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

    空空,证道榜第三,空间古兽族!

    证道榜第三!

    比夏龙武还要高,夏龙武证道榜第五!

    最接近无敌的一群人之一!

    黄甲干巴巴道:“误会,都是误会,部长真的误会了,我怎么会是空空,我是空青子,我当年不小心,杀了一位无敌的后裔,我身份不能暴露的……”

    黄部部长笑道:“知道,我知道!空青子嘛,杀了天璇仙王的儿子,擅长空间之术,简单来说,就是偷嘛,偷到了天璇仙王儿子头上,被发现了,然后打死了对方……是吧?”

    “对对对……”

    黄甲无奈道:“所以我这身份,哪敢乱暴露……”

    黄部部长又笑道:“巧了,120年前,我刚好路过一地,也是刚好啊,真巧了,那空青子疯了,要偷我……我顺手一巴掌拍死了对方……刚好有事,急着走,都懒得取走尸体了,但是好歹也是日月七重,我事后刚要去捡回来……你说巧不巧,一个家伙,忽然钻进他皮囊里了,哟,我都惊到了!”

    “……”

    黄甲老脸彻底呆滞!

    黄部部长笑了,拍了拍他的脸,“对,就是这张脸,不过……有点差别,还行,差不多!你说巧不巧?”

    黄甲呆滞道:“部长杀的?”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

    “我……”黄甲哭丧着脸道:“我以为……我以为是被余波波及的,当时两位无敌在远处大战,我想着,这家伙真倒霉,我刚好捡个身份用用……”

    “真会捡啊!”

    黄部部长笑道:“空空,好玩不?”

    “不好玩!”

    黄甲彻底无语了,“部长这是一开始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那当然,你挂了好多马甲,又是这个又是那个的,然后最深处是空青子,以为我最多发现你空青子的身份,是吧?”

    黄部部长乐呵道:“你不知道,我一直跟着你,你太有趣了,我找到你的时候,你挂了好几层皮,一层一层地往外冒,最后……我都懒得揭穿你了,有趣吧?”

    一旁,黄九呆滞,看向黄甲,半晌,张大嘴巴道:“长老,你……不是人?”

    黄甲翻白眼,“我说过我是人吗?”

    “你……你真是空空?”

    黄九也是猎天阁的,还是情报部的,此刻,惊讶无比道:“证道榜第三,空间古兽一族的空空?”

    “你觉得呢?”

    黄甲无语,“老底都被揭出来了,你是不是觉得很难受,我瞒了你这么久……”

    “没啊!”

    黄九陡然惊喜道:“长老,你是空空啊!你打他啊!打他,我们跑啊!你是证道榜第三,都说证道榜前十,能打无敌的,长老,我们……”

    黄甲无语!

    黄部部长也笑呵呵的,感慨道:“这脾气,这性子……倒是有点传承之风了。”

    黄九看了看他,又看看黄甲,“长老,部长什么意思,难道……我是你偷来的,不是捡来的?我听说,空空最擅长偷窃……”

    黄甲有气无力道:“捡来的!谁会偷你!你丢路上都没人要,我捡来准备伪装一下身份的,全部你这蠢货破坏了,要不是你招惹玄九,哪有这么多事!”

    黄九不解道:“你是空空,你藏什么?”

    黄甲不语。

    黄部部长笑道:“他当然得藏,不藏不行!空空,证道榜第三,偏偏不证道,也不露面,藏了好些年了,你觉得没点事,他会藏?”

    “……”

    黄甲讪讪道:“部长,这话说的,我……”

    “别说什么了,你忘了,我才是黄部部长,诸天万界,我知道的最多。”

    黄部部长淡淡道:“125年前,有个家伙,为了证道,想偷点承载物,这东西大人物才有,这家伙也是胆大,偷着偷着,把仙族古仙半皇的棺材板都给偷走了,是吧?”

    “……”

    黄九忍不住道:“棺材板?”

    黄部部长淡笑道:“还真是,古仙半皇,因为年纪太大了,太古老了,他也许真的从上古活到了现在,他给自己打造了一副棺材,专门蕴养生气的!那棺材,了不得!用了一棵万年天元树、无数天元气和日月玄黄液加上天地玄光,以及各种天材地宝,还有他亲自蕴养上千年,这才锻造了一副堪比天兵巅峰的棺材!结果……某人把他棺材板偷走了,能不躲吗?”

    “……”

    黄九彻底惊呆了,半晌,急忙道:“长老,棺材板呢?”

    “……”

    黄甲无语,郁闷道:“干嘛,你想要?那东西不吉利!”

    黄部部长笑道:“在他自己手上呢,那东西可是很好的承载物,空空大概也是想捞取一具强大无比的三世身吧,一般的看不上,这一百多年,大概都在尝试吧?”

    黄甲不吭声。

    好一会,黄部部长笑道:“好了,我无意如何,对这个也没兴趣,帮我做件事,我好歹庇护了你百年,你自己非要跑,不跑,也没这么多事,不是吗?”

    黄甲没急着答应,而是迟疑道:“部长到底什么实力?”

    “永恒啊,难道是半皇?”

    “不是这意思,永恒也有强弱,部长说当年一直跟着我,我却是不知……部长这是达到……”

    黄部部长淡笑道:“达到什么?不要胡思乱想!空空……算了,还是叫黄甲吧!黄甲,帮我做件事如何?”

    “大人说!”

    “帮我盗取文墓碑!”

    黄部部长轻笑道:“你可以做到的!我想,没人比你更有把握了!”

    黄甲皱眉,“诸天万族都在盯着这东西,我只是想拿承载物,不想拿这东西,太危险了!”

    说罢,看向他道:“部长为何非要这东西?甚至不惜揭破我身份……”

    “有点兴趣,万族都想要,我自然也想要。可我拿到了,猎天阁其他人要分,那可不行,我想独吞。”

    黄甲迟疑了一会,“那个……我不行啊,我很多年不出手,都快忘了怎么偷了。”

    “怎么会!”

    黄部部长笑道:“不会的!你怎么会很多年没出手,前几年,你不是才偷了龙族一位永恒的龙蛋吗?”

    “……”

    黄九惊呼道:“长老,八年前,我们吃的蛋是龙蛋吗?”

    “……”

    黄甲暗骂,干嘛呢!

    叫唤啥啊!

    被龙族听到了怎么办!

    黄九继续惊呼道:“那12年前,你让我吃那个烤小鸟,是啥?”

    黄部部长笑了,“哦,还有这一茬呢!12年前,凤凰族丢了一只幼鸟,是你干的?”

    黄九惊讶道:“幼鸟?好残忍!长老,断绝关系吧,我先走了,你太残忍了……”

    她转身就要跑,黄部部长心累,再次探手,按住了她的脑袋,“跑什么,小丫头,跑哪去?你觉得你跑了,他就敢跟我一战了?”

    黄九郁闷,再次被抓了回来,朝黄甲眨眨眼,询问,能打吗?

    打的赢就打,打不赢……算了吧,帮他干活好了,大不了等他走了,就跑,毁约!

    黄甲无奈,“部长,偷文墓碑……真的危险。”

    “我知道,可那东西……丢了不好。”

    黄部部长笑道:“不说这些了,你帮着干一次,成功了,你证道的时候,我帮你一次,你证道……找死的节奏,古仙王可能会亲自来找你。”

    黄甲无言,我知道,不然我早就证道了,这不是不敢吗?

    “那……行吧!”

    黄甲唏嘘,无奈道:“部长真是……英明!”

    “一般般!”

    黄部部长笑道:“那我不打扰你了,黄甲,面具别破碎了,好歹也是巅峰地兵,就算破碎了……我也能找到你的,找不到你,也能找到这丫头。”

    黄甲讪讪,“部长放心,我不跑!”

    “希望吧!”

    黄部部长笑了,瞬间消失在原地。

    等他走了,两人对视一眼,再次喘气。

    黄九看着他,奇怪道:“长老,你真是空空吗?空空是空间古兽,你本体啥样的,好玩吗?大家都不知道空间古兽本体什么样的……”

    “闭嘴!”

    黄甲哼了一声,戴上了面具,“面具戴上!一点用都没,废物!”

    “长老,那是无敌,你都不敢打,我还能打的过?我都卖萌好多次了,他不理我,我也没办法。”

    黄甲没理她,想了想道:“看来还是得帮他干一次了,这家伙要文墓碑干嘛?对他没啥用吧,据说只对半皇有用,或者多神文系文明师……”

    黄九不以为意道:“要不他想成皇,要不他和人族有勾搭!听他那意思,也许都知道玄九的问题,压根不想提,搞不好和多神文系就有点关联!”

    “是吗?”

    黄甲摸了摸下巴:“也许吧!算了,不追究,知道的多,死的快!我这身份暴露了,比他死的还快!你爷爷我,招惹的可是万界排名前三的强者……哎,悔不当初啊!”

    “那把棺材板还回去?”

    “那不行,怎么能还?我还指望这个,捞取一具强大无比的过去身呢!”

    “过去身?长老捞取的不是过去身吗?捞取的是未来身?”

    “废话,证道榜前十,几乎都是未来身,谁捞取过去身啊,战力又不强,过去中捞取未来,这才是真人物,算了,你不懂,等你到了我这一步,你就知道,这一步多难走了!”

    黄九也不在意,又道:“长老,那黄部部长刚刚说,我是哪家的?”

    “你?都说大路上捡来的。”

    “在哪捡的?”

    “你问那么多干嘛,你还想找你亲爹去?”

    “不是!”黄九否认道:“就是好奇,听那意思,我家好像还不一般,要不我认祖归宗,咱们偷点好东西回来?”

    “算了吧!你家没了,偷个屁,别想了,走了走了,别想回家了,你爷爷我养了你这么多年,吃了我多少好东西,还钱,然后才给回家!”

    “……还不起!”

    黄九嘀咕,我都吃了多少好东西了,龙蛋,凤凰幼鸟,到哪还去!

    算了算了,管他呢,跟着长老混,才有好东西吃。

    PS:本月最后3小时了,月票不投浪费了!大家支持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