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467章 回归(求订阅)
    大夏府。

    修心阁。

    万天圣看向窗外,看向学府,看向府城,看向府城之外……

    他在思考。

    思考很多东西,思考一切的可能,思考这一次,到底是自己主导一切,还是被别人当棋子,当枪使了。

    当然,他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打算。

    窗外,一道人影闪烁。

    人影浮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向万天圣,万天圣也看向他。

    瞬间浮现的人,笑容满面,“府长,看月亮呢?”

    万天圣平静如水,“看你,你很好看。”

    “府长喜欢好看的?”

    来人笑了,下一刻,忽然变身,化为一位美人,笑容灿烂,笑的花枝招展,“府长,好看吗?”

    “变态!”

    “嗯哼!府长怎么这么说人家!”

    女人玉手遮面,撒娇道:“府长,人家不美吗?还是说,府长是个变态,不喜欢女人?”

    万天圣淡漠地看着他,“玩够了吗?”

    “府长真不经逗!”

    女人笑了,瞬间化为一位老人,仙风道骨,一脸沧桑道:“小万啊,人生苦短,何不及时享乐!”

    万天圣眼中神光闪烁,“玩够了的话,就可以消停一下了!”

    老人瞬间消停了,化为一尊中年男子,低沉道:“府长大人,蓝天有礼了!”

    万天圣看着他,许久,开口道:“你背叛了吗?”

    蓝天露出诧异之色,“此言何解?府长居然怀疑我,天啊,我的忠心,日月可鉴!”

    万天圣幽幽道:“日月可鉴,无敌鉴别不了,是吗?”

    “……”

    蓝天笑了,“府长真是……真是实在!知我者府长也!这天下,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府长啊!”

    万天圣幽冷道:“你可以闭嘴了!蓝天,你想做什么?还有,苏宇的变字神文是你传的吧?”

    “此话差矣!”

    蓝天轻笑道:“怎么会是我,明明是千手大盗许斌,也是他自己领悟的,与我何干?”

    “许斌不是你吗?”

    蓝天惊讶道:“许斌是我?怎么可能!许斌……许斌是我吗?”

    蓝天好像陷入了回忆中,好半晌,笑呵呵道:“大概是我!府长,你不知道,大明府真有意思,很厉害的,他们制造了上古感应玉,居然把我揪出来了,我太惨了!没办法,我只好装女人博同情了,结果……”

    蓝天再次化为女人,泪眼婆娑道:“苏宇那铁男,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他还打我……”

    万天圣冷冷看着他!

    蓝天含羞看着他,很快,讪笑一声,再次化为中年模样,无奈道:“府长,你是铁石心肠吗?居然如此对我,我都哭了,你还无动于衷!”

    万天圣冷冷道:“玩够了,就闭嘴!我问你,原始的身份,到底查出来了没有?”

    “府长这话说的,你不就是原始吗?”

    万天圣看着他,蓝天也看着万天圣。

    看了好一会,蓝天讪讪道:“不是?”

    “你觉得呢?”万天圣冷冷看着他。

    蓝天干巴巴道:“我觉得你就是啊!”

    很快,有些意外道:“别闹,你真不是?”

    万天圣依旧冰冷地看着他。

    蓝天愣住了,“真的,别玩了,那不是你的过去身?”

    “我没捕捉三世身!”

    万天圣幽冷道:“我只是日月九重,货真价实的日月九重,我没有三世身!”

    蓝天瞬间站直了!

    “你别逗我!”

    万天圣看着他,许久,再次重复道:“我就是我,万天圣!世间只有一个万天圣,没有第二个!我不修过去,没有未来,我只有我,万天圣!”

    蓝天彻底惊呆了,仿佛无法接受。

    “别他么逗我!”

    蓝天看着他,见他不像说假话,震惊道:“那……那原始……”

    “他百年前就出现了,你觉得会是我?为何会如此觉得?”

    蓝天咽了咽口水,恍惚道:“不,不会啊!我试探了多次,我一直觉得就是你,暗中取代了原始,你说你不是……”

    蓝天意外道:“啥玩意,不对啊,那……他是谁啊?”

    万天圣盯着他,“你不知道是谁,你就敢说他是三代?你可知道,很容易引起一些麻烦!”

    “不是……”

    蓝天解释道:“我……我……我可能中计了!”

    “什么意思?”

    蓝天皱眉道:“原始在故意引导我,引导我说这些,引导我将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他故意的……肯定的!”

    蓝天凝重道:“他骗了我,不……也许……他真的是三代!真的,我查过,他可能真的是三代!”

    万天圣依旧看着他。

    蓝天沉声道:“三代可能没死,原始就是三代,如果不是你的话,那他就是三代。”

    “你确定?”

    “我……很大把握确定!”

    “很大把握?”

    万天圣冷冷道:“蓝天,如今做事,你都不问我了吗?”

    蓝天压下心中的疑惑和悸动,笑道:“小事而已,何必劳烦府主呢!何况……”

    他笑了起来,“府主大人,你是好是坏,我也不敢确定啊。”

    “蓝天,你是教主当久了,已经不想回来了,是吗?”

    “没有的事!”

    蓝天笑了,“府主,玄九是苏宇吧?”

    “你觉得呢?”

    “我觉得就是!”蓝天笑道:“除了他,谁这么大胆,谁这么能折腾。你说,原始会不会也猜到了,玄九就是苏宇,我总觉得,原始知道很多东西。”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误判了,原始知道的,也许比我们想象的要多,他不是三代吗?不是三代,就是你的三世身,我笃定!”

    万天圣笑了,“你笃定?”

    “对!”

    万天圣叹道:“滚吧,你就是个废物,什么都做不成,我让你一统万族教,你非要跟我反着来,我让你潜伏,你非要高调,你已经不再是蓝天了……随你吧!”

    “这话说的。”

    蓝天笑道:“府主误会了,我这人,太有名了,没法低调,我只好反其道而行,高调一些。至于万族教……这些年,若不是我,也许万族教早就壮大了,我还是有功劳的,对吧?”

    万天圣不理他。

    蓝天又笑道:“别这样,我也不是一事无成,最少,我很顺利地将万族教的力量,交给了苏宇,不是吗?”

    “玄九不是苏宇。”

    万天圣叹息,“你……愚蠢!”

    “……”

    蓝天惊讶道:“别闹,你是不是骗我?原始不是你就算了,玄九也不是苏宇,你……你是不是在逗我?”

    “蠢货!”

    蓝天瞪大眼睛,“我认真的,玄九真不是苏宇?”

    万天圣凝眉道:“也许你可以去星宏古城,亲自去问问看!是不是,我无法给你准确回答!”

    “……”

    蓝天看着他,皱眉,“你还是不信我!”

    “也许吧!”

    万天圣叹息一声,“也许……这次计划要失败了,你这蠢货,连原始身份都没确定,就敢胡言乱语,还有玄九那边也是!”

    摇头,叹息一声,“不要再乱来了。”

    蓝天狐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故意防着我?万天圣,你防的有点厉害了!”

    “我可是你的人,你这就给我排除在外了?”

    万天圣平静道:“没有的事。”

    “你肯定信不过我!”

    蓝天凝眉道:“这些年,我可是付出了许多,你这么对我?”

    话落,化为女身,“你这负心汉!”

    “……”

    万天圣皱眉,看着他,“别玩了,很有趣吗?”

    “你就是个负心汉!”女蓝天幽怨道:“你肯定是怀疑我了,原始不是你的过去身就是三代,是不是?玄九也是苏宇,是不是?你非要瞒着我!”

    万天圣一直看着他,看了很久,忽然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背叛了,毕竟过去很久了,而你……很多事情也没告诉我,你不是也在怀疑我吗?”

    蓝天幽怨道:“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一点都没了吗?你先告诉我,原始到底是不是你?”

    “不是!”

    万天圣皱眉,“说了不是!”

    “是三代吗?”

    “不知道!”

    “你不知道?”蓝天皱眉,“他是不是三代,他难道不告诉你?”

    “我和三代不熟,虽然我是他徒弟……”

    这话说的,没毛病!

    他是三代徒弟,但是他是三代大弟子代师收徒,他入学的时候,三代都已经死了,和三代可不熟。

    “也是。”

    蓝天了然,“好,我当真了!那我再问你,玄九到底是不是苏宇?”

    “可能是。”

    蓝天点头,“这还算像话,别以为戴了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他了,你说不是,我想打爆你脑袋!”

    说到这,蓝天笑道:“好了,不管他是不是吧,无所谓的事!也不管原始什么情况,我也不在乎,今日冒险来找你,是跟你说个大秘密……”

    “说!”

    蓝天神秘兮兮道:“始魔族半皇可能来了,不过可能不是三世身,而是神文化身,或者精血化身,十有八九,附着在摩多那身上!摩多那……有可能是这家伙准备的暗子,一旦突破失败,他可能会在摩多那身上再次复生,占据摩多那躯体!”

    万天圣眼神微变。

    蓝天笑呵呵道:“秘密够大吧?当然,这是我多年和始魔族打交道,做出的自己的判断,未必准确!还有,始魔族这边,拉德魔王知道吧?这次可能亲自潜入了,这家伙,上次被打爆了现在身,未来身!过去身这次也许亲自来了,为了在遗迹中重塑魔王之躯,这家伙毕竟是魔王,你可悠着点!”

    “魔族这些秘密也会告诉你?”

    “当然不会!”蓝天叹道:“怎么可能!不过……我美啊!你可知道,我为了打入魔族,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我都陪好几个小魔王睡觉了,真惨!”

    “……”

    万天圣看着他,半晌,开口道:“真的……假的?”

    “真的啊!”

    蓝天唏嘘道:“我化身美人,很好看的!”

    “我……”

    万天圣好半晌才道:“你可以滚了,蓝天,你越来越变态了!”

    “我为了人族,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我的清白之躯都没了……你这负心汉……”

    蓝天幽怨地看着他,“罢了罢了,我走了,待我恢复真身,你要娶我!”

    话落,人已经消失。

    万天圣:“……”

    疯了!

    心中叹息,这疯子,可能真的疯了,当年就疯了,所以有些事,他不敢和这家伙说。

    如今,愈发地疯了。

    这么下去,一旦真到了日月九重,捞取三世身,这家伙可能自己把自己给杀了。

    “原始……玄甲……”

    万天圣想着这些,闭目,心中念头万千。

    摩多那,魔皇,拉德……

    还有,自己看到的那一幕,还有……背后的那只手,杀向自己的那只手。

    有些事,他已经有了判断了。

    想到这,他取出一枚传音符,犹豫了一下,传讯道:“防着点蓝天,还有,摩多那和其他各族天才,都小心点,这些人,也许有无敌精血或者分身附着!”

    ……

    正在办事的苏宇,愣了一下。

    啥玩意?

    各族天才,可能被无敌附着?

    苏宇皱眉,传讯道:“为什么是天才,不是那些日月八九重强者?”

    “血脉传承,更容易附着一些,另外,天赋越强,承载的越强……”

    苏宇郁闷,“府长的意思是,真和这些人冲突,我可能会被打死?”

    那也太委屈了!

    “避着点就行,自己小心吧,事不可为,尽快离开!柳文彦很快回归,一旦他回归……遗迹就由他引出,大乱开启,开启中途……夏龙武证道,诸天大乱,你能离开,就想办法离开吧!”

    “知道了!”

    这一次,万天圣倒是给了点明确的答复。

    苏宇腹诽一阵,一天到晚搞神秘,这次不神秘了,合着你可能也被人忽悠了是吧?

    真是的!

    弄的我以为你多厉害呢!

    柳老师要回来了,他回来……就是爆发点吗?

    那自己也得尽快杀人,外加修炼了,72铸还没完成,61铸大概还得两三天呢。

    “实力还是不够啊!”

    苏宇感慨一声,再次一拳打爆了一位山海,看向四周,笑道:“都是小杂鱼,胆子都不小,山海也敢来南元转悠!诸位,杂鱼清理的差不多了,我收到了情报,纪鸿被人追杀失踪,可能是原始教主救走了他,诸位,一起是摸摸原始教主的底!”

    他话落下,人群中,巨力教主沉声道:“能找到人吗?”

    “当然!”

    苏宇笑道:“猎天阁就是吃这碗饭的!”

    话落,喝道:“乱,那就乱的更彻底点!今晚,袭杀南元城外所有万族,杀完了就撤,追踪纪鸿行踪,找到原始教主,把这些暗中的家伙,都给我弄到明面上来!”

    “诺!”

    众人应令,玄甲传音道:“你确定你要去追踪?”

    “当然!”

    “他也许是南无疆……你去把他逼出来,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他又没说他是南无疆,何况……就算是,我认识他吗?”

    苏宇不在意,万天圣都说了,随意处理。

    既然如此,那我当然要随意点。

    ……

    这一晚,猎天阁突袭南元城外围。

    数十位日月突袭,制造了大乱,杀戮无数!

    而玄九,猎天阁的这位代言人,临走的时候,丢下一句,按任务做事,飘然离开,引起十多位日月,一路追杀。

    至于杀戮任务谁下的,猎天阁没说。

    很快,苏宇按照纪鸿身上猎天榜的位置,带着人一路追踪而去,他也想看看,这原始是何方神圣。

    ……

    人境动荡。

    诸天战场之上,也是动荡不安。

    东裂谷附近。

    大秦王皱着眉头,他也在不断接收来自人境的消息,许久,开口道:“文明府邸……如今已经引的人境动荡,麻烦都集中在大夏府,求索境和战神殿的那些日月,让他们去大夏府,坐镇大夏府,镇压暴动!”

    大夏王没吭声,大秦王见状又道:“就去南元,不要在其他地方乱跑,至于遗迹……万族得到了,倾力杀之,人族得到了,各凭机缘,老夏,你没意见吧?”

    “没!”

    大夏王冷冷道:“有能耐抢到手,那就是他们的,我能有什么意见。”

    大秦王也没多管,又道:“这一次,有不少永恒的三世身可能都潜入了人境,加上又被苏宇那边弄伤了不少永恒,这也是大家的机会,夏龙武他们的机会,召集秦镇、周破龙、周破天、牛百道、程墨、唐越、吴龙、元宏……他们都来诸天战场,准备证道!”

    一口气,他喊了十多人,大秦王低沉道:“既然万族将目光放在了人境,那这一次,就把人境放开了给这些人打!三五个永恒,打不破人境!人境这边,闭关的、远游的,该出关的全部出关,该回来的全部回来!坐镇小界的,这次也给我出来!”

    “八尊永恒拱卫人境,听从大明王号令!其他人……分散证道,各自护卫!”

    有人开口道:“大秦王,为何不一起证道?这样,护卫起来也更有实力一些。”

    大秦王叹息一声,“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一起证道,要不生,要不死!一起葬送了!这不是不行,可是……人族赌不起!让夏龙武、秦镇他们吸引更多的人注意,分散万族的力量,都分开证道,夏龙武他们死了,其他人还是有希望的!”

    说罢,又道:“夏龙武、秦镇、周破龙几人,都分开,其他人,个别两个凑一起证道,也不是不行!”

    “那如何护卫?”

    大秦王想了想,开口道:“有自家后裔的,各自护卫自家后裔,没有的……看你们自己,不出意外,夏龙武和秦镇他们承受的压力更大点,夏龙武那边……可能会很危险!”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大夏王,“老夏,你怎么说?”

    “我?”

    大夏王淡淡道:“我能怎么说,我知道你是想让人族多几位无敌,可你让大家都来证道,分散了人族永恒实力,龙武证道成功的概率,不到万分之一,不是吗?”

    大秦王沉默。

    半晌,点头道:“是,若是夏龙武一人证道,大家还能全力护卫他,他成功的机会更大点!我是想借他之力,为其他人争取一点机会……我会去夏龙武那边,秦镇这边……”

    他环顾一圈,看向灭蚕王,“王虎,你去庇护秦镇,若是不可敌,放弃!”

    灭蚕王笑道:“不至于吧,老秦,非要把自己儿子当表率干嘛呢!还是你去护卫秦镇吧,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我跟着老夏吧,夏龙武成功概率不大,哪怕真没护卫成功,被人杀了……老夏也有准备,不至于怪罪我,是吧?”

    大夏王看着他,笑了,“你的嘴巴真臭!”

    灭蚕王笑道:“这话真难听,我可是为你孙子护道,你不感谢就算了,还要骂我?”

    大夏王懒得理他,很快道:“就我和王虎吧!”

    “太少了!”

    大秦王皱眉,“不够!夏龙武这边,才是万族主要针对的目标,我也去,另外,禁天王、天铸王你们跟我一起,我们五人为夏龙武护道,秦镇这边……”

    他看了看四周,忽然道:“秦镇让他和周破龙一起证道,老周,你担待一些!”

    “……”

    四方安静了下来。

    大周王平静道:“合适吗?”

    “合适!”

    大秦王看着他,“老周,你实力仅次于我,你护道,我放心!”

    大周王思考着什么,许久,开口道:“若是破龙破天他们成功了,秦镇失败了,那如何?”

    “那是命!”

    大秦王也平静道:“这也是他们自己该承受的!真不想冒险,那就找个小界证道,更安全一些!”

    大周王不再说什么。

    大秦王也不再说什么,说到这份上,大周王是接下了这个任务,他负责周破龙和秦镇他们。

    四周,一些无敌都默默想着什么。

    大周王……人族有叛徒。

    而最大的怀疑目标,其实就是大周王。

    大周王,也是求和派的领袖。

    他的理念是,先不管外界,最好不要去证道刺激万族,修身养性,等待人族出现无敌文明师,开启禁制,当然,这事也没那么简单。

    ……

    诸天战场。

    柳城。

    破败的柳城,夏龙武再次赶到。

    过了一会,密室大门开启,柳文彦走了出来,夏龙武看了一眼,皱眉,“山海巅峰?”

    “嗯。”

    “弱了点。”

    柳文彦笑道:“不急,人境动荡我知道了,遗迹开启了,文墓碑出现了,我不去遗迹晋级日月,不合适!”

    “可以吗?”

    “行!”

    柳文彦摸了摸胡子,笑道:“没问题的!放心吧!你这边呢?”

    “准备好了。”

    夏龙武沉声道:“我在此地,便管不到人境的事了!成也好,败也好,人境那边,我都没办法插手。我二叔……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好像有些自己的打算,你帮我看着点。”

    “小二这家伙……”

    柳文彦笑了笑,“我知道,不过……我大概也管不到他,再看吧。”

    夏龙武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道:“我儿子……算了,享了夏家的福,那就看他运气吧!”

    很快,夏龙武深吸一口气,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柳家的事,柳家被灭……”

    柳文彦抬了抬手,笑道:“不说这些,这些等以后再说!”

    柳文彦看了看屋外,笑了笑道:“我当年,就是在这,遇到了我师父,从这走了出去,去了人境,那时候,柳城万人空巷,都在围观,围观我被叶霸天收为徒弟,前途无量……”

    “我名气不小,可这一生,并未作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连我那便宜学生都不如。”

    柳文彦感慨一声,很快又笑道:“这次再回人境,实力也就这样,未必能做什么,但是,有些事也该了结了,我活着也好,你活着也好……希望还有再见的一日,我若活着,希望你不至于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我会送你回大夏府,你若是活着……希望你能来找我,送我回柳城,毕竟……这也是我的家乡!”

    夏龙武点头。

    没多说什么。

    柳文彦再次笑了,看了看身后默默跟来的大伯,笑道:“大伯,你是留在这,还是跟我一起走?”

    “一起。”

    柳大伯低声说着。

    夏龙武欲言又止,柳文彦笑道:“我大伯跟我一起吧,我若是死了,我大伯太孤单了,我柳家也就就此覆灭了,留他一人,守着这残破之城,何必呢。”

    柳大伯默默点头。

    柳家……已经没了。

    夏龙武微微点头,柳文彦又笑道:“我那便宜师叔,也不知道到底靠谱不靠谱,真的,不太相信他,夏家还有别的准备吗?”

    他便宜师叔,自然是万天圣。

    “有!”

    夏龙武点头道:“放心,夏家还有一些准备,哪怕我师父真的不行,夏家也会揪出那家伙,哪怕杀不了他,这一次,他别想瞒住大家!”

    “那就好,不求杀了他,只希望……能彻底确定他的身份!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人人自危,人族……危矣!”

    柳文彦轻声道:“都是昔年的老战友,而今,却是你不信我,我不信你,这样下去,百年一过,哪怕几位半皇也没成功晋级,人族也心散了,再也无力一战了!如今大秦王还能震慑一二,若是大秦王也镇不住了,大概也是人族灭族之时了!”

    夏龙武点头。

    开口道:“所以,一定会找出他!”

    柳文彦笑道:“别说的这么绝对,那家伙若是感受到了危机,不出来,那就没用了。”

    “会出来的!”

    夏龙武看着他,“你会让他出来的?是吗?”

    柳文彦想了想,思考了一阵,笑道:“希望吧!做了这么多准备,他还不出来……那就没办法了!我回人境,先晋级日月,再做点别的,他若是不出来……那就让他继续憋着,这次不出来,他也瞒不了多久!他自己知道!”

    夏龙武笑了,柳文彦也笑了笑。

    两人彼此拍了拍彼此的肩膀,夏龙武消失不见。

    柳文彦转身看向柳大伯,笑道:“大伯,走了!报仇去!”

    柳大伯龇牙,笑了笑,笑的灿烂。

    报仇!

    柳家覆灭之仇,柳文彦被废之仇,多神文系被废之仇……

    该回去报仇了!

    ……

    这一日,柳文彦开始踏上回归之路。

    当他走到人族通道那边的时候,柳文彦,陡然回头,大声喝道:“我要回去了!去人境,去遗迹!去晋级日月,去证道,一日踏入日月九重!我会报仇的!会找到你的!”

    “我在人境等你!”

    最后一声怒喝,响彻云霄。

    他要回去了!

    回人境,去晋级!

    气息强大无比,山海巅峰的气息,却是压过了日月,如耀阳般璀璨!

    ……

    东裂谷。

    安静的吓人。

    四处分散的无敌,都很沉默。

    许久,有人轻声道:“我希望……不会看到那一幕,也不想看到那一幕!都是昔年一起抗击万族的战友,老朋友,不要再少人了!”

    “迷途知返吧!”

    有人轻声道:“安心为其他人护道,五十年前的事,已经过去了,让他们成长起来,我们……还能活多久呢?”

    一群人,都心知肚明。

    这一刻,人境的局,好像不再是局,无敌们都知道,随着多神文系的强者,不断晋级日月,随着柳文彦晋级,也许会踏入无敌,那人……也许就彻底忍不住了!

    也有无敌冷冷道:“该杀则杀!自己想清楚了,现在自己站出来,也许还能得到从轻发落的机会,否则……一旦真查出来了,大概也没这个机会了!”

    大夏王并未看他们,而是看向远方,过了一会才道:“我夏家就在那,多神文系就在那,全部都在那!一切都在大夏府,包括叶霸天最后的神文,包括一切,你再出手……除非我死,否则你死!”

    沉默,安静。

    这一局,本就是阳谋。

    你不去,多神文系发展壮大,若是拿到遗迹,很快,也许有人会证道成功,万族会阻拦,但是万族阻拦,也会在对方证道的时候阻拦。

    现在……万族没办法全力杀入人境去阻拦。

    能拦的,也许只有那位背叛的无敌。

    高空中,大秦王冷眼旁观,许久,开口道:“都不要再议论了,这次若是无事,代表我们误会了,大家该做什么做什么,不要中了万族的离间计!”

    “大秦王说的有理,也许只是一次离间计,大家不要太紧张。”

    “不谈这个,谈谈怎么安全地让大家证道成功,我们老了,还是需要新鲜血液继承我们的意志的……”

    “……”

    一群人嬉笑怒骂,仿佛回到了当初。

    四百年前,大家就是如此,一起征战诸天,闯入各界,杀戮无数,彼此扶持,这才有了今日的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