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459章 面见长老(万更求订阅)
    文墓碑一出,那真是四方震动。

    ……

    神界。

    几尊神王汇聚,汇聚的地方,在一处巨大无比的殿堂之前,青铜色的殿堂,显得有些古朴沧桑。

    “皇,文墓碑出现了!”

    殿堂外,一尊神王地沉声传入。

    片刻后,沧桑声传来,“文墓碑……夏辰昔年拿走的不是文墓碑?”

    显然,这尊神皇陷入了疑惑中。

    他一直以为,文墓碑在夏辰手中的。

    “不清楚,但是猎天阁消息,文墓碑的确出现了,在南元遗迹之中!”

    “南元?人境的南元?”

    神皇喃喃一声,“四方之元,东南西北,南元……上古时代,谁是南元之尊?”

    几位神王沉默。

    殿堂中,那古老的神皇,再次呓语道:“沧海桑田,传承中段,也许……只有那些最古老的存在,还能知晓一些当年的秘闻了。”

    “我皇也不知吗?”

    有神王疑惑,神皇淡漠声传来:“我生于上古之后,上任神皇,对上古之事,讳莫如深,从不提及。少有几次,提起上古之事,也是浅谈辄止。”

    几位神王比他生的更晚,自然也不知道这些。

    又有神王问道:“皇,那文墓碑……”

    他们其实也不知道文墓碑的具体作用,但是神皇曾经提及过,这东西可能在大夏府,在夏辰一脉手中。

    夏辰之死,叶霸天之死,都和万族有关。

    包括接连五代府长战死,都和这东西有点关联,大夏府的文明学府府长一直被针对,都和这东西有点关系,当然,万族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

    毕竟,只是一些传闻。

    传闻中,曾说过,人族出现多神文系,那可能就拿到了文墓碑。

    这东西,就是多少系的源头所在。

    几位神王并不知晓具体作用,但是知道,这是神皇需要的东西,神皇也迟疑了一会,缓缓道:“具体作用……我其实也不知,但是,可能和晋级有关……我的晋级!”

    此话一出,几位神王微微变色。

    “皇……你……还无法晋级吗?”

    “若是那么简单,魔族、仙族、冥族那几位,也许早已晋级。”

    神皇淡淡道:“晋级,成皇……岂有那么容易!文墓碑,也许能给我带来一些不同,但是,我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用。”

    “那……”

    “但是,大家都会去争,想要看看,这神秘的文墓碑,到底有何作用,有人曾说过,这文墓碑,是一个辉煌文明的结晶!”

    神皇喃喃道:“可惜,一直不曾确定到底在哪,在谁手中,夏辰也好,叶霸天也好,虽接近证道之境,然而,我并未看出有成皇之相。”

    在他们手中吗?

    他不确定,所有人都不确定,所以,哪怕逼迫,他们也并未为了一块不一定存在的东西,去杀入大夏府。

    可现在,有人告诉他,文墓碑出现了!

    神皇淡淡道:“争取夺取此物,不管如何,不管对我晋级有没有作用,掌握在我们手中,总比掌握在其他人手中强!”

    他也许没用,也许用不上,但是……万一呢?

    万一魔族那位用上了呢?

    仙族的那位用上了呢?

    有时候,哪怕明知道有些东西用不上,也不能给别人。

    如今,万界还算和平,关键一点,就在于没人能独霸万界,神皇、魔皇、仙皇、冥皇……所有人说是皇,实际上并不是。

    还在这个领域,永恒的领域。

    谁先踏出这一步,谁必然会先发动进攻。

    不是我想进攻,而是怕别人先成皇,先进攻我们。

    当然,还有很多秘密,等着他们去解开。

    比如死灵界,比如上古覆灭之秘,比如星宇府邸,比如人境的问题……

    神皇想了很多,很快,声音渐渐消退,“去吧,让神族儿郎们,全力夺取!”

    “诺!”

    几尊神王纷纷应是,神皇也不担心他们拿走那玩意,拿走了就拿走了,其实不给魔皇他们拿走就行,至于这些人……他还真没太在意。

    ……

    这一日,这样的命令,在各族中响起。

    文墓碑,要夺!

    其实大家都不太知道这玩意的作用,没关系,就是要夺,因为这东西在上古记载中存在,甚至隐约间联系到了一些成皇的机密。

    既然如此,无论有用没用,先夺回家再说。

    ……

    与此同时。

    东裂谷。

    一些无敌,也收到了消息,有无敌疑惑道:“大夏王,文墓碑……这个我好像听说过,昔年夏辰被杀,就有万族强者朝他索要文墓碑,是这个吗?”

    大夏王冷哼一声,“是这个!那群畜生,我那弟弟,说了没有,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文墓碑,依旧被那些畜生围杀在诸天战场,我迟早会一一杀回来!”

    “文墓碑……居然真的存在这东西,而且真的在大夏府,在南元……”

    大夏王皱眉,打断,“猎天阁的消息你们也信?南元没有遗迹!我曾亲自探查过,在南元坐镇多年,我难道不知道?若是有,我早就取走了!若是有,龙武没必要自己亲自出去找什么承载物,没必要非要在诸天战场证道!就算真的有,也被苏宇继承了……哪来的遗迹!”

    “大夏王,你这话可就矛盾了!”有人笑道:“你说没有,又说有也被苏宇继承了,可苏宇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就算传承了遗迹,也没拿到什么,大不了拿到了一些功法之类的,他的成长轨迹,大家都知道,真有那些遗迹宝物,还会自己坑蒙拐骗?”

    苏宇就算继承了遗迹,大概也没继承全部,少量传承罢了。

    大夏王一会说没有,一会又说有也没了。

    是怕大家去夺吗?

    大夏王皱眉,冷冷道:“南元那边,我探查过,不止一次!既然我没探查出来,猎天阁何德何能,一个玄九,小人物,能比我探查的更清楚?笑话!”

    “那也难说,也许是遗迹之前没出现,现在封印松动了呢?最近,大夏王去过南元吗?”

    大夏王凝眉,“没有。”

    “那不就行了!”

    有人笑道:“大夏王,现在大夏府局势不是太好,要我看,你就放宽了心,专心龙武的事,其他的事,还是少操心了。”

    大夏王皱眉,沉默,片刻后,低沉道:“我不管这些,但是我也不会让这些人乱了我大夏府!起码,不能让永恒进入我大夏府!”

    那边,大秦王冷冷道:“好了,人境内部的事,让那些家伙自己去处理!处理不好,那是他们无能!现在也好,真要有谁三世身潜入人境,或者分身潜入,那倒是省事了!让龙武尽快准备,那边开遗迹,我们最好趁此机会证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万族也是,多一位潜入人境的永恒,诸天战场就少一位阻挡的永恒!”

    此话一出,不少人点头,有人打趣道:“大夏王,遗迹不会是假的吧?故意吸引大家注意力,给龙武证道增加点机会?”

    不得不这么想。

    因为,现在文墓碑一出世,导致不少强者可能会潜入三世身进去,三世身进入了,那这些无敌就不敢贸然出现了,否则,太容易被人击杀了。

    一尊三世身进入,差不多就废了一位无敌了。

    真要人境去了七八个,那诸天战场,可能就少七八个针对人族的无敌。

    这是好事!

    起码对夏龙武而言,这是大好事。

    大夏王紧皱眉头,“也许吧!反正让大家小心点,这可能是猎天阁设的局……若是小打小闹,我大夏府能弄起来,可现在,又是承载物,又是天元果树,又是日月玄黄潭,又是文墓碑……”

    他凝重道:“这些消息,不是我夏家传出去的,而是这猎天阁!让你们的后裔,少贪心,我警告你们,这可能是什么陷阱,猎天阁好端端地将这些人聚集到了大夏府……未必安了好心!”

    “因为猎天阁,原本只是一些天才前往,现在可能导致永恒前往,这不是好事!”

    大夏王凝重道:“都小心点,朱地主最好不要走,防着点,这么大的动静,一旦真有永恒三世身进入,打破了人境……没人有好下场!”

    此话一出,几位无敌点头,有些凝重。

    也是,这么大的局,谁能布的起?

    遗迹,可能是真的。

    但是猎天阁公布,这组织,不安好心,也许是想浑水摸鱼,弄的大量强者聚集在人境,这的确不算什么好事。

    “看看情况再说吧!”

    大秦王开口道:“老夏,你确定那边不是你们夏家弄的就行,事情越闹越大,若是夏家弄的,太容易出变故了。”

    大夏王没好气道:“说的是废话!”

    懒得理会大秦王,我夏家怎么可能会弄这个?

    我夏家又没承载物!

    话说回来,真的有吗?

    我都怀疑了!

    还有,南元……到底有没有遗迹?

    他也糊涂了!

    真的,有些糊涂。

    ……

    这一日,诸天万族,都在秘议什么。

    这一日,非人族掌握的一些通往人境的通道,都有绝顶强者,小心翼翼地潜入,人境通道,诸天府那边是最大的,但是,不代表其他地方没有。

    万族教一直有强者潜入潜出,都是通过这些没被掌控的通道。

    当然,这些通道,是有危险存在的。

    比如猎天阁掌控的,就容易让人传送到无敌的脑门上,有些更是有裂缝切割,危险无比,远没有人境掌握的那条通道安全。

    适合小范围潜入,不适合大规模进入。

    ……

    而这些,就和苏宇没什么关系了。

    他只负责搞事,不负责后果。

    此刻的苏宇,正在面见高层,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见高层,猎天阁的高层。

    三长老和八长老!

    两位顶级强者,居然来了大夏府。

    此刻的苏宇,小心谨慎到了极致,数枚神文融合到了一起,增幅自己的神文强度,隐藏自己的气息,改变自己的面貌。

    哪怕戴着面具,他也在强行改变自己的面貌,和当初的玄九一样。

    不止这两位,这一刻,还有苏宇的上司,玄甲长老也在。

    三位强者,两位是准无敌,一位是日月八重,都是顶级强者,在万族都是绝顶的存在。

    此刻,苏宇面具下的脸上,有些汗液渗透。

    比起伪装崔浪的时候,苏宇实力进步了不是一点点,而是很多。

    神文进步了,意志力进步了,一切都进步了。

    可是,瞒得住准无敌吗?

    反正他是没瞒住万天圣的,老万看到他,就知道是他,这个苏宇也郁闷,都快不自信了。

    现在的苏宇,很强。

    但是,比起这几位,差的远。

    一个不慎,身份暴露,他就要完蛋的。

    还有……玄甲到底是不是自己一伙的?

    现在要是卖了自己,自己也要完蛋。

    当然,大概率是一伙的,否则,早就该卖了自己了。

    两位长老,面具上和带着一抹金色,但是不是全部金色,这是准无敌的象征,两人都看着苏宇,并未展露威压,也没将苏宇如何。

    三长老和蔼道:“玄九,你这次做的很好,探索到了其他人根本无法发现的秘密,为猎天阁打开了人境困局,现在,猎天阁再次步入正轨,业务繁多,你居功至伟!”

    “不敢,都是属下该做的!”

    三长老和蔼道:“不要谦虚,你火瞳一族性格火爆,这个我还是知道的,你如今做的不错,火瞳族不强,若是可以的话,猎天阁会全力帮助你,成为火瞳族族长的。”

    “不用,小族之长,远不如猎天阁长老地位崇高!”

    苏宇低沉道:“何况,我招惹敌人太多,尤其是夏家,我不回去就算了,一旦回去了,火瞳族也许就是灭族之日!”

    八长老笑呵呵道:“是这个理,夏家也不是什么好人,玄九,听说火瞳族的瞳术,能提炼一些特殊材料,玄九,我这有一块地冥神金,你能提炼吗?”

    他取出了一块金属,叹道:“这东西,我也能强行提炼,可强行提炼,损失太大,这东西价值连城,打造天兵的辅料,这么大块的也少见,我若是提炼,起码损失七成!玄九,你帮我提炼一些如何,与其被我损失了,不如给你,若是提炼出来超过三成,剩下的都送你了!”

    苏宇暗骂!

    不敢太过明显地骂!

    但是还是暗骂不已,去你的,老阴货,就是试探我,直接说好了。

    还找借口!

    好吧,这借口……其实也算合情合理,没直接试探自己,询问自己,因为按照规矩,猎天阁的规矩,自己不归他们管,而是玄甲管。

    玄甲确定自己没问题,那就没问题。

    可是……这两位大概还不是太放心,或者说,常规试探而已,此刻,让苏宇展露一下自己的天赋术。

    在准无敌面前,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有没有用什么天赋精血,也是一看便知。

    若是连他们都能隐瞒,就在眼前,那没话说,这是你能耐。

    而且,八长老还拿出了一样宝物,地冥神金,这东西不如一些承载物强大,但是说实话,若是不介意三世身弱点,其实……也能勉强当承载物了。

    可想而知,这东西还是极其珍贵的。

    苏宇不动声色,低沉道:“八长老太过大方了,不需要这些,八长老若是愿意送我100份天元气,提炼之事,小事罢了!”

    “100份?”

    八长老笑道:“行,也不让你吃亏,200份!我猎天阁,虽不富裕,也不缺钱!”

    苏宇也不废话,眼中陡然射出一道火光!

    火光映射虚空!

    那块地冥神金,在火光之下,迅速开始融化,融化成液体,一滴一滴地滴落,苏宇低喝一声,元气勃发,强悍无比,虚空震荡。

    燃烧虚空!

    双眼如火炬!

    两位长老对视一眼,八长老传音道:“如何?”

    “没借用任何外力,这是火瞳族的瞳术?”

    两人暗暗点头,起码一点是证明了,玄九,的确是火瞳族强者。

    就这一点,排除了不少东西。

    玄九不是他们直属,有些事情不好逼问,但是,该有的一些试探,还是要试探的。

    他俩谈话,苏宇此刻也在谈话,和玄甲。

    通过面具,不断传信。

    “长老,这俩啥意思啊?怀疑我?怀疑我,那就是怀疑长老,一点面子不给!“

    玄甲不吭声。

    怀疑你,有问题吗?

    “长老,你以前认识我吗?”

    “我是你爷爷!”

    “……”

    去你大爷的!

    苏宇暗骂,我想弄死你。

    “长老,你好歹也是日月后期,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试探我?不为我出头?人家还以为你心虚了!”

    “有道理……”

    苏宇就是刺激他一下罢了,没想到,下一刻,玄甲忽然冷冷道:“二位执法长老,差不多就行了!不如直接找玄部部长问问,我有没有问题好了!黄甲有问题,也许我也有问题!玄九,摘下你的面具给他们看看,看看我玄甲到底招了什么人进来!”

    “……”

    苏宇呆滞,二位长老愣了一下。

    玄甲喝道:“摘下面具,没听到吗?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玄甲,你误会了……”

    八长老笑了笑,想要解释,好歹也是日月八重的顶级强者,这可不是阿猫阿狗。

    而玄甲不理,冷冷道:“玄九,是不是我的话没用了?”

    苏宇暗骂一声!

    下一刻,有些挣扎道:“长老,我……”

    “快点!”

    玄甲一声冷喝,苏宇挣扎着,仿佛有些愤怒,慢慢褪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一张有些苍白的脸,瞳孔和其他人有些不同,脸上带着一些死灰色。

    褪下面具的瞬间,两位长老迅速看了一眼,而苏宇,很快戴上了面具,低着头,没吭声。

    八长老再次道:“何至于此,猎天阁的规矩,玄甲,你这是让我们难堪了……”

    而玄甲冷冷道:“不敢!玄九的确太过愚蠢了!我早就告诉过他,在这个吃人的世界,要学会藏拙!这个蠢货,不懂这些道理,被人捧杀也不自知!如今,得罪了夏家,还引起阁中一些无能之辈的嫉妒,甚至陷害,这就是愚蠢!”

    苏宇依旧沉默。

    三长老此刻开口了,笑道:“玄甲,你啊,想的太多了!我们并非这个意思,八长老也只是看玄九辛苦,故意想送一些好处,又放不下脸面……哎,算了算了,是我们有些让你们误会了,玄九暴露了真容,这不是好事,我和老八绝不会对外透露……”

    说着,又道:“玄九,你也别误会,我和老八,为你凑足500份天元气,也为你摆脱古城居民身份,出一些小力。”

    “多谢二位长老!”

    苏宇没拒绝,废话,给好处,我当然要拿着。

    玄甲真牛!

    我刺激你一下,你还真找茬了。

    而玄甲,也低沉道:“我知道二位未必有这个意思,可架不住有些人有!这些庸才,见不得别人好,别人强,见不得我玄甲麾下有这样的天才,这样的能人!玄九迟早能晋升为长老,这次若是顺利,他就是长老,他晋升之时,还希望二位多多支持,他真身暴露,对我们而言,不是好事,我也是希望通过这次机会,能让二位长老,看到他的优秀,多了解他,有个知根知底的人,也好办事一些!”

    二位长老了然。

    玄甲也不是问罪的,只是希望,在玄九晋升的事情上,出点力。

    谁晋升长老都是晋升,但是玄九这种知根知底的人,是火瞳族,样貌也知道了,只要下决心,是能找到他的根底的,火瞳族又不是太大。

    这样的人,留在身边,也放心一些。

    两人了然,笑了笑,玄甲倒是会为玄九考虑,可惜,玄九未必领情,看现在这样子,玄九指不定怎么愤怒恼火呢。

    八长老笑道:“一定的,这次事情结束,玄九必然能得到总部看重,晋级长老,前提是,实力要有进展,玄九,你才日月初期,进入日月后期恐怕难度不低。”

    玄甲开口道:“那也未必,日月初期和中期,只要日月玄黄液足够,也是有希望迅速跨过的,玄九这次功劳大的话,又能排除死气干扰,他很有希望晋级到中期,至于后期……中期的长老,也不是没有过。”

    “这倒也是!”

    两位长老点头,再次夸赞了苏宇一阵,很快,苏宇也提炼完了那块金属。

    八长老笑道:“不错,提炼出了六成,这火瞳之术,也是炉火纯青了!”

    “长老谬赞!”

    “不用谦虚!”

    八长老笑道:“好好干,这一次,表现的好,会有很大好处的,你现在是大夏府的掌舵者,我们都是来帮你的,而不是来捣乱的!若是有难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会帮你解决一些难处的!”

    苏宇想了想,不客气道:“那我想请二位长老,帮我一次!我要收编万族教,这些家伙一直跟我打马虎眼,我想让二位长老出手,击杀几位日月,威慑他们,让他们成为我们的走狗炮灰!”

    “这个……你若是发现了地方,我们可以出手!”

    两位准无敌给了承诺,这个可以,至于得罪万族教,笑话,我们怕他们?

    两位准无敌,就是万族教的原始教主和蓝天一起来了,两人也有把握拿下他们,那俩个,听说一个日月九重,一个日月八重,有什么好在意的。

    “多谢二位长老!”

    苏宇道谢,又看向玄甲,“长老,您最近有什么任务吗?”

    “没有。”

    “那劳烦您,这几日和我一起行动,为我提供一些保护,我要探查万族教的据点,另外,也要杀一些人,逼一些人出来,将那些隐藏的家伙,全部弄到明面上,以便于我们执掌整个大夏府局势!”

    “可以!”

    玄甲点头,两位长老也微微点头,的确,这东西,还得把人都给弄出来。

    暗中藏着,多没意思。

    苏宇又道:“还有一点,我要和纪鸿接触一下,上次他说的秘密,我和黄九都知道,纪鸿这人很关键,现在,也许除了纪鸿,就我和黄九知道一些东西……”

    “什么?”

    “纪鸿知道人族背叛的无敌是谁!”

    这话一出,几人震动。

    “真的?”

    上次玄九没说这事,他们也没再逼问,此刻一听这话,顿时震动。

    苏宇点头,“所以,我想探听一下消息,这消息掌握了,一旦卖给人族强者……或者卖给那位人族背叛的无敌,呵呵,钱财无数,承载物都能卖!甚至……能为我猎天阁,拉拢一位人族无敌!”

    苏宇低沉道:“用这个秘密,胁裹对方,我猎天阁,也不在乎出身!那位无敌,若是识趣,加入我们,也许还是我们的上司,如此一来,我阁实力,必然大涨!”

    三位长老都是震动,“这事我们之前不知道,要和上面说一下,玄九你……你居然不早点说,黄九那叛徒,一旦对外泄露……纪鸿是个关键人物,你确定他掌握了具体信息?”

    “他说的信誓旦旦,我不确定,但是我想试探一下,接触一下,我看纪鸿,也未必放心夏家,倒是我猎天阁,只卖情报,反而能帮他!”

    “此话有理!”

    几位长老只觉得苏宇太能干了!

    真的是什么事都能办,什么秘密都知道,有玄九在,猎天阁也许能捞到最大的好处。

    “玄九,那遗迹入口……”

    苏宇不以为意道:“就在苏宇家中,并非什么秘密,二位长老也可以去看看,但是我觉得,不要现在强行开启,一旦开启,我猎天阁就是众矢之的,不值得!大明王还没走,一旦被大明王提前抢夺了,那就是什么都没了!起码等大明王离开了,或者被人缠住了,我猎天阁才能插手!”

    现在,大明王不能走。

    起码要威慑一段时间!

    威慑四方,让大家不敢提前去开启遗迹,遗迹开启,最好的时间是大家都来了,无敌不在了,那时候才是好机会!

    “对对对……”

    两位长老点头,有道理,这玄九,考虑的很完美,很完善。

    是这个理!

    他们是强,可要说能对抗大明王,那是不可能的事。

    只能等大明王走了,才能去试探开启。

    “那大明王一旦来探查,发现了遗迹所在……”

    两人又开始担心了!

    苏宇笑道:“这不止我们在担心,万族都在担心,放心吧,很快,各族都会想办法逼大明王离开!而大明王,也不敢现在过来探查,以免大明府成为众矢之的。”

    二位执法长老,再次高看了苏宇一眼。

    而玄甲,没好气道:“你说的我们不懂?又逞能!什么事都有你!”

    “玄甲,对玄九别太苛刻了,他还年轻,年轻有朝气是好事,不像我们,都老了。”

    玄甲低沉道:“我是怕他太过招摇,难逃一劫!”

    苏宇也道谢道:“长老说的是,是我孟浪了!”

    玄甲淡淡道:“知道错就好,不要什么事都觉得离开了你就办不成!猎天榜立足万界无数年,你真以为只有你能行?只是有人藏拙,有人不见好处不跳出来罢了!能把猎天阁发展成为诸天万界最大的组织,难道靠你玄九做到的?而今,二位执法长老和我还能为你庇护一二,以后你成了长老,执掌一方,若是还如此孟浪,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这话,有真有假。

    但是,也在提醒苏宇,不要觉得你真的什么都行,猎天阁这边水很深,有些家伙故意藏拙罢了。

    苏宇心中凛然!

    有些懂了!

    他低着头,沉声道:“玄九明白了!无敌的事,不是我可以掺和的,大明王之事,想必阁中和其他大族都有定论,是我越界了!”

    这一次,三长老也笑了,“玄甲的确比你看的透彻,玄九,多和玄甲学学,大明王……会有人针对的,无尽虚空,恐怕已经有无敌在跃跃欲试,准备破界了,大明王没时间理会这边的事的。”

    苏宇心中微微一动,是吗?

    这个我回头得问问老朱了!

    大明王被人引走了?

    无法离开?

    这秘密,我还不知道呢,算了,问问老朱就知道了。

    ……

    很快,苏宇和玄甲一起走出了刚刚的地方。

    苏宇心中吐了口气,传音道:“长老,好危险,你还真敢跳出来啊!”

    “那是,我怕他们?”

    玄甲不动声色地传讯道:“这俩也就实力比我强点,其他的,不用太在意!执法部的人,脑子都僵硬的很,还没其他各部长老危险,不过执法部的长老,实力强大是事实。”

    说着,问道:“纪鸿的事是真的?”

    “真的。”

    “那他……危险了!”

    “我没外传!”

    “你不外传,也许他自己外传,引出那无敌也不是不可能!”

    苏宇暗暗心惊,这家伙还真有几把刷子。

    他就怀疑,纪鸿之前和彩一说这个,其实就是想故意外传的。

    玄甲又道:“遗迹的事,真的假的?”

    “真的,这个还能骗人?”

    “其他人难说,你这家伙,万界第一骗,难说!”

    玄甲继续道:“日月玄黄液,天元气,你缺?石雕差点弄死了无敌,打爆了对方三世身,你缺承载物?文墓碑……传闻就是多神文战技碑,你觉得你缺?既然如此,你觉得我信真的有遗迹?”

    “长老,你到底谁啊?”

    苏宇真好奇,这位到底谁啊。

    “你爷爷!”

    “我%&E$R%……”

    苏宇打了一连串的字符出去,玄甲淡漠道:“我会987种语言,你用了七种语言骂我,我都看得懂!”

    艹!

    苏宇暗骂,这也行,语言会的多了不起?

    “长老,你这性格,让我想到了一人!”

    “说说看。”

    “我柳老师,他也是平时一本正经,实际上是贱贱的那种,气死人不偿命……”

    “你这么说你的老师合适吗?”

    “不合适,但是说的是事实,他跟我说,找女人不行,自己却是找了一大堆,他还用假的意志之文糊弄我,骗我骗的毫无心理压力,你和我柳老师一样贱!”

    “你骂你老师,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宇没好气道:“你也一样!”

    我骂了吗?

    说实话而已,我柳老师还是闷骚的那种,你不知道罢了。

    算了,不说也罢。

    说了,大家不都得知道,我柳老师曾经在学府勾搭过女执教,被人打了一顿的事实。

    这事,不能说。

    传出去了,我柳老师的光辉形象就没了,被吴月华他们知道了,老师得吃苦,算了算了,烂在心中好了。

    苏宇暗暗嘀咕,也就我了,秘密能烂在心中。

    希望浩子不会对外乱说,他也看到了,别败坏我老师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