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448章 我有一个大秘密(求订阅)
    无名大山中。

    苏宇劫字神文微微跳动,苏宇不动声色,这是有点危险的意思吗?

    元庆东到了?

    他走出了山洞,后方,地十八开口道:“别乱走,小心被人伏杀了。”

    “没事。”

    苏宇敷衍了一句,你们自己小心被杀了差不多,想突袭击杀了自己,可没那么简单。

    走出了山洞,苏宇四处看了看,只觉得空气都有些凝滞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正想着,心中一动,下一刻,喝道:“退!”

    话落,他瞬间消失在原地。

    山洞中,其他三位白面,二话不说,有人冲破墙壁,瞬间飞天,有人遁入地下,有人朝洞口外飞去。

    而就在此刻,一方大印从天而落。

    轰!

    一声巨响传出,小山头直接被轰的四分五裂!

    虚空中,纪鸿出现了。

    纪鸿一脸淡漠,“真的在这!”

    “还不止一个!”

    “元府长,别耽误时间,活捉不了就都杀了!”

    另一边,元庆东微微点头,探手朝地下拍去!

    轰!

    再次传来一声巨响,大地被拍的龟裂,地下,一位白面吐血,继续下潜,不敢有丝毫停留。

    不是一位日月!

    居然来了两位!

    整个山包,瞬间被夷为平地。

    ……

    正在遁逃的苏宇,暗骂一声。

    来了俩日月!

    坑!

    好吧,自己其实该知道的,但是万天圣太坑了,都没提醒自己,而纪鸿刚刚一印砸下,若是他没感应到,要是直接被一下子砸死了怎么办?

    他正想着,眼前,一轮半月浮现。

    眼前一花,半月瞬间朝他轰击而来。

    苏宇一拳轰出,元气爆裂,四周虚空震荡,轰隆一声,半月碎裂。

    “嗯?”

    此刻,空中的纪鸿,微微有些意外,“玄九?”

    这就是那个玄九?

    倒是有点能耐,居然击破了他的攻击。

    “元府长,你去擒拿其他人,我去杀他!”

    “好!”

    元庆东巴不得如此,松了口气,这个玄九交给你吧,我对付其他人就行,还好,向大夏府申请,对方还派来了一位日月,要不然,自己一个人来,还真未必能奈何这玄九。

    果然,我就说危险。

    大战,瞬间爆发。

    而苏宇,暴喝一声道:“不要分散跑,集合,对抗他,他不过刚入日月一重,联手御敌!”

    话落,三位白面,很快聚集到了一起。

    “杀!”

    三位白面,都是山海高重,实力也不弱,此刻,三位白面各显神通。

    黄九一剑刺出,地十八手托大山朝元庆东砸去,玄十七遁入虚空,一层密密麻麻的透明丝线,仿佛将虚空包裹住,包裹元庆东。

    三大山海强者,此刻,短暂挡住了元庆东。

    ……

    而苏宇这边,又是一方大印砸来。

    这方大印砸人,苏宇是见过的,这是纪鸿的育强署署长大印,砸人还是很厉害的。

    苏宇也不暴露神文,全靠肉身。

    一拳轰出!

    砰地一声巨响,大印倒飞,苏宇拳头上也冒出血液。

    “嗯,肉身不弱!”

    纪鸿笑着夸赞了一句,继续一印砸出,而苏宇,暴吼一声,下一刻,气息强悍无比,一股死气渗透而出,朝他一拳轰去!

    纪鸿微微变色,大印覆盖而下。

    下一刻,被死气腐蚀的有些滋滋作响。

    “古城居民?”

    纪鸿有些意外,玄九居然是古城居民,古城居民来了人境,胆子还真大,不怕死吗?

    他们被死气腐蚀,但是也有点好处,比如一拳轰出,这死气也很强烈,一般人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死气腐蚀。

    轰!

    再次传来一声巨响,苏宇再次一拳轰飞了大印,冷漠道:“纪鸿?元庆东?何必赶尽杀绝,二位若是愿意携手,我可以邀请二位加入我猎天阁,甚至为二位申请白面之位!”

    “呵!”

    纪鸿淡笑,下一刻,大印化为长剑,瞬间飙射虚空,朝苏宇杀去。

    苏宇都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文明师还是战者,反正纪鸿给他的感觉,有点像文明师。

    他这边,还能勉强坚持一下。

    而三位白面,此刻却是被元庆东打的节节败退。

    元庆东怎么说也是无敌后裔,还是日月境,还是文明师,此刻,一枚“断”字神文,断裂了一切,断裂了地十八的大山,断裂了玄十七的虚空丝线,断裂了黄九的长剑。

    元庆东冷笑,区区三个山海白面而已,也想和自己斗?

    这次倒是运气不错,抓了四个白面,纪鸿对付那玄九应该没问题吧?

    幸好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再次庆幸自己的英明之举。

    他正想着,那边,苏宇咆哮一声,此刻,他被大印化成的长剑围绕,身上被撞出一道道裂痕,怒吼一声,眼中忽然爆发出一抹火光!

    嗡!

    一道火光暴射而出,焚天裂地。

    “火瞳一族?”

    纪鸿认出了这一族的天赋技,微微后退了一下,下一刻,他所在的虚空,忽然焚烧起来,虚空被烧的裂开。

    很强!

    而其他三位白面,也是暗暗心惊,此刻,也算知道了玄九的来历,火瞳族强者,火瞳族万族排名不算太高,族中也没有无敌坐镇,但是有多位日月。

    没想到,这玄九这么强,若是不在猎天阁,那可能都是火瞳族的高层了。

    苏宇才不管这些,上任玄九就是火瞳族。

    谁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身份,先伪装对方再说。

    眼中,火光强悍,焚烧一切。

    苏宇也不准备拼命,彩一应该快到了。

    拖住片刻就行!

    ……

    而这时候的彩一,也迅速赶来,感应了一番,四周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就这两个日月。

    一方面有些惊讶于玄九的实力,连纪鸿都没能短时间内拿下对方,一方面也为自己欢喜,这次好像能大赚一笔了!

    彩一遁入虚空,收敛气息,暗暗朝纪鸿那边杀去。

    纪鸿还在和苏宇纠缠,他也惊讶于苏宇的实力,刚想爆发拿下对方,陡然,心中一惊,迅速遁空,身影消散,噗嗤一声,哪怕他遁空速度极快,后背还是被一柄小剑刺穿。

    “大人!”

    苏宇松了口气,你来了就行,至于纪鸿……万天圣知道情况,大概不会有事的吧?

    彩一也没说什么,迅速道:“你去对付元庆东,我拿下纪鸿再去帮你!”

    “诺!”

    打元庆东,我喜欢,你和纪鸿去玩吧!

    苏宇二话不说,朝元庆东那边飞去。

    而元庆东,此刻已经感受到了剧烈的威胁,三位白面被他打的伤痕累累,眼看着马上就能擒杀三位白面了,他还是选择了迅速离开!

    居然又来了个强的。

    也许一开始就是陷阱,该死的,自己幸好带着纪鸿来的,要不然,自己一人,不是完蛋了?

    他转身便要遁逃,就在此刻,他体外,一枚神文爆发。

    轰!

    苏宇遁空,一拳轰出,元庆东倒飞,但是没有受伤,体外被神文阻挡,一枚防御性神文浮现。

    元庆东冷哼一声,瞥了一眼远处杀成一团的彩一和纪鸿,也没心思久留,再看看忽然杀来的玄九,眼神一动,而此刻,苏宇忽然眼前一花。

    幻境?

    他有些意外,元庆东还会这个?

    当然,他也会。

    苏宇也没太过害怕,气血爆发,强悍的气血,轰隆一声冲破了幻境,喝道:“围杀他!”

    其他三位受伤的白面,也不多说,从其他方向迅速逼近元庆东。

    元庆东刚要离开,后方,苏宇再次一拳轰出,轰的虚空暴动。

    元庆东暗骂!

    这战者,很强。

    严格来说,比他还要强一筹,火瞳族小族而已,实力倒是不弱,这是进入了日月一重还是二重?

    有面具遮掩,对方气息难辨,连他也不是太清楚。

    苏宇不管他怎么想,也不管他是不是诱饵,还是如何,他现在就一个心思,没人来救元庆东,那就打死他!

    打死就打死了!

    反正两人又不是朋友,还有仇呢。

    苏宇突破虚空,冲上前,又是一拳轰出!

    一拳又一拳!

    元庆东神文不断震荡,有幻境,有断字神文,截断他的攻击,而苏宇好像不知疲惫的永动机,一连轰出上百拳。

    轰地一声,元庆东被他一拳砸飞!

    砰地一声,砸落大地,大地龟裂,元庆东嘴角溢血。

    苏宇迅速落地,冲入巨坑中。

    元庆东怒骂一声,二话不说,一枚神符出现,苏宇迅速倒退遁逃,下一刻,一道金芒映射虚空,朝苏宇杀来。

    苏宇身上汗毛竖起!

    好强大的神符,他都感受到了致命危机,元庆东毕竟是日月境,他激发的神符,威力比浮土灵当初激发的要强大的多!

    这一击,让苏宇感受到了致命威胁!

    二话不说,苏宇遁逃到了彩一那边。

    彩一正在压着纪鸿打,刚刚出场霸道的纪鸿,此刻,披头散发,浑身浴血,被彩一打的毫无还击之一,眼看着就要完蛋了,苏宇忽然遁来。

    彩一暗骂一声!

    可是,不得不出手救援。

    一柄细剑朝那道金芒杀去,轰!

    惊天巨响再起,整个山头瞬间坍塌消失,化为齑粉。

    双方遭遇片刻,就是生死战,完全没人弄虚作假,苏宇也好,元庆东他们也好,都是实打实地拼命交战,整个战场,除了苏宇,没人觉得不该拼命。

    ……

    苏宇就是打酱油的,元庆东忽然祭出神符,他当然不会拼命。

    有麻烦,强者顶上去。

    彩一厉害,那就彩一上!

    等彩一一剑劈碎了神符攻击,后方,纪鸿也是抓住机会,怒吼一声,一拳打出……

    彩一还以为玄九会挡一下,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苏宇跑的飞快!

    你们打去,他一边遁逃,一边喝道:“大人,我们缠住元庆东,大人击杀了纪鸿再来助我们!”

    下一刻,四位白面,再次将元庆东包围在中间。

    而元庆东,也是暗骂一声!

    那个和纪鸿交手的白面,很强!

    一击破碎了自己的神符!

    他也是边战边退,没主要和苏宇交手,而是针对其他三位白面,接连几次强攻,其他三位白面也是纷纷重创,跌落下去,无力再战。

    苏宇严重怀疑他们是装的,可惜没证据。

    算了,他们不愿意出力也正常,谁家山海对日月,会出死力的,除非到了绝路。

    苏宇不断和元庆东交手,这也是打磨自己的一种办法。

    他实打实地和日月交手,也就上次和那个红蛙一族的家伙。

    后来,也是吞噬了精血弄死了对方。

    这一次,这么多人在,苏宇可没吞噬精血的意思,也没动用什么神文,全靠肉身作战,拳法,也是不算太高明的拳法。

    时不时地,用一下天赋技辅助而已。

    就算如此,他和元庆东也打的不可开交,元庆东被他压制了下去。

    他压制了元庆东,打的元庆东不断吐血。

    而那边,彩一也是完全压下了纪鸿,冷哼一声,一剑斩出,就要彻底将纪鸿斩杀!

    而就在此刻,纪鸿陡然怒喝道:“停,我用一条信息买命,我知道谁要杀我,你是不是特意来杀我的?你不想知道,为何有人要杀我吗?”

    苏宇冷笑道:“我们的目标是杀元庆东,你想多了……”

    彩一却是打断了苏宇,冷冷道:“什么消息!”

    他很感兴趣!

    什么消息,值得别人用百滴日月玄黄液杀人?

    纪鸿不断咳血,“你先离我远一点,我再告诉你!”

    “说,否则死!”

    猎天阁的主要业务还是情报,一条重要的情报,可以卖给无数人,这才是真的赚钱。

    暗杀,杀一个日月也没几个钱。

    这年头,情报比杀人更赚钱。

    所以彩一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消息,当然,他更知道,得速战速决,免得给纪鸿机会,夜长梦多。

    所以,他心中有打算,纪鸿拖时间的话,他马上杀了对方。

    纪鸿咳血,开口道:“和无敌有关,人族背叛的那个无敌有关,我已经……”

    此话一出,彩一变色!

    而和苏宇对战的元庆东,也是瞬间变色。

    无敌?

    背叛的无敌?

    这可是大消息,大新闻!

    说实话,自从知道有背叛的无敌,哪怕元庆东都有些怀疑,自家爷爷是否是背叛的无敌?

    或者说,在元庆东自己看来,八大家的背后无敌,都有可能!

    纪鸿,居然在查这个!

    难怪,难怪那猎天阁的日月,一来就去专门杀他,而不是专心对付自己。

    也许真的有人下了单,让猎天阁杀纪鸿。

    元庆东正想着,苏宇再次一拳轰出,轰隆一声,这一拳,强悍无比,一拳打的元庆东骨骼寸断,手臂炸裂!

    苏宇状若无意,随手将那些骨骼碎片,血液全部捞走。

    而此刻,彩一心神震动。

    无敌?

    人族背叛的无敌!

    这个消息,值大钱了!

    天文数字!

    一旦卖给人族,别说百滴玄黄液,千滴万滴都有可能给,前提是消息是真的。

    纪鸿知道?

    他知道,为何不对外说?

    还是说,他诓骗自己的?

    “那无敌是谁……”

    彩一迅速传音,没再大声呵问,纪鸿喘息,也传音道:“那背叛的无敌,具体是谁我还没查出来,但是,我已经锁定了三位无敌,必是其中之一……”

    “哪三位?”

    彩一心神震动,已经锁定了三位,那距离找出真的背叛的无敌,也只有一步之遥了,配合猎天阁的情报网,猎天阁都可以自己去查,到底是谁,才是人族背叛的那位无敌。

    而就在此刻,虚空波动。

    有人撕裂虚空,直接前来,下一刻,虚空中,出现一尊强悍无比的身影,“胆子很大!猎天阁,找死!”

    彩一脸色大变!

    而苏宇,也是脸色一变。

    “你是在等他吗?”

    就在此刻,那虚空中出现的老人,腰杆挺直,不复平日的儒雅随和,而是如同远古妖魔。

    胡总管!

    苏宇见过这位发飙,当日,胡总管就曾在单多之战中,发飙了一次,捏死了一位日月神文分身,此刻,胡总管再次变身。

    手中,还捏着一人。

    黑一!

    那黑一,被他捏在手中,疯狂挣扎,咆哮,却是根本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猎天阁,黑一,彩一,胆子真不小,大夏府,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轰!

    大手合拢,轰隆一声,骨骼炸裂,血肉飙射,轰隆一声,一轮半月坠毁!

    彩一二话不说,瞬间燃烧精血遁逃。

    “你跑的了吗?”

    胡总管冷漠无比,随手一掌,击向苏宇几人,下一刻,消失在原地,追杀彩一去了。

    而苏宇几人,纷纷变色。

    苏宇再次一拳轰的元庆东骨骼炸裂,暴吼道:“逃,该死!”

    话落,疯狂咆哮一声,再次一拳,就要格杀元庆东!

    而就在此刻,胡总管那一掌拍来,覆盖天地。

    苏宇暴喝一声,迅速倒退。

    其他三位白面,跑的比他还快,然而,还是挡不住这一掌的威压,轰隆一声,玄十七跑的最慢,直接肉身炸裂,陨落当场!

    苏宇不断倒退,一拳拳轰出,轰的那透明手掌出现了一个坑洞,瞬间穿透,眨眼间就要遁逃。

    而此刻,之前受伤的纪鸿,再次一印砸来!

    砰地一声巨响,苏宇肉身裂开,血液横流,眸中火光再起,射向纪鸿,顺手把那些血液全部焚烧。

    苏宇焚烧虚空,眨眼间离开此地。

    而黄九,也是趁机,跟着苏宇打破的缺口,瞬间离去!

    苏宇和黄九跑了,元庆东则是被重创,差点被人杀了,惊惧无比,刚想说什么,纪鸿一掌拍死了地十八,轰隆一声巨响,下一刻,元庆东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杀气。

    侧头一看,眼神惊恐!

    纪鸿!

    “纪署长,你要干什么?”

    元庆东大惊失色,他要干什么!

    纪鸿眼神变幻,幽冷道:“你刚刚……听到了,对吗?”

    “没,我什么都没听到!”

    元庆东知道了,知道了他要干什么,杀人灭口!

    他惊恐无比!

    对,我知道了,我知道纪鸿查出了什么,他要杀我,他不想让消息外泄。

    “纪署长,那两个逃走的白面也知道……”

    “他们不知道,猎天阁不知道具体的消息,不会外泄的……”

    纪鸿一步步朝他走来,元庆东惊恐道:“我也不知道什么,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纪署长,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元家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会查出来的……”

    就在此刻,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咆哮声!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一轮半月忽然坠毁,崩溃!

    轰隆!

    整个山林,充斥着大量的元气。

    纪鸿脸色微变,下一刻,胡总管瞬间出现在此地,身上都是血液,看到两人,皱眉道:“做什么?为何不去追杀他们?该死,让这两个小老鼠跑了!”

    跑了两个小老鼠,关键在于,这两个日月没去追杀,而是在这搞内讧!

    纪鸿微微变色,很快,开口道:“我看看元府长的伤势如何了,我去追!”

    话落,瞬间消失在原地。

    而元庆东,脸色一变再变,也道:“我……我受伤太重,纪鸿署长看看我的伤势,担心我会有事……”

    “好好养伤!”

    胡总管皱眉,“那玄九,倒是实力不弱,一定要杀了他!”

    话落,也消失在原地。

    元庆东满头大汗,双臂断裂,却是顾不得这些了。

    他迅速取出传音符,咽了咽口水,想了想,也一瞬间遁逃,不敢留在原地。

    “父亲!”

    他迅速传讯,不断呼叫。

    很快,传音符震动,“怎么了?”

    “父亲,出大事了,我差点被杀了!”

    “你没事吧?”

    “重伤,还没死,但是……出大事了,刚刚猎天阁数位强者来伏杀我和纪鸿,纪鸿为了买命,说他掌握了人境背叛无敌的消息……后续我不知道,他们在传音,胡德浩很快来了,击杀了猎天阁两位日月中期强者,杀了几位白面,还有两个白面逃了……父亲,要出大事了!”

    “……”

    求索境那边,大元王幼子也是变色,迅速传讯道:“纪鸿?他查到什么了?”

    “我不知道,父亲,他想杀我!胡德浩可能不知道,纪鸿要杀我,胡德浩刚好回来了,纪鸿放弃了杀我,父亲,我现在很危险,纪鸿……纪鸿……父亲,我想回去了!我重伤了!”

    元庆东此刻是心态炸裂了!

    他想走了,他之前就知道,大夏府很危险,现在,好像要炸了。

    纪鸿可能查出了什么,但是一直隐忍不说,而人族幕后的那位无敌也许知道了,给猎天阁下了任务要是纪鸿……

    现在纪鸿没死!

    不管如此,不管消息有没有传出去,都是大事,而且……谁知道幕后的无敌,是不是他们元家的大元王。

    元庆东都不敢保证不是!

    无敌做什么,难道还要告诉他们?

    “不许离开,你现在是大夏文明学府的副府长,回去,去大夏府,不要再出来,我马上让人来支援你……现在大夏府,要乱了!”

    元庆东的父亲也是震动,很快道:“不管如何,都不要离开大夏府,大夏府现在有很多机缘,也有很多变故,你回城,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不,父亲,不安全!”

    元庆东暗骂,父亲根本不懂!

    算了,指望不上了。

    父亲只知道机缘,只知道机会,根本不知道我在这,遭遇了多少危机,一步走错,我就死定了!

    他很快不再理会父亲,迅速传音其他人。

    “张哥,南元遗迹将开,有没有兴趣来大夏府转转?”

    “王老哥,最近大夏府大战不断,我刚杀了几个猎天阁的强者,日月都杀了一个,这边热闹的不行,没兴趣来看看热闹?和张哥他们一起来,人多力量大,我们也许也能进遗迹!”

    “……”

    元庆东不断呼朋唤友,太危险了!

    父亲不给他离开,他也不能贸然离开,这个副府长,现在成了他的禁锢和囚笼,贸然离开,那是渎职,会被追究的。

    既然如此,那就把我的朋友们都喊来!

    都是日月境,多少有些安全感。

    大家一起行动,这么多日月,那安全就大增了。

    这些家伙,根本不明白,大夏府到底有多危险!

    ……

    而就在此刻。

    猎天阁,人境分部。

    白一凝眉。

    此刻,他面前,一个屏幕上,不断刷屏!

    “求援!”

    “求援!”

    “彩一执法者被杀,求援,来援……有重要情报汇报,救我……”

    白一凝眉,很快,执法长老也赶到了,有些阴沉道:“黑一死了,彩一也在刚刚被杀了!临死的时候,告诉我,他有重要情报汇报,和纪鸿有关……”

    彩一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击杀了!

    黑一,那是什么都不知道,莫名其妙地就被杀了。

    还有,白面也死了两个,玄十七和地十八都被杀了,现在,黄九和玄九还活着。

    两人都在疯狂求援中!

    执法长老迅速道:“问玄九,什么情报!”

    “是!”

    白一也是凝重无比,死了两位执法者,该死的,那可都是日月中期强者。

    “玄九,什么情报?你们遭遇了什么?”

    “救我,救我,我再告诉你们!我被日月追杀,是大夏府的胡德浩……他是日月高重,绝对是!我若是死了,这秘密,就随我一起埋葬!”

    白一眼神微变,迅速传讯黄九,“黄九,你那边如何了?”

    “危险,极度危险!我和玄九分开了跑,救我……”

    “玄九掌握了什么秘密,你知道吗?”

    “我知道……救我,我告诉你们!”

    “……”

    白一暗骂,这两个家伙,把这秘密当成救命稻草了。

    怎么办?

    “长老,怎么办?”

    执法长老微微凝眉,迅速道:“问询一下,哪位长老距离那边最近,让长老去救援他们!”

    “可是,若是陷阱的话……”

    执法长老低沉道:“大夏府这边,现在顶级强者不在,哪怕陷阱……长老也可以自保!”

    “是!”

    白一有些担忧,不过,还是迅速联系了一位最近的长老。

    让对方去救援玄九他们。

    一群人,都默默等待了起来,有些焦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会导致两位日月执法者被杀?

    计划不是很顺利的吗?

    他们也看过一些记录,包括彩一汇报的记录,都是一切顺利,结果,一下子死了好几位强者,这是被人算计了还是如何?

    ……

    而此刻的苏宇,暗骂一声,疯狂遁逃。

    胡总管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谁?

    他真的在追杀我!

    隔空一击!

    轰!

    苏宇只觉得自己要炸了,艹,你真要杀我?

    我要吞噬精血变身遁逃了啊!

    至于黄九,可能死了,可能跑了,苏宇哪有时间理会他。

    遁逃了一阵,苏宇脸色大变,暴吼一声,一拳轰出!

    轰!

    前方,一道屏障出现,一位无面长老微微有些惊讶,“难怪可以跑到现在!”

    挺强的!

    堪比一些小族的日月二重了,这玄九,真的挺强,以前可不知道这玄九这么强。

    “跑,我替你挡住!”

    “多谢长老!”

    苏宇也是意外,是一位无面长老,不认识,算了,管他呢!

    他直接燃烧精血,飞速遁逃,速度极快。

    看他跑的飞快,气血流逝,气息不稳,长老知道他受了重伤,也不多说,迅速布下大阵,眨眼间,两股强悍无比的气息,在整个虚空爆发。

    片刻后,那无面长老咳血,迅速遁逃。

    而胡总管,也是披头散发,从虚空中走出,冷哼一声,气息有些晃动。

    “龙武卫听令,搜查大夏府,找出这些小老鼠!”

    “诺!”

    四面八方,一阵阵呼喝声传出,很快,大量强者腾空,朝四面八方飞去!

    胡总管看向四方,微微凝眉,冷声道:“猎天阁,好大的胆子!交出玄九,否则,大夏府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你们,胆大包天,胆敢在大夏府捣乱!”

    四周无声,胡总管也不在意,不过还是皱了皱眉,总觉得今天的事,有些古怪。

    仿佛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还有,猎天阁忽然来这么多强者,做什么?

    杀了两个日月中期,居然又来了一个日月后期,难道就为了救一个白面?

    这玄九,有这么大面子?

    还有,纪鸿和元庆东搞什么。

    之前若是两人联手,杀一个玄九不难吧?

    自己为了追杀彩一,没顾得上这边,结果居然被人跑了,两位日月在,居然被人跑了!

    一个个疑惑升起,还有……侯爷还没回来,怎么知道纪鸿有麻烦的?

    胡总管无奈,他么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总觉得被人当枪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