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442章 焦点汇聚(求订阅)
    再见白枫,苏宇心情的确很好。

    很开心,很欢喜。

    这个老师虽然不太负责,不过不得不说,刚来大夏文明学府那段时间,白枫还是教了他许多东西,给予了他许多帮助的。

    而且,很多东西,甚至涉及一些机密,白枫都全部教给了他。

    神文战技拆分,天赋精血制造,这些苏宇都会,外人渴求不到,白枫这边,那是随便传他。

    以及一开始筑基用的百滴破山牛精血,由此,苏宇才知道,破山牛精血这么好用,不得不说,破山牛死的多,白枫也是间接的刽子手。

    从白枫被罚去诸天战场开始,苏宇就几乎没见过他了。

    上次以崔浪的身份出现,也没和白枫见面。

    此刻,再见面,苏宇心情真的很不错。

    在诸天战场之上,群狼环伺,四周无一可信之人,那种感觉,夹缝中求存,生怕背后忽然来一人给自己一刀,苏宇极度的缺乏安全感。

    而此刻,却是放松了许多。

    他放松了,白枫却是警惕,四周环顾,骂骂咧咧的。

    这个堂弟,太坑人了!

    回去的路上,也得小心才行。

    吴月华已经遁入虚空,巡查暗中敌人去了,白枫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骂声传来:“到了大夏府,大夏府有商队会去大明府,你跟着商队一起走,你这白痴东西,趁早滚蛋!”

    “我和你血统一样的。”

    苏宇笑呵呵地顶着嘴,以白俊生的身份,气炸了老白,好像也很爽的样子。

    “你……”

    白枫的确气的半死,恼怒道:“爷爷怎么了?我父亲到底让你跟我说什么?”

    “爷爷开阳窍失败了,受着伤……”

    此话一出,白枫倒是不算意外,叹息一声道:“猜到了!”

    苏宇也有些好奇道:“你会开阳窍吗?”

    也是啊,老师就是白家人,会开阳窍吗?

    开了的话,能控制吗?

    说实话,阳窍全开,苏宇觉得应该会很强,可他不敢。

    因为阳窍一开,就无法中止,不断吸收你的窍穴之力,苏宇还好,窍穴之力很强,还能撑一段时间,一般人可不行。

    白家老爷子,真的阳窍全开?

    若是如此,能撑到现在还没死,那可不得了,够硬!

    “不会!”

    白枫没好气道:“开阳窍,先爆窍穴,自寻死路!老祖宗留下来的方法本就不靠谱,阳窍一定有别的办法开启的……”

    说着,白枫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意外,忽然扭头看向苏宇道:“阳窍?”

    他有些异样,什么阳窍?

    当然,他大体上能听出这理念的意思。

    所以一开始也没在意,可此刻,忽然愣住了,白家并未给这个窍穴命名。

    同样的,也没人给这个窍穴命名。

    真正命名的,其实是苏宇。

    而苏宇,也没告诉几个人,他也就和柳文彦提过一嘴。

    所以阳窍这个词,还是第一次出现,苏宇当初提出的是元神窍,而不是阴窍和阳窍。

    苏宇一开始也没在意,他自己说习惯了。

    此刻,一见他这表情,苏宇故作淡定道:“阳窍都不知道?苏宇上次来我们家,和我说的,他说,我们白家老祖开启的其实是阳窍,而对应的,应该还有一个阴窍!阴阳平衡,才能让阳窍开启,不会出现麻烦!”

    “苏宇……”

    白枫释然,微微点头,阳窍阴窍。

    他想了想道:“这是他说的元神窍,元窍和神窍都有一个爆发点,集合点,组合点!他的一些理论我看了,说起来……他的理论也全是我教他的。”

    白枫唏嘘道:“元神窍,其实也是我发现的,不过,苏宇在这方面做出了一些更突出的发现,总算没丢了我这老师的面子……”

    行了吧!

    苏宇都懒得和他说啥,自己这老师,也就这点爱好了,没事小吹几句。

    想当年,一直说没人能赢他,同代他无敌,结果……后来才知道,被人家黄腾打了三次,死鸭子嘴硬,还是苏宇从别的地方听到的。

    既然提起苏宇,苏宇自己也顺便探听一下情况,“哥,苏宇在诸天战场还好吧?”

    “还行!”

    白枫却是没多说这个,还行个屁,都快挂了!

    那混蛋玩意,不惹事不舒服!

    现在好了吧,听说星宏古城都没人敢去了,那家伙想惹事都惹不起来了。

    再转头看自己这堂弟,有些不满道:“你别学他!”

    有这趋势!

    居然在南元找事,这不是白家的风格,这是苏宇的风格……

    而苏宇,觉得这个怪不到自己。

    惹事……白枫教他的。

    是的,白枫教的。

    苏宇记得,刚来学府的时候,白枫为了让他看看多神文战技多强,然后……去把周明仁的弟子胡文升打了,腾空七重越阶打败了腾空九重。

    之后,胡文升闭关不出。

    由此引出了多神文和单神文之争,找茬的能力,不是你白枫教我的?

    现在还否认了!

    苏宇心中嘀咕,白枫则是没想那么多,苏宇没事找事,惹是生非,找茬能力一流,这些和我白枫有啥关系?

    他可不记得自己干了啥了!

    此刻的他,还在为这些事头疼呢。

    看到身后的堂弟,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忍不住怒道:“你少废话,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到了大夏府,明天就跟着商队一起滚蛋!”

    “不滚!”

    “你……”

    白枫肺疼,怒道:“行,你不滚,老子也不会管你,爱死不死!还有,你怎么和猎天阁扯上了关系?那个组织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各大府都在围剿他们,你知道吗?”

    苏宇很快道:“知道,但是他们给的多,免费保护我,你看,帮我杀了好几个找茬的了!”

    “你……”

    白枫无语,“给的多?他们会给你免费保护?你想什么呢!”

    “真的免费,当然,我答应他们,为他们引荐你。”

    “胡闹!”

    白枫大怒,苏宇笑道:“别急啊,哥,他们说他们刚开始做生意,优惠多多!比如我引荐了你,他们免费帮我一次,你若是免费引荐了洪阁老,那可能也有免费的好处,洪阁老再免费引荐万府长、夏侯爷之类的,也许也能免费……”

    白枫一愣,半晌,问道:“给多少?”

    “……”

    苏宇暗暗撇嘴,我就知道。

    “看你怎么谈!”

    白枫若有所思,免费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啊。

    不就是为他们引荐我老师吗?

    多大点事。

    在诸天战场怕被定位,在人境,怕什么。

    自己这堂弟,现在倒是学会做生意了啊。

    “你有猎天分榜?”

    “有!”

    “给我用一下!”

    “……”

    苏宇无语,你还真着急。

    很快,他取出一份分榜,交给了白枫,这也是他之前用的,算是白俊生的,免得出岔子。

    没管白枫,很快,苏宇自己操作了一下,那白面具,进入了意志海中,这白面具算是地兵等级,自然是可以收起来的,之前苏宇怕麻烦,怕白面具有危险,才没纳入了意志海罢了。

    此刻,还是要冒险一下的。

    不然,一直不沟通,也麻烦。

    不好佩戴上去。

    意志海中,苏宇感应了一下,很快看到了黄九的传讯,回复道:“我已撤离,任务顺利完成,前期任务都不会赚什么,这一次也是免费,几位同僚眼光长远一些,放长线钓大鱼!”

    出任务,一般是有奖励的,这次没有。

    因为没收费。

    黄九很快回复道:“没事,我看到白枫了,这是这次人境的旋涡人物之一,这么快就和他接触到了,是好事!”

    “玄九业务能力还是很强的!”

    此刻,地十八也夸赞了一句,看起来第一次任务啥也没收获,可迅速打入了这次人境核心人物圈子中,人脉收获是关键。

    别的大府白面还在找地方,找据点,等待融入,大夏府已经开始接任务,打名气了。

    苏宇没回话,因为很快,他就收到了白枫的信息。

    “猎天阁?我是白枫,我堂弟说,用了你们的分榜,为你们引荐我师父,可以给我1000缕天地玄光,是真是假?”

    “……”

    苏宇无语,抬头看了一眼前方在慢走的白枫。

    你真行!

    睁眼说瞎话呢!

    很快,苏宇在脑海中回复道:“不可能!当然,若是白研究员使用我们的分榜,另外愿意为我们引荐洪谭阁老,力所能及之下,我们会付出一些代价。”

    “直接说,有啥好处!”

    苏宇吐槽,真干脆,也不含糊,迅速道:“杀人,保护,日月之下都免费!当然,只有一次,而且我们会判断危险程度,太过危险,我们会拒绝!”

    “就这?”

    前面走路的白枫,好像很不满意,回头还瞪了一眼白俊生……好吧,苏宇都以为自己被他发现身份了,你瞪我干嘛!

    很快,白枫信息再次传来:“杀人,保护就算了,帮我找到我师兄,暗中保护他半年!”

    “……”

    去你的!

    苏宇无语,这个难度太大了,说实话,陈永在哪,猎天阁都未必知道。

    还暗中保护半年,闹呢。

    不过……也未必不行,其实可以试试看的。

    想到这,苏宇很快直接沟通彩一,这是玄部的执法者,不知道有没有挂掉,白一是日月六重,彩一应该也是日月中期。

    作为苏宇在人境的上司,苏宇也是可以联系对方的。

    很快,苏宇发布信息,“彩一执法者,我部已经在大夏府驻扎,之前接下了第一个任务,保护白枫之弟白俊生!任务顺利完成,现,白枫和我部沟通,欲要我部查找陈永位置,保护陈永……”

    “说话直接点!”

    彩一的信息很快传来,“白枫,洪谭的徒弟,叶霸天的徒孙……”

    显然,彩一在考虑。

    不得不说,大夏府分部进入角色太快了,正在东躲西藏的彩一,其实能监控到他们的谈话,苏宇和黄九他们开辟的频道,他们执法者是可以看到的。

    这个苏宇也有猜测,所以也不会在这些公共频道中瞎聊,他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大概他和玄甲的谈话,其他人是看不到的,算是绝密频道。

    至于其他的,可能都会被看到。

    包括他现在和白枫的谈话!

    当然,苏宇没证据。

    彩一很快道:“你想寻求人境分部的帮助?”

    “对,因为这是为了开辟市场,需要总部给予更多的支持,白枫是关键人物,大夏府是风波核心,我希望总部给予我们更多的支持!”

    彩一考虑一下,很快道:“好,我会为你上报,寻找陈永,提供保护,但是……玄九,大夏府很危险,白枫这些人,可以接触,但是要小心为主,以免被他们算计!”

    “知道,另外,彩一执法者,黑面、彩面、灰面何时入境?人手太过缺少,小任务,也得我们几位白面出动,分身乏术,根本无法去接。”

    “尽快安排!”

    “多谢!”

    “不用!”

    中断了通讯,很快,苏宇给白枫回信,“稍后给你回复,我已上报总部,找到陈永行踪需要一段时间,提供保护,也需要安排人手,未必能顺利完成。”

    “行吧!”

    白枫也没报太大希望,很快又道:“对了,你们接不接杀无敌的任务?”

    “……权限不够,无法交易!”

    大爷的,和我当初和猎天阁见面,怎么聊的差不多。

    “就这还无所不能?”

    白枫鄙夷,很快又问道:“那接不接别的任务,比如去救一下苏宇之类的……”

    “接不了!”

    “……”

    白枫哼了一声,苏宇听的见,心中还有些小感动,我这老师,还记得去救我呢。

    下一刻,白枫又传信道:“那能不能转告苏宇一句话?”

    “这个可以试试!”

    “让他在古城宣布一下,我是他老师,我能替他交接任务,那小子杀了那么多日月,不领奖励就有些浪费了,我这当老师的,勉为其难,去给他领取一些奖励!”

    “……”

    苏宇无语,别说,老师又和自己想到一处了。

    我也觉得不领奖励太浪费了!

    “可以试试!”

    “尽量吧,你们猎天阁,做啥啥不成,就这,还想在人族立足?”

    被鄙视了!

    “还有,尽快给我送一份分榜过来,能送到大夏文明学府吗?就送到我们研究所门口!”

    苏宇无力,这是找死呢。

    当然,他是可以的。

    可如此一来,猎天阁很可能会猜到自己混入了大夏文明学府,哪有那么容易,那苏宇的身份就容易暴露了。

    他现在是多面骗!

    “尽快给你送去,但是具体地点……不方便透露!”

    “切,怕就直说!”

    白枫没再多说,随手将分榜丢给了苏宇,转头道:“少和这个组织接触!你太笨,这个组织不是什么好货色,这一次来人境的实力,也只能说一般,很多任务根本无法完成!”

    苏宇觉得玄九被鄙视了!

    算了,随你吧。

    点点头,笑道:“知道,哥,要不要下个套,把他们一网打尽?”

    “废话,你以为我不想?”

    白枫没好气道:“我让他们给我送分榜过来,找机会干掉他们,他们也不傻,知道危险,不敢告诉我什么时候来送,谁来送,在哪送。”

    猜到了!

    苏宇心中无力,真可怜,以后还得小心着点,这么想的不是一两个,都想弄死猎天阁的人呢。

    他们俩聊着天,上空,吴月华出现了,开口道:“大概没人来了,猎天阁的事,回头交给大夏府解决,你们个人不要参与其中!”

    说罢,又严肃道:“这个组织,实力极强!在诸天战场上,神秘无比,掌控了许多上古秘闻,甚至有传闻,他们的一些阁主或者楼主,可能是上古传承下来的无敌!”

    苏宇意外,有这传闻吗?

    大概有吧,好像也正常,这个组织的确传承久远。

    若是如此,猎天阁的实力就有些可怕了,上古无敌……苏宇见过石雕的强大,一拳打爆了拉德魔王,这就是上古传承下来的无敌境。

    白枫微微点头道:“这个我知道,其实大夏府也有一些人混入了其中,但是都只是底层,他们的高层,组织机构很严密,无敌,长老,再到白面,很少有人能混入其中,都是他们自己培养的强者。”

    白面很难混进去吗?

    苏宇意外,我很简单就混进去了啊!

    猎天阁被人混入,倒也不是什么怪事,这组织还自己招人呢,招天才加入,第一次见面,就邀请过苏宇。

    当然,这些人加入,一般也不是什么高层。

    所以白枫知晓一些,但是也不是太了解,只是听闻罢了。

    此刻,吴月华也从虚空走了下来,一边飞行一边开口道:“少接触就对了,当然,真要缺什么宝物,修炼需要的物资,倒是可以和他们交易一下,哪怕他们没有,猎天阁有时候也会做一下中间商,帮你联系有这些宝物的人。”

    白枫点头。

    没再说猎天阁的事,再次看向苏宇道:“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滚回去修炼,你一个腾空,好意思到处跑?”

    “你也腾空!”

    “我?”

    白枫冷哼道:“要不是你,我再闭关几日,我就是凌云了!何况,我的腾空和你的腾空不一样!”

    是不一样,苏宇点头,你的腾空,我一根手指头碾死了,说实话,我也是肉身腾空。

    而且,严格说起来,我才肉身腾空八重,刚到八重的那种,还没你境界高,你都九重了。

    ……

    走走聊聊的,大家速度也不慢。

    接近大夏府府城,万族教也没傻到真来这边杀他们,既然任务不能完成,万族教也选择了放弃,奖励不高不说,付出的代价太过惨重。

    再弱的山海也是山海,一路上被干掉了好几个,谁会再去接这个任务。

    没少骂那些发布任务的家伙,尽他么拿万族教当炮灰。

    ……

    大夏府府城到了。

    苏宇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来的震撼和乡巴佬进城的畏惧感。

    如今,大夏府城在他看来,也就这样。

    至于守卫的府军,一群万石,加上少数腾空,如今再看,真够弱的,不像第一次来这,一看,哇塞,好多强者,万石强者啊!

    现在……诸天战场上,除了军中,独行者几乎看不到万石,看到了,不是强者伪装的,就是意外流落在外的。

    现在谁喊万石强者,会被人笑话的。

    一行三人,迅速朝大夏文明学府赶去。

    白枫边走边道:“你先在学府停留一下,然后马上走……”

    “你都重复多少遍了,我会走的,总得给我休息几天吧?”

    苏宇不满道:“亏你还是多神文学院的大人物,我在这留几天怎么了?”

    “你……”白枫恼火,是这个问题吗?

    这个白痴,知不知道,你会把白家牵扯进来的?

    他都快气死了!

    懒得再说他,白枫闷头往学府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最多三天,三天后还不走,老子敲晕了你送走!

    ……

    大夏文明学府。

    一如既往,安静,但是不够祥和。

    如今,已经到了10月份。

    距离新生入学,已经两个月了。

    学府中,人更多了。

    强者也更多了!

    很多强者,有万族学员的护道者,有那些大家子弟的护道者,有应聘来的研究员,比起苏宇离开的时候,学府中强者多了许多。

    此刻。

    修心阁中。

    阁老会议室,阁老们在开会,当然,这和万天圣无关,他很久不参与这些了,他要闭关突破日月。

    如今的会议,一般都是元庆东主持,这位求索境来的副府长,一开始很张扬,最近其实也低调了许多。

    洪谭突破日月后,他更低调了一些。

    今日,要说的事有不少。

    元庆东也不多说什么,等人到齐了,自顾自道:“开会,第一件事,周明仁院长要回来了,他在先锋营中斩杀了一位日月,完成了任务!不止他,他的学生郑玉明也要回来了。”

    他瞥了一眼洪谭,迅速道:“求索境的意思是,周明仁继续掌管神文学院……当然,现在可以说是单神文学院,大家有意见吗?”

    他说完,看了一眼众人,见他们都看向洪谭,自己也看向洪谭。

    洪谭则是没理他们,在想着,白枫那小子怎么还没回来?

    “没意见那就这样定了!”

    元庆东勉强笑道:“加上我和洪院长,大夏文明学府也算是恢复了一些元气,有三位日月境了。”

    众人沉默。

    元庆东也习惯了,继续道:“第二件事,猎天阁昨日开始入境,大量强者潜入人境,大夏府境内,也有对方行踪,大夏府这边需要我们协查,大家多上点心,这次的猎天阁成员实力很强,遇到了,尽量拖延时间,等待大夏府解决!”

    “第三件事,现在到了10月了,外面的暗杀案还在不断发生,求索境这边让我问洪院长,陈永什么时候能回来?”

    洪谭抬头,意外道:“我徒弟失踪了,你们问我?你们不去救他,还来问我?”

    “……”

    元庆东懒得再说,搁在以前,他得据理力争,得好好和洪谭掰扯一阵,现在……算了吧。

    这些家伙,就没一个怕他们的。

    “随你吧,12月底,陈永再不出现,上次三位无敌的决议便会生效!”

    洪谭也不在意这个,随便你们怎么说。

    元庆东又道:“第四,贾阁老他们闭关时间很久了,现在情况不太稳定,若不是生死关,都尽快出关吧!”

    这个没人回答,阁老闭关,那是他们的事。

    谁知道是不是到了关键时刻。

    “第五,求索境让我们尽量查出蓝天的行踪,最近,万族教好像有意要联合,包括大量的万族本族强者潜入人境,蓝天是我们已知最明确的万族教高层……”

    还是无声。

    这也是会议常态,元庆东说完了这些,吐了口气,沉默了一下,说出了最后一条。

    “最后,求索境这边,希望赵立阁老,可以去一趟星宏古城,和苏宇接触一下,包括他的天赋精血提取技术的升级,以及希望苏宇能为人族提供一些少量资源……”

    他不等其他人开口,迅速道:“和我无关,我只负责传达信息,指令,其他的,你们别问我,我不知道!不想去的话,你们自己拒绝,我会如实转达求索境,就这些!”

    他知道,这个话一出,必然要被怼。

    但是,他不想被怼。

    所以,你们别跟我说,我就是个工具人,就是转达命令的!

    其他的,一概不管。

    别看苏宇走了,在文明学府,其实还是有很强的底蕴的。

    阁老当中,多神文一系的不说,另外,还有中立系的黄阁老,聂阁老,以及新晋阁老的地兵大师赵阁老,都是苏宇那一边的。

    神符系这边,也有阁老为苏宇说话的。

    神丹系,更不用说了。

    所以,此话一出,必然是被怼的。

    不过,这次还好,洪谭没发难,而是微微点头道:“那小子,若是真的如传言一样,能提取日月精血,其实这技术,白枫和我都没掌控,是可以学习一下……不过他现在可能已经迷失了本性,杀戮为主,告诉求索境,谁不怕死的话,可以去试试,赵立是地兵大师,还是算了!”

    洪谭笑道:“去试试看,日月九重去的话,危险性不算太大,大不了被他封城,人族会想办法救援的!”

    笑的有些古怪!

    你们去啊!

    现在的苏宇,你们能威胁,能指挥的了?

    人家坐镇一方,成为古城霸主,无敌去了都要倒霉,别说日月了,不怕死的,尽管去好了,还以为是当初那个被逼走的苏宇呢?

    说罢,又道:“我记得没错的话,现在坐镇求索境的是大明王,这是大明王的指令?”

    “不是。”

    “那求索境,谁给你传达的命令?”

    元庆东木然道:“九大家吧,不清楚,一般情况下,琐事都是他们来执掌,别问我,我很久没回求索境了!”

    洪谭想了想,开口道:“这样吧,可以让求索境提供一些资源,天赋精血法,还是我们自己弄出来的,我们也能弄出日月精血……就是需要大量的日月精血做实验,希望求索境能提供几千滴。”

    “我会转达!”

    元庆东一脸木然,我转达,其他的别跟我说。

    洪谭真的有些意外了,我这么说,你都不反驳,你还要转达?

    你……是不是在这被人欺负的欺负傻了?

    古怪的家伙!

    元庆东才懒得多和他掰扯,掰扯下去,也是麻烦,此刻的他,在大夏府,在这个风暴中心,已经隐约感受到了一些压力和危险。

    此地,真的不能久留了!

    求索境的那些家伙没过来,没体验到最近大夏府的一些变化,无法察觉,他却是有数,最好趁早离开,否则,也许真的会丢了小命在这!

    万天圣一直不出现,让他这个来自求索境的执掌学府……以前是欢喜,现在是忐忑,是不安!

    这大夏文明学府,现在就跟个要爆炸的火葬场似的。

    炸开了,尸体都不剩!

    又说了一阵,元庆东起身道:“就到这了,我近期可能要闭关,大家没大事的话,尽量不要来找我,夏府长和苏府长可以处理!”

    丢下这话,他很快就离开了。

    而整个阁老会议室中,一群阁老,面面相觑,这元庆东,和一开始刚来的时候,那是截然不同!

    一开始,那是什么事都要插手。

    现在,恨不得什么事都不管。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打压他呢,好吧,的确打压了一阵。

    “洪院长,你那边情况如何了?多神文学院开启,乱的很,什么人都有,你那边还能撑住吗?”

    洪谭笑道:“没事,等夏府主证道了就好,这次收下这些人,也是为了缓和万族的关系,最近神魔仙龙各大族的学员,都学习的很开心,这样一来,大夏府和他们的关系也会缓和一二。”

    “……”

    扯淡呢!

    众人无语,真的可以缓和吗?

    不抱希望!

    总觉得,现在的大夏府,从上到下,都有些怪怪的。

    ……

    而这一刻,修心阁上层。

    万天圣陡然扭头看向学府门口,眼神复杂,似笑似哭,回来了!

    你这回来的,还真快啊!

    快的,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哎!”

    “夏胖子也该回来了!”

    一声叹息,万天圣笑了笑,也好,回来了,回来了就行,夏胖子也该回来了,在外面磨蹭什么呢。

    龙武卫也都聚齐了,府内强者,大部分都归来了。

    而今,诸天战场上,大夏府反而没什么实力了。

    “柳文彦他们,也该回来了!”

    “夏云奇他们,都该突破到日月了!”

    “……”

    万天圣一件件地数着,该开始了。

    大夏府多神文一系迅速崛起,无敌遗迹出现,陈永这些人发现一些蛛丝马迹,陈永还不够,得纪鸿这个级别,这个家伙,追查了许久,也该冒个头了,让人知道,他已经掌控了一些情况。

    看向育强署方向,万天圣笑了笑,这家伙,胆子倒是不小。

    还敢继续追查!

    若不是之前大夏府帮他遮掩一二,早就被人察觉了。

    胆子太大,未必是好事,当然,现在还不错,也是计划中的一环。

    想完这些,再次看向离去的元庆东,有些意外,这个不在计划内,这个很不好,元庆东该霸道无边,该求援的,不该如此低调蛰伏!

    这不符合他的预期!

    得变一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