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434章 石雕出城!(求订阅)
    古城。

    封城第十二天!

    此刻,有日月彻底抵御不住了,日月后期还行,可前期和中期,如何抵御?

    接连12天了!

    如今,猎天阁也不对外出售天元气了,连玄九都不知道躲哪去了。

    ……

    城主府门前。

    没有死灵的威胁!

    其实古城还是相对比较安全的,可死气太浓郁了。

    此刻,一位位日月走出,走到了那边,有日月境小族强者,几乎是哀求一般,恳求道:“几位大人,不如今日就破城离开吧?”

    这些人要等到半月之期才走!

    可现在,12天了,他们扛不住了,三天……三天也许能撑住,可到了那时候,他们一旦没能出去,连转换成居民的时间都没了!

    人群中,几位日月后期看来,神族那尊女日月,沉默片刻道:“不是我们不想现在破城,而是无敌还没准备好,破城,不是顷刻间就能决定的,我们就算破城,外面没有无敌接应,也是死路一条。”

    她看出来了,这些日月真有些扛不住了。

    可是……现在的确还没得到无敌的准确答复。

    难道让他们催促无敌,快点,来救几个小族日月?

    想什么呢!

    他们这些日月后期,也没资格催促无敌干什么。

    半个月,只有三天了,这也是无敌给他们的答复,再坚持几天,苏宇若是还不开城门,那无敌就来破城,为了几位小族日月,坏了无敌的计划吗?

    那小族日月祈求道:“大人,那……几位大人还有多余的天元气吗?可以支援我们一些吗?不然,吾等真死了,出现日月死灵,也许会延长开城时间。”

    心中后悔了!

    不该如此的!

    不该和神魔大族一起的,一次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为何这么健忘!

    总觉得自己不会是下一个倒霉的,可事实证明,就是!

    天灭古城死了22位日月,其中,大半都是小族的。

    星宏古城,先后也死了11位日月,又是如此,几乎都是小族的!

    33位日月境,小族日月占据了八成!

    神魔日月,反而死的没几个。

    真的后悔了!

    不该为了讨好这些神魔,非要留下来的,到了这时候,神魔也不会为了他们的性命,去改变什么。

    天元气……

    几位日月后期还有一点点,但是,给了他们,一旦突围失败怎么办?

    几位日月心中想着,并未出声。

    那冥族日月沉思片刻道:“我帮你们再联系一下猎天阁,看看猎天阁有没有库存了,只要再坚持三天就行了,不是吾等不愿意现在破城离开,而是无敌真的没到,何况,苏宇也未必能撑三天,也许下一刻他就死了。”

    几位小族日月却是不信了!

    12天前,你们就是这么说的。

    现在,过去12天了!

    再这么下去,我们还有活路吗?

    憋屈!

    无奈!

    没打一场仗,没杀一个人,就这么活活地把他们困死了,真的后悔,后悔当初不该留下,后悔当日应该和其他人一样,趁早离去。

    为何要留下讨好这些大族强者?

    在大族眼中,吾等算什么?

    日月又如何?

    对一些小族而言,族中没有无敌,日月就是天,就是地,然而在这些大族眼中,小族日月就是个屁!

    实力不咋样!

    也没任何威慑力!

    用你的时候,你才存在,不用你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是。

    无力反抗!

    也没办法反抗!

    7位日月后期,甚至还有日月九重在,他们能做什么?

    彼此厮杀,然后引出日月死灵,引出一些日月初中期的有用吗?

    何况,他们还不想死。

    现在,他们还能承受一二,可三天后,也许就没任何机会了。

    转换成居民吗?

    不甘心啊!

    转换了,以后就成了古城的活死人了,离不开古城了。

    有日月中期强者,高声喊道:“苏宇城主,吾等并未封堵城门,只是无辜路人,为何连吾等也要囚禁?还请开启城门,放吾等一条生路!”

    日月中期,哀求凌云放了他们。

    不再是12天前的不屑一顾了!

    12天前,他们决定留下来的那一刻,是不屑的,也是无所谓的。

    你吓唬谁呢!

    还给我们一日时间离开,说的好像不离开,你能杀我们似的?

    而今,事实证明,苏宇不需要出面,也能弄死他们!

    大族日月又如何?

    还不是在这等待族中无敌来援,苏宇连根毫毛都没少。

    就这,这一次7位日月后期,都未必能全部活着离开。

    有强者再次高声道:“苏城主,吾等愿用天地玄光换取生存机会!”

    几位大族日月没吭声。

    也不能过分逼迫这些小族日月,难道非要堵死他们的出路?

    若是如此,那也少不得一番血战,麻烦。

    若是苏宇真的愿意开启,也许还能趁机离开呢。

    就在此刻,古城中,传出苏宇的淡笑声。

    “资源换生路?抱歉,我资源足够了,我快死了,我不需要太多的资源,我只想快意恩仇!想走,简单,我给你们机会,杀了一尊日月后期,你们就能走了,都可以杀!龙族、仙族、龙蚕族、天灵族都是日月七重,你们10位日月中后期联手,杀一个日月七重还是可以的……那我便放你们离开!”

    苏宇说罢,阴沉道:“大族这边,7位日月后期,谁杀了一位,也能离开!不如试试如何?”

    “……”

    无声。

    片刻后,龙蚕族那日月后期,脸色微变,低沉道:“苏宇,休要挑拨,你迅速开城门,否则,三日后,无敌降临,你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

    苏宇声音震荡古城,“我?死无葬身之地?无敌?让他们来,不来就是孙子!无敌降临之时,我在城主府等他们,不来杀我,他们就是我孙子,敢来吗?区区龙蚕小族,也敢大放厥词!”

    龙蚕族强者变色,心中暗骂!

    你在城主府,无敌肯定不会进来的,有能耐你现在出来,我都打死你!

    其他人,都没说话。

    而那些小族强者,有人变色,而魔族这边,那日月九重,微微皱眉道:“好了!莫要听苏宇胡言乱语,就算杀了我们,你们也逃不了,真出去了……外面有无敌!”

    此话一出,几位小族日月眼神黯然!

    真的,刚刚有人心动了。

    可是,被对方这么一说,他们死心了,绝望了。

    是的,杀不了的。

    魔族的日月九重,再次道:“我联系一下我族魔王,看看能否尽快破城,诸位稍安勿躁!”

    还是要试试的。

    不然真把这些人逼到了绝路,也不是什么好事。

    再怎么说,有些还是附庸种族的强者。

    很快,紫魔用分榜联系了一下魔族的魔王。

    片刻后,得到了回复。

    外围,那些日月渴望地看着他,紫魔沉默一会,淡淡道:“魔王大人让诸位稍安勿躁,已经在准备破城。”

    “准备?”

    一位日月五重的强者,一脸期待道:“紫魔大人,那今日能破城吗?”

    准备,要多久啊?

    现在,一分一秒都是生命在流逝!

    紫魔沉默。

    这一刻,几位日月绝望而又沮丧,看样子,今日不能破城了。

    几人对视一眼,转换成古城居民吗?

    可是……不甘心啊!

    修炼百年千年,甚至近万年,就为了成为活死人吗?

    可是,难道连最后一点生机都不争取?

    还是说,再等三天,和这些日月高重,一起冲出去?

    他们三天后,战力还有多少都难说。

    无敌破城,引出了无敌死灵,日月后期的有希望跑,他们呢?

    一群快要死掉的日月,往哪跑?

    而就在此刻,苏宇幽幽声响彻全城,“想转换成古城居民吗?那得问问我这城主答应吗?还是觉得,成为居民后,我这城主奈何不得你们?甚至尔等有机会,取而代之,成为城主!”

    无人回话。

    苏宇又道:“真要这么觉得,那就想太多了,我看你们还是等死吧,转成居民,我这城主不容,你们也活不了的!”

    有日月忍不住咆哮道:“你非要逼死我们?”

    “幼稚,活了一大把年纪,这都看不透,说出如此幼稚话语,难怪只是小族日月!弱肉强食,天地至理!你们附庸大族,想逼死我苏宇,还敢说我逼死你们?给你们机会,不愿珍惜!懒得和你们多说,多说无益,星宏古城不收废人,日月也是如此,你们就算转换成居民,也要立功,无功……你们还得死!”

    刚刚咆哮的那日月,冷哼一声,“你是城主,但你只是凌云,一旦你封城对我们无用,你算什么?你能奈我何?”

    当死气对他没用的时候,他还怕苏宇?

    开什么玩笑!

    他好歹也是日月四重的强者,还能怕了一个凌云?

    就算苏宇杀过红蛙族日月,那也没法跟他比。

    ……

    “很嚣张啊!”

    苏宇笑了笑,此刻,他在远处的一间古屋中,把玩着城主令,笑了起来。

    真够嚣张的!

    不过话说回来,对方真成了居民,又没炼化什么令牌,对付他,还真没啥特别好的办法。

    封城无用!

    死灵出现,这些人躲入古屋,死灵也不会找茬。

    所以说起来,这日月是有资格嚣张的。

    真到了破罐子破摔的时候,转换成了居民,他们干嘛怕苏宇?

    苏宇又不是其他城主,能在城中和无敌扳扳腕子。

    苏宇在城中,撑死了对付一下日月初期一二重而已。

    “实力不够,这都快死了,这些家伙还这么嚣张!”

    苏宇感慨一声,这时候的他,距离53铸快了。

    一旦完成53铸,他肉身之力超过28万窍,可这,也只是堪比红蛙那样的垃圾种族日月一重,距离四重还远着呢。

    日月一重提升多少,苏宇还真不是太清楚。

    他只知道,日月后期很强,强大的可怕。

    “这么嚣张的吗?”

    苏宇想了想,摇头,无奈,算了,给你嚣张好了。

    等我再铸身几次,然后老子吞噬一下日月中期的精血试试,回头慢慢拾掇你!

    ……

    而苏宇的不回话,也让那尊日月四重心满意足!

    就是!

    老子真转换成了居民,还怕你了?

    古城的城主,对居民好像也没什么控制权,当然,城主令可以破屋,这个他们知道一些,可是,怕什么?

    苏宇真破屋了,你来啊!

    你一个凌云,还能杀了我一个日月中期?

    想到这,他都有决定了。

    我就转换成居民!

    不怕你!

    ……

    这一刻,苏宇其实想过一些念头,趁着现在大家当我在城主府中,我再冒充死灵,然后捡走玉符……

    想了想,算了。

    给你转换成功!

    免得大家猜到了我在外面。

    何况,成为居民,帮我抵消一下死气也是好事,想弄死你的时候,再弄死你,顺便弄点天地奖励。

    ……

    这一晚开始,有日月开始转换了。

    6位日月中期,4位日月初期。

    其中,日月中期中,两位是日月六重,没有选择转换,剩下的4位,包括其他4位日月初期,都无奈之下,还是选择了转换!

    不转换不行了!

    真等到三天后,重伤垂死的情况下,指望和人一起突围出去,那才是真的送死。

    而大族日月,也看到了这情况,都没说什么。

    转换就转换吧!

    随便!

    反正转换了之后,也只是活死人,还免得这些人埋怨他们,虽然现在这些家伙心中多少都有几分埋怨。

    ……

    与此同时。

    石雕和星月君主再次碰面了。

    随着那些日月转换,城中多了一些强大的日月死灵,当然,只是收取玉符,并未杀戮,负责转换这些日月。

    星月君主淡笑道:“看样子,未来,我的死灵大军,会多许多日月境了!”

    而石雕并未开口,这些人不死,活着的话,就是镇守死灵的好居民。

    一方面可以牵制日月死灵的死气,一方面还能通过修炼,将一些死气消磨掉。

    死气,在他们修炼的过程中,其实是被消磨掉了的,之所以觉得死气没少,那是因为不断在渗透,但是实际情况是,居民们修炼诞生的元气,是可以消磨死气的。

    这就让古城的压力减轻了!

    多了几位日月的话,对石雕而言,活着的时候是好事,死了的话,给死灵界增加一些实力,这也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一座双方都有生机的古城。

    给生灵机会,也给死灵机会。

    石雕没有说什么,居民多了是好事,强大的居民多了更是好事,至于死了之后增强死灵界实力……没什么,苏宇不是杀了不少吗?

    这家伙,继续杀好了!

    星月不是想转换他吗?

    杀了日月死灵,星月也舍不得杀了苏宇……挺好的!

    石雕心中默默想着。

    无数年了,死灵界的实力其实一直在壮大,现在,他忽然觉得,多了个苏宇,是好事,接下来,死灵界的实力也许会削弱一些。

    听说苏宇在天灭古城,也弄死了不少日月死灵。

    ……

    封城第13日,苏宇铸身53次。

    而此刻,天地玄光消耗了不少,只剩下1100缕了。

    还剩19次铸身。

    外界,目光汇聚越来越多了!

    按照大家的情报,15日,无敌会来破城。

    苏宇是在这之前挂掉,让人出来了,还是没挂,引动无敌破城,再次引出死灵君主,甚至是石雕插手?

    而来破城的无敌,又是哪位,或者哪几位?

    之前的几位,概率不大。

    都麻烦缠身!

    冥族的那位,现在都不知道躲哪去了,哪会来这边救自己的儿子,冥族那位日月八重,就是受伤那位的嫡子。

    ……

    古城之外。

    的确有无敌到了。

    不是一位,好几位。

    仙、魔、龙、神四族来了无敌,冥族和猿猴族并未来人,至于龙蚕族,更不会来人。

    一族,来了一位无敌。

    四尊强悍的无敌,此刻俯瞰下方巨城,几尊无敌到来,无人看到,无人能看。

    下方,那座巨城,依旧屹立不倒。

    上次12尊无敌,都没能撼动。

    许久,魔族魔王开口道:“不能一起出手,一人出手,破开城门,一人接引其他强者回归,一人凌空一掌,拍向城主府……”

    “嗯?”

    龙族那无敌皱眉道:“要袭击城主府?拉德,你想引出那些上古石雕吗?”

    龙族的无敌不同意!

    这是拉德,天铎的先祖,始魔族的魔王,实力强悍无比。

    神族和仙族的两尊无敌,也微微蹙眉。

    拉德魔王平静道:“苏宇是个变数,麻烦所在!他维持了足足13日,还没有死亡,这和之前预料的不符,他到底被死气侵袭了多少?他能否继续复苏?他凌云境就如此强大,掀起诸天风云!他一旦从死亡中走出,那又该如何?”

    说罢,开口道:“我亲自出手,击打城主府!覆灭城主府!那上古石雕,哪怕出手,也未必来得及!”

    他要覆灭苏宇!

    这是他的判断,不单纯是为了给天铎报仇,那没意义。

    他要对付苏宇!

    他的确感受到了苏宇的不寻常,他的判断,也不算错,他甚至愿意为此冒险,亲自出手覆灭城主府。

    此话一出,几尊无敌无话可说了。

    拉德平静道:“神族破城,龙族接引,仙族抵御死灵君主,我覆灭城主府,一击之后,迅速撤离!”

    只有一击的机会。

    否则,很快会出现更多的死灵君主,也会导致石雕出手,甚至引出更多的石雕。

    这才是大麻烦!

    其他三位无敌,微微点头,这个可以,仙族的生机催生法,对死灵君主有些针对作用,仙族来抵御很合适。

    当然,最危险的其实是拉德。

    这一点,大家也没在意。

    他是始魔族魔王,而且还是强悍的那几尊魔王之一,他出手,危险不是太大。

    不过,龙族的无敌还是提醒道:“一击若是没能破灭城主府,那就迅速放弃,离开,我可不想在这鬼地方,丢了三世身!”

    前车之鉴在那呢!

    “当然!”

    拉德也没兴趣找死,四尊无敌,难道还想覆灭古城不成?

    “那后日动手?”

    “不,明日!”

    拉德淡淡道:“都觉得我们后日才会动手,我们非要等那个时候做什么?也许,连那石雕都以为,后日才会出手,明日,天明之时,瞬间出手,杀他个措手不及!”

    “那得让他们汇聚在城门附近……”

    “无妨,明日也好,后日也好,他们也该来城门附近了……”

    “可一旦他们离开了,苏宇会出城主府吗?”

    “让龙蚕族的日月盯着……”

    “他会答应吗?”

    “无妨,告诉他,后日才走,盯着一日,然后再走……不行的话,轮班,让冥族、龙蚕族、猿猴族三位日月盯着!”

    四位无敌商讨着,一脸的淡漠。

    既然其他三族没来无敌,走不走的,随你们,死了也就死了,看你运气,运气好,不介意救你一下,运气不好,死了就死了就是了!

    这一次,几位无敌都没意见。

    这样也不错,也许还能纠缠一下死灵君主,你族不来无敌,不能怪我们不救你,是你族自己不重视!

    四尊无敌说完,都沉默了下来。

    不再说话。

    那就等!

    等明日一早,天明时分,死气最弱的瞬间,破城门,救人,杀人!

    ……

    龙蚕界域之外。

    一条通道,很隐蔽,通道外,没有大军,但是有一尊日月九重强者在坐镇,一丝丝的龙蚕界域之力溢散,让这位日月九重强者,在这坐镇,能压制对方,让无敌踏入,他也能匹敌一二。

    而此刻,四方,四尊强悍无比的强者,隐入虚空。

    大周王大手一挥,一枚神文浮现,遮天蔽日,那日月九重却是浑然不知。

    下一刻,四尊强大的无敌浮现,就在这日月九重身边不远处。

    大夏王,大周王,大汉王,灭蚕王!

    两位来自战神殿,两位来自求索境。

    大夏王、大周王,公认的人族排名前三的两位无敌,大汉王,实力也极其强大,排名前十的存在,至于灭蚕王,非开府王者,但是,也是在那个时期证道的王者,只是没开府罢了。

    灭蚕王实力如何不好说,但是一手时光之法,在万族也是名气极大。

    杀无敌,灭蚕王没做到过,但是,灭蚕王有一点很厉害,无敌和他对战,他补刀的话,能力一流,尤其是灭杀三世身中的过去身,他是行家!

    他杀过无敌的过去身!

    这一次让他来,也是确保万无一失,能顺利灭杀龙蚕王的三世身。

    四位无敌就在那位日月九重附近悬空,没人说话,灭蚕王几次想说话,看到大夏王和大周王冷着脸,有些无语,也只好不吭声。

    而大汉王,一脸的淡漠,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也不管他们。

    大夏府和大周府,有冲突,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实际上,叶霸天之前,其实两大府关系还不错的。

    否则,也没有大周王弟弟去救叶霸天的事。

    此刻,四尊无敌都很安静,等待消息,等待动静,做好了杀入龙蚕界,破灭这一界的准备,也许过两日,万族就少了一个龙蚕族了,百强种族!

    其他族的无敌,想杀龙蚕王还难,没有七八个无敌,甚至10个无敌,都难以在界域内击杀龙蚕王,而人族……不需要!

    四位无敌来,都够看得起龙蚕王了!

    人族,无压制之力。

    这是弊端,也是优势。

    ……

    等待。

    都在等待。

    万族的目光,再次汇聚星宏古城,越来越近了。

    13日,已经进入了深夜时分。

    城门稳固,没有开启的征兆。

    封城第14日,转瞬即将到来。

    星辰海上,无数星辰,散发着幽芒,渐渐地,开始转变成亮光,那是白天即将到来的征兆。

    上空,四尊无敌,已经做好了准备。

    天一亮,便动手!

    城门口,几位强族日月已经在城门口守着了,他们也不知道情况,无敌连他们也没告知,只是让他们先过来,做一些破门准备。

    ……

    而城中,苏宇在一处古屋中继续修炼着。

    话说回来,他也觉得对方是在15日才会破城门,他也没太在意,管他呢!

    现在,天快亮了。

    这么说,明天就要破城了?

    算了,杀不了这些日月就杀不了,下次这些家伙看他们还敢不敢再来了。

    他这一次只是为了威慑,也没指望真的全部给弄死了。

    至于城主府那边少了人,他也没管。

    反正他又不需要去的!

    又没人说,城主非要住在城主府。

    就在这一刻,一抹亮光,映射天地。

    天亮了!

    ……

    而这一刻,空中,四尊无敌,对视一眼,下一刻,同时出手!

    轰!

    一声惊天巨响,响彻天地。

    城门,瞬间被轰破!

    这一刻,星月君主瞬间浮现,身穿黑披风,带着冷意和死气,一拳轰向城门口的那几位日月!

    龙族强者早已出手,龙爪浮现,一把抓向几人。

    仙族强者,一剑杀向星月。

    而这瞬间,城中,再次有死灵君主浮现,冷笑连连,一尊死灵君主,瞬间抓向龙蚕族那日月,噗嗤一声,这尊日月直接被抓的四分五裂!

    一轮接近满月的星辰坠毁!

    死亡!

    那死灵还想再抓其他人,星月冷喝道:“过来,杀他们!”

    话落,死气爆发,轰隆一声,天崩地裂!

    仙族的长剑瞬间被腐蚀,化为死剑。

    另一尊无敌死灵,眨眼间死气爆发,打向抓人的龙爪……

    死灵和无敌开战!

    而就在这一刻,一直没动静的拉德,陡然一掌,轰隆一声,拍击天地,一掌朝远处的城主府覆盖!

    遮天蔽日!

    这一刻,天地之间,只有这一张手掌!

    快,狠,强!

    手掌穿破了虚空,眨眼间,落在了城主府上空!

    后殿。

    石雕原本没理会,死灵和生灵大战,他只是负责镇守圣城,不干扰他,和他关系不大。

    然而,当那手掌落下的瞬间,石雕睁眼,眼神瞬间冰寒!

    “好大的胆子!”

    石雕大怒!

    胆敢袭击城主府!

    城主府,不是苏宇的城主府,而是他的城主府,这是挑衅!

    轰隆一声巨响,天崩地裂,整个古城剧烈颤动。

    而城主府,瞬间破灭了一下,露出了一尊石雕。

    而苏宇……没人看到,大概是死了。

    ……

    远处。

    苏宇刚开门,接着,张大了嘴巴!

    我去!

    这也行?

    别闹!

    在古城中啊,这么危险,城主府都被人打灭了?

    后怕啊!

    他心惊胆战,我勒个去,这么说,我要是在城主府,现在我挂了?

    我去!

    好危险啊!

    太危险了!

    石雕不行啊,不靠谱啊,居然坐镇城主府,城主府都被人打爆了,这……这是不是太弱了?

    谁干的?

    他还在想着,而这一刻,脑海中浮现一道声音,“你先承担片刻,我马上便来!”

    苏宇还想着事,这一刻,陡然压力暴增。

    忽然,身上死气沸腾!

    而就在这一刻,星月那些死灵君主忽然变色。

    这一刻,天地破碎。

    这一刻,一尊石雕浮现,体外的石雕瞬间消失,化为一尊上古无敌。

    这是一位男子!

    古朴无比,强大无比。

    “你敢袭击圣城通道,胆大包天,你族半皇都不敢如此,大胆!”

    这一尊上古石雕,这一刻,直接走出了古城,在星月他们震撼的眼神下,星宏瞬间浮现在城外,是的,城外!

    一拳!

    天地之间,只有这一拳!

    这一拳覆盖而下,拉德魔王也是震撼无边,怎么会!

    石雕怎么会出城?

    怎么会化为人形!

    不可能!

    上古记载不是这样的,不是,这石雕不可能离开古城的……

    而这一刻,他只有惊悚,迅速破开虚空,破开时光,一条长河出现,水流声传来,这是时光长河,拉德魔王感受到了危机!

    逃!

    可是,来不及了,轰!

    一拳轰下,长河断裂,消失!

    一拳,又一拳,接着一拳……

    一眨眼,数万拳轰出!

    一瞬间的事,所有人只看到了一拳,下一刻,轰隆一声巨响,天崩了!

    拉德魔王也在挥拳……忽然,肉身炸裂!

    身上浮现出无数道拳印!

    砰地一声,肉身彻底炸裂!

    很快,浮现出一尊年轻一点的拉德魔王,刚浮现,轰隆一声,再次被无数拳影轰爆!

    很快,一尊年老的拉德魔王浮现,眼中唯有惊恐和惧怕,以及对死亡的畏惧。

    “不……饶了我!”

    石雕不语,再次挥拳,一拳打出!

    就在这一刻,无尽虚空,一条长河再次浮现,有震荡万界之声传来,“星宏镇守,魔族知错,还请高抬贵手……”

    星宏不语,一拳轰出,长河动荡,一尊头戴皇冠的强者虚影浮现。

    星宏看了一眼,冷冷道:“你莫逼我,召三十六镇守汇聚,屠你魔界!”

    冷哼一声,转身一拳,轰的那三尊要逃窜的无敌瞬间有人陨落了三世身!

    那尊虚影看了一眼古城,眼神中露出一抹疑色,瞬间抓住了拉德魔王的未来身,一声叹息,拉着未来身,消失在时光长河中!

    而星宏,没有去管。

    打灭了拉德的过去身,打死了他的现在身,只剩下未来身的拉德,如无根浮萍,一个不慎,死的更快!

    魔族半皇亲自降临未来身,走出时光长河,这个面子,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当然,对方不敢过分逼迫,否则,招惹三十六镇守,对魔族没任何好处。

    “尔等胆敢再犯古城,定斩不饶!”

    一声冷喝,震荡星辰海,石雕瞬间消失,四周,早已无一人,其他三尊无敌,早已消失,九界入口,彻底封闭,入口动荡,吓得九界强者肝颤!

    一尊无敌,不,四尊无敌都差点挂了!

    魔族半皇亲自降临了!

    还有,石雕……石雕能出城!

    惊天动地,骇人无比!

    距离此地几千上万里的地界,一些强者,个个面无血色!

    古城……不可惹!

    太可怕了,一尊上古无敌,居然走出来了,走出了古城,这……简直不可思议,这不可能,从未有过这样的记载!

    不可能的!

    无数人不敢置信,然而,事实如此,对方真的走出来了!

    拉德魔王,被打爆了过去身,打爆了现在身,魔皇不出,他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