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374章 杀戮之始(求订阅)
    (电脑死机,弄了好久)

    天灭城24环内,有一座很大的宅院,这便是玄铠一族在古城的驻地。

    加入了古城,成为古城居民的会在这常驻。

    没加入的,每三天会出去休息一天,之后,再进城,再入驻此地。

    这也是一些种族选择的常驻办法。

    让一些族人加入古城,帮助他们更好地开发古城。

    这座占地极广的大宅子,在外环算是顶级的一批了,地方大,环境好,周边没什么遮挡,很宽敞。

    宅子没什么变动,还是老宅子,但是匾额看起来有些新。

    玄铠!

    两个玄铠族的大字悬挂在门楼上,倒是威风霸气。

    大宅子的门户是开着的!

    在古城,大家的门户几乎都是关着的。

    关着,代表不允许任何人出入,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关门的话,除非你打破大门,硬闯进去,可一旦破门,必然会引起死灵攻击。

    所以,关门是最安全的。

    不过玄铠一族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加上自信和自傲,玄铠族选择的是开着大门。

    大门外,还有四位玄铠族甲士站岗守卫。

    实际上,关上门压根不需要守卫。

    不过百强种族多少要点面子,城中一些其他常驻种族,大多也会选择这种方式。

    此刻,天色渐暗。

    来来往往的甲士不少,不止玄铠族的铠甲勇士,这一族是百强种族,驻扎此地多年,还收纳了一群无家可归的小族强者,为其效命。

    就如之前红铠要抓捕苏宇一样,玄铠族还有一些奴仆存在。

    就在大宅对面,一条沿街商铺已经废弃,因为玄铠族在这驻扎,这条街道的商铺并无任何人入驻。

    此刻,一间商铺屋顶上,苏宇化为瓦砾,默默潜伏着。

    黑夜,快要降临了。

    街道上的生灵,越来越少,天黑了,死灵会出现,大部分生灵都会选择进入屋子,度过夜晚。

    “玄铠一族……”

    此地距离大宅大概也就千米左右,感应玉上,有些光点显示,胡琪改造过感应玉之后,感应范围大了,也从被动状态,转变成了主动状态。

    不过探查范围还是不太大,千米范围其实不大。

    而且在古城,因为这些房屋特殊的缘故,感应起来,难度也增加。

    苏宇此刻,也只感应到了一些来往之人的实力,大宅内部的人手实力,却是没被探查到。

    “驻扎了不少人啊!”

    苏宇感慨一声,至于是不是古城居民,也能分辨一二,之前他不懂,今天白天看了一天,苏宇算是看出来了,是不是古城居民,其实还是很好辨认的。

    死气沉沉的,大部分都是古城居民,可能是受到了死气的影响。

    而死气不浓的,要不不是,要不就是近期加入的古城。

    杀外来者,和杀古城居民,结果是不一样的。

    杀古城居民的话,出现的死灵实力会强大不少。

    “仙族的家伙不在吗?还是没出来?或者在城外驻扎?”

    苏宇也是睚眦必报之辈,打小便是如此,你想杀我,我能杀你的话,绝对不会放过你,哪怕吃点亏,也得干掉你。

    小时候是陈浩当这个打手,而今没人能给自己当打手了,自然得亲自出马。

    苏宇默默等待着。

    耐心,还是有的。

    夜晚,在古城之外,昨夜苏宇还没太大的感受,此刻,天色渐黑,苏宇发现,在外面……死气好像更浓郁一些,虽然他没用天元气,感受的不是太清晰。

    但是能感受到,一股微弱的死气涌入了体内。

    在屋中,反而会更好一点。

    “这么说,屋子其实不是棺材,而是保护?”

    苏宇心中猜测着,昨夜他只是在屋内使用了天元气,才感受很明显,今夜在屋外,他仔细观察,也感受到了死气的存在。

    难怪大家都要进屋,一方面是外面有死灵,一方面也是因为外面死气浓郁。

    “不会有死灵要出现吧?”

    苏宇小心谨慎,那些玩意,连感应玉都探查不出来。

    就在他警惕万分的时候,大宅中,出来了许多铠甲战士。

    很多!

    这一次出来的,起码有30位,不止是铠甲战士,还有一些看起来是他们收服的强者,不过几乎都穿着铠甲。

    “实力不弱啊,3位山海境!”

    三位山海,感觉没多少。

    可实际上,玄铠族这些种族,也就堪比人族一大府的实力,在大夏府,一次性出动三位山海,那便是大动作了,何况还是在古城,而非玄铠界。

    才死了一位日月,此刻,出动三位山海,这一族实力算是极强的了。

    这些强者,此刻也是无声无息,走出大门,默默等候着。

    又过了两三分钟,有人出来了。

    三位!

    其中一位是玄铠族的,好像是昨天被郑平逼的不得不入城避退的那位玄铠族统领,山海巅峰的存在。

    “4位山海!”

    苏宇没看那边,而是看着感应玉,4位山海境,一位是山海九重,其他三位,山海六重的一位,山海三重的一位,还有一个应该是初入山海。

    在古城驻扎了一位日月,4位山海,玄铠一族算极其重视了。

    至于另外两位穿着黑袍的人形生物,苏宇感应玉上显示的不是太明显,一会是凌云光点,一会是山海光点,这和他见到一些天才的时候反应很相似。

    ……

    就在苏宇潜伏的时候。

    大院门前,道成四处看了看,“九玄,感觉到什么了吗?”

    身旁,九玄摇头,轻笑道:“死灵?还是死气?道成哥,我们尽快离开古城吧,这地方……很难受!”

    仙族不喜欢古城,很不喜欢。

    在这地方,死气浓郁,仙族偏偏又是生机旺盛的种族,在这待着,感受比其他种族更明显,很难受的感觉。

    道成没说话,想了想,手心微微一动。

    一枚枚神文浮现,犹豫了一下,还是手指头出现了一滴鲜血……

    “住手!”

    身旁,那位山海巅峰的强者,有些恼火,看了他一眼,低沉道:“别见血,会引出死灵的!”

    他有些生气!

    道成知道,不过还是道:“我算一下,此次行动是否顺利,古城死气干扰太重,不用血不行。”

    那山海巅峰的强者,没时间管他了。

    就在这时候,街道尽头,一道影子无声无息地出现。

    慢慢朝他们这边走来。

    死灵!

    玄铠族统领很恼火,可不得不解决这个死灵,幸好只是微弱的一滴血,应该不是太强大的死灵,他看向那山海初入的黑甲强者,低沉道:“去,用古城令引走他!”

    身旁,山海一重的那位黑甲强者应了一声,迅速飞出,手中出现一枚古城令,那走来的死灵,好像有些迟疑,而此刻,那山海强者,迅速远去。

    片刻后,死灵犹豫了一下,也跟着朝那边走去。

    玄铠族统领松了口气,还好,不算太强的死灵,还是按照本能办事,不是那些实力强悍的,否则,也不会受到这枚低等古城令影响。

    他再次看向道成,眼中露出一抹冷色,“使者,还是不要再胡乱尝试了!”

    道成笑道:“不会的,玄铠一族果然厉害!”

    轻飘飘地赞美了一句,表示了一下歉意,道成没再管他,出门,他就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还是卜卦一下。

    神文沾染上血迹,不断旋转。

    片刻后,道成眼神微动,看向神文组合之后的卦象,没有图像出现,只有一抹血红。

    道成脸色微微有些变幻,低沉道:“都小心点,卦象不是太好,此次行动也许会有一些变数,会有危机!”

    此话一出,九玄急忙道:“道成哥,危机从哪来的?”

    “这个……不是太清楚。”

    道成摇头,卜卦只是推演,不是预测未来,只知道有危险,具体遭遇什么危险,他不清楚。

    但是,这次是凶卦。

    那山海巅峰的强者,也没大意,这道成,卜卦之能,还是有些名气的,听闻此言,微微皱眉道:“危险……古城危险很多,只知道危险的话……很难去预防。”

    难道要放弃今晚的行动?

    他有些犹豫。

    古城危险很多的,死灵的危险,搜查屋子可能也会遇到危险,或者遭遇到其他危险。

    道成四处看了一下,深吸一口气道:“小心一些吧,也许是古城这个环境影响,总之,一旦有问题,大家各自找个空屋子避一避。”

    “要放弃吗?”

    玄铠族统领迟疑道:“若是太过于危险,也不急于一时,苏宇若是真来了,最少也要待满三天,到现在,也才满一天。”

    道成也犹豫了一下,很快道:“不,这样的危机,也许每天都有,小心点就行。”

    说着又道:“成铠前辈,你是山海巅峰境,玄铠一族也是百强大族,前辈哪怕遭遇日月,也能抵御片刻吧。”

    “当然!”

    “那前辈和我们尽量不要分开!”

    成铠点点头,那便这样吧。

    一群人迅速朝城门口那边走去,今晚,他们准备一环环地去找,看起来任务量大,实际上不算太大。

    古城除了居民,往来的人不算特别多。

    玄铠一族也掌握了一些资料,两天前来的都不需要管,重点排查昨天或者今天刚入城的那些家伙。

    ……

    一直到他们离去,苏宇都没动弹,继续伪装。

    虽然这些家伙都走了,可他也得小心点,一位山海巅峰境呢。

    另外,还得小心一点,这些家伙有没有类似于感应玉这样的东西。

    仙族强悍,这样的宝物不见得没有。

    苏宇就真的如同瓦砾一般,继续潜伏着,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之前离开的那山海回来了。

    不但他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位死灵!

    之前离开的死灵!

    苏宇心中震动,这些家伙可以操控死灵?

    那山海境四处探查了一下,转身,拿起古城令,对着死灵好像说了几句什么,那死灵有些挣扎,不过看到那古城令,还是选择了服从。

    片刻后,一股浓郁的死气,从死灵身上溢散开。

    那死灵沿着街道,四处走动着。

    山海强者迅速避开,任由那死气在四周溢散弥漫。

    在屋顶上的苏宇,也被这死气侵蚀到了。

    速度很快!

    死气在体内蔓延!

    死灵在街道上来回走动了五六次,身上的黑暗都感觉消散了一些,有些透明了。

    片刻后,那死灵如同来的时候一样,很快消失不见。

    又过了一阵,四周多了一些人,之前离开的那些人。

    这些人默默看着被死气弥漫的街道,成铠看向身旁的道成,摇头道:“没有,所有的房屋都没入住,若是在外面,对方被死气包围,很快会死的,哪怕不死,很快也会有死灵找上他。”

    道成微微皱眉,真没有?

    他反正感觉有些小小的危险,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默默等待了一会,若是有人,此刻死气弥漫,大概也浸透对方了。

    苏宇会遁术,会隐身,这个他也知道一些。

    所以他之前感受到了危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苏宇是否胆大到就在这附近潜伏。

    可现在,他有些怀疑了。

    “再等一会!”

    成铠急忙道:“此地死气浓郁,很容易引出强大的死灵,再等片刻必须得尽快离开了,等这些死气溢散了再回来!”

    道成微微点头。

    大概等了五六分钟,这才点头道:“走吧!”

    这么久了,就算对方有抵御死气的办法,也被死气入体了。

    一群人这才快速离开。

    而身后,隐约间,再次有死灵出现了。

    正因为感受到了大危机,这些人才会迅速离开。

    他们刚离开,苏宇这一次没再潜伏,速度快的惊人,一闪而逝,迅速消失在原地!

    擦!

    此刻的他,体内死气弥漫,都快撑不住了。

    而就在此刻,后方,无声无息间,一头死灵出现。

    迅速追上了速度,一道死气朝他飙射而来!

    苏宇心中大骇,劫字神文跳动。

    他不敢耽误,一眨眼,钻入了一个无人的房屋。

    天元气迅速被他取出,大量的天元气将他包裹。

    嗤嗤声不绝于耳!

    1份,3份……

    这一次,死气太多,足足消耗了接近20份天元气,苏宇才将死气打磨掉,不过肉身,此刻也得到了一些强化,隐约间,开始朝17铸蜕变。

    苏宇咬牙切齿!

    这些家伙,好警惕。

    也好强的手段!

    居然可以勾搭上死灵!

    “死灵追杀我……”

    苏宇喃喃一声,追杀我!

    因为我体内死气太多。

    “死气太多,古城居民死气也多,为何没被死灵追杀?”

    “还有,追杀……死灵袭杀,应该是无差别的追杀吧?”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苏宇冷哼一声,那就陪你们玩玩好了。

    等待了一阵,苏宇开门,声音微弱,伸出手试探了一下,没有动静。

    这时候,苏宇才再次走出屋门。

    迅速化为微风,消失在原地。

    ……

    片刻后。

    苏宇再次缀上了那些家伙。

    而这时候,这群人当中,又多了一些人,不,多了一群夜巡军,骑马的夜巡军。

    苏宇心中微动,还真巧!

    居然是昨夜那个家伙带队的!

    无他,他感应到了自己玄兵的位置,就在这群人当中。

    如此一来,又多了一位山海境了。

    5位山海了!

    而道成和九玄都能对付山海,相当于7位山海一起行动,这些家伙为了对付自己,真够舍得下血本的,一下子出动这么多强者。

    此刻,36环,由夜巡军的人带队,他们正在一间间地探查那些房屋。

    空屋子不用管,居民不用管。

    成铠他们正在交谈,苏宇隐约听到了一些话语。

    “那家伙就算入城了,应该也不会在外围居住吧?”

    “都查查看,防止漏掉了!查过了的区域,安排人手守着,防止那家伙更换房屋!”

    “黑铠,你让夜巡军这边,今晚多巡查一些区域,不要让任何生灵随意走动。”

    夜巡军这边,昨晚那黑甲强者,闻言开口道:“可以,不过夜巡军这边……城主那边没意见吧?”

    “他不管这些,放心吧!”

    成铠淡淡道:“他只是落魄日月,我族有无敌坐镇,如今更是有使者前来,他不会插手的。”

    一位日月九重,哪怕霸占了古城,也没这个胆子和仙族作对。

    “好!”

    黑铠答应了,很快,更多的夜巡军朝这边汇聚而来。

    ……

    城墙边。

    之前提醒过苏宇的那位山海强者,站在城墙上,看向城内,此刻,他们就在外围,他也能看的清楚。

    身边,有甲士传音道:“统领,那是夜巡军的黑甲统领吧?玄铠族全军出动,这是为了哪般?”

    山海男子没吭声。

    他想到了昨日那位,那应该就是苏宇了。

    玄铠一族,要在城内对他下手了。

    那家伙,这次会被抓住吗?

    城主呢?

    这次会插手吗?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山海男子看了一阵,默默收回了目光,这事,他管不了。

    可玄铠一族若是真杀了苏宇,或者擒拿了苏宇……人族这边,会有无敌前来吗?

    他不知道。

    只知道,这次也许会是一个导火索,十多年前,龙武卫包围天灭城的那一幕,也许会重演。

    ……

    “山海5位,仙族天才两位,凌云境17位,腾空境38位……”

    60多号强者,凌云和山海,都算是强者了。

    腾空,在古城倒是一般。

    苏宇也没把这些腾空放在眼里,他只知道,这些家伙当中,不少人都是古城居民,杀了,也许会出大麻烦。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抗住。

    “最好先杀了有古城令的家伙!”

    那之前引走死灵的山海,以及夜巡军的黑铠,绝对都有古城令,这个毋庸置疑,那山海巅峰的强者应该也有,而且还是等级不低的那种。

    杀了他们,引出死灵,没有古城令的,难道能控制死灵,这个苏宇不信。

    目标,盯上了那俩山海境。

    都是山海初期。

    另外,还有那黑袍小仙女。

    “居然不分开……”

    苏宇也是暗恼,分开啊!

    不分开,自己杀进去……那就是送死了。

    这么大的城市,你们不分开,查到猴年马月去?

    一点不符合我的预期啊!

    这些人,此刻不断巡查,夜巡军的那位黑铠,也没一来就强行开门,找了一阵,找到了几间有人住的屋子,那夜巡军统领直接上前敲门。

    “开门,夜巡军夜间巡查!”

    “速速开门!”

    “……”

    大部分人是不愿意开门的,也有几位经常来的家伙,还是打开了屋门,有些无奈,但是他们也知道,夜巡军这边,是有能力强行开门的。

    起码,外围的还是可以的。

    住外围的,也没几个强者。

    真的强者,也不屑于住在外围的小破屋中。

    夜巡军这边,敲开了一些门户,直接进门搜查。

    没开门的,很快,也被夜巡军强行开启了门户,而苏宇,也看到了那黑铠手中的古城令。

    古城令一出,死气溢散,散发出一些幽芒,那些被关闭的门户,很轻易地被他们开启了,不过倒是没杀人,大不了对屋中的家伙一顿踢打,之后再搜查。

    在这杀人,不划算。

    杀的越多,麻烦越大。

    会引出死灵的。

    而古城令,也不是万能的,一旦出现两头死灵,古城令也很难克制对方。

    ……

    “古城令……还不分开!”

    苏宇继续默默窥探,有些咬牙,想了想,忽然眼神闪烁了一下,玄铠一族的老巢,里面走出了这么多强者,现在还有强者在吗?

    之前都没时间去探查,那些家伙更是直接开启大门,一直不关闭……

    自己要不要……先去杀一些再说?

    就怕引起死灵的追杀,那就有些麻烦了。

    “也罢,既然你们不乱,那就让你们乱!”

    死灵追杀,自己避一避就是了。

    死灵最危险的就是死气,死气自己能消磨,这就是最大的底气。

    想到这,苏宇不再盯着这边,外围的都是弱者,根本没能力反抗,这些家伙又很警惕,乱是不会乱的,除非别的地方出了乱子。

    ……

    十多分钟后,苏宇再次来到了玄铠一族的老巢。

    夜色下,几位守卫依旧在守卫着,不过和白天不一样,之前是站在门外,现在,那几个家伙站到了门内,大门依旧敞开着。

    显然,这几个家伙也是害怕夜晚的。

    遇到危机,可以及时关门。

    在24环的屋子,没那么容易被开启。

    苏宇化成微风,轻轻拂过,守卫只是腾空,想发现他几乎不可能。

    一眨眼,苏宇进入了大院。

    这大院,地方不小,进门之后,是个天井,四周都是一些房间,此刻,苏宇感应清晰了。

    居然还有一位山海坐镇在这,外加3位凌云境,12位腾空境。

    玄铠一族,在这古城下的本钱真不小。

    前后都有6位山海,20位凌云了,这样的实力,在大夏府都能统领一支十万人的大军了。

    “屋内杀人,关门的话,死灵进的来吗?”

    苏宇不确定。

    没尝试过!

    也许会,也许不会,包括猎天阁的资料,都没说到这些。

    苏宇想着这些,忽然心中一动,就在门口的地方,刺破了手心,一滴血液出现。

    而就在此刻,外面,忽然多了一道黑影。

    “嗯?”

    几位守卫也看到了,看到门外徘徊的那黑影,奇怪道:“死灵怎么又来了,在咱们这边徘徊什么?”

    “想进来?”

    几位守卫有些意外,这死灵在这徘徊什么。

    那门外的死灵,在门口徘徊着。

    几次好像想进入,都被门口一道幽光挡住了。

    几位守卫也没关门,不过很快,屋中的那位山海赶到了,苏宇迅速敛息,那山海境强者,眼神散发出幽芒,看向外面,沉声道:“怎么回事!死灵忽然在这徘徊,谁修炼出了问题?流血引来的?”

    “没有……”

    “没修炼!”

    其他玄铠族强者,也纷纷走出,都纷纷否认。

    大家都知道,在古城中,最好别流血,否则会被死灵盯上的。

    “奇怪了!”

    那山海境也很奇怪,既然不是流血,那是怎么了?

    “这死灵应该只是腾空境,不要紧,一会就走了……不过小心点,腾空无法突破屋门,一旦来了山海境,迅速关门……”

    “大人,要不先关闭了门户吧?”

    有人建议了一句,门开着,死灵也难以突破,可强大的死灵可以。

    关上的话,除非最顶级的死灵,否则都没法突破。

    这山海有些犹豫,关门……也不是不行。

    不过各族都有自己的排面,不闭门户也是一种实力的体现。

    当然,有危机,还是不要面子的。

    “那……关门!”

    这山海强者还是做了决定,关门,反正夜里也没几个活物看到,关就关吧。

    那四位守卫,也都松了口气。

    说实话,死灵就在门外,看起来还是有些可怕的。

    而苏宇,大体上也听明白了一些东西。

    门户,被他们慢慢关上。

    就在门户关闭到最后一线的刹那,苏宇一滴山海精血入腹,这一刻,阳窍半开,神文战技爆发,一抹刀光映射四方!

    那山海强者,也是瞬间反应过来,一拳轰出……

    可是,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候,小毛球也迅速钻出,玄铠一族都是战者,可不是文明师。

    意志海不强!

    嘎吱一声,意志海就被咬穿了。

    山海微微一震,就在此刻,苏宇一刀落下!

    轰隆一声!

    铠甲被斩出了一道裂痕!

    长刀瞬间化为锤子,轰隆一声,接连震荡数十次,砰地一声,意志海炸裂。

    苏宇再次转换成刀,一刀扎穿了他的心脏位置!

    噗嗤一声,一枚黑色铁块被击碎!

    太快了,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那位山海就轰隆一声倒下了。

    “守门,关门!”

    苏宇传音一句,和小毛球说的,他要关门打狗了!

    四位守门的卫士,没有任何反应,瞬间纷纷倒地,意志海破碎,被小毛球一击四杀了!

    门户,轰隆一声关上。

    而就在此刻,外面,忽然出现三四道死灵的身影。

    门户,轰隆隆作响。

    死灵想进门了!

    而苏宇,顾不得这些了,全力以赴,实力全开,神文战技爆发。

    肉身之力,此刻也达到了山海境。

    一拳轰出,砰地一声,一拳将一位凌云打爆。

    转身一脚,将刚杀来的另外一位凌云踢穿!

    最后一位凌云想跑,刚跑出几米远,小毛球一闪而逝,穿透了对方的意志海,它好歹也是凌云古族,半皇后裔,哪是这些玄铠一族的普通战士可比的。

    山海,凌云,纷纷被杀。

    那些剩下的腾空大恐!

    可是,来不及跑了,也跑不掉,苏宇化为罡风,眨眼间穿透了一具具铠甲,一滴滴不同寻常的血液,滴落在地,这是玄铠一族的血液。

    院中,所有铠甲战士瞬间全部死亡!

    苏宇这才化为人形,身上沾染了一些血液,血字神文出动,将血液全部吸收,迅速将那些尸体全部收入储物戒中。

    而这时候,门外,轰隆声不断。

    死灵在破门!

    杀戮太多,血液太多,引起了这些死灵暴动了。

    不过,门户还算坚挺,对死灵好像有克制。

    苏宇还没来得及多想,屋内,忽然死气弥漫!

    大量的死气溢散出来!

    苏宇眼神微变,“内外绝杀啊!”

    他这时候算是明白了,为何不敢在这杀人了。

    杀人,你出去了,死灵找你麻烦。

    不出去,屋内的死气瞬间浓郁了数倍,这样下去,一晚上,你就被死气弄死了。

    苏宇身上天元气溢散,不断消磨那些死气,与此同时,一朵小云彩直接突破了屋子,进入了屋内,融入苏宇体内,也是大量的天元气,苏宇心中还算满意。

    之前天元气是废物,现在既然需要,那就不是废物了,还算不错,死气被抵消了许多。

    天元气,这一刻起到了大作用。

    而入主城门的那9道光环,还没用呢。

    苏宇消耗着天元气,不断消磨那些死气,他就不信,这些死气是无穷无尽的!

    当然,要迅速离开这。

    玄铠一族也许很久会察觉到此地的变化,虽然在屋内杀人,动静不大,对方未必能察觉到,但是此地死灵汇聚,也许会让他们知道发生了变故。

    “这也是我想要的,就是外面几头死灵……有些麻烦!”

    苏宇摸着下巴,怎么弄走他们呢?

    有些小麻烦啊!

    或者说,自己就在这不走?

    那不是成了瓮中之鳖。

    目光看向门后的小毛球……

    小毛球瑟瑟发抖!

    眼神中露出拒绝和绝望,我不要,香香的又想让我干坏事了!

    不,危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