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355章 物是人非(求订阅)
    先锋营中,一处破败的巨石大屋中,这是苏宇的住所。

    和大明使馆比,这里环境恶劣的连厕所都不如。

    洪都送苏宇到了这边,安排了一位腾空境在门外守卫,顺便听从苏宇吩咐,很快就离开了此地,去办自己的事了。

    而苏宇,在冰冷的石床下盘膝而坐,一边默默修炼,一边探查四周情况。

    感应玉就是最好的探查利器。

    千米方圆,也能覆盖一些区域了。

    “先锋营实力不弱啊。”

    苏宇心中感慨,四周不少强者,光是千米范围内,他就探查到了两位日月,6位山海境。

    这还不是全部。

    先锋军,人族的前沿军团,专业负责杀戮的,不过此地死气太重,没有其他军团的活力和肃穆,只有冷肃,清寒。

    门外,那守卫的腾空,也没一般军士的严肃和冷酷。

    此刻,也许是觉得苏宇不会喊他,门外那年纪不小的腾空军士,很快跺了跺脚,往旁边走了点,在屋子旁点燃了一个小火堆。

    没一会,又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只鸡,开始烧烤起来。

    香味,渐渐溢散。

    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腾空军士,龇着大黄牙笑了笑,撒上了一些佐料,准备开吃。

    正要吃,眼前一花,正烤着的鸡没了。

    这人心中大惊,急忙一个翻滚离开,刚要喊人,心中一动,睁眼一看,果然,是屋中的那位铸兵师。

    “崔大师还没睡觉?”

    腾空老者露出憨笑,问候了一声,苏宇淡淡道:“你在门外烧烤,我能睡得着吗?”

    “咳咳……大师见谅,有点饿了,白天厮杀了一天。大师也饿了?要不我去找洪将军……”

    “不用了!”

    苏宇坐下,撕了半个鸡,剩下的丢给了老兵,“一起吃。”

    “不敢不敢,大人吃就行。”

    “我说一起!”

    苏宇冷冷看着他,老兵讪讪,只好坐下,拿起那半只鸡,默默吃了起来。

    苏宇吃了一口,有些粗糙,也没在意,边吃边道:“先锋营都是这样的?”

    “啥?”

    “没什么规矩。”

    苏宇说的直接,的确没什么规矩,正规军团,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的。

    老兵龇牙笑道:“规矩?这地方,杀人就是规矩!要规矩干嘛?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呢。”

    “你怎么进来的?”

    苏宇问了一句,老兵笑呵呵道:“杀人!我是大商府的人,10年前,我刚入腾空不久,我儿子那时候在学府学习,结果我儿子跟人冲突,被人废了,我一气之下,就杀了那家伙的爹。”

    “……”

    苏宇淡淡道:“你杀人爹干嘛?”

    “子不养父之过,不杀他爹杀谁?”

    老兵笑呵呵道:“他儿子废了我儿子,一开始,我的意思是,让他找强者帮我儿子恢复伤势,治疗费用有点高,但是还有希望救回来,结果那家伙非说我儿子资质太差,没治疗的必要,给我100点功勋想要摆平这事,我后来火了,找机会干掉了他。”

    “怎么判的?”

    “服刑20年。”

    老兵笑眯眯道:“就是等死呗!前面10年运气不错,大战不多,侥幸活了下来,最近不行了!腾空营这边,死了快三分之一了,大人也别惩罚我了,烧烤没啥罪,最多多叛几个月,我还未必活到那时候。”

    苏宇也没再说,吃着烧鸡,吃了一会又问道:“先锋营都和你差不多?”

    “啥人都有,有当土匪的,有杀人的,有误杀的,也有被冤枉的……”

    老兵见他还算好说话,笑呵呵道:“大人别在这停留太久,这鬼地方,太危险了!”

    “没人跑吗?”

    “跑?跑哪去?”

    老兵笑道:“跑哪都是个死!在这战死了,多少给点抚恤!自己有罪,起码不至于牵连家人,跑了,那就是叛徒,夷族的罪过!”

    苏宇微微点头,继续默默吃着。

    吃了一阵,忽然道:“你觉得,人族有胜利的希望吗?”

    “啊?”

    老兵微微一愣,干笑道:“大人,我就是个小人物,这事我哪懂!大人让我们杀,那我们就杀,让我们战,那就战好了。”

    “你没考虑过别的?”

    “考虑也没用。”

    老兵见他不吃了,龇牙笑了笑,想了想道:“大人问我这些,是想了解一下基层的情况?”

    他有些小小的兴奋道:“大人,您这种大人物,曹将军都以礼相待,您能见到无敌王者吗?”

    “大概能。”

    “那大人,可以和上面说说,各军待遇一致吗?”

    “嗯?”

    苏宇疑惑道:“什么一致?”

    “就是各大军团,待遇一样,杀的多,挣的多。大人不知道,这些年,各大府因为待遇不一样,都闹了好几次了,先锋营压力更大了,一些能战的军团都不想战了。”

    “就说大夏、大秦这些大府,以前先锋营附近,这些军团贼能打,都不需要先锋营出力的,那些家伙杀起人来嗷嗷叫,结果杀着杀着,人越来越少了,杀了人,拿的少,大秦和大夏都缺钱,倒是一些大府不缺钱,关键打不动啊!”

    老兵摇头道:“就说大明府,军备最好,但是不能打啊!杀人磨磨蹭蹭的!偏偏还有钱,待遇最高,你说,其他大府能平衡吗?现在大秦和大夏这些军团,打起来也得算计着损失多少,抚恤多少,划不划算了,先锋营压力大了几倍!”

    说着,又感慨道:“日子不好过了哦,越来越难了!能打仗的没钱,不能打仗的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偏偏又不上一线,各大府陈兵诸天战场千万,能打的不到两百万,剩下的八百万,都在打酱油呢!”

    “……”

    苏宇失笑:“那是他们自己大府没钱,这个没办法。”

    “也是!”

    老兵摇头,“可惜了,要是大秦王能一统天下,裁军八百万,将那八百万不能打的军团花费全都放在那200万身上,保证比千万大军还要强。”

    苏宇疑惑道:“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很多人都这么说的。”

    老兵笑呵呵道:“包括那800万大军,大人难道以为他们想上诸天战场?打也打不动,一旦真爆发战争,这些人也知道,自己打不动对方,都心知肚明,可也没办法,等大夏府和大秦府的这些精锐打完了,哎……自求多福吧!”

    “裁军,统合……”

    苏宇喃喃一声,摇头,没希望的。

    无敌都不能一统,各有各的盘算,还想将所有大府军团合一,那不可能的。

    大秦和大夏打的打不动了,没钱了,没骂你穷兵黩武就不错了。

    还给你钱扩军?

    想什么呢!

    老兵又道:“人族实力其实不弱,反正我觉得挺强的,不比神魔弱,神魔不联手,真要单对单,谁能打死谁还难说,就是各大府分散了,神魔虽然也分散,可神魔有什么半皇,站出来说句话,就能一起干!”

    “咱人族,就缺这样的人,大秦王都不能让各大府全部听话。”

    苏宇点头,这一点,看到的人多了。

    可是没办法。

    包括无敌自己也清楚,然而,又能如何?

    让他们给大秦王当小弟?

    凭什么?

    我又不比你弱多少,真打起来,你又不一定能稳赢我,干嘛全部听你的,能在一些事情上听你的就算不错了。

    和这老兵聊了一阵,苏宇对整个诸天战场的局势也更明朗了一些。

    ……

    一夜未眠。

    第二天,苏宇开始帮人修复兵器。

    铸兵殿中。

    苏宇拿到了第一柄需要修复的兵器,一柄玄阶巅峰的长刀,金纹68道,拥有者是一位山海五重的强者。

    虎背熊腰,煞气极重。

    不过面对苏宇的时候,那是小心翼翼,堆着笑,讨好道:“崔大师,您看还能修复吗?”

    苏宇拿起长刀看了看,豁口许多,砍人砍的。

    68道金纹,都有些不关联了。

    说是玄阶巅峰的刀,实际上发挥出玄阶中阶的威力就算不错了。

    苏宇打量了一番,微微点头:“可以修,需要添加一些材料。”

    “能修就好!”

    这虎背熊腰的大汉,顿时大喜,“大师需要什么材料,尽管用,我要是没有,大师有的话我出钱……多少钱都行!”

    材料,苏宇倒是还有一些,之前买了10万功勋点材料,花了不少,可也没到花完的地步。

    而且,一大早,那洪都也送了一大批材料过来,给他使用。

    “材料足够,钱……我不差钱。”

    苏宇平静道:“给我一些精血,或者一些特殊功法,市面上没有的,这些东西我才需要,其他的不需要!”

    “这个……”

    汉子想了想道:“崔大师,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有本功法,但是大师未必看得上。”

    “说说看。”

    “别介,大师直接看看再说,我还怕大师黑了我的功法?”

    汉子笑呵呵地,很快掏出了一份玉符,递给了苏宇。

    苏宇查看了一下,微微一动道:“妖族功法?”

    “对,我杀一头妖兽缴获的,不是意志之文,就是简单的功法,但是人族没法用,不过我看了一下,还是有些借鉴意义的,是一套增强元气锋锐度的辅助功法,当然,崔大师也许看不上。”

    苏宇看了一阵,没有说话,收起了功法,开始帮他修复兵器。

    大汉大喜!

    我去,不要花钱的啊,这位大师还真是什么玩意都看得上,这玩意也能看上。

    苏宇一边修复兵器,一边增加一些自己的想法,帮这柄长刀开锋。

    这只是武兵,不需要什么神文特性匹配,但是需要足够的坚固和锋利,以及对元气的传导,金纹多,传导就强,强大的兵器,还能增幅一些元气强度。

    苏宇修复了一会,问道:“能问个问题吗?”

    “大师您问!”

    “你山海五重,若是单纯从肉身来说,别说什么特殊战技和爆发之类的,你肉身之力,能爆发多少窍穴之力?”

    大汉挠了挠头,想了想,笑呵呵道:“大师,这事一般不对外人说,不过大师也不是外人,应该是衡量我的破坏力是吧?修复兵器需要,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你挺会脑补。

    别说,这个理由还行,苏宇点头:“就是这意思,怕这兵器无法承受你的破坏力,需要看看要不要加固一些。”

    “5万窍之力左右吧!”

    大汉笑呵呵道:“不算强,但是也不算弱,在战者当中,也算是中等了。”

    说罢,又道:“爆发力只是一方面,另外对我们而言,最关键的还有一点,速度!”

    大汉郁闷道:“我速度有点慢,你再强的爆发力,你打不中别人也麻烦,我速度慢,吃了好几次亏了。”

    苏宇点头,继续修复着兵器,山海五重,5万窍的爆发力。

    算强大吗?

    一般般吧!

    当然,绝对算不上弱者。

    至于战斗经验,先锋营的没人不丰富,都是善战之辈,实力比他强的,不是强的太多,经验不够,未必能赢他。

    苏宇心中寻思着,他现在肉身12铸了。

    窍穴爆发力超过5600窍之力,加上“力”字神文增幅,以及阳窍可以半开,爆发力稳稳超过6000窍之力。

    可要说速度……他其实不慢。

    灭蚕王的“时光”就是一种速度类功法,就是苏宇领悟的不到家,可就算如此,苏宇如今的速度,也赶不上一些山海,别说山海,一些凌云七八重,也比他快一些。

    “时光领悟的还是太低了。”

    这大汉的话,也提醒了速度。

    苏宇如今实力真的不算弱,然而,速度慢,是一个极大的缺陷,自己或许可以给自己打造一双增速的鞋子。

    再领悟一下时光,也许可以勉强跟上那些凌云七八重,或者再找一些功法,能增速的那种。

    速度要快!

    要不然,遇到了危险,跑都跑不掉。

    到了诸天战场,他才知道,强者有多少。

    日月都遇到好几位了!

    之前没有贸贸然地去东裂谷那边,现在想想,也许也不错,再做好准备一些,要不在这就锻造一柄地兵鞋子?

    之前找张赫要的补偿,就有足够多的锻造地兵的材料。

    也许……我可以在这锻造一柄地兵。

    正式进入地兵师领域!

    帮大汉修复好兵器,苏宇继续下一个,来找他的,几乎都是山海境。

    一个,两个……

    等到下一人进门,苏宇微微一怔。

    郑玉明!

    也算是熟人了!

    “崔大师。”

    郑玉明脸上带着笑容,看到苏宇,带着一些尊敬的意思,他只是山海二重境,在这,不算强大。

    苏宇漠然,点点头,“修文兵?”

    “对。”

    郑玉明急忙取出了自己的文兵,一柄长剑,有些心疼道:“崔大师帮我看看,这个能修复吗?”

    “地兵?”

    苏宇皱眉,抬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有钱啊。

    一般山海,真用不起地兵,他居然有。

    “对,是地兵,不过只是地兵初期,金纹74道而已。”

    苏宇拿起那长剑看了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淡淡道:“地兵难修,有失败的可能性!另外,耗费的精力太大,尤其还是文兵!”

    苏宇冷漠道:“修复失败了,我概不赔偿!另外,你是文明师,作为代价,我需要观摩你一枚四阶神文,愿意的话就修,不愿意就算了!”

    “观摩神文?”

    郑玉明纠结道:“崔大师,我付钱,功勋点,或者和其他人一样,支付一些天材地宝。”

    “不用!”

    苏宇随手将长剑丢给他,“不修拉倒!文兵本就难修,何况还是地兵!你这柄应该是大夏府陈大师打造的地兵,我对陈大师的铸兵法还有些了解,八成把握可以修好,你可以找其他人试试看!”

    “对对对,就是陈大师打造的!”

    郑玉明一脸无奈,也佩服苏宇的眼光,一眼认出了是陈大师锻造的。

    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非要四阶神文吗?”

    “废话!”

    苏宇不客气道:“我观摩神文,就是给自己长见识,长经验的,三阶的我看什么,我自己没有吗?”

    “另外,也能看看你的神文特性,最好和文兵匹配。”

    郑玉明纠结了一会,心中叹息一声,行吧!

    片刻后,点头道:“崔大师,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不过……大师最好不要外泄我的神文特性。”

    “少废话,行有行规,我自然知道怎么做,修不修?”

    此刻的苏宇,也是暗爽!

    这家伙,当初在学府的时候,自己和他十万八千里的差距,如今在这,不也得低头来求自己。

    看看他的神文!

    之前他的神文被万天圣破碎了,苏宇其实是想看看,这家伙现在神文情况如何了。

    万天圣好像破碎了他的主神文,郑玉明现在修的神文又是什么?

    怎么修的?

    这么短时间内,能修炼出一枚四阶神文吗?

    还是说,把人族神文当主神文来修炼了。

    当日破碎,好像没有破碎他的人族神文。

    郑玉明也是无奈,现在不修文兵,他文兵也得破碎了,纠结了一会,一枚神文浮现。

    镇!

    人族的神文!

    苏宇眼神闪烁,“你修炼的是人族神文?”

    “是。”

    “人族神文不是说,没办法晋级日月吗?你居然修炼这个,这是当主神文来修的?”

    苏宇疑惑道:“你怎么想的?”

    “这个……”

    郑玉明尴尬道:“做一些尝试,而今修炼万族神文的,很多人也卡在了山海巅峰,我想试试看,修炼人族神文,是否能晋级轻松点。”

    苏宇微微点头,探手抓住那枚神文,郑玉明想要动,下一刻,没有阻止。

    苏宇心中暗暗寻思着,现在抓住他的神文,破碎了,这家伙就得重创!

    当然,干这事没必要,在先锋营对付先锋营的人,那是找死。

    苏宇仔细探查了一下,感应了一下,“这是压制对手实力用的?”

    “大师好眼力!”

    苏宇没理他,再次感悟了一阵,忽然道:“这枚神文,感觉有些不同……”

    他看向郑玉明,沉声道:“有点特殊的感觉!”

    “特殊?”

    郑玉明干笑道:“崔大师说的特殊,是因为这是人族神文?”

    “不是!”

    苏宇淡漠道:“我感应了一下,这神文……有些不太稳固,有种……对,有种被催熟的那种感觉!”

    这是真实感受,苏宇喃喃道:“催熟……难道这枚神文是被催生出来的?如何催生的?在哪催生的?”

    他抬头,看了一眼有些不太自在的郑玉明。

    郑玉明面带笑容,勉强恢复了镇定,笑道:“大师好眼光,我之前神文受创,后来吸收了大量意志力,强行将这枚神文提升到了四阶,所以有些虚浮。”

    苏宇微微点头,“我就说!不过强行将神文提升到了四阶,消耗的意志力可不少,我也正在为意志力不够头疼,这位将军有这方面的门路?”

    “没有,这些意志力都是我多年积蓄提纯出来的,早就耗空了。”

    苏宇点点头,扯淡!

    你哪来的意志力提纯?

    不说这个,还有一件事,这神文是催熟出来的,给苏宇的感觉不是太稳定,但是吸收消化一段时间,也许会趋于稳定。

    不太像郑玉明自己蕴养出来的,更像是……苏宇也说不出什么感觉,更像是……对,像传承来的,继承来的。

    难道是有人把自己的神文,给了郑玉明?

    隐约间,心中有些想法,却是没抓住头绪。

    镇字神文,苏宇又感悟了一下,忽然心中一动道:“这神文……是不是配套的?”

    “啊?”

    “我是说组合类神文!”

    苏宇皱眉道:“感觉不太像单独一枚的,我对神文比较敏感,这神文,也许还有配套组合神文,对吗?”

    “大师眼光真好!”

    郑玉明勉强笑了笑,心中暗骂,事情真多!

    你感悟了,也看了,还问这些杂七杂八的干嘛。

    不过眼光毒辣,倒是真的。

    年纪不大,见识倒是不少。

    苏宇却是心中起了波澜,配套的,四阶神文,催熟的……

    一个个念头升起,许久,他隐约间有些想法了。

    神文……难道有人在人工培育?

    不可能吧?

    如何人工培育神文?

    培育之后,如何移植?

    郑玉明的神文破碎,距离现在也没多久,瞬间有了四阶神文,而且还可能有其他四阶神文,这家伙不太对劲。

    郑玉明和周明仁这俩家伙,和大周府交往甚密。

    难道说,这是大周府的技术?

    神文移植,神文培育?

    若是如此,那就有些可怕了。

    “大周府……”

    苏宇心中不太淡定,他在想一个问题,若是大周府真有这样的技术,那是不是意味着,暗中已经制造出大量的神文,可以随时进行移植。

    这是为多神文做准备,还是单纯的为了培养一些强者?

    蕴养神文,本来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想了很多,苏宇没再问,再问下去,郑玉明要骂娘了。

    地兵,不太好修。

    苏宇取出了大锤子,一看到这锤子,郑玉明有些异样和别扭,他对这个还算熟悉,好像是赵立的扩神诀,这崔浪居然也会。

    他倒是打听了一下,这家伙好像帮赵立铸造了地兵,赵立晋级山海了。

    苏宇没理他,开始修复。

    锻造声不断,修复的同时,也不断想着,如何埋一些后手,这家伙可是自己的对头,现在不好对他下手,但是埋伏一手还是有必要的。

    你找我修地兵,不给你弄点后手,都对不起我自己。

    锻造继续,苏宇神文之力不断涌出,74道金纹散发光辉,金字神文锋芒之气渗透进入了文兵,火字神文的火焰也蕴藏在其中。

    苏宇将锋利之力和火焰之力,全部往那些金纹中压缩,锻造,封印。

    哪天这家伙真遇到了自己,文兵一来,自己就有把握把他的文兵弄的爆炸。

    苏宇速度很快,锻造不断。

    郑玉明其实一直都在盯着,不过火光四溢,锋利之气溢散,他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铸兵,也不是他拿手的。

    苏宇锻造了好久,直到下午时分,满头大汗地收手,将文兵递了过去,“修复起来难度较高,不过大体上修复好了,一些特性磨损,你自己蕴养就行!”

    “多谢崔大师!”

    郑玉明欢喜,感应了一下,探查了一番,也没发现什么问题,比之前更加锋利了一些,道谢了一阵,这才迅速离去。

    等他走了,苏宇面露疑色。

    这家伙,神文有些不太对劲,可惜,自己掌握的线索太少了,也没办法深入了解下去。

    ……

    第一日的修复,一直持续到深夜。

    苏宇修复了8柄玄阶巅峰兵器,两柄地兵,都是初等的。

    修复兵器,也是增加经验的机会,见识不同铸兵师锻造的兵器手法,苏宇自己对铸兵感悟也更多了一些。

    第二日,和第一天一样。

    苏宇继续开始修复兵器,随着和这些先锋营强者聊天,苏宇知晓的东西也更多了,换取了一些特殊功法和宝物,又弄了一些精血。

    而五行神文,除了火字神文晋级了四阶,其他神文,在他锻造过程中,都有少许强化。

    伴随着他修复了不少兵器,在先锋营这边,他崔浪的名气也大了起来。

    一直到第二天深夜,苏宇等来了他想等待的人。

    柳文彦!

    柳文彦是陪他大伯一起来的,这一次,也是为他大伯修复兵器。

    ……

    “柳兄!”

    苏宇喊了一声,笑眯眯道:“之前不是说了,不给柳兄修复兵器吗?”

    柳文彦无语,怎么就盯上我了呢!

    此刻,也是无奈,堆笑道:“崔大师别生气,这次也不是我来修复兵器,是我大伯,崔大师大人大量,和我一个老废物计较什么。”

    柳大伯面色微变,有心不想修了,苏宇却是笑道:“行,看在你昔年名气的份上,我就帮你们修复一下!”

    从柳大伯这边要来了那柄快要断裂的地兵,苏宇也是心惊。

    这地兵,应该受到过重创!

    不但如此,这地兵好像掉过级,有几道铭文,当年也许存在,现在淡化了。

    “这是地阶中等武兵,之后掉级了?”

    柳大伯微微一怔,倒是没想到他看出来了,点头道:“对,当年被重创过!”

    柳文彦见他一眼看破,也只好解释道:“我大伯当年是日月境战者,后来遭受重创,从日月跌境了,连带着地兵也重创了,断裂了几条铭文。”

    “重创?”

    苏宇摸着下巴,玩味道:“意志海重创,还是肉身重创?战者跌境,应该是肉身重创吧?”

    柳大伯微微皱眉,没有吭声。

    柳文彦心中暗骂,怎么这么多事!

    你说能不能修就完事了!

    苏宇看了一眼柳大伯,笑道:“我看这位老伯,状态不是太好,消耗过大,肉身甚至有些腐朽的味道,这是命不久矣?都活不长了,还修复兵器干嘛?”

    柳文彦有些恼火地看着他,“崔大师,不能修就算了,何必咄咄逼人!”

    苏宇笑眯眯道:“柳兄,怎么耐不住性子?修兵器,也有真本事和假本事的区分,你讨好我几句,我给你修的好一点,弄的我不开心,信不信我明明能修9成,我非要给你修4成,后面的5成弄个样子货!”

    柳文彦愣了一下,啥意思?

    苏宇笑呵呵道:“这就跟意志之文一样,一本刀法,明明9刀,但是我就写4刀真的,剩下的弄假的,你说,是不是也没人看得出开?真等到被拆穿了,就说你实力不济,自己没学会……铸兵,也是一样的道理。”

    “……”

    柳文彦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我……卧槽!

    你?

    不会吧!

    柳大伯倒是没感受到什么,皱眉,冷淡道:“那就不修了!”

    他要拿走自己的剑,苏宇却是没给他,而柳文彦,瞠目结舌。

    刀法!

    什么刀法?

    雷元刀啊!

    当日,自己给苏宇写雷元刀意志之文,意志力不够强,寻思着苏宇也没那么快修炼完,就给他写了4刀真的,5刀假的意志之文。

    这事,就他知道,当然,老府长看出了一点,但是被糊弄过去了。

    要说知情者,应该只有他,老府长,以及苏宇自己本人后来可能发现了一点。

    至于当日在场的其他学生,连第一刀都没学完,自然不可能看出什么。

    柳大伯有些愠怒,都想抢走自己的兵器了,这家伙在羞辱自己的侄儿!

    这种人,他见多了。

    柳文彦昔年天才无比,如今却是落魄了,想羞辱他,获得快感的混蛋不少。

    这崔浪,显然也被他当成这种人了。

    而柳文彦,却是眼神异样无比,看了一眼苏宇,半晌才道:“崔大师何必呢,能完整修复,自然要完整修复,除非没这个能力,就像功法,写不下去,那是实力不够,未必是因为弄虚作假。”

    苏宇笑眯眯道:“那倒也是!还是要看实力的!量力而为!比如我学会了18门语言就头疼,再让我多学一门,也许就超过负荷了,没法学下去了,铸兵也是这个道理,量力而行。”

    “……”

    你大爷的!

    艹!

    是你这狗东西!

    我是你启蒙老师啊!

    你之前喊我啥?

    喊我小老弟!

    我弄死你这个不孝徒!

    柳文彦都快气炸了,也是心惊,这小子怎么成地兵师了,不但成了地兵师,这还成凌云了?

    我走的时候,这家伙才养性啊。

    这才多久?

    居然反超我了,我想死!

    什么18门语言,苏宇当初学了好久,掌握了18门语言,这个事他还记着呢。

    当苏宇说起这些的时候,他总算意识到了,这是自己的学生。

    真的没想到!

    太出人预料了!

    想到这,柳文彦咬牙切齿道:“这样,崔大师,你帮我大伯修一下兵器,我给你一些好东西,我好歹也是叶霸天的徒弟,多少有些秘法之类的,你帮我大伯修好兵器,我传音告诉你!”

    苏宇眼神一亮道:“真的?”

    “当然!”

    “文彦!”

    柳大伯喝道:“不许!不修了!”

    “大伯!”

    柳文彦开口道:“您别说话,帮我封锁四周,免得被人窃听了,有些家伙一直打我主意呢。”

    “文彦……”

    “大伯,您兵器不修好,我不甘心,听我的!”

    “……”

    柳大伯无奈,怒火中烧,看了一眼苏宇,哼了一声,元气爆发,封锁了四周。

    等他刚封锁完,砰地一声,柳文彦一下子跳起,一巴掌拍在苏宇脑门上!

    去你大爷的!

    你这兔崽子,居然逗到我头上来了!

    柳大伯都看傻眼了,自己这侄儿,要干掉这崔浪,为了出口气?

    是不是有些过了?

    关键是,你也未必能稳赢啊。

    他刚想着,苏宇龇牙咧嘴,揉了揉脑袋,讪讪道:“别打了,时间紧迫,老师,咱们好好说话不行吗?”

    “好好说话?”

    柳文彦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你怎么喊我的?”

    “……”

    苏宇讪笑道:“您……您才腾空,我凌云,还是铸兵师,喊您小老弟……符合我的性格嘛。”

    “去你大爷的!”

    柳文彦爆了粗口,恼火万分,有些羞恼的意思。

    我腾空怎么了!

    你很牛?

    凌云我杀的多了,咋了,有啥了不起的?

    而柳大伯,此刻也是呆愣了一下,狐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子,“文彦,这是……”

    喊你老师,你哪来的学生?

    柳文彦面色郁郁,闷闷道:“白枫那小子收的那个!”

    柳大伯瞬间醒悟,也是一脸呆滞。

    苏宇?

    而苏宇,憨笑道:“老师,柳大爷,我也是人设需要,二位别计较这些,我这次来,就是特意看看老师。”

    “去你的!”

    柳文彦无语,很快道:“少废话,铸兵不能太久,这鬼地方,搞不好很多人都在盯着!你小子跑来这干嘛,多危险你不知道吗?”

    “知道,没事的,我现在也只是铸兵有点名气,其他的没什么。”

    苏宇迅速说着,很快道:“柳大爷好像受伤不轻,肉身腐朽了,我有一套功法也许可以试试疗伤。”

    说罢,苏宇将几样东西迅速塞给了柳文彦,“您回去自己慢慢看,其他的我就不说啥了。”

    说着,又道:“兵器我帮您尽快修复,另外,老师,您这边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

    柳文彦想了想,摇头道:“不用,我现在不是缺资源,是缺机会,你小子少废话,修复完了兵器,马上离开此地,回去!”

    “不回去!”

    苏宇摇头,“我要跨过东裂谷,去猎杀强敌!”

    “你!”

    柳文彦恼怒道:“那边很危险!”

    “危险我才去!”

    苏宇很快从激动中平复心情,“老师,我要去!我实力不弱,说句不客气的,老师现在不是我对手,而且,我真手段齐出,对付一下弱山海还是没问题的!”

    “……”

    柳文彦呆滞,你都能对付山海了?

    苏宇笑道:“真的!”

    说罢,又道:“老师,我不再是那个弱小的家伙了,不再是那个只能在一旁喊着,我给功法,你们出手救救我老师的弱者了!”

    他想到了当日的事,咬牙道:“而且我会更强!一直强大下去!不再只会呐喊,求援,我会自己出手击杀那些敌人!”

    “老师,我迟早会掀翻一些混蛋,干掉一些混蛋,让一切都不同于现在的!”

    “老师,我不再是那个孩子了,不再是当年做了噩梦,还来找您求安慰的小屁孩了,我长大了,我也变强了!”

    柳文彦沉默了一阵,叹息一声,“怪我!”

    “不怪您!”

    苏宇摇头,“没有您,我没有现在,何况,您教了那么多学生都没事,我被牵扯进来,其实就一个原因……我太优秀了,优秀的让人嫉妒!”

    “……”

    无言以对,他么的,你小子说话还不忘夸自己一下,怎么这么自恋呢?

    “我明天履行承诺完了就走,老师,放心吧,我没吃过几次亏,这次也一样!”

    柳文彦叹息,点头,“你有你的路,那就走下去,真有事……来这边,你这小子,现在大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一直都没变,老师,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柳文彦笑了笑,点点头:“不说这些了,这次能相遇……我也心满意足了,你小子,修复兵器吧,别被人怀疑到了,这先锋营,也未必都是好人。”

    “知道了!”

    苏宇开始修复兵器,柳大伯打开了封锁,心中却是难掩平静。

    这是侄子的徒弟?

    都快成地兵师了!

    侄子怎么教出来的?

    而师徒俩,此刻却是都没再说话,苏宇铸兵,柳文彦默默看着。

    当年在南元,是他教导这小子,而今,世事变迁,物是人非了。

    在南元学府,教导了苏宇五年。

    眼睁睁地看着这小子,一步步腾飞起来,到如今,一眨眼,人家凌云了,想想都让人自卑。

    一声叹息,在心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