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353章 狼入虎口(万更求订阅)
    苏宇迅速跟着那人一起遁空而去。

    初次到诸天战场,反跟踪别人,别说,还有些小小的激动。

    刚激动着,苏宇掉头就跑!

    速度极快!

    不到三秒钟,空间波动,一道暗影浮现,来人幽幽笑道:“好警惕的小子,有点意思!”

    又过了一阵,之前离开的那位青年,带着面具出现,轻声道:“长老,人走了?”

    “走了!”

    之前突破空间的那人,轻笑道:“太过敏锐了,有点意思,上榜吧,黄榜360人,将他排在360名。”

    “是!”

    青年应了一声,又道:“他发现长老了?”

    “也许吧。”

    来人淡笑道:“铸兵师,有点意思,大明府铸兵师,大明府啊……好些年没什么动静了。”

    话落,探手一抓,带着青年迅速消失在原地。

    他们刚消失不久,一队铠甲战士突破虚空赶到,黑甲遮面,领头将领眼神冷厉,环顾一圈,冷哼一声。

    “一群渣滓!”

    身边,副将低沉道:“将军,猎天阁的人?”

    “猎天阁四榜部的,看样子是来探查崔浪实力的。”

    黑甲将领说了一句,冷冷道:“继续追!居然敢到东部活跃,杀光了他们!”

    “诺!”

    这一队战士,迅速消失,个个都是实力强悍之辈,山海境多人,领头两位将领更是日月境强者,专门追杀猎天阁成员。

    ……

    而此刻,已经遁逃的苏宇,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液。

    我擦!

    什么鬼?

    日月不值钱吗?

    怎么随便反跟踪一下,就出现一位日月境强者了,还好,还好我警惕,跑的快,好像后来又有强者追了过去,不然自己搞不好要栽了。

    之前的雄心壮志,要杀个痛快的想法,瞬间消失。

    我认怂!

    不张扬了!

    诸天战场太危险了,动不动就遇到日月境,他么没天理了。

    不是说,战场之上,日月极其少见的吗?

    我怎么一下子就遇到了!

    苏宇有些后怕,这在战场上,没几把刷子,还真没办法混啊。

    算了,我低调点。

    苏宇选择了低调,瞬间将白袍换成了青袍,低调点,白袍太风骚,青袍就低调多了。

    继续前行,很快,追上了自己的地龙兽。

    结果等到了一看,苏宇脸色异样,忍不住骂道:“地龙兽也偷?偷就偷好了,他么的,偷一条腿什么意思?没吃过地龙兽腿?”

    都什么人啊!

    眼前的地龙兽,居然少了一条腿,而且还帮着治了伤,地龙兽还活着,可他么三条腿的地龙兽,你用来当坐骑啊?

    苏宇骂归骂,心中警惕万分,什么鬼。

    自己才走片刻,地龙兽被人卸了腿,啥情况。

    不到诸天战场就算了,这一到,感觉处处都是危机啊。

    好危险!

    苏宇愈加低调了,选择了给自己加个斗篷,瞬间带着斗篷消失在原地,地龙兽不要了!

    你狠!

    谁干的好事,他不是太清楚,反正实力不弱,自己还是小心点。

    ……

    与此同时。

    距离苏宇几千米的地方,两人汇聚,一男一女,都很年轻,男子扛着一条巨大的地龙兽腿走了回来,笑道:“有吃的了,不知道哪个白痴将地龙兽丢在了野外,我卸了条腿回来,尝尝味道!”

    那女子冷着脸,瞥了一眼男子,淡漠道:“无聊!”

    “无聊?”

    青年男子笑呵呵道:“怎么就无聊了?我饿了,无主的地龙兽,我卸了条腿就无聊了?最近,东部战区有点乱,刚刚去那边,好像看到清恶军的人了,不知道是去追杀猎天阁的人去了,还是去追杀谁了。”

    “清恶军?”

    女子有些意外,“这么近?猎天阁的人?为了杀我们来的?”

    “那我不知道。”

    男子开始烧烤地龙兽大腿,一边烧烤一边道:“老吴……”

    “哼!”

    女子冷哼一声,男子不在意,继续低头烧烤道:“老吴,你说,是不是我跟着你,那些家伙不敢来杀你了?要不我撤离一点,你配合我一下,我感觉我最近要晋级了,你勾搭几个天才过来,给我杀杀看?”

    “黄腾!”

    女子不是别人,而是苏宇认识的吴琦,此刻面色冷漠,恼怒道:“你趁早离我远点,别老是跟着我,你很烦!”

    黄腾!

    男子长相很普通,没有想象中的霸道,而是看起来如同邻家哥哥,闻言笑道:“没跟着你,路上遇到了,好歹都是大夏府的,我担心你的安全,你可是上了猎天榜的人,顺路保护你一程。”

    “滚远点!”

    “女人啊,真够不客气的!”

    黄腾迅速烧烤着地龙兽大腿,加了一些作料,笑道:“我吃完就走,你自己悠着点,可能是猎天阁的人在附近,还有,近期最好不要出前线,魔族那边,有人在找你。”

    “我会怕他们?”

    吴琦冷笑道:“也好,多少几个人,提升一下榜单排名。”

    “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黄腾摇头,“始魔族都有人来了,打你还是很轻松的,真以为你是战神?”

    吴琦不理他,盘膝而坐。

    而黄腾,却是蹲在地上,前后脚岔开,像极了起跑的动作。

    吴琦也不在意,文明师和战者战斗方式是不同的。

    黄腾丢过去一块肉,吴琦没拒绝,也不管洗没洗,味道如何,咬了一口,平静道:“黄腾,你这两天一直跟着我,到底什么意思?别跟我说什么保护!”

    黄腾没接话,用脏兮兮的战袍擦了擦嘴,继续吃,边吃边道:“没什么意思,真的有人要杀你,早点回去吧,你当初杀的那个魔族,他哥找来了,已经放话了,遇到了你,必杀你!”

    吴琦笑了,笑的有些灿烂,雪白的牙齿露了出来,“我等他来杀我!我杀了他,必有天地奖励,若是能赠送我一枚天生神文,那才有意思!”

    “女人啊,我爹说过,就该在家奶孩子,非要上战场,你这女人嫁不出去!”

    “……”

    吴琦面色冷厉,狠狠扫了他一眼,“黄腾,你也只敢在我面前说这些!”

    “没啊!”

    黄腾吃的满嘴流油,笑道:“我在很多人面前说过,上次在镇魔军,我和张副将主说过一嘴,被她打了一顿,可我的意思,还是这意思。”

    镇魔军副将主,就是个女人。

    很彪悍的女人!

    吴琦不想搭理他,吃完了东西,起身就要走。

    黄腾迅速跟上,吴琦侧头,冷冷道:“你走不走?黄腾,你别没事找事!”

    说罢,冷哼一声,“我可不是白枫那废物,你再跟着我,我对你不客气!”

    “白枫还行,不算太废。”

    黄腾解释道:“他其实真的还可以,就是心思多,不全部都在武道上,应该专注一些,非要搞什么研究,耽误了进步,不然你应该不如他。”

    吴琦没再理他,迅速破空而去。

    黄腾见状,摇头道:“我认真的,真有人要杀你,那家伙可是魔族强者,凌云九重了,你不是对手的,女人啊,非要犟!”

    话落,再次跟了上去。

    ……

    此时此刻,整个东部战区,一位位天才分布在四面八方。

    前线战斗爆发!

    那一定会有一些人潜入,有人为了击杀潜入者,有人为了越过前线,进入前线战区,和敌方天才碰撞。

    而苏宇,错过了和黄腾他们相遇的机会。

    当然,就算遇到了,他也不会和他们一起行动,黄腾,那个揍了自己师父三次的家伙,他可是答应过白枫,迟早要找他麻烦的。

    苏宇没有了坐骑,速度也不慢,此刻也愈加警惕了。

    很危险!

    但是很刺激!

    就是这种感觉,危机感,处处都是危机,四处都是危机,这就和当初做梦一样,反正他么到处都是危险,感觉跑到哪都是危险。

    现在,这种感觉又回来了!

    “劫”字神文在跳跃,“静”字神文也在跳动,帮助苏宇静心凝神,减少他人的危机感。

    初次走出东离城,苏宇觉得,自己好像加入了一场猎杀游戏,很好玩的样子。

    前线大战,一些人好像潜伏了进来。

    此刻,他们好像也在寻找猎物。

    真刺激!

    诸天战场天天都这么刺激的吗?

    苏宇不知,很多年都没有这样过了,而先锋营大战,虽然激烈,可如同今年一般,大战不断的情况,也就五十多年前有过,最近五十年很少见了。

    苏宇身影若隐若现,在虚空中不断起伏,下方,有一些秃鹫也在往前线赶,还有一些独行者,可能也在寻找猎物,寻找机会。

    杀戮,才是诸天战场的主题。

    感应玉被提升到了最高点,苏宇,也全神贯注,精神紧绷。

    远处,好像爆发了战斗。

    苏宇感应了一下,迅速朝那边赶去。

    不到一分钟,他赶到了地方,刚要隐身观战,就见一人拖着一具尸体迅速消失,赢的好像是人族,被杀的是一头大妖。

    消失的那人,头也不回,喝道:“大金府金必跃,同族勿扰!”

    话落,人已彻底消失。

    “是他?”

    苏宇倒是知道这个人,大金府的天才强者,也在黄榜之上,好像排名还算靠前,不比大夏府的吴琦差。

    稍微感应了一下,暗暗咋舌,好像是一位凌云七重被杀了。

    卧槽!

    谁跟我说,在诸天战场,腾空也可以活的很滋润的,看看,我才来多久,我杀了一个凌云,这家伙杀了一个凌云,这眨眼间都死了俩凌云了,还腾空也能很滋润。

    正想着,苏宇眼神一动,瞬间消失在原地,噗嗤一声,原地虚空炸裂,一道箭矢炸开。

    远处,一道人影一闪而逝。

    “艹!”

    苏宇迅速破空而去,行啊,敢偷袭我!

    他速度极快!

    对方速度更快,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等他们追逐了一阵,纷纷消失,原地又有一些人到来,有人探查了一下,笑呵呵道:“好像是破玄箭,大元府那家伙是在试探新人?有新人入场了?”

    “大概是吧,最近哪个大府新人到了?元世豪那家伙精神有点问题,为了这茬,不是第一次被人打了,希望这次的新人有用点,抓到了,砍他一顿!”

    “未必打的过他,元世豪是有病,关键实力真不差。”

    ……

    他们议论着,而苏宇,追逐了一阵,前方,一位年轻男子停下了脚步,眼中满是疯狂,看了一眼苏宇,笑的有些肆无忌惮。

    “速度真慢!”

    “你不行!”

    “大明府崔浪?铸兵的还是去铸兵,猎杀活动,我们的事,弱者没资格参与进来!”

    “有病!”苏宇骂了一声,卧槽,居然还是人族。

    不过之前那一箭,快倒是快,杀伤力一般。

    可能是试探用的。

    “我有病你也知道?”

    青年笑的牙齿露出,满是森寒,“崔浪,你太弱了,赶紧滚,不然,我就要用你钓一些家伙了!”

    “你?”

    苏宇笑了笑,观察了一阵,过了一会才道:“你跟我来,这里人多,好多家伙在暗中藏着,不好钓鱼,来,我带你去个人少的地方钓鱼!”

    话落,苏宇身影闪烁,没一会,消失在了此地。

    那元世豪嘿嘿笑了一声,也迅速跟着消失。

    ……

    几分钟之后,苏宇前面是一座山,苏宇也停下了脚步,瞬间隐入虚空消失不见。

    一眨眼的功夫,元世豪出现。

    四处张望了一下,眼神微动,手中出现一副长弓,拉开长弓,对着刚刚苏宇消失的方向,噗嗤一箭破空射出!

    砰地一声!

    虚空炸开,与此同时,元世豪头顶上出现一柄巨大的锤子。

    元世豪元气爆发,轰隆一声炸裂了那锤子!

    结果,眨眼间,四面八方,数十柄锤子出现!

    轰隆隆!

    炸裂声不断,那些锤子疯狂击打,与此同时,震荡不断,锤子叠加,一次两次三次……一直叠加到了18次!

    轰隆一声巨响,元世豪的意志力防御被突破!

    砰!

    脑袋一阵晕眩,心中暗惊,还没来得及多想,一股强悍无比的火焰燃烧,噗嗤一声,衣服全部被焚烧,连身上的毛发都瞬间消失!

    成了个光蛋!

    下一刻,一只拳头出现,砰地一声,将元世豪的脸颊打扁,鼻子塌陷,血液横流。

    苏宇现身,观察了一下四周,冷笑一声,“小子,你浪爷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还在玩蛋!若不是在人族范围之内,若不是第一箭不是下杀手,你已经死了!”

    话落,苏宇消失。

    而元世豪,过了一两秒钟,这才清醒,揉了揉鼻子,满手都是血液,也不在意,嘿嘿笑道:“有点意思,崔浪,记住你了!”

    ……

    “神经病!”

    离开的苏宇骂了一声,那家伙就是个神经病,苏宇感受到了。

    那是大元府的元世豪?

    看到的资料,有些记载。

    就是个病人!

    为了这事,被军方抓住了几次,念在他没心思杀人,这才没砍了他,不过先锋营那家伙都进去过两次,腾空一次,凌云一次,每次都是杀了人,再回来,再犯错,再进去。

    看样子,又想进去了。

    是的,可能是想进去了,因为在先锋营中,大战最多,杀戮最多,有些神经病,经常会犯错,自己进去,然后名正言顺地杀人。

    苏宇摸了摸下巴,要不我也进去?

    算了!

    我进去了,人太多,也不好发挥实力。

    这元世豪实力倒是不错,不过刚刚未必发挥了全部实力,就和苏宇一样,大家都压着一点,不然,未必能那么轻松击溃他。

    “18震锤人倒是效果不错,不过也只能如此了,还是赵老师牛,100多震,一锤子下去,山海也得晕!”

    此刻,苏宇想到了老赵。

    赵立现在进入了山海,有了那强悍的地兵,配合上强悍的意志力,以及扩神锤修炼到了极致,苏宇觉得,寻常的山海五六重,都有可能被他一锤子锤晕!

    至于自己,差的还远。

    扩神诀修炼的不到家,不然,一锤子下去,什么元世豪,王世豪都得完蛋。

    “没兴趣陪你们玩!”

    苏宇嘀咕一声,在人族的地盘上,他都不太敢暴露实力,去前线!

    这边是腹地,没啥意思。

    这一次,不杀几个人不舒服,杀几个天才最好,不为了奖励,就为了战斗释放自己,压抑久了,他都觉得,自己真的弱小无比了。

    苏宇不再逗留,也没心思再观赏那美丽的星光了。

    这要是在人境防线之外,之前元世豪这边,他能活活打死他,在境内就算了,免得被无敌无意中探查到了。

    有些人,就是缺少社会毒打!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陪你玩的!

    苏宇加速,一路向前,先锋营就在前面,也许可以看到柳老师,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当然,他不会参与先锋营之战的,那边可能有无敌盯着。

    而且,先锋营现在还有几个对头在。

    一个周明仁,一个郑玉明,一个马阁老,都是大夏府单神文一系,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有没有找茬,周明仁好像公审第二天就走了,现在应该也早就到了先锋营了。

    ……

    苏宇加速朝前线跑。

    同一时间。

    一座巨大的山谷之中,先锋营正在此地大战。

    无数妖族袭来!

    空中,几头巨龙盘旋,此时此刻,这里聚集了很多强者。

    杀戮不断!

    不断有人和妖陨落,喋血山谷。

    那盘旋的巨龙,其中一头金龙巨大的眼眸俯视下方,冷冷道:“交出龙族被俘子弟,否则,龙族不会善罢甘休……”

    砰!

    刚说完,一杆长枪出现,一枪捅穿了它的腹部,金色血液滴落,一位黑甲强者冷哼一声。

    “长虫,废话真多!你是来唠嗑的?”

    话落,长枪之上,日月轮转,五轮半月浮现,眨眼间杀的那金龙不断倒飞,吼叫声响彻天地。

    空中,瞬间爆发了日月大战。

    地面上,柳文彦在自己大伯的保护下,四处乱跑,袍服被他扎在腰间,身影在地面上闪烁,不时一个打滚,避开了一些人的攻击。

    柳文彦呵呵笑着,没有了平日里的儒雅,若是苏宇看到了,恐怕也得说人设崩塌。

    此刻的柳文彦,和那些秃鹫行动方式有些类似。

    地下,一条巨大的尾巴忽然浮现,一尾巴扫向他,柳文彦低吼一声,手中斧头瞬间浮现,噗嗤一声,将尾巴斩断!

    下一刻,一枚神文被他打入地下!

    轰隆一声巨响!

    坚硬的土地直接被炸的四分五裂,一头巨大的蟒蛇,此刻尾巴断裂,脑袋也被炸的不知道飞到了哪去。

    柳文彦刚想离去,残破的蟒蛇肚子中,忽然瞬间飞出上千噬魂虫,个头都很小,瞬间朝他覆盖而去。

    “噬魂虫?”

    为了杀我,还真是不择手段,这些噬魂虫实力不强,个头很小,然而,纷纷喷出了唾沫,隔着老远,就觉得意志力被腐蚀到了。

    周围,几位文明师,纷纷露出痛苦之色。

    “腐蚀我?”

    柳文彦陡然一拳打出,也带着黑光,强烈的腐蚀之力爆发,噬魂诀!

    噗呲呲!

    腐蚀之力对腐蚀之力,一眨眼,对面上百只噬魂虫直接被腐蚀成了灰烬,剩下的刚要继续喷吐沫,金色火焰浮现,沸腾,嗡地一声,覆盖了所有的噬魂虫,那些噬魂虫,一瞬间纷纷被化为灰烬。

    “切!”

    柳文彦鄙夷一哼,抬头看了一眼,喊道:“大伯,回来!”

    空中,一位白发老人,一拳击退一位强者,迅速朝柳文彦飞来,动作极其敏捷,落地,抓住柳文彦,不断跳跃,眨眼间离开了原地。

    刚离开不久,那地方有两位日月交战,将原地打爆。

    被抓着离开的柳文彦,哼了一声,看了一眼交战中的日月,笑眯眯道:“老周,再往我这打,我对你不客气了!”

    周明仁没理他。

    柳文彦的大伯,昔年也是日月强者,只是如今跌落到了山海八重,见状微微皱眉,传音道:“别管他,他不敌对方,未必是故意的。”

    “没管他。”

    柳文彦四处看了看,吐了口气道:“这战斗越来越激烈了,白枫那小子幸好走了,再不走,在这鬼地方活不了多久。”

    “你也可以走,你已经免罪了。”

    柳大伯说了一句,柳文彦摇头,传音道:“不行,后方是安全,可没办法激活我的神文,不断战斗,才能让我的神文不断被激活。”

    说罢,传音道:“大伯,遇到了危险就跑,你不是先锋营的人,跑了也没事,不算违背军令。”

    柳大伯没说话,跑?

    柳家都没了,还跑什么。

    嫡系,就他和柳文彦了。

    昔年的日月,而今重伤在身,只是山海,时间越长,战力越弱,还有什么好跑的,再给侄子护道最后一段时日,起码等侄子的神文全部激活了。

    柳文彦也没再说什么,迅速冲入了一处战区,那边都是腾空凌云居多,柳大伯并未参战,警惕万分,小心翼翼,防范着暗中的袭击。

    四面八方都在大战!

    先锋营这几个月,大战七八次了,每次都有大量的人员折损,原本七八千人规模的先锋营,几次大战下来,而今只剩下5000人左右了。

    伴随着大量的杀戮,远处,忽然一头巨大的猛虎头顶上方,浮现一道小小的云朵。

    而就在这一刻,双方日月纷纷爆发全力,轰隆声响彻天地。

    四面八方,人族的强者,纷纷朝那头猛虎杀去!

    那猛虎此刻也是大惊,那云朵出现的太快,眨眼间,进入它肉身,大量天元气爆发,它的肉身瞬间被强化了一大截,可这一刻,它却是有些动弹不得。

    就在它有些疯狂的瞬间,噗嗤一声,一柄长刀扎穿了它的脑袋。

    “白痴!”

    一位人族强者,脸上满是疤痕,冷笑一声,瞬间消失在原地。

    在这地方迎接天地奖励,那就是靶子!

    这猛虎,之前大概杀了不少人,杀戮太多,血腥气浓郁无比,这才有奖励降临,可惜,这地方真的不适合遇到这种好事。

    那是靶子,也是催命符。

    肉身都没强化完毕,就陨落在了此地。

    杀戮还在继续,众人也是见怪不怪了,先锋营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运气好的可以得到奖励,实力强化,运气差的,自然是当场身死。

    又鏖战片刻,一道道鼓声传来!

    空中,几头巨龙迅速抛下对手,飞跃山岭,开始撤离。

    而地下,那些妖族强者,也是各显神通,眨眼间,纷纷撤离战场,大战告一段落,这样的杀戮,最近经常有,今日只能算是小战一场。

    而地下,尸体密布。

    有妖族的,也有人族的。

    很多妖族和人族,精血早就被吸空了,有些妖族和人族,杀人的同时,也会直接抽空对方的精血。

    “撤!”

    空中,之前鏖战金龙的日月也大喝一声,不追击。

    这种大战,都只是试探性的,追击没必要。

    一位位先锋营强者迅速撤离,很快,一队督查军下场,开始清扫战场,收集战利品,记录军功,井井有条。

    不远处,一些秃鹫看到督察军下场,有些遗憾,也纷纷撤离。

    这就是战场的常态。

    若是鏖战下去,双方无力收拾战场,这些秃鹫就会来清场。

    柳文彦也再次击杀了一位凌云三重强者,喜笑颜开,一边跟着大伯撤离,一边传音道:“实力有些提升,不过……再杀下去,我怕下次我会迎来天地奖励,麻烦不小。”

    柳大伯传音道:“不行的话,我带你单独出去一趟,找个地方,杀一些妖族,先消化了奖励,再回来。”

    “再看吧。”

    此刻的柳文彦,已经是腾空九重,不过速度太慢了。

    他觉得太慢了!

    就这实力,还怎么报仇?

    虽然一年左右,他从刚入腾空到腾空九重,快的惊人,可他不满足,山海九重都不够!

    凌云应该快了,就最近的事。

    可凌云九重,也许也得一年了。

    三年内可以踏入山海境,他有把握的,然而,三年时间太长,他没这个时间。

    柳文彦心中想着事,前方,有强者怒喝道:“找死吗?此地是战区,先锋营所在,给我停下,敢擅闯,斩了你!”

    远处,一道身影浮现,苏宇心中一惊,差点闯入了战区,这很危险的。

    他在远方战区外停下,朝大峡谷方向看了一眼,遍地的尸体。

    越过这个大峡谷,就是人族防区之外了。

    这峡谷,叫东裂谷,范围很大,蔓延数百里。

    苏宇没管那空中呵斥的日月,自己又没进入战区,他找人呢,四处张望了一下,没看到柳文彦,有些意外,老师难道……不会吧?

    下一刻,隐约间看到一人,觉得稍微有些熟悉。

    定睛看去!

    我去!

    老师?

    他差点没认出来!

    开什么玩笑,我老师,是这样的?

    文明师的袍服,被他扎在腰间,露出了两条毛大腿,这是柳文彦?

    胡子拉碴的,白胡子都成灰胡子了。

    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这是柳文彦?

    别闹!

    我的老师不可能这么挫!

    这要是被吴月华她们看到了,还会追着老师不放?

    一脚踢飞差不多!

    艹!

    毫无形象啊,形象崩塌了!

    苏宇心中那是天雷滚滚,五雷轰顶,就眼前这家伙,说是杀猪的,没人怀疑,手中还拿着柄小斧子,光着大毛腿,衣服上还有不少血迹。

    这是老师?

    我不信!

    我认错人了!

    ……

    远处,柳文彦也朝那边看了一眼,没太在意。

    新来的?

    不是先锋营的人,胆子不小,在战场上横冲直撞的,小心被人误杀了。

    愣头青一个!

    不太像秃鹫,难道是准备越过东裂谷,去防区之外杀戮?

    他没管苏宇,当然,隐约间觉得有些亲切,和当日洪谭他们一样,不过也没多想,隔着老远的,他看到了对方,但是不认识,没见过,可能是看着有些面善导致的亲切感。

    他没在意,苏宇却是心中激动。

    不过看到有将领朝自己这边飞来,迅速道:“马上走,路过,别误会,我是玄阶巅峰铸兵师,来收集材料的!”

    那飞来的将领,扫了他一眼,很快,拿出一枚玉符查看了一下,喝道:“崔浪,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走远点,另外,前方是东裂谷,越过前方就是人族防区之外!”

    而就在此刻,空中,那黑甲日月,忽然道:“大明府崔浪?居然跑这了!腿倒是够快!挺好,就你了,给我修理一下我的战兵!”

    说着,就要朝苏宇抓来。

    苏宇掉头就跑,速度极快,边跑边道:“我不铸兵,还有事……”

    “你被征调了!”

    “我是大明府的,不受征调!”

    那黑甲将军笑了一声,“你再跑?再跑,就是贻误战机,速度快点,过来,随我来先锋营一趟,帮我们修理一下战兵,给钱!”

    “不干!”

    苏宇拒绝,不是不愿意出力,而是担心被这家伙禁锢在了先锋营,他听人说过,先锋营这边,态度蛮横,将领经常干扣人的事,扣一天算一天。

    等到上面发令呵斥,他们才会送人走。

    我他么闲着没事干,跑来这干嘛。

    跑路!

    那黑甲将领也不管他,喝道:“来人,截住他!准地兵师,大爷的,营中上一个地兵师被人偷袭砍了,好久都没人修战兵了,上面至今没找到下一个地兵师,不想自己武器下次大战报废,就给我抓住他!先修好了兵器再说!”

    此话一出,十多位山海迅速朝苏宇飞去。

    抓人!

    至于违法……管他呢,先抓来了修理兵器再说,至于事后被问责,都到了这边了,大不了多服刑几个月几年好了,总比武器崩溃被杀强。

    而下方的柳文彦,莫名地同情了一下这家伙。

    准地兵师!

    倒也算个人物了,可惜,你来了这,这地方,现在大家眼睛都是红的,兵器都要爆了,迟迟没有地兵师愿意前来,你来了正好!

    就你了!

    别说,他也小小地激动了一下,我的兵器也快爆了,大伯的也是,抓来最好!

    他在下方也喊的起劲,“别给他跑了!抓来,修他个三个月兵器,有罪大家一起担!”

    “抓住他!”

    “快点,快抓!”

    “左边,艹,真蠢,我来!”

    “别挡路,抓住这小子,小子,给我修理一下兵器,老子给你一万功勋!”

    “……”

    一位位强者迅速朝苏宇飞去,抓住这准地兵师,送上门的地兵师,运气太好了,一不做二不休,要不干脆打折了腿,在先锋营多休养几个月?

    至于违法了,犯罪了,我们都是罪人,怕啥!

    ……

    遁逃的苏宇欲哭无泪!

    卧槽!

    我要去东裂谷对面杀人,我不要留在这给人铸兵,我去,救命啊!

    早知道我不来了,我只是想看看柳老师,现在人看到了,我要走了。

    还有,柳老师不是个人!

    疯了吧!

    你居然让人抓我,声音还很大,我都听到了!

    眼看着四面八方都是人,一位位山海呈现,苏宇心态崩了,急忙举手投降,喊道:“我认输,我只负责修理兵器,而且三天内必须让我走,不然我一件兵器不修!”

    那日月黑甲想了想,点头,笑道:“好,就三天!但是你给我修好了,修好了,我重重有赏,你要是敷衍,我就治你贻误战机之罪,你一辈子待在先锋营吧!”

    他也乐呵!

    很好!

    运气真不错,刚刚大战,他地兵受损,还想着催促大本营,赶快派个地兵师过来,可大本营那边也得和地兵师协商,一般人都不愿意来先锋营的。

    现在好了,送上门的修理匠。

    先抓回去再说,看看成色,之后和大本营商量一下,能否征调这家伙入先锋营。

    至于主动……那是不可能的。

    哪个地兵师疯了,跑来先锋营常驻。

    上一个常驻的,被人袭杀了,他到现在都后悔呢。

    死了一位日月还好,关键是日月境的地兵师,现在大本营的铸兵师没少讨伐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