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349章 父子再相逢(求订阅月票)
    东离城中,人声鼎沸。

    其他人入城就各自离开了,大宋府那位凌云,却是一直陪同着苏宇,极其热情道:“崔大师,你要住哪?我大宋府在东离城有几栋小院,环境还不错,要不崔大师先去歇个脚?”

    苏宇轻笑道:“将军别客气,这次来,我未必有时间帮人铸兵,我去大明府驻此地楼阁休息就行。”

    凌云将领有些遗憾,只好道:“那我送崔大师过去,大师上次来,也有一些年了,现在东离城变化不小,大师未必能找到地方。”

    “那就劳烦将军了!”

    苏宇笑了笑,也不拒绝,很快,地龙兽车在街道上穿行。

    两侧,经常会看到一些招牌楼阁。

    “大周府使馆”、“大齐府使馆”、“大夏府使馆”……

    36府,在东离城都有使馆,专门用于接待各大府的一些独行者。

    一路前行,很快,一座巨大的阁楼呈现在他们眼前。

    大明府使馆!

    很庞大,很辉煌,门前,两条金龙石雕盘旋,那是朱天道的坐骑雕刻。

    其他使馆,都各有特色。

    而大明府使馆,那不是有特色,那是看起来就是土豪,金碧辉煌,占据了极大的地盘,四周都是林荫大道,门户比其他使馆感觉大了一倍!

    和大明府使馆比起来,前不久刚路过的大秦府使馆……简直就是穷光蛋,一个富人区,一个贫民区。

    大秦府使馆外站了两位兵士,而大明府使馆外,足足有8位!

    排面截然不同!

    不知道的,还以为大明府才是人境最强大府。

    此刻,连送苏宇来的那位大宋府凌云都忍不住道:“大明府还真是……我前几天才来,他们又扩张了使馆,又没几个人来,扩张这么大不要钱吗?”

    大明府来人还真不算多,宅男宅女比较多,人境不香吗?

    战者来就行了!

    而战者,一般情况下,都会加入军方,其实独行者也不多。

    反过来,大夏府这些大府,时不时地会来人,结果人家的地盘很小。

    苏宇笑了起来,倒是不意外,只是好奇道:“东离城地价很高?”

    “当然,寸土寸金!”

    凌云强者解释道:“这里靠近大本营,又不是驻军地,但是无敌辐射范围在这,在诸天战场又安全又自由,一些常驻诸天战场的强者,都想在此地有个落脚地,地价高的吓人,一座300平的小院,没有3000功勋买不到。”

    10点功勋一平!

    贵不贵?

    超级贵!

    3000点功勋,在战场上,杀三个凌云初期,可以奖励3000点功勋,这注定了一个小院,得一位凌云去拼命杀人才能买得起。

    否则,想在这安家,没戏。

    苏宇也是暗暗咋舌,这大明府使馆,占地有数万平了吧?

    最少也有这样!

    这他么得几十万功勋点啊!

    就为了建一个使馆,光是地价就几十万功勋,其他杂七杂八地加在一起,不得百万功勋了?

    财大气粗啊!

    难怪朱天道谈钱的时候都是一脸大气,不差钱,随便用,哪像夏侯爷,花钱的时候,那嘴脸,恨不得一个功勋点扣成两半花!

    兽车刚停下,门口,那金甲战士就有人走上前道:“敢问哪位大人来了?需要通报馆主吗?”

    苏宇笑呵呵道:“我是崔浪,现在馆主还是刘师兄吗?”

    一听崔浪这个名字,那兵士先是有些疑惑,接着,很快道:“是晋级玄阶巅峰铸兵师的崔大师?”

    那大宋府将领吃味道:“崔大师前些天刚铸兵72道金纹,你们消息过时了!”

    现在这边的消息,大概还是苏宇在大夏府的时候的消息。

    过时了!

    不用苏宇出声,下一刻,巨大的大门洞开,一位胖墩墩的中年走了出来,笑哈哈道:“是崔师弟来了?师弟大名,已经传遍了人境了!”

    那胖墩墩的中年,笑的牙齿都快露出来了,哈哈笑道:“师弟,几年不见,简直让为兄震撼啊!”

    山海境强者!

    不过师弟喊的亲热。

    苏宇也跳下了车,笑道:“刘师兄,还是你当馆主呢?我记得五年前我来的时候,你就说下一次我来,送我一位神女,这次得兑现承诺了!”

    “哈哈哈……师弟,咳咳……那个……开玩笑,开玩笑,别当真,你师兄我若是有这能耐,还在这干馆主?”

    大胖子姓刘,来自大明文明学府。

    不过毕业很多年了,在这驻扎,也是使馆的馆主,初入山海不久,当然,那是五年前,现在不知道情况。

    准备来诸天战场之前,苏宇也曾和崔浪问过这边的情况。

    这刘馆主,和他还算有些交情,当然,交情一般,毕竟当初崔浪只是腾空境,不过借着是日月徒弟的身份,倒也能和对方搭上话。

    那是当年!

    而今,崔浪进入凌云,还是准地兵师,这刘馆主也收到了消息,这下子客气的不行,笑哈哈道:“师弟,你来提前说一声啊,我让人去接你,哪用外人来送的……”

    “师兄,别这么说话!”

    苏宇也笑容灿烂,转头朝那大宋府凌云道:“将军辛苦了,这几日我不会离开大明使馆,若是将军需要铸兵,可以找我,带好材料,地阶的难,玄阶的小问题,我可以帮将军铸一柄玄兵!”

    这大宋府的凌云,瞬间大喜,急忙道:“那多谢崔大师了,大师回头若是要去大本营,随时招呼我!”

    寒暄了几句,他也不再多说,很快离去。

    等他走了,刘馆主笑道:“师弟,你这手笔太大了,铸兵,铸一柄玄阶兵器,手续费,少则百点功勋,多则数千点,他送你一趟而已……”

    苏宇不以为意,一脸的不在意,笑道:“没事,小事而已!铸玄兵,对我而言,现在也就随便砸几锤子的事。”

    此话一出,那刘馆主瞬间竖起了大拇指!

    “师弟现在真的不一样了,以后还得仰仗师弟才行。”

    “别!”

    苏宇懒洋洋道:“师兄和我就别来这套了,这些年下来,你在这吃的满嘴流油,看看,都肥了多少了,小心我去找府主举报你。”

    “别啊!”

    大胖子笑哈哈道:“我也没吃多少,府主拨款,我也没贪污一分,你看,都花在使馆建设上了!哪家的使馆,有咱们大明府的使馆辉煌!”

    苏宇点头,一边往里走,一边笑道:“明白,懂!地方这么大,环境这么好,后门开个门,对外出租几栋楼,一年也有几万功勋收了,还用贪污的?”

    “……”

    大胖子尴尬,讪笑一声,传音道:“师弟,别啊,我又没贪府里的钱,是吧?空着也是空着,咱们大明府使馆有独栋宅院36栋,耗资近百万功勋,我是真一分钱没拿,谁都没我干净。租出去的12套,一年收入一万二千点功勋,我还得维护,还有发工资,还得招待宾客,其实真剩下不了多少,一年有个两三千点落下就不错了。”

    苏宇笑道:“别传音了,又不是没人知道,府主都知道,没说而已,还夸你生财有道,没人住就租出去好了,这事我还是听我师父说的,上次我来,我都没发现。”

    “嘿嘿……”

    刘馆主笑了起来,没事就好。

    至于是不是一年只有几千点功勋……这个不好说,反正苏宇知道,肯定缩水了,这个他懒得管,一边走一边道:“师兄,得给我安排个好地方,最近没什么人来住吧?”

    “没,现在除了租出去的那些,使馆内,现在除了我,就一些干活打杂的,另外,还有一位前几天来办公务的山海,战争学府那边的一位阁老,你要见见吗?”

    “不用了!”

    苏宇笑呵呵道:“人家办公务,我就不打扰了!对了,听说洪文殿下来了,人呢?”

    “在天道军驻地巡查呢,过几天过来。”

    两人寒暄着,聊的很热情。

    大明府使馆真的很大,而且在诸天战场上,居然有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还有喷泉,还有绿地,他么的,奢侈的不行!

    难怪这地方租出去,一栋楼,一年上千功勋点都有人乐意,而且还供不应求,若不是这刘馆主只愿意租出去12栋,36栋都租出去也没问题。

    真会投资!

    大夏府那些大府,就没这脑子,投资个百万功勋,其实二三十年也就回本了。

    对修者而言,二三十年不算长,回本不说,地盘还是你的,东西也是你的。

    两人聊了一阵,刘馆主笑道:“师弟,今晚给你接风洗尘,难得来一次……”

    “不了,太累了。”

    苏宇摇头道:“先休息休息,恢复一下,然后见一些客人,我这次来,还是为了晋级地兵师来的,另外,想给自己的文兵铸造,弄点好材料,看到赵立老师的兵器……羡慕的我眼红,天兵雏形啊!还有,师兄,帮我打听一下天铸王大人的行踪,我看看要不要去拜访一下,不知道天铸王大人有没有时间见我。”

    “行,都是小事!”

    刘馆主笑道:“至于客人……师弟,要不要我帮你拦一下?都是一些穷鬼,哪有什么钱。”

    “别,我问问看,有没有我需要的材料。”

    苏宇笑道:“别看那些大府穷,可要说宝物,不见得少,毕竟征战多。”

    “是这个理。”

    刘馆主不断点头,明明是山海境强者,可此刻,那是丝毫没有任何架子,别闹,人家崔浪,现在当红炸子鸡,一旦真晋级地阶,他可没资格在人家面前张扬。

    说到这,刘馆主又道:“大明府这边,天道军和铁骑卫可能也会来人,自己人,不太好拒绝,要不我帮你解决?”

    “没事,自家人,真来了再说。”

    “那行,师弟早点休息……”

    他带着苏宇进入了一个大院,三层楼,四周都是花草,楼前还有个小湖,环境优美,一边送他进门,一边笑眯眯道:“师弟,神女没有,不过……师兄待会给你找几个其他小族的如何?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苏宇蔑笑道:“算了,小族的……我可对这些庸脂俗粉没兴趣!”

    “那是,也就神魔仙……咳咳,神魔几族的女天才,才能配得上师弟了。”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暗骂。

    艹!

    前几年你来,可没说庸脂俗粉,现在倒是抖起来了。

    这小子,运气真不错。

    居然快晋级地兵师了!

    要不然,哪用自己这么阿谀奉承的,哎,还是有一技之长吃香啊。

    两人寒暄了一阵,苏宇进了院子,刘馆主退去。

    进门,苏宇不由摇头,还以为在诸天战场要吃苦呢,结果倒好,这鬼地方,比大夏府那边的待客小别墅都住的要舒服,环境更优美。

    刘馆主干别的不行,起码这使馆,被他经营的挺好,就是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奢华。

    “那镇魔军陈龙,应该还会再来吧?”

    苏宇不太确定,当时他想接下来,可惜啊,不好接,那么简单就接下了他的话,那自己这准地兵师也太不值钱了。

    “陈龙这边接触下来,能有机会和我爹碰到吗?”

    苏宇不清楚情况,自己老爹现在撑死了腾空境,那陈龙是山海境,双方可能都不认识,哪怕去了镇魔军,也未必有机会见到自己老爹。

    太遗憾了!

    希望能有机会见到老爹,一年多了,他真有些想念了。

    ……

    就在苏宇安定下来的同时。

    大夏府使馆。

    大夏府这边,可比不上大明府,地方不大,破楼小院几座,反正大夏府的人也不在意,有个地方落脚就行。

    苏龙在这,有一个独栋小院,地方也不大,百来平米。

    如今,是苏龙专属的小院,也是因为他身份特殊,否则,山海也难在这有个专属的独栋小院。

    小院中,门被推开,陈龙进门就笑哈哈道:“大哥,烧菜呢?今晚吃什么?”

    “吃个屁!”

    苏龙从院落边的厨房中探出脑袋,皱眉道:“你没事忙?怎么隔三差五地往大本营这边跑?”

    “谁没事了?”

    陈龙咧嘴笑道:“我这次来,可不是来玩的,是大秦王陛下为我授勋!嘿嘿,大哥,我有面子吧?这次回去,顺利的话,我可能要接掌第二军了!”

    他是镇魔军第二军的副将,最近功勋累积,很有希望接掌第二军。

    镇魔军如今正在调整,下辖5个军团,一军团10万人,总共50万人。

    镇魔军之前只是第二序列军团,千夫长腾空境,万府长凌云境,军团长山海境,他陈龙也是山海,如今军团调整的话,接掌第二军希望还是很大的。

    到时候,也算是一军主将了。

    “大秦王……”

    苏龙也是一脸惊讶道:“你,大秦王给你授功?”

    “真的!”

    陈龙欢喜道:“大哥,我好歹也是山海境,立功多,大秦王授功咋了?”

    苏龙不吭声了,缩头回去继续炒菜。

    有些吃味!

    大爷的,昔年的小弟现在要当军团长了,还见到了大秦王,亲自给他授功,自己倒好,在这干厨师。

    早知道这鸟样,还不如回家给儿子当厨师。

    给儿子当了十几年的厨师,现在来了战场,还是当厨师的命,苏龙叹息,有些抑郁。

    陈龙知道他的心结,笑道:“大哥,别吃醋了,我当个第二军军团长,给你个副将当当……”

    “滚!”

    苏龙骂道:“我不吃嗟来之食!”

    说着,再次探头,不确定道:“你能册封副将?”

    “……”

    陈龙讪讪,干笑道:“大哥,开个玩笑,别当真,就算行,你这边我也没办法弄啊。”

    “滚,滚远点!”

    苏龙不耐烦地赶人,我艹,你不能,你还说话骗我?

    这小兔崽子,现在不干人事,不知道我很烦吗?

    骂了一阵,又道:“最近有我家那小崽子的消息吗?”

    “还真没,上次和单雄比武结束,他就一直在闭关了,我那大侄儿看样子受伤不轻。”

    “你会说话吗?”

    苏龙恼火道:“什么叫受伤不轻,肯定没啥事,只是闭关突破!”

    “是是是,大哥说的对!”

    陈龙不断点头,很快笑道:“大哥,别说,这次大明府来了个年轻人,叫什么崔浪,我听人说是大明府牛府长的记名弟子,我那侄儿不就在大明府文明学府吗?也许他们还认识。”

    “大明府的?”

    苏龙眼神一亮,不再管炒的菜了,急忙跑了出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急忙道:“人在哪?我能见见吗?他认识我儿子?”

    “大哥,只是可能,我刚从馆主那边拿了资料,一起来研究研究,对方可不是小人物,准地兵师,大人物了,我不当上军团长,都没法跟人家比地位,不研究一下,直接找上门,人家都不一定会搭理我。”

    “大人物?不是说年轻人吗?”

    “三十多岁,还算年轻。”

    “我家那崽子,到了三十多岁,肯定不比他差!”

    陈龙笑哈哈道:“那当然,其实现在也不比他差,我那侄儿不是荣誉阁老吗?论地位,不比他差丝毫,当然,实力没人家强,人家进入凌云境了。”

    苏龙吃味道:“我儿子也快了!”

    “是是是!”

    快个头!

    才进入腾空没多久呢,当然,实力真不弱,大概有凌云中期的实力了。

    陈龙心中腹诽一声,很快笑道:“大哥,炒菜了,菜都焦了!咱哥俩边吃边聊,顺便看看这家伙的资料,明天或者就今晚去大明府使馆拜访一下。”

    “我也能去?”

    “为什么不能?”

    陈龙不以为然道:“又没出城,没事的!你又不是囚徒,就是为了你的安全,才让你别乱跑,去大明府使馆问题不大,也许还能借机会套套近乎,就怕他和我那侄儿有仇,那就麻烦了。”

    “我家小子从来不和人结仇!”

    苏龙说的斩钉截铁!

    别胡说!

    我儿子不和人结仇,就算结仇……一般也是有仇报仇了,这崔浪能来诸天战场,活的好好的,大概率和自己儿子没仇的。

    陈龙哈哈大笑,等苏龙炒好了菜,哥俩一边吃着,一边研究资料。

    看了一阵,苏龙忍不住骂道:“渣男!不要脸的东西!睡了人家姑娘,居然不负责,居然还跑了,玩失踪!这种男人,就该阉了!”

    陈龙无语,“大哥,咱们说说就行了,大明府十个就有八个是这样,阉了人家,大明府一半都是太监了!这个不是重点!”

    “这个就是重点!”

    苏龙吐槽道:“这么渣,我儿子肯定看不过眼,没啥交情!”

    “那可难说,我那大侄儿,说不定现在也沾染了这风气……”

    苏龙想了想,点头道:“娶三五个媳妇也不错。”

    “……”

    陈龙不吭声了!

    你狠!

    人家是渣,你儿子就能娶三五个,你这双标,有些过分了。

    又看了一阵,陈龙笑呵呵道:“这家伙,倒是有些能耐!背景也不小,日月七重的老师,日月九重的便宜爷爷,自己也是准地兵师……还真不好对付!资料上倒是有介绍,这家伙还真和我那大侄子认识,说是他自己说过一次……“

    “真认识小宇?”

    苏龙大喜,这次不说对方渣了,急忙道:“那我们去见见!”

    陈龙笑道:“大哥别急啊,现在还是饭点呢,吃完饭再去也不迟。不好对付啊,第二军若是能拉来一位准地兵师,那我晋升机会大增,第二军实力也会大增的!关键是,这代价我未必出得起!”

    苏龙也是愁眉苦脸,想了想道:“看他和小宇熟悉到什么地步,也许可以借机会套套近乎,不是说小宇现在被大明府重视吗?”

    苏龙哼哼道:“我倒想看看,到底有没有真的重视!真要重视的话,这崔浪就算是准地兵师,也得给我儿子一点面子,就怕传言都是假的,我儿子搞不好被人当摇钱树禁锢在了大明府!”

    他也不傻,有些事不想去想罢了。

    这大明府到底是真的重视儿子,还是囚禁了儿子?

    这个可是难说的很!

    也许,可以通过这崔浪的态度,判断一二。

    “大哥英明!”

    陈龙笑哈哈道:“行,那我们晚上一起去拜访试试,这家伙之前傲气的很,我说我是镇魔军的,那是鸟都没鸟我,哎,镇魔军虽说勉强跻身一线军团,可在大家眼里,那还是二线,差距有点大。”

    苏龙没好气道:“知足吧你!再说了,你这家伙年纪轻轻的就是山海了,有什么不知足的,这么年轻的山海,多少也得给你几分面子。”

    陈龙也就刚40出头,比苏龙还小几岁,在军中,还是名声不小的。

    陈龙却是摇头道:“没法比,大哥,和那些天才比,我就是被越阶击杀的料!人家越阶击杀的山海,都是我这种!我算还好了,昔年开窍72个晋级的山海,可现在,那些家伙动不动就是144窍晋级,铸身动不动就是27次36次的,我才铸身18次,怎么和他们比?”

    轻轻叹息一声,从军中崛起速度是快,十多年时间,他从千钧踏入了山海,在整个人境军团中也有些名气。

    可平民终究是平民!

    山海境的他,还真未必能匹敌那些强大的凌云。

    苏龙闻言,也是有些许遗憾,很快道:“别灰心,没事!都怪我家那小崽子,若是早点传播那《元神开窍诀》,你也能一百多元窍晋级!现在其实也不迟,再开就是了。”

    “山海开窍太难了!”

    陈龙摇头,“除非哪天打破一个小界,看看运气咋样,能不能夺取个天元气圣地,进去修炼,开窍倒是快,不然,我是没指望再开多少窍了。”

    “说不定就能行吗?”

    苏龙安慰道:“别灰心……艹,你都山海了,要我一个腾空安慰你?我他么还是36窍的腾空!”

    苏龙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脸郁闷。

    怎么变成我安慰你了?

    你需要我安慰吗?

    陈龙哈哈大笑,又陪他吃了点东西,眼看天色已经黑了,这才和苏龙收拾了一下,一起朝大明府使馆走去。

    暗中,几位山海,一位日月,纷纷跟上。

    跟的是苏龙!

    陈龙微微皱眉,也没说什么,有人跟着也好,保护一下大哥,虽说是在东离城,可谁知道东离城会不会遇到危险。

    就是这几个家伙一直跟着,让人有些不耐烦。

    好在大哥感应不到,要是和自己一样,一直能感应到,那别扭死了,早就发飙了。

    等到了大明使馆门前,苏龙和陈龙都是暗暗咋舌。

    真有钱!

    土豪啊!

    通报了一下姓名,说了一下目的,很快,刘馆主亲自出来迎接,给的是陈龙的面子,这可是当前炙手可热的将领。

    倒也没人小看陈龙,真正从底层杀出来的山海,这种人,实力也许不是顶级,可其他方面都是顶级,包括无敌,可能都有人在关注陈龙。

    陈龙很可能会获得一次去圣地重铸肉身的机会,当然,这个目前不太好说。

    等看到了陈龙,再看看他身边的苏龙……

    刘馆主一开始还没想起来是谁,很快,意识到了什么,更加客气了!

    苏宇他爹!

    苏宇这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但是大明府这边,都知道这人存在,得罪不起。

    别的不说,他的《元神开窍诀》在军中传播,价格低廉,不少军中将士将苏宇视为一代宗师,人人都有修炼天阶功法的希望,影响力还是极大的。

    虽说如今苏宇人在大明府,他爹在大夏府,可那是父子,不给面子,小心哪天苏宇来了诸天战场,不好交代。

    苏宇之名,比崔浪还要大上三分。

    崔浪,也就近期扬名而已。

    哪怕真成了地兵师,地位也未必就比苏宇强。

    寒暄了一阵,刘馆主领着两人朝阁楼走去,一路上,苏龙和陈龙也看的是眼红不已,和这比,大夏府使馆就是个渣啊!

    一个是豪门,一个是贫民窟!

    苏龙之前还有些小满足,我住的那个院子,在东离城,多少人都住不到,现在一看……我那院子,也就比这里的厕所好一点,大夏府也太穷了!

    不,都未必比得上这里的厕所,越看越自卑。

    还没到崔浪所在的小院,陈龙就有些绝望了,大明府这群土豪,自己开出的条件,大概是没看上眼的吧?

    结果,刚到苏宇小院所在门口。

    就听到里面有人笑道:“我最近没兴趣驻军,也没兴趣铸兵,三五万功勋是不错,不过铸一柄地兵,我未必能成功不说,就算成功了,还不如多铸一些玄兵,将军,咱们下次再聊这些……”

    “崔大师,你若是驻军,我大商府还能再加价……”

    “不用了!”

    苏宇声音再次传来,带着一些不在意,懒洋洋道:“今日还有其他客人,就不送将军了,地兵师诸天战场也不缺,将军找其他人试试吧。”

    “崔大师……外面是大夏府的,镇魔军的人,穷的铠甲都穿不起了,崔大师,要不我们再聊聊……”

    陈龙脸都绿了,骂道:“姓商的,给我滚出来,你说谁呢?”

    下一刻,一位将领走出,山海境实力,看了一眼陈龙,哼了一声,又转身对苏宇道:“崔大师,那您考虑考虑,我们下次再聊。”

    理都不理陈龙,本来就穷,还不许人说了?

    也好,让大夏府开价去,一开价,崔浪就知道,大商府给出的代价绝对不低了,有对比才有伤害。

    而这一刻的苏宇,微微有些恍惚,看了一眼陈龙身边的父亲……气息微微有些不稳定,瞬间恢复了正常,强颜欢笑,笑道:“那下次再聊!”

    再看父亲,头发好像微微有些花白了,苏宇一时间悲从心来,有些想哭。

    这一刻,他才像个孩子。

    19岁的孩子!

    他的父亲,就在眼前,而他……却是不敢相认!

    他眼神有些异样,其他人没在意,苏龙倒是看了一眼,微微有些恍惚,这眼神……他好熟悉。

    还有谁,比他更熟悉苏宇的,没有了!

    18年的朝夕相处!

    这一刻,尽管面貌截然不同,苏龙却是想喊一声,这……好像是我儿子!

    他也有些恍惚走神,苏宇却是瞬间恢复了镇定,有日月在监察这边!

    父子俩,距离不到5米,却是喊不出一声父亲。

    苏宇心中思绪万千,转身回屋,故作冷静,平淡道:“进来吧!还有,外面有人在监察我?过分了!刘师兄,大明府使馆,居然有人敢监控我?”

    此话一出,陪同来的刘馆主,脸色微变,喝道:“哪位在暗中监察?这是大明府使馆,要挑衅大明府权威吗?”

    他也有些意外,这师弟,好敏锐!

    他也只是隐约有些感觉罢了,倒是没多想,苏龙来了,有人监察,其实是正常的。

    可苏宇装着不知道,冷哼一声,“趁早滚蛋,甭管山海日月,能在东离城活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别逼我去找无敌告状!”

    此话一出,暗中几位强者也是无奈。

    就怕这种情况!

    监察一位准地兵师,还是比较麻烦的。

    下一刻,有人传音苏宇道:“崔大师不要误会,我们有任务在身,别无他意。”

    苏宇平静道:“出去!大明府使馆内没事,有事的话,刘师兄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快点,不要逼我喊人!”

    此话一出,那暗中几人,都是无奈,传音交流了几句,很快,有人传音陈龙道:“陈将军,那你多照看一二,我们先出去等待!”

    在大明府使馆,招惹大明府的准地兵师,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不说话就算了,既然人家不乐意,那只能暂时离去。

    几人迅速退走。

    而苏宇,则是没好气道:“刘师兄,下次这种人别给面子!我大明府的地盘,还能给人随意进来!”

    “是是是,师弟说的不错,是我疏忽了!”

    刘馆主急忙堆笑解释,很快道:“你们聊,我去和他们谈谈,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闯我们大明府使馆,师弟放心,待会就给师弟一个交代!”

    “麻烦师兄了!”

    两人对话,却是让苏龙和陈龙都是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陈龙在想,真他么有面子!

    凌云实力而已,呵斥日月,一点不怵的,偏偏日月还没话说。

    而苏龙,则是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在想……那双眼睛,那眼神,到底是不是他儿子?

    不可能!

    我儿子,怎么会来诸天战场?

    他不是在闭关吗?

    这崔浪,是铸兵师,我儿子不会铸兵啊!

    还有,我儿子也没这么强大吧?

    都到凌云了!

    可是,那双眼睛,那一闪而逝的眼神,和自己儿子太像了!

    苏龙直愣愣地看着苏宇的背影,背影也像,走路也像,虽然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可是,好熟悉的感觉。

    苏龙带着一些狐疑,没有说出口,默默跟着陈龙,一起进入了屋子中,顾不上那豪华的装修了,也不在意那元气液冲茶的浪费行为,他一直盯着苏宇看。

    此刻,哪怕陈龙也察觉到了一些异样,有些头疼,我这大哥,顾忌一下好不好!

    而苏宇,则是面带笑容,看了一眼苏龙,心中却是欢喜。

    我这老爹,一直看我,是不是觉得我刚刚呵斥人的姿态很霸气?

    被我迷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