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340章 优秀的人瞒不住(求订阅月票)
    大殿中,灭蚕王几人宣布完了决定。

    台下的苏宇,也暗暗松了口气,没事了。

    这是最好的结果!

    否则三位无敌在这,谁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正想着,灭蚕王忽然道:“小二,龙武什么时候能回来?这关头,不要乱跑,外面并不安全,人境目前就龙武和破龙最为危险,龙武是不是去诸天战场了?”

    此话一出,整个大殿再次瞬间安静了下来。

    夏侯爷微微皱眉,干巴巴道:“灭蚕王,龙武在闭关呢。”

    至于喊自己小二,他就当没听见了。

    灭蚕王皱眉看着他,半晌,点头道:“我明白,我只是想说,不要太任性了!这时候,人境动荡,诸天动荡,龙武最好能好好闭关,明白吗?”

    “明白,当然明白!”

    夏侯爷一脸笑容,大汉王和大宋王继续打着酱油,也没吭声。

    夏龙武在大夏府吗?

    不在了!

    至于到底去哪了,连他们也不清楚,夏龙武这样的强者,距离无敌一线之隔,除非去诸天战场的时候,有可能被镇守大本营的人境无敌发现,否则谁知道他在哪。

    只是这时候,灭蚕王说夏龙武不在大夏府,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真的唯恐天下不乱吗?

    夏龙武离开大夏府,除了无敌,谁敢确定?

    哪怕有些小道消息流传,大家也不敢全信。

    现在好了,灭蚕王一下子给了准信了,夏龙武真的不在大夏府。

    大夏王不在,夏龙武不在,要知道,此地还有个极其重要的洪谭,拆分法还在洪谭手中掌控着呢。

    一旦引起有心人的注意,麻烦会很大的。

    灭蚕王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这家伙,一天到晚没个正经,知不知道,这样一来,会给大夏府带来极大的麻烦和危险。

    而夏侯爷,此刻也是堆笑不断,很快又笑道:“龙武闭关也没事,我也有日月八重的实力了,日月九重也快了,龙武闭关,我坐镇大夏府,还是能无恙的!”

    说罢又道:“还有老胡他们在,老胡也到日月七重了!老赵也快了,郑府长马上也要晋级日月了,万府长也快了,我大夏府兵强马壮,几位叔伯放心,万族教还敢来我们大夏府撒野不成?”

    这时候的他,不断叙说着。

    而苏宇,这时候脑海中却是响起了之前夏虎尤的话。

    老虎张牙舞爪!

    告诉大家,我还没老,我还能打,能杀。

    大夏府兵强马壮,实力强大,哪怕夏龙武不在,大夏府也是顶级大府,日月众多,谁也不怕。

    夏侯爷一脸的轻松,一边送几位无敌出门,一边道:“这一次几位叔伯能解决封奇的事,已经很好了,对了,我最近联系不上我父亲,几位叔伯,我父亲什么时候能清闲下来,回来一趟?”

    灭蚕王随意道:“大夏王前些年镇守任务没完成,这次起码要10年,还早。”

    “十年?”

    夏侯爷有些发苦,很快道:“我知道了,灭蚕王若是没什么事,可以时常来大夏府看看,大夏府人杰地灵,当初您的《时光》还在大夏府出现过,正是洪谭带回来的,和大人可是很有缘的。”

    “你是说苏宇学的?”

    灭蚕王笑了笑,开口道:“的确有缘,不过可惜,苏宇离开了大夏府,不然此次我来还想见上一面。”

    “有些遗憾了。”

    夏侯爷笑呵呵道:“其实灭蚕王也可以在大夏府留下一点传承,我们大夏府,战者一道,也是实力强劲。”

    “再说吧!”

    灭蚕王走出了大殿,大宋王和大汉王也一起走了出去。

    大汉王看了一眼送出来的那些人,最后看向周破冲,缓缓道:“求索境这边,我近期可能不会管太多,我和灭蚕他们要去搜索六翼神教,另外,我还要回大汉府一趟,破冲,希望求索境近期安静一些。”

    此话,也是意味深长。

    周破冲默默点头,没有说什么。

    三尊无敌,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而这时候,苏宇脑海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小子,胆子很大!在我面前感悟我的时光,不要当永恒是白痴!另外,提醒你一句,大明府未必就是你的依靠,朱天道野心不小,小心受到牵连,尽快离开大夏府,大夏府将乱!”

    苏宇心中震动,没有回话。

    而三位无敌,已经消失。

    ……

    与此同时。

    虚空中,三尊无敌遁入了另一层空间,一步踏出,便是数百里之遥。

    大汉王和大宋王此刻纷纷看向灭蚕王,大汉王淡淡道:“灭蚕,你什么意思?”

    “什么?”

    灭蚕王一脸玩味道:“怎么了?”

    大汉王淡漠道:“票,有没有问题?封奇的记忆,你是不是可以破开真实记忆,逆转回来?为何临走之前,非要问一问夏龙武,灭蚕,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

    灭蚕王笑道:“我什么都没想!票自然是真的,至于逆转记忆,没那个必要,我说了,这时候要杀陈永,那就是逼夏家翻脸,有必要吗?至于夏龙武……”

    灭蚕王淡淡道:“我是在提醒夏小二,不要乱搞一通!夏龙武不回来坐镇,大夏府迟早要乱,夏小二以为靠他就能撑住?不要把天下人当傻子,夏龙武不在大夏府,又不是没人知道。”

    大汉王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而大宋王,摇曳着纸扇,笑道:“灭蚕,你这和稀泥的手段,可不符合你的性格,跟我们说说看,你对当前局势怎么看?”

    “什么局势?”

    “我们之间,还用揣着明白装糊涂吗?”

    大宋王笑道:“你是怎么想的?另外,洪谭此刻非要宣布公开拆分法,这是自找没趣,他是真想死了,还是有别的打算?”

    灭蚕王耸肩,“那我不清楚!至于我的打算,很简单,打的过就打,打不过也要打,但是控制规模来打!不能一点不打,神魔的虚实,我们也要试探一下,别到时候神魔两族的半皇真晋级了,那还玩个蛋!”

    灭蚕王笑道:“他们那些家伙的意思我知道,神魔半皇就算晋级,他们觉得也还早,几千年了都没晋级,现在要晋级?就算晋级了,大家还有退路,找个强大点的小界,固界死守,半皇来了,也未必能奈何他们。”

    说到这,灭蚕王幽幽道:“我在想,这半皇晋级了,算不算真皇了?真皇来了,第一,这界域之力能压制住吗?第二,这在界外,有没有可能直接就给破开了小界?第三,大半永恒都在在人境证道的,人境丢了,人境破碎了,那些永恒还能活下去吗?谁给你的底气,说一定可以固守小界的?”

    “你的意思是要战?”

    灭蚕王笑道:“算不上,我也明白现在的局势,战……打不赢的!但是,不能彻底妥协了吧?当孙子也可以,当年我和龙蚕交战,也不如他,没关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他不龟缩回去,也不是我对手。当孙子,也是为了以后当爷爷,不能一直当孙子……”

    两人大体上明白他的意思了。

    不主张全面开战,但是要局部试探,爆发战争。

    最好是无敌之战!

    灭蚕王又道:“还有,现在乱成了这样,前线还能齐心吗?这一次投票结果,我还是很失望的,大战恐怕不会爆发了,主战的永恒少了许多,13票,除去铸造师那一票和夏家的那一票,也才11票,说实话,我投了2,支持的是夏家,若是没有我,才10票……”

    摇头,遗憾,灭蚕王叹息一声,“36大府,两大圣地,也就10府支持大夏府,其中主战的大秦、大唐这个不用说,另外支持的还有大吴府,大吴王都死了,有用吗?能战的,比想象中的更少。”

    再次叹息一声,灭蚕王幽幽道:“敢战之辈,没多少了,这么下去,人境就算拖延百年,又能如何?”

    大汉王皱眉,“你投了夏家?”

    “嗯。”

    两人点头,倒是猜到了,这家伙性格也火爆,否则也不会和龙蚕王交战多年,这么说,支持的人的确很少。

    大吴府的无敌死了,支持也没啥用。

    大汉王迟疑了一下,问道:“那大齐、大魏、大陈三大府如何选择?”

    三府都是没有无敌,无敌战死。

    加上大吴府,四大府都没无敌存在。

    这四大府的支持票,其实没啥大用。

    “四大府,二比二,抵消了。”

    这个灭蚕王倒是没撒谎,的确二比二抵消了。

    大汉王没再说什么,那这么说,夏家这边的13票,很多票都不能作数了,两大府的不能作数,铸造师的不能作数,除去夏家和灭蚕王,只有8家支持夏家?

    “战神殿呢?”

    “当然支持夏家!”

    “哎!”

    没法说了,再除去战神殿,就7大府有无敌的在支持,大汉王都能算出来哪7大府了。

    这也符合大家心目中的数量。

    最终,还是主和派占据了绝对上风。

    几人聊了几句,大宋王笑道:“灭蚕,你最后跟谁传音呢?”

    “跟你有关系?”

    “不是。”大宋王笑道:“我只是有些奇怪……那是崔浪吧?感觉……的确还真和我有点关系。”

    苏宇拿到了10本无敌手册,八大家一家一本,大汉王给了一本,最后一本便是大宋王的,大宋府不在八大家行列,不过大宋王倒是写过几本,留在了求索境府库,是可以观阅赏赐人的。

    灭蚕王没理他,大汉王淡淡道:“崔浪就崔浪吧,我还察觉到,有些许我的传承呢。”

    “……”

    灭蚕王无言,不说什么了。

    有时光在,还有两位无敌的一些传承在,那崔浪是谁……还用问吗?

    也是,距离太近了!

    当然,关键还是苏宇太弱了。

    才腾空境实力!

    真要再强大一些,也没那么容易泄露,可实力弱了点,距离那么近,一个屋檐下,多少有些感应。

    几人都没说什么,迅速消失在虚空中。

    崔浪也好,苏宇也罢,这当前,真的不是关键。

    哪怕传闻他掌握了无敌遗迹,遗迹是遗迹,无敌是无敌,并非说无敌遗迹一定就能诞生无敌。

    ……

    三尊无敌离开了。

    而这时候,苏宇也是心惊,被察觉到了?

    无敌果然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大!

    灭蚕王动用时光,他只是多看了一会,居然就被察觉了。

    至于灭蚕王的话……他记住了就够了,其他的不用去多想什么。

    就在苏宇思考这些的时候,大殿外,一尊尊日月境强者走了进来,都是大夏府的强者,人不少。

    夏侯爷此刻也走了进来,脸上笑容不再,看向周破冲几人,夏侯爷冷淡道:“周破冲,干正事你们不行,杀万族教无力,对我的人下手倒是本事不小!陈永这边,别说没证据,有证据,也轮不到你来给我上眼药!”

    周破冲淡笑道:“小二,我只是在维持公正,杀军方将领都不惩罚,那还惩罚谁?”

    “少来这套!”

    夏侯爷冷冷道:“现在你可以滚了!马上离开大夏府,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罢,他看向其他人,冷淡道:“热闹也看完了,该走的是不是都该离开了?别一而再地挑战夏家的容忍度,夏家的刀,还没断呢!”

    周破冲叹道:“你太冲动了,我们并没有针对夏家的意思,你自己非要往这上面想,维持前面几十年的局面,不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吗?夏侯爷,还是希望你三思!”

    夏侯爷冷着脸不说话。

    周破冲摇头,边走边道:“看清楚大势吧!你也好,我也罢,谁也不是为了自己,都希望人境更好,包括那些无敌,难道看的不比我们清楚?你再看看,如今支持你们的,大多都是战者,战者的诉求,和我们不一样的,大夏府是战者世家没错,可也是多神文一系的起源地,多神文一系,都可以认夏家为宗主……”

    夏侯爷沉默。

    他听懂了周破冲的意思。

    他口中的多神文一系,并非现在的多神文一系,也不是洪谭他们,而是另外一批人。

    周破冲没再管他,最后看向洪谭,眼神略显复杂道:“谁也不想去针对谁,可是……大家道不同,诉求不同,洪谭,拆分法……可未必能壮大多神文一系,也许就是祸根。”

    “不需要你来提醒我!”

    洪谭冷漠道:“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我还不是蝼蚁!”

    “随你。”

    周破冲不再多言,走出大殿,踏空离去。

    元庆东身旁,那些日月强者,此刻也陆续离开。

    ……

    人,陆陆续续地都离开了。

    最后,夏侯爷来送别这些铸兵师,态度很客气,和之前截然不同。

    最后,他想和崔浪单独谈谈,大家也不意外,拉拢新生代铸兵强者,这符合夏侯爷的风格。

    ……

    等其他人走到了一边,夏侯爷看了一眼苏宇,轻叹道:“还好,你没乱了我的计划。”

    “不懂侯爷说什么。”

    夏侯爷也不管他怎么说,继续道:“早点离开这地方,而今,这就是个绝地,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在这久留了!”

    苏宇沉默,过了一会道:“那他们呢?”

    他说的是洪谭他们。

    “他们走不了了。”

    夏侯爷平静道:“他们是引子,引子走了,到哪都得炸!”

    苏宇再次沉默,又道:“今日我看懂了许多,我想问一句,若是没有我捣乱,局面是否不会如此糟糕?”

    夏侯爷笑了,“你承认你在捣乱了?”

    “不,我只是在自救,你们想的是你们的,我想的是我的,你们做什么,我不知道,所以就算破坏了什么,也别找我,我只是觉得,陈阁老那边,也许可以不发生这一切。”

    夏侯爷笑了笑,缓缓道:“积怨已深,和你……没太大关系,柳文彦从南元走出来的那一刻……不,他在南元被逼进入腾空,其实就预示着,要开始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那一次袭击开始的。

    从柳文彦进阶开始的!

    50年,已经耗空了大家所有的期待和希望。

    说到这,夏侯爷又道:“不过,你的确加速了这个进程,原本没这么快的,原本是准备等两年的,否则,也不需要我这个代府主的存在,明白了吗?”

    苏宇点头,不再说什么。

    夏侯爷笑了起来,再次道:“别以为自己真的很能藏,发现你的人不少,你这么张扬,迟早还有人会发现,早点滚吧,最好回大明府。”

    苏宇闷声道:“发现就发现了,我问侯爷一句,为何我家成了展览厅,谁都可以去?”

    夏侯爷淡淡道:“破屋子一座,去就去了!”

    苏宇握紧了拳头!

    夏侯爷淡笑道:“不服气?也别跟我较劲,他们不去,怎么发现遗迹……南元,迟早会出遗迹的!”

    苏宇眼神微动。

    迟早会出?

    夏侯爷笑眯眯道:“你家都不开放,大家没兴趣来啊,探查不到,那多没意思!屋子,没了就没了吧,有人的家才是家,没人的家,只是屋子,要不我赔你?”

    苏宇咬牙道:“那是我和我父亲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承载了我的青春……”

    “啧啧!”

    夏侯爷笑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行,你记仇好了,我无所谓!等你能收拾我的时候,呵呵,我等着呢!”

    “你……”

    苏宇愠怒,夏侯爷不太在意这些,继续笑道:“最近怎么不放功法了?说实话,我还想你名气更大一点,现在你忽然不放功法了,忽然没意思了!南元被你一闹,去的人少了,那可不行!”

    他笑眯眯地看着苏宇,“家都破了,人也杀了,要不再放点功法出来,遗迹越强大越好,越神秘越好,最好……能引出无敌窥探,你说有趣不?”

    苏宇皱眉看着他,引出无敌?

    夏侯爷眯眼道:“其实,比起洪谭他们,我更看好你,你小子要是不走,啧啧,我觉得,你当这饵,简直就是闻香千万里,谁都想来咬一口的那种!”

    “我凭什么要配合你……”

    “凭什么?”

    夏侯爷笑了,下巴扬了扬,指向那边的洪谭和白枫几人,玩味道:“给他们分担点压力如何?压力太大了,我怕压垮了,要不你分担一点?”

    苏宇咬着牙,这死胖子,吃定我了吗?

    夏侯爷笑眯眯道:“你肯定在骂我,没关系,我不在意,骂我的人多了,你还排不上号,帮个忙,你说,如何让大家更重视南元?”

    苏宇沉默了一会,许久,开口道:“侯爷到底想做什么?是敌是友?夏家到底什么态度……”

    夏侯爷笑眯眯道:“你甭管什么态度,想做什么,就问你,你觉得如何能让大家更重视南元?”

    苏宇皱眉看着他,过了一会才道:“天元气外泄,南元可能存在天元圣地!”

    “……”

    夏侯爷怔神,苏宇已经转身离去,朗声道:“我习惯了游荡四方,多谢侯爷好意!”

    四周,不少人看来,都带着笑容,都猜到了。

    哪有那么容易被拉拢!

    而夏侯爷,则是眼神闪烁了一下,天元气圣地!

    关键是没有那么多天元气啊。

    这小子有?

    “你有?卖我如何?一个天元果,给你100功勋咋样?”

    “……”

    苏宇不理他,传音也不理。

    “500功勋?给你师父和师祖减轻一点压力?”

    “1000点功勋咋样,我要1000枚天元果,有吗?”

    “2000点,不能再多了!”

    “……”

    苏宇不想理他,夏侯爷叹息,再次传音道:“我要死了,你师父他们也要死了,很多人都要死了,以后,天下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钱财都是身外物,其实多给点也没关系,但是我们需要做一些布置,耗费太大,小子,赞助一些如何?”

    苏宇侧头看向他,眼神不善。

    “别看,小心大家怀疑你!”

    夏侯爷看着他,传音道:“我们这辈人,没做到横扫诸天,没做到镇压万界,也恐怕没希望做到了,只能看你们这辈人了,当然,死之前,我们还是会做点事的,让你们更顺利一些,小子,我这么伟大,给我点赞助没问题吧?”

    “……”

    苏宇一时间不知道真假,总觉得夏侯爷就是想骗他的钱,骗他的天元气。

    夏侯爷继续道:“我们有一个很伟大的计划,计划成功了,小子,你们就舒服了,以后,起码不会这么难了,当然,任何改革,都需要用血来完成,我要死了,龙武要死了,我家那老鬼也许也要死了,还有很多人,你师父师祖他们,万天圣他们……如此伟大,但是需要赞助一些天元气,你小子能提供一批吗?”

    苏宇越听越觉得这胖子就是想骗自己钱!

    没再理他,再说。

    反正看样子,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夏侯爷笑了笑,盯着他背影看了一会,再次传音道:“天元气可以再说,有件事还是要提醒你一下,想去诸天战场,最好到了凌云甚至山海再说!另外,血腥味太重了,少吸点血,没靠近你就算了,靠近你,你小子身上的血腥味真的臭!”

    苏宇微微一震,夏侯爷声音再次传来:“可以去大金府转一圈,他们有个静心泉,去洗个三五天澡,血腥气能掩盖住,你这骨子里,都是血腥味!”

    苏宇默默记住了这事,他还真没太在意这个,牛百道他们不知道是没闻到,还是没在意,反正也没提及这事。

    ……

    等夏侯爷也走了,督察院这边,也彻底安静了下来。

    苏宇走出督察院,其他铸兵师,此刻也在各自寒暄,准备离开了。

    见苏宇出来了,胡琪笑道:“崔浪,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

    “不了,我还想在外面再玩玩,胡老师,您先回去吧!”

    “那在外面,小心一些。”

    胡琪叮嘱了几句,没再多说什么。

    这时候,夏虎尤再次走了过来,笑道:“崔兄,要不在大夏府再玩几天?我和崔兄一见如故,崔兄还有很多地方没去玩呢,大夏府虽然玩乐的地方不多,可也别有风味,崔兄,你看如何?”

    说着,他笑道:“我还邀请了不少无敌后裔,甚至过两天,会有一批神魔强族的美女到大夏府,再玩几天如何?”

    苏宇眼神微动,很快笑道:“真的?神魔强族的学员,要到大夏府了?”

    “就这几天了!”

    夏虎尤笑哈哈道:“那就这么定了,崔兄再留几天,我也喜欢铸兵,一起交流交流嘛!”

    那些铸兵师都笑了,夏家这小子,还真敢说,你也会?

    不过夏家对铸兵师拉拢,也让大家挺满意的,看看,哪怕无敌后裔,也得捧着我们铸兵师才行!

    挺有面子的!

    赵天兵都笑道:“崔小友,要不再留几天好了,刚好我师弟对你也有好感,他最近沉闷的很,你和他交流交流,就当我的请求了,小友若是游历到了大周府,来大周铸兵学府来找我,定当热情招待!”

    “那谢谢赵府长了!”

    苏宇抱拳致谢,算是答应了。

    赵天兵笑了一声,迅速离去,其他铸兵师,也各自客套了几句,很快纷纷离去。

    ……

    等人都走完了,夏虎尤传音道:“这几天别乱跑,南元死了几个人,有强者在往这边赶,路上遇到了有些麻烦,等解决了这麻烦再走。”

    苏宇默默点头,看样子是死的人家人来了。

    大金府……静心泉……自己杀的那个家伙,好像就是大金府的。

    夏虎尤传了一句音,很快,带着苏宇往前走,边走边道:“崔兄,这几日你要不就在学府中暂住?养性园还有一些别墅,怠慢了,就暂住那边如何?也和大家多交流交流,这几日一些无敌的后裔也都会来……”

    “荣幸之至!”

    苏宇客套着,余光看向那边默默离去的洪谭几人,没有出声。

    ……

    不远处。

    白枫感慨道:“还是学铸兵,炼丹爽,师父,看到了没?你看看,人家一个铸兵师,才玄阶,都当宝贝供着,您都日月了,感觉还不如人家地位高呢!”

    “老赵突破了,现在感觉师父您的地位又低了一等啊!”

    “……”

    洪谭瞥了他一眼,不作死不舒服是吧?

    侧头扫了一眼苏宇,微微挑眉道:“这小子,感觉不是什么善茬。”

    “嗯?”

    “身上煞气重的很,当然,你感受不到,你太弱了。”

    说着,洪谭笑了笑,忽然传音道:“这小子……你有什么感觉吗?”

    白枫愣了愣,传音道:“感觉挺亲近的。”

    “嗯。”

    洪谭没再说话,不止你,我也是。

    不是真的亲近,而是这家伙身上,可能有什么对我们很重要的东西存在。

    什么东西?

    下一刻,隐约有点想法,神文战技碑?

    洪谭默默记在心中,倒是没去试探什么,也许只是错觉,神文战技碑,不是被苏宇带走了吗?

    PS:这才叫水,昨天最后一章真不水,气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