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338章 投票玄机(万更求订阅)
    投票!

    此时此刻,大殿中气氛冷清的吓人。

    元庆东这些人,这一刻也是个个变色,他们作为圣地代表,也拿了一个玉符,怎么投?

    作为始作俑者的夏侯爷,以及推波助澜的灭蚕王,此刻都没事人似的。

    夏侯爷面带笑容,把玩着玉符,一脸的无所谓。

    ……

    铸兵师区域。

    赵天兵脸色也是凝重无比,几位地阶铸兵师迅速传音:“怎么办?”

    夏侯爷说着简单!

    投一,夏家不满。

    投二,惹怒八大家。

    投三,和稀泥。

    赵天兵迅速传音道:“胡前辈,你说怎么选?我们代表不了天铸王!”

    胡琪淡淡道:“可以代表铸兵师,大半的铸兵师,人境地阶铸兵师50多人,今日到场的大概六分之一,不过谁都有几位知己好友,我们这些人的态度,代表人境铸兵师一系的态度,至于是不是天铸王的态度,不重要!战争一起,需要兵器的,大多不是顶级强者!”

    “战争!”

    几人心中震动。

    赵天兵迅速看向胡琪,一脸的凝重。

    侧头,再看那边笑眯眯的夏侯爷,脸色更加凝重了。

    就在此刻,大门处,暗影出现。

    一道人影覆盖了光影。

    一人走入,淡淡道:“我看,还是投1最好,其实没什么好选择的,人是陈永杀的,这一点,大家何必揣着明白当糊涂!八大家是否勾结万族教,大家也心知肚明!万族教,还没资格让八大家勾结!”

    来人龙行虎步,气势逼人。

    这一刻,有人认出了他。

    一位气势强大的老人!

    日月八重境!

    求索境,八大家八位家主之一,周家次子,大周王的儿子,周破天的弟弟,周破冲。

    老人迈入大殿,微微躬身,对三大无敌施礼。

    这一刻,不复往日的低调沉寂,而是气势张扬。

    大汉王叹息一声,闭目不语。

    灭蚕王笑眯眯道:“破冲,你父亲让你来的?”

    “不,我只代表求索圣地!”

    灭蚕王笑了,“有趣,求索境……你能代表了?”

    周破冲看向灭蚕王,平静道:“求索境,八大家执掌,既然天下不认圣地为圣地,那圣地便是八大家的圣地,我代表圣地,掌境八家都没意见!”

    灭蚕王再次笑道:“随你们,我不掺和。”

    “多谢灭蚕王!”

    周破冲微微躬身,环顾四周,淡漠道:“陈永杀戮军方将领,杀戮四方,罪不可赦!明摆着的事,非要弄的那么复杂,封奇自己认罪,已是罪人,既如此,还需要公投?”

    他看向所有人,清冷道:“另外,陈永已然入魔,既入魔,那就当杀!”

    那边,洪谭站起,看向他,冷冷道:“周破冲,你说了算?”

    “我说了算!”

    周破冲看着他,“我代表求索境,求索圣地!文明学府阁老,也归求索境来管!他犯错,求索境有资格去管,有理由去管!洪谭,不要一错再错!”

    洪谭气血沸腾,看着他,眼神愈加森然,“周破冲,我一错再错?你不要一错再错!人善被人欺!欺负我们一脉,欺负习惯了,真以为成了理所当然?”

    洪谭眼神森寒,“我这一脉,为天下,为人境,为了所有人,付出了多少!别人不知,你能不知?你非要和我撕破脸,真觉得你能代表天下人?”

    周破冲冷漠道:“付出?天下人都在付出!洪谭,别把自己说的太高尚,你师父证道,强行证道,造成了多大过错,多大损失!50多年前的事,非要拉出来说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这些年,你们遭到了什么待遇,都是叶霸天自己造成的恶果!”

    “恶果?”

    洪谭气势大爆,冷喝道:“恶果?你将之称之为恶果?没有那一次变故,轮得到你们安心发展50年?50年来,我们一脉,任人宰割,为的是什么?”

    洪谭暴怒,冷冷道:“我们不欠你们的!昔年无敌陨落之情,也已还清,周破龙都已经放下,你算哪颗葱?你爹为了我师父死了吗?”

    “……”

    “混账!”

    周破冲低喝一声,眼中寒光闪烁,“洪谭,你想好了再说话!三大无敌在此,你在辱骂一位开府之王!昔年开府,救亿万人于水火,你在辱骂人境第一文明师,洪谭,你想找死?”

    洪谭文兵呈现,剑盾齐出,看着他,“你想杀我?尽管来!周破冲,凭你这废物,也想杀我?几十年来,你还是如此废物,昔年被我师父一斧劈成狗一样的东西,今日倒是猖狂起来了!”

    “找死!”

    周破冲大怒,就在此刻,灭蚕王笑道:“好了,干嘛呢!你俩演戏也演够了,该投票投票,想单挑,等投票结束再来,等我们走了,打死一个少一个,别在我们面前来这套!”

    灭蚕王一脸的玩味,“斗了这么些年,玩的不尽兴是吧?以后,有你们玩的!”

    说罢,淡淡道:“大家都想好了投票,至于其他的,我不多说了!”

    周破冲沉默了下来,那边,洪谭也偃旗息鼓了,在无敌面前斗生死,开个玩笑罢了,哪能斗起来。

    不过,沉默了一阵,周破冲忽然道:“哪怕凶手真的是陈永,可以饶陈永不死,发配至先锋营,先锋作战,每战必先!”

    他看向所有人,一字一顿道:“前线已经开始爆发小规模乱战,神魔先锋军已然抵达东部战区,仙界大开,仙界十八派联军已经出动!陈兵北部防线!”

    “中部混乱之地,妖族联军出动,威逼西部防线!”

    “龙族让人境交出所有俘虏之龙族,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三十二界小域联盟,让人族退出占据小界!”

    “……”

    周破冲一字一顿,将前线战报全部说出,说完,激昂道:“大乱将至!万族暴动,万界动荡!诸位,此刻,人境还能乱吗?为了陈永?为了封奇?要乱我人境?”

    他看向夏侯爷,声音宏大道:“夏龙武即将证道,按照目前局势来看,必死无疑!唯一的生机,我想,侯爷知道是什么!”

    往日不好说出口的一些事,今日都被说的有些通透了!

    夏侯爷沉默不语。

    周破冲喝道:“非要自己葬送自己的前程吗?人境有能力破万族联盟吗?这是劫!生死大劫!超过四百年前的大劫!”

    人心震荡。

    ……

    铸兵区。

    这一刻,苏宇有些听懂了,以往一些不太理解的东西,他都听懂了。

    这是劫!

    人境的劫!

    而有些人,就是用来化劫的。

    有些人,注定就是拿来牺牲的,注定就是用来拖延时间的,为了人境,为了天下,为了苍生!

    几个人,换苍生百年。

    值得吗?

    值得啊!

    这一刻,苏宇想到了昔日白枫问他的一个问题,夏玉文在战场上杀敌,用普通军士钓对方凌云,是对是错?

    杀一个凌云,不比百名普通军士要强?

    当日,苏宇一开始没说什么,心中隐约有些感觉,和我有啥关系,其实……也没什么嘛。

    后来,白枫又问,那军士当中,有你父亲呢?

    苏宇说,夏玉文该杀!

    今日,同样的局面。

    牺牲几个人,换人境百年平安,值得吗?

    也许……值得吧!

    可当那几个人,是你的师父,你的师伯,你的师祖……值得吗?

    该杀!

    提出这想法的人,都该杀!

    很双标的想法,可这是事实。

    若是这几个人是别人,事不关己,和平百年,我自证道,跟我有啥关系。

    然而,这几个人,不是别人。

    这一刻,苏宇也看向所有人,心中轻叹一声,怪得了谁?

    就在刚刚,他自己都在想,这几人若不是自己的师长,自己还会那么坚持吗?

    他自己都不坚定!

    何求其他人坚定!

    “多神文……大夏府的多神文,不是天下的多神文!”

    此时此刻,苏宇大彻大悟!

    我,想太多了。

    我总觉得,无敌都是傻子,万族如此忌惮多神文,你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现在,很多东西在告诉自己,他们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是,你们代表不了天下的多神文一系。

    也许……在天下人看来,你们只是异类。

    眼中劫气一闪而逝,“劫”字神文隐约要晋级了,四阶,可能会成为第一枚四阶神文。

    他看向场中的白枫,看向洪谭……

    最后,看向夏侯爷。

    苦涩!

    这一刻,他总算看清楚了太多东西,果然,真到了这一刻,才能分清一些东西,夏家,还是站在多神文这一边的……

    他刚想着,夏侯爷忽然道:“夏家不想掺和太多,但是,有些事我要说清楚,龙武证道是大事,现在,一切以龙武证道为主,其他的,大家也不要太过分!”

    “……”

    苏宇怔神,恍惚,夏小二什么意思?

    还没开始,你就要退出了吗?

    身旁,有人暗暗踢了他一脚,苏宇侧头,夏虎尤面带笑容,传音道:“夏家的刀,有些钝了,钝刀不伤人,不伤人的刀,大家敢来摸,敢来看,现在开锋,太利了,大家不敢看了……”

    苏宇看着他,没有说话。

    夏虎尤又笑眯眯地看着他,再次传音道:“跟你说个故事,有一头老虎,壮年的时候,凶残无比,大家都怕它,不敢招惹它,离的它远远的!后来,这老虎有点老了,爪子脱落了,牙齿也掉了,可虎威还在,有人想打它,老虎张牙舞爪……又把人吓跑了!”

    “有一天,来了一个猎人,胆子很大,觉得老虎老了,想试探一下,老虎张牙舞爪了一阵,忽然气喘吁吁地告诉猎人,你别惹我,我还没老,我还能咬死人……崔兄,你觉得猎人是离开,还是会打虎?”

    苏宇沉默一会,传音道:“打虎!”

    “对,但是猎人还有点怕,所以喊了周边十来个猎人一起,那老虎又张牙舞爪一阵,气喘吁吁地告诉大家,别惹我,我很难惹的,你是猎人,你怎么想?”

    苏宇想了想,传音道:“虚张声势!这虎,不行了!一起上,打死这虎,分了虎肉!”

    夏虎尤龇牙,再次传音:“对,虚张声势的虎!所以大家都敢上了,你说,要是这虎一直不吭声,就这么冷冷看着你,你敢上吗?”

    “不敢!”

    “对啊,所以这虎肯定要发声,要虚张声势,要恫吓,这样,大家才敢上去打死它!”

    夏虎尤笑容灿烂,再次传音:“当然,这虎还没到彻底死的时候,它还守着一样宝物,所以你要是猎人,你这时候该干什么?”

    “围观,不走,等待,等其他猎人到了,最好有人先试探一下,若是真的外强中干,并肩子上,打死这虎,瓜分虎肉,分了宝物!”

    夏虎尤继续道:“那时候,猎人多不多?”

    “不少,想打虎的大概都会来!”

    “那你说,那虎要是临死之前,爪子和牙齿忽然都长出来了,那结果如何?”

    “……”

    苏宇轻叹一声,吐了口气,没再说话,这一刻,夏家想做什么,他彻底明白了!

    这虎,就是夏家。

    虚张声势,恫吓,威胁,就是不敢出手,等待猎人来围捕,等猎人到齐了,这虎,临死一击,杀光那些猎人,也许小虎还能存活,也许那守护的宝物还能存在留下。

    此刻,彻底懂了。

    彻底明白了,为何夏家一次次地看起来凶狠,实际上却是每次浅尝辄止。

    夏家在告诉别人,其实……我虚弱了。

    这也是钓鱼。

    鱼线,一张一弛。

    老钓手了!

    新手只喜欢直接拖拽,最后钩断了,线断了,杆没了,啥也没捞着。

    老钓手很有耐心,他们可以张弛有道,时而松一下线,让你咬的更紧。

    而今,鱼上钩了。

    但是,咬钩咬的还不紧!

    而且,这钓手想钓周围所有的鱼,那得更有耐心,最好等所有的鱼全部咬钩,再去收杆。

    就怕,这线、这钩、这杆……撑不住!

    ……

    苏宇陷入了沉思中。

    而场中,夏侯爷威胁了一句,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有些虚弱的感觉。

    威胁完了,夏侯爷不耐烦道:“不管如何,这是大夏府,封奇是大夏府的人,我希望诸位三思!另外,陈永不是罪人,不是罪犯,周破冲,不要一口一个陈永如何!就这么说吧,大家投票,别耽误时间了!”

    说完,他直接在玉符上刻下了一个字,没人看到他写的是什么。

    “一”

    是的,“一”,搜魂封奇,不搜魂八大家。

    夏侯爷将玉符交给了灭蚕王,灭蚕王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一些说不出的蕴意。

    夏侯爷,投了“一”!

    搜魂封奇!

    而此刻,大明府的代表,忽然走了过来,看向胡琪,开口道:“胡老,府主的意思是,您代表大明府投票!”

    胡琪微微一怔,我?

    下一刻,隐约明白了朱天道的意思。

    是让她找苏宇,大明府这一票怎么投,看苏宇,当然,胡琪理所当然地觉得,没必要问,投“二”,当然要查八大家!

    “府主又要卖个人情?”

    胡琪也是无语,还卖人情呢。

    她直接传音苏宇道:“那我投二了,府主可能……猜出什么了。”

    她没告诉府主,可是,朱天道很聪明,这一点她清楚,也许猜到了。

    否则,朱天道已经和代表联系上了,没必要让他来找自己投票。

    而苏宇,却是迟疑一会,迅速传音道:“稍等!”

    胡琪微微一怔。

    苏宇脑海中却是闪过许多东西,包括夏虎尤的话,再抬头看向夏侯爷那边,夏侯爷好像在观察什么,四处张望,看到了苏宇,目光碰撞了一下,笑了笑,很快移开了视线。

    “松线……上钩……”

    苏宇心中闪烁着一个个念头,夏虎尤在一旁,也是一脸的笑容,好像没感受到夏家的任何危机。

    “猛虎……引不来大鱼!”

    一个个想法呈现,苏宇忽然看向大殿中的封奇,看了一眼,低下头,师伯让封奇师伯回来的!

    师伯……昔日让翟峰、黄启峰这些人倒了大霉,轻松无比,就因为有人作证,是他们让自己传播谣言的,坐实了罪过,逼的周明仁自己卸任了副府长一职。

    “能瞒过无敌吗?”

    苏宇隐约知道了师伯的打算!

    封奇师伯,需要被搜魂,去证明自己的清白,不搜魂反而是坏事,封奇师伯得不到自由。

    “胡老,投一!”

    前面,胡琪心中微颤,投一?

    为何要投一!

    苏宇居然没说让八大家的人一起被搜魂,这是什么意思?

    朱天道将选择的权利交给了苏宇……为何要选择?

    朱天道真要卖人情,干脆就投二算了,没必要再问一句。

    这一刻,胡琪也是一个个念头升起,没再去想什么,下一刻,在玉符中刻上了“一”字,那就投“一”!

    ……

    元庆东几人如坐针毡,很是忐忑。

    周破冲走来,传音道:“怕什么!一定是我们赢!谁会为了一个封奇,得罪了八大家,那代表八位无敌!”

    “都联系各大府,庆东,联系大元府,张颖,联系大凉府!”

    周破冲迅速安排,很快,走到了大周府那边。

    40票,求索境还有一票,外面39票,拿下19票,那就稳赢!

    当然,这一次投票,决定的也不止是封奇和其他几人的命运!

    也许……还会第一次分辨出人境的未来走向。

    各家都在传音不断,都在议论,探讨。

    一枚枚玉符都被上交给了灭蚕王!

    灭蚕王随意丢在桌子上,脸上笑容不断,大汉王此刻开口道:“灭蚕,你怎么选的?”

    灭蚕王笑道:“我?我看热闹,弃权!投第三,都不查!”

    大汉王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再问。

    灭蚕王则是笑道:“二位呢?”

    这两位,代表两大府的态度。

    大宋王笑道:“我也投第三好了,哎,有些事,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

    说着,看了一眼洪谭和周破冲,轻声道:“都是老朋友了,说实话,昔年一起浴血奋战,而今……却是因为一些事,不得不分道扬镳,我……也不知道到底谁对谁错。”

    谁对谁错?

    他也许真的说不清楚,此刻,心情还是有些复杂的。

    灭蚕王笑了笑,也不管这个,继续收玉符,提醒道:“诸位,该快点了!现在投票了28张,还有12张,别到了最后,给我打平了,那就不好玩了!”

    ……

    而这时候,铸兵师这边,还有一张票没投。

    就在众人为难的时候,赵立踱步走了过来,直接喝道:“干嘛呢!投票啊!就投二,要搜魂一起搜!既然为难,那我做主!你们怕,我可不怕!”

    这一刻,无数人看向赵立。

    赵立哼了一声,哪怕周破冲看来,他也不惧,没好气道:“看什么看!我就投二怎么了?我赵家世代铸兵,欠我赵家人情的一大堆,我父亲昔年铸兵,很少收钱,我投个票,你们还敢弄死我?”

    赵天兵也是无语,这师弟……为了那苏宇,还真是疯了。

    尽管无奈,赵天兵还是开口道:“那就投二,公平一些,我们既想破案,又想公平一些,当然,这一次只代表我师兄弟的意见,不代表铸兵师一脉,若是觉得不妥,这张票可以收回!”

    胡琪直接道:“我赞同,就投二!”

    虽然对苏宇选择投一,觉得有些奇怪,此刻的她,还是选择了站在赵立他们这边,免得这两人独自奋战。

    大夏府的陈老,也冷淡道:“我也赞同投二!”

    “我也赞同!”

    “……”

    有几人没吭声,不过几位地阶都说投二,很快,结果就定下来了。

    这也是场中,第一位明确会投什么的势力。

    当然,在大家眼中,大夏府必然会选择二,铸兵师一脉选择二,大明府这边……很可能选择二,大秦府也很可能是二……

    算下来,最少4大府会选择二。

    战神殿的话,可能也是二。

    反正和战神殿关系不大,维持公平,战神殿大概也乐意。

    那就是最少5票了!

    灭蚕王手中的玉符,越来越多了。

    当拿到大明府的玉符的时候,灭蚕王心中微动,没有说话,不断地搅乱那些玉符,好像是在把玩一般。

    面前,玉符数量达到了35个了。

    还剩下最后5个。

    大周府,大秦府……

    这几大强府,都没投票。

    又过了一阵,大周府、大秦府几大府的票,都投上来了。

    这时候,面前足足40枚玉符,包括灭蚕王自己的。

    这一瞬间,大家都看向灭蚕王。

    给他主持,那是因为他非开府之王,态度相对中立一些。

    而灭蚕王自己,大概率也会投三,弃权票。

    而此刻,灭蚕王随手将自己的那枚玉符丢了进去,清晰地写着“一”,他赞成搜魂封奇。

    “都投完了。”

    灭蚕王笑呵呵道:“还真有些小激动啊,你们说,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

    大汉王淡淡道:“我们不知,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灭蚕王笑呵呵道:“这话说的!那总得有个人主持吧?当然,你可以当我不知道!”

    说着,随手将那些玉符往空中一抛,40枚玉符迅速旋转,转速快的惊人,此刻,连其他两位无敌都有些看不清楚。

    “为了不让大汉王和大宋王知道谁投了什么,就不给他们知道谁投什么了,免得意见相左的被他们报复,我这人做事极其地道的!”

    “至于我,大家放心,我又没开府,后代都没,就几个学生,别的事跟我无关,而且我和我的学生还都是战者一道的。”

    灭蚕王笑眯眯道:“大家好奇不好奇,最后的结果到底是什么?”

    “……”

    众人默默地看着他,废话!

    关键是,你倒是开啊!

    灭蚕王不急,笑呵呵道:“说实话,这种不记名投票最好玩了,最有趣!那我现在开了,一个个开,给大家一些期待感!”

    也不给其他人拒绝的机会,他随手拿起一个玉符,笑道:“这个不知道谁的,投了一,搜魂封奇!”

    众人沉默,不语。

    “第二张,还是一,完了,封奇,我觉得你可能要独自承受搜魂了!”

    “第三张,还是一,啧啧,你们真狠啊,周破冲,你小子一来,改变了大势了,了不起!”

    “第四张,是三,不错,居然是三,这谁不行啊,居然齐全了,墙头草一个!”

    “……”

    不少人无语地看着他,投三就是墙头草了?

    你呢?

    你投了什么?

    ……

    台下,苏宇捏着椅座,一言不发,看着台上的灭蚕王在开票。

    第18票,投了三!

    至此,1是10票,2是3票,3是5票。

    1,代表敌夏派。

    2,亲夏派。

    3,中立派。

    然而,现在悬殊很大。

    台上,灭蚕王也摇头道:“可惜了,继续,第19票,投三!”

    “20票,投二!”

    “票数一半了,封奇,你干了10票了,张颖,你们几个才4票,看样子不需要搜魂了!”

    灭蚕王笑呵呵道:“真可惜,我还想多搜几个玩玩呢!”

    “灭蚕,速度点!”

    大汉王微微蹙眉,玩够了吧!

    灭蚕王笑哈哈的,继续开始唱票。

    很快,票数到了30票。

    灭蚕王紧张兮兮道:“投一的14票,投二的7票,投三的9票!还剩下10票,再有两票是1,那就是封奇了!”

    中立的,已经达到了9票。

    总共31票,16票就稳赢了。

    这下子,元庆东几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还剩下10票呢,赢定了!

    哪怕拿不到两票,中立票多一点,他们也赢了。

    差距很大!

    “31票,2号,哈哈哈,封奇,你侥幸逃过一劫!”

    “32票,2号,啧啧,封奇,你又逃过一劫了!”

    “……”

    大殿中央,封奇有些无奈,半晌才道:“大人,无论一还是二,我都会被搜魂!”

    我怎么就逃过一劫了?

    灭蚕王一愣,下一刻哈哈大笑道:“是是是,没错,你是逃不过了,那看元庆东他们的!”

    “33票,3号!14比9比10了!”

    “赛点到了!”

    灭蚕王激动道:“看看是不是1号,是1号,那就是大局已定了,反正再输,也是平手了!”

    “34票,可惜,2号,完了!”

    “14比10比10了,还有6票,夏家不赖啊,居然还有9家支持你们!”

    “35票,又是2号!”

    “……”

    这下子,八大家的日月有些紧张了,怎么接连都是2号!

    “36票,3号!”

    “完犊子了!”

    灭蚕王遗憾道:“14比11比11了!”

    “37票,3号!”

    “哇,这下真完了!”

    灭蚕王摇头道:“不用比了,14比11比12,剩下的全部都是2号,也只是平手,封奇已经没赢的希望了。”

    夏侯爷沉默了一下,缓缓道:“继续吧。”

    灭蚕王笑呵呵的,继续道:“38票,2号!39票,2号!”

    这下子,大汉王都来了精神,笑道:“最后一票了,这么说,14比13,再是2号的话,那就是打平了?”

    灭蚕王点头,笑道:“不错,打平了,那就按照三号来吧。”

    最后一票了!

    灭蚕王环顾一圈,笑的意味深长,手中拿着最后一枚玉符,上面显示的是2号!

    打平了!

    真正的打平了!

    不过,当他拿起这玉符,那其中的“二”字,瞬间化为了“一”字。

    灭蚕王看了一眼,遗憾道:“1号!15比13,很遗憾,封奇,只有你一人会被搜魂,没能带人一起!”

    元庆东这些人,纷纷松了口气。

    周破冲也是暗暗松了口气,还好,15票支持的,12票中立,夏家加上他的盟友,也才拿到了13票,其中还有一票是铸造师一系的,这都可以不算。

    他们松了口气,夏侯爷却是有些恍惚走神,靠在了椅子上,有些颓然,一言不发。

    那边,洪谭也是怔怔走神。

    ……

    而灭蚕王,暗暗松了口气。

    卧槽!

    大夏府、大明府,他自己,包括最后改了一票,这还拿了13票,这不改的话,岂不是要拿17票,八大家其实拿了11票。

    当然,大明府那边……搞不清楚状况。

    17票,哪怕除去铸造师一系,也有16票了。

    16比11,中立的12家。

    灭蚕王暗暗庆幸,还好。

    瞥了一眼周破冲他们,见他们如释重负,笑了笑,很满意吧?

    他也不再多说,直接道:“封奇输了,那就封奇一人被搜魂,八大家日月不需要!洪谭,夏代府长,这是大家投票的结果,你们要认,不要再胡搅蛮缠!”

    夏侯爷平静道:“认!愿赌服输!我只是没想到,真的会输,会走到这一步,15票赞成只搜魂封奇……呵,厉害啊!”

    ……

    台下,苏宇有些憋的慌。

    他在想,除了自己,夏家投了几号?

    一号还是二号?

    若是夏家投的是二号,那代表,亲夏的只有14家,加上夏家自己。

    “不过……若是我代表大明府投了1号,倒是打平了!”

    这么一想,苏宇倒是安心了一些,其实比预期的要好的多。

    在他想来,应该算平手了。

    还不错!

    总算不是全部都在倒向八大家!

    另外的一些中立派,懒得说什么,这些人不捣乱,不插手,那是最好的选择。

    “还好,还有的斗!”

    苏宇其实还是有些意外的,夏家都这样了,居然还能拉拢这么多人,果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而夏侯爷,其实心中此刻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具体情况到底如何,灭蚕王这边,有没有做一些工作,希望结果能如自己预期的那样,否则,人境就要大乱了!

    此刻,大汉王、大宋王都是一脸惋惜,没人再开口。

    果然,三分天下了。

    多神文一系,和夏家,支持力不低,可是,还是比预期中的低一些,看样子,这些年下来,夏家的威风真的下滑了许多。

    15比13,看似差距不大,可13当中,还有铸兵师一脉呢。

    15比12才对!

    这代表,多出3位无敌,是偏向于八大家的政策的。

    至此,大局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