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337章 唯恐天下不乱(求月票订阅)
    封奇一直说自己杀了人,不辩解,认罪。

    遇到这种情况,很难缠。

    那军方的审讯官问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都有心要动刑了,怒道:“封奇,你想清楚了,冥顽不灵,唯有死路一条!”

    封奇不理会。

    审讯官看他不在意这个,叹息一声,当一个人不怕死的情况下,动刑其实用处也不大,封奇也没什么太大的弱点,若是有家族,有儿女,那还有一些突破点。

    可封奇孤寡一人,孑然一身,威胁也没任何作用。

    而就在他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有人开口道:“诸位,我可以问几句吗?”

    众人纷纷朝说话那人看去,周明仁!

    不少人微微一怔,周明仁这时候出头做什么?

    周明仁不管他们如何看,轻声道:“我可以问几句话吗?”

    夏侯爷深深看了他一眼,点头,“可以!”

    周明仁笑了笑,看向封奇,“封奇,你已心存死志,哪怕搜索你的记忆,我想,你也不会泄露什么,甚至我若是没猜错,你都做好了一旦有无敌搜索你的记忆,你就自爆吧?”

    封奇不语。

    大殿中有些喧嚣!

    周明仁平静道:“你一死了之,难道觉得就能将一切遮掩下去?”

    “我若是没猜错,你的朋友将你丢下之时,恐怕对你有些叮嘱吧,他不担心别人,难道连视为亲生女儿的徒弟都不在乎了吗?他的师父,他的师弟,都身陷囹囵,我想,他让你回来,不是为了替他顶罪的吧?”

    封奇不语,心中却是翻江倒海!

    “你觉得,他能逃过此劫吗?纵然你死,你觉得他还会收手吗?”

    “他若是愿意回头,早在六翼神教撤离的时候,就该回头了,可他没有,显然,他已经放开了一切,做好了准备,封奇,何必这时候白白寻死,你死了,几日后,若是再有人被杀,你觉得你死了还能承担什么吗?”

    “你能保证,你死后,他会放下一切,躲在阴暗处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吗?”

    “不可能的!”

    周明仁轻声道:“你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你明白吗?只是白白送死,而辜负了他交给你的一些愿望,我想,他应该说过类似的话语吧?”

    这一刻,封奇身体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

    不远处,洪谭靠在椅子上,闭目,不再去听。

    周明仁其实说的不错。

    陈永不会收手的!

    今日封奇死了,哪怕没有证据证明陈永做了什么,几日后,再有人死,那还是封奇杀的吗?

    甚至……洪谭在想,不出意外的话,自己那个徒弟,今日就可能在做点什么。

    他不会让封奇帮他顶罪的!

    绝对不会,他了解自己的徒弟。

    洪谭嘴角微微扬起,就在此刻,夏侯爷眼神微动,默默取出了自己的传音符看了一眼。

    大殿中,不少人都取出了自己的传音符。

    这一刻,有人忍不住低呼一声,很快,有人直接打断道:“暂时停一下,我有事要和三位大人汇报!”

    大汉王好像在沉思什么,闻言淡淡道:“说。”

    “回禀大人,就在刚刚……大晋府一位山海被击杀了!”

    “……”

    四方,安静了一瞬间。

    大汉王淡然道:“和之前一样?”

    “是!”

    哗然一片!

    大殿之上,封奇也是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大汉王叹息一声,“我知道了。”

    说罢,睁眼看向封奇,“封奇,该说的还是说一些吧,事到如今,不说,也没任何意义。”

    封奇低沉道:“我该说的都说了!”

    周明仁接了一句,平静无比,“封奇,你非要如此吗?那位既然让你回来,不会让你送死的,非要自寻死路,有何意义?他的徒弟就在这……”

    “老不死的,你想说什么!”

    就在这时候,一直低着头的吴嘉,忽然尖锐地骂了一声,抬着头,看向周明仁,满眼血色。

    对面,苏宇心中微微一颤。

    自己那个无忧无虑的师姐,如今怎么变成这样了。

    师伯的事,加上自己的离开,让这无忧无虑的师姐,变了太多。

    周明仁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夏侯爷则是喝道:“吴嘉,坐下!大胆!洪谭,约束一下!在无敌面前,没了规矩,还有尊卑之分吗?”

    洪谭轻轻拍了拍吴嘉的肩膀,笑道:“坐下,丫头片子,一天到晚就知道骂我,好歹也是你师祖,一点尊卑之分都没。”

    说着,看向周明仁,笑道:“老周,别误会,这丫头骂我呢,这几天闭关不顺,找我撒气呢,惯坏了,回去我好好管教一二!”

    周明仁平静道:“无妨,洪阁老自便。”

    吴嘉被洪谭压了下去,动弹不得,低着头,再次恢复了安静。

    周明仁也不在意,继续道:“大晋府又发生了凶杀案,和之前类似,可能和之前的凶手是一人。那这么说,封奇未必就是凶手,当然,可能是帮凶,可能是他的同伙在转移视线,无论如何,这一次的案子不可能是封奇做的。”

    周明仁说着,淡淡道:“封奇,而今,你已无法去隐瞒什么,我若是你,现在保全自己,完成他的心愿,比你自己找死要强,你觉得呢?”

    封奇眼中闪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何必呢!

    他知道,知道这一次下手的肯定是陈永,就是为了给自己脱罪的,非要如此吗?

    真的不想再回头了吗?

    脑海中,再次响起那一阵阵话语,帮我照顾好嘉嘉……

    周明仁的话,戳的封奇心中一阵阵剧痛。

    严刑拷打他不怕,无敌搜索记忆,他也不会给无敌机会,可是……如今死去,还有任何意义吗?

    封奇咬着牙,牙齿都被咬的裂开。

    此刻,洪谭也开口道:“封奇,不要胡乱认罪,不要为了所谓的义气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实话实说就行!”

    洪谭看向四方,冷淡道:“大家不是都想知道,人,是不是我徒弟陈永杀的吗?封奇,你若是看到了,那就直接说,若是没看到,那也直接说,不要你觉得是陈永杀了人,你就傻乎乎地要替他顶罪!法理不容人情!”

    “是不是陈永,现在谁能确定?”

    洪谭幽幽道:“哪怕样貌一样,哪怕气息一样,这年头,冒名顶替的人多了!难道只凭谁的一句话,就能给人定罪不成?若是如此,我还看到了周老杀了自己的学生周平升呢……当然,举个例子而已!”

    “难道我看到了,就是真的?”

    洪谭笑声刺耳,有人怒喝道:“洪谭,你什么意思?”

    洪谭平静道:“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我徒弟失踪了,封奇傻乎乎的,实力也弱,别说未必看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就算真看到了什么,谁能保证,眼见就为实?”

    “真等抓到了杀人凶手,现场抓住他再说!疑罪从无,明白吗?我还怀疑,我师父昔年是被无敌杀死的,是被人族无敌杀死的,我可以说,我看到了哪位无敌杀的,就能给他定罪吗?”

    此话一出,现场,元气爆发,意志力溢散。

    震动!

    这是洪谭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在三位无敌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语。

    大汉王微微凝眉,低沉道:“洪谭,不要胡言乱语!”

    洪谭笑了笑,躬身道:“大汉王见谅,我只是举个例子,有些人,总觉得吃定了我,吃定了我徒弟,可这修者的世界,一切皆有可能,抓贼抓赃!冒充人很难吗?”

    说话间,他面容一变,变成了周明仁的模样,很快,又一变,变成了夏侯爷的样子,笑道:“面貌能代表什么?气息,我比你强大,隐藏的话,你能发现什么?不抓个现行,谈什么嫌疑,都是可笑的话语!”

    周明仁这些人都皱眉不语。

    封奇眼神却是大亮!

    而苏宇,也是微微松了口气,自己这闭关赶路的师祖,这次总算给点力了,还好。

    洪谭继续道:“我现在怀疑,我徒弟是不是死了?替人背锅了!我在想,八大家8位日月,为何杀不了六翼神教的两位日月?我在想,六翼神教纵横人境,追杀了他们一路,到底谁在遮掩?谁在庇护?”

    “我还在想,我徒弟现在是不是已经被杀,被囚禁,被废了……”

    洪谭叹息道:“若是几位大人能帮我找回徒弟,我会很感谢的,哎,至于死去的几位将领,也许就是六翼神教的家伙杀的吧,我在想,这个时候,是否出手擒拿击杀那两位日月境教主,抓到了,杀死了,再看看还有没有凶杀案出现,若是没有……也许就是他们干的了!”

    而此刻,一直没出声的元庆东,脸色微微一变,想了想,忽然给旁边的妇人传音。

    他自己,则是视线落在某处,没有吭声。

    他身边的妇人,则是迅速喝道:“洪谭,你这是诡辩!”

    洪谭淡淡道:“张圣使,什么叫诡辩?我哪里说错了吗?”

    妇人喝道:“若不是陈永杀人,那封奇为何一开始就承认是他杀的人?而且,大夏府和大明府都有日月一路跟随,追杀那六翼神教的教主,他们哪有时间去杀人?我要请侯署长和赵将军出面,我看他们,在无敌面前,是否会作伪证!”

    洪谭笑了笑,“随意!”

    妇人看向上方的几位无敌,大汉王不再开口,大宋王沉吟了一下,笑道:“那就让侯镇、赵锐过来说说,人在吗?”

    片刻后,大殿之外,赵将军地沉声传来:“赵锐在此!”

    “赵将军,进殿一叙!”

    很快,赵将军阔步而入,走到封奇身边,微微躬身道:“侯镇回了大明府,不过我和侯镇几乎一直都在一起,几位大人有话问我也是一样!”

    大宋王笑道:“张颖说你们一路追杀六翼神教的教徒,你说说过程如何?”

    赵将军点头,沉声道:“自大夏府知晓封奇被追杀,身份暴露,我便受侯爷之令,前去击杀六翼神教两位日月,中途,他们分开了,我和侯镇只跟着其中一队,也就是银翼教主那一队,金翼教主则是吸引八大家的日月,和他们周旋……”

    大宋王再次道:“那你一路跟着,你觉得银翼有可能有时间去击杀刘琦这些人吗?”

    赵锐沉默。

    夏侯爷开口道:“直接说!”

    赵将军沉默一会,开口道:“很难有时间去杀人,当然,我只盯着银翼,只能说,银翼下手的机会很小。”

    “那你中途遇到过陈永和封奇吗?”

    “没有。”

    “那他们有作案时间吗?”

    “不知道。”

    大宋王点点头,看向那妇人,淡淡道:“张颖,你还有什么想问赵将军的吗?”

    妇人急忙道:“金翼一直和我们纠缠盘旋,刘琦将军被杀的时候,我们还在大元府附近纠缠,金翼没有时间去杀人,至于银翼被追踪,也没时间,而那个时间段,唯有陈永和封奇行踪不明!”

    说罢,她迅速道:“赵将军,从始至终,陈永和封奇是否在故意避开你们?”

    赵将军沉声道:“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们在避开我们,所以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

    “那你追踪银翼,银翼他们击杀或者擒拿了陈永吗?”

    赵将军沉默一会,摇头,“大概没有。”

    “那还用再问吗?”

    妇人喝道:“他们故意避开了救援,六翼神教根本没时间犯案,除了陈永和封奇,谁还会出手杀人?”

    一侧,洪谭淡淡道:“分身术知道吗?还有,我现在怀疑,你们缠住金翼是不是真的缠住了?8位日月,跟个白痴似的,被一位日月遛狗一般,遛的团团转,也好意思说自己缠住了一位日月!”

    “洪谭!”

    “你敢血口喷人!”

    “……”

    这下子,元庆东附近,几位日月纷纷呵斥!

    洪谭一脸坦然,淡定自若,“怎么了?我说的有假?8位日月被一位日月遛狗一般,遛了几个月!到底是真的实力不济,还是故意的,或者干脆打掩护,谁知道呢?”

    没说话的元庆东,此刻也开口了,叹道:“金翼已是日月六重,实力强大,我们8人都只是日月前期,几次围住他,都被他逃了……”

    “那说明你们是废物?”

    元庆东沉默瞬间,开口道:“洪院长若是这么说,我们也承认,实力不济,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庆东!”

    有几人一脸不满,元庆东却是不在意,你说废物就是废物好了。

    没必要去辩解!

    不要将矛头指向他们,没意义,还不如承认自己就是废物,又能如何?

    8位日月没抓住一位日月,这是事实。

    再怎么辩解,也没太大用。

    洪谭倒是有些意外,元庆东居然学会了不要脸了,这倒是让他有些惊讶。

    下一刻,洪谭笑道:“既然你们实力不济,废物一群,那金翼暗中离开,潜伏走了,击杀刘琦他们,有什么不可能吗?”

    洪谭笑道:“元府长,我说的没错吧?”

    元庆东想了想,缓缓道:“万事皆有可能!我们也无法保证这一切不可能发生,所以,我觉得此刻,在没弄清楚一切的情况下,让封奇自己来说,他是当事人,洪院长觉得呢?”

    两边唇枪舌剑一番,事情再次回到了原点。

    焦点还是封奇。

    洪谭没再说什么,看了一眼元庆东,又看了看那边的周明仁,笑了笑,一脸的无所谓,继续靠在椅子上观望,摸了摸一旁吴嘉的脑袋,传音道:“不要冲动,师祖不会放弃你师父的!听师祖的,你师父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不要再说什么,知道吗?”

    吴嘉默默点头,没有吭声。

    大殿中央,封奇眼神变幻了一阵,忽然道:“我交代!当日我从昏迷中醒来,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吴将主抓住了我,问我是不是杀人了,为何会出现在那,我看就我一人在那,以为是陈兄杀了人,畏罪潜逃了,我担心之下,便直接承认是我杀了人!”

    哗然一片!

    封奇翻供了!

    封奇迅速道:“我根本不知道情况,但是我还记得,当日的确是陈兄去救我,我们一起汇合,遇到了袭击,我便昏迷了,之后,我就神志不清,一直到被抓,我才清醒过来!洪阁老说的不错,我是有些傻,差点害了自己不说,如此乱说话,反而让大家怀疑了陈兄,这是我的错!”

    “胡言乱语!”

    妇人再次喝道:“你昏迷不醒?你之前说你没见过陈永,现在又说自己昏迷了,见过他,封奇,你说话颠三倒四,还有可信度吗?”

    封奇沉声道:“我说了,之前我一念之差,没想太多,现在……我醒悟了,也许陈兄出事了,我该告诉大家事实,最好让无敌强者去解救陈兄!还有,金翼和银翼未必是六翼神教的全部,我在六翼神教潜伏了多年,我怀疑六翼神教有六翼神族的人潜伏,也许是他们下手的,你们却是没发现!”

    “……”

    洪谭笑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封奇认罪,这不是好事。

    不认罪!

    证据呢?

    我多神文一系,追查一位无敌多年,不是没有怀疑的目标,可没有证据,没办法,奈何不得谁。

    你们想定罪陈永,证据在哪?

    真以为吃定我们了?

    封奇翻供的瞬间,大殿中,忽然有人出声道:“几位大人,我有话说!”

    此刻,又一位身穿铠甲的强者站了起来,沉声道:“当日刘琦被杀,我迅速赶到了现场,其实发现了一滴凶手残留的血液……”

    洪谭直接打着哈欠道:“除了你,还有别人跟你一起发现吗?你确定是凶手留下来的?万族教这种事没少干,想办法获取一人的血液,杀人栽赃,你不会说你手中的血液,是我徒弟的吧?”

    那将领微微凝眉道:“当日,天升军多位将领一起到场,是凶手的血液没错,至于会不会被栽赃,这个再论,现在也没办法证明什么。”

    说罢,一滴血液呈现出来。

    大汉王探手抓了过去,看了一会,丢给了灭蚕王,开口道:“灭蚕,你试试看,能不能回溯出主人的样子!”

    “行!”

    灭蚕王笑了笑,抓住了血液,眼中日月轮转,如同时光倒流。

    在众人震撼的眼神下,那一滴血液,渐渐浮现出一道人影的样子。

    台上的苏宇,绷着脸,看向那边,有些紧张。

    师伯的?

    还有,无敌境居然真能做到这一切?

    通过一滴血液,就能回溯出一些东西?

    涉及到了时间领域了!

    过了一阵,一道人影浮现,清晰了起来,封奇忽然松了口气,开口道:“这是六翼神教中的一员,副教主,山海七重的红翼,没想到居然是他做的!”

    洪谭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刚刚站起来的那将领,笑了笑,满眼的淡定自若。

    此刻,悬浮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眼神有些阴翳,栩栩如生。

    灭蚕王看了一下,随手拍灭了幻象,摇头道:“此人已经死了,血液已经没有任何牵引力,人都死了,凶杀案还在继续,要不就是杀人的不止一人,要不就是这血液只是有人随意遗落下来的,没任何价值。”

    封奇急忙道:“那肯定是他们一伙人一起做的!”

    “……”

    灭蚕王笑了笑,没接话。

    其实,大家心里有数。

    没证据而已!

    是不是陈永干的,多少有些判断的。

    灭蚕王叹道:“不说这些了,到了这地步,封奇前后口供不一,搜魂吧!就算封奇是无辜的,他贸然承认自己杀人,不解释清楚了,也不好交代,是不是无辜的,待会一切自然都清楚了!当然,封奇,你的一些隐秘,我们会为你保密,另外,搜魂之下,你会受到一些创伤,若是无辜的,我们会补偿你,若不是……”

    灭蚕王说到这,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洪谭却是再次道:“不可!搜魂会伤到根基!封奇是潜伏六翼神教数十年的英雄,岂能如此对他?至于他先前为何承认,他自己也说了原因,信不信……这个看大家,我不觉得他撒谎了!不能因为怀疑,就去搜魂,我还怀疑老周暗杀了我徒弟,我能搜魂他吗?”

    周明仁笑了笑,也不辩驳。

    灭蚕王微微蹙眉道:“洪谭,那你的意思是,现在不查了?”

    洪谭摇头,“查,一定要查!不查怎么对得起死去的那些将领,如何和前线的将士交代?不过,封奇是英雄,是自己人,我看,先把六翼神教的两位教主抓来,先搜魂,确定不是他们,再把八大家的日月抓来,查一查有没有勾结万族教,之后,要搜魂封奇,我没任何意见!”

    洪谭淡淡道:“不先查万族教徒,不查办事不利的废物,上来就查英雄,这个不合适!难道说,因为封奇实力弱一些,所以就要如此对他?”

    往日不善言谈的洪谭,这一刻那是滔滔不绝,言辞清晰,条理明确。

    “灭蚕王大人,我说的话,一切都是按照本心来说,若是几位大人觉得,自己实力达到了无敌,是人族的定海神针,非要先搜封奇,那我也无话可说!毕竟六翼神教背后有六翼神族,八大家身后更是八位无敌,按照身份地位来说,的确封奇最容易下手!”

    “……”

    灭蚕王笑了,“你直接说我们欺软怕硬好了!”

    “不敢!”

    洪谭低着头,“我知道几位大人,也是为了速速查出真凶,为死去的将领报仇,一切随几位大人心意!”

    “洪谭!”

    灭蚕王再次笑道:“你也不用刺激我们,比起你师父,你还差了一些,你师父昔年是指着我们的鼻子骂,你啊,胆子太小……”

    打趣了一句,灭蚕王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日月潜伏,不好找,真要那么好找,早就找到了!至于八大家的日月,8人一起行动,说实话,叛变的可能性不大,你觉得呢?”

    洪谭低沉道:“大人说的对,那就是封奇最有嫌疑,搜他没问题!”

    灭蚕王摆摆手道:“不用跟我来这套,我这人,不吃这套!这样,封奇要搜,八大家的日月要搜,不过一两人就够了,毕竟一起行动的,这样如何?”

    此话一出,大汉王惊讶地看着他,大宋王也是一脸古怪,没有吭声。

    下方,元庆东这些人一个个脸色难看,我们?

    要搜我们?

    那妇人急忙道:“大人,我们8人一起行动,代表八大家族,代表求索境,岂会作出和万族教勾结的事!”

    灭蚕王笑道:“大家都这么说,封奇也这么说,我们也难办!他们俩都是求索境的,不好开口,我不是,我是战神殿的,那我就当这个恶人了!你们的父辈祖辈,若是觉得不妥,可以让他们来找我!8个人,挑两个吧,不全部查了,免得得罪太多人。没太大关系,放心,我这人保密肯定能做到,事后,也会补偿你们。”

    这一刻,大殿安静的吓人。

    灭蚕王……还真要搜魂八大家的人?

    这是把8位无敌都要给得罪的节奏?

    还是说,走个过场?

    灭蚕王敲了敲桌子,笑道:“就这么定了吧,不然都会觉得不公平,那就没法查下去了!你们自证一下清白,也是好事,免得洪谭这几个家伙,一直絮叨说你们是废物,是叛徒,连累的八大家和求索境现在的威慑力都大大降低了,公信力下降,对你们八大家执掌求索境也不是好事。”

    “大人!”

    白眉青年也开口道:“我们修炼了祖辈功法,涉及到了无敌秘技,甚至知晓许多家族秘密,一旦被搜魂,极其不妥,不是我们不配合,是真的无法配合!”

    “不错,大人,我们都是无敌后裔,日月实力,岂会勾结万族教?欲加之罪!勾结万族教,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这一刻,几位日月都不同意。

    谁会答应把自己的记忆给别人去搜索?

    谁也不会!

    何况,他们还是日月强者,无敌后人,圣地主宰者,更不能答应了!

    灭蚕王笑容消失,淡淡道:“那就不太好查了!你们不答应,封奇也觉得不妥,那要不问问死人如何?几位被杀的将领,大多都死无全尸,若是有些血液留下,我尝试一下回溯时光,不过……那个很不准的!只能看到一些片段,无法证实真假,或者有人伪装。”

    白眉青年微微蹙眉,很快道:“大人,事急从权!封奇嫌疑最大,而且事先认罪,现在又开始翻供,我觉得此刻,应该直接搜魂判断真伪……”

    那边,夏侯爷叹道:“哪有那么麻烦,这样吧,投票决定吧,两大圣地投票,议会多年未开启了,在场有三位无敌,多位无敌后裔,各大府代表,那就投票决定,少数服从多数!投票结果出来了,谁也别说不愿意,不想做,关键时刻,服从大局!”

    说着,迅速道:“投票,三个选择,第一,搜魂封奇!第二,搜魂封奇和八大家日月!第三,都不要搜,慢慢查!”

    “诸位,你们觉得如何?”

    “……”

    一些人脸色诡异,夏侯爷又道:“36府的代表都在这,36票,两大圣地这边,一边一票,总共38票……不对,灭蚕王大人没开府,那就算上大人一票,39票如何?”

    灭蚕王眼神异样道:“那若是13比13比13呢!”

    夏侯爷笑道:“没这么巧吧?当然,真要这么巧的话……”

    夏侯爷摸了摸下巴,半晌才道:“那就……”

    他看向赵天兵那边,笑道:“让铸兵师一脉投一票,代表天铸王大人,三位大人觉得如何?天铸王大人也没开府,不过铸兵师一脉以他为尊,此地多位地阶铸兵师,也能代表铸兵师一脉了!”

    灭蚕王笑了笑,“40票吗?这都赶上昔年要不要和仙族联盟的时候,做投票决定了。倒是有趣,我想起了几百年前,大秦王那几位也让我们投票,要不要和仙族联盟,要不要和神魔鏖战到底……如今,倒是在这用上了。”

    夏侯爷笑道:“不投票也行,三位大人自行决定。”

    三位无敌在,不投也可以。

    可是……三位无敌会如何选择?

    大汉王直接道:“那就投票吧!”

    他不太想此刻做决定,夏侯爷给的三个选择,都不是什么好选择。

    封奇,其实此刻代表了夏家。

    而另外便是八大家,被洪谭直接给推到了对立面,此事,看起来只是几位山海被杀,可投票……大汉王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夏侯爷。

    这投票,也许投的不是搜不搜封奇,而是夏家要判断一下形势。

    看看人境的局势如何!

    支持谁?

    若是支持夏家的人多,今日……这案子没必要查下去了,不了了之的概率很大,夏家会出头,可能性不小。

    大汉王心中叹息,人境已经到了这地步了吗?

    内部已经分化了!

    三种结果,代表了三个阵营。

    亲夏的,敌夏的,还有中立的。

    三大阵营,也许从这一次投票中可以看出一二。

    而就在这时候,洪谭笑道:“怎么没有单独投八大家日月搜魂的票,侯爷,这是不是不妥?”

    夏侯爷没好气道:“少废话,八大家的日月都只是有小小的嫌疑,封奇嫌疑很大,不管如何,封奇都得跟着一起被搜!你别不识好歹!”

    骂了一句,看向元庆东几人,笑道:“几位说是吧?反正不管会不会搜你们,封奇都得陪着,这样,也能显得公平一些。”

    元庆东这些人,脸色都很难看。

    折腾了一阵,结果他们自己被折腾进去了!

    一旦是第二种结果,占据多数,难道他们真要被搜查?

    就在几人犹豫的时候,灭蚕王不耐烦道:“就这样吧!若是你们有不同意见,那先关押封奇,派人严查凶手,直接抓捕,凶手一日不归案,封奇一日不得出狱,如何?”

    刚有人想要说话,灭蚕王冷冷道:“我们时间有限,没时间和你们耽误!现在给大家追求公平,再耽误下去,那就不用让我们来管了!你们自己来查!”

    此话一出,没人再开口了。

    再说下去,灭蚕王要发怒了。

    “那就投票决定!”

    灭蚕王随手一挥,39道玉符飞出,36府代表都拿到了一个,两大圣地代表也都拿到了一个,另外一个飞到了赵天兵他们附近。

    最后一个,是他自己的,不用管。

    而大汉王和大宋王,都有大府代表在,这俩此刻一副打酱油的态度,压根没插手。

    夏侯爷笑了一声,开口道:“那大家就写一下一二三,赞同哪个填哪个,不行的话,大家可以和各大府府主沟通一下,半小时后,大家交上玉符!”

    大殿中,安静无比。

    不过,不少代表都取出了传音符,迅速和各大府沟通。

    这事,不是他们可以做主的了。

    夏侯爷补充道:“不记名的,放心,当然,灭蚕王大人知道哪个玉符对应哪个,希望大人保密。”

    “自然!”

    灭蚕王一脸淡定,笑了笑,靠在了椅子上,眯着眼瞥了一眼身边的两人,传音道:“有趣吗?”

    两人都没理他,不太有趣,只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夏家和灭蚕王,都是唯恐天下不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