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335章 混进了大佬圈(万更求订阅)
    起风了。

    6月1日深夜,大夏文明学府,风很大。

    虚空之中,第107道金纹雏形出现,所有人都知道,赵立快出关了。

    很顺利!

    起码在他们看来,很顺利。

    大夏府,很快将会出现一位顶级铸兵师。

    不出意外,学府即将多出一位阁老,甚至是铸兵学院的院长,当然,赵立未必会接受。

    就在大家翘首以待的时候,风起云涌。

    电闪雷鸣!

    轰隆隆!

    虚空生雷,第108道铭文雏形正式出现了!

    这一刻,所有人翘首以盼。

    而就在这一刻,元气秘境直接消失。

    虚空中,赵立收起了元气秘境,手持一柄巨锤。

    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同一时间,忽然,下方一股文兵气息升腾!

    一柄小一些的锤子,直接破开了屋顶,破开的屋顶下,有人探手抓住了锤柄,锤子之上,66道金纹呈现,一闪而逝。

    众人愣了一下!

    66道金纹?

    玄阶巅峰文兵!

    这……崔浪打造的?

    赵立在打造自己的文兵,崔浪也在打造文兵?

    众人来不及多想,很快,有人欢喜道:“恭喜老师!”

    是赵立的弟子,此刻,几位弟子喜形于色,大声恭贺。

    成功了!

    赵立一脸淡然,没多说什么,看了一眼下方的苏宇,淡笑道:“崔小友也完成了,倒是比我预期的要快,可惜了,我取走元气秘境,让你这边受到了干扰。”

    “无碍,赵老师这些时日,指点我良多,区区一柄玄阶巅峰文兵罢了,回头我再打造几十柄玩玩。”

    “……”

    四方瞬间安静了一下。

    下一刻,苏宇也腾空而起,和赵立同时悬浮在空中。

    不过……隐约间觉得有些不妥。

    苏宇不动声色,淡定无比,潇洒自若地化元气为白袍,覆盖在身,一副潇洒不羁的姿态,让一些之前有些讶异的人,瞬间恢复了坦然。

    好一个翩翩公子哥!

    至于老赵……算了,虽然肌肉健壮,可头发都白了,年纪一大把,没什么好看的。

    赵立也微微滞了一下,很快,笑呵呵的直接身上浮现一副皮甲,闪烁着光芒,一看就是玄阶巅峰文兵防甲,看的一些人眼神发亮。

    好东西啊!

    “恭喜赵大师!”

    “为赵大师贺!”

    “大夏府又多了一位铸兵宗师了!”

    “……”

    众人纷纷开口,一些地阶铸兵师,此刻也纷纷道贺,胡琪却是看向苏宇,笑道:“崔浪,你很不错,我看你沉淀一段时日,也能进入地阶了,后生可畏啊!”

    一群人纷纷走来,也没在意他俩之前没穿衣服的事。

    打造文兵这么多天,衣服早就爆了,没穿怎么了,又不是女人。

    苏宇和赵立也一脸的坦然自若,忘了而已,看就看好了,我们不还是穿了内裤吗?

    就在众人纷纷道贺的同时,虚空闪烁,下一刻,赵天兵出现了。

    同时来的,还有夏侯爷。

    两人都是满脸笑容,赵天兵拱手笑道:“恭喜师弟,总算成功了,也恭喜师弟,踏入山海境,成就地阶!”

    “一般!”

    赵立一脸的淡定,很快,笑道:“倒是崔小友,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一年内必成地阶,希望小友十年内能成天阶,将铸兵一道发扬光大!”

    众人意外,赵立这么看好崔浪?

    而苏宇,则是笑容满面,有些浪荡不羁,笑道:“赵老师过誉了!如今不过是玄阶巅峰罢了,说起来,赵老师传我扩神诀,授我铸造术,知遇之恩无以为报,等我晋级天阶,定当助赵老师铸天兵!”

    “哈哈哈!”

    赵立笑道:“那倒是希望你早点晋级!”

    他俩互相吹捧了几句,赵天兵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弟,这么看好这家伙?

    这家伙实力是不弱,铸兵能铸出玄阶巅峰,可自己这师弟,也是骄傲无比之人,岂会觉得自己会输给他人?

    难道说,两人都是臭不要脸的,所以臭味相投?

    苏宇也没再说什么,看向胡琪,笑呵呵道:“胡前辈,您也来了!”

    胡琪笑道:“来看看铸天兵的景象,可惜,只是伪天兵,算不上真天兵,倒是你,有些出乎我预料了,我还以为,你起码要五年左右才能晋级地阶,现在看来,倒是快了。”

    “那也要感谢赵老师和胡前辈的栽培。”

    苏宇寒暄了几句,那边,赵立也笑道:“小友,有空可以多来我这,探讨一下铸兵之道,这天下铸兵师,要说强的,也就天铸王那少数几人,你未来成就,必然不在他们之下。”

    “赵老师就别捧杀我了。”

    苏宇一脸唏嘘道:“今日受赵老师指点,地阶我还有把握,天阶,看运气吧!”

    “迟早的事!”

    “……”

    两人一唱一和,众人看的眼花缭乱,这不是赵立破境的日子吗?

    怎么被这崔浪抢了风头了!

    听赵立这口气,就差说崔浪很快能成铸兵第一人了。

    有这么玄乎吗?

    当然,心中想想,也没人会出声质疑什么,35岁的玄阶巅峰铸兵师,很快可以晋级地阶,说起来,人境目前恐怕也难找几个,也许天铸王的徒弟中有人达到了。

    可崔浪,并非天阶铸兵师徒弟,铸兵一道的天赋的确极强。

    适可而止,赵立也没再说什么,看向赵天兵,笑了笑,这让赵天兵有些意外,这次没冷脸对我了?

    师弟今日是转性子了?

    看样子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对其他人,赵立还算客气,等到夏侯爷凑上来,赵立脸一板,黑着一张脸,看都不看他,转身就进了自己的研究所。

    临走的时候,将那元气镜丢给了聂老,冷哼一声道:“大夏府用我的元气秘境,还用上瘾了,用久了,还真以为自己家的了?老夫动用元气秘境,居然有人阻拦,下次夏家的开天刀,给我用几日,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夏侯爷一愣,我他么招惹你了?

    一听事情,瞬间侧头看向刚赶来的元庆东几人,脸色微微有些阴沉,皱了皱眉,没有开口。

    而赵立,此刻已经进入了研究所,直接关门。

    赵天兵好像也听懂了什么,哼了一声,冷冷道:“师弟,若是大夏府待不下去了,去大周府,师兄在大周府多少有几分基业了!元气秘境,那是我师父,你父亲的,谁敢强夺?”

    元庆东一声不吭,就当不是说自己,我就说了一句而已,早知道不多这个话了。

    一下子得罪了两位地阶顶级铸兵师,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

    而崔浪,也笑道:“胡前辈,您说,我们大明府可以邀请赵老师前去做客吗?”

    胡琪笑了笑,开口道:“赵立若是愿意去,大明府之门,对赵立敞开!赵兄……”

    她话都没说完,一旁,赵天兵尴尬道:“胡前辈,昔年您喊我师父也是赵兄,还是换个称呼,直接喊他名字就行,喊我也是,不用客气!”

    尴尬!

    你忘了吗?

    当年我师父去大明府,你也喊赵兄,现在你又喊赵兄……太尴尬了!

    胡琪微微一怔,她客气一下而已,此刻听他这么说,瞥了赵天兵一眼,这是……嫌我老的意思?

    哼了一声!

    胡琪淡淡道:“修道者,达者为先,年纪不是问题,赵府长觉得呢?”

    赵天兵干笑,你说了算,不和女人讲理。

    再达者为先,你叫我师父赵兄,再喊他儿子也是这个,还是尴尬。

    一群人聚在一起,不是日月境,就是地阶铸兵师。

    苏宇在其中,倒是不算什么,不过此刻也坦然自若,一点局促都没,好歹也到了玄阶巅峰,当然要有几分底气。

    赵天兵也不再说这个,打断了胡琪,很快看向苏宇,笑道:“崔小友技艺精湛,居然得到了我师弟的传承,我师弟这人,看人眼光可是很毒的,小友能配合我师弟,连铸这么多天,我替我师弟多谢小友了!”

    苏宇笑道:“赵府长太客气了,是赵老师教我,不是我帮赵老师,还得感谢赵老师的提点……”

    胡琪打断了他,笑骂道:“你这猢狲,不谢我?若不是我传授你《天铸术》,你能坚持到现在?一口一个赵老师,你这是准备入赘到大夏府?喊我就是胡前辈,这些年来,你这猢狲还是这么现实!”

    苏宇心中微动,干笑道:“胡老师,您这话说的,我不是不敢喊吗?在学府,我那便宜老师在,我喊您老师,他不得吃醋。”

    “你这毛小子!”

    胡琪笑骂一声,“这次铸兵收获不小,尽快回大明府,早日晋级地阶铸兵师,我们都老了,你还年轻,下次回来了,大明文明学府的铸兵系,我看你都可以当院长了!”

    两人谈笑了几句,赵天兵也笑道:“《天铸术》?这么说来,小友也算是天铸王前辈一脉了,可惜今日天铸王没来,否则,看到小友,小友就该入天铸一脉了。”

    胡琪笑道:“铸兵一道,走自己的道更好,如今崔浪学了天铸术,又学了扩神诀,走走看看,不要局限于一脉,对他未来更好!”

    几人不再聊赵立,那家伙脾气古怪,既然跑回去了,聊他没啥用。

    胡琪又道:“大家今日难得凑到了一起,我年纪最长,做个主,大家不如一起探讨一番铸兵之术,找个地方聊几句,带上各自的门人弟子,崔浪,你这次和赵立一起铸兵,他那脾气,大概懒得多说,你和我们聊聊具体过程如何?”

    此话一出,周围,七八位地阶铸兵师都是眼神一亮!

    找赵立,这家伙太古怪了,不好问什么。

    可崔浪也在现场啊!

    这下子,包括大夏府的陈老,也笑呵呵道:“崔小友,大家彼此交流一番如何?这人境,除了天铸一道和赵家铸兵术,还是有不少其他铸兵之道的,大家一起交流一番!”

    地阶铸兵师,几乎都是日月境,山海的都少见。

    此地,就是七八位日月强者,此刻却是眼巴巴地看着苏宇,一副跃跃欲试,期待的表情。

    赵天兵也笑道:“小友,正如胡前辈说的那样,机会难得,今日除了天铸王、原始教主他们几位,大夏府附近的地阶铸兵师都来了,不如畅谈一番?”

    胡琪再次笑道:“小子,还不答应!非要我们求你?答应了,我们听听,有了好处,也给你分一点,以后遇到了麻烦,就去找这几个老小子帮忙,都是一府扛鼎之人,一些小事,还不是轻而易举办成了!”

    其他人也是笑呵呵的,的确是一府扛鼎之人。

    地阶铸兵师,在哪都是大爷。

    大夏府的陈老,就是大爷,夏侯爷都得哄着供着。

    其他人,也差不多。

    像元庆东这样的无敌后裔,日月强者,其实几人不太在意他,那几位在外围听着,这些铸兵师几乎没理会。

    无他,有底气。

    在哪都能吃得开,各府的无敌王者,也得当座上宾对待。

    像赵天兵这样的人物,之前在三位无敌面前,那也能吃得开,没有丝毫局促,天铸王更是对无敌爱答不理,反正是你们求我,我又不求你们。

    元庆东他爹,大元王的儿子来了,大概还能接上话,元庆东不够格。

    苏宇低着头,面带笑容,心中却是明白,胡琪为他造势,为他打基础呢。

    七八位地阶铸兵师,还带着一大批玄阶、黄阶铸兵师,周围五六个大府的铸兵师被一网打尽,若是真能帮忙,这些人在无敌面前也能说上话的。

    而且,这些人本身也不弱,地阶的几乎都是日月境大能。

    “那小子就献丑了,却之不恭,几位前辈,不如找个地方,小子做东,请诸位前辈指点一二……”

    “哈哈哈,那就一起……”

    几人聊的欢快,夏侯爷看他们自成团体,也很无奈,我还想拉拢一下崔浪呢,结果这些家伙,自己成了团体,都不搭理他,他很无奈的。

    那边,元庆东几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元庆东倒是没吭声,被排斥在外了,甚至有些不屑于理会他们,没关系,在大夏府,他受气不是第一次了,习惯就好。

    可其他几位日月,却是有些受不了这个。

    那妇人笑道:“赵府长,不如我们也凑个热闹,一起听听……”

    赵天兵侧头看了一眼几人,胡琪直接了当道:“算了,你们也不是同道中人,说了你们也不懂,专业性太强,参与进来,没任何意义。”

    “……”

    妇人干笑一声,有些尴尬,心中恼火。

    元庆东不动声色,他都猜到是这么个结果,所以没吭声,还往上凑和,摆明了懒得搭理我们这些非铸兵师。

    元庆东也不在意这个,而是看向夏侯爷,笑道:“侯爷,赵阁老铸兵结束了,那大夏府这边,关于封奇的事,什么时候开始?”

    夏侯爷瞥了他一眼,淡笑道:“不急,天都黑了,明天吧!”

    “封奇?”

    胡琪忽然道:“这事闹的沸沸扬扬,夏代府主,不介意我们明天也去听听吧?”

    我们,而不是她。

    她知道,苏宇一定很想去,可贸然前去,不合适,既然如此,那就正大光明地去。

    那时候,必然有无敌在场。

    他们一群铸兵师在场,无敌也不会轻易去探查他们,一下子得罪了七八位地阶铸兵师,哪怕无敌,也没这么傻,真要得罪了,你境内修者,以后还想不想要人帮你们铸兵了?

    山海日月,可都是使用地阶兵器呢。

    无敌不需要,不代表其他人不需要。

    夏侯爷笑呵呵道:“当然可以,胡前辈都这么说了,绝对没问题,明日我恭候几位前辈!”

    他对这些铸兵师也很客气。

    其他几位铸兵师,原本有些人是没兴趣的,不过胡琪都这么说了,几人也不介意去看看,赵天兵笑道:“那就这样定了,今晚我们秉烛夜谈,谈到明日,我们一起去听听!封奇这人,我知道他,昔年,我其实还见过他几次……哎,事情闹成这样,大夏府……越来越……”

    他说到这,没再说下去,很快笑道:“等我师弟稳固了境界,我看看能不能喊我师弟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心得。”

    “赵府长客气了,有赵府长,今晚的铸兵之会,定然会很精彩!”

    “……”

    一群人闲聊着,苏宇则是朝不远处的白俊生招招手,笑道:“小白,带我们找个能说话聊天的好地方,你一天到晚瞎跑,应该知道哪里有好地方吧?”

    白俊生郁闷!

    小白?

    艹!

    我们前些日子见面,你还喊我师弟呢,这就小白了。

    “大夏府我又不熟……”

    心里嘀咕一声,不过一群大佬在这,他也没办法拒绝,干笑道:“我知道,我知道,马上带诸位前辈去。”

    说着,讪讪地往外走,管他呢,随便找个地方大的场所好了。

    反正是一群铸兵师,其实也不太在意什么。

    很快,一群人离去。

    日月境不少,山海、凌云也多,苏宇算是实力弱小的一批,可地位不低,此刻,只走在几位日月之后,和那些山海并驾齐驱。

    ……

    等他们走了,元庆东身边,那妇人眼神不善,低沉道:“倒是真够傲气的!”

    元庆东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别自找麻烦!一群宝贝疙瘩!都是各大府的府主座上宾,不想被整个铸兵界封杀,那就忍着,别到时候一大把年纪了,被家中无敌亲自押着去道歉,那就难看了!”

    没看夏侯爷被冷落了,也没吭声吗?

    实力强大,那还有骄傲的资本。

    大家都是日月,人家还是地阶铸兵师,天生比你高一等,自找麻烦,那是白痴。

    他现在算是学会了,出门在外,不是圣地,低调点为妙。

    自己这些时日,受气无数,你看我发火了吗?

    忍着好了!

    各大府的人,其实没怎么把圣地放在眼里,圣地在他们眼中,也就无敌境值得尊敬,其他人……不给你面子,你也无可奈何。

    就像朱天道,干脆就说了,一群仆人罢了!

    圣地一般都是次子,或者支脉驻扎,嫡系在各大府,真说起来,那些无敌,也当然偏向于各大府一些,和各大府斗起来,不给面子,最后也讨不了什么好。

    以前在圣地久了,真以为两大圣地是人境领袖了,出来一看才发现……想太多了。

    元庆东心中叹息,明日,公审封奇,其实他不太想掺和,可是……不掺和不行,掺和的话,也许麻烦缠身。

    别的不说,洪谭那边就是巨大的麻烦!

    大夏府这边,如今态度也还算明显了,尽量保多神文一系,这样一来,又把大夏府给得罪死了,除非夏龙武证道失败,一旦成功了,以后有的麻烦!

    可就算失败了,大夏王那边……也是难缠无比,搞不好要出事。

    真走出来了,元庆东才明白,以前想的太少,而今,大夏府风云起伏,一个不慎,自己哪怕是日月,哪怕是无敌后裔,都有可能栽在这。

    多神文一系,牵扯的东西太多。

    ……

    另一边。

    苏宇和一群铸兵师,进了一家地方很大的大院,进了大厅,环境很好,香味十足,场地也好……

    苏宇脸上带笑,心中却是暗骂!

    白俊生这白痴,带他们来哪了!

    这地方……真的崔浪大概喜欢来,关键是,一群铸兵大师呢,你把人家往这带,服了你们了!

    也没拆穿,他不知道那些大师知道不知道,不管了,知道,大家大概也不在意。

    很快,大厅中,一群人坐而论道。

    一群地阶铸兵师,加上苏宇,都开始高谈阔论,苏宇如今经验不差,底蕴也不差,和这些地阶谈论起来,也不怯场,一时间,倒是谈的主宾尽欢。

    ……

    与此同时。

    大夏府,夏侯爷调集了一份关于崔浪的资料,上下看了好几遍,最后将资料交给了夏虎尤,笑呵呵道:“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夏虎尤拿到资料看了一会,羡慕道:“还是大明府的人会玩,这崔浪,这人生……可比我们丰富多彩多了!”

    “看什么呢,我让你看这个了?”

    夏侯爷恼怒,我让你看人家崔浪怎么泡妞的?

    夏虎尤干笑一声,很快继续看了起来,看了一会,摸着胖胖的下巴道:“没啥特殊的,不过,之前只是黄阶铸兵师,这进步太快了,这几年被程墨前辈追杀,不敢出来,难道是闭关有所收获?”

    玄阶巅峰了!

    当然,按照一些人的说法,崔浪之前只是玄阶初期到中期,这次能到巅峰,全靠赵立帮助。

    老赵居然会帮助一个外人,第一次见面,真够稀奇的。

    夏虎尤看来看去,也没发现什么不同。

    夏侯爷却是淡淡道:“盯着点,这崔浪……目前还不清楚有没有问题,不过老赵的扩神诀,不少人盯着,这家伙……有些浪荡不羁,小心别把扩神诀给传的到处都是。”

    夏虎尤点头,“知道了,扩神诀……苏宇也会,之前就觉得不弱,现在看来,真的好东西,赵老不好打交道,有机会的话,去问问苏宇看,能不能传我。”

    “苏宇……”

    夏侯爷微微一怔,再次拿起资料看了一会。

    忽然道:“苏宇会铸兵吗?”

    “啊?”

    夏虎尤茫然,很快道:“不会啊,他在赵老那边,就学了扩神诀,其他的什么都没学,总共也就去了三四次吧。”

    “不会铸兵?”

    夏侯爷敲着桌子,问道:“你觉得,苏宇现在知道封奇被公审的事吗?”

    “他受伤闭关了,未必知道吧?”

    夏虎尤说着,脸色异样道:“二爷爷,您的意思是……”

    夏侯爷摇摇头,“有些好奇罢了,扩神诀,赵立,苏宇,崔浪,铸兵……崔浪忽然冒头,资质惊人,我就在想,会不会和苏宇有点关系。”

    夏虎尤好笑道:“二爷爷,您别疑神疑鬼的,这崔浪都玄阶巅峰铸兵师了……”

    “在这之前,只是玄阶初等!”

    夏侯爷淡淡道:“苏宇会扩神诀,若是能苦学一段时间,以他的天赋,晋级玄阶很难吗?”

    “……”

    夏虎尤晃了晃脑袋:“不会啊!他哪来的时间去学?现在刚6月份,他去大明府,也才5个月,又是研究功法,又是修炼,又是晋级,又是约战单雄,之后又在疗伤……”

    说着说着,夏虎尤不说了。

    没这个可能吧?

    夏侯爷没说什么,很快道:“不管他了,是不是都无所谓!”

    他还有件事没说!

    崔浪在南元的时候,南元死人了!

    而死的人,刚好和苏宇有关。

    他那日就在想,是不是苏宇派人来了,或者大明府派人来的,现在想来……难不成这家伙亲自下手的?

    苏宇,崔浪?

    可是,死了一位凌云九重好不好!

    凌云九重啊!

    “火字神文,遁术,强大的肉身,山海境的意志力……”

    想到当日那边送来的有关凶手的资料,夏侯爷叹息一声,没再说话。

    铸兵,有火字神文很正常。

    遁术,苏宇会,这个他都知道,比如化风、化水,包括影子被洪谭他们研究了多年。

    扩神诀,多神文战技,造成了一些误判很正常。

    夏侯爷闭目,崔浪……苏宇!

    胆子真的很大啊!

    也真的天才啊,他简直不敢相信,谁能几个月内,成为玄阶巅峰的铸兵师,说实话,他也就是联想一下,不然,他也不敢往苏宇身上想。

    苏宇有时间学习铸兵吗?

    学习铸兵,就能到玄阶巅峰?

    铸兵这么简单,大夏府就不会只有一位地阶铸兵师了!

    当然,现在两位。

    连他这个对苏宇还算极其了解的人,都有些不相信,何况其他人。

    其他人,目前还不清楚,南元被杀的几人,有什么共同点,他们去过苏宇家的事,也就大夏府知道所有名单。

    死了几人,没什么共同点,不少人还以为是有人想搞事呢。

    没人往苏宇头上想,唯有他,一开始就往苏宇身上想了一下。

    联系到崔浪当日在南元,他不得不将崔浪和苏宇联想到一起。

    “若是崔浪是苏宇,那老赵的态度就好解释了,不是什么脾气古怪,这家伙就是知道苏宇身份,所以为他打掩护的,还有胡琪也是!”

    “这么说,胡琪应该也知道他的身份?胡琪、赵立……还有吗?”

    夏侯爷看向修心阁那边,那家伙猜到了吗?

    苏宇此刻回到大夏府,不会扰乱一些计划吧?

    那小子的狗脾气,受不得委屈,明日公审封奇,陈永必然会被查出来,人境必会将陈永定义为叛徒,这是必须的,除非提供几位将领的罪证!

    如此一来,陈永成了叛徒和罪人,苏宇会有什么反应?

    “他实力是弱,可搞事的能力不弱,别给我惹下了大麻烦,坏了我们的好事啊!”

    想到这,他看向夏虎尤,开口道:“明日,你去拉拢崔浪,公审封奇的时候,你在旁边跟着他!”

    “啊?”

    夏虎尤此刻还有些恍惚,二爷爷的意思是什么?

    崔浪,苏宇?

    此刻听到二爷爷这么说,夏虎尤眼神有些异样,点头,“我知道了!对了,二爷爷,三大无敌在大夏府公审,我爹不在,祖爷爷也不在,会不会出什么麻烦?”

    “不会!”

    夏侯爷淡笑道:“没事,这毕竟是大夏府!你祖爷爷还活着,又不是死了!在这搞事,三大无敌也要考虑清楚了,放心吧!”

    “那好吧!”

    夏虎尤想到这,又道:“二爷爷,明日军队要调动吗?三大无敌也许不会搞事,可其他人,还得防着点,要不调动一下暗卫,征调一些日月山海,真闹的不愉快,喀嚓一下,全给剿了,就说都是万族教余党!”

    “……”

    夏侯爷瞥了他一眼,默默看着。

    卧槽!

    你这胖小子,现在心也够狠啊!

    怕你爹死的不够快?

    “你是想早点继位?”

    他问了一句,夏虎尤憨笑道:“二爷爷,瞧您说的,我是那种人吗?可在大夏府境内,一次次的受气,说实话,下面的人也受不了,得让人吃点苦头,让他们看看大夏府的刀,还利!”

    夏侯爷歪靠在椅子上,笑眯眯道:“我们的刀太利了,你觉得还有人敢来大夏府吗?夏家的刀,自你父亲开始,就不再利了,如今你父亲不在,那夏家的刀,就是钝刀!”

    “钝刀……”

    夏虎尤若有所思,疑惑道:“二爷爷的意思是……”

    夏侯爷靠在椅子上,懒洋洋道:“自己悟!刀钝了,如何开封?”

    “磨一磨。”

    “磨一磨?”夏侯爷笑了笑,不说话。

    夏虎尤微微挑眉,过了一会,点头,“明白了!二爷爷,那我先走了。”

    明白了什么?

    夏侯爷没问,他也没说。

    刀钝了,磨一磨,那是笨办法,其实,多砍点人,多杀点人,杀他个一千一万,这刀,自然就利了!

    夏家的刀,什么刀最利?

    杀头的刀!

    杀万族教徒的刀,是大夏府最利的刀,刀还没落,人头就掉了,杀气太重。

    走出夏侯爷住所的夏虎尤,抬头看了看天,天色漆黑。

    “嘿嘿……”

    笑了一声,夏虎尤龇牙咧嘴,那就封刀吧,磨刀,看样子还早。

    至于崔浪,是不是苏宇,他懒得猜。

    明天见面的话,看看就知道了。

    不过明天,可不是什么好日子,希望这家伙别添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