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305章 天才都是随便玩玩(万更求订阅)
    大明府。

    研究所中,苏宇也收到了消息,一边吃着饭,一边意外道:“我师祖出关了?”

    文忠、金生几人也都在。

    文忠点头,“府长说的,早上出去的时候,府长说洪阁老和周明仁都出关了,差不多同时晋级的日月境,大夏府还是底蕴深厚,实力强悍,一下子多了两位日月,洪谭年纪可不大。”

    说着,还是有几分羡慕的。

    大明府老人多,但是,实力不强啊。

    人家大夏府,老人死的快,可不得不说,年轻人强大。

    是的,洪谭就是年轻人。

    万天圣也算年轻人!

    反正百岁左右,都算年轻人。

    金生笑道:“这个没办法,一个敢打敢杀,一个在后方做研究,做研究的实力要是比征战沙场的还强,那就没天理了!”

    “也不能这么说,看天赋,看运气,看机缘。”

    几位老人争辩了起来,苏宇失笑,很快道:“几位师兄,不提这个了,合神窍的法门,最近有进展吗?”

    “没有。”

    几人沮丧,不吭声了!

    很快,文忠恢复淡定,笑道:“你别急,也别说我们,你该去白家拜访一下了,你的元神窍到现在没发现,我看,未必就是窍穴不够的问题,你窍穴开启的绝对比白天浩多,白天浩能发现,你为何不行?”

    苏宇若有所思,点点头,倒也是。

    几次想去白家拜访,结果都有事。

    是该去白家看看了!

    自己开窍可不少,结果还是没发现元神窍,问题到底出现在哪?

    仙族精血还没到手,这几天,他倒也没啥事要做。

    那就去白家看看?

    白家……白俊生。

    贸然前往也不合适,要不去找白俊生聊聊?

    想到这,苏宇划拉着饭菜,边吃边道:“也是,那我下午就去拜访,下午拜访,合乎大明府礼仪吗?”

    “修者不在意这些。”

    文忠笑道:“要我陪你一起吗?”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苏宇笑着拒绝了,想了想问道:“对白家的情况,我也不是太了解,这贸贸然地要观摩白家老祖的珍藏,不知道是否有些失礼。”

    金生笑呵呵道:“这个简单,白家是战者家族,白俊生是白家老大的独子,现在肉身进入了腾空,你这边不缺一些神魔精血,赠送一些神魔精血,白家拿出白天浩的资料,应该没难度。”

    白俊生进入腾空,需要铸身。

    到现在,大概都没进行一铸。

    白家那边,家主是白枫的爷爷,闭关中,山海境,多年没出关,他没出关,白老大和白枫他爹白老二,都是凌云,很难弄到强大的神魔精血。

    苏宇若是赠送一些神魔精血,应该没问题。

    苏宇这边,原始神族和始魔族剩余的精血送给夏虎尤了,可大秦府给了他不少其他神魔精血,这个倒是可以送给白俊生。

    想到这,苏宇也安了安心。

    至于洪谭出关,苏宇也不是太担心,好歹也是日月,还是多神文系的日月,自己为洪谭操心有啥用,自己这师祖,又不是不能忍,是个能忍之辈。

    至于隐约间传来那拆分法的消息……苏宇不想多问,不想多说。

    这事,不太寻常。

    当初说好了,不能贸然传播出去,现在闹的有些人尽皆知,这很不正常。

    当然,外界现在对这些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洪谭掌握了绝密技术,足以掀起一场文明师的变革,而今,人境的焦点,的确聚焦在了那边。

    这也是好事,苏宇这边,少了不少关注。

    “师祖自己扛着吧,不行就再次闭关好了。”

    苏宇心中想着,自己都笑了。

    他现在,唯一有些担忧的,还是陈永。

    足足10位日月境出动去找他,到现在依旧没消息,他也不知道陈永到底在干嘛,按理说,动静不小了,陈永若是和人接触,应该知道消息了。

    哪怕为了报仇,这时候,也可以借力杀人了。

    苏宇准备好了,下午去拜访白家。

    陈永的事,现在师祖出关了,看师祖怎么处理吧,他也是有心无力。

    ……

    就在苏宇想着陈永的时候。

    同一时间。

    大荒山。

    人境东域。

    靠近东方天升海区域。

    人境有三大海域,东方的天升海,西方的天落海,南方的无际海,以及北方的诸天府,都算是人境险地。

    此刻,大荒山,一处洞窟中。

    陈永靠在墙壁上,烧烤着一头妖兽,一旁,封奇脸色发白,胸口染血,靠在另一边,笑道:“陈永,你手艺越来越好了,等哪天打不动了,可以开个饭馆。”

    陈永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烤好了妖兽,撕了一块腿肉给他丢了过去,自己也默默吃着,吃了一会,轻声道:“还能撑住吧?”

    “死不了。”

    “那就好。”

    陈永笑了笑,很快道:“吃完了这顿饭,去天升海。”

    封奇点头,没多问。

    陈永失笑,“你还是和当年一样,屁都不放一个,这么多年了,也不改改。”

    “习惯了。”

    封奇也笑了,“那你说说,去天升海干嘛?”

    “去杀人。”

    陈永平静道:“杀几个仇人。”

    封奇再次点头,还是不问。

    陈永无奈,只好主动道:“知道杀谁吗?”

    “不知道。”

    “那你就点头?”

    “我的命,你救的,你说杀谁就杀谁。”

    “……”

    陈永失笑,缓缓道:“这一次既然出来了,我不准备那么快回去,难得出来一次,现在还没人盯着,难得的机会!还记得小帽子吗?”

    “记得,那个头顶有点秃的家伙,不戴帽子不习惯,后来被你驱逐出了多神文一系,是吧?”

    “嗯。”

    陈永平静道:“当年我驱逐他们,也是希望多神文一系能保留一些种子,结果……哪怕被我驱逐了,有人还是不放过他们,小帽子到天升海采集一些东西,死在了这边,我后来让人暗中查了,不是意外死的,是被人坑杀的,不止小帽子,当年我驱逐的那些人,大部分人都死了,活下来的没多少。”

    说着,又轻笑道:“何止他们,我和师弟,那是不太出学府,加上师父一直盯着,才勉强活了下来,这些年,死的多神文系强者还少吗?”

    封奇点头,“这个看出来了,这些年死了太多多神文一系强者了,不关注不知道,关注的话就能发现,死了太多。”

    “嗯,在诸天战场是被人针对,万族就杀我们的人,没办法,可在人境执行任务,也死了不少,我暗中查过资料,天升海这边,死的最多,小帽子也在这边死的。”

    他吃了口肉,缓缓道:“我怀疑,这边可能是那家伙的老巢。”

    “暗中那位?”

    “嗯。”

    微微点头,陈永平静道:“所以,这次出来,我也有报仇的心思,杀一些人,看看能不能把那家伙逼出来,哪怕不逼出来,也要打草惊蛇,让他知道,我们可能发现他的身份了,让他再次跳出来!他已经出来几次了,现在,已经是狗急跳墙,快要疯狂了,他现在一定很担心暴露了身份,逼他现身!”

    封奇啃食着大腿肉,想了想道:“不会杀错人吧?”

    “不会,没证据,我不会乱杀的。”

    陈永说着,笑道:“杀完了,到天升海躲一躲!逼那个家伙现身,不现身,接下来我还要杀,这些年,我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做,多少掌握了一些资料,很可能都是他的人,不是他的人,也不是好人,杀一个算一个。”

    封奇点头,沉吟一会道:“天升海域,靠近大齐府,大齐王160年前就战死了,现在掌控大齐府的是大齐王的儿子齐宣,这边没有无敌境存在,天升海也没无敌坐镇,那你说,会是哪位无敌?难道是再东一些的大晋府?”

    “大晋王?”

    陈永笑道:“不知道,知道了,那还用试探的?”

    “真把那无敌逼出来了,也奈何不得他。”

    “暴露了就行,暴露了,那就盯死了他,迟早有办法解决他,现在最大的难题是,那家伙没暴露!”

    说着,陈永笑道:“不管这个,他不敢出来,那最好,趁机杀了他的爪牙!这些人,也是刽子手,手上染满了我多神文系的鲜血,小帽子这些家伙不能白死,我得给他们报仇!”

    封奇没再说什么,两人默默吃着东西。

    吃完了东西,陈永清理了一下现场,笑道:“上路,带着后面那几条狗再转转,最好带到天升海,狗咬狗最好,不过我怀疑,六翼神教可能和那些家伙是一伙的,就看他们的主子有没有告知彼此了。”

    没告知彼此,狗咬狗,那最好不过了!

    告知了,也好,明确了他的猜测。

    这两边,就是一伙的。

    很快,陈永和封奇离开此地。

    这一次出来,陈永就是为了杀人的,他不是一点信息网都没有,恰恰相反,他知道很多人在找自己,自己那个师侄,甚至安排了日月来找自己。

    很感动,但是……他不想回去。

    在学府忍了太多年,这次难得的机会,总算逃离了学府,既然出来了,不杀个血流成河,他不会回去的。

    借着这机会,杀掉一批往日想杀,却是没机会杀的家伙。

    出了山洞,陈永迅速改头换面,眨眼间,潜入了地底。

    而地面上,封奇继续当着饵料,警惕地行走。

    不过,影子微微有些不同。

    他的影子,更浓郁一些。

    洪谭抓捕影子很多年了,而影子昔日曾说过,他的天赋技都快退化了,因为精血被抽离的太多太多。

    而那个时期,正是陈永在洪谭门下学习最久的时期。

    封奇带着伤,两人借着这配合,一路上,已经干掉了不少强敌。

    封奇迅速遁走,极其小心。

    他们离开没多久,数道人影闪烁。

    山海境!

    还有一位日月境!

    都带着黑色面具,没有其他的特征,领头的那人,戴着的面具,泛现一抹银色,观察了一阵,低沉道:“刚走不久,还有一些余温!”

    说着,朝洞口外看了看,“再往东,就是天升海了!”

    后方,一人也低沉道:“教主,还追吗?这几日,不断有据点被围剿,求索境已经派出8位日月搜查我等,神教根基已经受损!”

    “都是一些炮灰,死了就死了,这样的废物,多的是,人境最不缺的就是人,最不缺的也是那些想要长生不死,想要实力的人!”

    说罢,冷声道:“陈永和封奇必须死,这两个畜生,杀了我们多位强者,不杀他们,我心不平!”

    后方,几位山海不吭声。

    这一路上,死了几位山海境了。

    现在又快到天升海了,他们其实不太想追了,而且八大家在搜索他们,现在他们的处境很危险。

    见几位山海沉默,那日月知道他们想些什么,淡淡道:“这也是六翼神族的意思,陈永必须要死!要不杀陈永,要不杀苏宇,要不杀洪谭,你们选择哪个?”

    几人无言。

    杀苏宇……算了吧,人家在大明府保护下,前几天才死了一批日月呢。

    杀洪谭,人家现在晋级日月了,还在大夏府内,杀个屁。

    算来算去,杀陈永最轻松了。

    几人没再说话,心中却是抑郁,非要这时候杀陈永……也不知道教主怎么想的,至于六翼神族,管他呢,反正又不在人境,怕什么。

    投靠六翼神族,就是为了长生不死,为了强大自己,可不是为了送死的。

    六翼神教教主知道他们的想法,笑道:“别觉得是让你们送死,这一次成功了,几位都有机会,进入六翼神界化神池,也许可以数日内完成窍穴合一,晋级日月!”

    “就怕没命享受。”

    有人低声说了一句,我们也想进入日月,那也得命在。

    “够了!”

    六翼神教教主低沉道:“别说这些,副教主已经带人吸引那些日月离开,现在,我们是安全的!那边更危险!”

    几人不语,虽然不情不愿。

    可都到了这地步,也没办法了。

    “走!”

    说话间,这日月境强者,辨别了一下方向,很快,沿着封奇离开的路追了上去。

    刚追没多久,轰隆一声巨响。

    一位山海境强者,吐血倒飞,其他人迅速散开,过了一会,烟尘消散,那日月强者,上前探查一下,冷笑道:“继续追,陈永他们这一路,神符都用了无数,我不信他还有多少!”

    那吐血的山海,面具下,一脸的晦气!

    好在有些准备了!

    第一次才倒霉,直接被炸死了一位山海境,陈永那家伙,这些年也不知道收集了多少东西,多神文一系不是穷光蛋吗?在哪弄的这些神符?

    没再多说,几人迅速朝前追去。

    既然有陷阱,说明追寻的方向对了。

    ……

    大明府,铸兵学院。

    苏宇还是第一次知道,白俊生是铸兵学院的学员,他还以为这家伙也是驯兽学院的,一问才知道,这家伙是铸兵系的。

    巨大的兵器铸造坊中。

    苏宇找到了正在敲打兵器的白俊生,周边,一些学员和老师看到苏宇,都有些惊讶,不过看看也就够了,不太熟,也没几个人上前招呼。

    白俊生也看到了苏宇,此刻的他,正在敲打一柄弯钩状的兵器,笑道:“苏宇,你来找我的?”

    “嗯,在铸兵?”

    “对,咋样,厉害吧?”

    白俊生笑哈哈道:“看我铸的兵器,黄阶初等,入了阶的,金纹7条,哪怕在黄阶初等中也是顶级文兵了!我意志力才养性呢,等我腾空了,必然可以铸黄阶中等甚至高等文兵,腾空七重,我就铸黄阶顶级文兵,凌云境,打造玄阶文兵,山海,我就能打造地阶文兵了,日月境,我就是天兵师!”

    “……”

    苏宇无言,白俊生见状笑道:“怎么,不相信?我铸兵还是很有天赋的,不信你问问别人?”

    此刻,身边有个壮实的青年,笑哈哈道:“还行吧,没算太吹,养性能铸黄阶,还可以了,不过……比我差了点,哈哈,我能铸8枚金纹的文兵!”

    此地,都是铸兵师,当然,有强有弱,腾空之下,能铸出入阶文兵都算天才了。

    在大夏府,铸兵系的人不多,能在养性铸造文兵的也没几个。

    白俊生说他铸兵不错,也不算吹嘘。

    天都八骏,多少有些真本事。

    这家伙肉身腾空,养性可铸兵,对得起这八骏之名了。

    苏宇笑道:“还行,不错。”

    “还行?”

    白俊生急了,“苏宇,你这还行,我就不乐意听了!我这铸兵技术,哪怕到了大夏府,也是一顶一的,你们大夏府大概都没学员比得上我,大夏府铸兵系早就没落了,没几个有真本事的……”

    苏宇微微皱眉,看了他一眼,“大夏府铸兵系,还是有强人的。”

    他知道白俊生未必知道情况,可还是有些不太乐意,沉声道:“大夏府的铸兵系,赵立老师,是顶级的铸兵师,铸兵手段一流!”

    白俊生没好气道:“我知道赵立老师,可铸兵手段一流,你说玄阶铸兵师就是一流了,那地阶的算什么?大夏府铸兵本来就不行,大夏文明学府四代府长陨落之后,铸兵一日不如一日,有点本事的,也跑去大周府了,那赵天兵院长倒是顶级铸兵强者!”

    苏宇没吭声,直接上手,开始配料。

    白俊生愣了一下,“你干嘛?”

    “铸兵!”

    “你会?”

    “不会!”

    “那你……”

    苏宇平静道:“我在赵立老师那边,听了总共三节课!不到5小时,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说,你铸兵不行,就少咧咧,没资格去评判一位铸兵大师!”

    “……”

    白俊生无言,半晌才道:“你玩真的?别浪费材料啊,你要觉得我说错了,我道个歉行了吧,赵立大师很厉害……”

    “少废话,我就算第一次铸兵,有赵立老师的指点,也比你强!”

    苏宇哼了一声,有些不快。

    这家伙,小瞧赵立老师。

    在苏宇看来,赵立才是最顶级的大师,若不是昔年有些冒进了,如今,早就成了山海境的地阶铸兵师,说不定都能铸地阶顶级文兵了!

    别的不说,一门《扩神诀》就是顶级神技。

    提取材料,五行“火”字神文融化提取,“水”字神文凝练,“风”字神文淬火,“金”字神文开锋……

    周围,渐渐围上来了一些人。

    看的出来,苏宇应该第一次操作。

    但是流程他会,手法虽然有些生疏,但是也看的出来,是学过的,应该来自大师的指点。

    他说他在赵立那边听过课,众人倒是有些相信了。

    玄阶顶级铸兵师,其实不算弱了,大明府的地阶铸兵师其实也没几人。

    提取,淬炼,淬火……

    一道道程序完成,苏宇深吸一口气,扩神锤出,开始敲打!

    一次,又一次!

    砰砰砰!

    速度极快,每一次敲打,都掀起一阵气浪。

    渐渐地,那黑漆漆的刀子上,出现了一道金纹!

    10分钟,20分钟……

    有人龇牙,艹,这持久力,对养性而言,打20分钟,那就是极致了,一般撑不了这么久。

    而此刻,苏宇已经打出了5道金纹!

    一旁,白俊生龇牙咧嘴,“这……作弊嘛,你都腾空了!”

    “闭嘴!”

    一旁,一位老师呵斥了一声,“那是赵立大师的独门绝学,哪怕同为养性,你也没办法比他更持久!”

    “苏宇这应该是第一次铸造,手法有些生疏,提取有些失了精华,你学了数年,和一个学了几个小时的比,这公平吗?”

    白俊生无言!

    而此刻,苏宇不吭声,继续锻造。

    他知道,自己手法有些生疏了,打造错误了几次,差点毁了这柄文兵,第一次,太不够熟练了,材料配比也有些失衡。

    可是,他仗着意志力强大,扩神锤玄妙,神文多,不断调整。

    渐渐地,那黑色小刀之上,金纹越来越多!

    7条,8条,9条……

    打造到了9条,白俊生龇牙咧嘴的,无奈道:“行了,你厉害,我道歉行了吧,赵立老师真的厉害,我也没说不厉害,不是说他没到地阶么,这本来就是事实……”

    他也没说假话!

    是没到啊!

    苏宇不理他,继续锻造,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周围的学员和老师,早就看傻眼了!

    艹!

    你他么能连续锻造三小时,他们都服了,这意志力到底有多雄厚?

    此刻,文兵上,呈现金纹18条了!

    而苏宇,微微皱眉,摇头,收起了扩神锤,面不改色,将小刀丢给了白俊生,开口道:“我技术不到家,配比有些失误,取材也有些问题,淬火也是……不然,同样的材料,给赵立老师,起码能打造出30条金纹以上!”

    此刻,周围的人看着他,都是龇牙咧嘴的。

    黄阶中级巅峰!

    第一次铸兵!

    没天理了!

    这要是熟练了,这一次,苏宇大概能铸造出黄阶高级文兵。

    一般情况下,腾空境的老手,铸造行家,大概也就能铸造出黄阶高级文兵了。

    至于顶级的,很多都是凌云境打造的。

    像赵立这样,在凌云境能锻造玄阶顶级文兵的,其实极其少见,或者不可见,主要就是意志力持久力不够,根本没办法完成64道金纹以上的锻造。

    没有64道金纹,那就不算玄阶顶级文兵!

    而苏宇,则是没管这些,心中思量着,自己这五行神文,铸兵好像不错,而且铸兵的时候,神文其实也在淬炼铸造,自己之前一直想要铸兵,倒是可以学学了。

    他可是没忘记,自己到了凌云境,准备去帮赵立老师铸兵的!

    那可是地阶文兵!

    没点基础,没点底子,就今天这情况,铸一柄黄阶中级文兵,还想去铸地阶文兵?

    别闹了!

    不给老师添乱就不错了!

    他在想这些,而身旁,一位老人感慨道:“这是赵立的《扩神诀》吧,手法也是他的赵氏锻兵法,你说你学了5小时,我看……这是把你当关门弟子来培养了!你天赋很好,我说的是铸兵天赋,可惜了,你别的天赋更强,用处更大,不能耗费太多时间来铸兵……真的可惜了!”

    真的有些可惜!

    这老人,实力不弱,有接近凌云巅峰的实力了,感慨了一阵,笑道:“你若是苦学几个月,多一点经验,大概能锻造出黄阶顶级文兵!有时间的话,可以来这玩玩,我的老师也说,你有这方面的天赋,底子很好。”

    苏宇微微一怔,“您的老师……”

    “胡老师。”

    这老人笑道:“我是她的学生。”

    苏宇一怔,急忙道:“见过老师,献丑了,我就是和白俊生开个玩笑,这家伙打造一柄黄阶初期的文兵,非要说别人不行……”

    白俊生郁闷无比,我说的实话,这家伙,还告状了!

    老人笑道:“他懂什么!这小子,仗着有些天赋,就需要敲打一下!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赵立,在玄阶铸兵师当中是最顶级的那批,或者说第一人都行,他没有主神文,硬生生靠辅助神文,打造出了72道金纹的文兵,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一般的地阶文兵师,初入的话,也难做到。”

    白俊生也不介意被说,很快道:“老师,赵立大师这么厉害?可是……我知道他,但是没怎么听说过,有他的兵器流传在外啊。”

    这也是他觉得赵立不咋样的原因,铸兵师,最重要的就是看哪位强者用了你的兵器,随之扬名。

    老人笑了,“他脾气古怪,看不对眼的人不帮人打造,你不知道正常,那是你见识少,咱们学府这边就有他打造的文兵,文忠用的那柄文兵就是他打造的,顶级水平。”

    白俊生恍然!

    “那柄文兵……我知道了,真的顶级,听说不比地阶文兵差……文老师耗费了全部家当打造的,我还以为是找胡老打造的,原来是赵立老师……”

    老人笑着点头,“所以,下次不懂别装的你无所不知,丢人现眼!”

    教训完了白俊生,再次看向苏宇道:“其他的不说了,有空可以来玩玩,当成调味剂吧,对你这种天才而言,其实学什么都能有出息,专注于一行,其他的稍微懂点就够了,能打造玄阶文兵,到哪都能吃得开了。”

    其他人汗颜!

    艹!

    打造玄阶文兵,这叫玩玩,稍微懂点,自家老师真够看得起苏宇的,也够看不起他们的,好失落。

    天才就是这样的吗?

    你付之一生的事业,也许就是人家随便玩玩的事。

    一想,也是,苏宇才学了几个小时,第一次打造,就打造出了黄阶中等文兵,他们有啥好说的,一群学员,别说18道金纹,10道金纹的能打造出来的,整个学府也就个把人。

    失落!

    空落落的!

    苏宇也笑了,和老人寒暄了几句,很快,拽着白俊生走了出去,白俊生惊恐道:“不要,我就说一句,你这么小气做什么?你不会要杀人灭口吧,苏宇,这是在学府,不行的话,你打我一顿算了,别杀我……”

    卧槽!

    我就说那么一句,你打脸就算了,还要杀人,这也太凶残了!

    杀人狂魔,还真不是虚的。

    “看在我哥的面子上,苏宇,咱们有话好说……”

    白俊生挣扎,却是被苏宇掐住了手臂,动弹不得,都快吓尿了!

    苏宇也不吭声,一路拉着他往外走,等出了铸兵学院,这才笑道:“走,去拜访一下我老师的父亲,拜访一下你父亲……”

    “……”

    艹你!

    白俊生听到这话,真想骂人!

    你有话好好说,吓我干嘛!

    差点以为你要拉我进小树林,对我下毒手了。

    松了口气的同时,也郁闷道:“拜访我爹和我二叔?我说,你最好别去,我爹和二叔对我堂哥拜入大夏府多神文系很不满……你去了,小心被打出来。”

    苏宇笑道:“不至于,我怎么说也是府主的客人,是吧?”

    “也是!”

    白俊生点头,“你不怕被骂,那就去好了!”

    “没事,我被骂……你不是在吗?帮着说几句好话就行了。”

    “我凭什么要……”

    他刚说到一半,苏宇幽幽道:“凭我拳头比你大!好好帮我搭腔,不然……回了学府,以后,我每天揍你一顿,白兄,考虑清楚了!”

    白俊生脸色一变再变!

    贱人!

    这家伙居然威胁我,不要脸。

    我堂哥可是你师父!

    你居然威胁我,这么对我,真不是人!

    尽管心中骂了无数遍,可现实就是,他的确没苏宇拳头大,很无奈,耷拉着脑袋道:“行吧,别动粗,咱们文明师都是斯文人,不打架……”

    “那你打朱洪亮?”

    “他没我拳头大。”

    白俊生说的坦然,多简单,我没你拳头大,所以我认怂,这不明摆着的事吗?

    苏宇失笑,你拳头很大?

    人家那食铁兽懒得搭理你,要不然,一巴掌就拍死你了!

    不再多说,苏宇很快带着他一起出了学府。

    白俊生话也多,难得和苏宇有一次近距离接触,一路上问个不停,对白枫的事情问的也多,他对白枫知道的其实不算多。

    白枫离家已经足足10年了!

    10年来,白枫就回来一次,待了很短的时间就离开了。

    他记忆中的白枫,其实很模糊了。

    苏宇当然是捡好听的说,至于被黄腾揍了三次的事,他没说,说了,白枫的形象就崩塌了。

    PS:1号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