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242章 夜太冷(求月票订阅)
    台下,走了两人,死了一人,还有三人进退两难。

    苏宇笑容如故。

    夜色下,笑的愈加灿烂。

    杀人,诛心!

    杀几个人,算什么?

    单神文一些不缺人!

    他要让大夏府看看,这就是他们眼中强大的单神文一系?

    “毒瘤!”

    苏宇再次呵斥一声,冷喝道:“我若是没记错,孙、李、于、马、方、周各家都有腾空,人呢?不限文明师还是战者,人呢?让这些废物来送死吗?”

    苏宇声音宏大,遍传四方:“阁老家族,人去哪了?吓得尿裤子了?”

    “一群废物,吃好的,穿好的,侵吞学府资源,侵吞大夏府资源,侵吞人族资源,不事生产,任务不做,待遇一流,这时候人去哪了?”

    “可笑!”

    当着几位腾空的面,苏宇手指一人,冷笑道:“你上台吗?你想死吗?你是为人族而战还是为大夏府而战,还是为孙祥几人而战?”

    “给你的资源,谁挣来的?”

    “是他们吗?”

    苏宇喝道:“他们的资源,属于他们自己,属于他们的后代,你们别搞错了,你们的资源,是军方,是大夏府,是求索境,是战神殿支持的!一群废物,搞不清楚状况吗?他们自己得到的资源,有给你们一分吗?”

    “你们拿的东西,属于他们吗?”

    台下,有人喝道:“苏宇,休要妖言惑众!”

    苏宇定睛看去,冷笑道:“我认识你,李家的人!腾空境,五重还是六重,无所谓,你上来,我教你什么叫用实力说话!”

    台下那李家天才大怒!

    狂妄!

    苏宇长刀一横,喝道:“上台来!只敢让这些蠢货上台送死?这些蠢货,你给我找一个阁老嫡传看看!阁老嫡传呢?学府没有阁老嫡传吗?都死光了?我话放在这,阁老嫡传,腾空六重以下皆可上!哪个敢上!”

    此话一出,之气进退两难的三人,忽然有人崩溃道:“有,很多!抽签是假的,是作弊!他们逼我们来送死,我不想死!”

    “为什么!”

    这人崩溃大吼,“为什么没有一个阁老嫡传出来?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要让我们成全你们的血性?我们不是人吗?”

    “我们拿到的最少,做的却是最危险的事,凭什么?”

    这人崩溃了!

    真的崩溃了!

    他知道,今日上还是不上,都完了。

    可他不甘心啊!

    被苏宇的话刺激到了,这一刻,指着那李家天才大骂道:“李峰,你上啊!你怎么不上?你腾空六重了,你上去啊,你让我们腾空低重的去送死?你在看戏!你在装天才,我去你玛德!”

    这人大骂!

    疯了!

    被逼疯了!

    死亡!

    进一步是死,退一步……一辈子的打压。

    他不甘心啊!

    他疯了,他怒吼,他咆哮,“阁老的孙子重孙子呢?为什么没人上?平时派系内分东西,他们不是最多的吗?有秘境机会都是他们的,有好东西都是他们的,有功勋都是他们的,有奖励都是他们的,凭什么要我去送死?”

    他怒吼着,李峰大怒,“刘杰,你混账,他在分化我们……”

    “去你玛德!”

    被称为刘杰的腾空破口大骂,“你上台去啊!你敢上台,我认了,老子认了!你上,我跟着你上,被杀了也甘心,你去啊!他么的,你就知道让我们上去送死,你怎么不去?”

    李峰脸色一变再变!

    腾空六重!

    不弱了!

    可是……没把握。

    真的没把握。

    苏宇爆发力,目前看来,接近腾空四五重,可他到现在,意志力都没怎么用,神文也没怎么用。

    苏宇到底多强?

    他不知道!

    “哈哈哈……废物,你才是真的废物!”

    这刘杰,破口大骂,忽然扯下身上的一块勋章,踩在脚下,咆哮道:“老子不干了!大不了去军中,你们打压我啊?让我去送死,光他们说血性,说荣耀……杀了苏宇,就是荣耀了?”

    “去你玛德!一群狗东西,不把老子的命当命,抽签送死还作弊,艹你祖宗!”

    他也是怒了,怕了,倦了!

    也恨!

    他不知道抽签有没有作弊,可他就是这么觉得,为何没有阁老的弟子被抽中?

    为何没有阁老的后裔被抽中?

    36选6,六分之一的概率,为什么一个没有?

    当然,他不会去想,阁老的后裔低重的其实没几个,他不在乎,他需要给自己一个理由,一个借口,一个获得大家理解的借口。

    不是我怕死,是他们……弄虚作假!

    这一刻,刘杰放开了,大骂一阵,掉头就走,喝道:“老子要去参军,镇魔军也好,龙武卫也好,胡方,你们不走?不走等死吗?你们要不上台,要不就等着一辈子被打压!”

    他喊的是另外两人!

    走不走?

    走了,三位腾空,多少有点底气,不走,就一个人,目标太大。

    当然,前面跑了两个了,他得去找他们,一起跑路。

    这一刻,剩下两人脸色变幻了一下,没多说,没骂人,纷纷离去。

    找死不是这么找的!

    跑!

    学府可能待不下去了,单神文一系不敢下杀手,可一直针对你,除非你一辈子不想进步,要不然,离开学府才是正道。

    几人都跑了!

    台下,李家那李峰,脸色难看。

    四周,还有几位凌云境的单神文一系强者在,此刻却是无人吭声。

    腾空,多少有些人脉了。

    死去的王贞也好,跑掉的刘杰几人也好,平日里大家多少有些来往。

    如今死了王贞,难道他们还要逼着这几人也去死?

    几位阁老的后裔没上场,没死人,这本就让他们觉得不舒服,合着,死人死的不是你们家的,你们不心疼?

    人心变了!

    苏宇蔑笑!

    早就料到了!

    单神文一系内讧成那样,他不信真有多少人愿意为了单神文一系送死。

    这还没到绝路的时候。

    那些腾空还有路可走,又不是被逼的无路可走,只能上台送死。

    生死擂而已,不打,又没人能强逼你打。

    ……

    四面八方,学员们窃窃私语。

    “单神文一系……怎么这样了!”

    “哎,丢人!”

    “何止丢人,到了这关头,那几位阁老居然还作弊,还排除异己,这时候还弄什么抽签,真想找回面子,各家出一个,一位阁老家来一个腾空,死了拉倒,没死的话,杀了苏宇……哪至于这样!”

    “切,人家山海后裔,大人物,能和咱们一样,随便送死?”

    “嘿嘿,这倒也是,苏宇不是说了吗?吃好的喝好的,资源拿大头,换成我,我也不想来被苏宇杀啊,多不值得……”

    “对啊,这就是山海后裔嘛!”

    “嘿嘿,比夏家都牛,夏家那边好像都有不少人战死,上一代府主都战死了呢。”

    “他们配和夏家比?”

    “那也是!”

    “……”

    议论声不断,嘲讽声不大,但是一群人在说,此刻也是刺激的一位位单神文系强者面红耳赤,脸色苍白。

    阁老后裔呢?

    李峰呢!

    腾空六重,苏宇让你上,你上啊!

    你他么上台啊!

    就这么一次生死擂,吓破了你们的胆子了吗?

    ……

    台上。

    苏宇很舒服,很爽,很自在。

    当然,后续麻烦很大。

    无所谓!

    临走之前,不出一口气,他才不舒服,带着憋屈离开,他岂能忍受。

    扫了一圈,应该没人上台了。

    王贞的死,彻底吓到了这群人了。

    杀的太轻松!

    苏宇若是鏖战,那搞不好还有人会上台,可能可以坑死几个人,那没意义,坑死个把人不是目的,看看刘杰这些人,这些人,才是真的诛心!

    为了摆脱自己的责任,为了找个借口,恨不得踩死那些阁老,这才有趣!

    外人骂一千句,哪有自己人骂一句来的强。

    苏宇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一如既往的儒雅随和,而这一刻,不少人却是心寒。

    这家伙……真的狠!

    单神文一系招惹谁不好,把这家伙招惹到了,偏偏现在拿他没办法。

    今日苏宇说腾空可来,过了今日,你腾空对他出手都不行!

    腾空之下,别说单神文一系,就是大夏府,甚至是整个人境,能是他对手的有几人?

    今日,是苏宇一人的舞台。

    他在这里唱了一场大戏!

    大夏府庆典日,单神文一系的耻辱日,这么重要的日子,往后余生,只要苏宇不死,哪怕死了,这一日,大夏府之人,想起庆典日的同时,会想起苏宇,会想起今日的单神文一系有多狼狈,多耻辱!

    没人来了!

    当!

    一声脆响,那是一日结束,大夏府传来的钟声,只有一声。

    庆典日,结束了!

    苏宇笑了,缓缓走下擂台,踏步朝前,不留任何话语。

    我走了!

    衣服都是新的,那水化,也没损失衣服丝毫。

    杀了两个人,顺便……打断了你们一系的骨头。

    跪着当人吧!

    站着,不配。

    ……

    这一刻,一处处大楼上,都有人在看着。

    看着苏宇!

    有仇恨的,有怒视的,有惋惜的,有叹息的,有无奈的……

    庆典日,毁了。

    苏宇没给单神文一系留下面子,也没给大夏文明学府留下面子,更没给大夏府留下面子,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这一天,不见刀兵最好。

    可惜,不但见了,还死了人,流了血。

    苏宇走了,沿途的人群,让开了一条通道。

    苏宇一如既往,微微躬身,礼仪不可挑剔,带着笑容,目不斜视,踏步离去。

    身后,有人跟随。

    好多人好像看到了当年!

    看到了当年的柳文彦,也这样,带着一群人离开。

    不,那时候多神文一系如日中天!

    而今,只有苏宇。

    不一样,还是不一样的。

    ……

    走向元神研究所,两侧,依旧人员不断。

    一位位学员,默默跟着。

    忽然有人喊道:“苏宇,杀同学,杀老师,真的好吗?”

    苏宇侧头看去,很年轻,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八岁的小女孩。

    苏宇笑了,轻声道:“送你一句话……一辈子别出门,别远行,别去战场!”

    苏宇继续前行。

    身后的女生有些恼火,看向四周人,不少人直接远离了她。

    片刻后,她的老师来了,一位腾空九重的导师。

    她听人说了!

    说了自己学生的质疑!

    此刻,她看向自己的学生,有些无奈,有些惋惜,“做研究吧,修炼战斗……交给别人吧,我不想老了老了,还给学生送终。”

    愚蠢的话语!

    老师,同学?

    不是了!

    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吗?

    那是敌人,比万族教都要仇恨苏宇的敌人,劝人善良,不知人苦,这就是愚蠢,幼稚,伪善。

    这样的情况,去了战场……敌人的一次求饶,也许就能让你心软,你会死的,你死了没关系,你还会牵连你的队友,牵连你的战友。

    敌我不分!

    缺乏明辨之力!

    猪队友,比敌人更可怕的。

    大夏文明学府,终究还是聪明人居多,书呆子……好好搞研究去吧!

    未必是坏心,然而好心更愚蠢,她的老师宁愿她是坏心,是在交好单神文一系,也不愿意这是她的本心,否则,她上了战场,绝对会死的。

    女生有些茫然,我错了吗?

    可她……真的觉得苏宇下手太狠了。

    可这一刻,好像全世界都在排斥她。

    ……

    元神研究所。

    这一刻,有人了。

    陈永。

    看到苏宇进门,陈永看着他,苏宇也在看着陈永。

    片刻后,苏宇躬身,一躬到底。

    陈永上前,搀扶起了他,眼神复杂。

    看了苏宇很久,轻轻抚摸着他的头顶,喃喃道:“抱歉!你比嘉嘉聪慧,你比她想的更多,你比她更敏感……是我没去想,忽视了。”

    “我在想,嘉嘉没事,你也会如此……嘉嘉没事,那是她不懂,而你……什么都懂。”

    陈永苦涩,对,你什么都懂。

    若是不懂,你不会如此压抑,不会如此绝望。

    正因为你什么都懂了,你才有了今日的决定。

    陈永自嘲一笑,“我那师弟……收了个人精徒弟,真让人头疼!我恨不得你蠢一点,恨不得你笨一点,恨不得你和嘉嘉一样,没心没肺!”

    “师伯……对不起。”

    “不,不用说对不起!”

    陈永笑的苦涩,“是我们牵连了你,你还年轻,蛰伏……蛰伏一年又一年,那是我们,不是你。你没错,错的,是这该死的世道!”

    陈永没再说,轻声道:“要去哪?”

    “大明府。”

    “不错的选择。”

    陈永点头,笑道:“朱天道……朱家!我年轻的时候接触过几次,很有趣的一个家族。去吧,也好,去了,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不要去白家,遇到了难事可以去找他们,平时就别去了。”

    “嗯。”

    陈永沉默一会,又道:“怎么去?”

    “去寻宝。”

    “寻宝?”

    “嗯,遗迹!”

    苏宇平静,“遗迹,我如此强大的遗迹,在星落山。”

    “你啊……”

    陈永叹道:“安安静静地离开,更安全,你……何苦呢!”

    “我不甘心就这么离去!”

    苏宇看着他,看着这研究所,看着窗外,“我不甘心,我觉得我不该走,起码不该如此狼狈地离去!我心有不平,我的老师,我的启蒙恩师,都走了,我的父亲,还在为夏家而战……而我,也许算是背叛了他们,我不后悔,我只是不服,不忿,不甘心!”

    “应该的,应该的!”

    陈永点头,愈加苦涩。

    是啊,是不甘心。

    苏宇入校之时,那是一腔热血,强大了,去从军,去诸天战场,他崇拜的是夏龙武,想的是入龙武卫……

    就在前一天,就在昨日,他说他崇拜大夏王,今日……他想离开了。

    因为在这,他没看到希望,只有绝望。

    一次次的绝望!

    陈永咧嘴笑道:“那……小心一些,你是聪明人,自己找好了退路,别出了问题,别误了性命,提前联系好朱家,别联系错了……现在的人,心黑,小心是假使者,这就麻烦了。”

    苏宇点头,笑道:“师伯放心,我会辨别清楚的。”

    “那就好,那就好……你师祖……在闭关,恐怕送不了你了。你师姐……太弱了,太容易冲动,我就不给你添累赘了,她跟着我,还安生一些。”

    陈永絮叨着,笑道:“大明府好啊,挺好的,当然,那边实力不强,天才也不多,你去了,那就是大明府第一人,他们会重视你的!”

    “我是担心你在那,忘记了压力,还是要给自己一些压力,知道吗?”

    “朱天道想改变,可惜,天才看不上他们大明府,庸才他不乐意培养,你去了,一定要展示自己的天赋,展示自己的强大,张扬一些没关系的,越张扬,朱家越重视!”

    陈永笑着,苏宇点头。

    陈永太絮叨了,他说了很多东西,说大明府的好,说大明府的人文地理,这一次,苏宇才知道,师伯有多博闻多识。

    他连怎么去大明府,走哪条小道,他都清楚。

    他告诉苏宇,哪里有避难地,哪里有逃生地……

    他说了很多很多!

    他没有挽留一句,没有说一句不该走。

    该走!

    在这,在大夏府,苏宇没有出头之日的,除非夏龙武证道了,否则,这时候的大夏府,就是低调蛰伏。

    ……

    一直到天快亮了,陈永才离开了元神研究所。

    没留下什么。

    也不需要留下什么。

    苏宇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真亦假时假亦真!

    今日上午,他是抱有希望的,他和黄老之前的话,带着一半的试探,一半的真诚。

    他只是想说,想告诉万天圣,告诉一些人,我不想这样,我对你们是有用的,我可以拿出更多的东西给你们,我可以改变更多的东西。

    我还是想留在这里的!

    包括之前和夏侯爷的谈话,他都在说,合窍法不算什么,这个给你们,没关系的!

    我还有更多!

    他在冒着危险,在告诉他们,在提醒他们,给我一些成长的空间,给我一些时间,我的价值远大于单神文一系……

    他们看出来了吗?

    看出来了!

    可是……他们要面对的不是大夏府的单神文一系,而是全天下的单神文一系。

    苏宇一人,再重,重不过全部。

    所以,他们可以给予庇护,但是,不能做到苏宇需要的那一切。

    “呼!”

    轻轻吐了口气,苏宇笑了,恢复了正常。

    也许,这才是新的开始!

    挺好的!

    朱家……朱天道。

    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好几次了。

    评价好像不错,不算差,但是也不算好。

    是个趣人,但是也是个油滑的人。

    对苏宇而言,朱天道距离他还远,实际上也不远,他不是寻常养性,对苏宇而言,朱天道的一些性格,决策,都影响到自己的选择。

    去不去大明府,并非一定要选择他。

    “今日之后,自己的名字,该流传的更广了!”

    创造了合窍法,推出了噬魂诀,建立了元神研究所,斩杀了数位腾空,多神文一系的天才,单神文一系的仇人,开窍320个,神文皆二阶……

    而这,还不够。

    苏宇觉得不够!

    我临走之前,还要送一份大礼给单神文一系,还要送给一些想坑害我的人。

    眼神闪烁一下,苏宇想到了夏青。

    计划继续!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因为……我需要更强的实力,去应付单神文一系随时可能到来的报复,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需要去遗迹,接受第二次传承!

    我不得不去!

    但是我无所依靠!

    所以……我想到了你!

    我需要我朋友的帮助!

    苏宇笑了,离开,不急。

    这个计划还需要完善,需要圆满,而自己,也该为离开,做一些准备了。

    离开这个决定,太突然。

    他自己也没想到!

    他想过走,没想过会是这个时候,太突然了,突然到,他和大明府,只是简单的接触过一次而已,正常的挖墙脚行为。

    合窍法出来的时候,对方的人简单接触过自己一次,大概也没想过自己会离开。

    从排名前三的大府离开,背井离乡,去他乡发展,这不是天才的选择。

    天才,只会去更强大的地方!

    大明府一直在挖人,当然,几乎没挖到过人,差的他们看不上,强的……人家不搭理。

    倒是遇到自己了!

    苏宇想着,自己都笑了。

    不是逼不得已,自己也不可能会想着去大明府,这朱家……看起来挺惨的。

    ……

    这一夜,很多人没睡好。

    没休息好!

    天一亮,很多人就起床了。

    很多人压根一夜没睡!

    消息,继续传荡。

    大夏府是强府,出了个天才,还是不一样的天才,消息传的很快的,就如大周府那位单神文系天才,一路南下,扫荡四方,很多人也在关注他。

    而今,大夏府也出了一位天才,养性斩腾空不说,还推出了多部功法,很有用的功法,这一刻,关注苏宇的人同样不少。

    ……

    钱志华。

    大夏文明学府一个普通学员,没啥特殊的,要说特殊,大概就是来自大明府。

    当然,他顺便还负责赚点外快。

    没啥大事!

    就是给一些天才,推荐一下大明府,我们大明府好啊,我们府主重视人才,重视天才。

    不少人都知道他,大夏府也知道。

    这样的人不是一两个,各大学府都有。

    拉人头的!

    能忽悠一个……咳咳,能挖走一个算一个。

    过的不如意的天才,还是有的嘛。

    拉到了一个天才,那就是奖励,钱志华虽然入府三年,也没拉到一个,他也不是太在意,他来大夏文明学府,那是大明府出钱保送的,他乐得干这事。

    能被大明府选上,那是他看起来老实可靠,大明府总觉得这些年干的不如意,拉人不如意,那是因为去拉人的家伙长的太猥琐。

    朱天道甚至想过,安排一批女学员,好看的去拉拢人。

    想了想,遭人诟病,最后放弃了。

    至于苏宇……就是他去拉的。

    钱志华从未想过,真的能拉走苏宇。

    就是套个近乎而已!

    开啥玩笑,人家有即将日月的师祖,即将山海的师伯,斩杀凌云的师父,好多人看重,有阁老,有天才,朋友一大把,实力强劲无比。

    这样的学员,你能拉走?

    上次,看到苏宇,去套个近乎而已,不是大明府的名头,对这些天才,他都没啥资格去靠近。

    昨晚的事,他也知道。

    也去看了!

    爽啊!

    杀的单神文一系天才不敢抬头,太霸道了,太霸气了!

    那翟峰,搁在大明文明学府,那也是最顶级的存在,没办法,咱们大明府就是差一点,不说翟峰了,排名前十的,到他们那边,打第一好像都有希望。

    若不是如此,当初朱天道何必可怜兮兮地,冷脸贴人夏龙武热屁股,想要几年后,让大夏府的天才带他们大明府的人一起去星宇府邸。

    哪怕夏龙武冷嘲热讽,看不上眼,朱天道也是毫不在意,倒贴都行。

    没办法,弱了点。

    单独去,死亡率太高了。

    拉这些天才,钱志华从来不存任何希望,就是套个近乎,混个眼熟,日后真有机会,也许还能拉点关系。

    昨日的事,今日传开了。

    钱志华也不在意,我都看到了,还用你们传的。

    至于给大明府收集情报,各大府都有这样的人,不需要,他不是间谍,就是来拉人的,其他的概不负责,写情报这事轮不到他,也不需要他,今天大概情报都到了大明府了。

    “苏宇……厉害啊!”

    养性园中,钱志华也混了个小房间,公款,就是不给住别墅,可惜了,大明府没钱,小气啊,我们这些公派人员居然不给住别墅,那些天才怎么相信我们有钱有势吗?

    一点不会公关!

    听着隔壁吵吵闹闹的,几个人在聊天,没人聊庆典日,都在聊苏宇,他也是郁闷,你们不是看到了吗?

    还聊啥啊!

    “合窍法……好厉害的功法,可惜,我只能修炼开窍18个的,听说还有天才版的,开窍30个……也不知道大明府有没有拿下正版授权,府主大人得弄回去啊,不然越来越不如大夏府了!”

    除了天才版,据说,只是据说,可能还有一版,超级版!

    听说苏宇自己修炼用的,仅限于提供给几人,合窍辅助能力强的可怕,这就不是他能觊觎的了。

    正想着出去走走,门响了。

    钱志华微微一愣,谁来了?

    在学府,他也不是太担心。

    开门,门外没人。

    他愣了一下,刚想说谁那么无聊,下一刻,好像一股水流涌动,一道人影呈现。

    这一刻,钱志华惊呆了!

    苏宇!

    卧槽!

    他……怎么来我这了?

    “苏……苏……”

    一时半会的,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叫师弟,托大了!

    叫学长,人家比自己小。

    叫大人,太谄媚了!

    我……我该怎么叫啊!

    钱志华晕乎乎的,真的有些发愣,这就好像大家都在议论某某大人物,那个大人物忽然到自己家做客了,这个感觉……有些受宠若惊,有些震撼。

    “不请我进去坐坐?”

    “哦哦哦……坐……快……”

    钱志华急忙招呼,苏宇笑了笑,迈步进门,门自动关上了。

    “你是大明府的?”

    “对……不对,对……我是大明府的,但是我在大夏府学习……”

    苏宇笑道:“别紧张,钱学长。”

    “不紧张!”

    钱志华吐气,不紧张,没啥,不就杀了几个腾空吗?

    我也行……才怪!

    不紧张!

    “苏……苏……”

    “叫我苏宇就行!”

    “苏宇……”钱志华松了口气,满脸憨厚道:“那个,我刚刚有些意外,你来找我,是……”

    “能联系到大明府那边话语权更大的人吗?”

    苏宇笑道:“上次钱学长的提议,我很感兴趣。”

    钱志华惊呆了!

    提议?

    什么提议!

    艹!

    我记起来了!

    你……不会说是去大明府的事吧?

    他都快炸了,我随便说说而已,真的,我完全没想过挖你,不是你不行,是你太牛了,我没想过要挖走啊!

    “苏……苏宇,你别开玩笑,我……”

    “不开玩笑。”

    苏宇笑道:“当然,我不想被太多人知道,而且要靠谱,说实话,最好是高层来谈!或者干脆朱家人!我苏宇,虽然实力一般,可我强的并非实力,说起来,我应该是近些年,在功法推导领域成果最斐然的一位,哪怕在大夏府,我觉得,很快我便是研究员了,或者很快成为中级研究员……”

    钱志华想哭!

    你别闹!

    你实力不一般,真的不一般,你这么说,我会想死的。

    苏宇笑道:“今天找你就这事,你联系到了,可以联系我!”

    说着,一块传音符丢给了钱志华,笑道:“钱学长,劳烦了。”

    “好,好……”

    他说完,苏宇如同水流一般,迅速消失了。

    钱志华真的惊呆了!

    卧槽!

    这什么功法?

    不对,这是天赋技吗?

    不对,苏宇好像没服用精血啊……

    他晕了!

    下一刻,他又清醒了,整个人都是震撼的,苏宇……要叛逃……呸,要离开大夏府,去大明府?

    我……我居然挖了个超级天才!

    咽了咽口水,钱志华心脏砰砰直跳。

    我是不是要发财了?

    我挖走了苏宇啊!

    苏宇为什么要走,他不想去猜,不想去想,他只知道,这个消息传递上去,绝对会得到大人物的重视!

    正如苏宇所言,他实力是一方面,天赋是一点,还有一点,他是研究领域的超级天才!

    “我……发财了!”

    钱志华龇牙咧嘴,心中狂喜,不止是发财,还有,那可怜的一点自尊心,我大明府要赚了!

    哈哈哈!

    人在异乡为异客!

    大夏府是强大,是繁华,可他还是想念那片土地,想念那里的人,妈妈,大夏府太不安全了,太可怕了,也许这一次,我也可以回家了!

    钱志华心中激动着,生怕被人发现,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学府。

    这事要当面汇报啊!

    还不能汇报给小人物,得是大人物,最安全的,自然是大明府驻大夏府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