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241章 断你脊梁!(求订阅月票)
    擂台之上,苏宇笑了,笑的肆无忌惮!

    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苏宇轻松斩爆翟峰。

    此刻,苏宇无视了周平升的怒火,朗声笑道:“废物终究是废物,今日,这生死擂我摆下了,单神文一系,腾空前期皆可上台!”

    苏宇大喝道:“就问一句,你们敢不敢!”

    敢吗?

    我才养性!

    一如当日的白枫!

    他才腾空,可他能杀凌云!

    而今日,苏宇亦是如此。

    我才养性,养性和腾空的差距更大,而我敢挑战你们的腾空,斩杀你们的腾空!

    苏宇蔑视!

    嘲讽!

    嗤笑!

    这一刻,四方皆寂,无声,无言。

    孙阁老,于阁老,李阁老……

    一位位阁老,脸色铁青,却是无力。

    轻松斩杀翟峰,谁还敢上?

    腾空前期……苏宇以下克上,摆下生死擂台,偌大的学府,有几位腾空敢上的?

    哪怕腾空三重,也不敢轻言能杀翟峰。

    何况苏宇太轻松了!

    他好像还没用全力!

    这不是打脸,这是将他们的脸踩在地上,一次次地摩擦。

    苏宇不下台!

    笑的畅快,“今日庆典日,庆祝一下,我就在此摆下生死擂,直到今日过去,随时来!你们能喊到谁,就让谁来,不用局限于单神文一系,随便谁都行,腾空前期的,我全部接下!车轮战都行!”

    苏宇笑的愈加肆意,愈加畅快!

    就在此刻,轰隆一声,元气大爆!

    万石五重!

    苏宇哈哈大笑!

    四方学员老师纷纷变色!

    这还是人吗?

    瞬间破五重!

    苏宇,比刚刚更强大了!

    这还不够,这一刻,“战”字神文沸腾,轰隆一声,战意飙升!

    煞气沸腾!

    二阶!

    长刀展露,刀气凛然,“刀”字神文,二阶!

    雷霆环绕,轰隆作响,二阶!

    一枚枚二阶神文暴露,爆发!

    雷、杀、战、血、刀、破、阴,至此,8枚神文,除了“火”字,全部晋级二阶。

    震动四方!

    那宛如实质的意志力,沸腾,爆发。

    苏宇哈哈大笑,睥睨四方!

    我是养性,我能杀腾空!

    我是养性,我能睥睨腾空!

    “苏宇!”

    有人冷喝,“莫要太嚣张……”

    “闭嘴!”

    苏宇冷喝一声,“我认识你,腾空五重,你上台来,我杀你试试,敢不敢!”

    此话一出,四方学员再次心悸,震动。

    腾空五重!

    不少人纷纷看向那人,认出了那人,单神文一系的一位天才,昔年也是百强学员,而今已经进入腾空五重。

    而苏宇……

    不少人看向单神文一系的几位阁老,脸色异样。

    天才助教啊!

    腾空五重!

    而苏宇,万石五重,此刻居然要和对方分生死,敢上台吗?

    台下那人,脸色变幻,咬牙,却是没吭声。

    敢吗?

    不敢!

    这不是切磋,切磋他就上了,这是生死擂,分生死的。

    苏宇实力到底如何?

    哪怕到这一刻,他也没办法确定。

    苏宇之前并未动用太多的神文手段,可他二阶神文展露,太多了,那么多的二阶神文,可想而知,苏宇的意志力到底强悍到了什么地步,才能在养性阶段,支撑8枚二阶神文。

    天才!

    妖孽!

    可怕到,他敢切磋,却是绝对不敢上去分生死,修炼到腾空五重太不容易了,他不想和一个疯子分生死。

    “哈哈哈!”

    苏宇笑了,摇头,盘膝坐下,笑道:“有愿意上台的,尽管来,今日庆典,我送诸位一场好戏看,免得诸位无聊!”

    而这一刻,各种传音落入他耳中。

    “苏宇,够了!”

    “你想不死不休吗?”

    “苏宇,下来,这么做,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苏宇……”

    一道道声音传来,有威胁的,有劝诫的,有担忧的……

    今日的苏宇,不但要踩人,还要一踩到底!

    他要将这个擂台,摆到深夜。

    庆典日……呵呵,成了单神文一系的笑话日。

    翟峰被杀,其他腾空无一人敢战,敢上台。

    会死的!

    许久,见苏宇无动于衷,人群中,孙阁老冷冷道:“苏宇,既然如此张狂,不如再狂一点,腾空九重敢战吗?”

    “哈哈哈!”

    苏宇笑的不可思议,四方,学员们也是目瞪口呆!

    单神文一系,这是彻底破罐子破摔了!

    腾空九重?

    你腾空九重,对万石五重?

    这还是人说的话吗?

    孙阁老不语,脸面已经丢尽了,不用在乎,只要能杀了苏宇,他恨不得山海杀他,杀了苏宇,虽然依旧丢人,但是随着苏宇的死,这些东西迟早会被人遗忘。

    就在苏宇大笑之际,这一刻,有人缓缓走上台。

    陈永。

    陈永走上台,脸色有些疲惫,有些说不出的惋惜和痛苦。

    看了苏宇一眼,勉强笑了笑,侧头,看向孙阁老,轻声道:“孙阁老,腾空九重就算了,高了苏宇13重,太多了。多神文一系都是强者,但是13重,还是太高了,这样,你山海七重,你上来,我陪你来一场生死擂,你来,我才凌云而已,别担心……”

    轰!

    这一刻,整个学府都沸腾了!

    真的假的?

    疯了吗?

    不……多神文一系到底想做什么!

    陈永不管其他人,看着孙阁老,笑着,依旧淳朴。

    见孙阁老变色,笑了笑,侧头看向苏宇,眼中情绪复杂的无以言表……

    你……忍受不了了吗?

    也是啊!

    太年轻了!

    连我,都快忍受不了了。

    也许……你该有更好的未来吧。

    今日,你独自站在这,师伯好像做不到什么了,你若要走……那便祝你一帆风顺,前程无忧吧。

    陈永看着他,苏宇也看着自己这位师伯。

    无言。

    微微弯腰躬身,以示感谢。

    陈永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再次转头,看向孙祥,轻声道:“孙阁老,单神文一系,若是如此废物,不如解散了吧。”

    孙祥脸色一变再变!

    养性战腾空,腾空杀凌云,凌云战山海……

    多神文一系,真的不可敌吗?

    他不信!

    他想试试!

    可隐约间,心中却是有些悸动,他一次次地看向陈永,陈永依旧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此刻,四面八方,人越来越多了。

    大量的阁老都来了!

    学员之战,已经波及到了阁老之战了。

    “师伯,下去吧!”

    这一刻,苏宇开口了,笑道:“师伯,除非夏家划出战区,否则,山海不能分生死,师伯,谢谢,还请下台吧!”

    山海的生死,除非在野外,府内是不能由山海自己随意决定的。

    生死擂,也不包括山海。

    凌云倒是没问题!

    陈永侧头,看着他,许久,一声叹息,很快,轻笑道:“和孙阁老开个玩笑罢了,考验一下,孙阁老知道不知道一些规则,担心单神文一系,现在连基本的规则都不懂了。”

    “师伯所言甚是!”

    苏宇笑道:“单神文一系,已经废了,这一点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一群废物罢了,上到阁老,下到学员,除了内斗,除了内讧,除了尔虞我诈……其他的……没什么了。”

    陈永笑了笑,也不多说,朝孙阁老拱手道:“孙阁老,开个玩笑,山海不能分生死,有机会,可以让你们一系的凌云试试!”

    说着,笑着下台。

    孙阁老脸色难看,于红更是愤怒无比,“陈永,你在挑衅阁老威严!”

    陈永一边下台,一边看向她,笑道:“于阁老别误会,作为藏书阁馆长,理论上和阁老平级,我开几个小小的玩笑,算不上挑衅,当然,若是于阁老这么觉得,也可以算。”

    于红冷冷看着他,“陈永,既然蛰伏了这么多年,那就别冒头,小心步了一些人的后尘!”

    陈永看着她,一步步朝她走去,靠近。

    很快,走到她跟前,轻声道:“我知道你在说谁,于红,我记住你了!”

    于红瞳孔微缩!

    这一刻的陈永,没有笑容,没有愤怒!

    只有平静!

    陈永不再说话,退回,走到了吴嘉身旁,轻轻抚摸着吴嘉的脑袋,露出了笑容,余光看向苏宇……

    很快,笑了笑,心中一声轻叹。

    ……

    而台上的苏宇,也不再管这些。

    不再出声。

    闭目修炼!

    合窍!

    不但在合窍,还在点燃“火”字神文,他在修炼,这一刻的苏宇,神韵凸显,窍穴如星辰闪烁。

    神文在协同,8神文战技在渐渐拆分。

    无人看到。

    只看到他的霸道,他的强大。

    一人,一刀。

    白衣胜雪。

    摆下这生死擂,却是无一人敢上台。

    庆典日……愈加讽刺了。

    愈加可笑了!

    孙阁老几人也渐渐恢复了冷静,纷纷离去,临走的时候有人看向苏宇,如同看死人,除非你一辈子躲在学府内,否则……出去了,必杀你!

    必须杀你!

    不杀苏宇,今日这事,很快会传遍大夏府,传遍人境。

    区区一养性,震慑了整个单神文一系。

    耻辱!

    ……

    消息,传的越来越广!

    大夏战争学府。

    消息传开了。

    “大新闻!”

    “大夏文明学府苏宇,摆下生死擂,三刀击毙百强榜第一人翟峰,现在挑战所有腾空前期强者,无一人敢上台!”

    “单神文一系,一位腾空五重都被震慑,不敢上台,太震撼了!”

    “……”

    大夏战争学府,这一刻也沸腾了。

    有人四处宣扬,有人急忙问道:“苏宇?创造了合窍法的苏宇?”

    “就是他,他还创造了噬魂诀!”

    “这家伙……是新人吧?”

    “对,今年才入学的新生!”

    “……”

    消息彻底传开了,之前苏宇还只是在大夏文明学府扬名,今日,整个大夏府都传开了。

    狂人苏宇!

    妖孽苏宇!

    庆典日,刀斩翟峰,百强榜第一人!

    摆下生死擂,威慑大夏府,无一人敢上。

    这是新人?

    这太可怕了!

    由此,甚至有人推断出了一些事,前些时日,万族教被杀了一位腾空三重,一位腾空五重,有人说,不是夏家人杀的,而是苏宇自己动手斩杀的!

    还没腾空的苏宇,已经斩杀了两位腾空境!

    不,三位!

    翟峰突破了!

    百强第一人,翟峰擂台之上突破了腾空,苏宇放任他突破,再出手斩杀了他!

    养性杀腾空!

    这一刻,一些老人,忍不住想到了当年那位惊绝天下的少年,柳文彦!

    同样的,养性斩腾空!

    “多神文融合系……”

    这一刻,无数人在念叨,多神文一系,妖孽啊。

    难怪,难怪单神文一系这些年都没能彻底压下对方。

    ……

    龙武学府,九天学府,问道学府……

    一个个学府,都在流传这些。

    消息,迅速扩散下去。

    大夏府,苏宇!

    这一日,这个名字,传遍了四方。

    ……

    时间,一点点过去。

    没有大战,围观的人却是越来越多,看着台上那少年,无数人心潮澎湃,又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什么感觉?

    他们说不清!

    只觉得,有股情绪,从心底升起,想要爆发,想要发泄,却是不知该如何说起。

    那是什么情绪?

    他们不清楚,不知道。

    天色渐渐黑了,百强宴该开始了。

    可这一刻,谁有心思吃什么百强宴?

    而这一刻,有人来了。

    夏家人!

    夏侯爷来了,大夏王不在,夏龙武不在,来的只有夏侯爷。

    人群散开。

    夏侯爷看向台上的苏宇,无言,无声。

    就这么看着他,不知过了多久,夏侯爷出声了。

    “散了吧,在大夏府,我保你!”

    苏宇看着夏侯爷,起身,微微躬身,“多谢侯爷!12点之前,不下台,我为大夏府开府350年,送上庆典之喜!”

    夏侯爷眼神变幻,微微点头,“明白了!不过和一群废物争锋,平白落了身份……”

    说着,笑了笑,拍了拍一旁的夏虎尤,“给苏宇送上百强酒宴,就在擂台上吃吧!”

    夏虎尤还是有些不解,有些茫然。

    尽管不解,茫然,还是从身后随从手中,接过酒菜,端着酒菜,走上了擂台。

    夏侯爷朗声笑道:“百强学员入百强楼,百强宴开始!庆典日,当贺!”

    无声。

    再次无声。

    所有人都看不懂了,这时候,还要举办百强宴吗?

    可夏侯爷都这么说了,无人敢反驳。

    一位位学员,走一步,一回头,看向苏宇,看着他吃着菜,抿着酒,有些空落落的。

    ……

    很快,百强楼内,百强学员们吃着那无味的酒菜,心思根本不在百强宴上。

    而楼外,擂台上。

    苏宇赶走了夏虎尤,和师姐默默吃着东西。

    吴嘉什么也没看出来,只觉得今日的师弟,好像有些变化。

    具体什么变化,她分不清楚。

    隐约间,有些担忧。

    师弟杀了翟峰……会不会很麻烦?

    她已经听到一些人在悄悄议论了!

    师弟现在在学府中还好,出了学府……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有人知道,不敢说。

    这些事,也不能去讨论。

    有人觉得,苏宇太冲动了。

    没必要杀一个翟峰!

    何必呢?

    不杀翟峰,在很多人看来,还是有转圜之地的,实在不行,离开多神文一系就是了。

    苏宇这样的天才,最后选择加入单神文一系,对方也会接收的吧?

    吴嘉不懂,默默吃着东西,小声道:“师弟,还守吗?”

    “守!”

    苏宇笑道:“今日,守到结束!”

    在这擂台上待一分钟,单神文一系就被多羞辱一分钟!

    羞辱他们!

    踩着他们的脸,建立自己的威信,建立自己的威名。

    “那他们还会来人吗?”

    “不知道。”

    苏宇笑了,不清楚。

    有人会受不了这刺激,上台吗?

    他不清楚!

    此刻敢上台的,都是汉子……可真上台,他会杀!

    就这么简单!

    到了这地步,不再是个人恩怨了。

    吃饱喝足,苏宇笑道:“师姐,下去吧,我一个人就行了。”

    “那……”

    “去吧!”

    吴嘉看着他,见他坚定,不再说话,默默收拾好东西,转身下了擂台。

    台上,只留下苏宇一人。

    天黑了。

    百强楼中,死气沉沉。

    擂台四周,渐渐地,又围上了一群人。

    也没人说话,就这么看着苏宇,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在等什么。

    等单神文一系来人?

    敢来吗?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深了,人却是越来越多了,甚至有些不是文明学府的人,此刻也混了进来,能混进来的,一般都是其他学府学员,或者老师,或者大家族子弟。

    都没人说话,有人在等待着。

    他们在想,换成自己是单神文一系的人,此刻敢上台吗?

    不敢去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人来了,道路让开,来人是刘洪,刘洪一到,也不废话,直接道:“苏宇,可以下台了,你已经杀了翟峰,还不满足吗?非要杀几位腾空,证明你是天才?”

    苏宇看着他,笑道:“你们认输了?”

    刘洪不吭声,他也是受人指使才来的,他不想来的。

    “你非要如此?”

    苏宇不理他,闭目修炼,窍穴合拢,继续修炼自己的。

    刘洪也不再说,转身就走。

    今日除非有人上台击杀苏宇,不然,苏宇恐怕不会下台了。

    走的时候,刘洪也在想,苏宇到底要干什么?

    到了这地步,真的不再是之前的小打小闹了。

    此刻,不杀苏宇,单神文一系,一辈子都抬不起头,这是奇耻大辱!

    苏宇那么聪明的人,非要把自己逼到绝路做什么?

    ……

    一人,养性,压下了一系。

    眼看着时间都快到12点了。

    这一刻,人群也有些沸腾,喧闹,窃窃私语声响起。

    “单神文一系,腾空真的一个不敢来?”

    “来了就是送死……”

    “那也难说,还没交手呢!真就一个不敢来?那么多人,近百位腾空,前期的也有好几十吧,真就一个有血性的都没有?”

    “是啊,哎,神文学院……怎么成这样了!”

    “……”

    有人起哄,有人真的觉得失望。

    包括一些单神文一系的学员,甚至一些老师,都觉得有些失望。

    无人敢战!

    无人请战!

    就这么任由苏宇羞辱了他们一天,奇耻大辱啊!

    ……

    四周,有些人还在观望。

    有些人,也听到了那些话语。

    角落处,几位腾空境强者,此刻都是面色涨红,有人传音道:“真要等到庆典日过去?就这么让他一直在台上耀武扬威?”

    这几人,都是单神文一系的强者。

    此刻,真的有些忍受不了了。

    太耻辱了!

    这一刻,学员们,老师们,看到他们都是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从今以后,他们哪怕到了凌云,到了山海,恐怕也无法洗刷这样的耻辱了。

    不止学府内,学府外都传开了!

    “不这样……难道上台?他的实力你们看到了,翟峰突破之后,也被迅速斩杀了,毫无抵抗之力。”

    “翟峰只是刚突破而已,神窍都没开启……”

    “……”

    几人议论着,看着台上的苏宇,羞耻、无力、挣扎、犹豫……太多的情绪爆发出来。

    没有哪一天,他们像现在这么煎熬!

    想走,可走了,也只是掩耳盗铃。

    走了,依旧挡不住那些流言蜚语。

    “单神文一系,上千人!”

    上千人,就这么被震慑了。

    越想越是憋屈,越是愤怒,越是不甘。

    ……

    与此同时。

    单神文系教导大楼。

    大会议室,灯火通明。

    会议室中,腾空、凌云、山海,上百人聚集。

    安静无声。

    许久,孙阁老淡淡道:“平升,你老师呢?”

    周平升低着头,闷声道:“还在闭关,恐怕不到日月,不会出关了。”

    孙阁老闭目,许久,睁眼道:“苏宇实力恐怕有腾空四五重,也许……更强一些!他只挑战腾空三重,诸位,如何说?”

    说什么?

    无人吭声。

    于红尖锐道:“杀了他!他不死,我们就是整个人境的笑话,耻辱!我早就说了,哪怕丢人现眼,也要杀了他,车轮战!腾空一位位上台,战他!耗他!杀了他!”

    “只要他死了,什么耻辱都会被时间忘却!”

    无人吭声。

    你要拿多少腾空的命来填?

    真以为大家不怕死吗?

    站着说话不腰疼!

    几位阁老看着那些腾空前期的家伙,看着他们一个个低头不语,失望,无奈,叹息。

    单神文一系……都到这地步了吗?

    很快,刘洪回来了,摇头道:“他不下台。”

    孙阁老早就料到了,看向刘洪,缓缓道:“不拿下苏宇,我们一系……恐怕会被钉在耻辱柱上!刘洪,你有什么想法吗?”

    刘洪摇头。

    没想法!

    斗不过人家,能想什么。

    “这么多人,就没一个人有办法吗?”

    孙阁老大怒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

    “你们自己想想,自己拿了多少功勋,消耗了多少资源,培养了你们,这关头,个个都只知道明哲保身,就没一人,愿为派系出力?”

    无一人愿意出力!

    这才是关键!

    甚至让他都有些绝望!

    这就是苦心经营了五十年的单神文一系?

    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于红更是怒道:“车轮战,我早就说了,一定要拿下苏宇!不敢上也要上!不敢上的,死了也是活该!我宁愿死几人,让外人看到你们的血性,也不想让人看到我们的懦弱!”

    外强中干!

    她看向孙阁老,李阁老,尖声道:“不上台,其他人如何想我们?一群懦夫,一群胆小鬼,外强中干!哪怕被苏宇杀了,起码外人还会知道,单神文一系的人敢战……敢战,才能维持威信!不敢战,从此以后,没人再会畏惧我们,敬畏我们……”

    实力不够,比不上苏宇,那是苏宇太强,天赋太强。

    起码单神文一系有人敢上台!

    丢人归丢人,还能勉强维持住威信,别惹我们,我们的人还有血性,还敢战斗!

    可现在……真的不是不敌的问题了。

    于红的话,并非虚言。

    此刻,几位阁老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若是给外界留下这样的印象,给大夏府,给人境留下这样的印象,单神文一系恐怕内部都要分裂,排斥,其他大府的单神文一系,说不定都会和他们拉开距离。

    不承认他们!

    因为他们把整个单神文一系的脸面都丢尽了!

    正想着,有人进门,低声道:“阁老,九天学府来信,我们的人若是不上,九天那边可以来人!”

    孙阁老不语。

    很快,又有人道:“问道学府那边有信,问我们12点之前,能不能拿下苏宇,不能的话……他们也可以派人过来助战!”

    接连不断的消息传来。

    甚至,没多久,有人进来,通报道:“阁老,旁边的大商府,一位山海阁老亲自赶来了,此刻已经到了北风城,正在联系我们,问我们有没有拿下苏宇……”

    “……”

    孙阁老脸色涨红!

    丢人啊!

    连旁边大府的单神文系强者都坐不住了!

    周明仁闭关,此刻是他在主持单神文一系,这下子,自己是骑虎难下了。

    苏宇,一定要杀。

    哪怕今日杀不了,他出去了,也一定要杀。

    可今日……必须要战!

    强行指派,恐怕不行。

    想到这,孙阁老冷声道:“四面八方都在看着我们,大商府甚至亲自来人了,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既然都不愿意上台,抽签!如今单神文一系,腾空前期助教36人,抽6人,6选一,抽中了,上台!战苏宇!哪怕战死,也要战,养你们多年,若是连一个养性都不敢战,要你们何用!”

    哪怕战死,也就是6位腾空前期。

    战死,也比现在强。

    此话一出,不少人变色。

    “抽签!”

    于红也喝道:“死也要给我死在擂台上,死也要让人看到,他苏宇对同学府之人下手有多狠,心有多毒!我看他苏宇,就算赢了今日,日后如何面对?”

    有人心中狂骂!

    你拿我们的命去赌!

    去搏苏宇一个骂名,你自己怎么不去赌?

    陈永挑战孙阁老的时候,怎么不接话?

    一个凌云九重就把你们吓到了!

    怨念起!

    然而,到了这一刻,几位阁老不给他们选择的机会了,必须要上,哪怕用6位腾空的命,也要让人知道,单神文一系敢战,让人看到,苏宇对同胞下手有多狠!

    ……

    时间,临近12点了。

    就在这一刻,外围人群散开,一群人走来。

    有几人,脸色有些难看。

    领头之人,入圈便怒道:“苏宇,生死擂,非生死大仇不设,你仗着天赋强一些,设下生死擂,残忍杀害翟峰,人神共愤!”

    苏宇淡淡道:“神族愤怒,那是好事,人族未必会愤怒,你勾结神族?”

    “……”

    这人心中一震,心中暗骂!

    “苏宇,少巧舌如簧,我问你,下不下台?之前给你机会,你不珍惜,你非要自寻死路?”

    这人大声道:“神文学院,念你天赋上佳,不愿和你过多纷争,你非要自寻死路,浪费这一身天赋?”

    苏宇笑了,场面话说的真好听。

    当然,也许有傻子会相信的。

    “你们兴师动众的来了,上不上台?上台,签生死约!不上台,那就不用多言了!”

    此话一出,来的几人也是无奈。

    上台……会死吗?

    不上,那除非退出单神文一系。

    领头之人,一咬牙,迅速上前,签下自己的姓名,咬牙切齿地看着苏宇,“不识好歹,那今日我来会会你……”

    台下一阵惊呼!

    单神文一系上台了!

    “王贞,腾空三重,四年前的百强前十……”

    百强前十,四年进入腾空三重,不算太弱,但是也算不上太强。

    此刻,这人上台了。

    咬牙,二话不说,一柄长剑爆发,飙射而出!

    没喊话,没给苏宇准备。

    此刻的苏宇,还没起身。

    他不管这些!

    能杀苏宇就行,至于其他的……这是生死擂,又没裁判,管那些干嘛!

    而就在此刻,他眼前一花,一股强大无比的元气之力爆发!

    “喝!”

    一声暴喝,他意志海震荡!

    王贞也不看了,手中直接出现一枚玉符,直接发射而出,什么都不管了!

    神符!

    这神符,瞬间爆发出强大无比的元气,万剑爆发!

    没点准备,他哪敢上台。

    这一次为了杀苏宇,单神文一系也是付出了大代价。

    之前的翟峰,前车之鉴在那,他不敢等到被苏宇杀到身前再用,用了再说!

    而就在此时,他眼前的苏宇,忽然化为了一摊水!

    是的!

    震撼人心的一幕发生了!

    苏宇如同透明人一般,瞬间化为了水人,如同水液流淌,眨眼间,避开了那无数元气之剑,水迹蔓延,瞬间缠住了王贞的双腿!

    砰地一声,双腿炸开!

    一柄长刀从小到上,噗嗤一声,将人切成了两半!

    而苏宇,瞬间恢复了原样。

    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笑了笑,一脸坦然。

    水化!

    今日,既然不在乎了,那什么功法他都敢用!

    这是他的资本!

    至于其他人怎么想……没看自己吞噬了一滴精血吗?

    天赋精血!

    当然,假的罢了,爱信不信。

    四方再次沉寂,震动。

    腾空三重……就这么被杀了?

    神符用出来了,居然被苏宇这么避开了!

    直到王贞被杀,那些失去了控制的万剑,无人操控,轰隆隆地在原地炸开!

    元气波浪,席卷四方!

    很强大的爆发力!

    恐怕接近腾空九重了!

    可是……没击中苏宇!

    而这时候,台下几人,脸色惨白,其中一人,忽然转头就走。

    “柳立!”

    有人怒吼一声,柳立,抽中签的一人,他居然跑了!

    柳立头也不回!

    我不想死!

    王贞比他强,上去了爆发神符,瞬间被杀,我不想这样,我宁愿退出单神文一系,我宁愿被你们记住,我宁愿离开学府,我不想就这样死了!

    哪怕一辈子窝在学府,被打压,被针对,我不想就这么被杀了!

    毫无希望!

    车轮战……扯淡!

    去你玛德!

    于红、孙祥他们,怎么不让自己的后裔来!

    去你大爷的!

    我的命也是命,修炼到了今日,我不甘心就这么送死!

    “呵呵……”

    台上,苏宇笑了一声,淡淡道:“送死,何必呢!乖乖认输不好吗?你们几位,要上吗?我元气消耗很大的……”

    苏宇说着,笑着,320窍穴开启,四周元气汹涌而来,下一刻,元气蓄满。

    满脸淡然!

    这一刻,其他几人,脸色发白!

    再看王贞的尸体……一声惨然,又有一人离去。

    王贞之死,打消了他们最后一点点信心了。

    腾空三重没用!

    神符没用!

    消耗战没用!

    就是去送死的!

    “我退出……退出单神文一系……对不起,我……想活……”

    有人呢喃一声,掉头就走!

    他也不想死!

    四周,安静的吓人,震撼的同时,也莫名地为这些人悲哀,单神文一系的脊梁,真的被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