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185章 浑水摸鱼(求订阅月票)
    万天圣愤怒,选择了再次蛰伏。

    而夏侯爷,忽然从空间另一边杀了出来,此刻,手中擒拿着一人!

    不是人!

    是一枚神文,不断在人形和神文之间转换状态。

    夏侯爷手如磨盘,不断碾压这神文。

    神文和人形不断转换,传出幽幽笑声:“夏小二,你藏的很深啊!日月八重,真没看出来!”

    原本还笑呵呵的夏侯爷,这一刻忽然怒了!

    怒的焚天灭地!

    挥手制造出一层结界,生怕自己的名字被人听去。

    “杂毛东西,你居然敢叫老子名字,你死定了!”

    夏侯爷暴怒!

    对,他就叫夏小二,他爹那个不靠谱的取的,别指望一个取名开天无数刀的人,能给你取出什么好名字。

    所以,在外,他只叫夏侯爷!

    “死?”

    虚幻的人影幽幽笑着,人影开始不断破碎,“我知道,你们想引诱我出来,可是……我是谁?战神殿、求索境无敌太多了,我只是其中之一,这只是一枚神文,我本尊未至,你们去查啊!”

    “哈哈哈!”

    去查啊!

    敢查吗?

    能查到吗?

    查不到的!

    怀疑人族无敌中有叛徒,又不是第一次了,关键是,神文这些东西都是绝密,无敌境一般都在双休,战神殿的强者也有神文,怎么查?

    谁来查?

    你知道谁的神文破碎了,谁勾勒了多少神文?

    人影哈哈笑着,“夏小二,知道那些人为何不来吗?来了,有用吗?只会彼此失去信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呢!我针对的只是多神文一系,而不是所有人,我和那家伙有仇不行吗?他都死了,难道我一个活着的无敌,还不如一个死去的伪无敌?”

    夏侯爷脸色难看!

    对,这就是无敌的心态!

    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

    这家伙,这些年来只做了一件事,坑杀了多神文一系强者,不知道是谁,除了对付多神文一系,没有再出过手。

    查?

    怎么查!

    根本没办法去查!

    无敌有叛徒,洪谭都能猜到,那些强者怎么可能猜不到!

    可是,无敌手段太多,除非一个个敞开意志海,给人深入探查,这根本不可能,谁也做不到!

    今日,来的只是几枚神文化身,根本不是本尊!

    夏侯爷冷着脸,看着他,“别太猖狂了!你真以为挖不出你来?等着吧!我家老头子早有线索,这次你敢神文化身进入大夏府,你逃不了的!”

    “逃?”

    人影一边自焚,一边笑道:“为何要逃?证据呢?胡乱抓个无敌杀了?人境多少无敌够大夏王杀的?不如击杀了柳文彦,我就彻底收手了,如何?”

    “滚你玛德!”

    夏侯爷怒骂一声,咬牙道:“五代是不是留下了什么东西,被你盗走了?”

    “哈哈哈,你不是猜到了吗?”

    “狗东西!”

    夏侯爷大怒!

    果然!

    “果然是你,当初我老头子就说,五代临死的时候说过,他留下了东西,没道理没有,洪谭他们也没道理去藏着!”

    “果然,是你这畜生干的好事!”

    夏侯爷愤怒,很快平静道:“为什么?你已经晋级无敌,人族对你薄待了?万族是你爹?你为何背叛人族?”

    “背叛人族?”

    焚烧殆尽的人影笑道:“我背叛人族了吗?我也在杀敌,我也在守护人境!我只是和那家伙不和,我们有仇,我报仇不行吗?报仇,在诸天战场坑杀仇人,很常见,不是吗?”

    “不能因为那家伙是天才,我坑杀了他,就是背叛人族了吧!夏小二,别装的那么大公无私,你家老子,昔年在诸天战场,也坑杀过自己的仇敌,他能做得,我做不得吗?”

    夏侯爷冷声道:“放屁!我家老爷子就算要坑杀,也是杀的万族教众……”

    “对啊!”人影笑呵呵道:“那……你口中的五代,难道就不会是万族教众?”

    人影笑道:“夏小二,你太幼稚了!他就不会是吗?你觉得他就没和万族教的人合作过吗?你想的只是你以为的!五代……人族文明师的希望……就一定是个好人吗?就不可能背叛人族吗?”

    人影笑的越来越大声!

    渐渐地,神文自毁殆尽,最后留下一句幽幽声:“别太高估了所谓的五代,昔年哪怕没有我,他也没办法证道成功!”

    “最后送你一句话……别追查了,没必要,我不会再出手,查的人心惶惶,无敌都不信任彼此了,呵呵,人境可就真完了!”

    “混账!该死!”

    夏侯爷怒骂一声!

    他正是有些这样的顾忌,所以夏家知道一些东西,也不敢乱说,乱传。

    下一刻,夏侯爷撕裂结界,怒吼道:“混账,原始神教的教主,很好,我等你来大夏府,本尊来,别给我来这套!”

    “……”

    下一刻,怒吼道:“龙武卫听令,出击!剿灭万族教据点!”

    “诺!”

    一声声暴吼声传出,一队队龙武卫出击!

    就在此刻,大夏府府城之外,一抹刀光映照大夏府!

    “轰隆!”

    一声巨响,空中,一轮日月升起,瞬间破灭。

    无数人朝那边看去,刀光熄灭。

    苏宇身边,郑平意外道:“府主……杀了谁?”

    杀了一位日月境!

    夏侯爷腾空,眼中光辉耀射四方,下一刻,喝道:“血火教教主被杀,死有余辜,万族教胆子不小,还真敢浑水摸鱼!”

    郑平一惊,血火教教主,这家伙居然潜入了这边!

    也够倒霉的,惊动了闭关的夏龙武,直接被斩了!

    夏龙武并未现身,除了一道刀光,什么都没有。

    龙武卫开始大军出击!

    迅速奔向四方!

    ……

    空中,柳文彦没吭声。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夏侯爷,眼中露出一抹异色,没再管他,陡然,一斧头转身侧击!

    噗嗤一声!

    单天昊直接被切成了两半,夏侯爷抬手,欲言又止……

    柳文彦没给他机会,再次挥舞着斧头,噗嗤落下!

    砰地一声!

    肉身粉碎,神文全部破裂。

    柳文彦轻声道:“跳了好久了!大夏府这边,我还给几分薄面,大夏府之外就算了!想杀个日月的,结果是个假的,可惜了!”

    说着,看向不远处的夏侯爷,笑道:“夏胖子,我给你面子,不杀大夏府这些人,可外来户,你不会让我留面子吧?”

    说着,行走于虚空之中,一斧劈下!

    一位山海要遁逃,却是瞬间被劈碎了虚空,砰地一声炸裂,陨落!

    柳文彦脸色微微一白,再次行走于虚空之中,叹道:“看来,有些事我是没办法深究了,还指望你们夏家,看来也是白指望!”

    夏侯爷愤怒道:“白指望?若不是夏家保你,指望你破落的柳家保你?这些年,你在南元,我家老头子在南元足足守了8年!”

    “他么的,不记情分就算了,还瞎哔哔!”

    柳文彦也不接话,四周,那些山海纷纷遁逃,单天昊这位山海九重都被一斧头劈死了,他们哪还敢逗留!

    今日的一幕幕,太让他们震撼了!

    那边,周明仁微微皱眉,忽然道:“柳文彦,强弩之末,真要以命换命吗?”

    柳文彦看着他,笑道:“周老,你晋级日月,我就劈不死你,不然,你接我一斧头,我不管你和夏家是不是有协议,你要挖坟张若凌,这是你自己说出来的!”

    周明仁皱眉,那边,金宇辉正在被洪谭压着疯狂轰击,已经肉身残破,神文都破碎了多枚,见状喝道:“柳文彦,我来接你一斧……”

    “去你大爷的!”

    洪谭怒骂一声,你想跑?

    做梦!

    柳文彦强弩之末,击碎了一枚永恒神文,现在又杀了单天昊和一位山海,哪有实力再去杀这些半步日月境。

    你想逃?

    洪谭长剑横空斩下,轰隆一声,金宇辉面前的旗子彻底被斩的粉碎!

    金宇辉也是彻底拼了!

    下一刻,一枚神文呈现,血海冲天,漫山遍野都是血!

    “洪谭,你真以为你能赢我?”

    金宇辉暴喝一声!

    与此同时,多位山海境朝那边冲去,“洪谭,你要引起两大学府大战?”

    洪谭怒骂一声,一剑再次劈下,劈开了血海!

    “大战?”

    “关我屁事,万天圣才是府长,我又不是!”

    话落,接连斩出数十剑,磨灭了大量的血海,一枚神文再次呈现,有些暗淡,洪谭斩完了,拔腿就跑!

    几位山海纷纷杀到,刚要追杀,金宇辉恢复了正常,按了按手,看了一眼那边,喝道:“走!”

    没有多说什么,哪怕主神文被创,他也不再纠缠,迅速带着九天学府多位阁老离开。

    “撤!”

    其他方向,一些山海也纷纷离去。

    周明仁这边,孙阁老几人纷纷赶到周明仁身边,周明仁并不害怕,平静道:“你们几个,都是强弩之末,洪谭还有几分实力留存,柳文彦,你还想留下我们不成?”

    柳文彦余光看了一眼夏云奇几人,的确,几人状态都很不好。

    对面,还有数位山海境强者在。

    周明仁更是半步日月,洪谭虽然比他强点,可之前对付金宇辉,也是消耗巨大,留下对方,恐怕难做到。

    “好,你接我一斧不死,那咱们今日之事,就此作罢!”

    周明仁挥挥手,示意其他人离开,平静道:“你可以试试,第一招你还能杀我,现在,你出了数招,不够!”

    柳文彦懒得再说。

    低吼一声,一斧劈下!

    天空中,一轮大日出现,接着,海浪滔天,石柱密布,巨山呈现!

    轰!

    石柱炸裂,海浪覆灭,巨山崩碎,最后,大日暗淡,周明仁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也不废话,转身就腾空离去!

    孙阁老几人纷纷跟上!

    洪谭刚要追击,忽然脸色一变!

    空中,柳文彦几人,纷纷坠落。

    不是一人,夏云奇几人都是如此,纷纷坠落下去,伤势极重!

    “师兄!”

    “没事……”

    柳文彦说完,头一歪……晕了过去。

    ……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

    苏宇还没看到什么,一切都结束了!

    一旁,夏虎尤搓了搓他的肩膀,无奈道:“放下我行不?”

    苏宇趴下就算了,非要拿自己当靶子,不是肉垫,是龟壳,这家伙直接将夏虎尤盖在了他身上,再胖也不算重,苏宇还是能承受的起的。

    苏宇转头,没好气道:“你压着我,我都懒得说你了!”

    夏虎尤想骂人!

    我压着你?

    大爷的,不是你非要拉着我吗?

    苏宇没心思理他,皱眉道:“到底什么情况!”

    眼前这一幕,他也看不明白了!

    稀里糊涂的!

    至于那位暗中出手的家伙,他根本没看出什么,对方和夏侯爷后来的交手对话,也都被夏侯爷遮掩了,唯一听到的,好像就一句——夏小二?

    谁啊?

    夏侯爷?

    苏宇急忙爬起,此刻也不敢去战区那边,哪怕看到了柳文彦坠地,那边现在能量纵横,意志力沸腾,他才不会过去,会死人的。

    此刻的他,意志海胀的难受。

    6枚神文都在疯狂吸收那些神文余韵,小锤子也在疯狂吸收,疯狂敲打意志海!

    苏宇也干脆运行起了水行诀,吸收那些意志力,一旁,夏虎尤也在干,这么干的不少,包括郑平这老鬼,也在开神窍吸收意志力,苏宇这边倒是显得不起眼了。

    郑平和夏虎尤其实都注意到了,但是也没时间理他,这家伙果然有文诀!

    郑平有些遗憾道:“可惜了,我家云辉没来,破碎了永恒神文,百年难得一见啊!真可惜!”

    此刻,这些余韵散去的很快。

    再去接孙子,也来不及吸收了,还是自己多吸收点吧,他一个战者,修炼神窍也不容易。

    他说话间,苏宇也没在意,还是有些稀里糊涂,“郑爷爷,后来出手那人被杀了吗?”

    “没!”

    郑平今日就是个看热闹的,也不插手,闲着也是闲着,笑道:“跑了!原始神教的教主,难怪,实力很强,本尊没来,来的是神文化身!”

    “原始神教教主?”

    “对,万族教最强的一位教主,日月巅峰,这家伙信奉原始神族,是对方忠实的走狗,曾经去过神界,接受过原始神族的神躯转换,算是半神族!”

    郑平说着,又道:“看来夏侯爷他们就是为了钓这家伙,可惜了,没能成功!不过那家伙也不好受,看样子破碎了三枚永恒神文,实力必然大损!”

    “原始神教教主?”

    苏宇心中狐疑,是这样吗?

    不是无敌?

    不是师伯之前说的,可能盗取了五代资料的无敌强者?

    “那之前的刀光……”

    “那是府主出手了,击杀了血火教的教主!很正常,原始神教教主来了,来的是神文化身,神文化身一般不能独行,应该是附着在他身上了,不知道是特意携带来的,还是原始神教教主暗中依附在他身上的。倒是牵连了他,否则一位日月隐藏行踪,没那么容易被发现的!”

    郑平也是山海巅峰,见多识广,倒是给苏宇他们解惑了不少东西。

    这么说,出手的真的是原始神教的强者?

    苏宇还在想着这些,夏虎尤却是一拉他,迅速朝远处跑!

    “怎么了?”

    苏宇还想去看看柳文彦呢,还有师祖也在那边……

    “快!”

    夏虎尤急忙道:“傻不傻,去城外,一位日月被杀,元气散开,神文爆炸,吸啊!元气、意志力回归天地,去修炼啊,发财了!我……夏府主一刀劈死了他,劈碎了肉身,粉碎了一些,东西是没了,可意志力和元气还有,那里现在比秘境还强!”

    苏宇眼神一亮,瞬间对他竖起大拇指!

    对啊!

    有道理!

    而此刻,郑平也是想到了这个,忽然转头就往文明学府跑,我孙子!

    对!

    赶快把我孙子接过来,去修炼啊,杀一位日月修炼,服不服?

    至于这边,那就算了。

    余韵都被山海、日月搅动的散开了,那边可没有,一位日月被杀,完全可以保留一点时间的。

    ……

    不远处,洪谭一边为柳文彦疗伤,一边道:“刚刚跑掉的那个,是我徒孙?”

    吴月华此刻也是嘴角染血,懒得理他,朝远处喊道:“琦儿,回去接上你妹妹,去那边修炼,大概能保持到明天早上,快点!”

    吴琦也不多说,踏空就往学府跑!

    等吴琦走了,吴月华才道:“是你徒孙,怎么了,你不认识?”

    “……”

    废话!

    洪谭都懒得理她,我能认识吗?

    怎么认识?

    再看柳文彦……头疼!

    伤势很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师兄,装昏迷是不是不合适?

    醒一醒啊!

    “师兄,醒一醒!”

    洪谭掐了掐他的人中!

    柳文彦咳血,没有清醒……

    吴月华抬脚就要踢洪谭,怒道:“做什么?”

    “……”

    一旁,勉强还保持清醒的胡萍和赵明月也纷纷怒视洪谭。

    洪谭脸都是黑的!

    师兄装昏迷的,你们眼睛瞎吗?

    不弄醒了,接下来该干嘛?

    我这赶路赶了好多天,回来就是大战,和两位半步日月打了一场,你们觉得很轻松吗?

    还一个个都怼我!

    我不管了,你们信不信!

    洪谭心中怒骂,脸上却是带笑,原本青年模样的他,很快老化,渐渐地,一位老人模样的洪谭再次呈现出来。

    几人都看着他,有些鄙夷。

    装老,装弱!

    山海巅峰,半步日月,装的跟行将就木似的!

    70岁不到的半步日月,很老吗?

    正当年!

    很年轻好不好!

    洪谭喊不醒装睡的师兄,也没办法,看了看四周,开口道:“师兄就这么杀了单天昊,不合适吧?周破龙的看门狗,直接就给杀了,我怕惹出大麻烦!”

    “胆小!”

    “懦夫!”

    “废物!”

    三个女人同时骂了一句!

    洪谭那叫一个憋屈!

    你们要不是我那个大师嫂,二师嫂……我一个个掐死你们算了!

    一旁,夏云奇笑了起来,也习惯了。

    50年前,洪谭本就是一直受欺负的小弟。

    如今虽然洪谭最强,可几十年后,大家聚在一起,重温这一幕,让他觉得很温馨,如果那个家伙不装死的话,应该更有趣。

    夏云奇咳嗽一声,吐了口血,笑道:“杀了就杀了,没事!今日文彦爆发日月战力,那些人多少会有几分顾忌,也好,展露一次,显示一下威风,给多神文一系争取一些地位和生存空间,免得其他人真以为我们都死了!”

    说着,夏云奇又咳嗽一声,脸色发白道:“不过你要小心点了,小心被人暗中袭杀了!刚刚那家伙……是当年那畜生?”

    “肯定是!”

    洪谭点头,沉声道:“夏胖子就知道和稀泥,什么原始神教教主,我要是原始神教家主,直接去挖了夏家的坟,啥破事都栽赃给别人……”

    正说着,夏侯爷落地了!

    黑着脸,不爽道:“那我怎么说?合着你们几个家伙心里也有数是吧!也知道有无敌盯着你们是吧?我夏家这么不值得信任,连云奇都不愿意说话?”

    夏云奇笑道:“小二……”

    “你想和我切磋?”

    夏侯爷脸色发黑!

    “咳咳……二哥,二哥,对吧!没错吧?”

    夏侯爷比他大两岁,小时候喊小二喊习惯了,夏云奇改了口,笑道:“不是不信任你,也不是不信大伯,这事,我猜很多人心里都有点疑惑,有点数,可是……没办法解决!”

    夏云奇也是无奈,“怎么解决?一个个细查?查不出来的!对方除了50年前出过一次手,再也没出手了,那时候,刚好无敌都在动,有的在闭关,有的在诸天战场,还有的甚至在其他小界行动,这个怎么查?”

    “他说和五代有仇!”

    夏云奇一听这话,不由苦笑道:“你还不知道五代的性格?仇人遍天下!除了多神文一系,单神文一系少数几位,他仇人太多了!”

    “无敌的少!”

    “是,无敌的是不多,你知道真假?”

    夏云奇还是摇头道:“真要说置之死地的大仇,还真没有,谁知道是不是幌子!对了,这次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夏侯爷摇头。

    “那你们逼出文彦做什么!”

    夏侯爷皱眉道:“什么叫我逼出的?我根本没心思搭理他!挖坟这事,不是我指使的,我就是顺便推动一下,十有八九是万天圣那家伙干的好事!”

    夏云奇也皱眉道:“万天圣?他想干什么?这时候就算那家伙真的冒出来了,你们能收拾他?大伯在府中?”

    大伯,也就是大夏王若是不在府中,就算对方真出头了,也没用,根本不可能擒拿一位无敌。

    “没,龙武在,也有把握的!”

    夏侯爷解释了一句,又道:“老头子那边,在盯着一些人,排除一些人!这些年,已经排除了不少人,不能大张旗鼓地查,暗中查一下还是没问题的,老头子这几年老年痴呆犯了,没事就喜欢拉人打一架,打架的时候,别人总不能分出神文化身了吧,老头子眼力还是可以的!”

    说着又道:“而且我其实猜到了,对方不会那么大意的,就算真的要来,十有八九是神文化身!”

    说罢,感慨道:“也够舍得的,足足3枚神文!都是永恒神文,这损失,够他喝一壶的了!”

    吴月华忽然怒道:“既然没把握,你们还布下这局,想害死他吗?”

    夏侯爷翻着白眼,嘀咕着,唯女子……啥啥的!

    “我都说了不是我,我就是顺水推舟!而且柳文彦再不出现一次,展露一下,对方搞不好就暗中去南元了,最近老爷子回来的时间也少了,不能一直盯着!”

    “哪怕打草惊蛇,也要让他收敛一点,不然柳文彦一直躲着吗?”

    前面几十年,那是大夏王时不时地回来一次,而且当初柳家也强盛,也能派人来照看一二。

    现在,大夏王没太多时间回来了。

    哪怕打草惊蛇,让对方收敛一下,也是好事,免得柳文彦被人无声无息地杀死在了南元。

    说着,夏侯爷幽幽道:“柳文彦这枚神文绝对有问题,要不然对方不可能一直盯着他,甚至要杀他!当年对方取走的那些资料,可能不是太完整,也许涉及到了这枚神文,所以对方才会冒险,这次再次出手,看看能否夺走神文!”

    几人都没吭声,这倒是真的。

    对方拿走的资料,十有八九是不完整的,或者需要神文配合,所以那家伙才会一直盯着柳文彦,这些年一直在暗中推波助澜。

    吴月华想了想道:“不管那家伙,周破龙到底想干什么?”

    “别问我!”

    夏侯爷无辜道:“我和他不熟!这家伙……反正你们小心点!他不是想钓出刚刚那畜生,就是真的想灭了你们,反正对他而言,都无所谓,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坑死了他爹……”

    “你……”

    吴月华大怒,洪谭也无语道:“跟我们有关系吗?”

    夏侯爷耸耸肩,无所谓道:“跟我无关!我说实话,周破龙的目的我大概能猜到一二,柳文彦不把神文给他,他不会罢休的,他要神文未必是为了晋升无敌,但是神文在谁手上,刚刚那家伙大概就会去找谁!”

    大周府那边,周破龙的目的他的确可以猜到一些。

    目的也的确是这枚神文!

    为了自己晋级也好,为了钓鱼也好,反正这枚神文,是极其关键的!

    暗中的这位无敌,也需要这枚神文!

    今日这一切,证明了这一点!

    如此一来,周破龙找不到那家伙,一定会再次来讨要这神文,必然的,要不到,那就干脆抢!

    反正他抢,也有几分名正言顺的意思。

    洪谭无奈道:“麻烦!周破龙这混蛋,我们早就说了,资料没有,神文具现不出来,非要来找茬,我现在实力暴露,这家伙指不定以为我故意骗他!”

    “难道没有?”

    夏侯爷笑眯眯道:“你们多神文一系,秘密可不少!又是天赋精血,又是神文融合,又是战技拆分……”

    “什么拆分?”

    洪谭没好气道:“我当初勾勒的就是一副战技,两柄战技配套,扯什么玩意!”

    他还以为夏侯爷在说他。

    吴月华几人眼神诡异地看着他,一副你还装的神情!

    洪谭诧异道:“干嘛,我说真的,我本来就是一剑一盾!”

    “那白枫呢?”

    “白枫怎么了?那臭小子不就一柄剑吗?”

    “是吗?”

    几人笑了,贺奇更是低骂道:“别装了,够了啊!白枫还一柄剑,屠龙剑前后都出现四柄了,不过废了好几柄……”

    说着,担忧道:“白枫不会出事吧?纪署长带他离开了……”

    “等等!”

    洪谭一惊一乍道:“什么4柄剑?什么废了好几柄?什么纪署长带走了他?”

    几人再次看他!

    你真不知道,还是装的?

    演戏演成这样,过分了啊!

    自己人都骗?

    “拆分……”

    洪谭忽然想到了什么,惊讶道:“他拆了屠龙剑?”

    “是啊……”

    “卧槽!”

    洪谭大惊失色,“这小子瞎闹,不怕把自己弄死了?死了没?”

    “没,重伤了,神文报废了,被纪署长带走了。”

    说着,几人也有些黯然,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洪谭都顾不得自己师兄了,抱起师兄,想了想,往吴月华手里一丢,急忙腾空跑路道:“帮我照顾一下我师兄,我先去看看!”

    哗啦一声,他跑了!

    柳文彦眼睛眯了眯,心中暗骂!

    下一刻,忽然清醒,睁眼,接着,瞬间咳血道:“云奇,我需要疗伤,盖个屋子,给我休息一会……”

    夏云奇看着他,无语中。

    盖个屋子干嘛?

    你疗伤好了!

    柳文彦瞪着他,盖不盖!

    快点!

    不盖屋子,六只眼睛瞪着自己,自己不想睁眼。

    “行……贺奇,去盖个屋子……”

    贺奇跑去盖房子了,柳文彦咳血,下一刻,再次昏倒!

    屋子不盖好,他不醒了!

    吴月华几人瞪了他一眼,也懒得再说什么。

    夏侯爷吃着自己的瓜,看了一会热闹,笑道:“你们几个,最近最好待在大夏府别乱跑!闭关最好,不然,这事不好解决!还有,就你们这半吊子融合,出来也是丢人,还是好好稳固一下吧!”

    说着,一边吃着瓜,乱丢瓜皮,随意道:“记得还钱,今晚你们打碎了多少东西,记得赔偿!”

    “还有,柳文彦,你杀了两山海,别装死,回头你得杀20个补上,不然……你就在先锋营待一辈子吧!”

    “其实杀了也好,你去先锋营,那边无敌都在看着,反而更安全一些,顺便把白枫带走,那小子接下来少不得被人盯上!诸天战场反而最安全,那边无敌多,都在看着,大秦王在那边坐镇主事,一般人也不敢闹腾,无敌也不敢乱来……”

    如今,反而是诸天战场最安全。

    夏侯爷说着,其他人都没吭声。

    夏侯爷又道:“周家该找茬肯定还得找茬,留在后方不好,说实话,在这斗来斗去,也没人有心思一天到晚看着你们,照顾你们!云奇,你也干掉了一位山海,你们杀了3位山海境,不发配你们去诸天战场,夏家那就不好交代了!”

    夏云奇点头道:“我知道,等伤势好一些,我和文彦都会离开。”

    说着又道:“洪谭留下,不然都走了,根就没了,好歹现在还有几个人,陈永,还有陈永那学生,还有苏宇,都在学府,没人照看着也不行。”

    “随你们!”

    夏侯爷也无所谓,此刻已经走了老远,忽然回头道:“那个……我告诉你们一件事,苏宇可能是柳文彦私生子,你们几个大概不知道吧!”

    说着,拔腿就跑!

    “我……”

    柳文彦忽然睁眼,怒骂道:“艹你祖宗!”

    “我会告诉我家老爷子的!”夏侯爷跑的飞快,哈哈大笑,你死定了!

    “我……噗……”

    柳文彦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喷出,这下子真的晕倒了!

    吴月华几人对视一眼,下一刻,吴月华一掌拍在他胸口,一口血喷出,但是柳文彦人倒是醒了。

    “你儿子?”

    柳文彦装死,废话,不是!

    可是……我怎么解释?

    真的不是!

    吴月华冷冷道:“难怪,难怪苏宇还没入学,几十年没联系我,忽然打通讯给我,让我照顾一二,几十年来,第二次打通讯求我!”

    柳文彦憋屈!

    真不是!

    算了,女人胡搅蛮缠,不讲理,自己不解释,解释她也不听!

    一旁,贺奇盖好了房子,听到这些,诧异道:“是柳大哥的儿子?那就可以理解了,难怪天赋惊人!虎父无犬子,果然如此,我之前就说,很像年轻时候的柳大哥!”

    “我……”

    柳文彦这时候只想睁眼,拿出斧子,一斧头劈死他!

    你还添乱!

    煽风点火,你这混蛋倒是有一手!

    旁边几位山海都笑了起来,吴月华忽然道:“老苏这次没来,谁知道什么情况?”

    苏府长!

    大夏文明学府的副府长,之前也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这次却是没来!

    贺奇叹道:“别问了,随他吧!夏玉文想争府主之位,夏长青之前找过他,说是想让夏玉文迎娶苏梦……夏长青倒是想的好,夏玉文先娶了苏梦,再娶了纪家那小丫头,这样一来,一位山海巅峰,一位日月就被拉拢了!再加上他自己,还真有几分希望……”

    “哼!”

    吴月华冷哼一声,“是想的美!之前还打过我家琦儿的主意,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众人没再提苏府长。

    贺奇打趣道:“月华,白枫倒是挺不错的……”

    “我家琦儿看不上他!”

    吴月华一脸骄傲,说着又道:“而且实力太弱!”

    “击败了夏玉文,可不弱了……”

    “谁知道以后如何,说不定废了!”

    吴月华不负责任地说着,很快道:“嫁给苏宇倒是可以,有天赋,有韧性……”

    几人纷纷看着她!

    认真的吗?

    你是不是听到苏宇可能是某人的私生子,所以打起了这馊主意?

    真够馊的!

    真要如此,算下来,人家苏宇比你家吴琦还高一辈分呢,真够乱的!

    柳文彦觉得自己还是继续装死好!

    这些事,掺和不得,随你怎么说。

    倒是苏宇那小子,这次居然跑来了,有些出乎他预料,胆子真不小,当然,也够重情重义,可惜自己很快就得去诸天战场避祸了,不然还可以照料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