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171章 柳文彦回归(万更求订阅)
    忙活了一夜,走出赵老的研究所,已经天色大亮。

    学员们都开始上课了。

    此刻的苏宇,还在观察脑海中的那个小锤子,很霸道啊,甚至都把神文战技勾勒的小刀给挤到了一边。

    厉害!

    当然,神文战技是苏宇自己勾勒的,而这小锤子,来自一位凌云七重,昔年凌云九重的强者。

    “万事俱备了!”

    这时候的苏宇,才觉得自己一切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他快速的进步的阶段。

    看意志之文,勾勒神文,强化意志力,进入万石……

    至于万天圣找他……

    不用理会!

    苏宇不知道对方要干嘛,对方又那么强,拖一天算一天,哪天师祖回来了再说,师祖不回来,那就拖到万天圣再找他的时候。

    ……

    就在苏宇准备去上课的时候。

    大夏府外。

    两天时间,一辆破车嘎吱嘎吱地驶来。

    巨大的府城入口处。

    今日,安静的吓人。

    守卫的城卫军纷纷退到了两侧,四处,一队队龙武卫强者出面,引导其他人走别的通道入城。

    最大的那条路,此刻无人通行。

    闸口边,一位位强者伫立。

    有人浑身浴血,有人泪流满面,有人满脸唏嘘,有人翘首以盼。

    “来了……”

    人群中,有人低呼一声!

    破车在前方停下,王府长走下车,看了看前方众人,干笑一声,退到了一边。

    车中,柳文彦睁开眼。

    迈步下车,看着前方那十多位老友,忽然有些想转身就跑的冲动。

    我回来了!

    五十年了!

    我再次走入了大夏府府城,老师,我回来了!

    可是……我并非以无敌之姿回归的!

    与此同时。

    距离此地不远,一处小楼上,也是一位位强者伫立,默默注视着那边,有脸色发白的于阁老,有一脸复杂的孙阁老,有九天学府的人,也有问道学府的人。

    另一边,还有一群人。

    有育强署的人,有战争学府的人,也有军方的人。

    一群人,默默注视着入口处。

    看着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五十年前,他离开的时候,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

    而今归来,哪还有昔年的风采。

    ……

    入口处。

    柳文彦看着那一位位已经快要认不出的老友,咧嘴笑了笑,笑的有些苦涩。

    “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

    之前和吴月华一起拦截孙阁老的那位中年,龇牙笑着,一如当年。

    “回来就好……早就该回来了……”

    吴月华傲然伫立,俯视着那个糟老头子,变了,变了很多。

    和当年一点也不像!

    上次一见,还没太多感触,今日再看,再回想五十年前,在此送别他,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还知道回来……”

    一声说不出是埋怨还是心疼的话语说出,身边几人窃笑。

    伤感,渐渐逝去。

    回来就好!

    还能活着回来就好!

    柳文彦看向四方,看到了那边的孙阁老,看到了那边的育强署人员,也看到了龙武卫,更看到了远处的夏侯爷、胡总管……

    微微点头,苦涩消失,带着笑意,朝四方招呼了一声。

    “走,去若凌那……我去看看他!”

    说着,迈步朝一方走去。

    没有过多的客套,越过了那些等待的人,朝城内走去,十八中学,张若凌的埋骨之地。

    那里,埋葬着了一位昔年的妖孽天才,几人知晓?

    吴月华众人,纷纷落后一步跟上。

    一如当年!

    哪怕今日此地,山海多人,哪怕那人,只是腾空。

    一群人,无声,默默朝前走着。

    四方皆寂。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开口,声音传荡而来:“柳文彦,昔年你被大夏文明学府驱逐,曾说不再入大夏府,何故今日毁诺?”

    “聒噪!”

    吴月华眼神瞬间冰寒!

    一尊巨鼎冲天而起,轰隆一声,远处,一座小山丘瞬间轰塌!

    山丘崩塌,一位山海踏空走出。

    只手擎天,托住了那巨鼎,淡淡道:“吴月华,别动不动就出手,这暴脾气,一如当年!”

    吴月华看向那人,脸色难看。

    人群中,几位山海眼神冷厉,跃跃欲试。

    柳文彦笑了笑,转身,看向那人,按了按手,笑道:“原来是你,还活着呢,我都以为你早就死了。”

    虚空中,手托巨鼎的老人平静道:“活着,暂时还死不了,柳文彦,昔年的承诺,现在你要毁诺吗?”

    柳文彦笑道:“没准备毁诺,放心,我不进主城,就去十八中看看老朋友。当然,若是你觉得我去看看老朋友也不行,那我……就毁诺了,你能如何?”

    说的平静,说的坦然。

    我就是要去,你能如何?

    老人没管他,看向那边的育强署强者,又看了看孙阁老几人,“大夏府,如何说?”

    育强署这边,一位中年走出,淡淡道:“这是你们私人恩怨,不要牵扯到大夏府,也不要牵扯其他人,柳文彦既是大夏府之人,那便有资格进出大夏府,大夏府不设防!”

    不设防!

    因为有这个底气!

    “私人恩怨?”

    老者语气微变道:“那一年,驱逐柳文彦他们,可不是因为私人恩怨,而是因为他们差点破灭了大夏文明学府……当年的育强署,也曾下过手令,驱逐他们,永世不得再回!”

    中年皱眉道:“有吗?你记错了吧,说的是还清债务之前,不得回来!之前已经有人替他还清了债务,此刻柳文彦再回,育强署不干涉。”

    “还清了债务?”

    老人凝眉道:“谁还的,还了多少……”

    话音未落,一方巨大无比的印章遮天而落!

    轰隆一声巨响在小范围内响起。

    砰地一声,老人被砸落进入了地底。

    一尊巨鼎被吴月华召回,瞥了一眼刚刚大印飞出的地方,心中暗骂一声,差点砸坏了我的鼎!

    “废话真多!”

    虚空中,有人呵斥道:“私人恩怨,自己解决!单天昊,谁给你的资格质疑育强署!你让周破龙自己来问!再敢质疑育强署,我毙了你!”

    老人从地底飞出,嘴角渗血,也不生气,看向虚空处道:“纪署长,今日这一印,我受下了!既然你们说他还清了,那便还清了吧,可柳文彦欠下的债,远不止这些,我倒想看看,他拿什么来还!”

    老人瞥了一眼柳文彦,踏空而去。

    柳文彦笑了笑,也不介意,朝远处虚空微微拱手致意,笑道:“多谢纪署长!”

    无人应话。

    柳文彦不在意这些,又看了看离开的老人,轻叹道:“单天昊居然都能进山海九重了,这家伙,我当年可是很看不起他的,我养性的时候,三招击败了他,那时候他都腾空了……”

    摇摇头,物是人非啊!

    昔年的手下败将,都入山海九重了!

    再看吴月华几人,叹息道:“你们……怎么一个都没入山海九重?”

    哪怕吴月华,如今也不过刚入山海八重。

    吴月华翻他白眼,很慢吗?

    一旁,之前出手的中年龇牙笑道:“柳大哥,我们毕竟还年轻嘛。”

    “年轻……”

    柳文彦一脸唏嘘,不年轻了。

    五十年都过去了。

    再看中年,笑道:“贺奇,你什么实力了?”

    中年讪讪道:“山海七重。”

    “还行。”

    吴月华无语,没好气道:“够了啊,你一个腾空,点评这个点评那个,不看看自己什么实力!”

    其他人再次失笑。

    柳文彦也笑了,不和她一般计较,继续朝前走着,边走边道:“我觉得我好像忘了一件事……算了,不管了。”

    他知道自己忘了什么。

    忘了老王了!

    也好,赶快回去吧。

    他的事,老王掺和不了的。

    在南元,再当几年府长,退休,养老,美滋滋的,多好。

    后方,王府长目送他们一行人离去,笑了笑,上了车,开着自己的小破车回返,没有什么不满、不乐意。

    只是有些可惜和祝福。

    可惜,再也没人说他抠门了,再也没人给他甩黑锅了。

    祝福他……接下来一帆风顺吧。

    小车缓缓离去,之前出现的青年刘川,默默跟上,护送他回返南元。

    一行人,渐渐远去。

    ……

    远处。

    夏侯爷看了一会,也转身离去,随手丢掉了手中的西瓜皮,无趣。

    没打起来!

    就来了一个单天昊,大周文明学府的副府长,神文学院的院长。

    周明仁居然没出来,好遗憾,没看到大戏。

    一边远去,一边想着事,片刻后,转身看向胡总管,诧异道:“你又跟着我干嘛?”

    “……”

    胡老心累。

    我们一路的,你知道吗?

    我不是跟着你,我是要回去,知道吗?

    你不要再找我茬了,好不好?

    “府主……”

    “代府主,叫侯爷!”

    “侯爷!”

    胡老心累,开口道:“老纪是不是突破到日月了?”

    “我怎么知道。”

    “刚刚那一印,单天昊没挡住,老纪实力越来越强了。”

    “挺厉害的……”

    夏侯爷敷衍地点点头,边走边道:“可惜,没看成大戏!万天圣是不是禁锢周明仁了,说挖坟,怎么不动弹?”

    说着,笑呵呵道:“这一挖,绝对要开打,那才是大戏!”

    “侯爷!”

    胡老叹道:“您是府主,哪怕是代理府主!这事,不是看热闹的事,还是劝劝周院长,放弃这心思吧,要不然绝对会闹的不可开交的。”

    夏侯爷毫无诚意道:“劝什么?他听我的?他后面有周破龙撑腰,他能怕我?我告诉你,说挖坟,挖到现在没挖,就是等着柳文彦出来呢!柳文彦不出来,他挖个屁!”

    胡老皱眉道:“幌子?”

    “不算,顺水推舟的事,他学生重伤,顺便挖个坟,看看能不能把姓柳的挖出来,这不,挖出来了吗?”

    夏侯爷笑呵呵道:“挖张若凌?想多了,挖他柳文彦!”

    胡老微微点头,“之前我就觉得不妥,看来的确是等柳文彦回来,回来又如何,难道真要开战?侯爷,这事可不能不管。”

    “管啊!”

    夏侯爷毫无诚意道:“暗斗了这么多年,那就明斗呗!打碎了一方土,赔偿1000点功勋……对了,那个单天昊,让他赔钱,还有吴月华、老纪也是,都得赔钱!”

    “打碎了大夏府一方土,都得赔钱的!”

    “还有啊,其他各大府来人,没问题!随便来,来一个腾空100点功勋,逗留一天。”

    “来一个凌云,500功勋一天。”

    “山海,那就1000点一天。”

    “日月……这个有钱,5000点一天!”

    夏侯爷算着自己的账,想了想又道:“提醒他们,不许伤到了外人,伤到了一个赔偿1万点功勋,死了一个,高三阶抓人砍头!”

    所谓高三阶抓人砍头……这是大夏府最严苛的战时军令。

    自己死一个腾空,高三阶杀人,对方要死一个日月,不死不休!

    此刻,夏侯爷轻轻松松说出了这话。

    误死一个腾空,谁杀的,哪一方出日月被砍头,至于大夏府能不能做到……别怀疑。

    胡老脸色微变,忍不住道:“那就放任他们斗下去?”

    “不然呢?”

    夏侯爷扭头,诧异道:“暗斗更不好,不懂吗?天天你给我使坏,我给你使坏,烦不烦!一次性解决,这不好吗?死了的算他们倒霉,活着的……你杀了几个人族强者,结束后赢家全部抓起来,以一赔十,杀一个人族腾空,那就上诸天战场杀10个腾空……这不是惯例吗?我们才是庄家,怕什么!”

    夏侯爷笑呵呵道:“先锋营接下来人要多了,那些无敌老鬼都要笑死了,又来一批死士,多好!不用给钱的,连军费都不要出,战利品都得上缴,免费的劳力!”

    夏侯爷又盘算了一下,想了想道:“柳文彦按山海价格算!谁杀了他,得杀10个山海补回来,这家伙值这个钱!”

    “……”

    胡老无言以对,走了一截路,再次开口道:“真不管?”

    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闹腾下去,乱子会闹大的。

    夏侯爷不耐烦道:“怎么管?压下去吗?还是都送去诸天战场?面和心不和,上了战场捣乱,更麻烦!还不如在这死光了一批,剩下的都怕了,自然就散了!好勇斗狠的人到处都是,难道天天压着他们?压了五十年,有用吗?”

    又不是第一天了!

    五十年的恩怨纠纷,斗到了今天都没结束。

    越闹越大!

    干脆让他们斗到底!

    “那多神文一系,可不见得有希望……”

    胡老摇头,忍不住道:“我是担心云奇回来,也担心萍儿知道这事,要掺和进来。”

    夏侯爷摸了摸下巴,有道理。

    还牵扯到了夏家人呢!

    想了想又道:“云奇这边……随便吧!谁杀了云奇,上战场杀10个日月,夏家的人值钱,云奇真死了也没办法,我替他上坟,挺惨的,用10个日月来换也值了!周家不是有强者吗?让周破龙去干,杀不了10个日月,就让龙武杀他证道,正好,都省的去诸天战场了!”

    “……”

    胡老彻底没话说了。

    你就知道谈钱!

    你夏家人,都能按钱来算了。

    疯了吧你!

    这死胖子,到底怎么想的?

    “我怀疑你在骂我……”

    “没有!”

    胡老否认!

    “肯定有,姓胡的,你骂我!”

    “侯爷日月了?”

    “没有!”

    胡老松了口气道:“既然没有,那就没证据说我骂你,不是吗?非日月,侯爷怎么知道我在骂你?”

    夏侯爷瞥了他一眼,行啊,学会将我军了!

    懒得管他,继续朝城主府走,走了一会,想了想又道:“对了,来的人,两方的人,名单都给我统计一份给我!还有,各处推波助澜的人,也都给我查个底朝天!”

    “还有,最近那文明学府,那什么苏宇……弄了个什么《噬魂诀》,盯一下!还有,让龙武卫出去扫一圈,不养闲人,万族教这边,抓一些回来杀着玩,最近新闻都没什么爆点,民众看起来都没劲,打广告都不好打了,下次找几个家伙砍头的时候,记得推荐一下咱们夏氏商行的刀,砍人一流,再也不怕砍不断脑袋了!”

    夏侯爷一句接一句地说着。

    等快到了城主府,忽然回头看向满脸愁苦的胡老道:“挖坟这事,还是有忌讳的!他么的,弄的人都不敢下葬了!没挖成就算了,真挖成了……你去把周家的祖坟挖了……不对,周家祖坟不是大周府那边的吗?算了,就挖周明仁他们这一支的吧,不然大周王要来砍死我的!”

    夏侯爷打着哈欠,懒洋洋道:“人都死了,还是死在大夏府境内,总不能被人挖出来吧?张若凌……我同学啊,真是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啊,还要挖他,他都多惨了。”

    “明白。”

    胡老应了一声。

    “还有事要交代吗?”

    “当然有!”

    夏侯爷没好气道:“最近生意不景气,好不容易有两个大客户要来花钱,别拦着!打架的时候,记得给我派人去量地,一分钱不能少,打完了就得交钱!谁敢不给钱,给我抄家!”

    “还有,大周府那个什么天才……是单天昊的孙子吧?现在腾空几重了?”

    “六重!”

    “把我们库存的那个金龙丹卖给他!一天开八神窍,厉害吧!5万功勋,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不买,下次不许进大夏府,敢进来,腿打断,敢偷着进来,当万族教的给宰了!”

    “……”

    胡老无言以对。

    你……真的想赚钱想疯了。

    这主意都打起来了!

    开毛的八神窍!

    能开一两个算他运气不错!

    你居然要卖5万功勋!

    人家买不买?

    不买,敢来大夏府,真的会被打断腿的!

    心累啊,胡老真的好心累,夏侯爷当家,这大夏府,都快成黑商了,见人就坑啊。

    这还不算,夏侯爷又道:“忘了一件事了,周明仁这家伙欠我398本山海巅峰的意志之文,这家伙大概是给不起了,拿着欠条,去找周破龙,让他付钱,懒得找周明仁这穷鬼!”

    “侯爷!”

    胡老不得不开口了,皱眉道:“您要是想帮多神文一系,那就直接出面说!您这么弄,明摆着是在针对单神文一系,无端端的和周家结仇,没这个必要,要不就干脆表明立场,或者干脆不给他们斗起来的机会!”

    “帮多神文一系……”

    夏侯爷摸着肥硕的下巴,喃喃道:“有吗?我没这意思啊……”

    想了想,恍然大悟道:“不是帮他们,是单神文一系太他么有钱了,我眼红啊!难怪,我也觉得我好偏心,合着是因为多神文一系都是穷鬼!”

    他好像终于弄明白了原因,恍然大悟!

    胡老皱眉看着他,你确定?

    夏侯爷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也猜不透。

    隐约间觉得,他还是在偏帮对方,当然,他没确凿的证据。

    夏侯爷才不管他,笑道:“按我说的做,听话,乖!大肥羊来了,得宰一下!周家……周破龙代表周家?别闹,周破天还差不多!周破天压根都懒得管这屁事,上次我还给他打通讯了,这家伙别说,做生意是把好手啊,名字取的牛,实际上跟我差不多嘛!”

    夏侯爷感慨道:“得跟他学学,这家伙厉害了,前不久跟神族交易,买了1万头火豚回来人工饲养,现在大周府都有火豚肉卖了,当真猪肉卖,擦,我得学学!”

    头疼!

    胡老觉得,自己还是早点走,跟这家伙没法聊下去。

    “侯爷,我还有事,那我先走了!”

    “行吧!”

    夏侯爷摆摆手,等他离开不久,夏新伊走来,小声道:“父亲,洪谭已经入了人境了,快回来了!”

    “玉文呢?”

    “也快回来了。”

    “云奇呢?”

    “还没消息。”

    夏侯爷点点头,想了想道:“洪谭回来之前,不许他们斗起来!先让人缠着周明仁,对,让那些家伙去要东西去,不给不许走!”

    “知道了。”

    “还有,龙武暗卫给我都派出去,万族教不会坐着看戏的,一定想掺和一手,给我盯死了!能不能把大夏府的万族教扫平了,就看这次了!”

    “是!”

    “另外……那个苏宇,不是要开什么拍卖会吗?告诉虎尤,让他催一下,速度点,别磨蹭!最好都凑到一起,还有,不是有人给万族教下了击杀令吗?太少了,他么的,谁敢来大夏府杀人?你找人加价,加到5000点贡献!”

    “父亲,这……”

    夏新伊心中一惊,这么多?

    夏侯爷笑道:“干嘛?钓个鱼玩玩,不好玩吗?至于身份……冒充郑玉明有关的人,人家一个山海都差点被弄死了,用5000点功勋杀人不正常吗?”

    “……”

    “他不行的话,黄家的人也行,黄启峰都差点被弄死了,不能用5000点功勋买人命?”

    夏侯爷一个个主意出着,最后才深吸一口气,笑道:“去,敲你哥门去,让他给我出来,别装死!周破龙真要来,让你哥一刀砍死他!”

    “……”

    夏新伊呆滞道:“龙武大哥在闭关,父亲,这个……”

    “玛德,蠢货,我怎么有你这儿子!丢人现眼,还不如你侄子聪明,你给我老老实实地跑腿就行了,夏氏商行你别指望了,虎尤当不上府主,夏氏商行就是他的,当上了,夏氏商行解散了也不给你……”

    “……父亲……”

    夏新伊一脸无奈,我有这么差劲吗?

    夏侯爷才懒得理他,不想和傻子说话,还龙武大哥在闭关……你这脑子,怎么就一点不动呢!

    “父亲,夏氏商行解散不好吧,我觉得婵儿还不错……”

    夏新伊还是挣扎了一下,我不行,你有孙女啊!

    夏侯爷停下了脚步,想了想,转头道:“婵儿……哎,夏家人,难道都非要一根筋吗?明明是我儿子,我孙女,怎么跟我老大的后代一个性子,虎尤和婵儿当年是不是抱错了?”

    “……”

    夏新伊无言,肯定没错啊,这还用问,都山海日月的人,能分不清自家孩子?

    何况,这俩又不是同一天生的,差好几个月呢。

    ……

    夏家父子俩在为孩子的事发愁。

    柳文彦这边也边走边道:“我们这边没日月,斗不过日月境!周明仁不算什么,就怕日月境插手!很多人等着看戏呢,吴月华……”

    “你喊我全名?”

    “……”

    柳文彦心累,“月华,这次这事,不斗一次,不让他们吃点苦头,若凌他们几个的坟我们不可能一直守着,得打痛了他们才行!你吴家不是还有位日月境吗?你娘还在吧?”

    “……”

    吴月华黑着脸!

    柳文彦轻咳一声道:“别误会,我是怕她去了诸天战场,让你娘出来给咱们撑撑场子,先借用几天,咱们斗赢了,等我成了无敌,提携一下你娘!”

    “……”

    一群人就当没听见了。

    吴月华瞪着他,“我娘在闭关,很多年不出关了!”

    “闭死关?”

    “算是!”

    “那……那你试试看,能不能喊出来,不行就说你要嫁人了,你娘一听,你这老姑娘终于嫁了出去,说不定就出关了!”

    “……咳咳咳……”

    四周,一片咳嗽声响起。

    果然,柳大哥还是柳大哥,这么多年了,一点也没变啊。

    还以为他因为这些年失败,心态都变了呢。

    “你娶我?”

    吴月华眼神灼灼地看着他,“你娶我,我就去说!”

    “……”

    柳文彦看了她一会,讪讪道:“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谈这个多不好……”

    “我就知道!姓柳的,你是不是还惦记胡萍和赵明月,你这没人性的狗东西!”

    “……”

    柳文彦就当没听见了,大步阔斧地走着,小苏宇啊,看到了吗?

    这就是女人啊!

    修炼一道的拦路虎!

    阻碍啊!

    都七十的人了,还在惦记五十年前的事呢!

    话说回来,胡家的老胡很厉害的,胡萍怎么没消息了,老胡出面也行啊。

    赵家这边,赵憨憨也很强的,山海巅峰,也能拉出来扛一下的,还是龙武卫的副将,拉出来也能扯旗的!

    柳文彦心中想着,要不回头联系一下那俩母老虎试试?

    不过吴月华就在这,这联系了……麻烦啊!

    柳文彦叹息一声,有些头疼。

    我这都五十年不回来了,还得面对这阻碍,真可怕。

    后方,吴月华见他跑的快,哼了一声!

    一肚子不满!

    很快,看着他的背影,又有些心酸和无奈。

    五十年前……你可没这么穷酸!

    今日那单天昊,给你提鞋都不配!

    什么时候轮到咱们给你出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