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165章 回归途中(感谢幻羽大佬再次成为黄金总盟)
    三人聊了一阵。

    之前的事,三人都没再提。

    这些事,距离他们太遥远了,提了也白提。

    白枫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小阿宇,让你给师伯打通讯,你打了没?”

    苏宇摇头。

    事情多着呢,哪有时间打,别说柳老师那边了,万府长那边他都没去,总觉得那老头不安好心。

    “打啊!”

    白枫无语道:“师伯那枚神文……咳咳,我很想念师伯,你请师伯来我这做客一下,懂不懂?一点礼节都不懂,白瞎师伯教了你好几年了!”

    苏宇无语!

    你就是想切柳老师,别找借口了。

    陈永瞥了一眼白枫,也懒得说他什么,起身道:“我得回去了,嘉嘉还在那等着呢,现在指不定怎么着急,先走了!”

    吴嘉带着八千多功勋拍了,陈永知道她的性子,现在大概都快急哭了,生怕被人抢了。

    太多了!

    吴嘉入学到现在,反正是没见过这么多钱的。

    “功勋点,我回头给你转过来……”

    苏宇刚想大气一次,想了想,自己现在真的有点缺功勋点,笑道:“行,师伯,给我转5000就行了,剩下的是您的劳务费,有人给我报销。”

    “你啊!”

    陈永失笑,他都猜到了是谁。

    想了想道:“夏家那边,可以接触,但是不要太深入!”

    他提醒道:“夏家最近也有些动荡,夏府主闭关准备晋级无敌,他一旦突破,大夏府府主就要重选了,你要知道,一府之主,争的人太多!”

    陈永提醒道:“夏玉文就是最有力的竞争人选!”

    “夏玉文?”

    苏宇欲言又止,上次他就听胡宗奇说了,想到这,苏宇沉声道:“师伯,有人说,周平升想取代您,成为馆长。而副馆长的位置,就是给夏玉文留的。”

    “反了他了!”

    这时候,白枫忽然大怒!

    “夏玉文!”

    “他么的,我就说这些年都过了,今年单神文一系忽然盯上了师兄,感情是为了这个!”

    白枫冷哼一声,此刻极为恼火,咬牙道:“夏玉文!野心倒是不小,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当府主!”

    苏宇看向白枫。

    自己这位老师,很少会发怒的,大不了震撼一下,发呆一下,要说发火,几乎没看到过。

    此刻,好像真的有些生气了。

    见苏宇看来,白枫轻哼一声,恼怒道:“夏玉文这人,我承认他天赋过人!实力也很强大!可这人,心太黑,太冷,他当府主,大夏府必乱!”

    他好像知道一些什么,此刻却是不愿多说,咬牙道:“师兄,哪怕馆长位置真丢了,给了周平升那废物,也不能让夏玉文入场!想的倒是挺美,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陈永瞥了他一眼,想了想道:“夏玉文天赋很强,实力也强,已经进入凌云境。他之前还拉拢过你,师弟,也没必要那么敌视他,大夏府谁做府主,和我们关系都不大。”

    白枫恼火道:“我不是输不起的人!”

    两人同时看着他!

    白枫无语,没好气道:“好吧好吧,我就是输不起,战争学府那个王八蛋,揍了我……咳咳,赢了我,我虽然恼火,可也说一声的确挺厉害的!夏玉文这王八蛋,不是个好东西,上次在诸天战场上,这混蛋用一队百人卫当诱饵,钓万族强者,他么的,我亲眼看到了,百人卫死光了,这混蛋拿人命钓鱼!”

    说罢,又道:“我赶到的时候,那家伙居然还怪我打草惊蛇了,艹!事后我去镇魔军告他,他么的,那狗东西居然说正常执行任务,艹!”

    白枫骂了好几句!

    显然心中的确有些愤怒和不满。

    拿一队百人卫钓万族强者,苏宇此刻还没太清晰的概念,不过也有些不齿。

    正想着,白枫忽然道:“苏宇,你说,那队百人卫要是你爹带领的,你会怎么办?”

    此话一出,苏宇脸色都变了!

    之前还没太清晰的感触,这瞬间,那是眼睛发红,怒道:“人渣!畜生!这种人也配当府主?杀了喂狗差不多!畜生东西,就这还是夏家的人?万族教的余孽差不多!”

    “遇到了,直接斩了他!”

    白枫看向陈永,耸耸肩,看到了吧。

    不是我嫉妒,也不是我输不起。

    你看看你师侄,现在骂的比我还凶。

    苏宇很愤怒,愤怒之后,忽然有些失落道:“刚刚老师说,他用百人卫当鱼饵,我其实没啥太大的感触,甚至觉得,真要杀了一个万族强者,好像也值得……”

    苏宇自我反省道:“等老师说,这百人卫是我父亲率领的百人卫……我忽然明白了,往往只有承受这一切的人才知道痛苦。夏玉文若是用这百人,杀了一位万族的凌云,回到了大夏府,别人只会说他英明神武,没人会在意死了百位平凡军士……”

    苏宇叹息一声。

    这一刻,忽然有些茫然。

    夏玉文英明神武吗?

    也许有人会这么觉得!

    率领一支万石统领的百人卫,自己没付出任何代价,斩杀了一位凌云,军方是夸是赞?

    大夏府是夸是赞?

    恐怕褒扬居多!

    那时候,谁会考虑战死的百位军士?

    白枫说夏玉文心太黑,心太冷,之前苏宇还觉得他是嫉妒,因为他一直都输给了夏玉文,可这一刻再去想,忽然觉得自己拜师白枫真的没错。

    自己这老师……起码心还没那么冷。

    否则,他没必要去敌视夏玉文。

    他被战争学府一位强者揍过,提起这人,却是有些佩服,白枫也并非真的输不起的人。

    陈永这时候也自我反思了一会。

    当白枫提起这一幕的时候,他是如何想的?

    他有觉得夏玉文冷血吗?

    也许……也是不以为然吧。

    陈永叹息一声,看向白枫和苏宇,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

    若是之前,他觉得可以和夏玉文接触一下,如今再想,恐怕不合适了。

    白枫和苏宇,显然都不会和夏玉文有什么共同语言,也许以后他们会变,起码此刻没变。

    还有一颗没冷的心!

    “我先回去了,夏玉文快回来了,哪怕对他不满,现在也别去招惹他,师弟,你才腾空,别忘记了!”

    白枫哼了一声!

    腾空怎么了?

    等我天赋神文一成,什么凌云不凌云的,照样斩你!

    苏宇则是猜测,夏玉文是否和单神文一系达成了什么一致,否则单神文一系为何会为他冲锋陷阵?

    若是如此,那副府长夏长青呢?

    这位好像是夏玉文一脉的长辈。

    ……

    陈永走了。

    他一走,白枫没好气道:“又给我惹麻烦!你小子,现在惹麻烦越来越强了,你才什么实力?不老老实实修炼,光知道惹祸!”

    苏宇一脸无辜。

    是我惹麻烦吗?

    不是好不好!

    是他们找我麻烦!

    “最近好好修炼,我已经让人挂任务找你师祖去了,对了,快给师伯打通讯,骗他过来给我研究研究。”

    苏宇无语,不过通讯倒是可以打一个。

    有些天没联系柳老师了。

    苏宇拿出通讯开始拨出号码,等待了一会,摇头道:“没信号。”

    “没信号?”

    白枫无语道:“城内通讯还好啊,怎么也没信号了?”

    “那就不知道了。”

    苏宇摇头,这谁知道,也许外面的基站又被破坏了吧。

    “算了,那你好好在这修炼,这些天没事别出去!”

    “知道了!”

    苏宇也不多说,是得好好修炼了。

    等5000点功勋到手,看看要不要再采购一些精血,进入秘境修炼,或者先把文诀修炼成功再说。

    实力,还是太弱了。

    打排名38的王鹤,其实已经让苏宇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哪怕功法是天阶的,可毕竟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排名30以内的,苏宇大概率不是对手。

    “文诀、万石、勾勒神文、神文战技……”

    这么一想,苏宇头疼。

    为什么觉得我需要修炼的东西特别多?

    早知道专门修肉身不好吗?

    一力破万法不香吗?

    干嘛学什么神文,真是的!

    想归想,苏宇还是觉得双修更好,战者多粗鲁,打架的时候一点不潇洒,对人设不友好。

    ……

    就在苏宇打通讯失败的同时。

    南元到大夏府的路上。

    南元学府的老府长开着一辆破烂的小卡车,载着柳文彦,一路向前。

    一边开车,一边絮叨道:“老柳,年纪大了,看开点吧!你现在就这个实力,去了大夏府,能干嘛啊?”

    柳文彦懒得理他。

    看着前方,怔怔走神。

    50年了!

    50年来,他不再踏入大夏府城一步,在南元,一待就是50年。

    50年来,他都没联系几个人,老朋友故去,也只是默默哀伤。

    而今,他回来了。

    他觉得,自己不该这时候回来,不该回来的这么快。

    可是……有人逼他回来。

    张若凌……

    脑海中回想起了过去的场景,那时候,风华正茂!

    那时候,意气风发!

    那时候,觉得天下英雄不过如此,我柳文彦,养性战腾空,养性杀腾空!

    百强榜第一,探手可得!

    我的老师,人族最强日月!

    老师傲视天下,学生不遑多让,同龄人,谁与争锋?

    我不入腾空,却视腾空入草芥!

    那一年,老师证道失败,师叔师伯纷纷战死,老师回来了,却是被大夏王带回来的,只剩下一丝残骸,留下了一枚神文。

    什么都没!

    他不甘心,他不服气,他觉得有阴谋,老师曾说,他能力战无敌,诸天万界,他是最强的日月!

    任何人都有可能证道失败,唯独老师不可能。

    然而……还是死了。

    活着回来的几位前辈,有遗憾,有不甘,最终一个个带着不甘心离去。

    他们也不服!

    怎么可能会失败!

    为何会有两位无敌伏击五代?

    那一年,他熔炼了老师的神文,想要再现五代辉煌,可苍天跟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神文太强,意志海重创,神文受损,肉身破碎……

    昔日可战腾空,可杀腾空的他,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那一年,一群好友跟他走上了同样的道路,他们也不甘心,也不服气。

    五代怎么可能会失败!

    哪怕两位无敌,他们也觉得五代不会失败,五代一定可以临阵突破,阵斩两位无敌的,一定是哪出了问题。

    “张若凌……”

    喃喃一声,柳文彦眼圈发红,人都死了,死了9年了,还不放过他?

    神文……神文传承下去,就一定是好事吗?

    他临走的时候,带走了神文,只是不想毁了下一个,为何不明白呢?

    若是自己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这枚神文,他也许也会带入地下,永不见天日。

    心中想着事,前方,一头妖兽出现。

    老府长心中一惊,野外妖兽,麻烦了!

    正想着,一道剑芒闪现,妖兽四分五裂!

    下一刻,一道身影在前方浮现。

    “老师!”

    来人看起来很年轻,若是苏宇在,恐怕能认出来,正是他两次擂台比武,都过来了的那位青年,当日阻止他和黄启峰比赛,对他有些善意的青年。

    柳文彦看着青年,没吭声。

    老府长辨认了一下,有些惊讶道:“刘川,是你?”

    这是柳文彦的学生,很久之前的学生。

    算下来,恐怕也有接近50岁了。

    看起来年轻而已。

    听说一直卡在腾空境,在大夏文明学府担任助教,这些年都没回过南元,他怎么来了?

    “见过府长!”

    青年看向老府长,笑了笑,问候了一声,再看柳文彦,眼睛微微发红,开口道:“老师,我为您开路!”

    柳文彦看着他,许久,缓缓道:“你掺和什么!你有什么能耐掺和?进了学府,你早就不是我的学生,我只是执教教导过你几年罢了……”

    “老师!”

    青年轻声道:“我是不强,可愿为老师前驱,大夏文明学府,很多人都在等着老师归来!”

    “归来?”

    柳文彦自嘲一笑,不再理会,闭眼道:“开车!”

    老府长有些手忙脚乱,一边开车,一边喊道:“刘川,回去吧,我送你老师就行,我一把老骨头了,你回去吧!”

    刘川不语,瞬间消失在原地。

    前方,隐约传来了杀戮声。

    “老柳……”

    老府长看向柳文彦,低声道:“啥情况,你自己通知的,跟我装是不是?”

    柳文彦睁眼,白了他一眼。

    滚蛋!

    他知道是谁通知的,除了那疯婆子,没别人了。

    懒得再说什么,和这老头没话说。

    ……

    同一时间。

    更前方。

    吴琦一剑将一人斩杀,轻笑道:“万族教凑什么热闹!真是的,害我跑一趟,人家回归,管你们屁事!”

    “姑奶奶的恋人……姑爹爹?”

    吴琦自己把自己逗笑了!

    ……

    再前方。

    虚空中,一道人影闪烁。

    下一刻,人影浮现,正是吴月华!

    吴月华冷笑一声,看向虚空,“怎么,你们要拦他回归?笑话!”

    “吴月华!”

    虚空处,一位老妪走出,冷声道:“柳文彦是被驱逐的,发配的,五十年来,发配在了南元,不得离开!当年有过约定,他带走五代府长神文,再也不回大夏府,除非他证明他能挽回昔年的损失!”

    老妪正是于红阁老。

    白天的纷争已经结束,当吴月华说起挖坟之事,周明仁就猜测,柳文彦可能知道了。

    果不其然!

    柳文彦要回归了!

    “他想回就回,你们这群渣滓,居然想挖张若凌的坟,那就试试看!只要你们敢,老娘就宰了你填坟!”

    “吴月华,不要太嚣张!”

    吴月华冷笑一声,下一刻,虚空炸裂,空间都在坍塌。

    片刻后,吴月华走出,老妪嘴角滴血,轻咳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废物!”

    吴月华冷笑一声,头也不回,鄙夷道:“亏你还是五代同期的人,废物一个,山海又如何,神丹系照样镇压你!”

    老妪不语。

    片刻后,前方空间波动,再次出现一人。

    孙阁老一步踏出,轻声道:“月华,柳文彦不能回归!起码现在不行!”

    “哼!”

    吴月华冷哼一声,不屑一顾!

    与此同时,又是空间波动,一位中年男子走出,脸色微微发白,轻咳一声道:“孙老,别挡路!你和于红两位可不行,至于李老,大概来不了了!”

    孙阁老微微变色,“你把老李怎么了?”

    “没怎么,他身体不舒服,提前回学府了!”

    中年笑了一声,缓缓道:“差不多就得了,柳大哥这些年恪守承诺,一直待在南元,若不是你们做的如此过分,他岂会现在回归!”

    孙阁老脸色变幻不定,许久,沉声道:“老周的做法,我未必赞同!但是,活人总比死人强!张若凌的神文,可以挽救玉明,张若凌死了,病死的!既然如此,神文在他那,也是一种遗憾……”

    “狗屁!”

    吴月华冷笑一声,“你死了,我挖了你的神文可以吗?”

    孙阁老平静道:“我若是真死了,你可以挖,甚至不用你挖,我自己留下来也行!”

    “你非要拦着我们?”

    吴月华懒得和他多说,脸色难看。

    孙阁老轻声道:“让柳文彦退回去!现在的学府,已经不是五十年前的学府了!五代已经耗空了大夏文明学府的一切,因为五代,当年的大夏学府差点彻底废了,难道等柳文彦回来重蹈覆辙?”

    “说的好听!”

    吴月华冷冷道:“你让周明仁放弃挖坟,柳文彦可以退回去,否则,我们等他回来,再开一院,咱们好好斗一斗!”

    孙阁老轻声道:“月华,我和你母亲昔年也是好友……”

    吴月华蔑笑一声!

    不屑一顾!

    “柳文彦除非真的恢复了,甚至晋级山海,否则,他没有任何资本和资格再开一院!”

    孙阁老摇头道:“你们不要一厢情愿了!大周府那位,已经快要晋级无敌了!他曾说过,晋级无敌,会讨回昔年的一切,你们害的他父亲战死在诸天战场,这笔账,还没算呢!”

    吴月华微微变色。

    孙阁老又道:“柳文彦现在不跳,那位未必会和他计较,可他跳出来了,那位必然不会和他善罢甘休!”

    大周府周家!

    强大的甚至要超过大夏府!

    不过五十年前,大周王的弟弟战死,大周府损失一员无敌强者,倒是沉默了多年。

    如今,大周府即将再次诞生第二尊无敌境强者!

    还是和多神文一系有仇的无敌!

    吴月华脸色变幻,咬牙道:“就算晋升又如何?他难道不该去找神族那位无敌报仇?又不是五代杀了他父亲,迁怒多神文一系,就是个笑话!”

    孙阁老平静道:“他找不找,我不知道。可当年他父亲为了去救援五代战死在了诸天战场,事后,五代临死的时候交代过,他的研究资料分周家一份,结果被他师兄弟私吞了……”

    吴月华怒道:“一派胡言!根本就没有什么资料!五代临死的时候,也只是说,记下救援各方的情分,其他什么都没说,何来分周家一份的言论!”

    孙阁老淡淡道:“这不是我说的,月华,你要明白,这是周家的话!”

    “周家又如何?”

    吴月华冷冷道:“这是大夏府,你们给周家卖命?周明仁也不过是周家支脉的支脉,堂堂山海巅峰,还要给周家当狗不成?”

    孙阁老皱眉,“没有谁给谁当狗,不过多神文一系已经沉寂,大周府已经彻底取缔了多神文一系,现在柳文彦归来,只会加剧这种冲突!”

    “少废话,今天他要回来,谁也拦不住!”

    一声厉喝,下一刻,一尊巨大无比的药鼎出现!

    轰隆一声,砸破虚空,朝孙阁老镇压而去!

    后方,中年男子身影闪烁,挡在了于红面前,笑道:“于阁老,你还是别插手了,今日柳大哥要回来,你们拦不住!”

    同一时间,一处处地方,都有人在阻拦,在爆发战斗。

    ……

    一处高山之上。

    夏虎尤好奇道:“二爷爷,柳文彦当年还没腾空,哪来的这么多人脉,这么强大的威望,都在等他回来?他不回来,这些人平时好像也没什么动静?”

    夏侯爷懒洋洋道:“第一,正统!他是五代的传人,嫡传,开山大弟子,所以五代的遗志他来继承!”

    “第二,他同代的人都成长起来了,而他的同代……当年都是他的好友,他的战友。”

    “第三,这家伙是真正的妖孽,曾经养性斩腾空,斩的还不是初入腾空的,五代在的时期,所有多神文一系山海之下,都是他的小弟!”

    “第四,这家伙没废的时候,是个傻叉,多神文一系的资源,他不珍惜,他么傻子似的到处扔,猖狂的不可一世,结果别说,扔出去的资源,造就了不少强者出来!”

    “第五,柳文彦不是孤儿院出来的,他出身大家族柳家!”

    “柳家?”

    夏虎尤微微一愣,开口道:“哪个柳家?”

    夏侯爷无语道:“还能哪个柳家!昔年差点成了你媳妇的那个柳家!”

    “柳家!”

    夏虎尤一惊道:“柳文彦来自柳家?可柳家已经被灭了……”

    “还没全灭!”

    夏侯爷懒洋洋道:“五十年前那一战,柳家损失了一位日月,30年前的诸天大战,又死了几位山海,18年前的一战,又死了几位山海和日月……虽然差不多灭了,可还有一些人活着,柳文彦不就活着吗?柳家在诸天战场杀敌无数,救了多少人?如今柳文彦还活着,大概也是少数几个还活着的了,那些被救下来的人,多少要纪几分情分。”

    夏虎尤惊讶道:“他居然来自柳家,难怪……难怪这么多年没人敢动他。”

    夏侯爷笑道:“没人敢动,那是不好动,动了就是麻烦!可柳文彦乖乖躲在南元就算了,现在非要出来,他一出来,各方强者都会知道,很多人并不想多神文一系再次崛起,知道吗?”

    “为什么啊?”

    夏虎尤无语道:“就因为周家?周家远在大周府,这是我们大夏府,我夏家的地盘,轮得到他周家撒野?”

    “废话!”

    夏侯爷没好气道:“什么叫他们在我们家撒野?这事夏家不好管!当年周战的确为了救援五代战死在了诸天战场,大周王没吭声,你祖爷爷也不好说话,让后辈们自己解决这恩怨。”

    “结果柳文彦自己废了,周战的儿子现在有希望晋级无敌,你说,我们家怎么好管?”

    夏虎尤点头,有些郁闷道:“那是不太好管,可这周家……也够霸道的!不是说没有晋级文明师永恒的资料吗?非要缠着不放,压制了人家五十年,干嘛呢!”

    “有没有……谁知道呢!”

    夏侯爷笑道:“别的不说,我其实一直怀疑,五代所谓的晋级资料,未必就是什么真的资料,很可能就是那枚神文,和我一样想法的人不少,只是有些顾忌,不好直接对柳文彦下手罢了!”

    夏虎尤一脸惊讶!

    夏侯爷撇撇嘴,淡淡道:“所以压制多神文一系,不是个别人的想法,是很多人的想法,想要逼迫柳文彦主动交出那枚神文!傻小子,看事别看表面,周家未必就霸道,未必就真的要压制多神文一系,只是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如此做,将周家推到表面上而已!”

    “周家也懒得解释,大概也真的有些觊觎这枚神文,所以就顺其自然,成了单神文一系的领袖。”

    夏虎尤点点头,长见识了!

    原来如此!

    夏侯爷笑呵呵道:“这算什么,柳文彦现在也就没回归,真回归了,代表他放弃了南元的悠闲生活,以后麻烦多的是!”

    夏虎尤皱眉道:“二爷爷,内斗的这么厉害,真的合适吗?大夏府的力量,也会被削弱的!你看现在,文明学府的阁老自己都斗起来了!”

    夏侯爷吐了口气,轻声道:“内斗……其实也不算,算是一次整合前的斗争吧!两大圣地有意整合各大府,团结人族实力,在诸天战场上形成共同体,接下来这样的斗争不会少,等有了赢家,各大府会有一些更深层次的合作。”

    “还有这事?”

    夏虎尤惊讶道:“这么说,现在斗的这么厉害,背后有各大府的影子?”

    “当然!”

    夏侯爷点头,笑呵呵道:“不止大夏府这样,其他各府,也有这情况发生!斗呗,到最后,谁赢了,谁掌握更多的话语权!”

    “不能联合起来?”

    “傻小子,你太高估人心了,联合没那么简单的!我问你,我现在让夏家听命于周家,你答应吗?”

    “不答应!”

    夏虎尤说的痛快,夏侯爷失笑道:“这不就完了!”

    “那我们家什么情况,感觉没参与进去啊?”

    “咱们家……谁说没参与?”夏侯爷打着哈欠道:“夏长青,夏玉文,夏云奇……这些人,不都是夏家的人?什么叫咱们家没参与!”

    “……”

    夏虎尤眨眨眼,为何觉得,我其实和苏宇是对头?

    咱们老夏家,尤其是夏玉文那边,好像要准备夺取陈永的馆长位置。

    挠挠头,算了,跟我有啥关系。

    各处,还在战斗,有人还在阻止柳文彦回归,而这一日,一辆破旧的小车,一往无前,朝大夏府驶来。

    这一日,不少地方,一位位强者收到了消息。

    一处处学府,一位位强者,收拾了一下行李,朝大夏府赶来。

    风云即起!

    五十年前,五代失败了,当年被预定为六代的柳文彦,也没能成功,反而自己把自己弄废了。

    如今,柳文彦回来了。

    不管是为了什么,不少人都决定,再来一次,再看一次,再等一次!

    PS:感谢幻羽大佬的黄金,今天状态不行,加更无力,幻羽应该不在意加更的,他又不看书,加更就算了,感谢一下!至于网传的聊天记录,我不承认,我否认,我没说……我记忆力不好,反正就是很多连否认,状态好点,我再好好写一些大剧情,今天这章都是糊弄出来的,没达到我的预期,抱歉!(这几句话不收费,控制在200字以内不收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