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128章 斗智斗勇(求月票,求订阅)
    大厅中。

    再次陷入了沉寂。

    刘洪余光瞥了苏宇一眼,忽然笑了,开口道:“苏宇,新人我见的多了,跟你一样有趣的少。你之前的计划,其实做的很不错了,我都差点上当了……”

    “谢谢老师夸奖!”

    苏宇也笑,比笑而已,谁怕谁啊!

    别说,他现在喜欢笑,真的跟刘洪有点关系,跟他学的。

    脸上带笑,心里指不定想啥坏事呢。

    这是刘洪第一节课教他的,苏宇可没忘记,这家伙笑的灿烂,引的多少女生对他有了好感。

    刘洪看着他,有些别扭。

    没忍住,轻咳一声,“那个……别笑,有些不自在,觉得自己在照镜子,年轻的时候,我和你真有相似。”

    苏宇想笑,憋住了。

    满足你的愿望!

    刘洪感慨一声,再次看向苏宇,缓缓道:“苏宇,这次你来找我,是想拿回那些功勋点?”

    都到了这地步,苏宇自然不会藏着掩着,直接道:“不敢,毕竟刘老师也承担一部分风险,给我一半,我就很满足了!”

    说着,又道:“若是老师需要,给我三分之一……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心有不平,毕竟为了这个计划,我付出的东西也很多!”

    刘洪笑了一声。

    没开口,好像在沉思什么。

    思考了一阵,看着苏宇,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道:“你比白枫强!”

    “……”

    苏宇不好接茬,这话不能接。

    “怎么?怕了?”

    “老师说笑了,我的老师是当世绝世天才之一,腾空七重一击败九重,不是我能比的。”

    “哈哈哈!”

    刘洪畅笑,乐道:“你这人,不实在!”

    笑了一阵,刘洪好像想通了什么,轻轻吐气,“苏宇,若是不嫌弃,听我说几句。”

    “老师您说!”

    苏宇保持恭敬姿态,态度要好,哪怕恨不得现在捅死他,也得保持微笑。

    笑着捅死他!

    “我出身一个小世家,家族不算太强,但是也有几分实力。我并非家族嫡传,只是庶出……”

    刘洪陷入了回忆中,许久,缓缓道:“小时候,我和你一样苦,也许比你更苦!庶出……你知道什么意思吗?”

    苏宇皱眉,想了想,开口道:“后娘养的?”

    “……”

    刘洪很想吐槽,半晌,哭笑不得,点头道:“也算!就是这意思,我母亲是我父亲的妾室,我的那些兄弟,说是兄弟,实际上连外人都不如,我的父亲,爷爷,都只重视那些嫡出,至于我和刘贺……寄人篱下,也就和仆人一个待遇!”

    苏宇皱眉道:“夏府主曾经说过,大夏府不再执行妻妾制,为何……”

    “府主是府主,说说罢了!”刘洪淡淡道:“这世道,男子当兵,年年战死无数,女性比男性还要多,实力不强,不事生产,真和夏府主说的那样,一妻制,那很多女性都会失去依靠。”

    “夏府主这人,有时候不适合执政,想一出是一出。”

    刘洪批判了一句,很快继续道:“听我说完。”

    “我是庶出,所以哪怕小时候有天资,家族也不是太看重我,我之所以走上文明师的道路,是因为我遇到了好人……”

    刘洪陷入了回忆中,“16年前,我还在中等学府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老人,他是我文明一道的启蒙老师,他教我万族语,他给我开启神文之始,他教会了我很多很多东西!”

    “是他,让我有资本进入文明学府,让我有资格走到今日,在我心中,他是我的授业恩师,对我有再造之恩!”

    苏宇听着,隐约间……有些熟悉。

    这……怎么听起来好像在说自己。

    柳文彦!

    有些恍惚的感觉。

    刘洪继续道:“在老人的教导下,我成绩突出,考上了文明学府!老人在我考上文明学府的那一日……离开了人世,我很痛苦,很遗憾,甚至一度想要放弃入学……”

    刘洪有些痛苦,眼睛发红,轻叹道:“临终前,他却是告诉我,不要放弃,走下去!完成他的遗愿,去大夏文明学府,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

    “那时候,我不懂……”

    刘洪一脸苦涩,“直到我进入文明学府,稀里糊涂地拜入单神文一系……忽然有一天,另一位老人找到了我,告诉我,我的授业恩师,是他的至交好友,是他一系最重要的成员之一,当年的领军人之一!”

    “找来的老人,对我拜入单神文一系,很是震惊,很快,做出了决定,让我退出单神文一系,可我已经不是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了,我知道……他很难!他这一系,很难很难!”

    苏宇心中微动,有些异样。

    “所以,我告诉他,我要留在单神文一系,我要成为他这一系,扎在单神文系中的一颗钉子!”

    “老人不愿意,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他不屑与用这种手段,可我不一样,我吃过苦,吃过亏,老人太坦荡了,他这样的君子,可以做研究,但是不适合壮大一系!”

    “他这一系,被压制,被打压,甚至已经快要灭亡了!”

    刘洪咬牙道:“他的派系,也是我授业恩师的派系,老师未完成的事业,临终前的遗愿,都是为了让这一系壮大下去,再现辉煌!”

    “不管如何,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一系就这么覆灭,断了传承,断了老师最后的希望!”

    “……”

    苏宇脸色一变再变,看着他。

    刘洪恢复了平静,“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在单神文一系扎根了,我要变强,强大了,才有话语权!强大了,才能争取更多的东西!强大了,才能保住那一系!”

    “如今,我腾空八重,我需要凌云,尽快凌云,腾空不算什么,唯有凌云,甚至山海,才能进入真正的高层!”

    刘洪看向苏宇,眼神灼灼。

    “苏宇,我要变强!我需要更多的功勋点!你……理解我的意思吗?”

    苏宇这时候眼神极其异样,半晌,低沉道:“您的意思是……卧底?”

    刘洪轻叹道:“你是聪明人,若是白枫,若是陈永,我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他们,你不同,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希望!”

    刘洪苦涩道:“卧底……也许吧!我自己都快遗忘这个身份了,你想的没错,当年来学府,找我的那位老人就是你的师祖,洪谭阁老!”

    “而我在学府中遇到的授业恩师,是50年前被赶走的那批人之一,和你在南元的老师柳文彦一样,也是被驱逐者,只是他没有柳老幸运,一辈子没有腾空,就这么逝去了,空留无数遗憾!”

    刘洪自嘲一笑,“说实话,这些年,我甚至有些绝望了,想要放弃,忘记这一切,走我的单神文一道,我在这,也有山海境老师,山海境……很强大的!我的授业恩师,连腾空都不是!也只是教导了我几年,我真的还要去完成他的遗愿吗?”

    “五十年前的那批天才,都没完成的目标,让我这个庸人去完成吗?”

    刘洪愈发苦涩,“今天看到了你,我好像看到了当年的我,傻乎乎的,带着雄心壮志,想要完成一切,实际上……到头来,我们还是会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

    此刻,苏宇已经震撼的无以复加!

    卧底?

    这家伙是多神文一系的人?

    和自己差不多的经历,昔年在中等学府,就被多神文一系的天才教导,之后进入了学府,却是没有拜入多神文一系,误打误撞之下,加入了单神文一系。

    洪谭发现了他,他却不愿意再离开,而是要潜伏在单神文一系中!

    苏宇口干舌燥!

    “你……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

    刘洪失笑,“我何必用这个骗你,若说证据……”

    刘洪迟疑了一下,轻声道:“你捡到《破天杀》不会真的以为是我要算计你吧?用一本数千功勋点的东西,去算计你一个小学员?”

    苏宇身体微震!

    “我只是找个借口,故意送给你的罢了!”

    刘洪叹道:“不止如此,我暗中还帮你挡下了许多麻烦,要不然,你养性之后,早就有人来找你麻烦了,我让刘贺出面,说是让刘贺教训你,所以那些人都被拦住了!”

    “你师姐吴嘉被重伤,我担心你步了后尘,所以一直在阻拦他们对你下手!”

    “白枫这傻子也会经营?研究中心那边,其实每个月我都会支持一批物资给他,他自己却是稀里糊涂的,总以为是学府送他的,白痴一个!”

    刘洪看向苏宇,笑道:“这些若是还不够,那我再说几句,文谭研究中心里面,有一只狻猊,一只火鸦……”

    他把几个活着的妖族都说了一遍,笑道:“这些,都是洪老当年和我闲聊的时候说的,若不是如此,你们那边无人能进,我岂能知道?”

    苏宇咽了咽口水,有些呆滞地看着他。

    自家人?

    我去!

    刘洪轻叹道:“别这么看我,其实有时候,我自己都忘了初心了,说是潜伏,其实也有些迷失了,也许……单神文一系真的更适合我,多神文一系如今的状况,真的无法言表。”

    “直到你入学!”

    他眼神一亮,兴奋道:“我忽然看到了希望,我忽然觉得,多神文一系蛰伏多年,该有一些朝气了!你给我带来的惊喜太多了!”

    苏宇有些尴尬,强装镇定,有些喉咙干涩道:“那个……老师,您真的……真的是……”

    “怀疑很正常,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是对的!”

    刘洪笑道:“我很欣赏你这一点,万族教的混蛋更会欺骗人!其实,是与不是……何必弄的那么清楚呢。”

    感慨一声,叹息一声。

    “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若是……多神文一系撑不住了,真的没办法起死回生了,那我……这辈子就是单神文一系的人了,我也要生存,苏宇,你也许会觉得我很无耻……可是,我要生活下去!”

    苏宇沉默,半晌,低沉道:“老师,我能理解的!”

    “希望吧!”

    刘洪笑道:“我其实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活成自己就够了!今日真的是有感而发,看到了你,仿佛看到了昔日的我自己,太相似了,柳老……他恐怕也和我恩师一样,对你充满了期待!”

    苏宇微微点头,不由想起了柳文彦。

    眼中,多了些许思念。

    刘洪余光瞥向他,笑了,“好好干!这次你表现的就很好,还有,在外面,这话我不会承认的,都是你造谣,以前该如何还是如何!”

    说罢,认真道:“8万功勋,我拿了4万,剩下的给郑云辉了!我是担心你们拿的太多,引起一些人注意,当然,也有我自己的私心,我想尽快进入凌云,需要一件宝物,价值不菲……”

    “现在你既然找来了,我刘洪还是要留一点私心,苏宇,我给你1万功勋,剩下的3万,我需要去购置一样宝物,帮我进阶!唯有到了凌云,我才有足够的话语权,改变一些东西!”

    这一刻,苏宇甚至想说,不用了!

    可心中陡然一惊!

    不行!

    我也要功勋点的,不对,他说他是卧底……真的是卧底吗?

    苏宇有些挣扎,他不确定。

    可有些事,好像在和他说明,刘洪也许真的不是自己的敌人,就说《破天杀》,虽然引出了郑云辉,可真的价值不菲。

    苏宇挣扎了一下,看向刘洪,带着一些不确定,一些迷茫。

    我该相信他吗?

    刘洪好像知道他在挣扎,笑道:“我说了,这些话,我说过就会忘记!你可以不用太在意,希望你不会活成下一个刘洪,苏宇,活成自己想要活的样子!”

    “老师……”

    苏宇有些挣扎,声音低微道:“那个……我也需要功勋点的,我……我实力太低,我还有父亲在诸天战场上等着我去找他……”

    “我理解的!”

    刘洪微微点头,笑道:“你需要功勋,我挣功勋要更容易点,这样,一万五千点给你,剩下的我真的很需要去买一件宝物,苏宇,等我晋级成功,我再还你,剩下的两万五千点,我都还你,如何?”

    一万五!

    苏宇想了想,已经很多了。

    加上自己身上的,那就是两万点了!

    尽管有些不太确定,可苏宇觉得,哪怕刘洪说的是假的,一万五也差不多到顶了,再要,刘洪撕破脸怎么办?

    有些复杂地点了点头,苏宇吐气道:“行,刘老师,那我……那我就收下了,我真的需要这个……”

    “可以理解的!”

    刘洪笑了一声,从身上取出一张功勋卡,“这是不记名的老功勋卡,你可以取功勋点,一万五千点,刚好……”

    苏宇有些尴尬,接过卡,犹豫了一下,讪讪道:“那个……那个……我查一下余额可以吗?”

    “……”

    刘洪心累,我都说到这份上了,这混蛋玩意还这么警惕。

    “行,你啊,很好!”

    刘洪笑道:“警惕是好事!”

    苏宇讪讪,也不多说,直接对接卡片查了一下,还好,真的是一万五千点。

    查完了,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片刻后,刘洪笑道:“回去吧,今晚的事情全部忘记!以后该如何还是如何,我不会在外人面前,对你另眼相看的,刘贺依旧会去找你麻烦,我也依旧会打压你们一系!”

    “你也一样!”

    刘洪沉声道:“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尤其不要和白枫那个白痴多说什么,他这人……脑子不好!”

    刘洪无奈道:“不是我看不起他,他若是知道这事,恐怕会坏了我的大事,也会坏了你的事,添乱倒是一把好手!”

    “知道了!”

    苏宇应了一声,起身,迈步,出门。

    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回头道:“刘老师,您那位授业恩师……能告诉我名字吗?默默无闻地死在了中等学府,我们多神文一系……之悲哀!”

    “你这小子……”

    刘洪失笑,也不在意,开口道:“张若凌!大夏第十八中等学府一位执教,算是大夏府郊区的一家中等学府,9年前过世的,你啊……挺好的!”

    苏宇干笑一声,迈步离去。

    还是要查查看的!

    不然,我不敢全信啊!

    ……

    等苏宇走了,刘洪轻轻吐了口气,半晌,嘿嘿笑道:“有意思,这小子,大爷的,为了忽悠你,我差点都把自己骗到了!”

    感慨一声,我真不容易啊!

    “这就是智慧啊!”

    “洪阁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等他知道的时候,我都凌云了,功勋点用完了,事情也过去了……嘿嘿……”

    刘洪笑的得意!

    我真佩服自己!

    这谎言,也就是苏宇,换成自己那个蠢货徒弟,早就当真了,还要功勋点?

    说不定连自己身上的功勋点都要掏出来给自己晋级用!

    “一万五啊!”

    说着,还是有些肉疼。

    不撒这个谎,没有两万都打发不走苏宇。

    好歹省下了5000点!

    而且这样一来,苏宇这小子,总算不会一直盯着自己了,说实话,这次差点被苏宇坑了,他都有些心有余悸。

    大爷的,这小子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想坑自己一个侵家荡产啊!

    “嘿嘿,去查吧,洪阁老不在,查的都是真的,切!”

    刘洪再次发笑,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钦佩!

    真的有第十八中等学府,真的有自己的入学记录,真的有张若凌那位被驱逐的老人,也真的死在了9年前……

    这些都是真的!

    至于假的……当然不是自己什么授业恩师了!

    刘洪撇嘴,他好歹也是小世家出身,刘家再怎么着,给他们请几个万族语老师还是没问题的,大家族真要那么坑,还能出人才?

    家族内部就有学堂,他在中等学府根本就是打酱油的!

    ……

    别墅外。

    苏宇走着路,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真的假的?

    他现在一点也不确定!

    “老师和师伯也不知道吗?”

    “只有师祖知道?”

    苏宇头疼,刘洪的一番话,让他陷入了一些纠结中。

    真要是自己人……那怎么办?

    这次8万点功勋,他拿了两万,刘洪两万五,师伯拿走了1万4,郑云辉拿走了1万9还得加上刘洪给他采购的物资,加在一起是两万一。

    苏宇其实拿的最多,加上陈永那边,拿了3万4千点功勋!

    可刘洪也吃了不少,不是自己人,苏宇迟早还得找回场子。

    可要是自己人……虽说刘洪说遇到了当不知道这些,然而哪能真的当不知道。

    忍辱负重,潜伏在单神文一系中,这……这能不当回事吗?

    ……

    回到研究中心,苏宇也不废话,直奔生活区的一个小书房而去。

    翻找了一番,很快,苏宇拿到了一份名单!

    “张若凌……安平历300年被驱逐,入大夏府第十八中等学府,担任万族语执教……安平历341年,病死床榻……”

    真有这位!

    很快,苏宇拿出通讯,打通了一个号码,直接道:“刘洪是毕业于哪个中等学府的?”

    “等等,我帮你查查看……”

    片刻后,夏虎尤回道:“大夏府第十八中等学府,怎么了?”

    “他是刘家庶出?”

    “对!”

    苏宇不再问了,再问,若是真的,容易暴露刘洪的身份。

    “怎么了?”夏虎尤来了兴趣,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还有,今天到底怎么回事?苏宇,是不是兄弟,就不能多说几句?”

    苏宇笑道:“没什么,赚了点小钱,虎尤,想做我生意,那就嘴巴严点,不然……这生意未必做的成!”

    夏虎尤有些激动,“那当然!现在要货吗?”

    激动啊!

    大买卖要上门了!

    原本想着,起码等苏宇进入百强榜,甚至腾空才能做笔大买卖,可现在……也许马上就可以了!

    夏虎尤心中嘿嘿直笑,苏宇赚再多功勋,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手上!

    这才是买卖人!

    做生意,烧冷灶果然才是发家致富的王道,一个人起来了,那就吃喝不愁了!

    “明天再说,现在不方便!”

    “明白!”

    挂断了通讯,夏虎尤嘿嘿直笑,握了握拳,发财了!

    还有郑云辉那小子,也有钱!

    PS:下一更晚上,不确定时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