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126章 坑太多(求月票)
    郑云辉带着伤体,迈步走出道馆。

    一脸的警惕!

    刚出道馆,出现一个蒙面人。

    郑云辉大急,刚想喊叫,蒙面人手上露出一样东西。

    郑云辉奇异地看了蒙面人一眼,没再吭声,跟着他一起往外走。

    ……

    隔壁饭馆。

    已经走了几位阁老,去跟踪那些神秘人了。

    此刻,唯有贾名震还没离开。

    等看到又来了一个,贾名震有些懵,怎么这么多?

    郑云辉为何会跟对方一起走?

    这又是哪位?

    他带着一些狐疑,想了想,身影闪烁了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

    同一时间。

    修心阁中。

    万天圣眼神有些异样,笑了笑,原本准备动身的脚步停下,不急,慢慢来。

    ……

    郑云辉跟着蒙面人走,有些奇怪。

    对方拿出的是苏宇的文兵,苏宇找来的?

    要不然,文兵可不会轻易给人。

    当然,可能苏宇遇害了……

    不过可能性太小,在学府中,暗杀一位天才,那真的是不死不休,学府就算翻遍大夏府,也要追杀到底了。

    “苏宇在哪?”

    跟着蒙面人走了一段路,郑云辉有些累了,这次他受伤可不轻。

    “快到了!”

    蒙面人闷声说了一句,片刻后,两人到了一处酒店。

    上楼,进入一个房间。

    苏宇正在恢复伤势,看到郑云辉来了,笑了笑,开口道:“成了吧?”

    郑云辉好奇地看了一眼蒙面人,再看看苏宇,皱眉道:“谁啊?”

    蒙面人褪下帽子,郑云辉有些好奇地看着,不认识。

    他是真不认识!

    “我师伯!”

    苏宇淡淡回应了一句,开口道:“别多心,我就是怕你跑了,所以让我师伯带你来!”

    “……”

    这是人话吗?

    郑云辉一脸无语,此刻也知道来人是说了,急忙道:“见过陈馆长!”

    陈永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有些好奇地看向苏宇,是真的有些好奇。

    那东西明显假的,他怎么弄出天赋精血的?

    这事,白枫谁也没说。

    苏宇倒是不太在意,知道他们想些什么,随意道:“师父给我写过一篇意志之文,我勾勒一枚特殊的神文,可以临时将普通精血转换成天赋精血……”

    此话一出,两人恍然大悟!

    郑云辉惊讶道:“还有这种神文?”

    “神文太多,你知道多少?”

    苏宇说的不以为然,以前不太了解神文,现在知道的多了,他知道神文千千万,什么特性都有,哪怕同一个字都有可能有不同特性。

    特殊的神文,转换成天赋精血……是有些特殊,不过还在正常范围内。

    听说,有些神文甚至让你穿梭过去未来,你敢信吗?

    “拿到了多少,卖给谁了?”

    “刘洪……”

    郑云辉有些憋屈道:“那混蛋看出我们坑他了……”

    “嗯?”

    苏宇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他看出来了!”郑云辉将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有些憋屈道:“然后他朝周平升报价8万,给了我3万,自己私吞了5万!”

    “狗咬狗!”

    陈永忽然低哼一声!

    单神文一系内部狗咬狗,刘洪这家伙胆大包天,居然敢虚报,而且明知道是骗局,还敢接下。

    苏宇皱眉,没好气道:“你就这么答应了?”

    “那我不答应怎么办!”

    郑云辉无奈道:“我不答应,他不得现场揭穿我们?那一毛钱都捞不着!”

    “屁!”

    苏宇皱眉道:“这家伙这么贪婪,怎么可能放弃这次机会!不过他胆子很大啊,就不怕我们去告密?”

    陈永插话道:“他不怕,因为单神文一系不会相信我们的话的……”

    陈永叹道:“就算我们现在去找周平升,他也觉得,我们是想拿回资料,而不会相信资料是假的。刘洪有恃无恐,真等发现资料是假的时候,那也是周平升的责任,和他无关!”

    苏宇凝眉,“他倒是敢开口,一下子吃了5万点……”

    说罢,看向郑云辉,幽幽道:“你就拿了3万点?”

    “对啊!”

    郑云辉叹息道:“6000滴元气液,1万点功勋,剩下的是付给我的定金……”

    说罢,又道:“这次卖的比预期的多点,我不要多,除了付给我的那些定金,我再拿4000滴元气液就够了。”

    一旁,陈永暗暗咋舌。

    这俩小子,也真敢开口!

    这一次,坑了这么多功勋!

    数万点!

    苏宇瞥了他一眼,半晌才道:“原本按照分配方案,是三分,你分1万点,之前你用了2000点,再给你8000点就够了……”

    郑云辉苦恼道:“我不是受伤了吗?不花钱养伤,得几个月才能好!就我这状态,多给点不行吗?要不然我按照两万来分,你又不会去问……”

    苏宇平静道:“3000滴元气液,给你!你私吞了多少,我不想问,剩下的3000滴元气液,和1万功勋归我!”

    “太少了吧……”

    苏宇盯着他看,盯的他有些发毛!

    “郑云辉,真以为我是傻子?”

    郑云辉干咳一声,有些讪讪道:“真的,我就拿了3万点,大头都被刘洪拿走了!”

    苏宇不管他,直接丢出功勋卡,开口道:“给我转1万点……算了,给我转5000点,剩下的给我师伯,另外元气液留下3000滴也给我师伯!”

    “苏宇……”

    陈永刚想说话,苏宇开口道:“师伯,留着补亏空用吧!这本来就是老师那份,我把他的提前给你了,我留下5000点功勋够用了!”

    陈永欲言又止,有些尴尬。

    让学员补贴自己,这……太丢人了!

    “师伯,藏书阁的馆长位置不能丢,我年底之前,一定会杀上百强榜的!”

    苏宇严肃道:“我会替师姐报仇的,那个黄启峰……我也会和他算账!到时候师姐再次进入百强榜,只要过了第一次考核就行,亏空补上的话,师伯这边应该麻烦不大吧?”

    陈永微微点头,再次看了苏宇一眼,轻轻叹息一声,没有再说话。

    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日的苏宇,太多出乎他的预料了。

    苏宇再次看向郑云辉,“你还留着干嘛?”

    “我……”

    郑云辉郁闷,忍不住道:“那刘洪那边就算了?苏宇,咱们可是准备坑他的,现在他反而占了最大的便宜!”

    “你也不差!”

    苏宇没好气道:“别以为我不知道,算了,看你受伤的份上,不想和你计较!”

    郑云辉讪讪,大爷的,我撒谎撒的不隐蔽吗?

    怎么感觉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刘洪那边……”苏宇轻声道:“有他帮着隐瞒,也好,我们可以拖延一段时间,起码有个发育期,免得现在被单神文一系针对,他们迟早会发现东西是假的!”

    “那就算了?”

    “算了!”

    苏宇笑道:“有人帮着分担压力不好吗?”

    “可我……”郑云辉有些恼火道:“我还是觉得憋屈,这混蛋,之前还丢了我的《破天杀》。”

    “现在是我的!”

    苏宇都差点忘了这事,输了的时候,可是被他拿走了。

    也不客气,直接起身,从郑云辉身上扒拉了下来。

    郑云辉一脸无语,干嘛呢!

    “你可以走了,3000滴元气液,加上之前你用的那些东西,再加上你黑下的东西,两万功勋都有了!”

    “哪有!”

    郑云辉急忙辩解!

    苏宇嗤笑,“你拿到的要是没我拿到的多,你会甘心?你这种人,我一看就知道你想些什么!”

    “……”

    说完,轻咳一声,苏宇恢复憨笑,师伯在呢。

    不能表现的太过!

    看到这笑容,郑云辉好像看到了刘洪,恶心的不行,低骂道:“别对老子笑!是,老子是拿了一点,不是应该的吗?我拿精血,也承担风险的!”

    “不过我就私吞了3000点……”

    到了这时候,这家伙还要挣扎一下。

    苏宇懒得理他,直接挥手赶他离开!

    当然,功勋点得先给了。

    ……

    郑云辉骂骂咧咧地走了,苏宇拿到了5000点功勋点。

    陈永拿到了5000点,另外加3000滴元气液,价值14000点功勋。

    陈永有些尴尬,很尴尬!

    苏宇却是没当回事,笑道:“师伯,您别这样!”

    “苏宇……要不元气液你拿走,5000点功勋……很多了!”

    陈永认真道:“师伯我和你师父,没给你带来什么,反而带来了不少麻烦,哪有让学员贴补师长的道理……”

    “师伯,这叫共担风险!”

    苏宇笑道:“要不然,我小胳膊小腿的,可扛不住单神文一系!”

    “哎!!”

    陈永再次叹息,有些英雄志短的感觉。

    “郑云辉没少拿……你真的不在乎?刚刚多要点,他会给你的。”

    “不找他!”

    苏宇笑道:“郑云辉也得担风险的,他拿出的那些精血……都未必能带出去!”

    “嗯?”

    陈永微微一怔,苏宇解释道:“这次说是秘密交易,实际上闹的沸沸扬扬,知道的人很多!学府能不知道吗?按照学府的一贯原则,抓大放小,这么大的交易,搞不好就被他们盯上了!”

    “所以我才让师伯护送他一道,免得刚出来就被人扫了!”

    说着,又道:“当然,可能性也不大,交易都结束了,他拿的还是他自己家的东西,学府也未必有理由找他麻烦。”

    他也不太在意这个,郑云辉如何,跟他无关了。

    此刻的苏宇,咬牙切齿道:“刘洪才可恶,他一分力不出,张口就拿走了大头!我和郑云辉打生打死的,他坐着看热闹,接着来收割……做梦!”

    陈永叹道:“我们拿他没办法的,除非你师父去挑战他,就算赢了,也没多大好处。”

    “你就算去举报他……也没用,我说了,单神文一系不会相信我们给出的是假资料的。”

    苏宇点头,“我也没准备举报他!没意义,而且还提前暴露了我们!我准备报答他,报答他没有揭穿我们的恩情!”

    “嗯?”

    陈永有些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师侄了,啥意思?

    苏宇笑道:“我不是赚了5000点功勋吗?我准备把林耀的300点功勋还给他,另外,我还要去找刘贺,和他套套近乎,送他1000点功勋,再弄个1000点功勋,当成红包送给刘助教!”

    苏宇感慨道:“没有他,我一分钱拿不到!我要好好感谢他,我自己留下一点就够了,剩下的,我都送他!大张旗鼓地送他……当然,这是他不识趣的情况下!”

    苏宇咬牙道:“他若是不吐一些出来,我跪在他办公室面前,叫他恩师!师伯,记得帮我和老师解释一下,我搞不好就要背叛师门了,刘助教对我太好了,没有他,哪有我今日!我得去感谢他!”

    “……”

    陈永呆滞中。

    ……

    楼下。

    “无意中”路过的贾名震喉咙发痒,轻声咳嗽了几声!

    大爷的,我们落伍了啊!

    这其中,居然还有这么多套路是我们不知道的。

    这就是个局!

    资料是假的,刘洪看出来了,郑云辉黑下了1万点功勋,苏宇……他要去拜师刘洪!

    贾名震觉得自己真的落伍了!

    苏宇去拜师,去讨好刘贺,去送钱,去归还功勋点……

    我去!

    刘洪敢要吗?

    敢接吗?

    前脚单神文一系付出了8万点功勋,后脚卖了资料的苏宇投靠了刘洪!

    那功勋点去哪了?

    在苏宇身上?

    那你投靠了单神文一系,功勋点呢?

    干嘛给你这么多!

    给你几千点不错了,剩下的你得给我吐出来!

    刘洪不答应都不行!

    而且一旦证实资料是假的……刘洪怎么甩锅都没用,你他么和苏宇一伙的!

    “年轻人……越来越可怕了!”

    贾名震喃喃一声,转身就走。

    没必要听下去了,反正今天这事,没一个好东西,从头到尾,都是一群骗子在你骗我,我骗你!

    ……

    道馆中。

    刘洪微微有些不自在,咋了?

    感觉没差错啊?

    怎么有些不安的感觉?

    ……

    房间中。

    陈永也想到了很多,忍不住道:“这样的话,一旦传开了,那你也麻烦……”

    “没事,刘洪不会让事情传开的!”

    苏宇咬牙道:“他吞了那么多,他舍得放下?一旦传开了,我们反正本来就是对手,没什么的,他……他就真完了!吞了的得吐出去不说,还得承受单神文一系的怒火,处境比我们难的多!”

    “他以为我会去举报他?”

    苏宇憨笑道:“我是好人,老实人,才不会这么对待我们的恩人!恩人,得涌泉相报!以后见了面,我就给他磕头问安!”

    “……”

    陈永哭笑不得。

    你见面就磕头问安,刘洪大概真的想死。

    你让多神文一系天才对你这么恭敬,什么情况?

    傻子也知道有问题了!

    哪怕没问题,也得折腾点问题出来了!

    再看自己师侄憨厚的笑容……陈永无言以对。

    半晌,开口道:“师伯年纪大了,也不喜欢折腾这些,除了几分实力,好像也没别的了,真遇到了麻烦事,来找师伯!”

    “会的,谢谢师伯!”

    苏宇喊的纯真,面露笑容,笑的陈永都有些不自在。

    现在看到师侄这笑容,他总觉得别扭。

    说罢,苏宇起身道:“师伯,事不宜迟,您告诉我刘恩人的地址在哪,我先去他家看看,不行的话,我回头去找刘贺,送他个1000点功勋表示感谢!”

    “……”

    陈永心累,算了,你们折腾。

    年轻人,多折腾折腾好!

    告诉了一下苏宇地址,陈永还是有些不确定道:“郑云辉会出事?”

    “不知道!”

    苏宇那是漠不关心,合作已经结束,我管他呢!

    说罢,又道:“他的精血就算能保住,我怀疑元气液也保不住,几千滴元气液,哪来的?从哪交易的?师伯,您也得悠着点,功勋点还能说借的,人家还的,元气液……谁借的,谁还的?这东西总得有个出处……”

    陈永喃喃道:“学府没这么黑吧?”

    苏宇无语。

    没吗?

    师伯都在学府待了这么多年了,怎么感觉还没我了解的清楚!

    多黑啊!

    夏虎尤那边就能看出一二,黑市被扫了,开盘被扫了。

    只要被学府抓到破绽,扫你没商量!

    “不说他了,师伯,那我先走了!”

    苏宇才懒得管,和陈永道别,直接走人,得去拜见恩人了!

    刘洪,大恩人啊!

    今天你不吐一点给我……明天我去找个木匠,雕个匾送给你!

    上书——多神文一系恩公!

    他么的,心太黑了,你居然要吃大头,那我不是白挨打了?

    ……

    养性园。

    郑云辉眼前一黑,过了不知道多久,从草丛中爬了起来,摸了摸身上,陡然大骂道:“畜生啊!青天白日之下,学员的东西也抢!”

    “简直不是人!”

    “我要报告学府,有人在养性园抢劫了!”

    郑云辉破口大骂,骂了一阵,恼怒万分地转头朝校外走去,我要回家!

    “我完了……”

    “东西丢了,也不知道3000滴元气液能不能买到这东西,尽快还回去……”

    郑云辉哭丧着脸,喃喃道:“完了,被爷爷发现会打死我的!”

    “这下怎么办啊!”

    “学府敢这么肆无忌惮抢我的……”

    郑云辉咬牙切齿的,除了那几位,没别人了!

    被人抢了,吼了几声都没动静,他又不傻,谁干的好事,他一清二楚!

    大爷的!

    没想到你真这么不要脸啊!

    爷爷骂的没错,难怪天天骂你,你这么坏,不骂你才怪了。

    郑云辉一溜烟地小跑,很快跑出了学府范围,还好,元气液和功勋点都在,那位大概看不上。

    精血丢了!

    出了学府,没一会,一位凌云境强者接走了郑云辉。

    ……

    修心阁中。

    万天圣摸着下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最近学府的新人……有些搞不懂啊!

    打开瓶子,气血力量澎湃!

    一滴精血飞出!

    万天圣脸色微变,下一刻,一道笑声从血液中传出!

    “哈哈哈,我艹你大爷,就知道你不是个东西,老子让你丢人现眼!”

    轰隆!

    一声巨响传出!

    修心阁顶楼……炸了!

    没全炸,炸了一部分,万天圣意志力爆发,笼罩了修心阁。

    眨眼间,外面,十多位山海境腾空而来。

    “府长!”

    “怎么了?”

    众人惊讶,发生了什么?

    万天圣从顶楼打开窗户,淡定道:“没事,做个小实验!别一惊一乍的!”

    “府长,怎么感觉听到了郑老鬼的声音?”

    “听错了!”

    万天圣淡淡道:“正在试验留声神文,各种声音混合,也许有郑老鬼的声音吧!”

    “……”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这样吗?

    也是!

    郑老鬼还在战争学府呢,怎么可能在这。

    这可是修心阁!

    他们也不再多问,实验出差错也正常,就是刚刚听到了郑老鬼的声音,他们还以为郑老鬼打上门了呢。

    ……

    关窗。

    万天圣手中还捏着几滴精血!

    澎湃的力量!

    可这力量……他么的,哪是什么神魔精血!

    这是郑老鬼自己凝练的血液炸弹!

    混蛋!

    万天圣咬牙,我打了一辈子雁,赢了郑老鬼一辈子,居然被他那个傻孙子给坑了!

    不对……

    郑云辉……

    万天圣忽然笑了!

    “有趣,老郑家还出了个妙人!”

    你以为他只是小聪明,他告诉你,他有大智慧!

    他早就等着你了!

    怪不得爬起来骂了几句就跑!

    怕我抢了你剩下的东西吗?

    ……

    就在这一刻。

    战争学府,一处大院中,一位壮汉感应到了什么,陡然疯狂大笑起来!

    “哈哈哈!”

    “万天圣,你这龟儿子也有今天!”

    “哈哈哈,我的乖孙,真他么被你算到了!”

    “老郑家有福啊!”

    郑平大笑,笑的癫狂。

    老子输了你一辈子,这下好玩了吧?

    炸死你这龟儿子!

    “不枉老子耗费数日工夫,专门弄了那玩意!”

    郑平哈哈大笑,心情极其畅快。

    我这孙子……太他么厉害了!

    “哈哈哈,我的血,比神族血难道不香?山海巅峰的血呢!”

    壮汉兴奋的手舞足蹈!

    山海巅峰的血,香不香?

    炸死你才好!

    当然,他知道做梦罢了,不过让万天圣灰头土脸也好,这不要脸的,居然还真打起了老郑家的精血主意!

    一想到自己那个乖孙子,郑平就乐得合不拢嘴!

    老郑家怎么就出了个这样的人才呢!

    “他爹笨到死,都不像他爹了……倒是有些遗传了我的聪明才智!”

    郑平大乐!

    隔代亲啊!

    不远处,一位也是中年模样的男子,瞥了一眼院中发狂的老父,心中叹息一声。

    爹啊,几十年了,你就占了一次这么小小的便宜,你用得着这样吗?

    难怪人家万天圣看不起你,不过……也证明自己老爹被人万天圣虐的太惨,看看,就占便宜这么一次,还是小便宜,乐成啥样了!

    “那是我儿子聪明……跟你有啥关系!”

    中年不再理会自己的父亲,看样子儿子这次又赚便宜了,不知道谁吃了亏。

    “老郑家想翻身,还得看我儿子的!”

    中年也傻乐了一阵,有其子必有其父,还是为父我教的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