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侠有病 > 第6章 劫财?劫色?
    不行!

    非礼勿视!

    叶斗不禁有些心虚,自己年纪轻轻,血气方刚,又是单身狗。

    这种女孩子还是少看为妙,免得引起体内洪荒之力暴走,肾水奔溃,到时候连买瓶营养快线的钱都不够。

    谁知道当他收敛眼神走过这位美女跟前时,对方竟然伸出一只细长的白皙玉臂,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位小哥哥,你缺女朋友吗?我是刚刚搬来这里的,现在还是单身哦。”

    美女亲启红唇,美眸含电。

    呵呵!

    你单身?

    刚刚你不是说自己喜欢脚踏八只船吗?

    找你做女朋友,我还不如把呼伦贝尔大草原搬到头顶上,从此后不仅帽子绿油油的,就连天也是绿油油,还可以用绿草喂个几百头羊,从此生活富足,想不发财都难。

    自己这是碰到传说中的公交车了?

    话说要不要上车……

    正在胡思乱想时,他的右手掌心突然传来了一阵炙热感,正是那道伤疤所在的位置。

    与此同时,女子的脸部竟变得恍惚模糊起来。

    那颗大波浪披肩的俏脸开始变形扭曲,对方那随风而动的垂腰波浪长发,竟然变成了数根蠕动的大触须,每一根都有手臂那般粗壮。

    八爪章鱼?

    照这么看,这位小姐姐还真能脚踏八只船。

    等等!

    难不成自己出现幻觉了?

    叶斗虎躯剧震,眨眼晃头。

    再抬头看向那个女人,对方明明是女人身躯,脑袋上却有八只蠕动着的触须,邪意的黑色双瞳中泛着寒光,嘴巴已经变成了一个涂抹着口红的利齿大嘴。

    买噶的!

    我的佛祖,我的上帝,我的真主,我的祖宗十八代啊!

    一定是我眼花,出现幻觉了。

    “小哥哥,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像怎么不大好?”

    女子张开满是利齿的怪嘴询问道。

    “啊……不好意思,我前几天拔牙伤到前列腺了,要立刻去找老中医看看,不行了,我前列腺快爆了,回聊。”

    叶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逼迫自己迈开僵硬的双腿,逃也似得下了楼。

    “这个人应该是独居。”

    章鱼头女子目送着对方,从满是利齿的嘴里流出一股粘稠口水,喃喃道:“浑身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真是一个不错的猎物,嘻嘻嘻嘻……”

    ……

    直到走到大马路上,叶斗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这可真够古怪。

    刚刚那个章鱼头女人到底是什么鬼?

    难道自己精神真出了问题?

    带着满腹疑问,叶斗步入一家黄焖鸡米饭馆,叫了碗十五元钱的一份黄焖鸡米饭。

    这家店的黄焖鸡米饭口味还行,鸡肉份量口感适中,好在可以无限续饭,还有免费的小菜提供,外送一小瓶汽水,性价比高。

    已经是晚间,饭店零零散散坐着几桌客人,墙壁挂着的电视中,播报着最近的失踪人口写信息。

    主持人一口气报了十来个人的名字,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小,都是最近失踪的人。

    “最近真是奇了怪啊,失踪的人基本上每天都有。”

    饭店老板端上热气腾腾黄焖鸡米饭后,瞄了眼电视里的内容,忍不住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

    旁边一名食客抬起头,道:“何止失踪啊,你知道昨天随仓精神病医院昨天死了不少人吗?”

    “啊?随仓医院死人了?”

    老板有些愕然。

    那名食客放下筷子,口喷唾沫:“当然,告诉你们哦,昨天下午随仓精神病院有个叫火云邪神精神病人发疯,以蛤蟆功惨无人道的杀光了所有精神病人,然后跑出了疯人院,号称要称霸江湖。”

    叶斗嘴角抽了抽,火云邪神都出来了。

    这位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另外一名食客抹了抹嘴,四十五度角抬头望天:“少来,怎么可能会是火云邪神?我听说是遇到了一头发疯的老母猪,这头老母猪硬生生咬死了所有医院病人,要为那么多被吃掉的同类报仇雪恨,毕竟,人类太残忍了!”

    报仇雪恨你妹!

    谁家猪这么凶猛,就算猪八戒再世,也不会干出这种事情吧。

    太残忍?

    你桌前那碗红烧肉盖浇饭又什么鬼?

    叶斗差点喷饭。

    最近电视络报纸上充斥着各种失踪案件,警方已经声明是有人口拐卖团伙在克城活动,以至于有时候一天甚至能有几起失踪案发生,这已经成为人们茶余饭后关心的话题,有些人心惶惶的意思。

    流言蜚语也很多,比如坊间有个著名的传言,在某某街道上,每逢夜深人静之时,就会出现一头立行走的老母猪。

    这头老母猪拖着一把长长的钉耙,在无人的街道上横行霸道,见人砍人,见狗砍狗,任何活的东西都不放过。

    老母猪杀手并被称为都市十大怪谈之一“老母猪杀手!”

    神特么老母猪杀手!

    我要是信了,我就是那头猪。

    听着两人胡说八道,叶斗感觉现场只有自己才是正常人,这两个人才应该关进精神病院才对。

    没过一会,电视机插播了随仓精神病院的案件情况。

    【……根据警方消息,随仓医院的某个精神病人释放了某种毒气,至少三十人被毒死,包括犯人自己也被毒死,目前案件尚在调查中】

    “毒气?”

    叶斗眯起双眸。

    看那些尸体的惨状,绝对不是毒气造成的。

    这些官方信息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随仓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这个幸存者都没搞明白。

    不管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这顿黄焖鸡米饭吃的超乎叶斗预料,他竟然吃了足足四大碗米饭,硬生生将店里饭锅剩下的米给掏空了,看的老板一愣一愣的。

    吃完黄焖鸡米饭,叶斗打了个饱嗝在老板忌惮的目光中起身离开。

    漫步在街道上,他思绪万千。

    自从精神病院出来后,幻觉连连,难道自己的精神真出了问题?

    改天得去三甲医院看看眼科医生,或者看看精神科医生,把幻觉症状治一治,免得哪天不小心,又看到什么奇葩景象,吓爆前列腺可就不美了。

    谁知他刚步入一条黝黑无人的小巷,一个人影突然从电线杆子旁跳了出来。

    “哇哈哈,有缘人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哇哈哈……”

    人影一出现便狂笑不止,在寂静无人的小巷中显得异常鬼魅惊悚。

    “什么人!”

    停下脚步,叶斗猛然一惊。

    拜托!

    夜黑风高,四周空无一人。

    怎么会忽然有人突然跳出来狂笑?

    大哥!

    你是劫财?

    还是劫色?

    又或者财色你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