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侠有病 > 第5章 小姐姐,什么滴干活
    火舞走后,叶斗随手在桌上挎包里摸了摸,竟然将那本黑皮笔记本给摸了出来。

    这笔记本竟然还在?

    本想还给那位古磊医生的,现在对方连人都没了,真不知道该还给谁好。

    根据挎包拉链来看,东方寿和火舞他们并没有搜查自己的挎包,直接将挎包一同还给了自己。

    真是拾金不昧的“好人”啊!

    在精神病院的时候,他尚未读完这本书,现在到是可以仔细看看,不过嘛,没这心情。

    去洗浴间冲了个凉换了身衣服后,叶斗伸了个舒适的懒腰,感觉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回来了。

    想起昨天离奇遭遇,他仔细照了照镜子,只在后背发现了一颗圆圈似得纹身,怎么洗也洗不掉。

    这是东方寿的杰作?

    搞我半天就附送个垃圾纹身?

    不如小猪佩奇身上纹,好歹也能冒充个社会人。

    低头看看右手掌心,伤疤还是那道伤疤,就是看不见那颗奇异的宝石,仿佛对方从来不曾存在。

    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会不会影响健康。

    要不要去医院查查?

    多想无用,他干脆穿好衣服,叶斗打开窗户,望向窗外的景色。

    窗外阳光明媚,清风拂面,花香扑鼻。

    他所居住的十字街距离市中心较远,是个面积不过三十多平米的单身公寓,一室一厨一卫一阳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小区对面还有一座红色山峦,听说叫做小红山,那里有一片公墓,也许正是因为靠近坟墓的关系,加上装修老旧,这里的楼价也比较便宜。

    克城毕竟是个准一线大城市,这间房各项设施齐全,月租却只需要800元,已经算是少有,自己正好勉强能支付起房租。

    忽然,一个爽朗的男子声音从窗外传来了:“那最神圣恒久而又日新月异的,那最使我们感到惊奇和震撼的两件东西,是天上的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律。”

    “美,是道德上的善的象征……”

    这是一个慷慨激昂的男子声音,仿佛在朗诵着诗篇,声调抑扬顿挫。

    康德的名言?

    叶斗立刻听出对方在朗诵康德的名言,声音应该来自楼上。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

    六楼貌似住着个学哲学的男人,时不时的喜欢朗诵诗句。

    哥们。

    你一大早就高声朗诵康德的诗句,就不怕吵人清梦?

    今天嗓门尤其大,敢问这位老兄,你是打了鸡血吗?

    神经病啊!

    正想吐槽,楼下那位大哥突然将嗓门提高了八度,朗诵似乎进入到了关键时刻:“我已选择了一条路,将要终身实行;我要继续我的事业,任何事都不能加以阻挡!”

    正当叶斗吐槽楼上时,却听到楼下一声震耳欲聋的河东狮吼。

    “沙雕!你他么一大早吼个毛线,天天这样,还叫老娘怎么睡觉?想死是不是?”

    楼下女子声音尖锐刺耳,杀意浓烈。

    这绝对是一位暴躁大姐!

    楼下那位大哥的声音顿了顿,又传来朗诵声:“发怒,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不要生气,请不要破坏这么美好的清晨……”

    “美好个屁,吵死人了,你要是再特么啰嗦,老娘冲下来就用拖鞋抽你丫的!”

    河东狮吼再次响起,充满了恐吓气息。

    楼下顿时死寂,恢复了平静。

    竟然怂了!

    “是男人就不要,跟她刚正面!”

    耸了耸肩膀,叶斗表示惋惜。

    这就哑火了?

    老铁,不给力啊!

    奇怪了。

    那个暴躁女人的声音应该来自四楼,难道四楼那件空着的404房租出去了?

    要知道,那间404房曾今死过人。

    也不知道楼下的那位女租户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

    不再多想,他干脆拿起那本黑皮笔记本仔细阅读起来。

    笔记本中除了记载许多稀奇古怪的精神病案例外,还描绘了许多类人型的畸形怪物,其中有不少让人看的头皮发麻。

    根据古磊医生的潦草字迹和注释来看,某种接触到未知存在的精神病人,不禁精神会逐渐的扭曲疯狂,甚至肉体也会跟着一起扭曲变异,变得精神失常不说,肉体还不似人类,获得某些超出常人能力。

    他将这种离奇变化称之为“异化症”,将病人称之为“异化者。”

    并且还给这种异化症病人划分了几个危害等级,一共将之细分为了五个等级。

    狼级:可能会造成生命财产威胁的异化者。

    虎级:可能造成数十人或者更大伤亡的异化者。

    魔级:可能威胁甚至毁灭一个城市的异化者。

    龙级:可能威胁甚至毁灭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异化者。

    神级:犹如神灵般的存在,可能威胁甚至毁灭地球的异化者。

    “呵呵,整个世界都被精神病人统治了,真是一本精神病写的小说,难怪古医生会自杀了!”

    看完,叶斗合上笔记本,擦了擦脑门冷汗。

    在这位医生的描述中,异化者仿佛洪水猛兽,甚至堪比猛兽导弹,有的必须出动军队才能抗衡,脑洞实在开的有些过火。

    让人看了精神都有些混乱。

    不过设定真的很吸引人,简直引人入胜!

    这会不会是真事?

    不可能,是真事的话,我为什么每有一点感觉?

    叶斗抬头望天,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

    咕咕咕!

    肚子里传出了来自远古的呼唤,叶斗才想起来,自己几顿饭都没吃,以至于现在饿的是前胸贴肚皮。

    家里还有几包泡面,但他没打算吃这些充满调味剂的东西,直接推门而出,准备下楼去弄点小吃来填饱肚皮。

    十字街小区外的菜场对面有条小吃街,路边扎堆了至少二十几家各色小吃店与饭馆,距离叶斗住处也就300多米左右距离,平日里他吃饭也很方面,下个楼就能吃到各种食物。

    刚下楼他就发现情况不太对劲。

    因为四楼404的房门打开了,并从中走出来一个打扮时尚穿着清凉的女子。

    对方大波浪长发飘飘,垂落到腰间,正侧着脑袋打手机,一边说一边笑:“哎呦,你是想我了吗,小坏坏,嘻嘻嘻……”

    不得不说,这位笑声很浪。

    “怎么了?这么生气干嘛,老娘就是那种脚踏八只船的女人,就是男人多,怎么了?不接受就分手呗,挂了,别耽误老娘泡帅哥,滚吧!”

    女子说完收起手机正准备关门,刚好一双美眸望向了迈步下楼的叶斗,顿时红唇带笑,目送秋波,顺便抬手撩起了那一头橘红色的波浪长发。

    她就是早上发出河东狮吼的那位暴躁大姐?

    叶斗瞄了眼对方。

    烈焰红唇、大波浪、高跟鞋、小短裙,竟然穿的这么凉快。

    呃……

    小姐姐,敢问你是什么滴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