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侠有病 > 第3章 传说中的疯人院
    【各位听众,根据警方发布了最案件通报,三个月前发生的变态连环杀人已经宣告侦破,目前嫌疑犯已经被抓捕归案,并接受精神病专家测试,判定其患有妄想症和精神分裂,暴力倾向严重】

    【据悉,嫌疑人是一名网络公司程序员,因为承受不住每日繁重的工作压力而产生抑郁症,嫌疑人开始在夜晚跟踪袭击单身女性,已经造成至了至少五位女性失踪死亡,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听着车载收音机里交通广播电台的新闻播报,叶斗紧锁眉头。

    又是精神病?

    最近精神病人有些太多了吧,动不动就能听到各种精神病人犯案的相关报道,几乎每个月都有那么一两起,还动不动来个连环杀人。

    现在的996工作制度压力有这么大吗?

    竟然能把人活生生逼成精神病!

    “刚刚随仓精神病院发生了一起病人逃逸事件,人几乎全部丧命,你却安然无恙,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幸运吗?”

    坐在身旁的东方寿用那双褐色双瞳看着他,嘴角微翘。

    叶斗尬笑道:“因为我不是精神病。”

    闻着东方寿身上那股轻飘的古龙水味,他有些紧张,谁叫对方兰花指翘的飞起?

    刚刚东方寿浑身都散发出了萧杀之气,那种压迫感让自己几乎窒息,难以动弹。

    估计没有选择加入医生的行列,自己现在已经在疯人院里唱凉凉了。

    面对二选一的局面,他没得选,只能跟着东方寿坐车去红山疯人院走一趟,参加什么考核。

    好在根据自己了解,红山疯人院并不是什么龙潭虎穴,而是一座刚建成没几年的精神病收容所,属于公办三甲疯人院。

    “是因为你遇见了我,一个有着慈悲心的绅士。”

    东方寿轻轻转动手杖,脸上浮现笑容,犹如一朵瞬间绽放的老菊。

    “呵呵,绅士?一个喜欢菊花的绅士?”

    “或者说,一个喜欢古道热肠的骑士?”

    叶斗在心中吐槽。

    根据东方寿所述,做精神病医生的薪水不错,月薪过万不是难事,只要通过一个小小的考验,就能成为医生,还有各种类似公务员的福利。

    如果干的好,甚至还有绝色美女相伴,简直就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好工作。

    呵呵!

    当个精神病医生还有绝色美女相伴?

    你干脆说,找个女精神病人来陪我就是了。

    信你,我就是沙雕!

    察觉到对方在找话题,叶斗索性不再出声,来了个沉默是金。

    思忖着手心这颗犹如镶嵌进手心的宝石到底是什么?

    这东西似乎平时状态就是道疤痕,根本看不出来是颗宝石。

    ……

    前方由警车开道,一路上几乎畅通无阻,车队来到了城北新区一处空旷之地。

    跟着东方寿走下车,叶斗发现眼前是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尽头矗立着一栋城堡型建筑。

    这栋建筑占地至少在五百平米以上,五层楼那么高,棱角分明,表面似乎是黑色玻璃所组成,拥有哥特式高顶,外围还有一道灰色钢铁高墙,科技感十足,活脱一座黑科技版欧洲古堡。

    叶斗还蛮意外的。

    想不到这座哥特式古堡,就是刚刚建成的红山疯人院?

    貌似这等恢弘有趣的建筑,怎么看都不像一座精神病收容所。

    到有点像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学校霍格沃茨。

    “先看看再说吧。”

    叶斗在心中想着,发现后边那辆装满怪异尸体的卡车,将开进了另一侧的小路,向着红山疯人院后方驶去。

    东方寿在前方带路,在一条栽着桂花树的小路上行进。

    闻着桂花怡人的浓香,两人通过高耸的城墙与黑铁色大门,进入疯人院宽敞的正厅。

    刚进门,叶斗便被其中那五星级酒店的装潢吸引了视线。

    大理石地砖,水晶吊灯,石膏雕塑,金色壁纸,简直穷尽奢华。

    这里真是疯人院?

    五星级酒店还差不多。

    我要是患了精神病一定会想住这里一辈子。

    没走出多远,他便发现从走廊最深处先后飞来了两颗紫色光球。

    “咦?之前是红色光球,现在竟然变成了紫色?”

    随着熟悉的刺痛感,在他惊奇的目光中,两颗葡萄大小的紫色光球再次被右手掌心突然出现的金色宝石吞掉,其中立刻点亮了两颗紫色的星辰。

    抬头再看东方寿,对方目不斜视,竟然一点都没察觉。

    说明这玩意,包括掌心的宝石,恐怕只有自己能看的见!

    “主任,回收完成了吗?”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就见正厅前台有个身穿白色OL套裙的漂亮女子。

    东方寿摘下绅士帽,稍稍低头笑道:“抱歉,路上碰到个好苗子,耽搁了点时间。”

    “好苗子?那到是挺少见,就是你身边的这位?”

    女子顿时美眸转动,目光炙热。

    叶斗也望向了对方。

    这位美女翘鼻大眼,肤白如雪,长发飘荡,红唇带笑,美艳与清纯并存,十分养眼。

    哇!

    区区疯人院的前台接待竟然这么漂亮!

    看上去还挺年轻,年纪应该比我大不了几岁。

    “你好。”

    叶斗尽可能让自己保持淡定。

    虽然年轻,但他独立的早,小小城府还是有的,面对陌生人,一定不能露怯,要淡定再淡定,最好摆出一张扑克脸。

    这是老爸生前教给他的做人法则,只要摆出扑克脸,内心淡定,就能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波动,就没有破绽。

    “好苗子吗?能让主任称为好苗子的存在少之又少……”

    美女美眸眨了眨,奇怪道:“我没看出来哪里好,他的精气神明显不足,比起普通人都要差点,喂,这根本就是个普通人吧。”

    大叔淡淡道:“他是随仓精神病院中的唯一幸存者。”

    “唯一幸存者?”

    美女顿时瞪圆双目,红唇张大几乎能吞蕉。

    “我只是不小心在医院睡着了。”

    叶斗有点不好意思。

    只觉得对面两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怪。

    似乎都充满某种期待。

    让人挺不好意思的。

    “也许真是个好苗子。”

    美女笑盈盈冲着叶斗,道:“加油吧,骚年,希望下面你能受得住。”

    嗯?

    什么叫你能受得住?

    哪怕叶斗神经大条,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看了东方寿一眼,这个逼格与娘气并重的男人也正与他对视。

    叶斗却根本看不清对方眼中的含义,只感觉对方眼神带电,让自己鸡皮疙瘩暴起。

    呕!

    我想吐!

    东方寿郑重其事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释道:“作为幸存者,你比较少见,也比较特殊,说不定会得某种病,不过让我碰到,你可就幸运了,下面来让我们做个试验……”

    话音未落,叶斗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好像自己又喝醉了,整个天地都跟着旋转起来,四肢不听使唤,对身体失去了控制。

    朦朦胧胧中,他能察觉有人将自己扛了起来,这人身上充满了古龙水香味,扛着自己带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

    刺啦!

    上身的衣服被人直接从后背撕开。

    好粗暴!

    还请温柔点。

    虽然头晕目眩,四肢不受控制,但叶斗的思维到很清晰。

    他猜到自己可能上当受骗了,对方一定用了某种手段让自己失去了抵抗能力。

    没想到娘炮大叔这么不择手段!

    我的雏菊啊!

    我的节操啊!

    我的人生啊!

    在心中哀嚎的叶斗感到绝望透顶。

    自己还没有交过女朋友,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现在却要遭受这种惨无人道的蹂躏摧残。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东方不败,我祝你修炼葵花宝典走火入魔。

    咦!

    理论上来说,不是应该先扒裤子吗?

    你好像搞错了部位!

    突然,背部有种被人用手掌按下的感觉,传来一阵冰凉又炙热的奇怪触感,好像触碰到了冰块,又好像触碰到了热水壶,恍惚间,好似有人用笔在后背写字,痒痒的,麻麻的,又好似万蚁蚀象,疼痛难耐。

    这滋味真心不好受。

    “他的承受能力不错啊。”

    女子的声音传来,充满了惊讶:“普通人尽然能承受烙印的力量!”

    隐约间,叶斗清晰听到东方寿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年轻人,现在试着想象自己见过最强大最崇拜的神明,记住……是强大神明,或者是强大如神明的人物都可以,立刻开始想象它的样子,立刻!马上!”

    “想象中最强大的神明?”

    叶斗思绪还算清晰,听见提示后,他的脑海中顿时闪现出了三清道尊、如来佛祖,奥特曼、孙悟空,雷神等等,又或者是金刚狼,超人之类的存在,至于哪个他最喜欢,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对啊……

    你搞的我这么疼,凭什么还让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真是欺人太甚!

    “东方寿,你这个修炼葵花宝典的娘炮!”

    恍惚间,叶斗怒从心中来,努力睁开眼,对着那个穿黑风衣身影竖起了中指,怒道:“老子太阳你,太阳你,太阳你,太阳你祖宗十八代,太阳你全家老小,太阳你啊!!!”

    “他好有趣,哈哈哈哈……”

    耳畔传来了女子声音,笑的到挺欢快。

    “滋滋滋!”

    渐渐的,这时空气中爆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四周炫光消失,叶斗明显感到后背那种刺骨的疼痛感都跟着消失不见了,空气中传来一股焦糊的烤肉味道。

    随后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充满疑惑:“怎么回事?失败了?这种情况我头一次见!”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也许他真的比较特殊,也许纹身烙印并不适合他。”

    东方寿也有些发懵。

    不管两人到底说的什么意思,在完全昏迷之前,叶斗用尽全力警告了一句:“别……别扒我裤子!”

    随后,他眼前一黑,整个人毫无意识的摔落在地。

    但至始至终,他的双手都没有下意识的去防护脑袋之类重要部位,而是死死扣住了腰间皮带。

    室内寂静无声。

    过了一会,女子再次发声道:“可以确定失败了,既然烙印失败,那么就证明他没有资质……他没有异化症,按照规定咱们得让他离开,可惜他看到过那些尸体,又见过我们,有必要清洗掉他的记忆。”

    “清洗记忆可能对大脑会造成永久性损伤……说到底他只是个普通人,又是这次事件的唯一幸存者,对我们没有威胁,还是签了保密合同之后,让他去吧。”

    东方寿的叹息声传来:“天色不早,我先送他回去。”

    女子呵呵一笑:“还是让我来,万一被扒裤子怎么办?”

    东方寿笑容僵硬,瞬间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