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侠有病 > 第1章 不爱当厨师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案例1:狂躁型异化症】

    “姓名:孙甲。性别:男性。年龄:三十四岁。”

    “在新龙菜市场挥刀砍路人,被送入院隔离病房后,此人用未知的语言呼喊,用畸变膨胀的拳头打碎了钢筋水泥制成的墙壁准备出逃。注射进足以让数头大象昏睡的大量镇静剂后,孙甲倒地不起,浑身痉挛,肢体产生原因不明的膨胀,随后在隔离病房中自爆,成了一摊血泥。”

    【案例2:邪教型异化症】

    “姓名:刘超然。性别:男性。年龄:二十五岁。

    “连环杀人犯,外号,头颅收集者。喜欢将收集人类头颅,在大下水道举行奇怪仪式,召唤未知存在。进入医院后一直都在昏睡状态,但在一次病体取样时,刘超然突然挣脱束缚,扭断了在场四位医护人员的脖子后逃脱,消失在了下水道入口附近。根据监控来看,这个人的右手可畸变成强有力的触须。

    【案列3:蛊惑型异化症】

    “姓名:黄大美。性别:女。年龄:十九岁。”

    “任何人不可以被对方注视十秒,超过或者到达十秒,被注视者将会有生出一种强烈的自杀欲,并可以听到一种奇特的蛊惑音,蛊惑被注视着自杀,已经有五名医护人员试图自杀,死亡三人。只有为对方戴上眼罩,精神蛊惑才不会出现,由于黄大美杀人意识很强,现已被送往红山疯人院。”

    ——

    克城,下午。

    阴暗天空下着绵绵细雨,冷风不时从窗口吹入,让读着笔记本的叶斗直起鸡皮疙瘩。

    叶斗是一名勤工俭学的在校学生。

    为了赚这一天三百块清扫费,这才根据手机里的家政APP接单,来到这座随仓精神病院做临时清洁工。

    这间房原本是一名精神病医生的宿舍,对方叫做古磊。

    宿舍里的东西大多被搬空,除去一些杂物家具外,别无其他。

    谁知道叶斗在打扫时,竟然一个储物箱夹层中,翻出了这么本笔记。

    笔记本扉页里狂草般的字迹凌乱怪异,犹如发狂的精神病人所写,让人看后觉得诡异莫名。

    其中除了提出了一种叫做“异化症”的诡异疾病外,还描绘出了许多怪异畸形生物的轮廓,记载的精神病人更是诡异无比,恐怖程度要比那些灵异鬼怪故事还要吓人,还真有几分小说的样子。

    都说不爱当厨师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谁能没点兴趣爱好?

    没想到啊,这位古医生还是一名恐怖故事作者。

    作为精神病医师,这位古磊医生经手的精神病案例一定很多,如此经验丰富的专家,结合实际,发挥想象力编造出了一些恐怖离奇的精神病故事,自然是相当给力。

    慢着!

    笔记本中记载的新龙菜市场和大下水道,不都在克城吗?

    仔细想来,最近几年中发生过好几次杀人案,什么菜市场发疯砍人,变态连环杀人犯收集脑袋等案件,貌似还发生了好几起火灾或者爆炸之类的事故,为此死了不少人,这些案件在当时可谓轰动一时。

    难道笔记本中的内容都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而成?

    带着旺盛的好奇心,继续翻动厚实的笔记本。

    叶斗这才发现笔记本后页正中,有个被人挖出的孔洞。

    仔细观察,笔记本孔洞中竟然藏着颗红色宝石。

    将这颗色宝石倒入手心,仔细打量,看起来光泽妖艳,大概半个手掌那么长,整体是圆锥形,在红宝石中似乎有种红色液体在缓缓流动。

    红色液体在灯光映衬下,呈现出了淡金色,并且不断变化出各种颜色和形态,分分合合,美轮美奂,仿佛拥有生命的活物。

    “这宝石里边到底装着什么东西?”

    叶斗好奇心爆棚,眼中充满异彩。

    古磊医生用了这么多隐藏手段隐藏的东西,果然非同凡响。

    按道理来讲,自己不该动别人东西才是,可自己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

    在好奇心驱使下,叶斗举起那枚奇怪宝石在日光灯下仔细打量,看着其中色彩缤纷的变化,也许是脖子抬的太久,他突然感到眩晕,手这么一滑,宝石跟着坠落在地。

    咔嚓!

    脆弱的宝石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玻璃渣四溅,似乎碎了。

    玻璃做的假宝石?!

    叶斗赶紧去捞这颗宝石,一不小心却被破碎圆锥形玻璃渣戳破了手掌,右手掌心立刻剧痛,鲜血直流。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些液体会动?”

    摊开剧痛的右手掌,仔细一瞧,叶斗惊骇莫名。

    就见宝石被摔的开裂,其中莫名变化的金红色液体竟像拥有生命般蠕动起来,并化作一股洪流猛然钻入他的掌心伤口处,那种异物进入身体的刺痛感,让人撕心裂肺。

    十指连心,何况掌心。

    啊!

    正在叶斗喊叫之时,也不知道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发现整间屋子都被镀上了一层流动血红色。

    顿时间,他的脑海中出现一股奇妙洪流,感受到身体不受控制的飘向天空……

    冥冥之中,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睁开眼。

    叶斗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拥有无尽星河的茫茫宇宙之中,在他的面前除了漆黑的宇宙之外,则是一团急速变换颜色的奇怪星云。

    这团闪烁着无尽星光的星云四周,有无数颜色各异的星辰在星云四周漂浮萦绕旋转,数不胜数,仿佛这团庞大无边的星云,正是宇宙中心。

    不可名状!

    这是叶斗心中的第一反应。

    他注意到在不可名状的星云黑幕中,似乎有个难以形容的可怖存在。

    对方拥有一双充满邪光的金红色双眸,充满神秘感与威慑力,仿佛一位高高在上的不朽存在,俯瞰着世间,冷漠无情,视万物为刍狗。

    抬头与充满魔性的神秘双眸对视,叶斗只感觉自己耳边回响起了古怪晦涩的耳语,双眸逐渐变得炙热滚烫,脑海中似乎多出了某种神秘信息……

    可随后,传来了极其难听刺耳的诡异低语,像是有人在耳边用疯狂的呢喃诅咒,其中蕴含的负能量令人感受到恶心难受,他听后顿时间头大如斗,感觉想吐,想要发疯。

    ……

    “枕风宿雪多年,我与虎谋早餐,拎着钓叟的鱼弦,问卧龙几两钱。”

    “蜀中大雨连绵,关外横尸遍野……”

    悦耳的歌声响起,让叶斗从恶梦般的低语中惊醒。

    猛然从地面坐起,他只觉得浑身被冷汗浸湿。

    自己竟然昏了过去。

    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吗?

    全身冷汗的他脱去外衣,又下意识看了看右手掌心,那里似乎只留下了一道长约三厘米豁口疤痕,地上还有不少“宝石”残留的玻璃渣。

    肯定不是梦!

    那为什么掌心伤口愈合了?

    多想无用,他干脆接听手机:

    “喂?”

    “叶斗,你在哪儿?这都已经六点了,我们干完活都回去了,你是不是又翘班?”

    手机里传出一道鲜活有力的女声。

    “放心,没有。”

    叶斗吐了口气,回答道。

    挂了电话,看了眼手机时间,没想到眨眼功夫竟然过去了好几个小时。

    这可真是奇了怪。

    他揉了揉太阳穴,脑海中有些混乱。

    最近打工强度有些大,刚刚又经历了那么古怪的事情,导致精神有些萎靡。

    深吸一口气,他强振精神,起身走向门外,在跨门而出之际,还不忘将那本黑皮笔记本揣入背包,打算将笔记本交还给古磊医生,顺便问问对方那颗玻璃宝石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走出房间,走廊中竟无一人。

    外面雨停了,天色已近黄昏,静谧无人。

    “时间过的这么快?人都哪里去了?”

    走着走着,叶斗感到古怪。

    因为整栋医院大楼出奇的安静,随仓精神病院虽说规模并不大,医护人员和病人还是有些的,现在又不是晚上,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呜呜呜……

    怀着忐忑心思疾步来到医院大门口,叶斗听到了一阵警笛声声。

    寻声望去,就见医院门口停着几辆带有“特警”标记的武装SUV,以及两辆绿色大卡车,周围还站着许多持枪特警。

    他们端着制式冲锋枪,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将对面那栋病人楼都给封锁起来。

    怎么一大早就出现这么多带枪的特警?

    难道那栋病人楼里发生了什么?

    好奇心爆棚的叶斗干脆跑到一颗树后踮脚伸头,隔着老远发现了一个又一个沉甸甸的担架,被特警从那栋病人楼中抬着出来了,这些担架上都盖着白布,鼓鼓囊囊的,有些白布上还有鲜红的血迹渗透。

    咣当!

    忽然,其中一个特警似乎绊了脚,脚步不稳,手中担架跟着坠地,让一具染血的奇怪尸体从担架上滑落下来。

    尸体五官被毁,脸皮被撕烂,仰天张着大嘴,表情恐怖。

    奇怪的是,这具尸体除了脑袋像人外,其他部分不似人类,那古怪的躯体上长着数只细小章鱼触须,四肢肌肉错乱扭曲,皮肤上都是暴突青筋,外观完全畸形,胸口还有个巨大的染血窟窿。

    看着古怪扭曲的尸体,叶斗不寒而栗,胃里翻江倒海,一连后退了几步。

    艹!

    就算岛国的核辐射章鱼也没这么恐怖吧。

    怎么感觉有点像古医生笔记本中的异化证?

    咦?

    忽然,

    那具怪异尸体口中竟然飘来了一颗犹如葡萄大小的淡红色光球。

    光球速度很快,像飞驰的萤火虫,猛然飞向了他的右手,掌心跟着传来了一阵微微刺痛。

    早就注意到了这一幕的叶斗,双眸瞪的老大,眼睁睁看着右手掌心那道疤痕变得美轮美奂,犹如一颗散发着七彩之光的金色宝石,金色宝石犹如磁铁般吸将那颗淡红色光球快速吸入了其中,其中立刻多出一颗细小闪亮的红色星辰。

    他忍不住摸了摸掌心,结果宝石瞬间消失不见。

    这宝石到底是什么东西?

    清风拂面,花香扑鼻。

    叶斗正打算弄清楚状况时,一个略带忧伤的叹息声随风飘来。

    “哎……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转头,只见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站在医院清澈的水池前,低头看着飘落在水池中的花瓣,惆怅叹息,有些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