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补习班 > 第二零三章 ?跟我干吧
    良久,李昊开口了:“雷耀,给你个机会,以后跟我混吧。”

    “啊?什么?”雷耀一愣。

    跟李昊混他倒是同意,可泥马大家不是一个系统的好么,再说就算你翎府牛·逼,可也不能把平级的兄弟单位给收编了吧?

    李昊以为雷耀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以后跟我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看看他们,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你就不羡慕?”

    说完,指了指列队矗立一旁的翎府军卒。

    翎府军卒:“……”

    老子们天天被操练的欲仙欲死,浑身的腱子肉,哪来的脑满肠肥,你要是天天这么练的话,肥一个给老子们看看。

    “李……公子,这不大合适吧?”雷耀换了称呼。

    表面上看,他是在拒绝,可那句‘公子’的称呼却暴露了他提前投城的心意。

    李昊很满意雷耀的聪明,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雷耀:“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雷耀不明所以的接过,在手里慢慢展开,一方红色大印直接映入眼帘,吓了他一个哆嗦差点直接跪下。

    好不容易定了定神,再看纸上内容,却发现那是李二的手谕,任命李昊为远洋水师都督,同时组建远洋水师的手谕。

    李昊有这东西在手,虽然没有官职在身,但却也足够让雷耀全身心的投入他的怀抱了。

    “都督在上,请受职下一礼。”看清楚了内容之后,雷耀想都没想,直接投降。

    没办法,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被一个叫做社会的大哥毒打之后的雷耀觉得从心点也没啥不好的。

    被李昊笑着扶起来之后,雷耀一副自己人的嘴脸,拿出八块银饼:“都督,您看这……。”

    李昊拒绝道:“这钱你就收着吧,回头我再让人给你送来一些,昨天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以后若是再运这些东西,每次两百贯。”

    “两,两百贯?”雷耀有些结巴,越发庆幸自己找了个好东家。

    “对,就是两百贯,以后要形成惯例。另外,以后水师替别家运货也一样,价格给他翻五倍,爱运不运。”

    雷耀:“……”

    与李昊对视一眼,发现他的确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雷耀为难道:“都督,如果这样的话,咱们的生意可就没了。”

    “没了就没了,这点小家你家都督还没放在眼里。”李昊撇撇嘴,拍着雷耀的肩膀说道:“老雷啊,你的眼光要放的长远一点,他们不用咱们是他们的损失。”

    说完,见雷耀还没反应过来,便指了指自从下马之后便一动都没有动过的翎府手下说道:“看到他们了没有?有他们在,谁敢动咱们的货,老子直接灭了丫的。”

    李昊说的隐晦,但雷耀却听明白了,眼前一亮道:“都督,你的意思是,以后咱们的船队会有武装押运?”

    “武装押运个屁,该你们自己运的货还是你们自己运,老子最多保证谁动了你们,就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那也行啊!雷耀不自觉得挺直了腰板。

    在此之前,他送货可都是小心谨慎,路上该打点的半点都不敢马虎,有些地段甚至还要给一些山贼马匪上贡才能过去。

    但现在好了,有了李昊的保证,有了翎府这部强有力的战争机器,雷耀谁也不怕了。

    至于说,李昊动用国之公器谋私利……,那是人家的本事,上面都不管,他一个小小的都尉才不操那份闲心。

    货物上船,两只战船装载着两百军卒离开河岸码头,扬帆远去。

    李昊也与雷耀完成了基本的沟通,将带来了六百翎府军卒安排到了水师剩于的船上。

    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全部学会游泳。

    只见得码头之上,六百条精壮汉子脱的只余一条裤衩,腋下被系上一条绳子,在一群完全不被他们看在眼中的水师连踢带踹的情况下,全部掉进了水里。

    霎时间,水面上人头滚滚,叫骂之声不绝于耳,隐约间还能听到几声救命。

    “老雷,你确定这样能学会游泳?”将任务下达给雷耀的李昊看的眼皮子狂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涉及到本职工作,雷耀信心十足:“放心吧都督,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只要淹两回,保证他们能学会。”

    李昊虽不相信雷耀的话,但看到一个马上就要被淹死的家伙被水手提着绳子拉起来之后,便也放下心来,转对他说道:“那就好,来吧,咱们继续研究物流公司的事情。”

    物流公司,李昊根据雷耀他们所搞的副业想到的新兴行业。

    大唐眼下还没有镖局,也没有专业的运输队伍,李昊相信以自己的势力完全可以提前下手,将这块市场彻底拢断。

    雷耀从没想过李昊的心竟然如此之大,初时听他说起还有些不敢相信,但后来听到李昊的解释之后,顿觉有了一种茅厕顿开之感。

    不用李昊提醒便开始出谋划策:“都督,职下觉得您说的这个物流公司不应该用咱们水师的名义,毕竟咱们是官军,不好做这种事情,容易引起同僚的反弹。”

    李昊不动声色的反问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雷耀想了想:“我觉得最好能够独立出来,单独招揽一批人做这件事,只要他们知道那个什么物流公司有咱们水师的背景就可以,您觉得如何?”

    有些事做得说不得,有些事说得做不得。

    李昊认为雷耀此人深谙此道,不去当奸商有些可惜了。

    沉默片刻,李昊开口说道:“老雷啊,你的想法不错,现在我有一个问题问你,你老实回答我。”

    “都督您说。”雷耀一脸认真。

    李昊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的问道:“你是喜欢继续在军中厮混,还是打算保留军籍去那个物流公司?”

    雷耀怔了怔。

    凭心而论,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喜欢去那个什么物流公司,至少去了以后不用再为钱财的事情发愁,以李昊的大方,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钱数。

    可若是真去了物流公司,他又舍不得手下那一众兄弟,都是十来年的老兄弟了,他总不能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将那几百人全部抛弃掉,他雷耀不是那见利忘义的小人。

    思虑良久,雷耀咬了咬牙:“都督,雷耀愿继续留在军中效力,不愿离开。”

    这回答让李昊还算满意,笑了笑对他说道:“成,那你就留下。另外,我再交给你一个任务,把你手下的好手挑出两百人,余下的全部给老子淘汰掉,让他退役。”

    雷耀一听大急:“都督……这,这怎么可以……。”

    “你听我把话说完。”李昊摆手打断雷耀,继续说道:“那些退下的人,你把他们召集到一起,再去东市注册一家镖局,别问我什么是镖局,反正你照办就行,接下来你再选一个信得过的人负责这家镖局,以后长安地区的货物运输就交给他们。”

    雷耀:“……”

    你咋不早说?早说,老子刚刚就答应去物流公司当经理了好不好。

    李昊似笑非笑的看着满头黑线,正在不断进行心理斗争的雷耀,心中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得意,水师都尉呢,老子怎么可能放你离开。

    ……

    ……

    李靖的心情很不好,看着坐在自己身边,抱着一只茶壶时不时吸溜一口茶水的儿子,脑门子上青筋一蹦。

    红拂笑盈盈的坐在儿子身边,眼中满是欣慰,时不时还会为李昊整理一下头发。

    面对宁可喝一口水等尿,也不想先开口的儿子,李靖很快就忍不住了,一拍桌子道:“孽畜,你来说说,这是什么一回事,一次淘汰七百水师军卒,你想干什么。”

    李昊把手里的茶壶放下,老大不情愿的说道:“爹,都是些老弱病残,你让我留着干什么?”

    “那也不能一次淘汰这么多吧,人都走光了,漕运的事情谁来做?清淤的工作谁来做?你吗?”李靖瞪着李昊吼道。

    “夫君,有话好好说,你那么大声干什么。”红拂白了一眼老头子,又给了李昊一指头:“人这孩子也是,那是你爹,你有什么想法跟你爹直接说也就是了,难道你爹还能不帮你?”

    这都什么跟什么?李靖觉得自己这个户主当的好像很没有地位。

    李昊揉了揉被老娘戳的生疼的额头,委屈的说道:“漕运和清淤大不了就外包呗,能干这些活儿的人有很多,为啥一定要让水师去做。再说了,我的水师那可是远洋水师,和内陆水师不一样,这些人是要上战场打仗的,哪有时间干这些破事儿。”

    老娘红拂闻言立刻附和:“嗯,我儿说的是,好歹他也是水师都督,虽然没个品级,但总不能干那些没名头的事情,夫君,依妾身看,不如你就顺了他的意,把那些人淘汰掉好了。”

    李靖急了:“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长安水师一共也就不到千人,若是让他淘汰掉七百,那还叫水师么。再说他说那些活计外包就外包了,那么大的工程量,谁能包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