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在2008 > 第二百八十章 福祸相依
    听到陈安毫不犹豫的要其他的办法,林梦楚也不禁有些尴尬。

    她现在还没想到呢!

    “你先好好考虑一下啊!这个办法是最好的。”

    林梦楚对陈安劝说道,同时她也在心里琢磨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陈安摇摇头道:“做错事的是我,却把责任甩到别人身上,我做不出这种事情,唐绛也肯定不会希望我这样做的。”

    林梦楚不禁一阵头大。

    真是的,虽然陈安很有担当的样子让她比较欣赏,但这个时候就别逞能了吧!

    她都不介意承担比较大的责任了,要知道,林梦楚一直都是有点害怕唐绛的,之前是为韩瑶的事情多少感到有些心虚。

    为别人的事情都心虚成那样,现在是她自己做错了事情,要去找唐绛解释坦白,林梦楚心里自然就更加慌张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说出了要去和唐绛解释的话,并且,她是有面对一切苛责的觉悟的。

    在林梦楚的脑补里,她已经被唐绛扇了几个巴掌了。

    恐怖如此。

    “真是的,你也要想想我是花了多少勇气才能想到这个方法的啊!”

    林梦楚在心里抱怨着陈安,一边想着劝说陈安的方法。

    “我觉得吧,虽然你也是做错了事情,但是主要原因不在你,而是在我对不对,是我让你亲的,你只是同情我,答应了我的要求而已,所以你只要这样告诉唐绛就好了嘛,她虽然还是会有点生气,但也不是不能原谅的,对吧?你只要自己问心无愧不就好了么,这也不算是对唐绛说谎啊!”

    林梦楚觉得陈安完全可以按照她说的来。

    然而,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陈安还是摇了摇头。

    他对唐绛,不是问心无愧。

    之前的事情就不多说,单说林梦楚这件事,他都做不到问心无愧,因为……

    在他亲下去的时候,他是真的想要好好亲林梦楚一口的,虽然在碰触到林梦楚带着浓郁酒味的双唇时,他就清醒过来,克制住了自己,可是,他一开始想要亲吻林梦楚的心,就已经是背叛唐绛了。

    陈安的确没有进一步作出对不起唐绛的事情,如果唐绛没有看到,他或许就可以真的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然而,他可以欺骗别人,却骗不了自己的内心。

    “这个方法不用再讨论了,我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啊!”

    林梦楚一脸恼怒。

    “你到底在坚持什么啊!你就不担心唐绛真的不要你啊?”

    林梦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替陈安这么着急了,反正她的确是很怕。

    陈安如果真的和唐绛分手了,林梦楚这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的。

    对,这是替自己着想,不是心疼陈安。

    林梦楚在心里对自己解释着。

    “怎么会不担心……我就是担心得要死,才到现在都睡不着啊!”

    陈安说话的声音大了些许,林梦楚不由委屈道:“你吼我?你是不是怪我害了你?”

    陈安:“……”

    他捂住了额头。

    “抱歉,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我现在心情的确不好。”

    陈安对林梦楚解释了一下,他可不想又被林梦楚误解了。

    虽然说,就算误解了,也没什么关系。

    “你要是怪我的话,我也能理解。”

    林梦楚的话倒是让陈安有些意外,他还以为林梦楚会继续跟他闹呢,那样的话,他就真的很头大了。

    不过,林梦楚也只是不该他说话那么大声,大概,是吓到她了吧。

    “我没怪你。”

    “你可以怪我。”

    林梦楚甚至都在想,如果唐绛真不要他了,自己要不要对陈安做出一些补偿……

    但林梦楚也只是想了想而已,因为这个念头太荒诞了,一点都不现实。

    “这个时候来讨论是谁的责任并没有什么意义,是我没经得住考验,跟你没有太大的关系。”

    陈安并没有说,自己会亲下去,是因为他心里对林梦楚多少也有些好感,才会那么做,但是,这个就不太合适表现出来了。

    和林梦楚,陈安觉得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既然这样,就不要给林梦楚增加烦恼了,她不是说想要解脱嘛!

    陈安如果让她知道,他其实内心深处依然记得她这个初恋,说不定林梦楚又放不下了。

    把自己说的只是馋林梦楚的颜值,这样就不会让林梦楚多想了吧!

    林梦楚略微有些脸红,毕竟当着她的面说经不起她的考验,仔细想想,还真是让人脸红心跳。

    “既然你坚持不肯用第一个方法,那就只有用第二个方法了。”

    林梦楚在短时间里,勉强想出了一个新的办法。

    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却是为了转移话题。

    感觉继续讨论他们接吻是谁的原因,她的羞耻心会爆炸的。

    我为什么要喝酒啊!不喝酒,什么事都不会有。

    林梦楚发誓,她以后再喝酒,她就是狗!

    过去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就没办法了,反正以后绝对不碰一下。

    “第二个办法是什么?”

    陈安随意地问道。

    “那当然是诚心诚意地对唐绛道歉啊!唐绛对你的感情很深,只要你装可怜,又表现出很有诚意忏悔的态度,她应该会原谅你的。”

    林梦楚给的这个建议,陈安自己就想到了。

    中规中矩的办法,但陈安觉得很难有作用1。

    装可怜,他已经装过一次了,唐绛还能原谅他吗?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陈安更喜欢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而现在支配权到了唐绛手里,他自然无法安心。

    祈求原谅过于被动,陈安更想要有更大胜利可能的方法。

    “还有别的办法没?”

    陈安显然也是不中意第二个方法。

    林梦楚只好皱眉继续思考。

    “有了!”

    她激动的拍了一下手,结果被子就掉一截到了地上,刚才和陈安说话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就没在被子上了,现在手一松,被子自然就掉了。

    林梦楚赶紧捞起来,但她这一动,却是让椅子也重心不稳,椅子腿一滑,林梦楚又跌坐到了地上。

    地板是陈安之前拖过的,因为没事做,陈安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地板没那么容易干,椅子就容易打滑,之前没料到,现在就成了祸害林梦楚的伏笔。

    林梦楚原本就摔了屁股,现在又来一下,疼得她眼泪都流出来了。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连着摔了两下,还都是一屁股坐下去的。

    “没事吧?”

    陈安刚才想救援的时候,已经晚了,现在只能看着林梦楚,问一句废话。

    “你看我这样子,像没事吗?”

    林梦楚觉得这大概是自己做错了事的报应。

    她的屁股遭罪了。

    “你先起来。”

    陈安将林梦楚扶了起来,林梦楚却没有再坐上椅子了。

    原因很简单,屁股痛。

    林梦楚想要揉一揉,但陈安还在这里,她可不好意思做这种举动,只好委屈巴巴地忍了。

    “对了,我有被子!”

    林梦楚调整了一下被子的裹法,将自己的全部身躯都用被子遮挡住了,在被子下面,她才悄悄地用手揉着摔疼的地方,动作幅度也不大,以确保不会被陈安发现。

    “我看你好像很疼的样子,很严重吗,我这里有红花油。”

    陈安打开了柜子,在抽屉里拿出了备用药品。

    “你是小叮当吗?家里什么都有?”

    林梦楚觉得有些奇怪,一般学生哪里会准备这种东西啊!

    对这个吐槽,陈安不置可否,这只是他的一个习惯而已,在家里准备必要的东西,免得遇到了什么事情没有。

    “你要不要用,我帮你还是你自己来?”

    陈安将红花油递给了林梦楚,林梦楚立刻后退了半步。

    什么鬼,陈安同学,你是要给女同学揉那里,还是说打算让一个女孩子当着你的面揉啊!

    林梦楚的思想一瞬间飙上了高速。

    陈安只是看她好像很痛,准备给她药而已。

    “没关系,不疼的,你收起来吧!”

    虽然疼得想要龇牙咧嘴了,但林梦楚还是忍住了。

    陈安这个呆子,这都看不出她是摔了屁股的吗,还是说他就是故意的,有这么某种恶趣味?

    林梦楚继续用最坏的恶意猜测着陈安。

    其实陈安只是心里在想唐绛的事情,在别的方面,就没有那么细致了。

    听林梦楚说不要,陈安也没客气,就把红花油收了起来,问道:“你刚才是想到了什么,这么激动?”

    “也没什么啦!”

    林梦楚准备说的时候,倒是有些压力了,毕竟自己表现得很激动,要是说出来,陈安觉得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想法,会不会觉得她也就那样?

    为了区区一个普通的办法就激动得不得了,林梦楚觉得自己的形象会受到损害,可是,陈安都已经问了,她也不好不回答,只好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刚才想到的。

    “我是想到了一句老话,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你和唐绛之间好好吵一架,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

    林梦楚开场的这一句话,就镇住陈安了,细细品味,说的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之前我就在想,你们两个人之间毫无疑问是存在矛盾的,但是一直没能爆发出来,以至于你也察觉到了问题,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现在或许是个契机,如果解决好了,以后你和瑶瑶,还有唐绛,三个人的关系会更加稳固也说不定呢。”

    陈安闻言点了点头,但是,他也知道,契机的确是有了,但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还是坏的方向发展,这都是不确定的东西。

    而林梦楚从这个角度来解析,倒是也没错。

    之前一直觉得两人没办法爆发矛盾,现在好了,一切都来的这么猝不及防,陈安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听了林梦楚这番话,他的焦虑也缓解了许多。

    对的,这次也是机会。

    “那我具体应该怎么做才好?”

    陈安这一次终于对军师有了信任,之前虽然也在林梦楚这取了经,但他一般都只是听听,倾诉的欲望更强,而关于找答案这方面的想法,陈安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但这次不一样了。

    林梦楚是真的优秀啊!

    “唐绛不是说你们两个都要冷静一下么,她也问了你你对她的感情,看来,她的内心可是相当动摇。”

    林梦楚结合陈安之前和她说的那些,细细分析了其中的细节,道:“唐绛没有第一时间和你分手,那她有大概率是不会和你分手的,你多少可以放心。”

    陈安点了点头,可以放心,但不能不当回事。

    “既然唐绛暂时不想见你,你也就不要去她面前碍眼了,但是,一定要保持联系,可以给她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什么的,如果她不见你,你就用这样的方法,如果她愿意见你,你就去见她,和她说说话,也别现在就要求她一定要原谅你。”

    林梦楚觉得目前只有用这个方法,最为温和,一方面能稳住唐绛,也不会把他逼得太紧,仔细想想,如果陈安马上就去求原谅的话,唐绛反倒会难以原谅。

    毕竟,陈安可是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情,这么快就想要被原谅,是不是觉得犯错成本太低了。

    所以,不求原谅,只刷存在感是相当高明的手法。

    林梦楚都佩服自己了。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知道了。”

    陈安采用了这个建议。

    “好了,我差不多也该回去睡觉了,明天还有考试呢。”

    林梦楚也算是放下了心里的一件事,能帮到陈安真是太好了。

    “对了,你红花油借我一下,要是我回去还疼的话,我就擦一擦。”

    林梦楚准备回去的时候,才想起找陈安要红花油。

    她还是有点疼,担心明天考试还疼,那就真的是遭罪了。

    “嗯,你拿回去吧,早点休息。”

    林梦楚这便接过了红花油,裹着被子又回去了。

    出了门,她便打了个喷嚏。

    “啊,好冷。”

    林梦楚再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偷懒裹个被子出来,穿上衣服裤子不好吗?

    现在身上的热量差不多都流失了。

    林梦楚快速跑回家里,把门锁上,便趴在床上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