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白骑士 > 第二十五章 一忘皆空
    “作为一名教师,以及学校的校长,我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将你放置于危险的处境中。

    但高文,我确实需要你的协助,而且可能无法保证你的绝对安全。”

    邓布利多扶着石盆,严肃的说。

    “您需要我怎么做?同您一起吗?”

    高文犹豫的点头答应。

    虽然存在风险,但他实在想不出理由来拒绝面前的老人。

    这是他的记忆。

    如果不能解决掉问题,留给他的只会是更大的隐患。

    “不,等在这里,做你认为对的事。”

    邓布利多摇了摇头,取出魔杖,紧紧的握在手中。

    “等在这里?”

    高文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看到邓布利多那样严肃的表情,几乎以为对方是要赶赴一场几乎必死的战争。

    而他则是担任邓布利多的助手的角色,在经过足以写下至少七部曲的史诗后,艰难的获得胜利。

    “是的,等待,高文。你的未来有着无限的可能,但我毕竟比你活的久了太多,也强大了太多。

    老实说,我并不认为看这段记忆会真的出现危险,更不看好你的实力到时会有任何作用。

    何况我虽然是个古怪的老家伙,没有让一个孩子替我去冲锋的道理。”

    邓布利多摇头,坚定的拒绝。

    “我希望你在这里,是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有可能察觉到异常的人。如果有任何变故发生,不要犹豫,立刻行动。

    关于这点,我需要你发誓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去为我冒险。”

    他凝重的看着高文的双眼,直到高文点头同意后,才转过脸去。

    “Sapere Aude!

    Soror Quaestor Lucis!

    Volo Noscere!”

    注视着那个奇怪的石盆,邓布利多飞快的挥舞着魔杖,在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闪亮而玄奥的符号,让他们交织成一层层的网,同时口中大声的念诵着咒文。

    高文大概能分辨出来,那是拉丁语,却不懂得他们的意思。

    在最后一个三角形的符号出现后,邓布利多的头猛的一下沉到石盆中!

    他一动不动。

    拱形的校长办公室陷入了诡异的寂静,高文却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有什么东西正在偷偷看着他。

    而且不带好意。

    “出来!这里是邓布利多教授的办公室!绝不欢迎不请自来的客人!”

    高文悄悄的从腰间取出魔杖,猛的一转身向后,大喊。

    “不要去说是谁之类的蠢话。你听我的,只要突然一转身,再大喊一声滚出来,就足够恐吓住那种龌龊而阴险的小贼了。”

    在家中时,柯林曾经吹嘘自己是酒吧打架的常胜冠军,还得意洋洋的在高文面前吹嘘过。

    一边紧紧的握着魔杖,高文一边悄悄地用眼底余光观察。

    可他面前什么都没有。

    而且因为他的动作,几副画像中原本已经睡着的巫师醒了过来,正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其中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男巫不满的举起拳头,连睡帽都甩到了地上。

    “抱歉,祝你们好梦。”

    高文感到有些尴尬,轻声向画像们道歉,转回身来。

    “绝不是什么错觉,一定是有混蛋在偷偷看着。早晚我要发明一个咒语,让偷偷盯着我的龌龊混蛋付出代价。”

    悄悄的,他的左手勾上了茶壶的把柄,准备当他再次察觉到时,给那人一个狠狠的教训。

    “咳!咳!不!”

    突然间,原本一动不动的邓布利多用力的把头拔出那个古朴的石盆,原本沸腾着的五颜六色的光华骤然黯淡下去,消隐不见。

    “不!阿利安娜!不要!等等我!”

    邓布利多痛苦的用双手扒着桌子边,头发披散到脸上,从高文的角度看不清面容。

    他还能站着,但双腿剧烈的颤抖。

    “教授?”

    高文着急的问,但还记得誓言。

    现在。

    不是合适的机会。

    壁炉“哔哔啵啵”的燃烧着。

    一直等到过了好几分钟后,邓布利多的状态逐渐好转起来。他的双腿已经不再颤抖,也直起了腰。

    “高文,谢谢你。”

    邓布利多虚弱的道谢。

    或许是因为火光的映照,白巫师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加密集。但他的状态无疑比刚才好了太多,脸颊上也有了些血色。

    “你想知道,刚才我看到了什么吗?”

    邓布利多走进高文,一只手扶到高文的肩膀上,蓝色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声音听起来微微有些发颤。

    “当然,教授,可以吗?您不是说...”

    高文的双眼闪过一丝惊喜,一丝迷离,犹豫的回答。

    但他还没有说完,房间中就响起了“嚓!”的一声脆响。

    ——是高文用力的将手中扣紧的茶壶用力的砸在了邓布利多的脑袋上!

    鲜红的血液从他的额头上淌了下来,沿着嶙峋的皱纹,缓缓地滴落到他的睡衣和地上。

    “你!不,这不可能!凡人!交汇%&*^%!”

    邓布利多的脸霎那间变得无比愤怒,大声的说着。他蓝色的双眼被眼白全部占据,声音像是雷霆一般响亮。

    “快,再...”

    转眼间,他却又忽然变得苍老而虚弱,气若悬丝,只是说了两个词便像下一秒就要死去一般。

    但这样的表现反而让高文确信。

    他的做法是正确的。

    “教授,对不起了。”

    他大声的喊了一声,但右手早已在说话前,便已经握紧了魔杖,顶到邓布利多的心口。

    “Reparo(修复如初)!”

    一道白色的混沌灵光从魔杖顶端疾驰而出,化作冲击波将邓布利多重重的推倒在地。

    但在疼痛的刺激下,他原本布满眼白的恐惧双眼,竟染上了一小半的蓝色,像是某种奇怪的晶体一般。

    “Obliviate(一忘皆空)!”

    邓布利多快速的举起手中紧握的魔杖,呼喊出咒语。

    魔杖的对象,正是他自己!

    银色的亮光闪耀而过,白巫师瘫倒在地上,再无力气站起身。

    可他的双眼已经不再是被苍白色填满的恐怖模样,而是恢复了一往的深邃的海蓝。

    高文此刻只有一个想法。

    得赶快去查一下魔法部关于暴力袭击巫师的罪名的处罚。

    他还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

    得意。

    “我放倒了世界上最强的巫师。

    岂不是说?”

    高文暗戳戳的想着,同时把左手里剩下的茶壶把柄悄悄的扔到脚下,又偷偷踹到一边。

    PS:不可名状的确是克苏鲁的概念,但它的来源其实更久,这里用的概念也并非全是克苏鲁(暂且伏笔,不过可能能猜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