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白骑士 > 第十九章 你的魔杖不属于你
    “Aresto Momentum!”

    赫敏和纳威握住魔杖,异口同声的指向高文手中的苹果。与此同时,高文双手一松,苹果自然的向下落去。

    “咚!”

    苹果落到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只有一声。

    并非因为高文在效仿一个叫做伽利略的秃顶,验证铁球和羽毛同时落地,而是因为他左手中的苹果此刻漂浮在空中,正打着转极缓慢的降落着。

    “啊!我做到了!”

    赫敏尖锐的叫了一声,吓的正趴在高文箱子上的深渊直起身子来。纳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眼底闪过一丝难过。

    “赫敏的魔咒无疑是成功了,而且表现的就像它发明时的目的一般。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

    高文有些犹豫,他感到自己的理论再次出现了偏差。

    在刚才勾起赫敏兴趣时,他刻意没有去讲解减速咒的效果,而是通过有些夸张的动作举起箱子,让她误认为这个咒语的效果是让物体持续的浮空。

    “主观的认知并不是核心吗?”

    从口袋中取出笔记本,高文翻开新的一页做着记录。

    在帮赫敏提箱子的时候他所用的魔咒的确是“Aresto Momentum”,但那效果却不是单纯的减速咒,而是在《现代魔法史》中关于魁地奇运动的一节里发现的注解。

    “我在与斯皮尔曼交流时,发现用于鬼飞球上的减速咒只需要经过适当的调整,就可以一直作用于物体,让它呈现出一种奇妙的浮空状态,而不会下落。”

    邓布利多在这段话下面标注了“tandem”,并讲明了这个技巧的本质是持续的为物体附上新的咒语,让它保持滞空的状态。

    如果高文的猜想是正确的,那么赫敏的咒语无疑会让苹果持续的滞空,因为在她的心中,施加了减速咒的物品就不应该会再下落了。

    “但它降落的速度,也未免太慢了,难道与这也有关?

    或者是有更深层的一些原因在,还是...因为我自己的?这种可能性也必须列入在内。而且,纳威...虽然不能作为对照组,但似乎...”

    在笔记本上另外写下一行,高文打了一个问号。

    想了想,他从口袋中又摸出一个苹果,咬了一口。

    “纳威,你不介意我直接称呼你的名字吧?你也可以喊我高文。”

    “不,不,我的意思是,没关系。当然,当然你可以这样。”

    纳威的脸瞬间涨红了,手忙脚乱的接过苹果,紧张的回答,似乎他从来没有被同龄人这样亲密的称呼过。

    “纳威,我想知道,你的魔杖是从奥利凡德先生那里买的吗?”

    指着纳威手中的魔杖,高文询问。

    “呃,应该是吧。”

    纳威挠了挠脑袋,不确定的说。

    “它是我父亲的...家里只有奶奶,圣...那里又要花很多加隆。”

    他的话断断续续的,但高文耐心的一直听他说完。

    《现代魔法史》中,隆巴顿家的遭遇被作为单独的一个小章节来讲述。

    也唯独在那一章节,邓布利多没有做下任何注解。

    “跟着我学,Lumos。”

    高文放慢动作,示范了一次。

    “Lumos(荧光闪烁)。”

    纳威握住魔杖,小声的说。

    一团银色的光芒出现在魔杖顶端。

    是荧光闪烁。

    “Nox”,高文教纳威把光芒熄灭,又把自己的黑檀木魔杖递到纳威的手中,说:“用这根魔杖再来尝试一次。”

    “Lumos(荧光闪烁)。”

    将信将疑的,纳威接过银柄的黑檀木魔杖,怯生生的说。

    这一次,魔杖顶端没有亮起。

    “简,介意我借用一下你的魔杖吗?”

    虽然纳威的魔咒失败了,但高文反而露出了笑容。

    “当然不。

    只要你告诉我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一边说着,赫敏一边高傲的扬了一下眉头,拈着中间把魔杖柄递到纳威的手中。

    “成交。

    纳威,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巫师,应该懂得自己念出来了。”

    高文笑着说,打了个响指。

    “Lumos。”

    纳威脸一红,大声的喊。

    这次魔杖的顶端成功的亮了起来。

    虽然比第一次还要慢一些,也要黯淡一些,但终究是成功了。

    “果然!”

    高文激动的鼓掌说,像是看到了一场极精彩的演出。

    “纳威,你的魔杖不属于你。”

    在赫敏焦急、嫌弃,还有纳威不解的眼神注视下,高文说。

    “魔杖不属于我?”

    “是的,它还不认可你。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高文耐心的解释。

    “魔杖...也会不认可我?”

    但那只是让纳威更加迷惑。

    “别急,吃了它,先让我说完”,高文把苹果塞到纳威手里,“要知道,如果每次你都要重复我的话,恐怕我们需要两倍的时间才能解释清楚。”

    “我不知道是因为魔杖在抗拒着你,还是你在抗拒着这根魔杖。但无论是哪种原因,它都没有发挥全部的能力。

    换句话说,可能并不是你没有天资,而是使用这根魔杖的你,需要花费更多的努力才能追上别人。”

    高文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在纳威使用减速咒时,他就有种感觉,似乎纳威的那种“联系”格外的脆弱,单单是想要建立就已经需要拼尽全力了;而在之后,他让纳威使用两根已经有着主人的魔杖时,这种感觉变得更加明显。

    “不一定是对的,但我有个想法。

    纳威,如果可能的话,也许可以去奥利凡德先生那里试试,选择一根新的魔杖。”

    PS:本章涉及到大量魔杖学的内容,谨在此做相关内容的解释。

    1.魔杖的材质被认为与相性的主人相关,比如赫敏的魔杖是葡萄藤做成的,他们通常会选择那些有着崇高追求、具有远见卓识、会做出让自以为了解他们的朋友感到震惊的事情的人;而龙的材料作为杖芯则适合强大的巫师,却缺少忠诚。

    所以当时赫敏夺走了贝拉特里克斯(龙的神经杖芯)的魔杖后很快就能够自如的使用,即使她本人厌恶它。

    2.纳威父亲的魔杖素材不祥,但他后来更换的那根是樱桃木,独角兽毛。奥利凡德说,樱桃木是一种非常稀有的魔杖木材,可以赋予魔杖非常奇特的力量,拥有他们的巫师往往极有威望。而独角兽毛则青睐善良,正直的巫师。

    文中提到纳威的父亲非常具有天赋,在魔咒学方面很有研究,他的魔杖很难是契合纳威的,但他们两人性格的内核却有些相似,勇敢,善良。

    所以我认为,纳威使用他父亲的魔杖是部分不契合的。

    3.关于纳威的天赋,虽然在前面一直是负面的笨,移动天灾,魔药课毁灭者,但在第五部之后,尤其是闯入与魔法部之后,有着明显的进步,而在第七部也证明了他的领导力和才能,尤其是在最后,是由他负责看守城堡的大门,对抗怪物大军的。

    我更倾向于之前的纳威一直是受压抑的,被外界贬低,自我怀疑,觉得配不上父亲的魔杖,配不上隆巴顿的姓氏,陷入恶性循环。

    从第一部和第五部拜访韦斯莱先生时,可以看出纳威实际上是非常敏感的。他需要的不是同情或是怜悯,而是被正常的对待和重视。

    顺便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