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神普及计划 > 第十五章在意孩子是不是你的就是最大的直男癌
    隔壁老王姓王名从心,人如其名怂的一批。是一个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死宅。

    只不过与那些初级的屌丝肥宅不同,老王是高级死宅。

    身高1米8,长相…大学时期被誉为校草的人物,现在也是要比一些什么小鲜肉好看不少。

    再加上家里有着一整套小区,这条件妥妥的高富帅。

    按理来说应该有着很多妹子追的才对。

    可老王的性格实在是太怂了,怂到让人无话可说的地步。

    与男人之间还好,要是臭味相同能够射到一块。

    可对于那些女生……

    阴眼沈泪的那个病叫什么来着?

    异性恐惧症,对!

    老王就是患有异性恐惧症,与女生对视都会脸红,说话……这个舟逸还记得有一次与老王还有老王他姐一起去看电影,一小姑娘叫了老王一声哥哥,结果老王就激动的昏了过去,差一点就猝死了。

    因为没有朋友,再加上异性恐惧症的原因,老王整个人开始沉浸在小说与二次元当中。

    再加上家里不差钱,各种小说动漫的资源堆满了老王的房间。

    之后老王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自己写起了网络小说。

    整日里不出门,宅在家里,是一个标准的死宅。

    死的不能再死了。

    如今这位死宅竟走出了家门,真是奇迹。

    看着自进入病房就低着头的老王,舟逸眼神闪烁,有了一个不错想法。

    王从心根本就不知道舟逸已经将注意打在了他的身上。

    此时他相当的紧张啊!肾上腺素直窜脑门,把他的脸都憋红。

    原本他是听说了舟逸出事,作为他为数不多的朋友,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所以想来看看,结果在病房外面遇到了一位警察小姐姐(李梦洁),这把他紧张的啊!

    要不是想看看舟逸情况如何,他早就呆不下去了。

    如今,有着李梦洁在旁边,紧张的他连句话都不敢说。

    李梦洁倒没有在意紧张的王从心,进来发现舟逸已经苏醒后松了一口气,然后来到床边说道。

    “你醒了,刚好我有着事情要跟你说,是关乎你的审判。”

    李梦洁的话将舟逸从幻想当中拉回现实,下意识问道。

    “什么事?”

    王从心屏住呼吸,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梦洁没有马上回答舟逸的询问,而是从口袋当中掏出一个手机来。

    现在后面的王从心见她掏出的手机惊呼一声。

    “小猪佩奇!”

    舟逸“………”

    可不是嘛!李梦洁的手机壳上正是一只小猪佩奇,还挺有童心的吗?

    李梦洁这边刚刚打开手机,听到身后的惊呼整个脸都黑了下来。

    小猪佩奇怎么了?这是关注的重点吗?

    还有你是谁?

    转身,眼神不善的看向捂着嘴,脸色憋的通红的王从心。

    好一会,才是问道。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没事吧?”

    “咳咳咳!警察小姐姐他没事,你不是有事要告诉我吗?说吧。”

    王从心这边正紧张着,不知道是该昏迷还是昏迷呢,听到舟逸的话瞬间抓住了救命稻草,连连点头,细若蚊声的说道。

    “我…我没事。”

    原谅李梦洁小姐姐是个普通人,真心没听到他说的是什么。

    不过也无所谓了,她来这里是通知舟逸。

    打开手机,然后找到了今天的头条新闻,将手机递给了舟逸说道。

    “恭喜你你你火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网上都是你的事情,并且还有你当初的视频。

    本来按照程序,你涉嫌故意杀人很有可能被判无期的。

    可如今艾斯托洛夫斯基都视屏引起了民愤,你做的又被高度赞扬,民众强烈要求我们不能冤枉英雄。

    并且这件事还在网上不停发酵,我们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这事已经引起了上面的注意,根据民意再加上你有自首情节。

    你的处罚很有可能是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甚至只是罚一点款………”

    舟逸听着李梦洁的讲述,再结合新闻头条的内容,已经明白了一个大概。

    当初那个什么奥斯特洛夫斯基在殴打环卫工的时候就围聚了一圈吃瓜群众。

    这群吃瓜群众当时是在看热闹,其中不乏在拍照录像,等待以后发个朋友圈,再站在道义的至高点上,义愤填膺的指责异族欺辱自己的同胞,周围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最后收获别人的点赞与认同,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可他们没想到竟真的有人站出来,并且一jue将异族踹死。

    “青年小伙见一hui人殴打环卫工人,路见不平一jue踹出致使hui人死亡,等待他的是什么?”

    “临城出现如此一幕,见义勇为反被判刑?”

    “见义勇为到底是对还是错?”

    “hui人大爷在国内的特殊地位。”

    “………”

    如此标题,怎么能不火?

    所以舟逸火了,他这件事的性质也是在无数网民的讨论下变了性质。

    当然,其中不乏有心人的推动。

    舟逸看完新闻一阵无语,这新闻也太偏袒他了吧?

    简直就把他说成了见义勇为,勇于站出来的五好青年,把他那一jue与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死说成了意外。

    甚至还离谱的分析成因为对方太过放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直接将其弄死了。

    可怜奥斯特洛夫斯基,死了还要被骂被诅咒。

    收回目光,舟逸抬头看向李梦洁,无语说道。

    “这些人不是扯犊子吗?我哪有那么好?”

    李梦洁“………”

    王从心“………”

    “还有,评论的这些人也太不地道了,那个什么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死他们还骂(说什么死的太干脆,太痛快),就差拉出来鞭尸了。

    这…不应该是我们的待客之道啊!

    不过,我支持他们,一jue踹死太便宜那孙子了。”

    李梦洁忍不住扶额,对于舟逸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是艾斯托洛夫斯基,还有你的想法最好不要对除了我之外的人说,尤其是媒体。

    现在你的事情已经闹大,要是传出什么种…猪歧视的消息,很有可能引起两国纠纷。

    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告诉你这点。

    什么都别做,更别说,老实呆在这里。”

    舟逸被李梦洁说的吓了一跳。

    两国纠纷,不至于吧?

    种…猪…歧视只是他这个三观不正产物才有的,怎么能连累到国家。

    不行!他不能这么自私。

    只是,什么的不做也不说的话还能不能进去,能不能与那群有才说话又好听的家伙作朋友。

    弱弱问道。

    “那…我还有无期吗?”

    李梦洁翻了一个白眼。

    “活着不好吗?为什么非要作死?”

    “好了,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告诉你这件事,记着别露馅。”

    说完,李梦瑶拿回舟逸手中的手机,转身朝外走去。

    在与王从心擦肩而过的时候有着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

    这人是不是有病?进来之后一言不发,很可疑。

    看来等回去之后又有工作了。

    目送李梦洁走出病房,舟逸才是看向王从心,笑道。

    “人走了,别憋了,万一再憋出个病来。”

    听到他这话,一旁一只低头站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王从心如同泄了气的气球,整个人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大口喘着气。

    “呼,那娘们……”

    “吱”的一声,刚刚关闭的房门又是被人推开,李梦洁的声音响起。

    “你们刚刚说什么?”

    王从心只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有力的手掌给狠狠捏住,整个人都无法喘息。

    这是要死了吗?

    舟逸见到这情况忍不住笑道。

    “没什么,就是我这朋友说他前女友脑子有病呢。”

    王从心大脑一阵当机。

    女朋友,他啥时候有女朋友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只是他不敢反驳,她连与李梦洁说话的语气都没有,就更别说解释了。

    只希望舟逸能够将其摆平,不要将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李梦洁原本是要走的,只是刚刚出门就想到了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舟逸。

    这边推门,就听到了王从心所说的话。

    她又不傻,自然明白对方所说的那个娘们就是她了。

    话说她还是一个刚满23的的小姑娘,并且长的非常漂亮。

    结果这被人叫做娘们,着实有些生气了。

    听到舟逸还在敷衍自己,也是双手抱胸,问道。

    “哦?脑子有病这可不是小事,若是不治疗的话很有可能走上犯罪的道路。”

    王从心紧张的一批,同时心中也是鄙视李梦洁。

    明明是在骗她,结果还真相信了,这傻娘们儿。

    而舟逸则是无语。

    他比老王稍微聪明了那么一丢丢,知道李梦洁那是在嘲讽他呢。

    耸了耸肩。

    “我说的有毛病并不是你理解的那种,而是三观不正。”

    “三观不正,跟你一样吗?”

    这花李梦洁是脱口而出的,意识到不对后连忙话音一转。

    “三观不正,怎么三观不正了?”

    舟逸再次再次耸肩,看了一眼低着头,脸色再次涨红的王从心。

    “三观不正?我比它差远了,毕竟那娘们儿可是说过‘在意孩子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就是最大的直男癌’。”

    王从心猛地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舟逸。

    这…这…这篇故事的能力也太牛逼了。

    李梦洁“………”

    如果舟逸说的是真的话,那那个娘们确实三观不正。

    等等,她怎么会想娘们?

    被舟逸给带偏了。

    “好了,我不管你们是前女友还是现女友的,还有一件事情要通知你。

    因为你看守所当中无故昏迷的事情传了出去,一些有些人猜测是我们对你动手了,下午的时候会有一些记者来采访你,需要你澄清一下这件事。

    提前通知你一下,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最重要的一点,千万别把你心中的真实想法说出去,明白吗?”

    舟逸看到旁边的王从心脸色红的有些发紫起来,着实担心再过一会儿这哥们就有可能憋死,连连点头。

    “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了。”

    “咔嚓”一声房门再次关闭,王从心长舒一口气。

    扭头看了一眼后面,确定已经离开后才是小声道。

    “吓死了个人。”

    舟逸有些好笑。

    “这还不是你在背后说人家坏话的原因?

    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

    不知道你这次来要干什么?专程来看我的?”

    王从心擦了一把额头上因为紧张憋出来的汗水,点头道。

    “嗯,听小区里的人说你犯事被抓起来了,就来看看到底怎么样了?

    到警局后听说那人死了,可把我给紧张坏了,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没想到你小子运气这么好。”

    舟逸笑笑,对于那hui人大兄弟的事情懒得多说,转而问道。

    “你姐知道这件事吗?”

    王从心这边,脸上的红晕刚刚消退下来,听到舟逸的话后又是把脸憋得通红。

    站起身来,伸手怒指着舟逸,故意压低声音喊道。

    “舟逸,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当我姐夫。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舟逸“………”

    “孩子别傻了,就你姐那样的,你觉得我能看得上?”

    王从心低头陷入沉思,然后极为赞同的点头,又是坐了下来。

    “你说的也对。”

    舟逸“………”

    确定是亲姐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