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神普及计划 > 第十三章我要把牢底坐穿
    又是免费体验了一遍穿越世界后,舟逸回到了现实,他所在的那个世界。

    出现在了临城警局的审讯室当中,他依旧坐在审讯的位置上。

    对面警察叔叔正严肃的看着他。

    回来之前他就曾询问过主神,现实世界的时间在他穿越这几天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结果得到了肯定回答。

    在他被主神带走的那一刻起,这个世界的时间就是被静止了下来,之后也会如此。

    所以,他这突然消失好几天的时间,如今又突然回来,是没有丝毫的担心。

    “警察叔叔,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坐在舟逸对面的那名男警察刚准备发火的,结果听到他这话后微微一愣。

    好巧,又见面了,他们之前有见过面吗?

    见其愣住舟逸不觉好笑,这警察叔叔还真是挺可爱的。

    警察叔叔愣住,警察小姐姐可是没有。

    手中握着的笔敲了敲桌子,好听的声音响起。

    “喂,这作着笔录呢!”

    舟逸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我知道啊,警察姐姐。”

    警察叔叔这边刚回过神来就听到了听这一声警察姐姐,结果好悬被气出一口老血。

    叫她警察叔叔他可以理解成教育的原因,可着叫他搭档警察姐姐,他们两个明明是同龄的好不好?

    他感觉舟逸在耍他,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起身准备说些什么,审讯室房门便是被人。敲响。

    警察叔叔没有任何意义眼神当中的一个很明显的角色等着。李泽在他房间然后咧嘴,露出一口灿烂的大白牙的。

    “哼!”

    警察叔叔冷哼一声,然后也不再理会舟逸,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打开房门,这警察叔叔的怒气值瞬间清零。

    先是敬了一个礼,然后敬问道。

    “局长,您怎么亲自来了?”

    舟逸在这警察叔叔开门的时候也是看了过去,当看到门口的两人后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一个同样穿着警服的,应该是警察叔叔口中的局长。

    而另一个,则是他亲爹的助理。

    这里需要说一下他与他亲爹还有亲妈的关系。

    不是很好,甚至是相当恶劣。

    恶劣到什么程度呢?就差相互动手了。

    至于起因?还要从他第一次死而复生说起。

    那时他亲爹还不是临城首富,只是一普通工厂的普通员工。

    那时舟逸生了病,大病,花光了家里的大半积蓄。

    到了最后他亲爹亲妈实在撑不下去了,选择放弃他这个儿子。

    就那么将他给抛弃在了医院当中,任由他自生自灭。

    他确实是死了,但又是复活了过来。

    复活之后,他就发誓不再与对方有任何关系。

    复活之后,他被医院打扫卫生的一对夫妻带回了家中,成为这对夫妻的养子。

    再后来在他十岁的时候,他的亲爹创业成功,成为了临城当中有名的富豪。

    又是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了他还活着的消息,又想来认他这个亲儿子。

    舟逸当然没有同意。

    如此就过了这些年,他亲爹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逐渐从富豪成为了临城首富,身价达到了上百亿。

    这些年来为了能让舟逸原谅,做的那些弥补……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看着那位可爱的警察叔叔慢慢关上这审讯室的房门,舟逸知道自己接下来六会没事。

    只是他不想领亲爹的人情,不想欠对方任何东西。

    深吸一口气,然后看向从头到尾就一直低头,做着口供的警察小姐姐,说道。

    “警察小姐姐,我承认,我招,我什么都说,我有严重的种…猪…歧视,之前的事情也不是无意,你们抓我吧,关多久都可以。最好给我来个无期啥的。”

    那个警察小姐姐原本是在检查她为舟逸所做的这些笔录,结果听到这话…不由抬起头来。

    对方抬头,舟逸也是看清了对方的面貌。

    之前警察小姐姐一直低着头,舟逸没有看到。

    如今一看,这小姐姐长得还真漂亮啊。

    嗯,舟逸文科不是多好,所以也找不出多好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位警察小姐姐长相。

    总之一句话,很漂亮,很符合大众的审美,关键一点,小姐姐有着一股气质。

    相貌很美,身材很好,再加上这股气质,九成六男人心中的女神。

    只可惜没有长成二次元人物那样,不是舟逸喜欢的类型。

    “故意,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舟逸点头,认真且严肃的回道。

    “我知道!”

    坐在他对面的李梦洁放下了手中的笔,紧盯着他再次问道。

    “你知道你这么说会有什么后果吗?故意杀人案我国律法需处死刑,或无期。

    哪怕你属于自首,也将会有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额……

    舟逸刚开始听到死刑后着实被吓了一跳,他目前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要是被判死刑岂不是直接凉凉。

    好在后面还有无期与有期。

    他这种生在红旗下,长在新华夏的三好青年,自然是要配合警察叔叔门的调查了。

    不求其他,给来个无期啥的就可以了。

    “咳咳,警察小姐姐,我这是自首啊!”

    李梦洁翻了一个白眼,当警察这么多么(0.5年),她还真是头一次见舟逸这种,脑回路真是清奇。

    难道没听过“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吗?

    “犯罪嫌疑人舟逸………”

    舟逸听到李梦洁这话当即手举高高,出言将其接下来的话打断。

    “警察小姐姐,是凶手!凶手哦!”

    李梦洁刚刚拿起的笔又是放下,看着舟逸问出了一句职业之外的话。

    “为什么如此作死?”

    好熟悉的话,好像从哪里听过哎!

    能回答是想吗?会不会被当成“右”边的人?

    舟逸压下那个想要继续作下去的念头,依旧高举着双手,一副宝宝很乖的样子。

    “警察小姐姐,身为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犯了错那有逃避的道理?”

    说着微微停顿,然后理所当然的道。

    “做了就是做了,种…猪…歧视就是种…猪…歧视,一群hui鬼在我天朝还敢欺负我天朝人,一jue踹si他都是便宜了。”

    李梦洁高看了他一眼,敢说敢做,关键现在还敢,不错。

    “看来你还是个愤青啊?”

    舟逸不好意思的摆手。

    “愤青算不上,顶多是个键盘侠。”

    李梦洁“………”

    这个回答,无懈可击!

    “好吧!凶手舟逸,你确定你是故意杀害受害者艾斯托洛夫斯基的吗?我们这里有监控,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下来。

    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同样也不会冤枉一个坏人,希望你能想清楚再回答。”

    舟逸都无语了,不承认是供认不讳,承认又不相信让他重新说。

    他与这位漂亮的警察小姐姐也没有一腿啊!干嘛这么偏袒啊!

    “警察小姐姐,我都承认了,我因为严重的种…猪…歧视一jue把那个什么司机……”

    “艾斯托洛夫斯基。”

    “对!把那个奥斯特洛夫斯基给踹si我就是故意的。

    人我杀的,钱我拿的,我全都承认全都招。

    我也不求能够宽大处理,只求国家能够判个无期。

    能让我的下半身在忏悔与改过自新当中度过。”

    李梦洁“………”

    她怀疑舟逸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奥斯特洛夫斯基是我辈楷模,苏联著名作家,这点上过初中的都知道,她不相信舟逸不清楚。

    还有不知道是舟逸发音不标准,还是她出现了幻听。

    竟把下半生听成了下半身?

    她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应该不会出现幻听的。

    如此要不是舟逸故意的,要不就是发音不标准,掺杂着当地的方言。

    舟逸说完,见警察小姐姐陷入沉默,好心出言道。

    “警察小姐姐,我都说了,现在是不是要把我抓起来关进监狱呀!”

    李梦洁从胡思乱想当中惊醒过来,猛的摇头。

    她怎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怪舟逸将它给带偏了。

    深吸一口气,看向舟逸再次摇头。

    “抱歉,虽然你说的这些足够将你送进监狱,但在法院还没有宣判之前,我们没有权利那么做。”

    舟逸不了解法律,所以不知道这警察小姐姐说的是真是假,不过想来应该是真的吧。

    不能马上进去与一群有才,说话又好听的家伙们待在一起,真是很可惜呀。

    李梦洁看着露出可惜之色的舟逸,再次深吸一口气。

    这都什么人啊?

    整理了一下所做的笔录,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同时不忘对舟逸嘱咐一句。

    “你先在这里等着,一会儿就会有人来带你离开。”

    …………

    临城公安局橘长办公室当中,送走舟逸亲爹秘书的橘长钱勇进刚准备把李梦洁叫来,告诉对方这案子不用查了。

    但还没有来得及,他的房门便是被敲响,李梦洁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橘长,我有事情要向您汇报,是刚刚那个凶…嗯,是刚刚那个嫌疑人舟逸的。”

    一听关乎舟逸,钱勇进不敢耽搁,喊道。

    “进来。”

    房门打开,李梦洁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李梦洁,钱勇进只感觉一阵头大。

    李梦洁的身份是刚刚毕业的警校大学生,入职也才半年的时间。

    若如此的话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压根不用考虑对方的情绪。

    可这,并不是全部啊!

    除了以上之外还有一点,李梦洁是上面某位大人物的孙女。

    之所以来他们这里,只不过是来历练历练,镀镀金。

    平日里他不敢得罪对方,更是不敢将那些危险的案子交给对方。

    可没想到,他就今天有事没有来,这位姑奶奶就没事找事非要审理舟逸这个案子。

    该如何让对方收手呢?

    他这边犹豫该如何开口的时候,李梦洁在进入之后便是直接说道。

    “橘长,刚刚那件案子又有了新的进展,嫌疑人亲口承认其有着严重的种…猪…歧视,艾斯托洛夫斯基的死亡并不是因为他无意导致,而是刻意为之。”

    钱勇进本来都已经想好该如何劝李梦泽不再插手舟逸的案件了,结果听到这话……

    想要说的那些不知道还该不该说。

    张了张嘴,不确定的问道。

    “对方主动承认,小李你是不是对他动手了?”

    话出口后钱勇进大橘长就想给自己嘴巴来上这么一巴掌。

    他是橘长,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要是被有心人抓住,那不就要唱凉凉。

    李梦洁不清楚他心中的想法,在听到他的话后当即脸色一正。

    “橘长!我们警察,身为执法机构!怎么能对普通公民,哪怕是犯了罪的普通公民动手。”

    钱勇进再怎么说也是一根儿炸了20多年的老油条了,在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后马上变换表情,一脸严肃的样子点了点头。

    “小李你说的很对,国家给予我们的权利是用来抓捕坏人的,而并不是伤害普通人,很不错。

    嗯…既然你没有对舟逸动手,那他为什么会承认?”

    关于这一点李梦洁也是相当无奈,她能说是因为对方作死吗?

    显然不能。

    “具体的目前还尚未可知,不过据他所说是因为良心?”

    良心?

    在这个时代还有良心,这种东西还真是罕见啊。

    钱勇进低头陷入沉思,脑海当中飞速想着办法。

    如何让李梦洁不再插手这件事情,如何在舟逸自己作死的情况下将其给保住。

    良久过后,钱勇进抬起头来,看向站在桌签的李梦洁,严肃道。

    “小李,我怀疑这件事情并没有我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对方主动承认这一切都是自己刻意为止很违背常理,有着很大的可能是对方受到了某种威胁。

    在这一切后面很有可能有着另外的一股犯罪团伙。”

    “是这样吗?”

    李梦洁有些狐疑,那些东西不应该都是电视小说当中才出现的吗?

    难道她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简单了?

    钱勇进见她相信,连忙趁热打铁。

    “以我这20多年的经验,这一切很有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操控。

    必须成立专门调查这件事情的专案组,经验还要在10年以上。

    我不希望在临城当中出现那种明明是无辜,但却迫于威胁承认罪责的事情发生。”

    数十双眼睛看着呢,会是无辜?

    李梦洁感觉牙疼,她也不知道为啥,就是牙疼。

    “橘长,我……”

    钱勇进根本不停,抬手打断她接下来的话。

    “好了,我知道小李你想要加入专案组调查这件事,可你资历终究太少。

    你需要的是多一些磨砺,刚好前几天东郊出了一个失踪的案子,你先去查查看。

    若是能够将其破案,我可以准许你加入专案组。”

    “橘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说现在那个舟逸该怎么办?”

    “先关起来,等到案件真正水落石出的时候再做审判。”

    “那艾斯托洛夫斯基家人那边该怎么办?”

    听到艾斯托洛夫斯基这个名字,钱勇进眼神当中闪过一抹冷坑。

    要不是因为对方,他也不会有这么大的麻烦。

    死了真是便宜对方了。

    “这点小李你放心,受害者国内没有亲人的存在。

    而且据我们了解到的信息,这个艾斯托洛夫斯基很有可能是偷渡而来。”

    “偷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