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十九章 羊皮藏宝图
    冷锋和冷凝雪,以及长老和堂主们,全都凑了过来。

    沈炎却把羊皮卷地图一收,塞回了自己的衣襟之中。

    “财不露白,何况宝藏?这样,藏宝图就先放我这里,明天一早,我们一起来后院寻宝……

    师父,还有各位,你们应该没意见吧?”沈炎说道。

    有几个长老动了动嘴,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们本想说:如果你悄悄带着藏宝图跑了怎么办?

    但有了‘几成熟’堂主的前车之鉴,他们都识趣的闭上了嘴。

    屈服!

    屈服在沈炎的淫威之下!

    沈炎啧啧嘴,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那就这么定了!诸位先回去养精蓄锐,小睡几个时辰,明天一早,在此地集合,共同鉴证奇迹时刻!”沈炎道。

    长老堂主们都走了,冷锋和冷凝雪父女也走了。

    又只剩下了沈炎和他的跟班侯三。

    侯三从小跟班变成了副帮主跟班,但他还是个跟班。

    就像乞丐中的霸主,还是乞丐一样。

    “炎哥,要不你先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侯三说道。

    “守?守什么?”沈炎打了个哈欠说道。

    “当然是守着宝藏,守着这块地了!万一……”

    侯三贼头贼脑的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

    “万一那几个长老和堂主什么的,心中起了贪念,等我们全都走了,偷偷折返回来挖宝怎么办?还是小心为妙。”侯三不放心的说道。

    沈炎哈哈一笑,乐了。

    “三儿,不,侯副帮主,你就安心大胆的睡吧!”沈炎道。

    他早就用神识探查过地下了,那块正方形空间,那个方形的金属盒子,至少在地面下十余米,哪里是轻易能够挖出来的?

    “炎哥,你再喊我什么副帮主的,我可跟你急!三儿,就叫三儿……我就喜欢你这么叫我。”侯三道。

    “贱样!”沈炎又踹了他一脚,笑骂道。

    “炎哥,我还是不太放心啊……”侯三就像突然多了几百两银子的穷人,很是忐忑。

    “滚去睡觉!”

    沈炎哈哈一笑。

    “挖宝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就算现在给你找个挖宝小分队,带着XP,3030,觅宝系列过来,扫上一夜的雷,也定不了位的,放心吧你就!”

    沈炎伸了个懒腰,含糊的说道:“我可困死了,要回房睡觉了,你要守就守着吧,拜拜了您呐……”

    说完,沈炎转身离去,出了后院,只剩下侯三一人。

    侯三犹豫了一下,居然合衣坐在地上,真准备在此处守上一夜了。

    “呜呜……我好惨……好惨啊……喉咙好疼,喘不上气了,难受……好难受……

    侯三……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阵阵阴风,侯三脖子后面,真切的感觉到有‘人’在他后颈吹了口冷风……

    耳边,是陆天星一声声凄厉的哀嚎,忽远忽近,时而远在天边,时而就在侯三耳边……

    “啊啊啊……鬼啊!!!”

    侯三抱起长剑,头也不敢回的逃出了后院。

    风声与陆天星的哀嚎,也随之消失了……静逸如处对象的女子。

    沈炎收了神通,嘿嘿一笑。

    “小样,让你不听我的……什么味道?”

    沈炎抽了抽鼻子,仔细品了品空气中的味道。

    “尼玛!都特么绝世天才了,还这么胆小,居然吓的尿裤子了……不对,怎么还有点屎味?”

    沈炎哑然……

    搞个恶作剧吓唬一下侯三而已,这小子居然吓到大小便失禁,这么胆小怎么行?

    以后,沈炎可以要带他进去修行界的,到时候妖魔鬼怪一大堆,侯三这样可不行啊。

    沈炎已经想好了‘魔鬼试炼计划’,不久的将来,侯三将面临有生以来最恐怖的经历,那是相当无情,相当残忍!

    一夜无话。

    沈炎做了个好梦,梦到和冷凝雪……准确的说,是梦到地球上那个和他朝夕相处的可爱女孩雪儿,与他做了些羞羞的事。

    侯三做了个噩梦,一晚上惊醒了十多次,迷迷糊糊中,突然出现了陆天星的脸,他的脸是没有温度,没有生机,冰冷的铁青色,眼耳口鼻,七窍流血,不听喊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沈炎一觉睡到自然醒,起床洗漱后,喝了白粥,沐浴更衣,还抽空拔了几根白头发……

    当他晃晃悠悠走到后院的时候,发现昨晚在场的所有人都到了,而且看样子已经等了很久。

    沈炎走近一看,被吓了一大跳。

    “卧槽!流夏国什么时候引进了新物种……国宝熊猫?!”

    沈炎都看呆了。

    他记得天元大陆,这方世界,根本就没有大熊猫这个物种好不好!

    “师父,陈长老,马堂主……你们这是怎么啦,眼圈这么黑,就像两只眼睛都挨了几十记王八拳一样!

    师姐,你这眼袋好大,像金鱼的两个泡泡眼,你……好可爱啊。

    三儿,你……你给我死远点,别靠我这么近,一股子屎臭味,昨晚上回去没洗澡,还是今天早上去茅坑里吃了顿米田共五星大餐啊!”

    沈炎捂着鼻子说道。

    “废话!还不赶紧把藏宝图拿出来,一起参详!”冷锋没好气的说道。

    就连陆天星都这么宝贝的东西,一定是重宝无疑了!

    知道了这样的大秘密,而且第二天一早就要挖宝了,这谁还睡得着觉啊?

    冷锋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痒的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爬,天还没亮就起床了。

    他相信,其它人也是一样。这是人之天性使然,除非……某些人不是人。

    “看样子,你倒是睡的安稳……你到底是不是人啊!”冷凝雪说出了父亲心中想说的话。

    “我有时候是人,有时候不是人……尤其是半夜在女人闺房的时候,很多人都说我禽兽,不是人。

    如果师姐是质疑我是不是男人……嘿嘿,今晚我愿到师姐房中,卸甲自证。”

    沈炎很无耻的说道。

    “少废话,赶紧的!”

    冷锋听不下去了。

    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沈炎当着他的面调戏他的小情人,实在过分啊!

    “在这儿呢!”

    沈炎探出羊皮卷藏宝图。

    “应该是在这里……看这个红色标注的小点点。”

    沈炎指着泛黄地图上,除了黄色与黑色,唯一的一个点,犹如朱砂的红色说道。

    “咦?这羊皮卷好像不太对啊!”冷凝雪心细如发,似乎看出了什么。

    “师姐,你骂我流氓可以,但你不能质疑我的人品!我是绝不会为了宝藏,伪造藏宝图,来个偷梁换柱的。”沈炎道。

    “对!炎哥绝不是这种小人。”侯三帮腔道。

    沈炎看着侯三替自己据理力争的样子,心中有些惭愧……早知道,昨晚上就只把你吓尿,不把你吓屎了。

    “雪儿,我相信沈炎的为人,他行事虽时候荒诞,但绝做不出这等龌龊之事。”冷锋也道。

    “爹……”沈炎喊了一句,想要跑去拽着冷锋的胳膊撒娇。

    “滚!”冷锋又开始了‘每天日常练习腿法’,一脚踹在了沈炎屁股上。

    “师父……还是你懂我。”沈炎不情不愿的改口。

    冷凝雪的牙,咬的咯咯作响。

    “爹,我不是这个意思!”冷凝雪解释道:“我只是觉得,这墨迹似乎有些散,有些化开了……昨晚女儿曾在黑夜里,就着月光看过一眼,可要比现在清晰的多。”

    冷锋和几位长老等,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变化。

    他们昨天晚上都看过几眼羊皮卷地图。

    “额……遭了!这羊皮卷我贴身藏好的,晚上在木桶里泡澡的时候,好像忘了脱去随身睡衣了。”沈炎像是突然想起的样子,可脸上却闪过一丝让人莫名其妙的羞涩。

    “你……你洗澡穿什么衣服啊!!!”冷凝雪气不打一处来。

    “还不是怕你偷窥人家嘛。”

    沈炎看了一眼冷凝雪,羞答答说道。

    “你……我割了你的舌头!”

    冷凝雪抽出了长剑,她也开启了‘日常割舌头模式’……

    “这……这看着不像完全被水浸泡的样子,只是部分受潮而已。”一名长老看着羊皮卷地图说道。

    其实,沈炎昨晚真的是贴身放着的,而且放在了裤兜里。

    他本来是没有大清早起床,就沐浴更衣的习惯的,怪就怪昨夜梦中,梦到了师姐……

    沈炎娇羞而心虚的看着地上,发现两只蚂蚁正在玩你上我下的游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