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十七章 师父,你杀人了耶!
    “别你你我我的,输了,就要认命!刚才你不是要杀我们吗?那你应该懂得杀人者,人恒杀之这个道理。”沈炎道。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要杀我?哈哈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潜龙榜第四的‘南陆’陆天星,你们也配杀我?!”陆天星道。

    “别说你是‘南陆’,就算你是‘南帝’今晚也休想活着离开鱼龙帮!

    若今天让你离去,你肯定会带人前来报复,夺走宝藏,再杀人灭口,我猜的没错吧?”沈炎道。

    陆天星不说话,眼中全是狠厉之色,看来沈炎猜的没错。

    “这地下的宝藏,一定非同小可,而你又是极度贪婪之人,所以,无论是神秀山庄的钟神秀,还是你的朋友和家人,你都绝不会告诉他们,因为你想独吞这个宝藏!

    所以,知道这个秘密的,除了我们,就只有你一个!现在杀了你,就是一了百了……因为,即便发善心,放过你一马,事后你也会先来杀我们灭口,不会让我们透露这个秘密的!”

    沈炎分析的十分有道理。

    “你有没有想过,杀了我会有什么后果?钟神秀,还有很多人知道我在鱼龙帮,这些时日,我在街面上闲逛,肯定有不少江湖上的朋友见过的,一旦我被杀或失踪,我家里一定会查到樊城,查到鱼龙帮的!

    你们以为,陆家是吃素的?我父亲陆东升,知道是谁吗?嘿嘿……站稳了,他是天龙榜第九强者!”陆天星无比骄傲的说道。

    “又是个卖家世的,别说你爹是天龙榜第九,就算你爹叫李刚,今天也必须死!”沈炎道。

    可冷锋和一众长老、堂主的表情却有些不对劲了。

    天龙榜第九!

    绝对的强者啊!

    “帮主,这可万万杀不得啊!!”

    “对对!不能杀,绝对不能杀!!”

    有两名长老连声说道。

    “可沈炎说的也有道理,放了就等于放虎归山!”

    “不错,放了他,我们鱼龙帮肯定会遭受报复!”

    几名堂主说道。

    这下,冷锋为难了。

    杀不得也放不得,当真是进退两难啊。

    “要不找个秘密的地方关起来?”

    冷凝雪提出了看起来十分合理,也是唯一最好的选择。

    不能放也不能杀,那就……囚!

    “善!”

    一众长老、堂主,甚至连冷锋都很满意这个办法。

    沈炎心中叹息:关起来,那只是暂缓而已,不是真正解决的办法。

    真正解决解决之法,只有一个,快刀斩乱麻……杀!

    夜长,梦多!

    只有死人,才不会节外生枝!

    至于陆家的报复,天龙榜第九,陆天星父亲陆东升的怒火……

    呵,呵呵……

    沈炎根本不在乎!

    当然,想要杀陆天星,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沈炎想要他死。

    ——敢对冷凝雪有非分之想,敢拥有一张和沈炎差不多英俊的脸……

    陆天星,你丫必须死!

    “现在放了我还来得及,我陆天星以人格担保,得到宝藏后,绝不为难诸位鱼龙帮的朋友,说不定还会分一杯羹……啊啊……”

    还不等陆天星说完,沈炎像是脚下一个趔趄,看似很狼狈的往前一撞,无巧不巧的撞在了冷锋架在陆天星脖颈,长剑的剑柄上。

    长剑轻轻一抹,剑锋划过陆天星的咽喉……

    嘶……

    陆天星听到了阵阵嘶嘶声,那是鲜血从咽喉如泉水喷涌而出的声音。

    他听过很多次,每次都是他的长剑,划破别人的咽喉,可这次,他听到的却是自己咽喉喷血的声音。

    陆天星缓缓倒了下去。

    他看到了天空中的月亮。

    月亮是红色的。

    他看到了漫天繁星,星星也是血红色的。

    听说,人在将死之时,看到的东西全部都会变成红色。

    原来……这是真的。

    什么显赫家世,什么天龙榜高手的父亲,什么潜龙榜第四的天才……

    在生死之前,全部都轻如鸿毛,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啊……

    可惜自己懂的太晚了!

    天空,好红……

    就像母亲的红披风,侍女华华的红肚兜,好美,好美……

    “这……这这这……”

    冷锋看着手中染血的长剑,有种想活剥了沈炎的冲动。

    “哇!师父,你杀人了耶!”

    沈炎砸着嘴,一脸欠揍的表情说道。

    “这……”

    冷锋本是杀伐果决的狠人。

    能一手建立鱼龙帮,就知他绝不是一个优柔寡断,妇人之仁的人。

    可是,现在毕竟杀的是陆天星!

    陆家少主,潜龙榜第四的天才,更有一个天龙榜第九的老子。

    这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啊!

    “师父,你真的杀人了……流夏国律法森严,杀人是要偿命的,要不,你还是去云梦泽躲一躲,避避风头吧,这鱼龙帮,还有师姐,就交给我好了。”沈炎咧着嘴,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你个兔崽子!”

    冷锋是真的欲哭无泪。

    都这时候了,沈炎这个惹祸精还在这儿说风凉话,拿自己开涮呢!

    不过,云梦泽……虽是下下之策,也不失为一条退路。

    “师父啊,你想什么呢,真还想躲进云梦泽,搭个茅草屋做野人啊。”沈炎撇嘴道。

    “完了完了,这回真的完了,我鱼龙帮大难临头了!这陆家可是南晋国第一大势力,家族延续数百年而不倒,连国主都要供着陆家……我们杀了陆家最有天赋的少主,这下全完了!”

    一名堂主居然坐在地上,像孩童般哭嚎起来,丝毫不顾自己堂主的身份了。

    陆天星可是陆家年轻一辈的天才,甚至是下一任家主最有力的争夺者,排第一序列的存在。

    “马堂主,你怎么婆婆妈妈,跟沙师弟似的。照你这么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分行李散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师父,大师兄……啊呸,师父,师姐,这事你们听我的!”沈炎道。

    冷锋也没心思问沈炎,后者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姓沙的师弟,自己什么时候又新收了一个姓沙的徒弟。

    冷锋沉声说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师父,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从长计议啊!”

    沈炎捂着脑袋,很头疼的样子。

    “那你说怎么办?”冷凝雪问道。

    “能怎么办?赶紧毁尸灭迹啊!!!”沈炎说道:“陆家就算有线索指向鱼龙帮,但他们找不到陆天星的尸体,就是死无对证,或许鱼龙帮还能有一线生机。”

    在冷锋的安排下,几名亲信抬走了陆天星的尸首,秘密‘处理’去了。

    毕竟是江湖帮派,总有些见不到人的勾当,杀个人越个货之类的,也是常有的事。

    ——杀人灭口,毁尸灭迹,这几名亲信是熟手,比较有经验。

    “小兔崽子,看你做的好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跌倒,撞在我剑柄上的……你小子,借刀杀人,还让我给你背黑锅,坑到师父头上来了!!!”

    冷锋可是老江湖了,这点小把戏,自然瞒不过他。

    “此事,事关重大,关系到整个鱼龙帮的生死存亡……”

    冷锋看了一眼抬着尸体刚走出后院的亲信,又扫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一众长老和堂主,尤其是那位被吓破了胆的马堂主,压低了声音,悄悄在沈炎耳边说道:“要不要……”

    “嘶……师父,在徒儿心目中,您可是又讲义气,又重感情的江湖豪侠,没想到啊没想到,万万没想到,您居然要将自己的亲信随从,杀了灭口……”沈炎低低说道。

    “咳咳咳……为师……师父我开个玩笑的,这气氛太压抑了嘛。”冷锋干咳了两声,收起了眼中的杀意。

    “都给我听着……尤其是你,马堂主!今晚之时,谁要是说漏了嘴,我冷锋亲手点了他的天灯!”冷锋道。

    一众长老堂主,全都噤若寒蝉,尤其是马堂主,吓的连放了两个响屁。

    冷锋近些年很少亲自动手了,可这些都是鱼龙帮的老人了,跟随冷锋多年,当年冷锋的狠辣,手段之凶残,他们可都是见过的。

    接着,冷锋和鱼龙帮的高层,全都围上了侯三。

    一剑!

    对拼了一剑,就将潜龙榜第四,‘东王西萧,南陆北陈,中神通’中的南晋陆天星打败,令对方断剑重伤,这么说来,侯三的实力,绝对在陆天星之上,还高出一大截。

    听说,除了中神通之称,潜龙榜公认的第一天才符神通,前五之中,其余四人,实力相差不大,都在伯仲之间,所以除了符神通,剩余四人谁都不服谁。

    那也就是说,侯三已经是和符神通一个层次的年轻天才强者了?

    这……怎么可能?

    冷锋等人,脑袋都是嗡嗡的,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侯三则用沈炎早就教过他的一套说辞,蒙混了过去。

    什么小时候在河边玩耍,晚上看到一只金色大乌龟,对着月亮吐出了一枚红色珠子,吸收日月精华时,被侯三惊扰,一下潜水,只留下了那枚红色内丹,落在河边。

    侯三顽皮,将内丹吃了下去,肚子疼了三天三夜,之后就感觉浑身燥热,力大无穷……

    上山砍柴的时候,又在某个山洞里,遇到一个只剩骨架的老人,身前放着一本叫‘独孤九剑’的剑谱,这些年,侯三一直在暗中,偷偷刻苦练习……

    总之,他将自己描述成了奇遇连连,有主角光环附体的男主角。

    侯三口沫横飞,听的一众长老和堂主时而惊呼,时而屏住呼吸,时而呼吸急促,激动的脸红心跳……就像看到了仙女下凡,还给自己做些服务一般。

    沈炎的嘴角不停抽搐,就像得了羊癫疯。

    他忍的真的很辛苦!

    侯三阿侯三,你特么不去说书真是可惜了,去德云社连小岳岳都只能给你当捧哏的!

    “侯三,以后你就是我鱼龙帮的副帮主了!”冷锋突然说道。

    沈炎吓了一跳。

    尼玛,这就上位了?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长老堂主们很服气,纷纷恭贺侯三。

    “兔崽子,还不来恭喜侯副帮主?!”冷锋瞪了沈炎一眼。

    “恭喜!”沈炎这恭喜二字,已经不能用敷衍来形容了,带着十分明显的揶揄和嘲讽。

    “别别别,炎哥……”侯三窘迫的抓耳挠腮。

    “侯副帮主,以后您可要改口了,不能再喊沈炎为炎哥了,我鱼龙帮是讲究尊卑的!”一名堂主讨好的对侯三说道。

    这家伙,以前欺负侯三最狠的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