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四章 敌袭!
    “再多说一句,我绞了你的舌头,让你一辈子不能说话!”冷凝雪冷冷说道。

    “一日夫妻百日恩,一日师姐三世缘......嗯,这个日字,果真妙不可言。”沈炎道。

    ‘呛!’

    长剑离鞘,冷凝雪掐了个剑诀,目光冷冽如冰霜。

    ——杀了这小子,爹一定会伤心。绞了他舌头,顶多被爹责骂几句。以后,自己的耳根便可以清静了。

    快刀斩乱麻,一劳永逸!

    冷凝雪已下定了决心,先割了沈炎的舌头再说。

    “师父......”

    沈炎突然朝冷凝雪的身后,喊了一句。

    正欲出剑的冷凝雪,气息一窒,忙收剑入鞘,转过身去,却哪里有父亲冷锋的身影?

    “......不在这里。”

    在冷凝雪收剑转身之际,沈炎已逃到了三丈之外,躲在了侯三的身后,这才拖长了调子说道。

    师父......不在这里。

    这特么不是废话嘛!不在你还说!那一声师父还喊那么大声,拖那么长的调调!

    “三儿,你看师姐身后那人,瞧见没有,就是那个驼背......对,就他,你看他的背影,好像一条狗喔。”沈炎故意说道。

    他在观察冷凝雪的反应,可她......毫无反应,沈炎好一阵失望。

    此刻,冷凝雪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却见远处一阵喧闹,一名大夫在众人簇拥下,来到了柳四海倒地之处。

    “刘神医,你可来了,我家柳老板被雷劈了,你赶紧瞅瞅,还能治不?”醉仙楼重金聘请的老掌柜说道。

    这名文士打扮,被称作‘刘神医’的中年人,看着地上已经成了一截焦炭的柳四海,愣了半晌,迟迟未有施救动作。

    “刘神医......”酒楼掌柜催促。

    刘神医:“荒谬......这都熟了!”

    说完,刘神医一甩衣袖,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虽医术超群,可医治的都是不死病,让他把一个已经‘熟了’的人形生物救活,不去阎王那里修炼几年,是绝做不到的。

    “回去!”冷凝雪冷冷说道。

    ......

    不到半日,醉仙楼老板柳四海,被雷连霹五次,活活烤熟的消息,传遍了整座樊城。

    据说,有一名少年,极为毒舌,柳四海就是被他咒成这样的。

    其实,沈炎还没到‘言出法随’的境界,他藏在袖中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偷偷捏了个‘雷神诀’而已。

    ......

    回到鱼龙帮,冷凝雪自是免不了要在父亲面前,痛斥沈炎的荒诞行径。

    鱼龙帮的确是做暗门生意的,酒肆青楼,接手红货买卖,可吃白食这等上不了台面的事,是绝对引以为耻的。

    “爹!若不按帮规惩处,以后还如何服众?”冷凝雪说道。

    沈炎脑海里,顿时响起了一个旋律——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

    “师父!仅几个时辰不见,您又帅了。”沈炎腆着脸说道。

    鱼龙帮帮主——冷锋。

    一个容貌普通、身材普通,感觉整个人都很普通的中年汉子,只是一双眼睛,出奇的明亮,犹如晌午的太阳,让人不敢逼视。

    冷锋笑着斥骂道:“你小子,少跟我来这套......这种吃白食还诅咒老板的事,下不为例啊!”

    说完,冷锋还朝沈炎挤了挤眼睛。

    “好嘞,师父!”沈炎道。

    “爹!”冷凝雪气的直跺脚。

    她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爹的亲生女儿了。

    感觉沈炎才像是爹的儿子,处处维护,处处庇佑,总之是各种护短。

    “咳咳......沈炎,你去醉仙楼吃白食,坏了我鱼龙帮的名声,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罚你......晚上不准吃肉!”冷锋一本正经的说道。

    “呜呜,师父啊,这个惩罚也太重了吧,一顿不吃肉,就算我能忍,我肚子里的馋虫怕是会饿死的。”沈炎夸张的哭诉。

    ‘嗝......’

    沈炎一不小心,打了个饱嗝,酒气肉味,瞬间飘散——中午吃太油腻了,晚上他还真不想吃荤的,只想喝碗白粥,解解油腻。

    他和师父冷锋偷偷交换了一个眼神,双方心照不宣,心领神会。

    “哭也没用!晚上不准吃肉......这处罚虽重了些,但为师也是为了你好,望你莫要记恨为师。”冷锋满脸大义灭亲的公正表情。

    “记恨,我肯定记恨......哎,算了,师父也是为了鱼龙帮的名誉,我再考虑一下,要不要记恨吧。”沈炎道。

    “你们......你们!!!”

    冷凝雪看了看沈炎,又看了看和他穿一条裤子的父亲冷锋,肺都快气炸了,一咬牙一跺脚,跑了。

    ——哪有这样的亲爹,合着外人欺负自己的亲生女儿,太气人了!

    ......

    醉仙楼的‘柳老板被天雷烤熟事件’半个月后。

    这日,沈炎站在楼台高处,看着师姐冷凝雪在院子里练剑。

    身影飘忽,剑花满院。

    好剑法!

    “大小姐的剑法好厉害,我要是也能学会这么厉害的剑法就好了。”

    沈炎的忠实狗腿子侯三,下巴撑在木栏杆上,无比羡慕的说道。

    “这剑法很厉害吗?”沈炎问。

    “不厉害吗?”侯三反问。

    “你想学比这更厉害的剑法吗?”沈炎道。

    “想!”侯三一脸憧憬。

    “辟邪剑谱,脱胎于葵花宝典......是我‘家乡’流传的一本剑谱,厉害非常。”沈炎道。

    “真的假的?!”侯三瞪大了眼睛看着沈炎,就像一个好奇宝宝。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沈炎道:“只是,练这门剑法,有一个前提条件......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欲练此剑,必先自贱。”

    “自宫?自贱?那是什么?”侯三不解。

    沈炎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胯间,旋即一脸坏笑,右手做了个来回切割的动作。

    侯三吓的一哆嗦,两股颤颤,忙夹紧了双腿,咽了口唾沫说道:“哪有这么下流又狠毒的剑法,这不是让人做太监吗?!”

    “所以啊,我到现在依然成不了高手剑客。舍不下腿间二两肉,就别想着一统江湖。”沈炎打趣道。

    “炎哥,我可没有二两那么威武……”侯三腼腆说道。

    沈炎:“咳咳......牙签也有牙签的好处,别自卑。”

    “炎哥,快看!”

    就在这时,侯三惊恐的一指院墙。

    人影翻飞,五道人影,已跃入三丈高的院墙之内,接着又有几道人影,相继跃入院内。

    “哇!好厉害!这就是传闻中可以高来高去,飞檐走壁,来去无踪的轻功吗?!”侯三羡慕的说道。

    “对!采花大盗之标配!”沈炎道:“知道为什么采花贼的轻功都很了得吗?”

    “不知。”侯三摇了摇头。

    “因为他们时常采花,时常掏空自己……身体掏空了,自然身轻如燕。”沈炎的见解十分独到。

    “哇!那个黑衣服的老大娘,飞的好高!”侯三惊叹连连。

    “离地区区三五丈,这也能叫飞?顶多就是跳的比普通人高一些罢了!你小子,一惊一乍的,当真没见过世面!”沈炎鄙夷道。

    “小子,你说什么?”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毫无声息的在二人身后响起。

    却是一名红衣美妇,身材火辣,手中一条乌黑的钢鞭,犹如灵蛇一般。

    此美妇眼神狂野,似魅惑又似狠毒,想必是反复无常的邪派中人。

    侯三哎呦一声,吓的腿都软了,要不是身后有木栏杆支撑,早就瘫坐在地上了。

    “瞧瞧!瞧瞧!三儿,我说什么来着?谁说反派就没有漂亮小姐姐的?看看这位,成熟中不失纯真,狂野又魅惑,简直是万千宅男心目中的女神,左手自嗨的幻想必备啊!

    那啥……漂亮姐姐,你有二十岁了吗?我看着像十八!”沈炎道。

    “咯咯咯……”

    三十岁左右的红衣成熟美妇,一阵咯咯媚笑,媚眼如丝,接连向沈炎抛媚眼儿,就像一条美女蛇,在盯着一只可口小白鼠。

    “想不到这小小的鱼龙帮内,还有你这么个讨人欢喜的可人儿,这小嘴甜的,一口一个小姐姐,把老娘的心都快叫的融化了。”美妇道。

    “老?您哪里老了,您可一点都不老,正如一朵牡丹,盛放最艳丽的时候。”沈炎道。

    侯三呆呆看着沈炎,一脸崇敬之色,对‘炎哥’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黄河泛滥……泛滥到有点反胃,想吐。

    这么不要脸的无耻恭维都能说得出口。

    呕……

    “咯咯咯……”

    身材丰腴有料的美妇,又是一阵媚笑。

    “看在你小嘴这么甜的份上,一会儿我就给你留个全尸了……记住了,小子!杀你的人,是神鞭门的胡三娘。”漂亮妇人说道。

    “别杀我!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会卖萌会暖床,别看我年纪小,有些地方可不小……你就别杀我了,把我带回去做个面首小奶狗,成不?”沈炎道。

    胡三娘道:“你这小嘴倒是又甜又伶俐,可惜不是老娘喜欢的菜,老娘喜欢络腮胡的壮汉,你这种长的好看的小白脸,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老娘一点兴趣都没有!

    只有那种浑身肌肉疙瘩的铁塔巨汉,我这鞭子抽在他们身上,看着他们皮开肉绽,一声声的哀嚎惨叫,才能给我带来愉悦的快感。”

    胡三娘吐出猩红的舌头,眼眸中尽是疯狂欲念。

    “我勒个去,居然还有这么特殊的小癖好……是不是用鞭子抽到他们遍体鳞伤后,还要点上一根蜡烛,让滚烫的蜡烛油,滋滋滋……一滴一滴,慢慢滴在他们的伤口上啊!”沈炎咋舌不已。

    “哇!小弟弟,你还真是我的知音呢,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这次回去,必须去矿上或者铁匠铺,抓个壮汉试试这种新鲜玩法,咯咯咯……”胡三娘又是一连串媚笑。

    ……阿弥陀你个佛,罪过罪过啊……即将受难的壮汉哥哥们,我一时口误,你们可别怪我啊。

    沈炎猛的一拽还在傻乎乎发愣的侯三,喊道:“傻站着干什么?真想感觉一下被抽到皮开肉绽后被滴蜡的美妙感觉吗?靠,跑啊!!!”

    说完,扯着侯三的衣服就往楼下跑。

    “咯咯咯……跑呀,快跑呀,会跑的小老鼠才好玩呢!”胡三娘在二人身后疯狂大笑。

    “疯婆娘!”沈炎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