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五十一章 上苍赐予的神鸡
    一只烤鸡,没多久就全部啃完了,沈炎很没有节操的,把烤鸡的骨头架子,从高空飞行法宝上丢了下去。

    下方,两名绝世剑客正站在峰顶,目光对视了一天一夜,即将出手,突然……从天而降一只烤鸡的架子,一点肉都没有,只剩下连在一起的骨头。

    正掉在了二人的中间!

    “上天这是在暗示我二人,绝不可动手厮杀!”

    “对!一定是这样!”另一名剑客道。

    “那这只鸡架子……?”

    先前那名剑客走上前去,拿起鸡骨头,闻了闻,又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下,说道:“还是温的,有点咸咸的……马掌门,你也来尝尝!”

    “住口!”马掌门喝道:“这是一副鸡骨架没错,可它不是普通的鸡骨架,而是上天赐予的神鸡骨架……它一定蕴含着上天给予的启示,一旦参悟了其中奥秘,说不定能飞升成仙!”

    “那……那怎么办?”中年剑客将鸡骨头从嘴里掏了出来。

    “亏你还是巴山剑客,更是吴家剑冢之主,这还用我教你?把这鸡……不,神鸡的骨架,一人一半分了,拿回家各自闭关参悟,若有所发现,你我可随时互通有无!”马掌门道。

    “善!”吴家剑冢之主,巴山剑客说道。

    “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可以让第三个人知晓……”

    马掌门走上前去,一剑劈出,将神鸡的完整骨架,从中间一分为二。

    “回去后,沐浴焚香,将此神骨,供奉起来,日日夜夜对着它,打坐参悟,应该会有所斩获。”马掌门拎着半边烤鸡的骨架,极为严肃的说道。

    他仰头看天,头顶一片蓝蓝,不见一朵云彩。

    马掌门更笃定了心中猜想——神鸡,这绝对是一只神鸡,说不定还是一只火凤凰,与天龙神兽大战时,血肉被龙炎焚烧,只剩下了骨架……

    就算无法参悟无上妙法,用这神鸡的骨架煲汤喝,也能延年益寿,活到一两百岁啊!

    “马掌门,今日旬阳山巅的一战,谁胜谁负?谁才是西南第一剑,总要给江湖上的朋友一个交代吧?”巴山剑客拎着另外半边骨架说道。

    “交代?交代个俅俅!你要非争这第一剑的虚名,那你就是第一贱好了,西南第一贱,非你莫属。”

    说完,马掌门拎着半边鸡的骨架,偷偷摸摸下了山,回家参悟去了。

    “咦?这鸡爪子后面,还有一丝鸡肉……莫不是神鸡肉?吃了可百病全消,甚至长生不老?”

    巴山剑客脱下长袍,将剩余半边的鸡骨架,小心翼翼包裹了起来,然后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将之收起,如获至宝般偷偷摸摸下了山。

    “这神鸡……真的有点咸。”巴山剑客回味着刚才呡过的味道,口中喃喃自语。

    恐怕沈炎自己都没想到,他吃完烤鸡,随手从飞行法宝上丢掉的烤鸡骨架,在地面上引起了这等波澜,三个血后,更是引发了一场浩大的江湖纷争,武林浩劫,当然这是后话。

    ‘一只烤鸡骨架引发的灭门血案’,全因沈炎而起,可这罪魁祸首,却在飞行法宝上,继续着他的盛宴。

    沈炎丢了烤鸡的骨架,满手油腻的从储物袋中,又掏出了一只卤鹅,一只酱猪蹄……

    更夸张的还在后面,储物袋里,居然还有一只色泽金黄,酥脆爽口的……烤乳猪!!!

    最后,沈炎在储物袋中,还掏出了一大罐子女儿红,拍开封泥,酒香四溢。

    这……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侯三这位亲传弟子,怎么跟大管家,老妈子似的?

    “真羡慕你们修行者啊,一枚丹药,几口清泉,就能几天不饿,神清气爽……

    我怎么就这么惨,非要吃五谷杂粮,各种肉食,吃的一肚子污浊油腻,惭愧,可悲!”

    沈炎一边啃猪蹄,另一只手握着烤乳猪,将猪嘴对准了自己的嘴,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各位碧霄宫的同仁,请大家看我表演三口一头猪……无需点赞,叫声爸爸就行。”沈炎大快朵颐。

    沈炎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那种舒爽的感觉,就像是爽歪歪遇到了乳娃娃。

    咕嘟……

    咕噜……

    咽口水的声音,肚子叫唤的声音……

    丹药苦涩的味道,只是勉强让人不饿罢了,味道如何能和烤鸡酱猪蹄烤乳猪相比?山泉虽甘甜,又如何比得过三十年陈女儿红的绵香醇厚?

    “喂,老弟,你别用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看着我好不好?你的眼珠子都发绿了!

    你是不是想吃烤乳猪啊?你想吃就告诉我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吃呢?你……only,you……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

    “沈扫把……炎哥,你别说了,呕……”

    沈炎使出唐三藏的啰嗦神功,都把这名内门弟子给唱吐了。

    “师姐,来个烤乳猪的猪腿吧?三儿烤的不错,外脆里嫩,你来一个吧,师姐,你啃猪腿的样子,一定很好看。”沈炎对不远处的冷凝雪说道。

    他和冷凝雪中间,隔着七个人。

    苍啷……

    冷凝雪拔剑,这次她的剑,已变成了中品法宝——青凤剑。

    冷凝雪:“我……”

    沈炎却已经伸出了舌头,说道:“师姐,我舌头在呢……嘿嘿,你想念它了?”

    沈炎随时都能占到冷凝雪的便宜……可惜,众人疑车无据。

    “我现在就把你舌头给割下来!”冷凝雪咬牙道。

    ‘割舌头日常’似已在所难免。

    “师姐,你又来!别了吧,人家以为我们师姐弟两个又在打情骂俏呢。”沈炎道。

    “什么叫又?你给我说清楚!”冷凝雪道。

    “在樊城,在鱼龙帮,你扬言要割我舌头多少次,那我们就打情骂俏了多少次。”沈炎咧着嘴说道。

    “都坐好了……妖领山脉到了!”

    内门长老金不唤,低声说道,哪怕是在高空之中,法宝之上,他的眼中,依然出现了戒备之色。

    “到了?”

    沈炎将半只吃剩的烤乳猪,从飞行法宝上丢了下去,抹了抹嘴。

    这些闻香却不知味的修行者,看着沈炎随手将半只烤乳猪给丢了,连连吞咽口水,眼神怨毒!

    “下方是妖领山脉……你将肉食抛洒下去,是想引来无数的妖物,让所有人死无葬身之地吗?!”璋良阴测测的说道。

    好一招祸水东引,瞬间让沈炎成了众矢之的。

    此刻没有了侯三保护,璋良恨不得当场就撕了沈炎的皮,以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抛洒?”沈炎歪斜着脑袋:“我只是抛了半头小猪猪而已,哪里洒了?不过,你这倒是提醒我了……”

    说完,沈炎将剩下的女儿红,全部从高空中倒了下去。

    “你……!!!”璋良咬牙切齿,被打到肿胀发紫的嘴唇,不停的颤抖。

    “看到没?这才叫抛洒……又抛又洒。”沈炎挑了挑眉毛,说道。

    内门长老金不唤控制着飞行法宝,朝着下方连绵山脉中,一处小小的空地,降下了飞行法宝。

    “我就在此处等候,试练由核心弟子,这位璋师兄带队,尔等皆要服从他的调度安排。”金不唤说道。

    他只负责将内门弟子送到最妖领山脉最外围,也是最安全的区域等候,并不会涉险进去妖领山脉深处。

    “现在分组,每五人一个小队,可自由组合。”璋良说道。

    五人一个小队?

    按照平日里的亲疏关系,以及实力的强弱,这近四十人,自觉分成了七个小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