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五十章 几吨秋波
    “侯师兄喊你炎哥,我也喊你炎哥吧……我是青青,炎哥你坐这边吧。”

    一名漂亮女弟子说道。

    “炎哥,她有狐臭,当心被她熏死,还是坐我旁边吧!”

    另一名身材丰满的女弟子嘲讽道。

    想必,二人私下里并不和睦。

    沈炎在外门女寝室住过,依稀记得,这是‘201’寝室的庄颜,就在冷凝雪宿舍隔壁的隔壁。

    “你胡说!自己口臭那么厉害,还诽谤我有狐臭,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青青反击道。

    “来啊!我怕你啊!我撕烂你的裤裆!”庄颜也不是吃素的主儿。

    然后,一名妩媚少女哼了一声:“你们两个就别争了……炎哥哥,做奴家旁边吧。”

    这名女子,据说在世俗的青楼中,得过花魁的称号,外出历练的一名传功长老,到青楼中体察民情,***愉后,发现身旁的玉人,有修行潜质,这才带回了碧霄宫。

    修行界,一向是不看出身,有教无类!

    “来嘛,炎哥哥……”

    花魁少女的媚眼,就像秋天的菠菜,不要钱似的朝沈炎砸了过来。

    沈炎差点被这五吨秋波给砸的鼻子流血。

    花魁到底是花魁,勾人的本事,绝对一流,故意将自己的裙子提了上来,露出两天雪白的大腿,又细又长,若是穿上齐p小短裙,简直了……

    沈炎的眼前,已有了画面感,花魁少女已被沈炎如动漫美少女战士般换了装,一身OL的短裙套装,简直美爆了。

    “咳咳咳……”

    沈炎赶紧收了自我幻想的神通,若不是冷凝雪在,他还真受不住这等送上门来的诱惑。

    沈炎朝冷凝雪所在的方向挪了几步,接触到她厌恶嫌弃警告的目光,沈炎唯有无奈的止步。

    一扭头,看到烈媛热情如火,幽怨中带着强烈邀请的火辣眼神,沈炎吓了一哆嗦……

    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沈炎选择了坐到沐轻眉的身旁。

    “都坐好了!!”

    金不唤摧动灵力,控制着载了近四十人的飞行法宝,升上天空,越升越高,到了云层之中,然后自极慢的速度,出了宗门护山大阵。

    一出护山大阵,金不唤便毫无顾忌的摧动飞行法宝,像一枚子弹,朝着西北方向,飞驰而去。

    “卧槽!老头儿你慢点,小爷我还没系上安全带呢!”沈炎嚷嚷道。

    其余内门弟子,都各自拥有了飞行法宝,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

    唯有沈炎,一个普通人,在众人看来,是第一次‘升空’到这么高,心里肯定是害怕的。

    他们哪里知道,沈炎早在另一个世界,就坐着一种叫‘飞机’的交通工具,到达数千甚至上万米的高空了。

    内门长老明显是针对沈炎,想让沈炎当众出丑,吓他个大小便失禁!

    金不唤心想,侯三只是吩咐好生照顾,我只是将飞行法宝驾驭的快一些,这不算故意刁难吧!

    于是,飞行法宝开始毫无规律的左突右冲,突然升高又在短短几秒之内,速降上千米,简直比沈炎前世的前世,坐的过山车还刺激。

    沈炎嘴里哇哇乱叫,金不唤以为沈炎是惊吓的乱叫,操控法宝,驾驭的更‘非主流’了。

    一炷香过后……

    “呕……”

    “呕啊……”

    内门弟子中,至少有一半都吐了,就算是冷凝雪和烈媛等人,脸色也不太好看,唯独金不唤、沐轻眉神色如常,后者只是微微皱起了眉。

    她的眉,真的很轻……

    至于核心弟子璋良的脸色……一只肿胀的大猪头,脸都肿的没有了,哪里还看得出见鬼的脸色?

    “金……金长老,能不能摧动的缓一些,我们真的是受不了了……呕!”

    “是啊……呕……昨天早上吃的臭豆腐都吐出来了!”

    “原来是你吐出的臭豆腐味道,我本来不想吐的,闻到了在你腹中发酵一夜的臭豆腐,我才吐的,呕……”

    一众内门弟子,吐的比孕妇还惨,一个个纷纷出声,要求金不唤驾驭的平稳一些。

    金不唤见此情形,只能无奈的降速,目光好奇的寻找着沈炎,想看看他是不是已经吓的屎尿齐流,吐的连肺和肠子都快吐出来了。

    不看还好,一看……金不唤差点没惊的从飞行法宝上跌落下去。

    沈炎好端端坐在飞行法宝的边缘,一只脚就在外面,还晃来晃去的,很惬意的样子。

    “咦?怎么慢了?金长老,你这样可不行啊,还是刚才那样在云层里钻来钻去,忽高忽低的,比较刺激!”沈炎说道。

    他的脚不停晃荡着,嘴里还哼哼着‘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金不唤吹胡子瞪眼,却拿沈炎一点办法都没有。

    ……

    飞行法宝自升空后,就没有落过地,众人在飞行法宝上,用早就准备好的山泉解渴,用丹药充饥,修行者凭借丹药,短时间之内是不需要食物的。

    然而……

    沈炎在飞行法宝上,干了一件人神共愤的事。

    他从侯三塞给他的一个大袋子里,掏出了一只烤鸡,大啃特啃……

    过分!

    这就实在太过分了!

    “哎……还是我家三儿会照顾人,在世俗之中,也算没白疼他一场。”沈炎撕下一个鸡腿,砸吧着嘴说道。

    疼?你在世俗中疼侯三?

    冷凝雪是真的要忍无可忍了,别人不清楚,她是最清楚沈炎怎么对待侯三的。

    脑袋上赏暴栗,踹屁股,那是常规操作。还经常让侯三替自己背黑锅,记得上次,要不是冷凝雪先出手,看似暴打实则替侯三解围,后者早就被陆天星给杀了。

    疼?嗯……你沈炎是疼侯三,是真的疼,打的疼!

    “真是羡慕你们修行者啊,不用吃东西,只要吃几枚丹药就不会饿,不像我,凡夫俗子,一顿不吃饿的慌。”说道。

    雪上加霜!

    火上浇油!

    自己胡吃海喝也就罢了,还是当真几十个三天三夜没吃东西,靠丹药饱腹的修行者的面,这......尼玛是人干的事儿?

    不饿,不代表不想吃美食啊!

    以压缩饼干和士力架充饥,肚子是饱了,看到鱼翅鲍鱼和大猪蹄子,肯定会流口水的嘛。

    这要是不馋,那就真是大猪蹄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