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四十九章 阁下真不要脸
    “麻……麻痹……麻痹戒指!”

    内门长老金不唤嘴唇都在颤抖。

    没见过猪肉,总还见过猪跑的。没能拥有上品法宝,但金不唤是识货的!

    “老金,你怎么骂人呢!”

    沈炎都笑了,这位内门长老难道也是穿越者,还是个80后老叼丝,当年的《传奇》网游痴迷者?

    不然,这‘麻痹戒指’在他口中说出,怎么一股子土到掉渣的泥土味儿和流氓味道。

    眼红!

    金不唤很眼红!

    璋良也很眼红!

    “行!念在你一片孝心,我就勉为其难都穿戴着吧。”沈炎说道。

    看他的样子,还真的是‘勉为其难’,仿佛这一身中品法宝甚至还有一件上品法宝的行头,根本配不上他的身份,都是看在侯三的面子上,才勉强没有脱下来,丢进垃圾堆。

    无论是内门长老金不唤,核心弟子、被打成‘二师兄’的璋良,以及这几十名内门弟子,除了冷凝雪、烈媛等为数不多的几人,其余所有人,都对沈炎恨的牙痒痒!

    身为一个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得了便宜还卖乖,沈炎这是红果果的炫耀,红果果的炫富!

    拉仇恨!

    这绝对是在给自己拉仇恨啊!

    当所有人都以为,刚才的一幕是沈炎‘演出’的巅峰时,众人很快发现,那只是沈炎演出的开始。

    沈炎接下来的一个举动,那才是真正的演出巅峰,装逼巅峰!

    沈炎分开双手,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走到璋良的面前,将招摇过市这四个字,诠释的十分完美。

    ——像一只披着七彩华服,将金戒指套在脖子里当金刚圈的嘚瑟大老鼠。

    一张如此英俊的脸,居然能出现比侯三更猥琐的表情,内门弟子们心中都有一个大大的困惑——沈炎他爹妈到底长什么样子,居然能生出沈炎这么个不是玩意的玩意儿!

    沈炎走到鼻青脸肿,面目全非的璋良面前,将脑袋凑近了过去。

    “按照剧本,这次试练,你肯定会想方设法,千方百计的阴我,害我!我以前看过的玄幻小说,都是这么写的……就是不知道,我有这一身装备加持护体,你还杀不杀得了我?”沈炎道。

    璋良真的快要被气吐血了。

    “你……你不要血口喷人!”璋良咬牙说道。

    侯三冷笑一声,正要开口说话,接触到沈炎的眼神,立马住了口。

    侯三本想警告璋良,不管在试练之地——妖领山脉遇到什么,只要沈炎出事,哪怕少一根头发,缺一点指甲,回到宗门,侯三都要拿他璋良是问!

    不过,他读懂了沈炎眼神中的含义,所以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去。

    ——炎哥又要坑人了!炎哥坑起人来,那绝对是连骨头渣渣都找不到的!

    不过,璋良毕竟是宗门的核心弟子,还是核心弟子中的佼佼者。

    即便有一身的中品法宝和一枚上品法宝戒指护体,一名连灵力都没有的普通人,靠着这些法宝,最多能挨过半盏茶的工夫,就会被凝真境后期的修士,强行攻破防御!

    一旦没了上品法宝防御,一个连修行者都不是的普通人,在凝真境修士面前,绝对不比一只蚂蚁强多少。

    “炎哥,这货是核心弟子,据说手上还有一件宗门赐予的上品法宝,虽是有瑕疵的残品,可上品法宝终究是上品法宝……炎哥,你可要当心啊。”

    侯三走到沈炎身侧,低声耳语。

    “嘿嘿……陆家父子不牛逼吗?还有那个装神弄鬼的邋遢老道,不照样被小爷我用各种手段搞死搞残了?”沈炎说道。

    侯三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那不一样的……陆家父子连修行者都不是,那个邋遢老道胡觉,七老八十了还是个聚气境的修士,和璋良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三儿啊,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武功也好,灵力也罢,千万别高估了这些东西,钻了牛角尖。这里,才是最厉害的。”

    沈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低声说道。

    “我记住了,炎哥。”侯三一脸受教的样子。

    旋即,他转过身来,又换了一副‘亲传弟子’的面孔,傲然对金不唤和璋良说道:“时候不早了,出发吧……照顾好我炎哥!”

    “好嘞好嘞,您就放心吧!”金不唤趋炎附势,卑躬屈膝,哪有半分内门长老的样子?分明就是条老哈巴狗嘛!

    璋良心中恨极了侯三和沈炎,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原本英俊的脸已经被胖揍成了猪头,他可不想再缺胳膊少腿,成为核心弟子中,唯一的一名伤残人士。

    “记住了……侯师兄。”

    璋良脸上强颜欢笑,心里mmp+10……

    “哪来的丑小子?笑起来比猪还丑!”侯三道。

    侯三呵呵一笑,和沈炎道别,又走到冷凝雪身前,行礼后喊了一声大小姐。

    冷凝雪却不像沈炎这般从容受了侯三的礼,双手抱拳还礼后,居然还恭敬喊了一声‘侯师兄’……

    侯三一怔,愣了半晌,似乎被这一句突如其来的‘侯师兄’给喊懵了。

    大小姐冷凝雪,不是喊他侯三就是三儿,这一句‘侯师兄’,却是夹杂着太多的东西,把世俗之中留存下来的情意,瞬间叫没了。

    侯三抬起头,和沈炎对视一眼,旋即露出苦涩之极的苦笑……

    ——还好……还好炎哥没有变,还是那个将自己视为小跟班小狗腿的炎哥……太好了!

    这是侯三唯一的心灵慰藉。

    侯三走了……

    经过这一番波折,一众内门弟子心中虽羡慕嫉妒恨,嘴里却不敢左一个灾星,右一个沈扫把了。

    ——这可是亲传弟子侯三师兄的大哥,不仅是曾经世俗中的,也是现在的!

    侯三师兄,并没有忘本,更没想过,要抹去这段不光彩的、跟班小狗腿人生过往。

    哪怕不是小跟班和大哥的关系,至少二人还是好基友,男闺蜜,得罪了‘沈扫把’,等试练回来,跑去侯师兄面前告自己一状,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虽有门规,严禁同门仇杀,若有违反,严惩不贷……

    可一名亲传弟子,想要整死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至少有一万种办法,比修行者捏死一个普通人还容易。

    “沈扫把……不不,沈哥,坐这边,这边干净,我刚用衣袖擦过。”

    “沈哥,坐这边吧,这边干净……我刚用脸擦过!”

    沈炎:“阁下真不要脸……”

    部分内门女弟子,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之前还一脸嫌弃,满心鄙夷,对灾星体质的‘沈扫把’避之唯恐不及,现在却都热情了起来。

    倒不是突然发觉了沈炎的帅,而是想通过沈炎,攀上亲传弟子侯三。

    侯三虽长相猥琐丑陋,可一旦得知了他亲传弟子的身份,以及不停从储物袋中,不停往外掏各种中品法宝甚至上品法宝的英姿,那张猥琐的脸,就变得那么的阳光柔和,小龅牙都那么的可爱迷人……